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许你一世安好(白梧桐闻晏)

重生许你一世安好(白梧桐闻晏)

导读:主人公是白梧桐闻晏的小说,名字是《重生许你一世安好》,大神作者“宁静夜空”的作品,正在未来网火热进行中,小说主要讲述了:某日,白梧桐掐着一算,眉头紧锁:不好,大树要倒啊。

小说介绍

主人公是白梧桐闻晏的小说,名字是《重生许你一世安好》,大神作者“宁静夜空”的作品,正在未来网火热进行中,小说主要讲述了:某日,白梧桐掐着一算,眉头紧锁:不好,大树要倒啊。闻晏从轮椅上走下来,揽着白梧桐的腰:有我在,他们倒不了。上一世你做鬼陪我多年,这一世必定还你一世安康顺遂。

白梧桐闻晏小说简介

前世,白梧桐性格懦弱,误信歹人之言,弄得名裂身死,后做了多年的鬼,悟了,人就是不能太善良,否则谁都想踩上一脚,更何况她靠着大树好乘凉,有***姨母,王爷表哥,在京都横着走都尚可。

重生许你一世安好全文阅读

天边晚霞渐渐浮现,金色余晖斜照山顶。
东牛山群山环绕,烟雾缭绕,碧水潺湲。夜幕降临,群鸟归巢,牧童骑着黄牛缓缓下山,农人劳作一天陆续归家。
在青山绿水环绕的农庄尽头,有一处青砖红瓦垒砌而成的三进宅院,宅子门口屹立两座石狮子,昂首挺胸,威武气派。门匾上写着碧荷苑几个字,字迹苍芎,宛若游龙一般。
看门的小斯在门口打着瞌睡,时不时发出呼噜声,显然已酣然入睡。
“小牛子,你个懒鬼。”突然一阵高呼声传来,惊得小厮打了一个寒颤,倒在地上,抬头环顾四周,惊恐道:“妈呀,我怎么睡着了,要死了,要死了。”
“谁让你放和尚进来的?”随着声音由远及近传来,一个老叟快步走到小厮跟前,抬手朝小厮的脑袋上拍打几下:“不是说了,咱们府里不请和尚道士吗,你的耳朵被耳屎堵住了,还是梦中当猪耳朵啃了?”
“和尚?”小厮一头雾水,摸着脑袋,疑声问道,“小的不曾放什么和尚进门,哪来的和尚?”
“你当真不知?”老叟问皱眉问,沧桑的嗓音缓和几分,随后小声自言自语道,“那就奇怪了,法华寺的主持怎么到碧荷苑来了?”
青阳镇附近的几个村子,都知晓,碧荷苑从不请道士和尚做法。道士和尚经过此地,都要绕道走,今天和尚突然***,怎么看都觉得诡异。
碧荷苑处处繁花似锦,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会客厅,闻晏坐在轮椅上,眸中隐藏着警惕地的光芒,脸庞随和看向下首的和尚:“不知一尘大师远道而来,所为何事?”双手手指修长,放在轮椅扶手上,有节奏地敲击着。
一尘大师双手合拢,念了句阿弥陀佛,说道:“施主,老衲是受人所托,您这宅子里,有不干净的东西,必须祛除,不然会影响施主的身子,还会危及家人健康。”
闻晏让人给一尘大师奉茶,继而红唇轻启,嗤笑道:“不干净的东西,何为不干净?这世上不干净的东西唯有人心,它的贪婪***,让多少无辜的人死于非命。”
“施主不要执迷不悟。”一尘长叹,“世间万物皆有因果,她不应该在世间徘徊。”
“不应该?”闻晏脸上浮现讥讽,“什么是应该,什么是不应该,大师强行插手人间命数,也是因果?”
“施主?”
一尘想继续劝说,被闻晏阻止:“大事不必多说,闻晏的命自有天收,不会被‘不干净的东西’影响半分。”
一尘口中不干净的东西乃一抹灵魂,这灵魂多次救自己于危难,那些人想让一尘出面,除掉他们最大的妨碍,然后好刺杀自己,简直是妄想。
“既然施主如此执着,老衲也不好强求,还请施主三思。”一尘一脸真诚道,说完,将手中的念珠递与闻晏,“施主,请收好此物,关键时刻会救你一命。”
闻晏垂眸看向他手中的佛珠,圆润光滑似有灵性,不在意道:“谢谢大师好意,在下与此物无缘,还请大师收回。”
一尘停顿,迅速将念珠戴闻晏手腕上,手指轻点,念珠似有生命,牢牢圈在闻晏手腕上,任凭他怎么撕扯都没用。
闻晏愤怒:“大师这是何意?”世上哪有强卖强买的事儿。
“老衲完成故人托付,告辞。”茶水不沾一口,转身离去,身影很快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闻晏摸了摸手中的念珠,让人拿剪刀来。老叟连忙吩咐仆人拿剪刀过来。可惜,念珠的绳索不知是用什么材质做的,剪刀犹如生锈一般。
“公子?”老叟额头细汗若隐若现,嗓音中透着焦躁不安。
“一尘乃法华寺主持,他专程送的东西,若是一般,他们何必大费周章。罢了,推我去书房。”闻晏闭上凤目,靠在轮椅上,心思百转千回:他最近心焦不安,要有大事发生了吗,到底是什么事情,与一尘有何关系?
思虑间,人已经到了书房,老叟关门出去,留闻晏一人在书房。
书房简单大方,宽敞明亮,被打扫得一尘不染,唯一吸引人的东西,是书桌上的一株桃花,花瓣红艳欲滴,婀娜多姿,一股桃花香,似有似无从花瓣中散发出来。
闻晏望着完好如初的桃花株,脸上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双手转着轮椅,慢慢靠近那株盛开的桃花。
细看那桃花居然是真的,这深秋时节,它绿叶繁盛,枝条招展,繁花似锦,比那春日的桃花好要茂盛几分。
闻晏伸手,小心翼翼地出摸着花瓣,犹如抚摸女孩儿的脸,眸中带着喜悦,轻唤道:“桐儿,出来吧,一尘那个老秃驴走了。”
一尘如听见闻晏喊自己老秃驴,会气得背过气去。在大圣王朝,谁敢对一尘不敬,就算当今天子,也要尊称他一声大师。闻晏的父亲闻世子,更是对一尘毕恭毕敬,闻晏小儿敢藐视他,简直罪大恶极。
桃花株没有任何反应,闻晏又喊了几次,依然无果。闻晏皱眉抱起盆儿,小声问:“你是累了吗,累了就休息一会儿,我会陪着你。”
闻晏等了许久,也不见那株桃花有任何动作。心里微微失望,滚动着轮椅到书架上取一本书,拿在手中,心不在焉地翻看几下,深邃的双眸看向书桌上的桃花:“你今天有些反常,是感应到老秃驴的到来吗?”
他抬手,望了望手腕上的念珠,眉头紧锁,喃喃自语道:“难道因为这佛珠,桐儿不敢出来吗?”还是被一尘大师震慑到了。
忽然,一支冷箭散发着幽光,直逼闻晏命门。闻晏出神,等他发现时,闪身堪堪躲过射来的箭,因不及时,利箭划过他的右臂,直直插入他身后的书架上,几本书因不堪重力,落在地上。闻晏捂着肩膀喊道:“来人。”可没有人回答闻晏的话,他又喊一句,门应声而开,一位身材修长的年轻男子,长发随意披在脑后,藏青色长袍,手里拿着一把扇子,缓缓走进书房,声音愉悦道:“不用喊了,这里的人,都被我毒昏了,他们听不到你讲话。”
“你是谁?”说完闻晏吐了一口黑血,这是中毒的征兆,他双眸看向来人,眸中闪着警惕的光芒。
那人优雅地摇了摇手中的扇子,脸上露出难掩的得意:“你不认识我没关系,我认识你就行了。每次刺杀,你都能侥幸逃过,是运气还是其他?”
他踱步走到书桌旁,垂眼看向桌上的那株桃花,“这里面到底藏着什么***,我真好奇呢!”多少次明枪暗箭,都被闻晏躲过去。
他伸手想摸摸桃花瓣,被闻晏大声呵斥住,边吐黑血边喊:“住手。”任何人都没资格碰他的桐儿。
“中了一剑封喉,居然能活到现在,我不得不佩服你。”那人停手,钦佩地看着闻晏,“你都要死了,护不住她,不如将她给我。”
传言说,这碧荷苑有为仙子,每日夜晚,与闻晏弹琴畅饮,读书舞剑,而这桃花仙子,就住在这桃花株上。
“休想。”闻晏面色发青,嘴唇发紫,眸中带着恨意,左手捂着右臂受伤的位置,“任何人都不能冒犯他,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那人哈哈大笑,嘲笑地看向闻晏:“你都要死了,能奈我何?”
闻晏唇角微微上扬,露出讽刺的微笑:“那就试试。”说着,他双手放在轮椅扶手上,使劲儿拍了一下,数十枚银针迅疾飞出,直朝不速之客的地方射去。
那人挥出扇子左挡右挥,将射过来的银针尽数打落:“雕虫小技,还伤不了本……”话音未落,他惊恐地看着没入胸口的利剑,瞳孔微缩,口吐鲜血,结结巴巴地说,“你,你,你…”
闻晏微微眯起眼睛,握紧手中的剑,又往那人身上用了一些力气,剑从那人身后露出:“去死吧。”随后使出浑身的力气收回宝剑,鲜血溅到闻晏脸上身上,及那颗侍奉佛祖的佛珠上。
佛珠发出一道亮光,刺眼夺目,好一会儿才渐渐消失。光亮消失殆尽后,书桌上的桃花株渐渐变得透明,倏地,桃花株变成了一位娇俏可爱的小姑娘。
小姑娘十四五岁的样子,桃色的长裙衬得她皮肤更加白皙,双眸如深潭一般幽静。
“桐儿?”闻晏伸手,一脸痛苦地看着白梧桐。
白梧桐惊恐,飞奔到闻晏身边,查看他的情况,眸中噙泪,嗓音中带着害怕:“闻晏哥哥,你这是怎么了,谁伤了你?”
闻晏抓着白梧桐的手,露出欣慰的笑:“你没事就好,没事儿就好。以后闻晏哥哥不能陪你了。桐儿投胎去吧,闻晏哥哥下辈子一定会找到桐儿,不让桐儿孤单一人。”
白梧桐感觉到闻晏渐渐变冷的身体,摇头拒绝,悲切惶恐道:“不要,我不要,我要闻晏哥哥现在陪着我。”
闻晏沾满鲜血的手,抚摸着白梧桐的脸颊,一字一顿说:“桐-儿-听-话。”
说完这些,无力的双手垂下,闻晏躺在白梧桐的怀里,永远闭关上了双目。任凭白梧桐怎么呼喊,都没有反应。
“啊-”白梧桐搂着闻晏仰天长啸,神色悲壮,伤心欲绝,仿佛有东西脱离她的魂体,让她痛不欲生。
闻晏回神:“事情就是这样。”想起他们回来,闻晏脸上有几分庆幸,又道:“说起来,咱们要感谢那老秃驴和国公府,如果不是他们,咱们何来重来,这次定把他们送入地狱,也不枉他们一番苦心。”
听完这些,梧桐抬手拍桌:“还有一尘那老秃驴。好事没做几件,坏事儿一桩桩,让他做绝了。”
闻晏笑了,道:“一尘也是被人利用。放心吧,他欠咱们的,终归要还,这就是佛家所说的因果。”
三更的梆子刚过。梧桐起身走到闻晏身边,蹲下抚摸着闻晏的双腿,满脸疼惜,沉声道:“闻晏哥哥的腿?”
闻晏安慰:“桐儿不必担心,闻晏哥哥习惯了。”
梧桐拿出一瓶药给,放闻晏手中:“闻晏哥哥会站起来。时间不早了,梧桐该回去了。”她来得急,没准备太多东西,真是失策,人已找到,还怕东西不到?
“推我到外面。”闻晏道。
梧桐坐上鸾鸟,俯瞰院中一切。闻晏摆摆手,看着梧桐坐鸾鸟离开,双手紧握药瓶。
这时,司琪醒了,摸着脑门诧异:“我怎么睡觉了?”

重生许你一世安好免费阅读

司琪见自己躺在椅子上,身上是闻宴的披风,慌忙起身,将披风披在闻晏身后,道:“少爷,您怎么不喊醒我,又自己干活。”
他见夜深了,问:“什么时辰了。”
“三更已过。”闻晏答道。
“过三更了?”司琪脸庞涨红,又羞又愧,“我也不知为啥睡觉了,司琪以后再也不敢了,请少爷责罚。”说完,单膝跪地。
“不怪你,是我贪恋美景,点了你的睡***。我想清净一会儿,你懂得。”闻晏将药瓶放于胸口处。
司琪噘嘴,抱怨道:“少爷,您就是嫌我烦,若是觉得我烦,把我也撵出去就是了。”
“把你赶出去,谁给我推轮椅,谁给夫人偷偷报信。谁给小四小五买糖葫芦吃?”闻晏笑道。
“少爷,你就会打趣我。”司琪推着闻晏,不满道。走到内室后,伺候闻晏梳洗歇息,随后躺在外间的软塌上,“少爷,您这样才好,这样让司琪觉得少爷活着,不是行尸走肉。”
闻晏听闻,叹息一声:“睡吧,天亮后,有事情要你去办。”
十五岁那年,他骑马摔断了腿,太医院的那些太医连连摇头,说腿断了,就算能好,也不能走路。当时,闻晏万念俱灰。
他本是国公府嫡长子,三岁能诗,七岁能文,骑马射箭样样精通,在京城是少年天才般的人物,闻国公夫妻眼中的骄傲,母亲冯氏全部的寄托,京城世家子弟的榜样,却一夜之间化为虚有。
人们都道天妒英才,闻晏也觉时运不济,后来才知,这是国公府世子闻胥和平妻夏氏动的手脚。闻晏光芒太盛,遮挡了闻珏的光芒。他们想让闻晏从此一蹶不振。
上一世闻晏却是如此,整日躲在房中不敢见人,祖父祖母叹息,母亲抹泪,这让闻晏更加心烦。
十八岁那年,闻胥寿辰,闻晏拒不参加。闻胥借酒发挥,说闻晏不孝,这等不孝之人,就该撵出府去。正好可以给闻珏腾地方,有他在,压得闻珏喘不过气来。
祖父祖母自是不允。可闻晏心高气傲,自尊心极强,容不得别人说三道四,执意离开国公府。母亲冯氏对闻胥失望至极,带着两个小儿子,跟闻晏一起离开。
***四人,从此再未踏足闻国公府。
国公府看似光鲜明亮,其实早已经落败,闻国公世子闻胥,“偶遇”夏氏,花言巧语,柔情蜜语,后娶夏氏为平妻,只是想找一个靠山。
夏氏的父亲是丞相,那夏氏虽然庶女,确是夏丞相宠妾所生,在丞相府非常得宠。又丞相嫡女是夏贵妃,二皇子梁王殿下是夏贵妃所生,在宫中仅次于***。夏氏与闻胥见面后,一见倾心,非闻胥不嫁。
夏丞相无奈只能让夏氏嫁与闻胥,但却不能是妾,须是平妻,与冯氏无大小之分。冯氏娘家自是不愿,可夏丞相权势滔天,随意找了一个错处,将冯氏父兄皆罢去官职,撵出京都,永不录用。
冯氏娘家不能靠,后又生了一对痴儿。更使闻胥厌弃。闻胥一年到头踏进文澜苑的次数屈指可数。幸而闻晏争气,小小年纪,才华横溢,十五岁中举,国公爷和夫人看重,对冯氏***多有照顾。
夏氏得闻胥宠爱,虽然是平妻,却经常欺辱冯氏***,又有掌家大权,克扣冯氏***的食物、用品是常有之事。若不是闻晏聪慧过人,得国公爷和国公夫人看重,夏氏早把他们都撵出府去了。
闻晏离开国公府后,夏氏并未放弃***闻晏,只要闻晏活着,闻珏就活在闻晏的阴影下,公婆百年后,依然请爵给闻晏,夏氏不许,闻胥为讨好夏氏、夏家及夏贵妃,此次派人刺杀闻晏,只要闻晏不在了,府中也就安宁了,舍弃一个儿子,换得后半生的荣华富贵,也值了。
闻世子对夏氏买-凶***一事,是睁只眼闭只眼。
闻晏偶然得知,母亲当年身怀有孕,夏氏给母亲下毒,弟弟们生来痴傻,是因为中毒。夏氏怕冯氏再生出一个如闻晏一样的天才,便找夏贵妃商议,从夏贵妃那里,得到让孩子胎死腹中的药。幸亏冯氏的两个孩子命大,没有胎死腹中,只是变得痴痴傻傻。
夏氏自认为做的隐晦,知晓此事的人均被灭口,却不想被她勒死后,扔出去的丫鬟,奇迹般活了,从此隐姓埋名,后来嫁给一个农夫,农夫正好生活在东牛山下,有幸被闻晏认出,合盘说出夏氏罪行。
闻晏不得不查当年断腿一事,时隔多年,涉及此事的人,均已失踪或身亡,闻晏怎会不知道此事有蹊跷。纵然知晓,想***却已经晚了。
别人都道他天资聪颖,却折在一个无知妇人手中。
辱母之恨,断腿之怨,杀弟之仇,外祖一家之不甘,总有一天,他会找夏氏及夏家算清楚。
闻晏躺在床上,辗转难眠。夏家家大势大,关系盘根错节。又有夏贵妃和梁王撑腰,想扳倒他们,谈何容易。上一世,***和祁王都被其党羽陷害,落得个身死的下场。如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既然重生,夏贵妃和梁王想要这锦绣山河,也端看他的心情。
五更时分,闻晏迷迷糊糊睡去,不知道睡了多久,听见司琪唤人,睁开眼睛,见司琪站在床边,外面天已大亮,皱眉问:“什么时辰了?”
“辰时三刻。”司琪回答,心疑闻晏身子不适。他弯腰一面替闻晏穿鞋,一面问:“少爷身子不舒爽,是否请太医过来?”
“不用,一会儿你去一趟祁王府。”闻晏道。
“祁王府?”司琪不明,举目看一眼闻宴,“去祁王府作甚,咱们跟祁王又不熟。京城跟咱们相熟的人不多。”
说起这个,司琪就生气,想当年,他家少爷风度翩翩,才貌双全,结交不少好友。就连京城的***们都为少爷倾倒。
现如今得知少爷断腿,***关怀的没几个,看笑话、落井下石的倒不少。就连少爷的未婚妻都主动退婚了,说什么,不想给少爷添麻烦。少爷腿断了,你主动进门,照顾少爷起居,怎会添麻烦。李家***就是看不上少爷了。
少爷是有骨气之人,别人主动退婚,他怎能扒着人家不放,旋即拿出订婚信物,扔还给李家刁奴。自此更加沉默寡言。
闻晏不言语,司琪不再多问,默默伺候闻晏梳洗。
收拾停当后,闻晏吩咐司琪推他去书房,司琪不敢反驳,一一照办。
闻晏快速休书一封,并着几张纸放入信封,交于司琪,郑重道:“把这信亲手交于祁王,门房的人若拦着,你就说梧桐***让你来的,门房的人自然会让你进。”
司琪接过信风,贴身放好,半信半疑地看着闻晏:“少爷,梧桐***有是谁?”
他竟不知,少爷认识别的女孩儿。
“去吧,快去快回。”闻晏不答反催促道。
司琪拍拍胸口处,嘱咐闻晏按时吃饭,抬步跨出门去。
祁王府门前,侍卫拦住司琪:“你是何人,竟敢闯王爷府?”
司琪从怀中掏出信封,怯懦道:“我给王爷送信,哦,是梧桐***让我来的,让我把信亲自交于王爷。”
其中一名侍卫上下打量着司琪,心中疑惑:“平日里不是喜鹊姑娘前来吗,今儿怎么换了一个小子,可有令牌?”
“小的来得急,忘记跟喜鹊姑娘要了,要不,小的再回去拿令牌,可要是耽误了***的大事,小的怕承担不起。”司琪摸着后脑勺,脸上带着为难,不知如何办才好。
“你在这里等着,我***通报一声。”说完,带着笑意的侍卫拾阶而上,一溜儿进了祁王府。不过一盏茶功夫,他出来,叫司琪***。司琪作揖,感激不尽。
司琪跟在另一个侍卫身后,不敢抬头,偷偷侧脸,顺便溜几眼王府,乖乖,这里真真是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处处尽显雍容华贵。岂是国公府可比拟的。走了约一炷香时间,司琪跟着侍卫七拐八拐,走进一处精致的院落,院内娇花无数,异草满园,珍奇鸟兽十几只,羡得司琪连连赞叹。
侍卫说了一声到了。司琪站定,抬头看向正前方,一位年轻男子,头戴金冠,端坐高位,手中拿着一本书,细细看着,听见脚步声,放下手中的书,斜睨过来。
司琪直觉***发抖,膝盖无力,蹭的一下跪在地上:“王爷安好。”
“你在江陵侯府哪里院里当差,本王怎么没见过你?”祁王的话语调平平,却似有千斤重。
“奴才,奴才不是江陵侯府的。”司琪额头上细汗密布,暗自抱怨自家少爷,给祁王送信,送到门口即可,为什么非要交到祁王手中。他长这么大,第一次见到王爷。
“哦,你是哪家府上?”祁王起身,移步到司琪身边,手中依然把玩着玉扇,嗓音中带着冷意,“到本王府中又有何目的?”
“奴才是闻国公府上的,替我家闻晏少爷,送,送一封信给王爷。”司琪忙掏出信封,递与管家。
管家接过,双手捧到祁王跟前:“王爷过目。”
祁王接过信,没有打开的意思,垂眼看着司琪道:“本王与你家少爷素无交情,他为何给本王书信?”

小编点评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重生许你一世安好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作者文笔流畅,点关注不迷路!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