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微微甜(单曦微谢景臣)

柠檬微微甜(单曦微谢景臣)

导读:主人公是单曦微谢景臣的小说,名字是《柠檬微微甜》,大神作者“艾鱼”的作品,正在未来网火热进行中,小说主要讲述了:单曦微爱吃柠檬糖,这么多年来谢景臣也早已习惯为她随身备着她爱吃的糖两个人在一起后。

小说介绍

主人公是单曦微谢景臣的小说,名字是《柠檬微微甜》,大神作者“艾鱼”的作品,正在未来网火热进行中,小说主要讲述了:单曦微爱吃柠檬糖,这么多年来谢景臣也早已习惯为她随身备着她爱吃的糖两个人在一起后,某次单曦微生病,谢景臣好一顿温柔地哄骗才让她把药吃下去女孩子蹙紧眉心吃完药就急忙抓着他的手想要找糖吃男人低笑,轻挑起她的下巴,将咬在齿间的糖块送进她嘴里“还苦吗?”

单曦微谢景臣小说简介

六年前,单曦微认识了哥哥的好朋友谢景臣
男生眉目疏朗,身材挺拔,对她笑起来温柔肆溺,在她眼里比哥哥还要帅
十六岁的少女春心萌动,捧着自己纯真干净的喜欢,忐忑地跑去向他告白
结果不仅被他拒绝,他还为了躲她出了国
六年后重逢,曾经清朗阳光的男生变成了清冷斯文的成熟男人,浑身上下散发着矜贵禁欲的沉稳气质
当晚,单曦微被谢景臣逼到了包厢角落里
他身上的黑衬衫散开几粒扣子,***的喉结滑动,像逗猫那样在她的耳畔***地调笑道:“微微,几年不见,不认识哥哥了?”

柠檬微微甜全文阅读

晚上七点钟,已经退烧的单曦微和两个舍友一起到了学校附近的一家烤鱼店。
三个人坐下后商量着点什么口味的,在手机上敲林若,问她想吃哪种口味,她也不回。
明明答应了会准时过来,这会儿又装死。
何珊珊饿的不行,便说:“不然咱们先点一条,等她来了再让她按照她的口味点一条。”
“而且这人说不准一会儿一个消息发来,说有什么事来不了了呢,她又不是没放过咱们鸽子。”何珊珊说起林若来语气里全是嘲讽和不满。
单曦微和钟晓也都有点饿,三个人便先点了一条剁椒烤鱼,一边等烤鱼一边等林若。
二十多分钟后,林若打扮的跟选美大赛似的姗姗来迟。
她穿着很显眼的红色连衣裙,化着妖艳的浓妆,坐到了单曦微旁边的空位上。
和未施粉黛的单曦微形成了明显的对比,尤其是单曦微今天因为生病,脸色看上去略显苍白。
“对不起呀,我来晚了。”林若拨弄了一下头发,不好意思地笑着说。
她这番姿态落在何珊珊眼中就是矫揉造作。
单曦微嘴角带着很淡的笑意,平缓道:“没事。”
何珊珊对林若说:“我们刚才点了一条剁椒口味的,你看看你喜欢什么口味,再点一条吧。”
林若微微有点不开心,咕哝说:“怎么我没来你们就点了啊?都不等我,也不问问我的意见。”
这话何珊珊就不爱听了,她这急性子直接就开怼,冷笑:“林若,说话得摸着良心,不能张嘴就信口雌黄,我们没问你意见吗?我们三个在群里问了你多少句,你回我们了吗?”
林若登时有点脸热,她又露出那副无辜的模样,话语里带上了委屈:“我没看群消息,不好意思啊……”
“那我发给你的私聊呢?”何珊珊目光犀利地盯着林若,“也没看到?”
“急着赶路没看手机。”林若还是有点怵何珊珊这种直接刚的性子,赔笑又撒娇:“姗姗你就别跟我计较啦。”
何珊珊还未说话,单曦微就打圆场说:“好了,林若快看看你喜欢吃什么口味,让服务生再加一条。”
“本来咱们也是要点两条的,所以特意留了一条等你过来看你喜好点。”
她这番话说的平淡柔和,看似是在很好脾气地耐心向林若解释,却让林若听出了单曦微在责怪她无理取闹的意味来。
林若装的乖巧,笑了笑,没再说什么,要了豆豉烤鱼。
她记得单曦微喜辣,不喜咸。
她之所以烦单曦微,就是烦她这种自视清高的姿态,别人还夸单曦微表面温柔实则高冷。
她哪里温柔了?放轻声音露个浅笑就温柔了?
而且她那也不是高冷啊,就是看不起人罢了,仿佛全世界所有女人比不过她,全世界所有男人都配不上她。
干脆孤独终老得了。
林若忽然想起了什么,她拿出手机来,打开她堂姐林夕的朋友圈,找到那张有林夕未婚夫的照片,举到单曦微面前冲她炫耀:“微微你看,我堂姐的未婚夫,是不是特别帅?”
单曦微并不想看,但是林若直接把手机凑到了她面前,她想躲都躲不掉。
然而在看到照片的那一瞬间,绕是单曦微再淡定,还是露出了破绽。
她的表情明显一僵,嘴唇轻抿起来。
照片中的女人长得特别漂亮,是那种***媚骨的美,气质出众优雅,只一眼就能让人对她印象深刻。
她穿着精美的吊带连衣裙,手中端着一杯琥珀色的酒水,身后的办公桌前坐着一个穿着墨蓝色西装的男人,正是谢景臣。
他抬眼看向镜头,目光淡漠冷然,和他未婚妻的笑容有着鲜明的反差。
原来他的未婚妻长这个样子,真的很美。
看到照片的这一刹那对是单曦微来说就好像是,这么多年来她苦苦隐藏在心底深处不想触碰的不堪突然被人拎出来暴露在了光天化日之下公***刑。
尽管她明白别人并不知道她那段愚蠢的过去。
林若看到单曦微这种表情,非常得意地笑着说:“被帅到了吧,可惜名草有主咯!”
何姗姗不屑地揶揄说:“看你姐姐的未婚夫有什么意思,有本事你让我们看你男朋友啊。”
林若笑笑,被单曦微的反应爽到的她这会儿心情好,不跟何珊珊一般见识,只是自顾自地说:“而且他可不止帅,本人超优秀的,知道谢氏集团吧,就是他名下的产业。”
林若说话间又把手机举到对面的何珊珊和钟晓面前,让她们也欣赏欣赏谢景臣到底有多帅。
结果何珊珊和钟晓的反应比单曦微还要大。
还不知道谢景臣成为了隔壁清大金融系教授的林若脸上的笑容更灿烂,颇为洋洋自得地说:“怎么样?羡慕了吧。”
何珊珊吃惊地问林若:“谢教授居然是你未来的姐夫?还是谢氏集团的***oss?怪不得那么壕!”
林若蹙了蹙眉:“谢教授?”
钟晓接过话来:“对呀,他是清大今年新来的金融系教授,论坛这两天都讨论炸了,你不知道啊?”
林若扭头看了单曦微一眼,发现单曦微早已恢复了她平日里那副波澜不惊的模样。
所以刚才她之所以有反应,不是被谢景臣的帅惊到了,而是因为他们都知道谢景臣是隔壁大学的新教授?
“我没看论坛,这段时间也没找我堂姐聊天。”林若浅淡地笑了下,解释说。
何珊珊随口轻笑道:“那看来你和你堂姐的关系也就这样嘛。”
林若目光微闪,强撑着面子说:“什么啊,我姐工作很忙的,你以为都跟咱们一样天天无所事事?”
“哎,这话别带我,”其实每天就是无所事事的何珊珊似笑非笑,“我可没有无所事事。”
服务生终于把两份烤鱼端了上来,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单曦微开口:“边吃边聊吧。”
林若殷勤地给她们三个主动夹鱼,嘴上非常不好意思地为她迟到赔礼道歉。
何珊珊和钟晓最爱吃烤鱼,而且不挑口味,但是单曦微不一样,她吃辣,不喜咸。
林若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心,给她们三个人都夹的豆豉味儿的。
单曦微看着碗里的鱼肉,眉头都没皱一下,看起来并没有生气,但是也没下下筷吃,只是往碗边拨了拨,自己夹了剁椒口味的。
林若见状故意略带委屈地说:“微微你是不是嫌弃我,都不吃我给你夹的鱼。”
单曦微便淡淡地微笑着回:“我不吃这个口味。”
“啊,对不起,”林若佯装不知情,“我不知道……”
何珊珊刚要说“屁的不知道”,早在她们大一刚开学宿舍聚餐的时候,大家就都说了自己的偏好。
只不过何珊珊还没发出声来,单曦微就慢条斯理道:“没事,很正常,我们不是也不清楚你喜欢什么口味吗?不然在一开始点餐的时候就帮你一起点了。”
何珊珊咬住唇,差点笑出声。
这就是单曦微和她的不同之处了。
她喜欢打直球,怼人就噼里啪啦往脸上怼,而单曦微是典型的婉约派,喜欢拐弯抹角,听起来更高明一点,杀伤力也更大。
因为最后会让对方生气也不是,不生气也憋屈。
就比如和别人吵架,何珊珊肯定上去就破口大骂,把对方的祖宗十八代都会问候个遍,单曦微只会语气如常不紧不慢地说一些听起来很正常甚至会让对方误以为在夸他的话,其实听完后就会发觉她说的每句话都带着刺。
林若现在就是那种被刺扎了浑身不***的感觉。
她明明知道单曦微话里的意思是在说“我不介意,反正我也不知道你的喜好,我也不了解你”,但她就是憋屈的发作不得。
因为一开始挑起事端来的是她。
她都说了不知道单曦微的喜好,又怎么有理由介意单曦微不了解她饮食偏好。
根本没资格。
几个人吃好后刚站起来要走,钟晓就眼尖地看到了谢景臣和几个像是领导模样的人走了进来。
她立刻扯住了旁边正在伸懒腰活动腿脚何珊珊的胳膊,压低声音激动道:“是那个谢教授哎!”
她一说,其他三个人也瞅了过去。
单曦微和林若需要转身才能看到。
单曦微扭头瞅凑过去的那一瞬间,谢景臣也正好往这边望过来。
看起来他们是要上二楼包厢的,而她们的座位是谢景臣那伙人的必经之路。
谢景臣的目光直勾勾地望着这边,呆萌的钟晓八卦地问:“他在看谁呀?是在看林若吗?”
林若的心霎时紧了一下,她忽然有点心虚,却又隐隐地有种奇异的感觉,就觉得他在看自己。
或许觉得,她和堂姐长得有几分像,所以注意到了她呢。
谢景臣等几个人随着服务生慢慢朝这边走来,他的目光一直未曾从单曦微的身上移开。
男人身着深蓝色浅条纹西装,身姿笔挺。
他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就和照片中一样冷清禁欲。
旁边的人和他说话时他会微微偏头,表示聆听,但是视线却都落在这方空间。
单曦微已经敏锐地察觉到了他会在这儿停下来和她说话。
她拨开怔愣在原地望着谢景臣看直了眼的林若,对三个舍友清淡地说了一句:“我去趟厕所。”
谢景臣都快走到他们这桌了,结果单曦微跑了。
男人这才收回视线,问前面的服务生:“卫生间在哪儿?”
“一直往前走,然后左转,走到尽头就到了。”
谢景臣越过服务生,率先走了过来。
越来越近了。
林若的***扑通扑通地跳着,几乎要从嗓子眼儿里蹦出来。
三步、两步、一步!
谢景臣从她面前目不斜视地走了过去。
已经到了林若嘴边的那句“姐夫你好我是林夕的妹妹”生生卡回了嗓子眼里。
何珊珊略微幸灾乐祸的揶揄声随即响起:“林若,你这准姐夫不认识你吗?”
单曦微站在卫生间的洗手池前有点心不在焉地洗了洗手。
估摸着谢景臣已经上了二楼,单曦微从旁边抽了干净的纸巾把手擦干,刚一转身,就和拐进来的谢景臣正面撞上。
她的脚步顿了下,眼底划过一抹转瞬即逝的慌乱,还未开口说话,谢景臣就问:“退烧了吗?”
单曦微点了点头,态度礼貌且疏离,“嗯。”
随即又补充:“谢谢你的药,以后不用这样,太麻烦了。”
谢景臣轻微地抿了下薄唇,他狭长的眸子微眯,忽然走近。
单曦微下意识地就要往后躲,想和他拉开距离。
但是后面是洗手台。
下一秒,单曦微倏地睁大眼,霎时屏住了呼吸。
男人身上的清冽气息铺天盖地般地压过来,他那张冷清中略显温柔的脸瞬间近在咫尺。
他们的前额……贴在了一起。
单曦微只觉得一阵恍惚。
须臾,找回意识的她抬手要推开他,却被男人抓住了手腕。
单曦微轻蹙眉,如常的语气里含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冷淡甚至反感,她问:“你这是做什么?”
男人像是感受不到她排斥的态度,他轻勾起嘴角,压低声线话语缱绻地喃喃说:“检查你有没有骗我。”
“微微,为什么躲我?”

柠檬微微甜免费阅读

一般情况下,谢景臣这种身份的人是不会出现在学校附近的一家很普通的烤鱼店内的。
更何况今晚还是和清大的几个学校领导一起吃饭。
本不该来这里的。
但是杨特助说,微微在这里吃晚饭。
他也不敢确定自己来了这里就会遇到她,可他还是过来碰了碰运气。
事实证明,他的运气还不算差。
至少见到了她。
洗手台这块地方的温度徒然升高,单曦微甚至有那么一瞬都无法呼吸,男人的侵略气息实在太强,让她忍不住就想逃离。
为什么要躲他?
因为不想和他再扯上什么关系。
“没有躲,”单曦微偏开头,勉强拉开了一点和他的距离,她微微后仰着脸,轻垂着眼,话语清清淡淡的听不出什么情绪,像是只简单地平铺直叙,毫无感情道:“只是觉得没必要有什么联系。”
“还在怪我?”谢景臣的手终于从她的手腕上松开,转而摁在了洗手池的边缘上,他话语温柔地低声询问:“怪我拒绝了你?”
“微微,我当时……”
“谢大哥,”单曦微打断了他,根本不想听他所谓的解释,她轻轻扬了下唇角,声音柔软:“糖果只对哄骗小孩子才有用。”
谢景臣脊背一僵,他直勾勾地盯着她,单曦微毫不怯懦地坦然迎上他探究的目光。
两个人像是在无声的僵持。
须臾,谢景臣从胸腔里震出一声短促的低笑,单曦微辨不清他的笑有什么深意,也没兴趣。
她轻推开他的手臂,往外走去,转过弯后,单曦微感觉没有人跟上来,才深深地吐出一口浊气。
“糖果只对哄骗小孩子才有用。”谢景臣的手撑着洗手池的边缘,低声重复了一遍单曦微刚刚说的这句话。
过了片刻,他抬起眼看向镜子里的自己,轻叹了口气。
她这句话有深意,而且不止一层深意。
但不论是哪种,他都懂。
只是……这个丫头现在喜欢拐弯抹角的讽刺人了?
谢景臣微微勾了勾唇,比原来更聪明了啊。
单曦微从卫生间回去后就被何珊珊八卦的问道:“微微有没有偶遇上谢教授,他也去卫生间了!”
单曦微轻摇头,表示自己没遇上,随后四个女孩子就出了烤鱼店。
林若跟她们不同路,出去后就在路边拦了辆车走了。
在回学校的路上何珊珊有条有理地分析说:“林若今晚炫耀了半天,结果谢教授都不认识她,要我看啊,她跟她那个堂姐关系绝对不好,不然为什么她堂姐都订婚了,男方还对她没印象啊,一般来说肯定都见过好几次甚至都一起吃过几次饭早就认识了。”
单曦微没说话,只是安静地听着。
钟晓也觉得奇怪,说:“珊珊说的对,我也觉得很蹊跷。”
“嗐,”何珊珊话语不屑道:“她之所以这么炫耀,不就是从心理上羡慕嫉妒我们微微嘛!这点小心思咱们从大一就见识到了。”
刚上大一那会儿,林若就总是爱跟单曦微比较。
单曦微成绩好,她就拼命学,但每次结课考试都是千年老二,每次竞赛成绩也都在单曦微后面。
单曦微虽然不外向,但是人缘却出奇的好,她就想方设法拉拢别人广交朋友。
单曦微买件什么裙子,她就非要单曦微给她店铺地址,她也要买一样的,穿上让别人拿她和单曦微作比较。
这几年追单曦微的男生,绝对都被林若撩过,有的被她撩到手和她谈过一段,有的不喜欢她这种性格,始终倾心单曦微不动摇。
奈何单曦微出了名的难追,到现在也没有一个男生能拿下她。
林若性子娇蛮,嫉妒心和攀比心很强,虚荣心也大,她的性格一点都不合群,因为太以自我为中心,所以在大一开学不久后就因为宿舍里的三个人不迁就她不让着她赌气搬了出去。
虽然现在宿舍里还有她的一床被子,但林若已经相当于不是这个宿舍的人了,聚餐之所以叫她也是因为大家不想撕破脸,而且一个学期也就一两次,没必要刻意去针对她,毕竟她们也不是故意挑事的那种人。
她们对林若的态度就是面上过得去就行,深交是不可能的。
“也就是微微脾气好,不跟她一般见识。”何珊珊感叹。
单曦微倒也不是脾气有多好,她也不怂,就只单纯的觉得没必要理林若这种小孩子一样的行为。
林若自己开心就好。
单曦微回到宿舍后又被钟晓逼着吃了一顿退烧药,这次的柠檬糖她没有含,填进嘴里后就咯吱咯吱嚼碎了囫囵吞咽了下去。
甚至连味道都没好好地尝出来。
似乎比原来的酸甜多了一点微苦。
也可能是药苦。
晚上宿舍里熄了灯后,单曦微闭上眼好久才微微有了一丝睡意。
结果这零星的瞌睡虫最终也被手机振动给驱散了。
单曦微从枕边摸出手机来,忽然亮起来的手机屏幕让她不适应地眯起眼。
她把屏幕亮度调低,这才去看是什么消息。
一条来自陌生号码的短信。
【186****5789:哄小孩子用糖果,那……哄你呢?】
单曦微选中这条短信,点击删除。
她不需要哄,因为她不接受欺骗。
她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哪怕再喜欢,她也不会去做三。
并且在她知道***的那一刻,之前再多的喜欢都抵不过那一刻涌上来的反感。
删了短信后单曦微把手机开了飞行模式。
·
谢景臣和那几个学校领导吃过晚饭回家后一进卧室就脱掉了身上那套衣服,直接进了浴室洗澡。
换上浴袍出来后谢景臣去了书房。
他打开电脑,邮箱里最新一封邮件是他让杨特助查的事情。
原本谢景臣并没打算用这种方式去了解他不在的这几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想一步一步来,想亲自从单曦微身上了解。
但是她目前对自己的态度很排斥,谢景臣一时半会还真搞不清楚单曦微到底经历了什么性格才会变成这样。
就算被他拒绝,伤心难过,她的性格也不至于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杨特助早在他回国之前就查好了一切,是他一直没让杨特助发过来。
谢景臣点击打开了邮件。
上面记录着单曦微这六年来所有的成长轨迹,事无巨细。
【初三毕业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清大附中。】这个他知道,那个妹控单羲衍在朋友圈发过。
【高三毕业以全校第一的名次被外国语大学录取。】这个他信息有误,因为当时单羲衍发朋友圈说的是单曦微要进清大,也就是他和单羲衍当初读的大学。
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单曦微没去清大,而是选择了外国语大学。
这几年他对单曦微仅有的了解,都是通过单羲衍的朋友圈。
再继续往下看。
谢景臣本来平静的脸色微变,眉峰倏地拢起来。
【高三毕业那年暑假……】
她……他们……
谢景臣盯着电脑屏幕看了良久,偌大的书房里安静的过分。
半晌,坐在电脑前的男人划开打火机,摇曳的火苗窜动。
他将打火机凑近嘴边,点燃了嘴里叼的那根***。
眼前烟雾缭绕,腾升起来的云烟让电脑屏幕上的一行行字变得不清晰起来。
谢景臣沉默不语地抽了一根又一根。
微微……
不知道过了多久,谢景臣拿起手机来,找到单羲衍的电话拨了出去。
此时正和苏莺滚在一起的单羲衍听到手机***响起来,微微抬身,摸过手机接通。
“喂?”单羲衍的嗓音染上了带有情·欲的嘶哑。
谢景臣微愣,他有点不自然地轻咳了下,随后说:“没事,想找你喝酒,改天吧,不打扰你了。”
“去哪儿?”单羲衍毫不留恋地翻身下床,捡起自己散落在地上的衣服来,问道。
“不了吧,改天说,你先忙……”
谢景臣的话音还未落,单羲衍就定了地方:“去if吧。”
说完单羲衍就挂了电话,根本不给谢景臣反驳拒绝的机会。
谢景臣掐灭指间夹的烟,扔进烟灰缸里。
随即就起身出了书房,回到卧室换好衣服,拿起手机和车钥匙就出了家门。
半个多小时后,谢景臣到了if 。
单羲衍已经给他发了包厢号,谢景臣直接踩着楼梯上了三楼。
他推开门***,单羲衍已经坐在了沙发里。
男人脱了外套,身上只穿了一件纯黑色的衬衫,没有打领带,最上面的两颗扣子散开。
单羲衍正端着一杯酒,仰头一饮而尽。
谢景臣刚坐下,单羲衍就推给他两排一共12杯琥珀色的酒水,然后当着谢景臣的面慢悠悠的往杯子里加白酒。
谢景臣笑了下:“这么狠?”
“这就狠了?”单羲衍眯了眯眼,靠在沙发里,长腿交叠在一起,他斜睨了谢景臣一眼,以单曦微哥哥的身份问道:“你想追我妹,问过我的意思没?”
跟聪明的人打交道,永远都是这样。
根本不用把事情说出来,对方就能顺着一点点蛛丝马迹察觉到端倪。
谢景臣轻挑了挑眉,他随手端起一杯来,抿了口,而后才慢条斯理地勾唇道:“现在问?”
“不准。”单羲衍骂道:“你个老男人!”
谢景臣:“?”
“哥,”他喊的非常顺口,根本不像第一次管单羲衍叫哥,谢景臣神态疏懒,漫不经心地揶揄:“咱俩谁老?”
“谁是你哥,别套近乎,”单羲衍毫不留情地嘲讽说:“一把年纪了,可要点脸吧!”

小编点评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柠檬微微甜完结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作者文笔流畅,点关注不迷路!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