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云萝穆连潇小说(杜云萝穆连潇)

杜云萝穆连潇小说(杜云萝穆连潇)

导读:古言虐文杜云萝穆连潇小说《善终》作者玖拾陆所著作。杜云萝穆连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夏日的天亮得早。杜云萝迈出屋子,一眼就看见练功的穆连潇。身形颀长,剑眉入鬓,一招一式都虎虎生风,看得人挪不开眼。穆连潇的身边.....

小说介绍

古言虐文杜云萝穆连潇小说《善终》作者玖拾陆所著作。杜云萝穆连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夏日的天亮得早。杜云萝迈出屋子,一眼就看见练功的穆连潇。身形颀长,剑眉入鬓,一招一式都虎虎生风,看得人挪不开眼。穆连潇的身边,延哥儿扎着马步,倒也有些样子了。

杜云萝穆连潇小说简介

杜家备受宠爱的嫡女杜云萝在和夫君穆连潇成亲不足三月,就因为丈夫领皇命披挂出征,从此开始了聚少离多、相思度日,却不想换来竟是成婚五年后丈夫的战死沙场,而她的往后余生都在悲痛和孤独中度过,却在暮年之时,才知丈夫之死是一场阴谋,重活一世,她誓要靠着重写自己的人生,不再让夫君枉死,更是要让伤害她的人都血债血偿.......

杜云萝穆连潇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章节精彩试读

杜云萝睁开眼睛时,外头已经大亮了。
入眼是浅粉的轻纱幔帐,绣了落英缤纷,一如春日里清风拂过时的烂漫。
杜云萝一怔,她有多少年没有用过这样的色调了?自从丈夫战死后,她的床上挂着的永远都是青灰色的幔帐。
坐起身来,伸手轻抚,柔软轻纱上的手指白皙纤长,指甲染了凤仙,色彩鲜艳。
杜云萝的眸子倏然一紧,仔细看了看自己的一双手。
这绝不是一双暮年老人该有的手,她的手应该是指甲微黄、满是褶皱,这是……
她倒吸了一口凉气,一把掀开了幔帐,探出头去。
床尾的架子上挂着准备好的衣衫,墙角花架上摆着好看的花瓶,绣了锦鲤戏水的插屏遮挡了通往外间的路。
这里,是她未出阁时的闺房。
杜云萝愕然,这是怎么回事?
“姑娘醒了?”
许是听见了内室里的动静,一丫鬟绕过插屏走到床前,随手将幔帐挂在了莲花挂钩上。
杜云萝抬眸看她,瓜子脸、柳叶眉,晶亮的眸子似是会说话,笑起来时脸上有浅浅梨涡,这幅模样,胜过画中仕女。
“锦灵。”杜云萝喃喃唤道。
“姑娘,时候不早了,今儿个要去老太太那儿请安,不能迟了。奴婢伺候您净面,等锦蕊来了,让她给姑娘梳头。”锦灵一面说,一面扶着杜云萝起身。
杜云萝脑海一片空白,木然由着她动作,温热的帕子擦过脸颊时,她才如梦初醒般一个激灵,缩了缩脖子。
锦灵敏锐:“姑娘,可是这水太凉了些?”
杜云萝摇头,好多话想问锦灵又不知道如何开口,只好随着她在梳妆台前坐下。
锦灵手脚麻利地替她匀脸,杜云萝望着镜中的容颜,交叠在膝上的双手拽得紧紧的,这才抑制住了要脱口而出的惊呼。
镜中人,才是豆蔻模样,肤色均匀细腻,睫毛密密,樱唇无需点胭脂便已红润。
这,不是老迈的杜云萝,这是她的从前。
待字闺中的从前。
她怔怔看了许久,将镜中模样都刻在脑海里,虽然面不改色,可只有杜云萝自己才明白此刻内心有多么激动,她的手指甚至控制不住地轻颤起来。
她,真的回来了吗?
不知不觉间,泪水顺着脸颊滑落,滴在了手背上。
锦灵不知她为何突然哭了,赶忙取了帕子来,急切又关心:“姑娘这是怎么了?可是昨夜里魇着了?哎呀姑娘,您快看外头,日头正好,天啊,暖洋洋的,一会儿出去走动走动,再不好的噩梦也都过去了。”
杜云萝眨了眨眼,泪水湿了睫毛,视线模糊了,她偏转过头顺着锦灵打开的窗子往外头瞧。
***明媚,小丫鬟们低低说笑的声音似那黄鹂鸟。
接过帕子在脸上擦了擦,杜云萝一点点弯了唇角,扯出一个笑容来:“锦灵你说得对,就是一场噩梦。过去了,都过去了,我醒来了,往后,就清明通透了。”
锦灵总觉得这话中有话,可一时半会儿又不知道如何问,便顺着点了点头:“是啊,梦醒了便好了。”
杜云萝握住了锦灵的手。
那噩梦里,她做错了太多事,对不起了太多人,看到锦灵时,她心中的愧疚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锦灵的容貌太招人了,府里多少人惦记着,回事处赵管事的婆娘来求了她数次,她点头应了,将锦灵配给了赵管事的侄儿。
却不想,这就是把锦灵推入了火坑,不过两年,香消玉损。
年老后回忆旧事,她每每都会想,若是锦灵还在,定会拘着她劝着她,不会让她那般与穆连潇置气耍心思,不会让她使性子害得穆连潇带着满满的愧疚和牵挂出征,不会让她叫那些虎豹豺狼吞了吃了,不会让她孤苦伶仃地走过了一辈子。
锦灵,锦灵才是真正贴心贴肺为她好的。
“锦灵儿,不用叫锦蕊了,你替我梳头吧。”杜云萝低声道。
锦灵怔了怔,姑娘只在逗趣时才会这般叫她,往日里倒是锦蕊儿锦蕊儿的多些,一来亲近,二来有趣,有妈妈们听见了,有事没事也会这般打趣她们。
姑娘还有心情逗趣,大抵是没事的吧。
可姑娘的头素来是锦蕊梳的,姑娘喜欢锦蕊的手艺,自己也就不班门弄斧,一概交由锦蕊。
今日接了这差事,也不知道锦蕊会怎么想。
只是,姑娘吩咐了,还能推脱不成?
锦灵想归想,嘴上还是应了,仔细又小心地替杜云萝梳了头,又从首饰盒里挑出几朵簪花插上。
“姑娘,您看看。”
锦灵取了铜镜,前后左右照了照,姑娘素来挑剔,梳头这种事情,她总是做不到让姑娘满意,等杜云萝不假思索地点了头,锦灵才放下心来。
她悄悄打量杜云萝的眉宇,分明是瞧惯了的容颜,她怎么就觉得,今日的姑娘似是有些不一样。
没有那般挑剔了,少了些娇气,整个人都沉稳了……
锦蕊从外头进来时,见杜云萝已经梳洗妥当了,她微微一怔,扫了锦灵一眼,这才笑着道:“姑娘,奴婢来迟了。”
杜云萝睨了锦蕊一眼,道:“来迟了,就自己领罚,去花园里取两盆芍药来。”
锦蕊扑哧笑了:“姑娘,那可是大姑娘精心养的,昨儿个才刚开呢,今儿就搬回来,大姑娘准要和您急的。”
杜云萝闻言,心中一动。
锦蕊唤大姐为大姑娘,这么说,大姐还未出阁?
杜云萝记得很清楚,大姐杜云茹是永安***的八月出阁的。如今芍药刚开,大抵是三月末四月初的春天。
今年,到底是***、十七年、还是……
杜云萝略一思忖,道:“大姐的不就是我的,这会儿不给了我,难不成,她往后还要带去婆家不成?”
“姑娘呦!哪有把什么婆家娘家挂在嘴上的,您不怕,大姑娘可是个面儿薄的。便是大姑娘再过半年就出阁了,您也别这般打趣她呀。”锦蕊急急道。
锦灵猛得抬头,目光在杜云萝身上一转,又垂下眸去。
这才对,她家姑娘就是这个脾性,她想要的就是她的。
杜云萝的注意力不在锦灵身上,她只听见了自己焦躁的心跳声。
她知道了,这是永安***的春天。
也就是这个时节里,定远侯府头一回遣人递了口信,试探杜家的意思。
这些长辈们之间的事情,原本不该杜云萝知道,可偏偏传了些出来,杜云萝听了姐妹们的话,不喜定远侯府那出生入死的武将身份,冲到莲福苑里大闹了一场。
虽说后来婚事还是成了,但定远侯府的老太君和穆连潇的母亲周氏对她极其不满,毕竟,在侯府眼中,他们已经是低头娶媳妇了,却还叫人嫌弃到这个份上,实在是落了脸面。
这一回,她是断断不会再听那些闲言碎语了。
她的心,已经给了穆连潇,无论过去五年、五十年,还是一辈子、两辈子,既然可以再与他相见,为何还要做些扯后腿的事情?
杜云萝看着镜中人,缓缓露了笑颜。
世子爷,我站在牌坊前发过誓,我对着那桎梏了我一生的牌坊发过誓。
若能回到从前,我绝不会让你枉死,绝不会让他们善终!
现在,我回来了。

杜云萝穆连潇小说免费阅读章节试读

东稍间里备了早饭,杜云萝慢条斯理用完,起身往外走。
她住的安华院位于杜府的东北角,穿过穿堂,便能到了父母住的清晖园,杜云茹快要嫁人了,现今让母亲甄氏留住在清晖园的东跨院里,千般万般不舍得。
而穿过花园,是祖母夏老太太的莲福苑。
今日要去莲福苑里请安,杜云萝没有再耽搁,顺着记忆里的路往前走。
行至半途,呼唤声从身后传来,杜云萝转身,对上了一双丹凤眼。
是她的三姐杜云瑛。
杜云瑛快步上来,亲昵地挽住了杜云萝。
杜云萝垂眸看了一眼杜云瑛的手,想甩开,却还是忍住了:“三姐姐也要去莲福苑?”
杜云瑛巧笑莞尔:“今儿个初十,哪个敢不去?反正我是不敢的。见着四妹妹了吗?”
“还未曾。”杜云萝随口应道。
杜家云字辈,一共五个姑娘,杜云萝最小。
长姐杜云茹与她是一母同胞,姐妹两人中间还夹着一个四爷杜云荻,具是三太太甄氏所出。
二姑娘杜云瑚是庶女,她的父亲外放做官,她便随父母姨娘与长兄杜云韬一起住在任上,也有数年未回京城了。
往下便是杜云瑛,二太太苗氏的掌上明珠,在苗氏跟前,比她兄长杜云琅还要得宠。
四姑娘杜云诺只比杜云萝大了半岁,是四太太廖氏身边的陪嫁抬举后生的,养在嫡母跟前,讨了嫡母欢心,又与嫡兄三爷杜云澜亲近,这个家中,倒也没人会小瞧了她。
从前,杜云萝便常常与年纪相仿的杜云瑛、杜云诺一道出入,只因祖父杜公甫最喜欢瞧她们姐妹和睦的样子。
杜云萝没几个闺中好友,也懒得去应酬那些人际,干脆顺着杜公甫的意思,反正,一家姐妹,她们也不会与杜云萝争锋出头。
可那都是从前。
她到底是把人心想得太简单了。
她不图杜云瑛、杜云诺什么,却不见得人家不眼红她的好处。
若不是不好无事生非,杜云萝当下就想走人了。
杜云瑛不知她心思,絮絮说着趣事,与她一道往莲福苑去。
穿过月亮门,两人差点与一个急匆匆的身影撞作一团,两边都退了几步,这才没有一***坐在地上。
杜云萝定睛一看,那惊魂未定的人是杜云诺。
“四妹妹,你不去祖母那儿,走这回头路做什么?”杜云瑛理了理头上的簪子,微微恼道,“你看,你差点让五妹妹摔了。”
杜云萝退开几步,摇头道:“我没什么事,倒是四姐姐,出了什么急事?”
杜云瑛一怔,若是以往,以杜云萝的性子,定会竖眉闹上两句,今日这般不追究,倒是难得。
杜云诺顺了顺气,见四下里没有其他人了,挥手让丫鬟婆子们退开些,才压着声儿道:“我刚刚从莲福苑里退出来,哎,我怎么跟你们说呢,就是,我也是听来的。”
见杜云诺有些语无伦次,杜云瑛急了:“慢慢说,我们都听不懂了,是不是,五妹妹?五妹妹?”
杜云萝愣住了,杜云瑛连连唤了她几声才回过神来。
“四姐姐,什么事?”杜云萝深吸了一口气。
这一幕,她似曾相识。
那年,便是杜云诺偷听了祖父祖母的对话,知道定远侯府***来了,匆匆告诉了杜云萝,这才有了后头的事情。
莫非,她醒来后,便正好是这一日?
杜云萝不敢确信,她耐着心思听着。
杜云诺努了努嘴,指了指莲福苑方向:“我刚刚过去,祖母正和祖父商量,说昨儿个下午,礼部侍郎石大人的夫人来了,说是探望三伯娘来的,可她还和祖母透了个底,说是替定远侯府的来问个话的,想与员外郎家的姑娘结亲。我一听啊,就唬了一跳了,这说的不就是世子爷与五妹妹了?”
杜云瑛的眸子倏然一紧,愕然转头看了杜云萝一眼,又沉声问杜云诺:“你没听岔吧?”
“怎么会!一个字都不错的。”杜云诺兴师旦旦。
“那为何就是五妹妹了?”杜云瑛急道,话一出口,就觉得味道不对,正要解释几句,却叫杜云诺接了话头过去。
“怎么不是五妹妹?”杜云诺见杜云瑛依旧质疑她,跺脚道,“人家求的是员外郎家的姑娘,咱们家里,除了三伯父这个礼部员外郎,还有哪个?大姐已经定了婚期了,当然只有五妹妹了。至于定远侯府那儿,年纪合适的,也只有世子爷了。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嘛。”
杜云瑛一口气不顺,这么清楚的事情她是想得明白的,她质疑的并不是这个,可她心中所想并不能脱口而出,偏又不想杜云诺觉得她愚笨,思绪转得飞快,道:“我的意思是,我们杜家是正儿八经的书香人家,父兄们只会提着笔杆子做文章,那定远侯府,是靠军功挣来的爵位,是武艺传家的,舞刀弄枪,与杜家不是一路上的,好端端的,侯府怎么就瞧中了我们五妹妹呢?”
这话听起来有几分道理,杜云诺被糊弄过去了,歪着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五妹妹,你自己怎么想的?”
杜云萝的目光在两个姐姐面上慢悠悠扫过,已经确定了是这一日,她也就不着急了。
她知道杜云瑛那没有说出口的话。
她们姐妹年纪相当,可姐姐就是姐姐,杜云茹出阁后,不说那随着父亲赴任的二姑娘杜云瑚,往下就该是杜云瑛了。
不管杜云瑛有没有属意的人,不管她是不是急着想嫁人,她都不满意做妹妹的越过她去。
这就是个顺序,有一有二,杜云瑛和杜云诺都没有说亲,凭什么让杜云萝赶到前头去!
只是这种话,难以启齿,这才以文武论事。
杜云萝没有拆穿她,只是在回忆从前自己的***。
那时,她也叫杜云瑛带偏了,正儿八经去想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当朝对文武并未分上下,可边疆战事多,隐隐让武官压了文官一头,定远侯府为朝廷立下赫赫战功,出生入死,以鲜血换来的荣耀远非寻常书香世家可比,而杜家,自打杜公甫这个前太子太傅因脚疾告病辞官之后,在世家圈子里,已不复当年荣光。
定远侯府和杜家,原本不该是一路人。
当时的杜云萝不懂,可现在她是明白人了。
定远侯府里那些财狼,看到的是杜云萝那骄纵的名声,他们给穆连潇选媳妇,图的就是不贤惠。
杜云萝蹙眉,佯装不解:“我也不晓得,祖母怎么说的?她答应了还是回了?”
“这不是正和祖父商议嘛!”杜云诺清了清嗓子,“我可以偷偷来告诉你的,说真的,我盼着祖父不答应。那是定远侯府啊,我可不想看着你青灯古佛一辈子。”
杜云萝轻咬下唇,她可不就是青灯古佛了一辈子吗?

小编推荐

杜云萝穆连潇小说 免费章节完整版全文阅读,作者才华横溢的笔触有没有触动你那颗***动的心呢?喜欢的书友大大们随小编一起关注本站阅读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