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许你一世安好(白梧桐闻晏)

重生许你一世安好(白梧桐闻晏)

导读:哪里可以阅读主角是白梧桐闻晏小说呢?小编为你带来重生许你一世安好全文免费阅读 。该小说作者是宁静夜空 ,讲述了前世,白梧桐性格懦弱,误信歹人之言,弄得名裂身死,后做了多年的鬼。

小说介绍

哪里可以阅读主角是白梧桐闻晏小说呢?小编为你带来重生许你一世安好全文免费阅读 。该小说作者是宁静夜空 ,讲述了前世,白梧桐性格懦弱,误信歹人之言,弄得名裂身死,后做了多年的鬼,悟了,人就是不能太善良,否则谁都想踩上一脚,更何况她靠着大树好乘凉,有***姨母,王爷表哥,在京都横着走都尚可。

小说简介

前世,白梧桐性格懦弱,误信歹人之言,弄得名裂身死,后做了多年的鬼,悟了,人就是不能太善良,否则谁都想踩上一脚,更何况她靠着大树好乘凉,有***姨母,王爷表哥,在京都横着走都尚可。
某日,白梧桐掐着一算,眉头紧锁:不好,大树要倒啊。
闻晏从轮椅上走下来,揽着白梧桐的腰:有我在,他们倒不了。上一世你做鬼陪我多年,这一世必定还你一世安康顺遂。

重生许你一世安好全文阅读

刘氏脚下带风,风风火火走到郑芸的院子,没进屋就喊道:“芸儿,芸儿,你快出来,大喜,大喜啊。”
正屋里,郑芸和丫鬟们说笑呢。自从听刘氏说,她也能嫁进江陵侯府当夫人,脸上的笑容就没断过,连带着下人们的日子,也松快了不少,少不得恭喜打趣主子,寻了乐,几个人都开心开心。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刘氏的嗓音一下传到屋内,丫鬟婆子涌出来,笑脸相迎。刘氏走在最前面,被几个丫鬟婆子簇拥着,步子轻快迈进门,眉眼带笑,站在门口望着郑芸,嘴里喊着:“我的芸儿,好事儿,好事儿啊,你爹终于答应去江陵侯府了,我的芸儿可以当侯爷夫人了。”
“真的?”郑芸扶着刘氏的胳膊,抬眸看着刘氏欣喜的脸庞,不敢置信问,“爹爹怎么就同意了?”
“要不是我,他能同意?”刘氏搂着郑芸,走进内室,一面说,一面打量着屋内的装饰,感叹说:“我女儿也当侯夫人了,我这辈子再苦再累也值了,你嫁进侯府,可要记得你娘家兄弟,也不枉母亲为你操心一回。”
这才是刘氏的真正目的。
儿子将来不能继承爵位,丈夫年纪也大了,指望做***的继女,她不敢奢望。她做人家后母时,背地里,没少为难***和郑凝,她们才不会帮衬郑皓,不给她使绊子,她就阿弥陀佛了。
“娘,您就放心吧,皓哥儿是我亲弟弟,我不帮衬他帮衬谁,再说弟弟将来当了大官,也给我这个做姐姐的长脸啊。”等刘氏坐定后,郑芸一边说一边为刘氏端茶:“娘,这是我采的玫瑰花,制成了茶,您尝尝,好喝的紧。”
刘氏接过茶杯,抿了一口,连连赞叹:“我的芸儿就是手巧,便宜那江陵侯了。”母女俩说了一会儿话,起身要走。郑芸拉着刘氏的手,欲言又止,最后咬着唇,不好意思说:“娘,我的嫁妆?”
“放心吧,江陵侯府的聘礼,娘一分不要,还给你另添置一些,一定让我的芸儿风风光光出嫁。定比你两个姐姐的嫁妆丰厚。”刘氏许诺道。
“谢谢娘,我就知道娘最疼我了。”郑芸松开刘氏的手。
这时,丫鬟来报,说老爷身边的小厮来了,指明让夫人去前院,有要事相商。
刘氏转眼一想,觉得不对劲儿。祁王来了,侯爷叫自己去做什么。
郑芸发现刘氏的异样,问:“娘,怎么了,爹爹是不是探出结果了,您快去看看,回来好告诉我。”
“刚才祁王来了。”刘氏一面说,一面往外走,又嘱咐郑芸:“好好歇着,我去去就来。”
此时,郑辞的书房中,祁王翻看着郑家祖训,随手扔向郑辞:“这就是你们郑家家风,真是令我大开眼界。”
郑辞吓得跪在地上,求饶道:“求王爷开恩,刘氏她,她一时糊涂,也是爱女心切,才做出那等糊涂事。”
“爱女心切?”祁王站在书桌旁,冷眼看着郑辞,冷笑道:“忠勇候这话,本王不敢苟同。为了自己的女儿,去伤害别人的女儿,她怎么做得出来。还有,死去的是你另一个女儿,你心里一点感觉没有?”
“下官怎能不心疼,凝儿去了,下官也心痛,可下官没办法。下官一点不知情啊。”忠勇候趴在地上,哭声悲切。他实在没想到,刘氏为了芸儿,居然害死凝儿。
“就算这件事不知情,刘氏想让郑芸去江陵侯府做续弦,这件事,你应该很清楚吧?”祁王缓步走到郑辞跟前,蹲下一字一顿说,“别给本王说你不知情。”
“这件事下官知道。开始的时候下官极力反对,况且凝儿刚走,下官怎么可能让芸儿嫁过去,可,可。”欲吐口的话,被郑辞咽回去。他虽反对,最后还是答应了,终归理亏的。
这时,下人们说刘氏到了,祁王喊了声:“让她进来。”
刘氏站在外面,心下更加疑惑,祁王的话听不出喜怒。她猜测,祁王想阻止芸儿嫁进江陵侯府。来的路上,她已经想好了托辞,只要将芸儿嫁进江陵侯的好处罗列出来,***就没有阻止的理由了。
郑芸嫁进侯府,比其他人好,和梧桐姐弟熟悉,都是自家人,方便照顾,梧桐姐弟也不会排斥后母。刘氏思索间,推门***书房。一眼望***,忠勇候跪在地上,看见她走进来,忙呵斥道:“蠢妇,还不跪下。”
咚的一声,刘氏腿一软,直接跪在地上,随后想起什么,反驳道:“臣妇不知道做错了何事,值得王爷发如此大的脾气,臣妇虽不才,却也是王爷的外祖母,哪里有让外祖母下跪的道理。”
“你闭嘴。”忠勇候回头,怒视刘氏。
祁王没找刘氏算账,刘氏先编排起祁王了。祁王侧脸看向刘氏,冷笑一声:“先君臣后父子,且不说你是继室,就算我亲外祖母活着,见了本王,也要行跪拜之礼。何况你一个继室,先不论这些。我且问你,你可认识房***娘和刘产婆?”
刘氏一听这两人的名字,神色慌张,快速遮掩过去,疑惑问:“她们是何人,王爷为何问我?”
“你也不必装糊涂,本王没有确切证据,能来你们这忠勇候府?”祁王拍拍桌子,笑了道,“闲话不多说了,教唆***是死罪,我已派人通知了京城府尹,你去地下忏悔吧。”说着缓步走到刘氏身边,又道:“郑芸的亲事,你尽管放心,母后会给她选一门好亲事,一定会让你满意。”
刘氏瘫坐在地,泪流满脸,摇头否认道:“不是我,我没有是***,不是我,郑凝是难产死的,跟我没关系。”
突然院子外乱糟糟的,是京城府尹的衙役来了,问明缘由,锁了刘氏,推推嚷嚷地走了。有祁王在,忠勇候的人不敢造次,任由刘氏被带走。
郑芸得知消息时,刘氏已经被带走了。她冲进书房,哭着闹着,要郑辞去京都府尹牢中,接刘氏出来,她母亲不可能***,她一个内宅妇人,怎么可能***。
开始,郑辞也不信,可证据摆在眼前,由不得他不信,现在京都府尹已经插手此事,如果刘氏真是清白,府尹大人定会还她一个清白。
祁王的目的已达成,领着府中的众人走了。一行人并未回王府,而是去了江陵侯府。
江陵侯听闻祁王殿下来了,连忙出来迎接。
“侯爷客气了。本王去宫中见母后,她好久不见梧桐,想念的紧,正巧做了不少点心,让本王给梧桐送来。”祁王摆手,示意侍卫将食盒给侯府的下人。
“下官派人叫那丫头,陪王爷说说话?”江陵侯弯腰,恭恭敬敬道。
祁王打开扇子,笑着说:“不用,本王去看看她。”说着,人已走了几步远,扭头见江陵侯跟着,笑了笑道:“侯爷不用跟着,本自己去即可,那丫头看见你准规规矩矩,什么也不敢说,多没意思。”
“下官怕梧桐冲撞王爷。”江陵侯赔笑说。
“无事,自家兄妹,说些家常话,有什么冲撞不冲撞的。玩笑话罢了。”祁王边走边说。
江陵侯停住脚步,恭送祁王道:“那下官就不陪王爷了,要是梧桐有任何不妥之处,还请王爷赎罪。”
“你去忙吧。”
梧桐居中,梧桐站在门口,双眼含笑看着园中角落中,喜鹊和飞鸾逗金儿,可她们如何逗弄,金儿连一个眼色也未施舍给她们。
喜鹊扔掉手中的谷子,垂头丧气道:“***,这是哪里来的鸟,为什么和别的鸟不一样?连谷子都不吃,不会是一只傻鸟吧。不然,怎么落在咱们院子里不走了呢。”
金儿似乎听懂了喜鹊的话,扑棱着翅膀,想啄喜鹊,幸亏梧桐喝止:“金儿不得无礼。”又对喜鹊说,“你可不要小看它,它什么都明白,它呀,最喜欢听好话,你要夸它漂亮,它才给你面子。”
飞鸾撇撇嘴,扔掉手中的谷子,不信:“***怎么知道的,这天下有这样灵性的鸟?就算是会说人话的鹦鹉,也呆头呆脑的,需要人教才会说话呢。”
“***让它吃谷子,它吃吗?”喜鹊忙问。
“它不吃谷子。”梧桐回答道,“她吃的东西可金贵了,一般人东西她可不吃。”
小金是鸾鸟和大鹏的后代,是灵兽,非灵果不吃,非灵兽不食。可是非常挑嘴的。
“那它吃什么?”喜鹊和飞鸾异口同声道。
“水果和肉吧?”梧桐回答,“前些日子偶然见过一次。”
“是什么鸟,这么金贵,专门吃水果和肉,一般人家怕是养不起。”话音未落,祁王已走进院子。抬眼看见梧桐肩膀上的金儿,笑着说:“我当是什么鸟,灰不溜秋,跟灰喜鹊似的,一看就知,不是什么名贵的鸟。”
梧桐觉得赤金色的羽毛扎眼,遂命金儿变换了羽毛的颜色。
金儿听见祁王侮辱自己,展翅想飞,找祁王算账去,幸亏梧桐眼疾手快,双手捉住金儿,捧在怀中,抬手抚摸金儿的小脑袋,一面安抚着,一面问:“表哥怎么来了?”
“母后想你了,新做了几样点心果子。本王给你带来了,顺路来看看你们。”祁王是看鸟之人,院子里养了不少,对鸟颇有研究,用扇子指着梧桐怀中的金儿说:“你这鸟,一看就知不是什么好品种。你要是喜欢鸟儿,改明儿表哥多送你几只,漂亮又温顺,仔细□□后,还能说几句人话。”
不等祁王话音落,金儿立刻炸毛,飞身冲向祁王,梧桐没拦住,只能捂住眼睛,默默祈祷。

重生许你一世安好免费阅读

喜鹊和飞鸾双眼瞪得溜圆,惊恐看着眼前的一幕。
金儿落在祁王头顶,一下一下啄个不停。祁王双手抱头,金儿就啄他的双手。祁王围着院子一边跑,一边求饶:“本王错了,你是天底下最厉害的鸟儿,也是最漂亮的鸟儿,虽然羽毛灰不溜秋,却别有一番滋味。”
祁王后悔让萧括去执行任务。要是萧括在,一准拔光这只鸟儿的毛。
“金儿,好了,别胡闹了,仔细不让你待在这里。”梧桐出声阻止。如果开始阻止,不让金儿顺口气,它一会儿肯定闹脾气,今晚还用到它,只能委屈表哥了,表哥也是,为何跟一只鸟儿过不去。
金儿拍打着翅膀,落在梧桐肩膀上,头一扭,半个眼神都未给祁王。
祁王整理好发饰和衣衫,觉得恢复往日的潇洒后,惊奇地看着金儿道:“乖乖,一只鸟儿,脾气不小,梧桐,你是从哪里得来的,改明儿,表哥也弄一只去,专门和这只斗上一斗。”
“它无意间落在我的院子里,不愿意离开。我好心收养了它,给我做个伴儿。”梧桐笑嘻嘻的解释,抬手摸了摸金儿。
“对了,它是公是母?”祁王挑眉问。要是公的,他就弄一只母的,要是母的,他就弄一只公的,等这傻鸟沦陷后,再好好奚落它一番。
金儿不知祁王心中所想,要是知道,肯定鄙夷祁王。它是神鸟儿,一般的鸟,岂能入它的眼?
梧桐窘迫,面带尴尬,说:“这个我也不知。”于是岔开话题说,“金儿喜欢新鲜水果,给我带了不少,表哥给姨母带些去。”
“那只丑鸟儿能找到什么果子。”说完,祁王感觉一道灼热的目光射向自己,忙改口,“果子不一定丑。”
梧桐笑了笑:“您平时玉树临风,风度翩翩,怎么和一只鸟一般见识?”
“看它不顺眼。”祁王摇了摇手中的扇子,“赶紧把水果呈上来,本王还有事,要回去了。哦,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忠勇侯府人刘氏坐牢了,性命恐怕不保。”
梧桐愣神,无缘无故的,表哥说这件事做什么。还有刘氏到底做了什么,性命不保,难道***了?
祁王见梧桐怔住,又道:“姨母的死,跟她有关系。”
“什么?”梧桐震惊,两辈子,她都知母亲是难产而死,原来还有隐情。
梧桐突然想到了闻晏,前世,他也曾说起刘氏坐牢了,恐有性命之忧。梧桐那时只是一介魂魄,哪里管得了刘氏如何,笑着道:“她的死活跟我有何关系。”
闻晏但笑不语,恐怕那时他已知,母亲的死是刘氏所为,刘氏坐牢根本就是闻晏一手操控的。
“这件事,是你自己查到的,还是别人告诉你的?”梧桐试探性地问。她心中已有***,却忍不住确认***。
“你已经知道了,何必问我?”祁王收起扇子,垂眸看向梧桐问,“你和他怎么认识的,他为什么要帮你。”
梧桐语塞,最后又说:“我曾经救他一命,他欠我一个人情。”上一世,闻晏遇到的刺杀无数,梧桐救闻晏,何止一次?
“怪不得。”祁王说。
梧桐进屋后,很快出来,手中提着一篮子水果,交给祁王说:“这些水果珍贵,莫要胡乱送人。”
篮子刚被提出来,水果的清香扑鼻。祁王自然知道这些东西不易得,低头看向篮中,抿唇笑了笑:“梧桐真孝顺,比我这个儿子强,怪不得母后说你是小棉袄,整日里嚷着要生一个女儿。”
***就祁王一个儿子,祁王如今大了,有自己的府邸,见一次都不容易,心中***,自然想要一个女儿陪伴,惜时,梧桐经常入宫陪伴***,现梧桐重孝在身,一时半会儿恐难进宫。
梧桐脸颊微红,轻笑道:“吃完了,我再送些过去,金儿很能干呢。”
祁王提着篮子,灼热的视线瞥向金儿:“说得我也想要一只,丑是丑了点,本领却不一般。本王就将就一回。”说完,抽身走了,眨眼功夫,人已出了院子。
梧桐按住金儿,轻声安慰:“好了,我知道你是最漂亮的鸟儿,你做鸟儿的,何必跟人一般见识。”
喜鹊和飞鸾捂嘴偷笑。暗想:祁王殿下要是听见了,肯定没完没了,***居然让鸟不要和殿下计较,可殿下却要跟一只鸟计较。
飞鸾瞅了瞅金儿,一本正经道:“***,飞鸾觉得咱们的金儿不丑,仔细看还挺漂亮的。”
果然,金儿抬头给飞鸾一个赞赏的眼神。
喜鹊会意,咧嘴笑了笑:“谁说咱们金儿丑,谁没眼光呗,咱们金儿是天底下最漂亮的鸟儿,而且还非常大度,不跟人一般见识。”
金儿展开翅膀,飞到喜鹊头顶,鸣叫两声,声音中带着喜悦,可把梧桐乐坏了,一手叉腰。一手指着金儿说:“你们快别恭维它了,一会儿该得意忘形了。”
“咱们金儿这么厉害,得意忘形也可以原谅。”喜鹊说。
“咱们金儿喜欢吃肉,一会儿,我一定给金儿留几块。”飞鸾道。
梧桐摇头,伸手让金儿回来:“喜鹊,屋里还有一些新鲜的水果,一会儿给祖母和枫哥儿送点去。”
“喜鹊这就去。”
是夜,等喜鹊和飞鸾都睡了。梧桐起身,先进空间,用空间的枝条编了一个篮子,装满水果出来,悄悄唤金儿,等金儿落在窗口,梧桐笑着说:“金儿,今夜委屈你,去一趟国公府,把篮子里的东西给闻晏哥哥送去,梧桐知道金儿最棒,快去快回,回来后,咱们进福地潇洒去。”
金儿欢喜地叫了一声,用爪子抓起果篮,飞身没入黑夜中。
梧桐见金儿不见踪影,关上窗子,回床上面朝里躺着,唇角微扬:“闻晏哥哥,你为梧桐做的,梧桐记在心中,希望你能喜欢那些水果。”
梧桐又想到,过段时间,闻晏要离开,去青阳镇。从此在青阳镇栖身,再也不回京城。她心中惆怅,是跟闻晏哥哥去青阳镇,还是留在京城,可她不在闻晏哥哥身边,有人刺杀闻晏哥哥怎么办?
国公府,闻晏依然坐在正房门口,仰望星空,听见一声鸟鸣,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是梧桐来了?”
等金儿飞到闻晏身边,它背上并没有梧桐。金儿的模样虽是原来的模样,却变了眼色,闻晏略微失望,也不多问:“梧桐让你来的?”
金儿点点头,靠近闻晏,让他看蓝中的水果。闻晏会意,接下篮子,抬手抚摸着金儿的脑袋:“辛苦你了。”
这一幕被司琪看见了,惊得坐在地上,溜圆的眼睛盯着金儿,道:“这是哪来的鸟儿,怎么如此有灵性,比人都聪明?”
金儿最喜别人夸赞它,听见司琪说它有灵性,比人聪明,眸中带着笑意,用嘴叼起蓝中的一个苹果,飞到司琪身边。
司琪惊讶,低头望着碗口大小的苹果,伸出去的手又缩回去,结结巴巴道:“它,它,它能听懂我说话,还给我苹果,这是,这是奖励我的?”
“是它奖励你的,拿着吧。”闻晏说。
司琪不敢置信,接过苹果,一连说了好几声谢谢。等金儿走了,司琪恋恋不舍地把玩着苹果,凑到闻晏身边,蹲下仰起脸问:“少爷,这鸟儿哪来的,这么有灵性。”后又指着闻晏腿上的水果篮子,一脸好奇:“这些都是它送来的,它是天上的神鸟吗?”
“不知,大概是吧。”闻晏拿起一串葡萄,凑近闻了闻,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钻进鼻孔,令人心旷神怡,这哪里是水果,简直是仙果。
司琪用袖子擦了擦苹果,放嘴边咔嚓一口,汁水让味觉一震,差点让司琪咬掉舌头,快速嚼着,口齿不清道:“少爷,这神鸟送来的东西,果然不是凡品,太好吃了,司琪长这么大,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比山珍海味都好吃。”
闻晏放下葡萄,将篮子给司琪,眼睛盯着水果篮,里面有几个苹果,几个桃子,几串葡萄,不大的篮子,装得满满当当的:“明天给祖父祖母送一串葡萄,然后喊小四小五进来,把夫人也请来。”
这些个果品定不是凡品,仅一会儿工夫,闻晏觉得浑身舒畅,这些果子对练武之人有特殊功效,普通人吃了定能强身健体。
上一世,梧桐说过,她有一处世外桃源中,里面的东西绝非凡品,碍于她是魂魄,任何东西都带不出,颇为可惜了一阵。
后来,她求了师父,带出一瓶丹药,那丹药治疗腿伤有奇效,闻晏仅仅服用了一粒,腿上就传来疼痛感,要是服用一瓶,他坚信腿一定能好,不仅能站起来,还可骑马射箭,可惜他没能等到那个时候。
昨天夜里,梧桐带来了丹药,和上一世的丹药一样,有奇效,仅仅一粒,他的腿竟有了力气,这件事除了自己,闻晏谁也没告诉。闻晏觉得,坐轮椅装残废也不错,可以让所有人都忽略他,能省去不少麻烦。
司琪一边点头,一边继续啃苹果,咔嚓咔嚓一点不含糊,几口解决掉苹果,抚摸着肚子,打了一个饱嗝儿。侧脸看向地上的篮子,里面的葡萄,粒粒儿鸡蛋大小,看着诱人,吞咽着口水道:“不知道这葡萄是什么味道。”
闻晏笑了:“你家少爷我都没尝尝味儿呢,你小子倒吃饱了,还不知足?”
司琪没忍住,捏了一粒葡萄,放嘴里,带皮吞下肚,一脸满足:“好吃,好吃,我给少爷洗一串,少爷尝尝?”
“可以。”
次日清晨,司琪得闻晏的命令,用食盒装一串葡萄,搂在怀里,朝老夫人院子里去了。
闻老夫人刚起床,听见司琪来了,脸上一喜,命人快请进来。
司琪进屋后,跪下请安,说明来意,将食盒给丫鬟。
闻老夫人闻言落泪:“好好好,我的孙儿还想着我,难为他了。他近日可好,胖了还是瘦了?”

小编倾心推荐

愿每一个看文的你,都能拥有最美好的爱情。以上就是精心为您准备的重生许你一世安好完结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小说文笔诙谐幽默,内容新颖有趣,故事情节曲折起伏,人物塑造***,强烈推荐!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