霸王宠姬(楚禾赫绍煊)

霸王宠姬(楚禾赫绍煊)

导读:楚禾赫绍煊的小说————霸王宠姬大结局免费阅读强烈推荐给大家,精彩内容请欣赏:她柔弱的身子骨胡乱挣扎了两下,哑着嗓子发不出声音。赫绍煊感觉到这女子并无武功,手上力气便减弱了三分。

小说介绍

楚禾赫绍煊的小说————霸王宠姬大结局免费阅读强烈推荐给大家,精彩内容请欣赏:她柔弱的身子骨胡乱挣扎了两下,哑着嗓子发不出声音。赫绍煊感觉到这女子并无武功,手上力气便减弱了三分。

楚禾赫绍煊小说简介

*
她柔弱的身子骨胡乱挣扎了两下,哑着嗓子发不出声音。
赫绍煊感觉到这女子并无武功,手上力气便减弱了三分。
只见她那张粉白的小脸被掐得发紫,一双蒙着水雾的美眸眨巴了两下,便有两大颗泪珠儿顺着凝脂般的脸颊滚落。她鼻尖儿通红,柔嫩的嘴唇也泛白,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惹的人心肝颤。
楚禾自知挣扎无望,认命地闭上眼睛。

楚禾赫绍煊全文阅读

亏她以为赫绍煊还尚未养成那样暴戾狠绝的本性!
她早该明白,嫁过来就是这样被折磨的下场!
瞧见她轻轻颤抖的睫毛,赫绍煊心中突突一跳,手上却丝毫没有放松力气。
“你是谁?”
楚禾睁开眼,看见他额前散乱的青丝敛去凤眸之中的三分阴沉,尚未完全长开的脸庞带着些许独属于少年的稚气,已能隐约瞧得出日后倾倒众生的俊美姿仪。
她怔怔望了一阵,随即呛了两声,嗓音弱不可闻:
“楚…楚禾。”
楚禾?
似乎这名字触及了什么遥远的记忆,赫绍煊紧蹙的眉头陡然舒展开来,眸中阴霾顷刻间拨云见日,恢复了往常的模样。
楚禾挣脱了他束缚,撇开脸剧烈地咳嗽了几声。
她正想挣扎着爬起来,却发觉自己被人重重压着,根本无法起身。
低头一看,楚禾脸上骤然升起一团红晕。
她小声说:
“你压着我了。”
赫绍煊这才察觉到两人之间这尴尬的***,顿感耳根灼热,便飞快地转身跨坐到一旁。
楚禾更是红着脸翻身走下床榻,径自绕到屏风后面去,低头整理着自己凌乱的衣衫。
赫绍煊的目光落在她离去的背影,仍然没有放下警惕。
烛火映照之下,她隐约如同画中人一般立在半是朦胧的孔雀屏风后。
一身宽大华丽的大红喜服勾勒窈窕身姿,一头乌黑柔顺的秀发被宝钗和凤冠高高束起,露出雪白修长的后颈,忍不住叫人浮想联翩。
望着楚禾低头整理的间隙,他带着戒备问询道:
“你是楚泰宁的女儿?为何会出现在东尧?还进到了我房中?”
她勉强让自己镇定下来,而后从屏风后面走出来,捡起被他随手丢到地上的锦绣盖头,重新戴到自己头上,朝赫绍煊的方向福了福身:
“妾身楚禾,参见王上。今夜…是我与王上的大婚之夜。”
赫绍煊的手抖了一下,半晌也没出声。
他昏迷了不过半月有余,醒来就多了个媳妇?
想到这,赫绍煊猛地站起身来,掠过楚禾径直便朝门外走去。
他得去找人来问问,在他昏迷的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
可他的脚步声还未到门口,楚禾却听见一声沉重的闷响,她连忙掀起头上的盖头一看。
只见赫绍煊昏了过去,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楚禾一张小脸顿时便吓得惨白,连忙奔到他旁边,一边察看他的情况一边准备朝外面喊人。
谁知她还没来得及喊出口,便被躺在地上“昏迷过去”的赫绍煊一把拽倒在地。
她毫无防备,摔得急了些,一下子便扑在赫绍煊身上。
原本“昏迷”过去的赫绍煊一把捂住她的嘴,指了指窗边,示意她噤声。
楚禾战战兢兢地望过去,蓦地瞧见寝殿暗处的窗边映着个黑乎乎的人影,立时便被吓得往后缩了缩。
赫绍煊紧紧攥着她的手腕,似乎感受到了她跳动的脉搏,于是***将她往自己怀中带了几分。
贴着他温热而坚实有力的胸膛,楚禾安定了些许,眼睛却紧紧注视着窗口的动静。
不一会儿,窗户上便被人戳了一个窟窿,一只小小的竹筒从外边探了进来,飘进来一股青烟。
赫绍煊当即便反应过来,立刻憋紧了一口气。楚禾见状,也学着他的样子憋了一口气,一动不动地盯着窗外的动静。
这时,只听门口传来一声巨响,寝殿大门被人踹开,楚禾连忙闭上眼睛装作已经昏过去的样子。
只听“嗖、嗖”地几声,殿内的宫灯瞬时便熄灭了。
一片黑暗之中,三个手持利刃的黑衣身影跳入殿中,看到躺在地上已经昏迷的两人抬手便刺。
可谁知赫绍煊紧闭的双眼却突然张开,抱着楚禾快速滚到一旁,从地上一跃而起,徒手便与三人厮打了起来。
楚禾被他掷到一旁,忍着身上的剧痛从地上爬起来,四处搜寻着可用的物什。
可她四下搜寻一遍,却发现这寝卧当中什么兵器也没有,就连烛台也嵌在桌案上拿不下来。
眼看着赫绍煊就要落了下风,楚禾的视线落在桌案上盛满了合卺酒的秘银酒壶上。
她突然想起前世赫绍煊用酒凝成冰针,阻止她自尽的场景。
于是楚禾朝赫绍煊大喊了一声:
“赫绍煊,冰凝针!”
然后凌空将酒壶朝他丢了过去。

霸王宠姬免费阅读

赫绍煊正在与人缠斗,听见她的疾呼微微撇过脸去,凌空一把接过那只酒壶,却有些茫然地看了她一眼。
楚禾心中一沉。
难道这时候的赫绍煊…还不会用内力催发冰凝针?
她还来不及细想,便闻见一股奇异的花香,视线变得愈发模糊起来,最后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
等楚禾缓缓醒转过来时,瞧见自己正躺在赫绍煊的床榻上,房中多了两个容貌极为相似的侍卫,一个在为赫绍煊包扎伤口,另一个正在将地上尸体往外间拖。
可奇怪的是,赫绍煊似乎并不打算将事情闹大。这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殿门紧闭,殿内仍然只点着昏暗的烛火,前前后后只有这两个侍卫在来回奔忙。
楚禾看了眼扔在地上的止血带,便知道他方才伤得一定不轻。
赫绍煊瞧见楚禾醒了,便将自己的臂膀从侍卫手中抽回来,漫不经心地朝她的方向指了指:
“先看看她。”
那侍卫立刻便走到她面前,恭恭敬敬地朝她一揖:
“王后,请容属下请平安脉。”
得了楚禾的允准,他便从袖中掏出一只帕子来盖在她手腕上,小心翼翼诊起了脉。
探过脉后,侍卫又细细检查了一番她身上的外伤,转而向赫绍煊回禀道:
“回禀王上,除了脖颈、肘间以及腕间均有乌青和勒痕以外,王后娘娘的玉体并无大碍。”
赫绍煊点了点头,朝身后忙里忙外的侍卫道:
“没想到这帮人竟猖狂至此。你回去告诉子兰将军,务必要查清楚这些人的来历,不要让王后白白受伤…”
楚禾听了他的话,一口气涌上来梗在胸口。
方才那三个黑衣人连她的衣裙都没碰到,她身上这些淤青和勒痕,难道不是他赫绍煊掐出来的?
可那祸始俑者却看也不看她一眼,大言不惭地吩咐道:
“行了,你们都下去罢。记着,尸体处理干净便是,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两个侍卫齐刷刷地一躬身,一人背了一个装尸体的麻袋,飞身便从窗口消失了。
楚禾正惊叹着他们的轻功,却见赫绍煊合了窗,随手将桌上一把银壶拎起来,慢慢踱着步子朝她走过来,语气不咸不淡道:
“你丢给我的这暗器,倒是很趁手。”
楚禾不自觉地往后缩了缩,胡乱道:
“…我从前听外祖父说,这南尧秘银堪比钢铁般坚硬。方才我见你房中并无兵器,便只好…只好随手捡了件玩意儿扔过去,总比你什么都没有的强。”
赫绍煊低头瞥见酒壶上的血渍,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从袖子里掏出一只丝帕出来擦净,眉宇这才缓缓舒展开来。
这人…莫不是有洁癖。
楚禾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心虚地看了一眼自己方才在地上滚脏的***,小心翼翼地将那片污渍藏了起来。
这一幕落进赫绍煊眼里,他一双凤眸微微挑起,将酒壶放在桌上,慢慢靠近楚禾。
他身上全然没有前世初见他时那般阴郁沉闷、压得人喘不过气的气场,眼里反倒多了几分孩子般的玩味和戏谑。
可是楚禾依然怕他。
就连他完全欺身而上,离她的脸颊不过半寸有余,楚禾也只能僵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生怕任何细微的动作惹怒了这头刚睡醒的狮子。
楚禾的心跳快的不行,她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她感觉赫绍煊探上她的手,一阵***过后,却听见背后传来一声“轰隆”的巨响,惊得她从床榻上跳了起来,猛地撞进赫绍煊坚实的怀抱当中。
赫绍煊顺势揽住她的腰,垂下眼帘居高临下地望着她,饶有兴致地端详着她那张由苍白转成火烧云的脸颊:
“楚禾,你今日往我怀里撞了几次了?”
楚禾一听,立刻挣扎着想要跳开,却被他紧紧箍住腰身,半分动弹不得。
赫绍煊似笑非笑地指着她背后:
“你看。”
楚禾茫然回头,却被眼前的场景吓呆了。
不知赫绍煊方才触碰了什么机关,方才挂着一幅山水画的墙壁换成了满满一整面墙的各式兵器。
仔细一看,里面甚至还有…
刑具。
除了寻常可见的大小刀剑、弓弩之外,楚禾还看见了那足有她手腕粗的鞭子、巴掌大的烙铁、还有各种铁链……
她艰难地吞咽了一下,声音颤抖着问:
“你准备这些…是用来…用来…做什么的?”

小编推荐理由

霸王宠姬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该小说以独特的内容和丰富的路线展开,大家可以在这里体验全新的爱情故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