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偏爱(叶黎城苏韵)

独家偏爱(叶黎城苏韵)

导读:热门***小说——独家偏爱全文免费阅读火爆上线啦!被迫跟前男友分手后,苏韵接受了家族联姻,嫁给了叶氏集团二公子叶黎城。叶黎城斯文君子,禁欲清高,从没跟苏韵一起出席过任何场合。人人都道二人婚姻早已名存实亡。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独家偏爱全文免费阅读火爆上线啦!被迫跟前男友分手后,苏韵接受了家族联姻,嫁给了叶氏集团二公子叶黎城。叶黎城斯文君子,禁欲清高,从没跟苏韵一起出席过任何场合。人人都道二人婚姻早已名存实亡。婚后两年,前男友许辰荣耀归来,站在叶***前礼貌请他跟苏韵离婚。

小说简介

被迫跟前男友分手后,苏韵接受了家族联姻,嫁给了叶氏集团二公子叶黎城。
叶黎城斯文君子,禁欲清高,从没跟苏韵一起出席过任何场合。
人人都道二人婚姻早已名存实亡。
婚后两年,前男友许辰荣耀归来,站在叶***前礼貌请他跟苏韵离婚。
“你们的婚姻名存实亡,何不放手?”
叶黎城极为淡漠地扫了这位新晋爱豆一眼,看着身后的小***:“名存实亡?”
苏韵上前一步亲昵地握住他的手:“不是,我们很恩爱。”
叶黎城眸子里沁出一点笑意,顺手将她揽在怀里:“乖。”
许辰:……

独家偏爱全文阅读

“一千五百万的镯子!你居然就这样戴出来了!!!”
录制完节目,宁萌在后台扶着苏韵珍贵的手腕,发出了***的嚎叫。
她想伸手想摸一摸苏韵手上那个镯子,双手却停在半空,忽然有点不敢。
苏韵好笑地看着她,不以为意:“我摘下来给你看。”
“别别别别别!”宁萌断然拒绝,“带着你一千五百万的镯子离我远一点,摔了我就是有十个肾也赔不起啊。”
“……”
苏韵默默收回手。
宁萌仿佛被吓到,接下来连说话都跟她隔了两米。
“这个节目请你来真的太赚了!还有那个劈叉!你简直是神仙下凡!!!”
“我这神仙酬劳能再加点吗?”
“不能。”宁萌拒绝的简单粗暴:“能加酬劳我还会找你来录节目吗?”
苏韵:“……”
不想理她。
宁萌凑过来悄声问:“你是不是跟叶教授认识啊?”
苏韵难得语气冷下来:“不认识。你怎么会这么问?”
“我就是觉得刚才叶教授好像一直在看你……”
“怎么可能?你绝对看错了。”
但也有可能,叶黎城在看沈雅。
身后传来沈雅和叶黎城交谈甚欢的声音,也不知那人听到她说话没。
沈雅叽叽喳喳,仿佛好奇懵懂的小白兔,叶黎城声音低沉,不时应答一声。
这么近的距离,应该听到了吧?他根本就不在意。
苏韵连头都懒得回,跟单彤吩咐:“叫车来。”
叶黎城的车却先开到楼下。
黑色的迈***低调奢华,亮着车灯缓缓开到楼下。
叶黎城目光看着苏韵,正要开口,就听沈雅用做作的活泼语调说:“姐夫,司机刚说我车坏了,能不能蹭一下你的车?正好你再跟我详细讲讲刚才那个问题。”
叶黎城没在意,点头:“好。”又转头看着苏韵皱眉说,“上车。”
好像苏韵不是他妻子,甚至不是人,只是他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一样东西。
苏韵看着亲密地站在一起的叶黎城和沈雅笑了。
“我怎么好坐尊贵的叶先生的车?而且我看你们俩更像夫妻,我这个电灯泡还是不妨碍你们了。”
“苏韵!”叶黎城语气不善。
沈雅也凑上来,声音娇弱:“姐姐你误会了,我跟姐夫真的没什么呢。”
苏韵声音比她还娇弱,拍着她的手背:“你看看你,我开个玩笑,你紧张什么?”
红色的玛莎拉蒂缓缓开过来,苏韵不再理会二人,直接向车上走去,温温柔柔地上了车,然而砰一声关上车门。
沈雅担忧道:“姐夫,怎么办?姐姐她又误会我们了,你可千万不要跟姐姐生气,她就是这个脾气——”
叶黎城蹙眉对助理道:“你送沈***回去。”
下一秒,叶黎城便打开苏韵的车门,带着一股凉意坐了进来。
苏韵瞥他一眼,冷哼一声。
*
车窗被细密的小雨打湿,苏韵的身体几乎贴着车门,离叶黎城八丈远。
叶黎城侧头,看了一会儿苏韵白皙的脸颊。
“我回来了。”
“我不瞎。”
接着便是一路无言,司机开得十分稳当,很快到了市区的顶层公寓。
叶黎城先下车,他吩咐司机打开后备箱,却并没有找到雨伞。
他绕回来走到刚下车的苏韵面前,蹙眉问:“车里连把伞都没有吗?”
听听这理所应当的责怪语气!
苏韵笑道:“真不好意思,半年前本来有一把,空放了半年占地方,我昨天让司机扔了。”
叶黎城知道她素来如此,再尖酸刻薄的话被她说出来就成了一把温温柔柔的刀子。不过他此刻并不想跟她计较。
他脱掉身上藏青色大衣罩在苏韵头上,一把将她搂在怀里,大步流星地往公寓里走,自己倒淋着雨。
苏韵对他这个动作毫无防备,一时不慎被他搂住带着往前走,等到她想起拒绝的时候已经进了电梯。
天府之城是云市最高最贵的住宅,整个35、36两层一千五百多平都是他们的。
从透明干净的电梯上来能够一路看到云市的璀璨夜景。
叶黎城刚从一个考古现场回来,自然十分怀念这里的夜景,苏韵却毫无兴致。
两人一前一后进来高而空旷的房间。
屋顶挂着冷白的吊灯,客厅架子上摆着几个水晶闪闪的舞蹈奖杯,羊毛地毯铺得平平整整,踩上去十分暖和。
苏韵一进门便扔下包,甩开两只高跟鞋,穿着拖鞋回卧室了。
没过多久,苏韵换了身白色真丝睡衣准备去洗澡。
不想刚出来就遇见还在客厅的叶黎城。
他坐在客厅的小吧台,手上拿了杯红酒,目光不偏不倚,落在她露出来的一截雪白削瘦肩上。
虽然两人也的确做过夫妻,但这么被他盯着看苏韵也着实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快步闪身走过去,却不经意间闻到他身上那股淡而纯净的沉香,干净又带着一点清凉。
一直到她洗完澡吹头发,她鼻尖仿佛还萦绕着那抹极淡的香气,有点……挥之不去。
苏韵使劲摇了摇头,迫使自己忘掉这个味道。
*
放在梳妆镜上的手机忽然一亮,是经纪人师玲打来电话。
劈头一句。
“你老公是不是今天回来?”
很好,全世界都知道叶黎城今天回来,只有她不知道。
“你问这个干什么?”
“你不是想演赵晋导新戏的女二吗?这回上这个不知名的综艺不也是为了讨好赵导儿子?”
“所以?”
这跟叶黎城回不回来有什么关系?
“赵晋是你老公的狂热粉丝啊!”
苏韵:“???”
苏韵听明白了,赵晋是个古董迷,最进新收了一件传闻是宋代的瓷器,想让叶黎城给掌掌眼,叶黎城还没答应。
师玲在电话里疯狂撺掇:“快勾引勾引你老公让他给你说句话呀,再加上你家的投资,女二的角色还不是手到擒来?”
苏韵怒了,一甩湿淋淋的头发:“我勾引他?你让我堂堂沈家大***去做这种事?我告诉你没有他我一样能拿到这个角色!”
师玲被她愤怒的语气吓了一跳:“这是怎么了?又吵架了?”
“我不跟死人吵架。”
“果然是吵架了。”师玲耐心哄她,“赵导是个油盐不进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就爱古董。投其所好懂不懂?有人说话总比我们像无头苍蝇似的乱撞强吧?而且夫妻俩床头打架床位和……”
苏韵忍不了了:“有你这么无能的经纪人吗?居然让手底下的艺人去出卖色相拿***?你这金牌经纪人的称号是自封的吧?”
师玲:“我承认,跟你老公相比,我的确是很无能。”
苏韵:“……”
“啪”一声挂了电话。
愤怒的心情直到保养完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苏韵的心情才稍微好了点。
她对自己的长相还算满意。
她是天生的美人胚子,几乎无死角的那种,唯一的缺点是鼻尖有两三颗淡淡的雀斑,不过化了妆几乎看不出。
如今在她的努力下,她的雀斑已经有逐渐消退的趋势,肉眼几乎看不到。
关灯出浴室之前,想起师玲的话,苏韵目光落在那支透明唇膏上。
——让她去勾引叶黎城?怎么可能?
片刻,她关掉浴室的灯。
但不过三秒,她又打开。
想起那个心心念念的电影……
算了,大不了就当是被狗啃了,以前也不是没有过。
她伸手拿过透明唇膏,轻盈地涂在唇上,增添了几分饱满和***。
满意之后,苏韵走出浴室,一只手把睡衣的肩带往下放了放,慢慢地走到客厅,想着怎么把叶黎城勾到自己房间。
刚结婚时二人也尝试一间房睡,但苏韵睡眠浅,叶黎城常工作到深夜,找了个借口说怕吵醒她干脆就分房睡了。
之后叶黎城常常出差,经常几个月回来一次,所以这种分房间的状态就保持了下来。
当然,偶尔他们还是会过一下***。
但她气毕竟还没消,立刻低头岂非太损颜面。
苏韵正在思索,一抬眼就看到叶黎城也换上黑色的丝质睡衣,坐在客厅的吧台,手上的红酒轻轻摇晃。
白色射灯下是他毫无表情的脸:“要不要给你来一杯?”
苏韵看见他毫无歉意、不知悔改、居然还有心思在这里喝酒的样子就来气,一想到她还不得不勾引这个狗男人就更来气,于是她被点炸了。
“你凭什么喝我的酒?”
叶黎城显然没想到她会拿这个发难,直接被问住了。
“一个半年多没有消息、在电视台跟我装不认识不帮忙、连陌生人都不如的人,凭什么喝我重金买来的酒?”
既然已经点燃战火,索性痛快点。
于是苏韵自顾说了一堆自打结婚以来的不满,说完自己都觉得有点累,忍不住倒了杯水喝了几口。
叶黎城看着灯光下她那张诱人的红唇,完全忽略了她在说什么,等她说完,他才回过神又问了遍:“你方才——说什么?”
苏韵:“……”
这个狗男人故意的吧?
叶黎城想起来了一些,一一回答。
“我所有的行程都让助理给你的助理发了信息。”
“你出道的时候隐瞒了身份,我以为你并不想在演艺圈公开自己的身份,所以应该也不想公开我跟你的关系?”
“电视台楼下的典当行就是叶家的,你以为我没帮你?”
“还有,这瓶Chateau Lafite Rothschild(拉菲古堡正牌)也就十万块,对你沈大***来说,算不上重金吧?”
苏韵:“合着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小题大做误会您了?”
“难道不是?”
苏韵被他歪理气得脑子混沌,一起之下抓起那瓶红酒高声问:“十万块一瓶的酒凭什么不是重金?你是在刻意炫富吗?”
看来什么解释都无法堵住一个刻意找茬女人的嘴。
叶黎城将红酒一饮而尽,一把将她抱起来。
“你干什么?”
叶黎城眸色漆黑看着她:“让你认识一下你自己的先生。”
原来他听到她那句话了。
叶黎城将她放在床上,看着她饱满的唇,俯首重重吻上去。
苏韵:“……”
这个狗男人,脑子里就只想着这件事……
苏韵想推开他,他却牢牢将她禁锢在怀中,一手托着她脑后,在她唇上辗转流连。
她的唇柔软***,还带一丝香甜,***他不断深入。
他身上沉香的味道逐渐笼罩她在全身,她身子逐渐软下来,任由他亲吻自己。
叶黎城一把将她丢到床上。
伸手开始解自己的黑色丝质睡衣。
不得不说,她其实很喜欢跟叶黎城做这种事。
跟他平日里的斯文冷漠很不相符,叶黎城在这时候热情得仿佛一团火,或者说简直有点禽.兽。
这种炙热甚至让苏韵恍惚生出一种他也许有些喜欢她的错觉。
他喜欢吻她的唇,喜欢跟她十指相交,喜欢触摸她的黑发。
起码在此时此刻,他为她沉迷。
原来他这样冷淡的人,也有这样近乎失去控制的时候。
折腾她两次后,叶黎城终于放过她,但似乎也没有离开的意思,而是翻身背对着她,似乎要睡觉。
等等?
苏韵突然开口:“你要在这里睡?”

独家偏爱免费阅读

叶黎城静静地呼吸着,仿佛没听见她的问话。
苏韵又问了一遍,这次声音大了许多:“你不回你房里睡吗?”
叶黎城仍旧没有回应。
苏韵忍不住伸手推了他了一下:“喂,你不——”
叶黎城蓦地重重按住她瘦弱的手腕,语气冷中带凶:“闭嘴。”
完全没了刚才沉***.欲的样子。
苏韵在虚空中踢了他一脚,懒得跟他计较,很快也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时,她身旁的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
难道他昨晚后来又回自己房里睡了?
苏韵伸手摸了摸床单,还残余着温热——那就是刚起身不久。
叶黎城正好穿着睡衣进来,刚好看见她这个动作。
她这是——在留恋自己的体温?
苏韵生怕他误会,吓得赶紧将手缩了回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叶黎城语气似乎没往常那么冷:“出来吃饭了。”
苏韵吃饭时拿起手机随手翻了下微信,看到师玲发来一条微信语音。
她习惯性地顺手点开:“任务完成没有啊,祖宗!”
她吓得赶紧把手机静音,又去看叶黎城脸色,谁知叶黎城仿佛没听到似的,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专心致志地吃饭。
苏韵掩饰住略微慌乱的内心,也低头吃饭。
二人默默用完早餐,叶黎城再度回到苏韵卧室。
经过***上的消化,苏韵已经无所谓他睡哪儿了,看他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拿起梳妆镜前的羊脂白玉镯,她问:“你要去修?”
“不然?”
苏韵语气不由带了一点欣喜:“能修好?”
叶黎城肯定道:“修不好。”
苏韵:“……”
那你还去修?
仿佛明白她的疑问,向来惜字如金、不喜欢解释的叶黎城难得解释了下:“我只能尽量弥补。”
苏韵惊诧:“你修?”
这回叶黎城没这么好的耐心,留下一个“废话”的眼神,转身走了。
想起“任务”,苏韵立刻追了出去,有点尴尬地解释:“那个……我不是故意的。节目编导跟我说希望我能带件贵重的藏品过去,我看这镯子最好看,所以才拿出来。”
当然好看,这是结婚前叶黎城特意用自己收藏好几年的羊脂白玉料请人高价打磨的。
这句话总算取悦了他。
叶***色稍稍缓和。
苏韵叫住他:“还有——”
她有些犹豫,不知为什么请他帮忙的话忽然说不出口。
她还从没求过他。
也许是因为昨晚的温存,叶黎城此刻态度竟还算有耐心:“有事直说。”
苏韵鼓起勇气:“我、我在争取一个角色……”
叶黎城扬眉,示意他在听。
“是赵晋导演的,听说他有个东西想请你帮忙看看,你能不能帮忙去一趟?顺便帮我说句话?”
叶黎城注视着她的目光逐渐变得尖锐。
他语气霎时变得比往常更冷“原来这就是你的任务。”
苏韵一怔,有种被戳穿的尴尬。
叶黎城目光里的寒意似乎能结冰:“你为什么要当演员?”
因为那个人是演员?这句话却终究是没问出口。
苏韵稍稍愣住,片刻后才说:“喜欢就当了,哪有那么多原因?”
叶黎城拿着玉镯往外走。
苏韵穿着白色真丝睡裙追出去,娇声喊:“你答不答应啊?”
叶黎城头也不回,只留下一句:“你做梦。”
苏韵一路跟着他,语气也冷下来:“你什么意思?”
叶黎城猛地转头,讥讽道:“我什么意思都听不懂,这种语文水平还想当演员?”
苏韵咬牙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他怎么能这样残忍戳她的软肋。
她高中才回国,语文水平的确比普通人差一点,但她已经请了台词老师努力练习了。
不久前被人恶意剪辑了一波片场数次NG拍摄视频,跟风的营销号差点把她黑上热搜,就算叶黎城不知道,助理也一定会提醒他。
如今这样轻而易举地说出来讥讽她,不过是从没把她放在眼里罢了。
苏韵看了他良久,情绪渐渐平静下来。
她简直是傻,才会怀疑他对她有那么一丝感情。
她轻柔一笑:“你不帮我说话也是应当,毕竟我不是沈雅。”
叶黎城皱眉:“这跟沈雅有什么关系?”
“没关系?”苏韵笑了一声,将意味深长的语调拉长,“你从不跟我出席任何公开场合,录综艺时你跟她比跟我还亲密,她想演你们叶家的戏触手可得,我想让你帮我说句话都这么难。我看当初***爸怎么瞎了眼让你来跟我联姻?真是拆散了你们这对鸳鸯——”
叶黎城淡淡扫她一眼:“沈雅要不是你妹妹,跟我有半点关系?”
苏韵一怔。
叶黎城转身进了家里的工作室,“砰”地一声关上房门,单方面结束了这场吵架。
他的工作室里都是些重要文物,平时出差都锁着,宝贝的很,从不让人随意***,怕磕碰到。
苏韵对他的文物毫无兴趣,扭头回了卧室。
叶黎城在灯光下看着碎了一条细缝的羊脂玉镯半晌,心情逐渐平和,不免觉得自己方才似乎有些反应过度。
他向来冷静,却总是在苏韵的事上无法控制情绪。
她想当演员,未必就一定跟那个人有关。
她想要一个角色而已,他是她丈夫,何必把她想的那么不堪。
而且即便没有那个角色,他们也不是没有过***。
这样边想边琢磨,忽然觉得玉镯缝隙蜿蜒出几支梅花似乎会是不错的选择,于是便开始在纸上画图样。
图样草稿初步画完时,已经快中午12点了。
手机微信里赵子旭发来一条消息,想请他吃顿便饭,务必赏脸云云。
叶黎城想了想,回过去:【不必麻烦,我今天下午去赵导家里拜访,不知道方不方便?】
回完短信出了工作室,从小带她的阿姨胡姨问他什么时候吃午饭。
他问:“太太呢?”
“太太去了公司说是有事要谈。”
叶黎城蹙眉:“什么时候回来?”
胡姨:“她没说,我这就问。”
“不用。”叶黎城打电话让助理钱前留意情况,一面说,“开饭吧。”
*
“是真品。宋代汝窑无误。”叶黎城轻轻地将玻璃冰纹青瓷瓶放置于桌面,“瓷质精良,色泽淡雅,这样的气韵不是能仿出来的。”
赵老爷子用粗糙的手推了下眼镜,长舒一口气:“叶老师也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毕竟挺贵的东西,不看看不放心。”
叶黎城阅文物无数,此刻也忍不住赞上一句:“的确是好东西,您从哪儿淘来的?什么时候想出货,可要先想着我才行。”
赵老爷子脸上的皱纹舒彻底展开。
外界都传言叶黎城清冷孤傲,不好相处,如今看起来一点不像嘛。
他哪里知道,叶黎城甚少跟人这样打交道,如今为了苏韵才不免多说了几句。
赵老爷子拉着叶黎城热情道:“叶老师太客气了,您那么多好东西会稀罕我这件?一定要在家里吃顿饭再走——”
叶黎城委婉拒绝:“饭就不必用了,不过……”
他目光一扫,停留在一旁桌上散乱的文件和照片上。
“赵导有新戏?”
赵老爷子将照片递到他手里:“对,几个女演员的资料,我还没来得及看。”
赵晋在圈里多年,又想到叶黎城的婚姻传闻,哪里还有不明白的,于是道:“对哪位感兴趣?我帮你牵牵线?”
男人嘛,就那么点儿心思。而且他也有自己的私心,希望开戏准备道具的时候,叶黎城能稍微指点一番。
叶黎城倒也没拒绝,盯着一张照片许久,却没说话。
他没见过这样的苏韵。
似乎是跳舞期间的抓拍,大红色的长百褶裙在她身下开出了花。她脸上笑容明媚灿烂,活力四射,跟以往的文静典雅全然不同。
他看得有些出神,赵晋不觉心中暗道糟糕,出声提醒:“这位的确漂亮,不过听说背后有人的。”
叶黎城语气淡淡:“那又如何?”
赵晋微微一愣:“这……”
叶黎城适时递出一张名片:“赵导的东西,以后都可以找我看。”
赵晋立刻欣喜地将名片接过来:“那以后可就麻烦叶老师了。不过配角我还可以做主,主角的话我也要看投资方那边的意思。”
叶黎城问:“最大的投资方是不是沈家?”
赵晋明白过来,他这是要去说服丈人。
没想到叶黎城会有这个本事丝毫不避讳女方那边,也就是女方可能知道他在外面的事?
赵晋不觉高看他一眼:“投资方若是没问题,我自然也没问题。”
叶黎城将那张照片收到衬衫口袋里:“早听闻赵导调.教演员是一绝,想必这回也不例外。”
赵晋:“都是圈里朋友们客气。”
不知想到什么,叶黎城唇边勾起一丝极淡的笑容,语气却还是平平:“那到时就麻烦赵导了。”
*
“说了想别的办法。”会议室里,苏韵声音干脆,“赵导再油盐不进,连个面试的机会都争不到吗?我就不信了——”
她这样说,师玲哪里还不明白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登时也不敢多说:“我们尽力争取,不过沈雅也在争这个角色……”
“她争不到,你放心。”
“那就好,还有那个需要我们救急的舞蹈综艺,下周就开始录了,时间可能会比较长。你先生毕竟回来了,你时间可以吗?”
苏韵拿起矿泉水瓶喝了一口:“可以的很,你不知道我日常在守活寡吗?”
师玲:“祖宗你这话也就在我耳边说说算了,可千万别出去乱说。”
苏韵给她一个“我有病吗”的眼神。
两人定了接下来的行程,苏韵再次提出要演网剧女主的想法,再次被否决。
“都说了网剧咖位低跟你身份不符,沈总不会让你接的。”师玲指着电脑里的几个电影角色,“这里头一个感兴趣的都没有吗?”
苏韵兴致寥寥:“左右剪出来不到三分钟,有什么意思?”
她以联姻的代价让父亲同意她进娱乐圈,家里投资的影视剧她可以随意挑选,但本着对股东负责的目的,她不能挑主角,遇上大腕导演也还要看导演的意思。
她一直想演一个女主角,而且有的网剧角色质量还不错。
师玲劝她:“你这样的身份,玩玩票算了,还真想当一个好演员啊?”
苏韵这回真生气了:“我怎么就不能当一个好演员了?”
师玲知道在这事儿上她向来认真,一时暗自怪自己口不择言,忙道:“好好好,当我没说。那我们从配角开始磨炼演技也可是不错的嘛。”
“磨炼什么?一部戏就那么几句台词,读的好不好导演都给过然后再让人来配音,怎么磨炼?”
二人争论一通,谁也没说服说,于是下部戏也就没选好。
这时师玲手机忽然响了,她接起来,语气欣喜:“真的?”
苏韵以为是赵导的戏有了眉目,不禁有些期待地看着她,等她挂掉电话才问:“是不是赵导愿意让我去面试了?”
“那倒不是。”
苏韵瞬间没了兴趣。
师玲:“但也是大好事,一直黑你的那个营销号你居然给告赢了!”
苏韵:“?我没告她啊?”
“你还跟我装起来了——”师玲把手机放她跟前,“这不是你的代理律师告的吗?”
“我真没告,当时你不是说取证困难……”苏韵定睛一看,云市星泉律师事务所几个字映入眼帘。
这是叶家常用的律师事务所。
她想起来,她结婚后基本资料也给了叶家一份。
这难道是……叶黎城帮她告的?

小编点评

独家偏爱 免费章节完结版全文阅读为您分享,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内容细致、丰富、饱满,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作品,非常值得一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