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才是正经事(周放宋凛)

恋爱才是正经事(周放宋凛)

导读:幸福触手可及影视剧原著,主角是周放宋凛,为您提供周放宋凛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不管周放多气愤,宋凛始终气定神闲。他轻轻晃了晃酒杯,抿了一口酒,又将酒杯放下,淡淡瞟她一眼:“我吃多了?”

小说介绍

幸福触手可及影视剧原著,主角是周放宋凛,为您提供周放宋凛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不管周放多气愤,宋凛始终气定神闲。他轻轻晃了晃酒杯,抿了一口酒,又将酒杯放下,淡淡瞟她一眼:“我吃多了?”“你说不是故意的谁信?我找郭行长有事,就这个机会了。那么多位置,你非要霸着他的位置,一会儿他回来了坐哪?”

小说简介

周放嫌弃地看着眼前的男人,状似随意说道:“张爱玲说,到达女人心里的路,要通过脐下羊肠小道。想必你已经到过很多女人心里了。”
宋凛微笑,面不改色地回应:“那到你心里的路上,是不是已经人满为患?”
应爱重生,东山再起。
二次缘,老司机。
哔——排队上车,上车刷卡。

恋爱才是正经事全文阅读

面对宋凛的威慑,霍辰东丝毫不惧,他勾了勾嘴唇,眼中尽显敌意,冷嗤道:“这句话应该由我对宋先生说。”
三个人就这么对峙着,这场面,夹在中间的周放最尴尬。她扯了扯被霍辰东抓住的手臂,用了***没抽回来。没办法,只好转头去推宋凛,他那俩手臂,抱得比过山车的安全锁还紧,更是推不开。
“疼。”周放越憋越觉得有点喘不过气了,不***地嘤咛了一声。
听见这一声的两个男人有截然不同的反应。
霍辰东见周放眉头都皱起来了,下意识松开了手,上前一步,凑近周放:“怎么了?”
而另一个把周放箍得紧紧的人,眉头始终深锁,见霍辰东走近,身子转了转方向,用肩背挡开了霍辰东,不让他靠近周放。这举动,像划分领地的动物。
周放不爽地瞪了他一眼,手掌***砸向他的胸口:“我说我疼!”
宋凛直直盯着周放,墨黑的瞳孔里,仿佛有怒火将要冒出来。他居高临下,冷冷乜了她一眼:
“忍着。”
电梯口又来了两个人,见他们三人此情此状,开始诧异地喁喁私语。这时,后面又来了几个男人,看见霍辰东就热情招呼了起来。
“小霍行长,好巧,来吃饭啊?”
霍辰东冷冷看了一眼宋凛,又看了一眼周放。最后转过身去,对来人微笑着招呼:“赵总,好巧。”
……
眼看着电梯口的人越来越多,宋凛一直这么把周放抱着,周放也有点尴尬。明明都***踩了他好几脚了,他却跟没反应似的,狗肉也没他这么糙的。
宋凛看了一眼四周,一只手抓着周放的肩膀,没招呼一声就往外带。
“走。”干净果断的一个字,霸道得不容置疑。
还不等周放反应过来,宋凛已经大力将她带离现场。
都是有头有脸的人,霍辰东必须维持该有的风度。旁边的人都看着他们三个,再纠缠,不定传出什么流言。霍辰东大约是不想陷入话题风暴的中心,没有再跟来。
宋凛拽着周放的手劲很大,一副吃了□□的样子。那表情那神态,周放觉得他简直是拐卖妇女的匪徒。
走了好半天才到消防通道,见周围没人,周放愤怒地甩开他的手:“放开!”
这一次宋凛听话地放开了她的手,没有再违逆她的意思。
周放揉着被抓红的手腕,没好气瞪着宋凛。
其实她一早就从电梯门的反光里看到了他的身影。她给霍辰东拿项链的时候他就来了,却到最后一刻他过来。
周放瞥了宋凛一眼,毫不客气地冷嘲:“既然是看热闹,怎么不看到底?”
宋凛背靠着消防通道的门框,又恢复了平时的样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居高临下看着她,与平日的气定神闲高高在上很不同,他此刻看上去几分心浮气躁。面对周放的冷嘲,他双手插/进裤兜,视线飘向别处,许久才回答:“不知道为什么,看他要抱你,觉得有点不***。”
周放揉捏手腕的动作停住了。她怎么也没想到宋凛会说出这样的***,这和她预想的剧本差得太远,让她感到有几分措手不及。
周放的眼睛直直凝望着眼前的男人,那一刻,她的呼吸好像静止了,只有悸动的心跳怦怦地好像要跳出胸口。
周放抬起头,瞪着宋凛,良久只憋出两个字:
“神经。”
******
宋凛并不擅长留人。
印象中,这个女人总是风风火火的,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这让控制欲极强的宋凛经常感到无所适从。
骂完“神经”两个字,周放拍了拍衣服褶子,挎上包就要走。
“我走了,还有局。”
留给他一个毫不留恋的背影。
宋凛沉默着往回走,没多久就碰到了正好赶来寻他的秘书。
秘书道:“宋总,时间差不多了,是不是该***了?”
“嗯。”宋凛扯了扯自己西服的下摆,脸上没什么表情。
秘书安静地走在宋凛身侧,尽责地为他引路。他走了两步,却突然停了下来。
“今天除了我们这一局,还有谁在这吃饭?”
秘书跟了宋凛多年,早已练就一身的人精本领。根本不需要宋凛多说,也不需点名,他就知道他是在问谁。
“周总应该是为郭行长来的。”
宋凛皱眉:“管信贷的那个郭行长?”
“是的。”秘书半低着头,态度谦逊,点到即止:“郭行长曾经追过周总,周总给当面拒了,郭行长一直对这事耿耿于怀。”
这郭行长在圈内也算有名了,人入中年,肥头大耳,离婚后一直在外乱搞。最大的毛病是好色,找他批贷款,性/贿/赂百试不爽。以周放这女人那清高的性子,被郭行长追求,不难想象她说了多难听的话。
这女人别的优势没有,长相倒能算漂亮,出身、工作的原因,和那些拿身体换钱的女人气质完全不一样。饶是圈内见惯了美人的大老板,也还是会有个别被她吸引。
她真的要去和那个郭行长吃饭?是吃饭,还是吃她?
宋凛负手而立,嗓音低沉:“去查一查,在哪个包厢。”
……
说实话,要论恶心,这郭行长,也算是周放有限人生里遇到的,数一数二的人物。油头满面,大腹便便,一口黄牙,虽然不秃头,但那发型,也是常年不知道要去往哪个方向。
周放也不知道当初是做错了什么事,一个不幸被郭行长看上了,追求了她好一阵,那段时日,想起来就一言难尽。
当时为了拒绝他,说了一些狠话,确实让人家下不来台,但当时的她也没有想那么长远,就希望他赶紧滚,眼不见为净。
现在有事求上人家,周放自然得装孙子。
包厢里坐了一桌,多是金融圈里的人,只有一个房***公司老总,和周放一样,都是来找郭行长求贷款的。在座的都是各怀目的,彼此心照不宣。
桌上谈论的那些东西周放也不是多懂,也没心思听。她坐在郭行长身边,那肥头猪脸的中年老畜生,借着灌了点黄汤,时不时伸手过来占便宜,摸了手臂拍大腿,就差要在桌上把她压倒了。
周放今天就是猜到会有这种情况,特意穿了长的西装裤,还是没能躲开他的肥爪。
咬着牙忍着恶心,周放还笑眯眯地给郭行长倒酒,全程假笑,尽了十二分的力虚与委蛇。大概是酒喝多了,郭行长肚子越撑越大,一把握住了周放又要倒酒的手,一脸色眯眯地说:“我去上个厕所,一会儿回来接着喝。”
周放脸上笑着,手上***抽了一把,这才摆脱了郭行长的钳制。
手上黏糊糊的,感觉好像刚摸了鼻涕虫,周放觉得恶心极了。
郭行长去上厕所了,周放得到短暂***机会,倒了杯白开水来喝。
一桌人三两说着话,气氛好不热烈。正这时,包厢的门突然被推开了,大家下意识抬头看去,都噤了声没说话。
白衬衣黑裙子的服务员领着人进了门。
嗒、嗒、嗒、
复古的手工皮鞋踏在大理石地板上,发出规律的声音,每一步都走得很稳。来人缓慢走了进来,脸上是让人看不懂的笑意。
“宋总?哪的风把你吹来了?”桌上已经有人认出来人,立刻笑眯眯站了起来:“这是打哪刚喝完的?”
宋凛手臂上挂着自己的西装和领带,此时上半身仅着一件白衬衫,扣子随意解开两颗,露出脖颈以下的小片胸膛,看上去清朗闲适,倒真像是从哪个场子上刚下来的。
“相请不如偶遇。”宋凛特别自然而然地走了进来,看了一眼众人,微笑道:“一起?”
那表情,明明不容拒绝,却偏偏用了询问的语气。怎么可能拒绝他?他可是宋凛啊!众人自然是喜笑颜开把他迎了进来。
周放撇了撇嘴,不满地瞪了他一眼。
可耻,真的可耻。
宋凛假意环顾四周,最后看了一眼周放旁边的空椅子,随后径直走了过来。
周放看穿了他的目的,在他走过来的途中,一直对他使眼色,示意他别过来,但他却好似没看到,微笑着,就如阎罗王降临一样,来了。
宋凛的手刚碰到椅背,就被周放的手挡住了。她指了指椅背上挂着的衣服,很礼貌地对他说:“这里有人了。”
宋凛眯了眯眼,直接把衣服移到旁边的椅子上,然后很不客气地坐了下来。
在周围***疑、猜测的目光中,宋凛抿唇一笑,特别坦荡荡地说:“最近和周总有点生意上的来往,有点事要问。”
整桌上就周放一个女人,不管宋凛这是问生意上的事还是私事,从宋凛坐到周放身边开始,每个人心里就已经勾勒出了一个故事了。这顿饭吃完,谁知道外头又得怎么传言?
周放越想越气,双手捏着拳头才能克制住自己发火的冲动。虽然她心里已经临时开了个法场,把宋凛这货凌迟了一万遍,但大家看着她的时候,她还是保持着微笑。
几分种后,包厢里又恢复了之前的热络气氛。见大家的目光不再落在二人身上,周放压低了声音,恶***质问宋凛:“故意捣乱的?”
不管周放多气愤,宋凛始终气定神闲。他轻轻晃了晃酒杯,抿了一口酒,又将酒杯放下,淡淡瞟她一眼:“我吃多了?”
“你说不是故意的谁信?我找郭行长有事,就这个机会了。那么多位置,你非要霸着他的位置,一会儿他回来了坐哪?”
宋凛放松了身体,往椅背上靠了靠,表情始终好整以暇:“一会儿他回来了,你的位置让给他不就行了?拍马屁的好机会。”
周放简直要被他气炸了:“那我坐哪?”
宋凛挑了挑眉,眼神直勾勾盯着周放,最后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坐我腿上?”

恋爱才是正经事免费阅读

周放亟待爆发,手刚要拍上桌,郭行长就回来了,她只得硬生生收了回去。
看到衣服被移了位置,他既没有诧异也没有生气,只是一门心思看到宋凛来,忙着巴结去了。
钱真是个好东西,能把人变成狗。瞧郭行长那狗腿的样子,周放就是满腹经纶,也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形容。
在哪都在拉大客,不就有几个破钱,存在哪里有那么大的影响力么?周放忍不住对着宋凛的后脑勺翻了个白眼。
两个多小时过去,大家终于有酒醉饭饱的迹象,开始有人提出散席续摊。一个人说有事要走,其余的都纷纷跟着起来了。
郭行长被周放灌得有点多,司机来接他,他才摇摇晃晃拿了衣服要走,周放眼尖手快,赶紧趁机追了上去:“郭行长,我今天没开车,你顺路送送我吧。”
声音是周放极少使用的***音,宋凛听了,忍不住嘴角抽了抽。
郭行长和周放出去后,一直坐在宋凛不远处的一个男人,谄媚地移到了宋凛身边。
“宋总走吗?宋总喝酒了吧?要不要我送你?”
宋凛不想与他搭腔,不耐地挥了挥手。
视线仍然落在周放离开的方向。
这女人,总是能做出一些让人出乎意料的事。郭行长送她回家?所有人都知道,他们这么一出去,是要去哪里。
那男人之前大约也是听过一些宋凛和周放的流言,压低了声音问:“周总跟郭行长走了,宋总该不会是介意吧?”他说完眼睛瞪大,一脸惊讶状:“难道传闻是真的?”
宋凛没有说话,只是忍不住皱了皱眉。
过了几秒,他倏然站了起来,随手拿起了自己的衣服。始终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高冷姿态。关于周放和郭行长一起走的事,他只漠然说了五个字。
“关我什么事?”
****
说实话,周放觉得这种感觉并不好。
跟着郭行长出了包厢,见四下无人,她诚恳而老实地说明了来意,请求郭行长在这非常时期,能予以方便,给她的公司帮帮忙。
两人并排走着,周放往右侧看了一眼,正好能平视他那写满***的眼睛。想来周放不过一米六五,穿个五厘米高跟鞋,居然就和他一般高了。
这货又矮又胖,长得像个土豆似的,也是好意思好荤色。
他负手站着,挺着个大肚子,一副领导样。对于周放的话,好像没听见一样,坏心眼打着太极:“这事在这不好说,都是圈内的人,***,我们找个喝酒的地方,慢慢谈?”
此时此刻,两人并排坐在车后座,明明是宽敞的车型,郭行长偏偏往她的方向挤,暗示得不要太明显。
要不是为了公司,周放根本不想和这些圈内人打交道。在商场上,女人要吃的亏太多了。以往周放有爸爸帮着,汪泽洋挡着,哪里面对过这些不要脸的老流氓?此时此刻,周放忍着恶心往角落里钻,想着如果一会儿,他要是实在不肯帮忙就拉到了。为了保命被猪压就算了,为了钱被猪压,太亏!
郭行长的车从停车场驶出去,停在出口处排队。
前面停了四五辆车,这老色胚脸皮子不要了,一只手已经摸上了周放的大腿。
周放的手指紧紧掐着自己的包,觉得自己几乎要爆发了。
“叩叩、”
周放正烦着,耳边的车窗被人敲了两下。周放和那老色胚同时闻声抬头。
司机调下了车窗,周放看见宋凛毫不客气地探头过来,笑眯眯地对周放旁边的人说:“我的车不知道怎么的,点不着了。我和周总住一个小区,郭行长也顺便送送我吧。”
郭行长看了周放一眼,又看一眼宋凛,表情有些尴尬。过了几秒,他心有不甘地点了点头:“当然可以。”
得了准许,宋凛毫不客气地上了车。明明车的副驾是空着的,宋凛却硬进后座,周放推也推不动,最后让他得了逞。
两个大男人,一个个高块大一个肥头大耳,把瘦瘦的周放夹在中间,几乎动都动不了了,她无法形容那种奇怪的感觉。
再看看身边的宋凛,明明是他给人带来的困扰,他老人家倒是自在得狠。
五行宴离周放所住的小区也没多远,半小时就开到了。
车停下时,周放正想着,该怎么说才能在宋凛眼皮底下,顺理成章再跟郭行长去谈事?却不想根本轮不到她想,车门一开,宋凛下车时,“顺便”就大力地把周放给扯了出来。
周放对于宋凛这一招真是毫无防备,就这么猝不及防被拉下了车。这会人都出来了,也找不到理由再回去了。
只能神色尴尬地对郭行长致歉:“郭行长,那我们下次再谈,今天我就先回去了。”
再看郭行长,那脸色明显就是憋了气了。
周放心底一沉,心想这还没办成事,先把人给得罪了,这后续还怎么找他借钱?
郭行长的车头也不回地走了,只留两排尾气熏得周放头疼。蓦地回过头,宋凛他老人家居然还没滚,站那等她呢。
路灯下,昏黄的光影给宋凛镀上了一圈金棕色,他微微低着头看着周放,脸上有奸计得逞的笑意。
周放看到他就气不打一处来,完全不想再理他,转身就往家里走。
宋凛两步上来,抓住周放的手臂,不让她走。
他脸色一沉,明显的不愉。
“你生气了?”他问。
这不问还好,一问就跟点□□一样。周放转过身,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姓宋的,你到底要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你这么从中作梗,有意思吗?”
“不让你去陪他睡觉,是从中作梗?”
周放听到那粗鄙的字眼,脸色瞬间就白了。在他眼里,她到底成了什么人了?
周放叉着腰,再也顾不得形象,指着宋凛鼻子大声道:“人家请我喝杯酒,怎么就成睡觉了?姓宋的,你可真是好手段。我指望他给我办事,现在你这么一闹,人家不高兴了,要是给我使绊子呢?”
宋凛皱着眉,一字一顿冷冷道:“他不敢。”
“他专管我这种升斗小民,人家凭什么不敢啊?”
就在周放最气急败坏的时候,她听见宋凛低沉的声音。字字清晰,落地有声。
他说:“凭你是我的女人。”
月影当空,夜风袭来,好像吹动了小区所有的树。沙沙的声音扰乱了周放的思绪。她呆愣地盯着宋凛,嘴唇动了动,半晌只憋出了一句话。
“你疯了吧你!”
周放抓着自己的包,下意识想要逃走。见周放转身要走,宋凛一把抓住了她。
他看向她的眼神十分失望,也十分气愤。
“你是多想和他睡觉?”宋凛眼眸深沉,周放第一次看见他生这么大的气:“我一个人***你?”
宋凛口不择言的话彻底激怒了周放,她只觉得有一股火从她脚底烧到了头顶。她拿起手里的包就甩了过去,砸在了宋凛身上:“你他/妈脑子有病!”
宋凛***抓住了周放挎包的链条,轻轻一扯,惯性使然,硬生生把周放扯到了他面前。
“你敢说你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知道又怎么样?我是单身他也是单身,我们凭什么不行?”
“周放。”宋凛冷冷喊着她的名字:“谁对你好,你心里没数?”
周放冷冷瞅了他一眼,想起这一直以来的一切一切,以及造成今天这样局面的罪魁祸首:“确实没树,只有花,还是桃花。”
宋凛这个人,气极了也不会表现出歇斯底里的样子。
他站在周放面前,一动不动,白色衬衫的领口因为拉扯,变得有些皱。周放本能想要给他理平,但她控制住了自己的手。
宋凛最后什么都没有说,冷漠地甩开了周放挎包的链条,转身就走。
这***,两人不欢而散。
***
那天之后,接连三天周放都没有听到任何宋凛的消息。
第四天,周放让助理又约了郭行长吃饭赔罪,如今这节骨眼上,也只有郭行长手里那个走了一半的申请希望最大。
助理定好了约定的时间,到办公室来和周放上报。
“郭行长对我们有点爱理不理的,您的邀请他同意是同意了,但是时间定在一个星期以后呢。”助理撇了撇嘴又说:“还有件事。”
“嗯?”
“宋总的秘书最近老是在打听郭行长和您的事,我看他们有点不太正常。这次这事本来他们就不干净,现在连我们贷款的事也想掺和,是不是想使坏啊?”
周放听完这个消息,正在批文件的手停了停。抬起头,又确认了一遍:“是宋凛的秘书在打听?”
“对啊,我感觉他们是想不让郭行长借钱给我们。”
周放手里的钢笔戳在纸上,留下一个小小的墨点。
半晌,她意味深长地一笑,对助理说:“定个酒店,公司聚餐。”
“这时候了还聚餐?这批货的事可怎么办啊?”
周放套上了钢笔的笔套,对助理挥了挥手:“知道了,我会处理的,出去吧。”
郭行长同意吃饭的消息传出不过半日,周放就迎来了新的转机。
宋凛的秘书带着合同亲自来了公司。April决定把周放手里的这批侵权成衣全部买下来,为爆款做储备货源。
周放拿到合同,没有太过惊讶,只是微微抿了抿唇。
当晚就带着公司的人去聚餐了,这段时间大家压力也是快要爆表了,需要释放。
晚上喝得烂醉,周放一路唱着歌回家。
灯光迷人,不出所料,宋凛果然等在电梯门口。
周放笑眯眯地看着他,毫不理会他铁青的脸色,拿了钥匙开门。
门刚一打开,周放已经被宋凛***地推了***。
周放踏在玄关的地毯上,弯腰正要脱掉高跟鞋,宋凛已经一把将她抱了起来,“砰”一声,***将她抵在墙上。
周放下意识抱住他的脖子,低头看着他,一动不动。
宋凛一挥手,将周放手里的挎包扔出好远。
周放忍不住笑:“那是爱马仕。”
宋凛死死盯着她,目光咄咄。
“你故意的?”

小编推荐

小说《恋爱才是正经事》是一部很值得细品的***小说,恋爱才是正经事 完结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情节引人入胜,剧情精妙绝伦,读完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爱不释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