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月葬君心(夏蔓儿)

冷月葬君心(夏蔓儿)

导读:夏蔓儿小说————冷月葬君心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青灯凡夫所著,讲述了一场婚礼,开始姻缘,一个传说,斩断相思,一份执着,毁了来路。我的名字来自我的父亲,和不是母亲的母亲取

小说介绍

夏蔓儿小说————冷月葬君心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青灯凡夫所著,讲述了一场婚礼,开始姻缘,一个传说,斩断相思,一份执着,毁了来路。我的名字来自我的父亲,和不是母亲的母亲取

夏蔓儿小说简介

林中小道上没有人,沙沙的树叶声掺杂着鸟鸣。远处传来哒哒的马蹄声,“你说我们两去干嘛!还不如搁家里练武。”嘹亮的男声掺杂着沙沙声回荡着,渐渐两个轮廓隐现,是两个男子骑着俊马,青衣男子口里说完,挺直身板做了几个耍帅的***,跟在后面的白衣男子直接无视,好看的剑眉微微皱在一起,带着稀星般的孤高盯着前方,没有出声。

“林潇涵,够了奥,太闷骚了吧。”

白衣男子瞟了一眼同伴,低声说到:“快到了。”声如老酒,撩拨心弦,回味无穷。

“璞玉山庄资产雄厚,如今少庄主娶妻必是一番盛景。”青衣男子咬了咬随手折下的嫩草,“不过我们小辈去干嘛?”楚江乐看看骏马的鬃毛,等着林潇涵回答,却久久不见人声,仅有几声稚嫩的鸟叫,抬头见那林潇涵仍然在直挺挺地眺望远方,楚江乐想想自家表兄的闷葫芦性格,不免失声笑起来。

林潇涵端正的五官丝毫不受影响,思忖片刻:“璞玉庄主做事辛辣,父辈搁不下脸面。”楚江乐低笑几声,心里想着搁不下就把亲儿子拿去搪塞呀。

两人在重山中骑了许久,才见烟雾袅袅,楼舍数不胜数,璞玉山庄果然豪气,快马加鞭,只求见众多珍宝一面。

天沉闷无比,阴暗,可不知怎地,放起霞光。

骑马少许,才见真正建筑,魏然耸立,屋檐龙飞凤舞,精致无比。入眼是气派的大门,浑白的美石增了几分静谧,山庄倒隐现团团红光,大门进去,是长长,雕龙画凤的穿堂,直至仪门皆安静着,山庄里吵吵闹闹。

“看来喜宴来了不少人。”掺杂声逐渐清晰,“不对!”楚江乐低吟一声,挥手扬鞭,林潇涵紧跟其后。

霎时,两人目瞪口呆,因走廊尽头突然出现一可人儿,凤披霞冠,背后的云霞或是她披风上的一截,或是她傲人的十里嫁妆。

来人姓夏名蔓儿,是个小胖子,微胖的,一眼看过去姿色平庸,无一点倾国倾城,红颜祸水的苗头,可她却仍有奇特之处,便是她的双眼,点漆般,黑白分明,暗暗里精光难掩,若黑夜浩瀚绚丽星河,落落春水,勾魂摄魄,更不说笑起来,那是醉人的陈年佳酿,是万物苏醒,生机盎然时寒河回水。此时,她着了一身喜服,红唇显目,喜服刺绣了得,交颈鸳鸯,宛现夫妻美满好和,只是她不合身份地跑着,为了跑的快,她只有拖起红妆。

她必须跑得快,并且比身后的人快。身后是山庄里的人,面目狰狞,手里拿着棍棒,口口声声要致她于死地。

楚江乐,林潇涵不知发生了何事,新娘不嫁了?立在原地,静观其变。夏蔓儿看见两人待在前方,一人白衣飘飘,耀比日月,轻风回雪,阴丽带着难以忽视的阳刚,棱角分明,气宇轩昂,此时冷冷打量着自己,高高在上,一看便不是好相处,还要被数落的那种枯朽之人,不过说真的,好俊呀!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旁边青衣男子,依然英俊无比,硕大的眼睛里倒影着唐突的自己,但是更加朝气磅薄,似乎有一声喝下可开天辟地的气势,此时却被抽了脑髓傻呆呆地看着自己。

就他了,夏蔓儿***一蹬,飞身上去,再转身回旋踢,将呆呆楚江乐踢下马,稳稳坐在马上,回头看见落地不知反应的男子,又看看猝不及防的白衣男子,心想:我的魅力真大,是不是都仰慕我那,如果是白衣少年,我还是要考虑一下呀!后一道劲风破空而来,紧接着是堪比山石的鞭子,夏蔓儿一闪躲了过去,还是中了鞭子尾部,打在了手臂上,原是那白衣少年在狠辣出手。

这戏份不对呀,这不是仰慕我呀!赶紧***鞭打马,绝尘而去。

倒在地上的楚江乐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林潇涵***勒马,骏马腾空厮鸣,楚江乐才想起被夺去的马是自家老爹的心爱之物,第一次骑就弄丢了······正好璞玉山庄几位***骑马呼啸而来,楚江乐用内力打下领头之人,夺马和林潇涵去追那位逃跑的女子。

楚江乐和林潇涵跟着足迹奋力骑了许久,璞玉山庄的***早就跟不上了。“墨迹果然是宝贝,耐力这么好”楚江乐抱怨道,“定要快点,我这第一次骑就弄丢,腿恐怕都要被打折。”楚江乐着急表现的十分明显,一旁林潇涵沉着内敛。皇天不负有心人,一会就看见墨迹的身影。

“那位女子那?”楚江乐不免疑惑,“仔细看看!”楚江乐用心一探,好家伙,墨迹脚下隐约一抹红,那位女子正吃痛地窝在那,待他们走进,女子正哭爹喊娘地忍不住翻滚,见是他们,凶悍骂到:“这武林向来光明磊落,不见竟这般偷袭弱女子的,今儿个真是长见识了。”

“姑娘,你别着急,伤的怎么样?不影响你成亲吧?”

“怎么样?怎么不问问他,好家伙,一鞭打的我疼痛难忍,看模样是从诗礼簪缨之族出来的!如今才知算个屁”

“江乐,把她绑了交给璞玉。”林潇涵朱唇微启咬出几个词,虽说他看似没有行动,直挺挺站在那,只是那双狭长的眼睛射出一道道骇人的冷刀,震慑的夏蔓儿不再说话。

夏蔓儿确实被吓到了,这白衣少年好像不太感冒自己,眼疾手快挽起衣袖,直见***凝脂的胳膊半个都是青色为衬底,布满密密麻麻的红点,尤其有一道充血的肿起来的伤痕。

“凶什么,看看,我说的夸张吗?”

“这?”楚江乐见伤势不轻,女孩又是抽鼻子,热泪盈眶,又是看似很小声其实特大声喊痛,男儿最是热血,也不管璞玉那边,心急口快说:“先医治吧!”林潇涵看了一眼嘟着嘴哼个不停的女孩也没吱声。

三人便去了附近的山村,夏蔓儿心想我长得这么天生丽质(其实一点都不),竟然看起来对我一点都不感兴趣,可这么帅,又不理人家不过好喜欢呀。于是一路上背着楚江乐对了林潇涵要么挤眉溜眼,暗送秋波,要么明的暗的找茬吸引注意力,又别扭地装高冷

男子一副泰山不动的样子,明显不感冒。

夏蔓儿连带着不理楚江乐,一路上就林潇涵和楚江乐说话,夏蔓儿是气上加气。

到了最近的小镇。

白花花胡子的老爷子左看看又瞧瞧:“你这女娃儿把脸涂成猴子***干嘛,多难看。”

“老爷爷,我是新娘,该涂这些。”

“还别说,真是嫁衣,我老伴还没穿过这么好的,想当年她嫁给我,是一穷二白……”

“哎呀,老人家,好痛哦,您赶快给我治吧。”

“呀!没有当归了!”老爷子又笑呵呵道:“幸好有两个小伙子,帮我到村头熊二家拿些过来。”

两个年轻人话毕,一动不动,丝毫没有要去的意思。夏蔓儿见此气的不得了,想我临山一枝花,今日沦落至此,不行,我得有尊严。“老先生,我自个去吧。不麻烦某位尊贵的公子哥!”

话毕,猛地又咳嗽几声,老爷子也没想到两小伙子这么不给面子,脑子一短路,说了句好。

见老先生答应,一股委屈油然而生,明珠似的眼睛蒙上一层水雾,刚走几步,忽有一个人擦过她的肩膀,快步走了出去。

夏蔓儿眨眨眼,不可置信地看着林潇涵远去。灰暗地心情又活过来了,就差当场秀秀水袖舞。

楚江乐在身后看着活泼乱跳的女子展开笑颜,他有意让林兄去,这样女子看着林兄帮忙的份上芥蒂少一些,幸好林兄在自己万般暗示下给了面子去了。

楚江乐走到后院,见一老妇气急败坏在那用刀猛砍萝卜。这种情况还要不要进去,经过一番***的思想斗争还是进去了。

“大娘!”老妇回头一看,哟,俊小伙,不平的心被压下一半。

“干啥那?”

“大娘,我朋友受伤了,能借一下灶台吗?”

“为了外面那姑娘?”楚江乐傻乎乎点点头。

“看看,小伙多大点年纪就知道心疼人,”拔高嗓子,“不像我当初,嫁给人家一件像样的嫁衣都没有。”

外面夏蔓儿缩卷自己的衣服,让那些描金画银的一角藏起来,抬头与老爷子对视,两人不同而约尴尬笑笑,“你说这老婆子,其实她平时不太闹脾气。”

“是是。”

------题外话------

我一言难尽

小编推荐理由

冷月葬君心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