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哭包(夏以陆行)

小哭包(夏以陆行)

导读:热门小说——小哭包夏以陆行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已上线,生日宴上,小哭包的身份被公之于众,陆行被人嘲笑鸠占鹊巢,不要脸。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小哭包夏以陆行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已上线,生日宴上,小哭包的身份被公之于众,陆行被人嘲笑鸠占鹊巢,不要脸。陆行正欲离去,小哭包揪了他袖子,忽而踮起脚尖,吧唧一口亲在他侧脸上,高调宣布两人订婚的消息。

小说介绍

生日宴上,小哭包的身份被公之于众,陆行被人嘲笑鸠占鹊巢,不要脸。
陆行正欲离去,小哭包揪了他袖子,忽而踮起脚尖,吧唧一口亲在他侧脸上,高调宣布两人订婚的消息。
陆行红着眼,把小哭包拉进房间里,托着她下巴,***吻了下去。

小哭包夏以小说全文阅读

班主任姓王,是个中年微胖的男人,看起来和蔼可亲。
她见到夏以时,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让人好感顿生。
陆行把她送过来,就拎着包走了。
夏以跟着班主任去领书,班主任也时不时问她几句关于学习上的事,两人相处还算融洽。
开学第一天的第一节课自然是班主任的课,上课的时候,班主任给全班同学介绍夏以。
被班上四十几个人一起看着,还有人起哄似的吹起口哨,夏以颇为局促。
她的视线漫无目的乱飘,一不小心就对上了一双漂亮的杏眼。
杏眼的主人是个很漂亮的女孩,皮肤白皙的好像透着光。
她此刻正托着下巴好奇的看着夏以,脸上还带着浅浅的笑意。
班主任介绍完夏以,那女孩便迫不及待地举起手来:“王老师,刚好我的同桌转学了,我觉得我可以和新同学当同桌。”
她的声音也很清脆,泠泠叮咚像山泉。
有人自告奋勇,班主任自然乐得开心,他点点头道:“那夏以你就坐到方冉身边吧,方冉也是我们班的班长,你有不懂的事,可以问她。”
夏以点点头,来学校第一天她就感受到了别人对她散发的善意,不免带上几分喜悦。
她坐到位置上,还能感觉周遭的人对她投来好奇的目光。
夏以一向低调。
在以前的高中,她是年级第一,不管竞争什么职位都比较有竞争力,可她就是老老实实一心读书,也没少被人叫书呆子。
夏以刚刚坐下,她的新同桌就迫不及待戳了戳她的手肘。
方冉偏着头,两缕发丝垂落在她的锁骨上,也跟着歪了歪,卷卷的,处处透露出一股俏皮的气息。
“我叫方冉,天圆地方的方,冉冉升起的冉,你可以叫我冉冉。”
随着她的介绍,一起过来的还有对方白皙细嫩的手。
夏以捏了捏自己带着小茧的手,缓缓握了上去,“你好,我叫——”
“我知道你叫夏以,老***刚介绍过。”她声音轻快,一下打断了她的话。
夏以被她话中的称呼吸引,也没怎么注意,只是疑惑道:“老王?”
“对啊,我们私底下都这么叫他。”
方冉收回手,掌心留下略微粗糙的感觉让她目光一闪。
她望着夏以柔美的侧脸,这个角度恰恰可以看到她侧后方坐在最后一排的陆行。
方冉悄悄凑到耳边,好奇道:“你和陆行是什么关系?”
夏以瞬间诧异的看向她。
方冉对她眨眨眼,“早上·你们一起来学校的,我都看到了。”
“陆行平时可没怎么和女生接触,所以我有点好奇你们的关系,可以告诉我吗?”
夏以回想早晨到学校的场景,没在记忆中找到方冉,也没觉得两人的关系有什么不能说,毫无防备心道:“陆行是我哥哥。”
两人有同一个妈妈,同一个爷爷,区别只在于一个在家中长大,一个不小心流落到外头在孤儿院长大。
两人的关系,不是兄妹是什么?
方冉眼中掠过一抹诧异,又飞快说道:“可你不是姓夏吗?”
陆行的母亲方冉也知道,她不姓夏,难不成是表妹?
夏以想解释,恰巧班主任拍着手让人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
她只好匆匆忙忙说了一句:“我们先上课吧。”
班主任是英语老师,夏以飞快取出英语书,工工整整写上名字。
方冉看着她的样子,眼中又多了几分打量。
夏以听课从来都是全心全意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老师身上,完全跟着老师的节奏走。
只听了一节课,夏以就感觉到风扬高中的老师和她原来的高中老师教学水平的差距。
先不说发音标不标准,就是讲课与学生互动的有趣程度,王老师都甩了她之前的英语老师几条街,没有褒贬,只是个比喻。
夏以一节课听得神采奕奕,还想往下听,却突兀听到了下课***。
意犹未尽收了书,夏以就听到方冉对她小小笑了一下:“以以,老王肯定很喜欢你。”
夏以眼中掠过几分茫然,显然不知道方冉为什么这么说。
方冉解释道:“你还是我见过的头一个听老王的课,听的这么认真的。”
方冉说完又抬起手指了指身后,夏以不知所以然看过去,就见后面倒了一排,大半的人都趴在桌上。
而其中,有个人最夸张。
他带着耳机,手放在桌上,还极为有节奏的敲打着。
看这姿态,好像在听音乐。
是陆行。
夏以见他那副“上课就是在浪费我时间”的表情,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有种想过去告诉他要好好学习的冲·动。
夏以觉得自己这股冲·动来得莫名其妙,方冉又忽然凑到她耳边道:“陆行是不是很好看?”
陆行好看吗?这几乎是个不用思考的问题。
夏以下意识点了点头。
“你喜不喜欢他?”耳边又紧跟着来了一句。
夏以想也没想摇摇头,随后又奇怪的看着方冉,“你问这个做什么?”
“我悄悄告诉你一个***,风扬里喜欢陆行的女孩子可以让学校好几圈。”
方冉说着还放低了声音,仿佛两人真的在说着小***。
夏以突然想起了之前宿舍茶话会时,同学口中风扬高中的校草。
“陆行是风扬高中的校草吗?”按颜值来算的话,好像校草两个字并不屈就他。
方冉无可置疑的点点头,“是啊,所以我其实想说,你和他走太近的话,说不定会被其他女孩子针对。”
“听说我的上一个同桌,就是因为和陆行表白,才被喜欢他的女孩子逼得转学了。”
夏以立刻瞪大了眼睛,她可从没想到还会有这样的事。
“那……我——”
“只要你平时离他远一点就好啦,我可是看在你这么可爱的份上才把这***告诉你的,你可不能告诉别人。”
夏以毫无灵魂的点点头,之后方冉又明里暗里暗示她和陆行走在一起没好下场。
中午,夏以跟方冉一起在食堂吃了午餐,又被她热情地带着去了学校安排给她们午休的宿舍楼。
风扬高中的住宿费两种,一种是晚宿,一种是午宿。
中午休息时间不长,只有两个小时,很多人都会选择在学校午宿。
夏以办理入学时,宿舍的事也一起办了。
风扬高中是出了名的土豪高中,办理入住之后,学生不需要自带日用品,直接入住就行,所有的花费都从学费里出。
午休之前,方冉把夏以介绍给了班级上的其他女孩子,说起了她同桌转学的小八卦。
夏以被迫加入八卦讨论,被灌输了一脑子有些喜欢陆行的女孩丧心病狂见不得有女孩子和陆行走在一起,如果有人做了什么,一定会被针对的论断。
夏以从小生活在孤儿院,院长爷爷对她很好,可孩子多的地方总是免不了吵闹,也容易形成小群体。
夏以瘦瘦小小,自然被欺负。
孤儿院有个好心人资助,他每次来都会给她带小裙子,可夏以从来没能把小裙子穿上身,因为都被别人抢去了。
夏以安静又胆小,从没想过要把事闹开。
因为闹到最后,做坏事的人未必会得到多大的惩罚,告状的人却会受到更大的伤害。
下午放学前,夏以百般纠结拿了手机,给陆行发了条短信。
陆行正无聊的转笔,忽然感觉有人戳了他一下。
陆行转头过去,就看到万锦正对他露出一副姨母笑。
陆行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没好气道:“你干嘛?”
万锦指了指被他随手放在抽屉的手机,“快看,小笨猪给你发短信了!”
尽管压低了声音,陆行还是从他的语气中听出了雀跃,听出了看好戏的迫不及待。
陆行转笔的动作一顿,面不改色避开旁边凑过来的脑袋,看了一眼短信。
【放学你先回去,我让王叔来接我】
莫名其妙的一句话,让陆行抬头看向侧前方,只看到了个圆溜溜的后脑勺,还有一只***嫩的小耳朵。
陆行扔下笔,手指在键盘上敲击。
【你要干嘛】
正等着回复的夏以看到手机短信弹出来,干巴巴的四个字,眉头揪到了一起。
她总不能说她不想跟他走在一起吧?
方冉恰巧看过来,不期然看到了她手机里关于陆行的备注。
她目光一闪,随后瞥见了两人交谈的内容,又装作若无其事的转过头。
夏以没有注意到新同桌的动作,纠结了半天,回了条不怎么让人信服的理由。
【我放学有事】
手机短信马上又过来。
【什么事】
自从经历过那天雪地里夏以的愚蠢,陆行只要想到把她一个人丢在外头,就有点后怕。
现在见她含糊其辞不说清楚,只好耐着性子问。
这边,在万锦的“大肆宣传”之下,霍成燕和岑右铭也飞快凑过来吃瓜,只是瓜还没吃上,陆行已经哐当一声把手机丢进抽屉里。
陆行拒绝了夏以的无理要求,并且抬出了陆老爷子,还直言了她某天在雪地里蹲了一整个下午半个晚上的愚蠢行为。
“哟,行哥,这还没***,爱称都取上了?”
岑右铭歪过脑袋来,笑出一口大白牙,生怕死得不够快。
“啧啧啧,小笨猪,我的天哪,太宠了吧!”
岑右铭一边说一边夸张的笑起来,用花枝乱颤来形容绝不为过。
“想死直说。”陆行冷冷看向岑右铭。
岑右铭缩了一下脑袋,飞快说道:“是男人就敢做,别不敢承认!”
霍成燕也不怕死加了一句:“我想知道你们聊的什么?”
陆行生怕自己继续待在这儿会被三只猪气到窒息,拉开椅子就往外走。
万锦见他跑了,连忙叫一声:“哎,行哥,要上课了,你去哪儿?”
陆行头也不回往外走,这架势分明要翘课。
夏以委屈巴巴结束了隔空对话,方冉又凑过来,“怎么啦?”
夏以摇摇头,被加了“触陆行必死”debuff的她,本能的不想把她和陆行的所有交集告诉别人。
尽管这个人是曾经给她加debuff的人。
就在她想着要怎么不动声色的避开陆行(麻烦)时,又一条短信从她手机里弹了出来。
【我有事先走了,放学你自己跟王叔回去】
夏以连忙转头,果然看到陆行位子上已经没了他的影子。
她捏捏手机,很想告诉陆行翘课是不对的。

小哭包夏以小说免费阅读

不管翘课对不对,反正陆行到放学了都没出现,夏以只好一个人和王叔回家。
王叔好像也不诧异陆行怎么没有一起?
也不知道陆行之前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思信誓旦旦的拒绝她一个人回家的想法,现在又理所当然的放她鸽子。
不用和麻烦(划掉)陆行一起回家,夏以心情轻快不少。
今天认识的同学都很好相处,完全没有她想象中曾经宿舍同学讨论过所谓富家子弟的无礼傲慢。
新同桌也十分友好,凡是她有的疑惑都会认真为她解答。
好像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回到家里,王姨好像还没来给两人做饭。
陆行不怎么喜欢家里有别人,所以特意挪了旁边的一栋别墅给照料他生活起居的人住。
夏以曾经暗搓.搓想过,她是不是也在陆行不喜欢住到临江公馆的***之内。
不过因为爷爷发话了,所以陆行没拒绝。
夏以还曾经幻想过,有一个哥哥是多么美好的事情。
现在看来,也没有没好到哪去,传说中的妹控可能真的是只存在于传说。
夏以摇了摇脑袋,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都从脑袋里摇出去。
刚好这时门铃响了,夏以以为是王姨来了,小跑着过去开门。
门才刚打开,外头三人勾肩搭背,头也不抬问道:“行哥,你今天怎么开门这么快?”
夏以呆呆立在门口。
对这三人她当然有印象,是她的同班同学,好像和陆行关系十分不错。
她没想到自己好不容易避开了放学和陆行一起离开的危险,转头就被三个同班同学给撞破。
那她今后是不是要迎来数不尽的麻烦了?
夏以怕麻烦,非常怕,怕到就算是好心人给她买的小裙子被人抢了,她也只会独自失落,而不会闹开。
霍成燕三人也看清了给他们开门的人,正要进门的动作停住。
万锦无比惊悚的退出去看了一眼门口,又飞快看向有些尴尬的夏以:“那个……行哥在吗?”
夏以是陆氏集团的正牌千金,她回来之后,陆行在陆氏集团的地位必然受到影响。
只是三人没想到这么快,夏以就住到了曾经陆行住的临江公馆来。
难不成老爷子还真有想撮合两人的打算?
夏以不知三人想入非非,踌躇了一下,小声道:“请问你们是要找陆行吗?他现在——”
“他住隔壁!”夏以飞快把不在家三个字吞了回去。
夏以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迅速道:“你们要找他的话可以去隔壁。”
所以,她和陆行真的没有关系。
逻辑完美。
陆行的三个小伙伴飞快进行了短暂的对视,纷纷露出一个了然的神情。
万锦率先说道:“是我们走错地方了,不好意思。”
岑右铭立刻在一边点点头,三人重新勾肩搭背跑开。
夏以见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又想到刚刚三人的反应,总觉得有哪儿怪怪的。
三人略显猥琐的步伐,又让她心头的不自然往上叠加。
很快她看到三人没往隔壁别墅去,而是飞快溜出了临江公馆。
夏以思衬着自己应该是糊弄过去了,拎起书包回房间预习功课。
她当然不知道她的老底早在那天晚上就被人给掀了个干净。
陆行的三个小伙伴那儿,继之前的猜测之后,又升起了另外一波好奇。
陆行才从陆氏集团总公司出来,就被霍成燕那辆***包的悍马拦下,并且被人以光速拖上车。
“你们三个最近是不是脑子有点不大正常?”老是一惊一乍。
就他们刚刚把他拖上车的那个速度,陆氏集团门口的保安都快冲过来了,生怕他在自家门口被人***。
岑右铭***嘿笑了一声,猥琐又***。
陆行搓了搓胳膊,把冒出来的鸡皮疙瘩一个一个摁回去,蹙眉道:“吃错药了?”
谁都没说话,万锦跟着在另一边***笑了两声,这一左一右的,画面还挺惊悚。
霍成燕看到陆行不知所以然的表情,也忍不住低笑了一声。
陆行:忽然觉得这三只狗背着我有了***。
“行哥,你就老实交代吧,你是不是真要当老爷子的***女婿了?”
岑右铭盯着陆行,眨巴眨巴眼,脸上的表情又猥琐了点。
陆行:“………………这坎还能不能过去了?都这么多天了,还纠结着,有意思没意思?”
万锦当即不满点:“行哥,没意思的明明是你,现在有事都学会瞒着兄弟几个了。”
陆行听的一头雾水,睨他一眼:“几个意思?”
“人家小妹妹都住你家里去了,你还问几个意思?啧啧啧,没羞没躁的***生活。”
万锦猥琐的笑声配上猥琐的笑容,整个人又猥琐了十个度。
“没想到啊没想到,行哥竟然比海王还要先一步——”
“你可闭嘴吧!”岑右铭怒道:“现在说行哥的事,扯***嘛?”
万锦:“哟,您老人家总算是承认自己是海王了,可真不容易。”
眼看着要歪楼,霍成燕连忙把话题揪回来:“别歪楼,马上严刑逼供,这次不下狠手,阿行是不会说真话的。”
“哈哈哈哈哈哈行哥,我可告诉你,刚刚我们几个去临江公馆,人家小妹妹极力撇清跟你的关系,说你住在隔壁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妹妹好可爱!”
陆行道:“小妹妹跟我同年同月同日生,麻烦,叫姐。”
万锦:“………………至于吗?至于吗?你这还没进门就护上了?果然是嫁出去的兄弟泼出去的水,哎哟,我在心口可真是拔凉拔凉的。”
一个戏精作完了,另外一个戏精连忙跟上。
陆行应付完戏精们的车轮站
战,精疲力竭回到家已经晚上十点。
客厅里黑漆漆一片,厨房却有微弱的灯光。
陆行把客厅的灯打开,以为厨房里王姨还在收拾东西没有走,瘫在沙发上扬声叫了一句:“王姨,给我煮碗面。”
厨房里的动静停了一下,陆行没怎么在意,随后一个瘦小的人影悄***暗搓搓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夏以刚刚在切葱,这会儿身上带了一股淡淡的葱香味。
少年歪躺在沙发上,一只手盖着额头,半合着眼,看起来很是疲惫。
夏以蹭到陆行身边,踌躇道:“王姨已经回去休息了,你还没吃饭吗?”
陆行骤然听到夏以软软的嗓音,一时之间有点儿没分清楚这是梦见还是现实?
他猛地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扶着脑袋,想了一下才问道:“你怎么还没睡?”
夏以晚上十点就上.床睡觉的作息,在陆行第N次熬夜时,陆管家曾经拿出来作为正面例子叮嘱过他。
陆行抬眼。
亮堂的灯光之下,女孩穿了一条淡蓝色的围裙,围裙裹着她的腰身,露出纤细的腰肢,不盈一握。
忽然想起三人的玩笑话,陆行不自然的移开眼。
他果然是跟那三个逗逼待久了,脑子也跟着不清楚。
夏以见他答非所问,只好回答:“晚饭吃的不多,现在有点饿,我刚好在煮面,我帮你煮一碗。”
陆行诧异看她:“你还会煮面?”
在陆行的认知中,女孩子会煮面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因为岑右铭平时没在他耳边嚎,他交了那么多个女朋友,却连个会做饭的都没有,各个娇滴滴的,嘤嘤嘤人家不会。
夏以对他的诧异更诧异。
“我以前在孤儿院,经常到食堂帮忙,食堂的阿姨教了我很多东西,你放心煮出来的面条虽然比不上家里的大厨,但填饱肚子还是没问题的。”
陆行抿了抿嘴,不太敢看夏以。
夏以没有注意到他的异样,轻快说道:“你等一下,我马上就煮好了。”
陆行回来之前她的准备工作都做的差不多了,现在就差下锅煮面。
夏以又从冰箱拿了一团面,进了厨房。
陆行抬起头来注视着她纤细的背影,忽而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双眼。
每当他觉得自己可以用理所当然的态度面对夏以时,又总会在不经意之间得知自己抢了她十六年的幸福生活。
陆行自嘲笑了笑,如果夏以对他的态度恶劣些,他或许还会好受一点。
可偏偏对方坦然又单纯,没有对过去的怨怼,反倒无意透露出几分轻快,让他连自我嘲解的赎罪都无法得到。
夏以动作娴熟,很快香喷喷的两碗面出锅,她闻着葱香味,扬声叫道:“面好啦!”
自从那天不小心叫了阿行哥翻车后,夏以能避开对陆行的称呼就避开,只是每每划到了舌尖,她总能想到手机通讯录里最上面的备注。
陆行坐到桌边,煎得极为漂亮的荷包蛋盖在面条上,又点缀着些许翠色的葱,一碗简简单单的葱花面让人胃口大开。
本来只有一点饿,看了这碗面后陆行突然觉得肚子空空,快要咕噜咕噜叫了。
他看着一大一小两碗面,接过夏以递过来的筷子,问道:“你不多吃点?”
夏以摇了摇头:“我吃一点就好,我晚上吃太多了睡不着。”
简单的对话后,饭桌上便陷入了沉默。
吃完面,夏以拿了碗筷要去洗,陆行喊住她:“放着就好,明天王姨回来收拾。”
陆行平时叫了外卖吃完就这么干,如今也理所当然这么干。
夏以却摇了摇头:“放到明天多不好,会长蟑螂的。”
陆行看她进了厨房,摸摸饱足的肚子,跟着走了***。
他扯住夏以的胳膊:“已经十点半了,你去睡觉,我来。”
夏以是乖乖女,很乖很乖的那种。
陆行知道。
让她别洗了估计不可能,可要他吃饱喝足了看着她可怜巴巴在厨房里洗碗,他心头的别扭就一股一股往上涌。
夏以看着手里被抢过去的碗,露出今日份疑惑。
陆行身高体长,一下把她挤开,“去睡觉,别在这里碍手碍脚。”
冷冰冰的语气无端端带上些许凶巴巴,夏以眨巴了下眼睛,老实巴交哦了一声。
她一步一回头走出厨房,看着厨房透出的光线,还有些迟疑。
里头水声哗啦啦,夏以费脑子想了想,觉得陆行也不是那种连洗个碗都不行的人,这才迟疑地回到房间。
陆行长这么大第一次洗碗。
洗到最后两个碗是干净了,他的手却油腻腻的。
陆行挤了洗手液把自己的手洗了好几遍,那种被油层包裹的感觉才消失。
回到房间看一眼手机,无数个未接电话,当然是逗逼三人组的。
陆行手指划过屏幕,恰巧一个电话拨了进来,他还没说话,对面的大嗓门已经传了过来。
“行哥,你干嘛呢?说好的上风,你人呢?是不是回家太晚被罚跪搓衣板了?”
陆行额前青筋突了突,一字没说挂了电话,把手机扔到床头。
上个鬼风,早睡早起他不香吗?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