绛珠是魔君白月光(玄琨绛珠)

绛珠是魔君白月光(玄琨绛珠)

导读:最新仙侠小说《绛珠是魔君白月光》持续更新中;讲述的是主角玄琨绛珠的故事;绛珠是魔君白月光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黛玉身死,绛珠神归。望着床榻上那位苍白瘦弱的美人,但见泪痕尚且未干,绛珠叹息一声。

小说介绍

最新仙侠小说《绛珠是魔君白月光》持续更新中;讲述的是主角玄琨绛珠的故事;绛珠是魔君白月光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黛玉身死,绛珠神归。望着床榻上那位苍白瘦弱的美人,但见泪痕尚且未干,绛珠叹息一声:“不想,前世竟是棵绛珠草,受了神瑛侍者的甘露浇溉,今生来还泪报恩的。”绛珠抚了抚心口,感知到那种叫情根的东西,已然断了。

小说简介

千年前,花神在寒冬误施百花令,令人间百花盛开,因违犯天规被打落在灵河,化为绛珠草。
绛珠还清眼泪,飞升百花仙子。却因伤情太重,断了情根,升仙后无情无泪,使得百花无香无味。
通灵宝玉回归青埂峰,却意外修***,并做了魔界之主。
绛珠要让情根重生的消息传至魔君耳中,顽石魔君变身护花使者。
这是个不敢再爱的绛珠仙子,被心机魔君一路明面上守护宠爱,暗戳戳挡烂桃花,直到情种再度生根发芽,乃至开花结果……的故事。
随着感情升温,情根生长,第一世花神被贬为绛珠草的因果也徐徐展开……魔君:我会说在凡间便对绛珠一见钟情,她是我心中白月光么?

绛珠是魔君白月光免费阅读

玄琨跟随祁连去北荒之北的魔界继任魔君之位,一路上听了不少关于魔界的事。
彼时的魔界,魔生萧条,内部混乱,连区区罗刹族也不把他们放在眼里。若不是守着天然的壁垒——虞渊,恐怕他们早被罗刹族吞了。
玄琨生性顽劣,初生牛犊,有前任魔君的魔神之力傍身,自己又是块女娲神石,还有预言之命加持,一入魔界反倒如鱼得水,很快混得风生水起。
新魔君就任的昭告令一出,便吸引了不少忠实的魔将魔兵。玄琨的个人战力又确实非常强悍,很快接连收服了几个散乱的部族,花了两年多,就将一盘散沙的魔界统一了。
*
魔宫大殿上,玄琨正在纸上写着什么。
祁连走过来,问道:“君上唤我?”
玄琨落了笔,又盖了印,志得意满地对祁连说:“有句话是怎么说的?天生我才必有用!本君终究不是块普通石头!”
祁连恭维道:“君上年少有为,前途无可***,必能带领我们魔界重回巅峰。到那时,魔界再吞并罗刹等族,不断扩大版图,不负前任魔君所托。”
玄琨说:“重回巅峰么,这是早晚的事。不过,眼下我有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何事?”
“去找一个人。”
“谁?”
“百花仙子。”
不想魔君更重要的事,不是去攻打罗刹族,也不是提升修为,而是要出魔界,去百花谷找百花仙子……祁连有些不明白了。
“君上为何要去寻她?”祁连顿了顿,“君上可认识这位仙子?”
玄琨笑意盈盈地道:“实不相瞒,百花仙子绛珠,乃本君在人间经历红尘时的白月光。”
“白月光?”祁连一头雾水。
玄琨睨了祁连一眼,这个祁连,行事一板一眼,每天都是督促他办正事,干大事,哪里会明白他的心思,“说了你也不明白。”
“属下可否认为她是君上心尖上的人。”
玄琨看向祁连,笑道:“想不到你今天倒说了句好听的!据悉百花仙子闭关三年修复元神,马上就要出关了,本魔君自然要去迎她出关。”
祁连却说:“可是君上,你已是魔界君主,百花仙子乃天界神仙,仙魔在一起,注定要起***……”
玄琨赶紧伸出一根手指头冲他摇了摇,“别别别,你就别再管这事了,人鬼还能相恋呢,仙魔有何不可?”
“可是……”
“没有可是,本魔王是魔界之主,我想要的,怎能不去奋力得到。”玄琨站起了身,走到祁连面前,“这段时间我要去趟花界,你便称本君在闭关,一切事务由你代理,诏书在桌上自己去取。”
“可是君上要去多久?”
“这个么,不好说,少则几个月,多则——总之我隔段时间会回魔界探视的。记住,切勿带人来花界相扰,否则本君定不留情!”玄琨认真地道。
祁连见玄琨态度极是严肃,全无半点玩笑,只得恭敬地回道:“那属下,静候君上佳音。”
玄琨闭闭眼,点点头,“这还差不多。”
一个转身,玄琨便消失在了魔宫大殿中。
祁连望着空空如也的大殿,只能无奈叹了一声气,叹完气后,又是一番思索……真真没有想到,平日里见君上杀伐果断,治理魔界时颇有头脑,人气威望水涨船高,倾心于君上的魔女是一浪接一浪,可他却是一副全无兴趣的模样。
祁连当时只道他年少,对女人毫无想法也说得过去,却没想到,原来他心中竟有人了,还是一道白月光……白月光么?祁连想了想,约莫就是夜深人静,推窗一望,旖旎月色,恰似柔纱一般覆在心上的那缕温柔罢。
白月光……可真真是……
年轻真是好哇!祁连感慨。
*
百花仙子得了情种,并且须生出情根的消息早已传遍了六界,近日又听闻仙子要出关了,一群垂涎绛珠的精怪,集体蠢蠢欲动。
玄琨来到百花谷,见许多精怪聚在山门外,自己也漫不经心地混入其中。
“诸位好啊,不知你们聚集在此做什么呢?”玄琨热情打着招呼。
有个模样老成的榆树精斜视他一眼,奇怪地问:“你既不知我们在此做什么,又来此做甚?”
“我路过此地,见此处好生热闹,便来瞧一瞧。”玄琨道。
身边有个黑熊精怪说:“听闻百花仙子美貌得很,我们正是来一睹仙子美貌的。”
“你们果真仅为一睹仙子美貌?”玄琨问。
“当然不是,听闻仙子此次历劫归来,情根尽断,百花无香,为了使百花生香,她的情根必定要长出来才行,这不,人人都以为自己是那个能令仙子情根长出之人呢!”又有个精怪说道。
“你是哪里来?是何精怪?”榆树精问向玄琨。
“我么,好说好说,从大荒山来,石头精是也。”
其实以玄琨的魔神之力,突破百花谷的仙障结界是轻而易举之事,只是那样太高调,反倒暴露了自己,既不讨喜,也没必要。现下与其他精怪一道,安心在山门外聚集,闲来无事吹吹牛,倒也自由自在。
*
这日,紫鹃一推门,便看到了久违的主上正坐在桌前品茗,不由满面惊喜。又瞧着主上的神色果真好了不少,心中石头亦落了地。
绛珠因问:“我闭关这三年,花界可有大事发生?百花开得可还芬芳?”
紫鹃答:“无事无事,杏花执事将花界打点得甚是妥帖,且不管人间还是仙界,百花盛开,芳香醉人,主上尽可放心。”
“如此,我自是放心的。”绛珠颔首道。
“主上,我去通知各位花仙!”
紫鹃正欲出去,却听树屋外众花仙集体道:“属下恭迎芳主顺利出关。”
绛珠出了树屋,见一众花仙次第作揖迎接,点点头,道:“听闻这三年来花界大小事宜操持妥当,辛苦诸位了,快快请起。本芳主即日起出关,将带领众花仙,共同治理我花界。”
“芳主英明,我等誓死追随。”
话音刚落,却听见谷外传来一片喧闹之声,绛珠不由皱眉问:“何人在谷外大声喧哗?”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色皆苦。
探春道:“禀主上,是一干乌合之众。”
绛珠在树屋待了三年,一来憋得有些腻了,二来也想看看自己的修为究竟到了何种地步,当即化作一道绛色之光飞走,来到百花谷山门上空。
绛珠从空中现了身,数朵鲜花环绕在其身边,缓缓降落在山门顶后,随身携来的各色花朵,展眼消失不见。
“是百花仙子!”有精怪喊道。
一众长相诡异的精怪,全都退到了几丈外,以便更好仰视仙子容姿。
这是绛珠飞升后,玄琨看见她的第二面。
早在琼林宴上,玄琨听到绛珠也在,便拼力从癞头和尚的袖袋中挣脱了出来,滚在了她的身边。神色淡漠的她将通灵宝玉拾了起来,还摩挲了一番。那个时候,玄琨的心扑通狂跳,跳得有多厉害,只有他自己知晓。
如今再次相见,见她轻轻落在山门之顶,一袭素衣显得愈加冰清玉润。玄琨察觉出了,她的元气恢复了许多,虽然她的眼神、表情依旧冷淡,但至少,元神充沛的人,总给人以生机感。
“真美啊!”精怪们垂涎道。
绛珠见这些长相怪异的精怪,一个个不堪入目,当即感觉自己不该出现,不过既已出现,还是得表个态度。
“百花谷不接待闲杂人等,诸位请回罢!”绛珠冷冷地道。
“听闻仙子的情种要重新长出情根,不妨考虑考虑在下,在下一定有办法让仙子情根重新生出!”有精怪嚷道。
“考虑我吧,我比他强!”
“我比他会哄人!”
玄琨本来就装扮得与精怪差不多,混在其中十分融洽,见他们一个个自信得很,不禁皱眉摇头。
“果真乌合之众!”绛珠挥袖施了个术,地上便长出数根藤条,自发地甩向一干杂鱼,虽然并无性命之忧,但抽在他们身上也痛得很。
玄琨连同众人一道,被藤条驱至山下。
回到百花宫,绛珠道:“传我令,即刻起在山下增设一道仙障,勿让那干精怪扰了谷内清静。”
“是!”
*
仙障虽对杂鱼精怪有用,却阻挡不了那些法力高一等的仙神。绛珠出关第二日起,百花谷山门外求见的仙侍,依旧大排长龙,沿着山道蜿蜒而去。
这一群仙神,皆是以恭贺仙子出关为名前来的。绛珠找不到驱赶的理由,只得派探春处理这事,还道:“将这干仙侍或其主人的名字及贺礼记下便可,不必留下任何人与物,让他们回去便罢。”
探春找了几个手下,将这些人的名字及送的贺礼一一登记在册,只道:“主上虽已出关,却仍需要好生静养,不便接待诸位。现今记录下来,这份礼数,百花谷定放心上,还望诸位携礼请回。日后若有机会,百花谷再去一一拜访。”
这类仙神侍者不比精怪,多少是要脸面的,反正大家一起被拒绝,也无话可说,只觉得这百花仙子,当真是高岭之花,不可接近。
连着喧哗了几日,外面才消停,百花谷内才恢复了平静。

绛珠是魔君白月光全文阅读

绛珠出关后,按天规,哪怕无事汇报,初一、十五也要去天宫点个卯。绛珠虽不情愿,也无可推脱。
出关后的第一次朝会,恰是正月十五,人间的上元佳节,绛珠来到天宫,与其余仙神一同见了天帝。
天帝倒是慈祥地说:“听闻百花仙子近日元神修复完毕,见你安好,寡人甚慰。”
“谢天帝陛下关心。”绛珠回道,“绛珠已无大碍。”
“既已复原,情种生根一事,还请仙子放在心上。”天帝嘱咐道。
“是,小仙谨记在心。只是事关情缘,催之亦是无用。”百花仙子又道。
天帝亦认可地点头:“那是自然,缘分天定,有缘人来了,自然会生根发芽。”
绛珠现在可没有心思找什么有缘人,能搪塞便搪塞了。
但出了大殿,绛珠还是去了趟月老府。
月老府院中的两棵大黄花树开得甚是艳丽,绛珠不由道:“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日这黄花树倒是应景了。”
月下老人正在顺缘分转轮上的红线,花白的头上、凌乱的衣衫上绞着挂着好些红线,绛珠瞧着就直摇头,如此捋不清的月老,难怪给人间的缘分也牵得这般乱。
绛珠清了一嗓子,“绛珠拜见月下老人。”
月老一看是绛珠,忙停下手中的活儿,笑着道:“不知百花仙子前来,老朽有失远迎。”
寒喧几句,月老笑眯眯地问:“仙子的情种,可是已经生根了?”
绛珠阖了阖眼,“这三年来,我都在闭关修复元神,它如何会生根?”
“原来如此,我以为仙子前来,是要告知我好消息的。”月下老人笑得像个小孩子似的。
绛珠只道:“此次前来,不过是随便找月老闲聊。”
月老似乎看出了绛珠的心事,安慰着:“仙子也不必焦虑,以我为凡人牵红线数千年的经验,情之一字,最不可捉摸,缘分天定,饶是仙神也无法抗拒与勉强。”
“仙子要做的,无非是顺其自然,切莫强求。”
绛珠听着月老的话,突地想起梨山老母留的那句“勿求勿索,既舍既得”,一时咂摸品味了一番,心中只道:罢了,听天由命罢!
毕竟是上元佳节,绛珠告辞时,一群仙子过来问月老要红线。
月老被团团围住,喊道:“别急,一个一个来。”
绛珠无奈地摇摇头,想着等哪天你们若是情根深种,却爱而不得,只怕会后悔今日的痴狂。
正要出府时,却听月老喊着:“绛珠仙子请留步。”
月老摇摇摆摆地跑过来,手里拿着一根半长的红线,递给绛珠:“拿着这根红线罢,若哪日果真有缘分,出现了这个人,不妨用这根红线绑住他。纵然仙子不想再伤情,但若可以早日生出情根,对花界生灵亦是大功德一件。”
月老的红线,一向是绑凡人才灵验的,对仙神根本无用,不过看在这是月老的衷心祝福上,绛珠还是收下了红线。
出了月老府,绛珠打算直接回花界,却不想又被人叫住了。
“百花仙子,三年未见,别来无恙。”那位气度不凡的男子说道。
绛珠想了许久,才想起面前的男子是嘉王殿下,名唤长合。作为天帝最器重的长子,他是最有希望当储君的。
不过,绛珠与他只是在殿上见了一面,并不算相熟,便只道:“殿下来月老府,可也是求红线的?”
长合温和地笑笑,摇头道:“并非,是在等仙子。”
绛珠心上一顿,随即道:“等在下?可有要紧事?”
“今日是人间上元佳节,不知仙子可愿与……”话还未说完,从月老府涌出的几位仙子便围了过来。
“嘉王殿下!”
“有些日子没有见殿下了。”
“殿下,送你根红线。”
果真魅力无边……绛珠见他脱不开身,也不想听他说完后半句,趁乱回了百花谷。
*
绛珠自出关,每日精神奕奕,事事亲力亲为。
这日嫌弃树屋前的景观过于单调,又想起黛玉那世抽花签抽到的是芙蓉,便打算在树屋前边开凿出一方池子,栽些水芙蓉,打破这层单调。
池子是很快就弄好了,荷花花仙还亲自过来施了一池亭亭玉立,开得正盛的荷花。但绛珠看来看去,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绕着池子走了走,终于悟起,若能在池边立一方大石头,再写上“芙蕖池”,便齐全了。紫鹃听罢连连赞同,正要给主上吩咐下面弄方石头过来,绛珠又制止了她。
“你且别去,我想起一石,放在此处,再好不过。”绛珠神秘兮兮地道。
“什么石头?”紫鹃好奇地问。
“待我去去便来。”说话间,绛珠已然没了踪影。
*
却说玄琨这个机灵鬼,发觉绛珠在十五外出又回来,都是在同一处位置出入的。
这几日,他便一直在那处上空守株待兔,先是招了朵祥云,躺在云上睡懒觉,觉得日头太大,又呼来几片云遮阳,偶尔看看百花谷中动静。
这朵祥云,不能离百花谷太高,否则根本看不见任何动向,也不能太低,否则就被发现了。
不高不低,恰到好处。
工夫不负有心人,这一刻,玄琨感觉到绛珠的灵力在靠近,翻身一瞧,绛珠出谷了!
绛珠飞得极为优雅从容,她心中只念着那块石头,径直朝西方昆仑山飞去,根本没有感知到后方有异物跟上来。
灵河就在昆仑西边,与赤瑕宫挨得比较近。绛珠轻轻落下,移了几步,看着清水悠悠,想着这条河是要流向幽冥的,一入幽冥界,灵河就叫忘川。千年前,她便坠落在灵河,据说法力尽失,元神都要散去,若不是得到梨山老母垂怜,聚了元神将她化成绛珠草,怕是要烟消云散……灵河边长出不少奇花异草,有的清幽阵阵,有的艳丽妖冶,绛珠感叹着,难怪神瑛侍者会来浇溉它们。至于那块三生石,依稀记得也是在这附近的……玄琨藏在一处石头后面,这石头又隐在几丛芦苇草中,在此窥视再好不过。这厢见绛珠在时而蹙眉,时而自语,仿佛在寻找什么东西。
“美人就是美人,不管做什么动作,都美得很哪!”玄琨目不转睛,“要不,趁此机会上前去搭个讪?认识认识?”
正想着,却见一道青影落下,站在绛珠不远处。
绛珠也愣了一愣,但见来者是一青衫女子,生得白净美丽。
绛珠正欲开口时,青衫女子先道:“好巧好巧,竟在此遇到了花神。”
绛珠虽不识得面前女子,但听她所言,知是旧相识,只得道:“花神不敢当,在下不过小仙。不知尊驾是?”
“你当真不认得我了?”那女子哈哈笑道。
“你谁啊,非要认识你么!”玄琨嗤了一声,又开了灵眼一观,见对方是只青鸾鸟。
那青鸾鸟笑过之后,对绛珠高傲地道:“紫珏,没有想到,你也有忘记我的一天。”
“紫珏?”玄琨不禁失声,他赶紧捂了捂嘴,心道:这是绛珠作为花神时的名字?还挺好听的。紫珏、黛玉、绛珠,甚美,甚美!
“怎么,连你花神时期的名字也无人提及了么?真是可叹!”青鸾见绛珠无动于衷,又道。
却见绛珠嘴边一角微微牵了牵,“纵然曾经叫紫珏,现在司掌花界的是绛珠,何必还惦记曾经过往?只是未请教阁下大名,前世之名,及,今生之名。”
玄琨听罢,心中窃喜:好样的!美人儿,怼她!
青鸾果真被气了一下,喊了声:“你!”却没有再说下去,而是换了一副高高在上的神情姿态,道,“我今日是奉西王母之命去传信的,不过路经此地时,见你独自在灵河畔,过来打个招呼,招呼既然已经打完了,我也便走了,不与你多说废话——”
说罢正要离去,绛珠倒是大方地送行:“既然如此,那么请青鸾慢走。”
青鸾本就被气到了,现在一听,又折了回来,喝呼着:“放肆!竟敢直呼我真身名讳!”扬手便要打去。
玄琨心中直道不妙,正要上前护着绛珠,却有一道白光比他还要快出现,制止了青鸾的手。
“岑妤,你这就过分了!”那人抓住了她要打下去的手。
那是一位白衫男子,模样俊秀。
绛珠迷惑地看着二人,不禁缓缓开口:“这是唱的哪一出戏?我竟是瞧不明白了。”
“夫诸,我便是知道,有她的地方,你总是护着她!”岑妤挣脱了手。
“夫诸见过百花仙子!”夫诸揖道。
岑妤却哼了一声:“你贵为上神,竟对这小仙子作揖,可真是有意思!”说罢又问,“你怎知我是青鸾?你不是不记得我了么?莫非你先前在装蒜?”
绛珠无语得紧,“方才你不是说给西王母送信么?料想也就是青鸾鸟了……”
夫诸听罢,暗暗地笑,岑妤被臊了一回脸,气得直冲夫诸喝道:“你笑什么?”
夫诸却没有理会岑妤,只对绛珠说:“我今日也是凑巧路过,不知仙子为何会在此处?”
绛珠看着形势略微复杂,没有答话,只看了看夫诸,又瞧了瞧岑妤,暗想着来者不善,要不别理他们了。
夫诸对岑妤道:“你不是还要去给西王母娘娘送信么?怎的还不去?耽误了时辰,可有的罚领!”
岑妤虽极不情愿,怎奈今日确有急事,只得尖声锐气地丢下一句:“紫珏,你等着,我们总会再见面的。”说罢化作一道青影离去。
岑妤一走,夫诸倒是显得落落大方了起来,说:“听闻百花仙子近日出关,想来身子已经大好,十五那日夫诸因有事,也未去大殿与仙子相见。若百花仙子哪日得空,夫诸定去百花谷拜访。”
绛珠礼貌性地笑笑:“再说,再说。”
笑完过后,她只以为夫诸也要走了,便转身继续去寻找三生石。却不料夫诸并没有要走的意思,而是随在了绛珠身后,殷勤相问:“百花仙子可是在找寻什么?夫诸能否帮上忙?”
玄琨藏在石头后面,暗暗地看着那位叫夫诸的男子,心里莫名上火,又窥探出他的真身竟是一只白鹿!这物种也是少有的,堪称上古神物。
可是瞧他投向绛珠的眼神,竟有几分恋意?以玄琨男人的直觉,这厮定是意图对绛珠不轨!这可如何是好?

玄琨绛珠小说

小说绛珠是魔君白月光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