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风少年吴峥林夏(吴峥林夏)

乘风少年吴峥林夏(吴峥林夏)

导读:小编把乘风少年吴峥林夏全文免费阅读安排上了,主角是吴峥林夏,讲述了我的名字叫吴峥,也是爷爷给取的,他说峥者高俊,出世绝尘,说这个孩子命格清奇,有仙府之缘,道家随缘而动,与世无争,就叫他吴峥吧。

小说介绍

小编把乘风少年吴峥林夏全文免费阅读安排上了,主角是吴峥林夏,讲述了我的名字叫吴峥,也是爷爷给取的,他说峥者高俊,出世绝尘,说这个孩子命格清奇,有仙府之缘,道家随缘而动,与世无争,就叫他吴峥吧。我的名字,就是这么来的。

吴峥林夏小说简介

吴峥的爷爷是个风水师,吴峥从小耳濡目染了很多,早已经有了爷爷的那一手看风水的本领,只不过在经验上吴峥到底是没有爷爷厉害,见识的更没有爷爷多,是以从吴峥长大一点,有些远一点的任务,吴峥的爷爷便会戴上他,而吴峥也借此学习了很多从前爷爷交不到的东西,直到那一年,爷爷突然去世,吴峥这才独挑大梁,继承了爷爷的风水师之位。

乘风少年免费阅读

我出生那年,爷爷做了一个重要决定,退出江湖。
这个消息传出之后,我家原本清净的院落顿时热闹起来,每天门庭若市,车水马龙,来人络绎不绝。来的这些人都是北方风水界的各路人物,他们来我家都是为了同一件事,劝说我爷爷放弃这个决定。
但是无论他们怎么劝,爷爷都是那一句话,"这事,就这么定了。"有的人很失望,叹着气,摇着头走了。
有的人很愤怒,指着我爷爷破口大骂,临走还砸了我家的桌子。
有的人更过分,非逼着我爷爷在退出江湖之前,再给他们算一卦,不然的话,他们就赖着不走了。
我二叔年轻气盛,见这些人这么不讲规矩,大怒,回屋拿出了他的七星宝剑,冲那些人吼道,"谁敢逼我爸,我***弄死谁!"一声虎啸,山林寂静,所有人都不说话了。
爷爷慢条斯理的抽完了烟,掐灭了烟头,站起来背着手走了。
见老头走了,众人面面相觑,他们看了看杀气腾腾的我二叔,默默的站起来,灰溜溜的走了。
我爸身为爷爷长子,亲自将他们送到了村外。
有一个人临上车时,转头指着我爸的鼻子恶***地说了句,"君玉,回去告诉四叔,他这事做的不仗义!吴家欠我们的,你们早晚得还!"我爸迎着那人的目光,淡淡的说了一句,"好,我会让我弟弟转告我爸的。"那人一听,二话不说,赶紧上车走了。
从那之后,再也没人来了。
我爸后来对我说,爷爷为了我,把整个江湖都得罪了。
这事还得从头说起。
我们吴家虽然不是什么显赫的玄学世家,但是从我爷爷往上,祖上十三代都是风水师。只是我们这个家族因为某些特殊原因,姓氏总是改来改去的。比如家谱上就写着,宋朝的时候,我们姓慕容,到了明朝时,我们就姓沐了。姓了两百多年的沐之后,到了清朝,我们又改成了吴姓。
我爷爷叫吴念生,是吴家的第十四代传人,四十年前,他是江湖上最有名的卦师,人称梅花圣手吴四爷。因为他精通梅花易数,给人断卦从来分毫不差,所以不止老百姓请他断卦,风水圈里的很多风水大师遇上难事,也会悄悄的赶来沧州南河镇,找我爷爷为他们断上一卦。
正因为如此,爷爷在风水圈的地位很有意思,名气不大,却没有任何一个大师敢于轻视他。所有人见了我爷爷,不管年纪多大,身份多高,都得恭恭敬敬的尊称他一声四叔。
爷爷十六岁出道,五十六岁封卦,四十年间,他一共给人起卦三千二百九十九次,没有一个落卦(不准,不应,不验)的。爷爷是一个传奇,在他的那个时代,他就是那些风水大师们的神。
对风水师来说,五十六岁并不是该金盆洗手的年纪,爷爷做这一切,确实都是为了我。他说人一辈子能起的卦是有数的,他这辈子,能验三千三百卦,算完了这个数,他就不能再碰这些了。
他要把这一卦留给我,留给他唯一的嫡孙。
所以,我出生之后,他就果断的退出江湖了。
爷爷有两个儿子,我爸是长子,叫吴君玉,我二叔叫吴君怀,取自道德经七十章--知我者希,则我者贵,君子被褐而怀玉。我的名字叫吴峥,也是爷爷给取的,他说峥者高俊,出世绝尘,说这个孩子命格清奇,有仙府之缘,道家随缘而动,与世无争,就叫他吴峥吧。
我的名字,就是这么来的。
爷爷退出江湖之后,把大部分的心思都倾注到了我的身上。我小时候体弱多病,三天两头的发烧,拉肚子,我爸妈经常半夜带我去医院。断奶之后,爷爷就把我抱到了老宅里,亲自照顾我。
说来也怪了,自从跟爷爷一起住之后,我再也没生过病。
我的童年和别的孩子不太一样,我不爱跟人说话,总喜欢一个人躲清净。不上学的时候,大部分时间我都是一个人爬到房顶上,默默的看着天上的白云或者繁星,浑然忘我,一坐就是四五个钟头。
我妈怕我摔着,几次跟爷爷反应这个事。
爷爷不以为意,他告诉我妈,"这孩子聪慧,你们不懂,别管了。"妈妈不放心,又去跟我爸爸说,强烈的要求把我从爷爷身边要回去,她要亲自带我。
我爸也有这个念头,几次鼓足勇气想和爷爷说,但是每次话到嘴边了,生生的又咽回去了。没办法,别说他从小懂事,从来不敢忤逆爷爷了,就是我二叔那驴一样的脾气,一见了我爷爷,顿时也是屁都不敢放一个的。
这是吴家的家风,儿子在父亲面前,还不如个孙子有尊严。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慢慢的长大了。
我十一岁那年,爷爷六十七岁了,那年中秋节过后,爷爷开始教我吴家的风水术数。我先学的是风水,学得很快,我爸和我二叔学了二十多年都没学明白的东西,我只用了半年左右就全部学会了。之后爷爷又教我算卦,教我符咒,教我内功,教我练武术。
学习的东西越来越多,每天都很辛苦,我一边上学,一边钻研我们吴家的秘术,那段日子,特别的充实。
三年后,我十四岁,上初中了,爷爷也七十岁了。
过完他七十大寿之后,爷爷的身体突然就不行了,一连几天,***不止,不久就去世了。
弥留之际,他把我爸,我二叔和我叫到身边,让女眷们回避之后,交待了三件后事。
第一,老宅和县城的新房子留给我爸。
第二,他的所有存款,除了给我十万之外,其余的都给二叔。
第三,他在京城还有一套房子,留给我。
他说他走了之后,就让我去京城,从此以后,一个人住那。他告诉我爸和我二叔,谁也不许给我钱花,同时也不许我出去打工,找工作。反正除了那十万块钱之外,我决不能再碰吴家的一分钱!
我爸和我二叔很吃惊,他们说我还是个孩子,这么做……爷爷摆了摆手,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我爸和二叔互相看了看,接着都看向了我,目光里满是心疼。
我不明白爷爷这么安排的用意,也不懂得爸爸和二叔那眼神中的深意,那时的我,只顾着伤心了。
交代完之后,爷爷让我爸和二叔出去了。
房间里就剩下我们祖孙俩了,他从褥子下拿出一本用红布包裹着的书,颤颤巍巍的递给我,"打开。"我擦了擦眼泪,接过来打开红布,里面是一本线装古书,上面写着这么几个字--洞玄天机府秘传十二金光剑诀。
我茫然的看着爷爷,不明白他的意思。
"这是吴家的命……"爷爷凝视着我,"吴峥,你把它撕开。"我一愣,"撕……撕开?"
"对!撕开!"爷爷的声音,坚定而果决。
我不敢不听爷爷的话,颤抖着翻开那本书,心里直哆嗦,不由得又看向了爷爷。
"撕开!快!"爷爷一皱眉。
我克制住内心的颤抖,深吸一口气,一把将书撕开了,分成了两部分。
其中有一页没撕好,扯开了,两部分各占了半边。
爷爷笑了,松了口气。
我却哭了,紧张的哭了。
"傻小子,哭什么呀",爷爷强打精神,指挥我,"把红布也撕开,把它们包好。"我含着眼泪,撕开红布,将两本残书重新包上,双手捧着递给爷爷。
爷爷没有接,他意味深长的看着两个红布包,如释重负的一笑,"你把它们带去京城,几年后,会有林家后人去找你,到时候,你随便选一本交给林家的人。你要记住,这书上的密法是我们吴家的命,爷爷从来没教过你。在林家人找到你之前,你绝对不可以学上面的秘术,知道吗?"我茫然的点了点头,却没往深处想。
爷爷让我把书收好,接着叮嘱我,"你要记住,你到了京城之后,可以交朋友,但不能出去赚钱。如果有人找你办事,你要问他姓什么?记住,你第一次办事是给唐家人办,所以除了姓唐的找你,其余的人不管给多么优厚的报酬,你都不能答应,明白么?"我使劲点头,"嗯,我记住了。"
"明白么?"爷爷厉声问。
"明……明白!"我赶紧说。
爷爷这才放心了,语气柔和了些,"记住,爷爷交代你的这些话,和谁都不能说,就是***爸妈妈也不行。爷爷走了之后,你就去京城,不要耽搁,学也不要上了,到了京城,会有人给你安排好的。""嗯",我哭着点头。
爷爷闭上眼睛,摆了摆手,"把东西收好,去把他们喊进来吧。"我站起来,先把书装进书包,接着来到外面,喊我爸他们进来。
等我们再回来的时候,爷爷已经面带微笑,闭目而逝了。
我爸噗通一声跪下,一声长号,"爸!"
所有人都跪下了,悲天怆地,痛彻心扉。
爷爷出殡那天,路上出现了九条三米多长的青蛇,身上沾满了***,在送葬的队伍前爬行,仿佛在为爷爷的灵柩开路。那一天,有数百人从各地先后赶来,连同全村男女老少,近三千人一起,为爷爷送葬。
九龙戴孝,千人送葬,爷爷的身后事轰动了整个沧城。
办完爷爷的后事,爸爸带我离开老家,将我送到了京城,住进了爷爷留给我的房子里。这是一个老式宿舍楼,位于通州,两室一厅,不算多好,但是挺干净。我爸陪我住了几天,给我买了个手机,办好了新学校的手续,等我入学之后,他就回去了。
临走之前,他把一张***卡递给我,说,"这是***留给你的十万块钱,省着点用,不够了的话……"他下意识的想说,不够了跟我说,犹豫了一下之后,他冲我挤出一丝笑容,"不够了的话,自己想办法吧。""爸爸,我什么时候能回去?"我问。
"***怎么跟你说的?"他反问我。
"爷爷没说",我说。
我爸强忍着眼里的泪水,拍了拍我的肩膀,"照顾好自己,别给***丢脸,知道吗?"我明白他的意思,这辈子,估计我是回不去了。
我没说话,默默的点了点头。
爸爸转身上车,走了。
我看着他的车远去,在他拐过路口,消失的瞬间,我的眼泪,夺眶而出。
我没有家了。

乘风少年全文阅读

我在京城的生活,非常的单调。
因为一个人很孤单,所以我的话更少了,在学校几乎没有朋友,放了学就回家,所有的课外时间,我全部都用来研究风水术数了。这些秘术在外人看来生涩难懂,但是对我来说,研究这些却是最开心的事。
在没有爷爷和父母陪伴的日子里,五行八卦,阴阳术数,风水阵法,符咒手诀,这些就是我最好的伙伴。它们可以让我忘却孤独,忘却凄冷,纵然一个人生活,也能活的充实而快乐。
唯一痛苦的就是,我学了这么多,却没有机会去施展。尤其是初三的时候,我喜欢上了一个同班的女同学,那女孩对我也有好感。但是最终,她却被另一个小子给追走了,成了他的女朋友。
而说来悲哀的是,那小子追这女孩的手段,竟然是帮她算八字。我那天眼睁睁的看着他泡我喜欢的女孩子,看着他用从网上学来的三脚猫功夫忽悠那女孩,五句话,两准三不准的。但就是这样,也让那女孩震惊了,觉得他好厉害,然后不久之后,他俩就成双入对了。
那段时间我特别痛苦,我特想告诉那女孩,那孙子是骗你的,他根本不懂这些!可是最终我什么也没说,因为爷爷说过,我第一次给人办事是给唐家人办事,而那个女孩,她叫李菲。
初中毕业后,我和李菲以及那个小子考上了同一所高中。分班的时候,我和李菲依然是同班,那小子在我们隔壁班。不久之后,他又故技重施,泡上了另一位更水灵的女同学,把李菲甩了。
李菲很伤心,那天晚上把我喊到操场,哭着跟我说那小子和她分手了。
她抱着双腿,哭的梨花带雨,双肩微微颤动。
我伸出手,想安抚她,犹豫再三之后,我终于还是没敢。
就在这时候,她突然说了一句话,"还好我没上他的当,起码我还是清白的……"我顿时如五雷轰顶一般,仿佛被人用刀从背后刺穿了***。
李菲是想向我暗示,若是换了别人,听了这话该欣喜异常。但我不是别人,我听到这句话之后,本能的就明白了,李菲已经被他……见我不说话,她扭过头来,小心翼翼的看着我,"吴峥,你……怎么了?"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因为我的脑子一片空白。
沉默片刻之后,我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了句,"没……没事……""你不信我?"她问。
"我……信……"我违心的说。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场面一时有些尴尬。
沉默了几分钟后,我站起来,"别难过了,我送你回去吧。"她没说什么,点了点头。
我把她送到宿舍楼下,她转过身来问我,"吴峥,你相信我,我和***真的没什么的!"我也想相信她,可是……
那一刻,我真希望自己不懂术数。
她转身上楼了。
我离开学校,骑着自行车一路飞奔,回到了自己家里。进小区之后,我去超市买了很多酒,回家一个人喝到了天亮。
我的初恋,就这么过去了。
之后的两年,李菲又换了好几任男朋友,而我,一直默默无闻,没再喜欢谁,也没被谁喜欢,直到毕业。
高中毕业后,李菲考上了北科大,去上大学了。
我没参加高考,因为我知道,我没有上大学的命。读了这么多书,够用了,也知足了。
接到通知书那天,李菲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想和我见一面,一起吃个饭。
我犹豫了一下,随便找了个借口,推辞了。
我不懂读心术,但我看得懂人的神光,曾经她看我的眼神告诉我,她虽然换了几任男友,但是在她心底,一直有我的位置。只是在她看来,我这人太低调了,话不多,谁也摸不准我的心思,而且对于她的暗示一直没有积极的回应。
那句话怎么说的,剪不断,理还乱。
李菲是想在步入大学生活之前,和我做个了断吧。
不过对我来说,这个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那天晚上,我自己喝了很多酒,喝醉了。
不上学了之后,我成了一个宅男,每天除了吃饭,散步,剩下的时间全部都用来研究吴家的秘术。因为没有实践的机会,我就想各种办法来验证。比如算算天气,什么时候会下雨,什么时候雨会停。又比如买些水果回家,然后炼养一些物件摆阵法,用水果来试验阵法的效果。
这种日子过了一个多月,林家的后人来了。
那天我正在研究六煞位对苹果腐烂的加速作用,突然门铃响了。我开门一看,门外是一个和我年纪相仿的女孩子。她穿着一件白色T恤,搭配一件浅色牛仔裤,齐肩发干净利落,气质***,长的特别漂亮,尤其是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好看的不得了。
我一下子看愣了,"你是……"
"你好,我叫林夏",女孩冲我一笑,"我爷爷让我来这里找吴四爷的孙子吴峥,请问他在么?"我回过神来,"哦,在,我就是。"
"那太好了",林夏冲我伸出手,"幸会!"我没接她的手,"进来吧。"她有些尴尬,但不失风度,微微一笑,"嗯。"
我把她让进客厅,给她拿了罐可乐,接着回卧室,打开我的箱子,把两个红布包拿了出来。
爷爷说,让我随便选一个。
可是我哪个都不想给。
但爷爷的话,我不能不听,所以我随便选了一本,放在床上,把另外一本重新放回了箱子里。
回到客厅,我把红布包交给她,"这个给你。"
林夏有些诧异,"你这就给我了?不问问我爷爷是谁么?""不用问了",我说,"你姓林就对了。"
"可是……"她欲言又止。
我把包交到她手里,自己打开一罐冰可乐,喝了一口,问她,"你也学风水么?"她点点头,"学了一些。"
"是么?"我眼睛一亮,"那太好了,咱们聊聊呗。"她看看表,不好意思的冲我笑了笑,"来不及了,我得走了。""你去哪啊?"我忍不住问。
她低头看着手里的红布包,"爷爷去世了,他说吴四爷生前答应给我们林家一样东西,让我来找你。他说拿到之后,就让我离开京城,去南方,以后我就只能一个人生活了。"说到这,她眼睛红了。
我心里一阵落寞,无奈的一笑,"看来咱俩一样,都是这待遇……""你也是这样?"她看着我。
我默默的点了点头,喝了口可乐,对她说,"那我就不留你了。""嗯",她站起来,"谢谢你。"
我把她送到门口,她转过身来,又冲我伸出了手,"握个手吧,我们以后就是朋友了。"我犹豫了一下,握住了她的手。
好暖,好软,好有弹性的纤手。
她冲我一笑,转身下楼了。
我看着她的背影,默默嗅了嗅自己的手。
仍有余香。
直等到她脚步消失了,我这才关上了门,深深地吸了口气,傻傻的笑了。

吴峥林夏小说

舟遥遥以轻扬,风飘飘而吹衣。小编推荐的乘风少年吴峥林夏全章节完结版全文在线阅读不错吧!信小编就继续关注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