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微微甜(单曦微谢景臣)

柠檬微微甜(单曦微谢景臣)

导读:主角是单曦微谢景臣的小说叫做《柠檬微微甜》已完结,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柠檬微微甜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六年前,单曦微认识了哥哥的好朋友谢景臣,男生眉目疏朗,身材挺拔,对她笑起来温柔肆溺。

小说介绍

主角是单曦微谢景臣的小说叫做《柠檬微微甜》已完结,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柠檬微微甜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六年前,单曦微认识了哥哥的好朋友谢景臣,男生眉目疏朗,身材挺拔,对她笑起来温柔肆溺,在她眼里比哥哥还要帅。

单曦微谢景臣小说简介

十六岁的少女春心萌动,捧着自己纯真干净的喜欢,忐忑地跑去向他告白
结果不仅被他拒绝,他还为了躲她出了国
六年后重逢,曾经清朗阳光的男生变成了清冷斯文的成熟男人,浑身上下散发着矜贵禁欲的沉稳气质
当晚,单曦微被谢景臣逼到了包厢角落里

柠檬微微甜全文阅读

一般情况下,谢景臣这种身份的人是不会出现在学校附近的一家很普通的烤鱼店内的。
更何况今晚还是和清大的几个学校领导一起吃饭。
本不该来这里的。
但是杨特助说,微微在这里吃晚饭。
他也不敢确定自己来了这里就会遇到她,可他还是过来碰了碰运气。
事实证明,他的运气还不算差。
至少见到了她。
洗手台这块地方的温度徒然升高,单曦微甚至有那么一瞬都无法呼吸,男人的侵略气息实在太强,让她忍不住就想逃离。
为什么要躲他?
因为不想和他再扯上什么关系。
“没有躲,”单曦微偏开头,勉强拉开了一点和他的距离,她微微后仰着脸,轻垂着眼,话语清清淡淡的听不出什么情绪,像是只简单地平铺直叙,毫无感情道:“只是觉得没必要有什么联系。”
“还在怪我?”谢景臣的手终于从她的手腕上松开,转而摁在了洗手池的边缘上,他话语温柔地低声询问:“怪我拒绝了你?”
“微微,我当时……”
“谢大哥,”单曦微打断了他,根本不想听他所谓的解释,她轻轻扬了下唇角,声音柔软:“糖果只对哄骗小孩子才有用。”
谢景臣脊背一僵,他直勾勾地盯着她,单曦微毫不怯懦地坦然迎上他探究的目光。
两个人像是在无声的僵持。
须臾,谢景臣从胸腔里震出一声短促的低笑,单曦微辨不清他的笑有什么深意,也没兴趣。
她轻推开他的手臂,往外走去,转过弯后,单曦微感觉没有人跟上来,才深深地吐出一口浊气。
“糖果只对哄骗小孩子才有用。”谢景臣的手撑着洗手池的边缘,低声重复了一遍单曦微刚刚说的这句话。
过了片刻,他抬起眼看向镜子里的自己,轻叹了口气。
她这句话有深意,而且不止一层深意。
但不论是哪种,他都懂。
只是……这个丫头现在喜欢拐弯抹角的讽刺人了?
谢景臣微微勾了勾唇,比原来更聪明了啊。
单曦微从卫生间回去后就被何珊珊八卦的问道:“微微有没有偶遇上谢教授,他也去卫生间了!”
单曦微轻摇头,表示自己没遇上,随后四个女孩子就出了烤鱼店。
林若跟她们不同路,出去后就在路边拦了辆车走了。
在回学校的路上何珊珊有条有理地分析说:“林若今晚炫耀了半天,结果谢教授都不认识她,要我看啊,她跟她那个堂姐关系绝对不好,不然为什么她堂姐都订婚了,男方还对她没印象啊,一般来说肯定都见过好几次甚至都一起吃过几次饭早就认识了。”
单曦微没说话,只是安静地听着。
钟晓也觉得奇怪,说:“珊珊说的对,我也觉得很蹊跷。”
“嗐,”何珊珊话语不屑道:“她之所以这么炫耀,不就是从心理上羡慕嫉妒我们微微嘛!这点小心思咱们从大一就见识到了。”
刚上大一那会儿,林若就总是爱跟单曦微比较。
单曦微成绩好,她就拼命学,但每次结课考试都是千年老二,每次竞赛成绩也都在单曦微后面。
单曦微虽然不外向,但是人缘却出奇的好,她就想方设法拉拢别人广交朋友。
单曦微买件什么裙子,她就非要单曦微给她店铺地址,她也要买一样的,穿上让别人拿她和单曦微作比较。
这几年追单曦微的男生,绝对都被林若撩过,有的被她撩到手和她谈过一段,有的不喜欢她这种性格,始终倾心单曦微不动摇。
奈何单曦微出了名的难追,到现在也没有一个男生能拿下她。
林若性子娇蛮,嫉妒心和攀比心很强,虚荣心也大,她的性格一点都不合群,因为太以自我为中心,所以在大一开学不久后就因为宿舍里的三个人不迁就她不让着她赌气搬了出去。
虽然现在宿舍里还有她的一床被子,但林若已经相当于不是这个宿舍的人了,聚餐之所以叫她也是因为大家不想撕破脸,而且一个学期也就一两次,没必要刻意去针对她,毕竟她们也不是故意挑事的那种人。
她们对林若的态度就是面上过得去就行,深交是不可能的。
“也就是微微脾气好,不跟她一般见识。”何珊珊感叹。
单曦微倒也不是脾气有多好,她也不怂,就只单纯的觉得没必要理林若这种小孩子一样的行为。
林若自己开心就好。
单曦微回到宿舍后又被钟晓逼着吃了一顿退烧药,这次的柠檬糖她没有含,填进嘴里后就咯吱咯吱嚼碎了囫囵吞咽了下去。
甚至连味道都没好好地尝出来。
似乎比原来的酸甜多了一点微苦。
也可能是药苦。
晚上宿舍里熄了灯后,单曦微闭上眼好久才微微有了一丝睡意。
结果这零星的瞌睡虫最终也被手机振动给驱散了。
单曦微从枕边摸出手机来,忽然亮起来的手机屏幕让她不适应地眯起眼。
她把屏幕亮度调低,这才去看是什么消息。
一条来自陌生号码的短信。
【186****5789:哄小孩子用糖果,那……哄你呢?】
单曦微选中这条短信,点击删除。
她不需要哄,因为她不接受欺骗。
她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哪怕再喜欢,她也不会去做三。
并且在她知道***的那一刻,之前再多的喜欢都抵不过那一刻涌上来的反感。
删了短信后单曦微把手机开了飞行模式。
·
谢景臣和那几个学校领导吃过晚饭回家后一进卧室就脱掉了身上那套衣服,直接进了浴室洗澡。
换上浴袍出来后谢景臣去了书房。
他打开电脑,邮箱里最新一封邮件是他让杨特助查的事情。
原本谢景臣并没打算用这种方式去了解他不在的这几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想一步一步来,想亲自从单曦微身上了解。
但是她目前对自己的态度很排斥,谢景臣一时半会还真搞不清楚单曦微到底经历了什么性格才会变成这样。
就算被他拒绝,伤心难过,她的性格也不至于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杨特助早在他回国之前就查好了一切,是他一直没让杨特助发过来。
谢景臣点击打开了邮件。
上面记录着单曦微这六年来所有的成长轨迹,事无巨细。
【初三毕业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清大附中。】这个他知道,那个妹控单羲衍在朋友圈发过。
【高三毕业以全校第一的名次被外国语大学录取。】这个他信息有误,因为当时单羲衍发朋友圈说的是单曦微要进清大,也就是他和单羲衍当初读的大学。
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单曦微没去清大,而是选择了外国语大学。
这几年他对单曦微仅有的了解,都是通过单羲衍的朋友圈。
再继续往下看。
谢景臣本来平静的脸色微变,眉峰倏地拢起来。
【高三毕业那年暑假……】
她……他们……
谢景臣盯着电脑屏幕看了良久,偌大的书房里安静的过分。
半晌,坐在电脑前的男人划开打火机,摇曳的火苗窜动。
他将打火机凑近嘴边,点燃了嘴里叼的那根***。
眼前烟雾缭绕,腾升起来的云烟让电脑屏幕上的一行行字变得不清晰起来。
谢景臣沉默不语地抽了一根又一根。
微微……
不知道过了多久,谢景臣拿起手机来,找到单羲衍的电话拨了出去。
此时正和苏莺滚在一起的单羲衍听到手机***响起来,微微抬身,摸过手机接通。
“喂?”单羲衍的嗓音染上了带有情·欲的嘶哑。
谢景臣微愣,他有点不自然地轻咳了下,随后说:“没事,想找你喝酒,改天吧,不打扰你了。”
“去哪儿?”单羲衍毫不留恋地翻身下床,捡起自己散落在地上的衣服来,问道。
“不了吧,改天说,你先忙……”
谢景臣的话音还未落,单羲衍就定了地方:“去if吧。”
说完单羲衍就挂了电话,根本不给谢景臣反驳拒绝的机会。
谢景臣掐灭指间夹的烟,扔进烟灰缸里。
随即就起身出了书房,回到卧室换好衣服,拿起手机和车钥匙就出了家门。
半个多小时后,谢景臣到了if 。
单羲衍已经给他发了包厢号,谢景臣直接踩着楼梯上了三楼。
他推开门***,单羲衍已经坐在了沙发里。
男人脱了外套,身上只穿了一件纯黑色的衬衫,没有打领带,最上面的两颗扣子散开。
单羲衍正端着一杯酒,仰头一饮而尽。
谢景臣刚坐下,单羲衍就推给他两排一共12杯琥珀色的酒水,然后当着谢景臣的面慢悠悠的往杯子里加白酒。
谢景臣笑了下:“这么狠?”
“这就狠了?”单羲衍眯了眯眼,靠在沙发里,长腿交叠在一起,他斜睨了谢景臣一眼,以单曦微哥哥的身份问道:“你想追我妹,问过我的意思没?”
跟聪明的人打交道,永远都是这样。
根本不用把事情说出来,对方就能顺着一点点蛛丝马迹察觉到端倪。
谢景臣轻挑了挑眉,他随手端起一杯来,抿了口,而后才慢条斯理地勾唇道:“现在问?”
“不准。”单羲衍骂道:“你个老男人!”
谢景臣:“?”
“哥,”他喊的非常顺口,根本不像第一次管单羲衍叫哥,谢景臣神态疏懒,漫不经心地揶揄:“咱俩谁老?”
“谁是你哥,别套近乎,”单羲衍毫不留情地嘲讽说:“一把年纪了,可要点脸吧!”

柠檬微微甜免费阅读

单羲衍这几年来并不知道谢景臣对自己妹妹的心思,他之所以能察觉到端倪,还是因为昨天下午谢景臣约他吃饭时,他说晚上约了微微,谢景臣毫不犹豫就说可以一起,而且没头没尾的突然跟他说婚约解除了。
单羲衍那会儿才捕捉到不对劲儿,进而联想起以往的种种,蓦地看清了谢景臣的心意。
因为谢景臣在电话里的语气……
那种急切感中夹杂着一丝紧张忐忑的情绪,暴露的太彻底了。
单羲衍很少见谢景臣这么外露情绪,上一次见他暴露情绪在外,还是六年前,谢景臣快出国的时候。
谢景臣说是喝酒,但没打算喝很多,一来是他的胃承受不住,二来……是想叙旧,他错过的那些事,从中了解一点是一点。
总之,喝酒是次要的。
不过他还是端了一杯一口干完,以表诚意。
单羲衍也没想真为难他,意思一下就过了。
但是谢景臣要追微微这件事,他还没打算让谢景臣这么容易就过他这一关。
他只有微微这么一个妹妹,这丫头被他从小宠到大,就是那年……没有照顾好她,让她在那段时间里承受了太多。
单羲衍本就因为那件事对单曦微心存愧疚,一直都想尽力弥补,这下事关微微的人生大事,他当然会更加慎重。
况且谢景臣曾经还有个未婚妻,要是微微跟他扯上关系,保不准会被他那前未婚妻暗地里使绊子。
单羲衍这个妹控可见不得自己的妹妹受委屈。
“你怎么知道的?”谢景臣眯眼问。
单羲衍冷哼了声:“但凡你回国后给我打那通电话时能藏深点,我也不会知道。”
“行啊你谢景臣,觊觎我妹妹这么多年,当初频频去我家玩是想见我妹妹是吧?这几年时不时的就给我打通电话也是因为微微对吧?”
谢景臣靠在沙发里,长腿随意交叠,包厢里的灯偏暗,镭射灯什么的都关了,只剩一簇橘***的暖光,将他的眉眼染上一抹温和,男人冷清的脸上浮出很淡的笑意,表情很放松,听到单羲衍的话后轻掀眼皮,唇角边漾开轻小的弧度。
“我现在否认,是不是很没说服力?”
单羲衍剜了谢景臣一眼,没好气道:“我说你这几年怎么每次专挑微微放了假出成绩的时候打来呢,要不就是微微生日那天联系我,你藏得可以啊,连我都瞒。”
谢景臣轻叹了口气,话语淡淡:“迫不得已。”
不然他当初也不会作死拒绝微微,等这么些年过去再找罪受费尽心思想把人追回来。
图什么啊。
说是叙旧,但单羲衍和谢景臣都没去触对方的雷区。
对单羲衍来说,当年那场打击是他的痛处,这些年鲜有人在他面前提及。
对谢景臣而言,那场荒唐可笑的婚约是他人生中最大的不堪,他不想让别人知道,尤其是微微。
单羲衍之所以知道,还是因为谢景臣那年因为这件事喝得酩酊大醉,不小心对最好的哥们吐露了。
但单羲衍答应过他,绝不会告诉任何人。
他信得过单羲衍。
“合着你今晚能放弃温柔乡跑出来见我,全是为了微微?”谢景臣半开玩笑:“搞得我还以为我成了打扰你好事的罪人。”
单羲衍垂下眼,冷哼:“谁给你的自信让你觉得你在我这里很重要?”
谢景臣挑挑眉,他慢悠悠地抿了一口酒,闲散地揶揄:“怨念别这么重,杀·精。”
单羲衍:“……”
“谢景臣,老子不准你追我妹!”
谢景臣笑:“生气也杀。”
“滚滚滚!”单羲衍不甘示弱:“长时间没有性·生活才伤身,我看你才要小心一点。”
互相怼完,两个幼稚的老男人不约而同的笑了笑,碰了下杯,将杯子里的酒水一饮而尽。
好久没这么放松过了。谢景臣舒坦地呼了口气。
·
一夜无梦。
单曦微隔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何珊珊和钟晓都还在睡。
她穿好衣服下床,进了卫生间动作轻小地洗漱,随后就拿上手机出了门。
今天上午一没课,单曦微并不着急,慢吞吞地走在路上。
清晨的风透着些许微凉,吹过来轻拂到脸上,略有痒意。
朝阳正从天际缓缓上升,金色的光芒洒满了大地,明亮,却不灼热。
一天中最好的时候。
昨夜似乎又淅淅沥沥下了一场小雨,脚下的路比昨天湿一些,站马路旁边的砖铺路上走过,还能闻到一缕雨后泥土的气息。
“petrichor。”单曦微轻喃出这个单词,嘴角微微扬了下。
想起她家司令了。
司令就是那年暴雨天单曦微高烧被谢景臣送进诊所后的第二天,她在路边捡到的奄奄一息的小橘猫。
现在早就成了胖橘了。
这个周末……是司令的生日。
到时候回趟家吧,陪妈妈去逛街,也给司令过个生日。
单曦微计划着,不知不觉就到了学校门口那家最火热的粥铺外面。
排了十多分钟的队,单曦微要了三份不同的粥,她自己的牛奶燕麦粥,何珊珊的皮蛋瘦肉粥,钟晓的小米南瓜粥。
随后又去旁边买了四个蟹黄包,三个茶叶蛋。
等单曦微再回到宿舍的时候,钟晓已经迷迷瞪瞪地下了床,正在喝水。
何姗姗还在睡。
“微微,你没再烧吧?”钟晓声音软软地关切道。
单曦微浅浅笑了下,小声回:“好啦。”
单曦微把早餐放到桌上,对钟晓说记得吃,她坐在书桌前把自己那份吃完,就拎上装了书本的帆布包出了门。
这会儿还早,单曦微先去了趟图书馆。
上午九点半,还有十分钟上第一节课的学生就要下课了,单曦微不喜欢等到他们下了课和那么多人一起在路上挤,提前收拾了东西就出了图书馆,朝公教楼走去。
结果却意外在路上接到一通电话。
单曦微在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讶异了瞬。
“喂?孟院长。”
“现在过去吗?”单曦微望了眼不远处的公教楼,轻声应下:“好,我这就过去。”
单曦微转身,朝这个公教楼相反方向的政教楼走去。
在路上她在微信群聊里发了条语音:“姗姗,小小,院长临时叫我,这节课我过不去了,要是老师点名就帮我请个假。”
何珊珊很快就回了过来,也是条语音:“院长找你?不会是让你代表学校参加什么全国竞赛去吧?”
这条路上人不多,单曦微改为打字,她低着头,手指轻点屏幕。
【Gatto:不知道(无奈)】
刚发出去,就在转弯处和一辆冲过来的共享单车磕碰到了一起。
梁修赶着去蹭课,没想到会在这里碰上单曦微,还把人给撞倒了。
他连忙扔下车子,跑到单曦微旁边蹲下来,皱紧眉愧疚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然后又很心疼地问:“摔到哪里了?我带你去医务室吧。”
单曦微的手撑在地上,倒是没摔多疼,因为刚才是车把挂到了她的帆布包,连带着她被抻倒。
就是……在才下过雨的地上跌坐了下,衣服脏了。
单曦微站起来,拽着裙身往后扭头看了看,***那块儿沾了泥,有点脏。
梁修急忙把自己身上的白色外套脱下来给单曦微,自责道:“真的不好意思单曦微,你先……挡一下?”
单曦微别无选择,只能接过来,她一手拽着一只袖子从后面绕过来,系在腰间。
“谢谢,我先应急,过两天还给你可以吗?”
梁修巴不得和单曦微扯上点什么关系呢,闻言立刻点头答应,“好。”
“你这是要去哪儿?”梁修心里疑惑,下节课她应该有课的啊,怎么她却往教室相反的方向走呢?
单曦微礼貌回答:“有点急事,抱歉,我先走了。”
单曦微抬脚继续往政教楼走,她身后的梁修扶起共享单车来,在亲眼看到她进了政教楼后调转方向,也不去蹭课了。
本来就是为了她过来蹭课的,现在她不去上课,梁修也就没过去的必要了。
单曦微乘坐电梯到了四楼,熟门熟路地拐到一扇门前,门上的铭牌上写有几个字——英语学院院长办公室。
她礼貌地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一道中气十足的中年男声:“进。”
单曦微推开门走***,轻声开口:“院长,您找我?”
孟广义抬眼,面色温和地对单曦微说:“曦微啊,是这样的,往前就要到咱们学校六十周年大庆了,学校非常重视这次的庆典活动,要求每个学院都要拿出献礼的节目来,我和外交学院的院长商量了一下,想两个院合出一个节目,就由让你和他们院的柯杨一起表演一首曲子。”
单曦微有点懵,“啊?”
孟广义说:“就是你弹钢琴,柯杨拉小提琴,同台演出。曲目你们自己定。”
“我见过你在大一元旦晚会上弹钢琴,很优美很动听,这次把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你,老师放心。”
单曦微沉默了片刻,刚想委婉拒绝,孟广义就又道:“我都和李院长定下来了,表格也已经交到了校长那里去,改不掉了,你接下来就抽出些时间来和柯杨磨合练习下吧。”
“表现好了学校有奖金。”
他这不是商量,而是通知。
单曦微瞬间就没有了反抗的余地,只得答应下来。
从院长的办公室出来,单曦微叹了口气。
大一元旦晚会她之所以会上台弹琴,完全是因为本来要上台的钟晓手腕挫伤,无法表演,她临时救急。
她其实并不想碰钢琴。
因为会想起一些往事。
帆布包里的手机忽然不断震动起来,神思正在胡乱漂浮的单曦微把手机掏出来,看到是个本地的陌生号码,就接了起来。
谢景臣本以为她会挂自己的电话,谁知道她竟然很快就接了起来。
男人像是意外,又像是惊喜,轻声温柔地唤她:“微微。”
嗓音格外缱绻,含着几分旖旎。
还没从回忆里抽离的单曦微仿佛听到过去时空里的谢景臣喊了她一声。
她也回了她一句。
“景臣哥。”
“叮——”
电梯到了四楼。
单曦微猛的回神,目光茫然了一瞬后,她立刻就仓皇地挂掉了电话,而后进了电梯。
单曦微站在电梯里,完全分不清刚才那声“景臣哥”是来自回忆里十六岁的自己,还是她刚刚受回忆的影响口误真的喊了他。
为了避免尴尬和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单曦微在出电梯之前就把这个号码给拉黑了。
谢景臣蓦地听到她在电话里喊了自己“景臣哥”,整个人都懵了,心情根本不足以用惊喜来形容。
女孩子的声音柔软轻细,仿佛还透着一丝委屈。
男人受宠若惊地怔忡住,胸腔里的心跳狂跳不止。
然而仅一秒不到,电话突然被掐断。
谢景臣慌忙给她打过去,却一直打不通。
等他再拨过去时,听筒里传来一道机械的女声:“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后面他又连续打了几次,全都是这个回答。
谢景臣轻抿了下唇,拿起车钥匙就出了公司。
微微。
别躲我了。

小说推荐

泠泠不肯弹,蹁跹影惊鸿。柠檬微微甜单曦微谢景臣小说完结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是小编千辛万苦找到的,友友们一定要关注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