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著杀我(傅绾宁蘅)

原著杀我(傅绾宁蘅)

导读:火爆小说《原著杀我》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傅绾宁蘅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原著杀我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火爆小说《原著杀我》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傅绾宁蘅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原著杀我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傅绾穿成修仙文中的恶毒女二,得了“不按原剧情走就会死”的病。
原书女主是***高傲的门派大师姐,一路开挂升级走上人生巅峰。
傅绾认真当一个恶毒小师妹,负责作死作死再作死。
她从小嘲讽大师姐是搓衣板身材,在给大师姐捅刀的反派之路上策马奔腾。
傅绾嫉妒大师姐天资聪颖,心生恶念,于是在她丹药中投毒。
没想到大师姐面不改色吞下丹药,摸着傅绾的头说还是小师妹最关心我。
傅绾见大师姐得了绝世***,又羡又妒,使出毒计将***抢夺。
没想到大师姐把***本子在她面前一丢,捧着傅绾的脸说小师妹要啥我再去给你抢。
某日,她被大师姐按到墙上,低哑磁性的嗓音回响耳畔:“小师妹要什么我都给了,现在可否收点利息?”
傅绾摸着他的平坦胸膛,差点没晕过去,妈的原著杀我,现在谁能告诉她为啥大师姐是个男的?

原著杀我全文阅读

傅绾抬头看向那扇缓缓洞开的院门,深吸了一口气,有些紧张。
这个小师弟名唤尹朔,很不一般,因为他在《为仙》这本书中,一直默默爱恋着宁蘅。
原因是宁蘅多年前,在他落魄困窘的时候曾经给过他帮助,还告诉他可以来爻山修行。
所以这个傻愣愣的尹朔小师弟就这么暗暗爱上了宁蘅,为了她拜入爻山。
“是尹朔吗?”傅绾试探性发问,“我你好我是练习时长十年半的天泽仙堂练习生——”傅绾这是我给你的入门礼希望多多支持。
没想到她这话没说完,尹朔冷冰冰的声音就从院子里传来了。
“不要。”他说得很坚定。
傅绾:好气哦可是还是要保持微笑。
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尹朔居然这么难搞,像别的师弟妹一样乖乖把药接过来就这么难吗?
“我知道你是来送药的。”尹朔站在院子里傅绾看不到的地方,朗声说道,“但是我不见你。”
傅绾懵了:“我是来送灵丹的呀,别的师弟妹都有,尹朔师弟你也一定要拥有……”
“我只想见宁蘅,不想见你。”尹朔打断了傅绾的话。
尹朔的意思就是:我对宁蘅师姐忠心耿耿,不会见像你这样的妖***配。
傅绾挠挠头,心想这不愧是原书中暗恋宁蘅百年的男配,原来这么早就情根深种了。
现在尹朔拒绝了她,代表着这剧情无法推进下去。
傅绾觉得脑海深处传来了隐隐的痛楚,并且越来越疼。
啊我好累啊球球尹朔大爷你就接了这药吧!
为保证剧情顺利推进,傅绾手指轻点,直接将丹瓶一弹,让它从尹朔打开的院门飘***。
丹瓶进了尹朔的院子里,傅绾觉得脑袋不疼了。
然后下一刻,丹瓶又晃晃悠悠地飘了出来,明显是尹朔也施法拒绝了傅绾的“好意”。
傅绾头又开始疼了,可能是被尹朔气的。
“抱歉,我不会接受平白无故的好意。”尹朔正气凛然的声音从院子里传来,一字一顿,非常笃定且正直。
傅绾咬牙,又将丹瓶给弹了***。
为防止尹朔再次将丹瓶送回来,傅绾只能压低了音量说道:“尹朔师弟——”
“你想不想知道宁蘅师姐的生辰?”她悄声说道。
这声音不大,却引起了尹朔的注意。
“好的这润气丸我暂且勉为其难地先收下了傅绾师姐请您马上进院详谈。”尹朔一气呵成地对傅绾说道。
终于,傅绾看见尹朔的身影出现在了她的视线里。
傅绾:***的!说好不会接受平白无故的好意呢!
她举步走进尹朔的小院中,定睛观察这位小师弟。
只见尹朔的眉眼俊逸,长身玉立,只是在面对她时,神情之间带着淡淡的倨傲……还有不屑。
傅绾悟了,看来除了宁蘅之外的其他女子,在这位尹朔小师弟眼里都是如同尘埃一般的。
她哪管别人怎么看自己,连忙朝尹朔点点头说道:“尹朔师弟你愿意收下这润气丸便好……”
“生辰。”尹朔斜眼看了傅绾一眼。
“这润气丸对你们炼气期的***来说,效果那可是……”
“生辰。”尹朔打断她的话。
傅绾觉得自己的台词说不完了,于是耸肩摊手说道:“十月廿三——天泽仙堂的***名录上都有记载,若是在爻山的宁蘅后援会中花三颗下品灵石购买她的独家***资料,还可以得到详细的生辰八字以及她最喜欢的颜色等信息。”
尹朔:“……”我亏了。
他与傅绾保持一丈距离,将丹瓶扔了回来:“我知道了,丹瓶还你,润气丸不要了。”
傅绾觉得自己像一个用完就丢的工具人,再次感慨恶毒女配不容易。
她无奈接过丹瓶,保持微笑:“那么尹朔师弟,你要如何才肯收下这润气丸?”
尹朔并不是傻子,他早就看出了傅绾似乎很想要把这润气丸送出去。
样子鬼鬼祟祟,感觉像在毁灭什么做坏事的证据似的。
他想要从傅绾这里获得一些好处,正好傅绾可以做到。
“你帮我将这个给……给她。”尹朔的声音忽然变得犹疑起来。
傅绾敏锐地注意到尹朔的俊脸忽然红了起来,姿态扭捏地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枚精巧的玉佩。
这玉佩表面莹润,散发着流转的华光,表面精心雕琢了一朵盛放的莲花,姿态妍丽。
尹朔口中的“她”是谁,自然明了。
傅绾心想就这?
但为了防止尹朔提出更过分的要求,她马上露出为难的表情来,假装这事很难办到:“尹朔师弟,阿蘅师姐清高孤傲,恐怕不会接受别人的赠礼……”
“我不一样,她看到我的名字,自然会明白的。”尹朔将玉佩递到傅绾手上,很是自信。
傅绾定睛一看,这才发现玉佩上那株莲花的一片花瓣上,细细雕刻了一个单字“朔”。
当真是用情至深啊!傅绾感叹。
“那这润气丸——”尹朔皱眉,冷冰冰地说。
傅绾:“尹朔师弟且收下润气丸,我们是同门***,传递你对阿蘅师姐的仰慕,我在所不辞!”
尹朔满意地点点头,这才将傅绾赶出了他的小院。
傅绾手里捏着他想要送给傅绾的玉佩,觉得人生好艰难。
她是真的没想到,恶毒女配居然这么不容易。
傅绾看一眼日头,估摸着也到了该上早课的时候了。
等到课上再偷偷将这玉佩给宁蘅。
她打定了主意,于是坐上旋龟的背,往今日早课长老的洞府飞去。
——
宁蘅向来是一个守时的人,所以今日很早便到了天泽仙堂第五长老晁琅真人的洞府。
晁琅真人的洞府在天泽仙堂菩提树的高处,清晨的他正在侍弄洞府中栽种的灵植。
这些灵植鲜活灵动,散发着浅浅密密的药香,叶上的晨露晶莹透亮。
“宁蘅,这么早你便来了?”晁琅笑呵呵地问。
身为传道长老,见到像宁蘅这样优秀***,自然是笑逐颜开。
宁蘅飘逸潇洒的身影从林间日光中轻盈落下,她浅浅点头道:“晁师伯,有事相求。”
“又想要我这些宝贝灵草了吧?”晁琅会意,“上次从我这儿拿走的润气草已经用完了?”
宁蘅垂眸,拨弄了一下园圃里的草药翠绿的叶子:“我那师妹体质特殊,以寻常之道修行不易,还需灵丹为辅,上一次炼制好的润气丸昨晚已经给了她。”
晁琅叹了一口气,抚摸了一下胡须说道:“傅绾么……***之途终究还是要靠自己,依靠外物恐怕不是长久之道。”
“炼药之术我尚不精通,过几年或许能炼制出更好的灵丹。”宁蘅精致的眉眼没有展现出太多的表情,依旧是一副冰冷模样。
“你若要,便拿去。”晁琅点点头,任由宁蘅采摘。
待宁蘅将采好的润气草收入灵囊中后,傅绾也来到了晁琅真人的洞府。
她从旋龟身上跳下来,又偷偷摸了一下藏在怀里的玉佩。
傅绾发现宁蘅已经在晁琅真人的园圃里站着了,似乎正在与晁琅真人交谈着些什么。
“晁师伯、阿蘅师姐好。”傅绾一步挪一步蹭了过去,打了个尴尬的招呼。
现在有晁琅真人在场,似乎不是给玉佩的好时机。
宁蘅抬眸看了一眼载着傅绾来到晁琅洞府的旋龟,发现旋龟飞来的方向根本不是傅绾居住的地方。
这么早,她又去了哪里?
宁蘅低头瞥了一眼傅绾昨晚受伤的右手,随口问道:“手可好了?”
傅绾一惊,将右手背在身后,看了眼宁蘅,
她凶巴巴地说道:“虽然你的治疗法术没有什么用,但是我的自愈能力比较强,所以好了。”
宁蘅挑眉,神色如常:“那便好。”
不多时,其他的***已经陆陆续续来到了晁琅洞府,依次在园圃中坐下。
晁琅真人今日的授课主题是“震惊!知道这件事的所有修仙人都哭了——论种植灵草对修仙的十大益处及种植灵草不得不注意的四个问题”。
天泽仙堂授课一向很自由,所以傅绾特意找了一个离宁蘅很近的位置坐了下来。
坐在最前面的是晁琅真人的三位亲传***,而傅绾与宁蘅并不是拜师在晁琅真人门下,所以傅绾并没有十分用心听课。
她云里雾里地看晁琅真人将一株可怜巴巴的草药翻来覆去地放大再旋转,然后缩小再旋转,终于是忍不住了。
“阿蘅师姐,阿蘅师姐——”傅绾伸出手,暗中拽了一下坐在她不远处的宁蘅。
宁蘅正目不转睛地盯着晁琅真人手中的草药,忽然感觉到自己袖子被某个人拽了一下。
她只能偏过头,瞥了一眼傅绾,低声问道:“怎么了?”
傅绾将怀里的玉佩掏了出来,偷偷递到宁蘅面前:“阿蘅师姐,这个这个……”
宁蘅低头看了一眼傅绾手中躺着的莹润的玉佩,华光流转,篆刻精美,很是好看。
她一向紧抿着的薄唇微微挑起,极浅极淡的笑意在她脸上浮现。
宁蘅竟然是笑了。
“现在认真听晁师伯授课。”她低声轻语,义正辞严。
“若是要送我东西,等到下了早课再说。”尾音带上了些上挑的微微雀跃。
傅绾:“???不对啊不是这么回事啊你误会了啊沃日!

原著杀我免费阅读

傅绾拿着玉佩的一只手极其尴尬地停在半空中。
怎么办……宁蘅似乎是误会了。
这个玉佩不是她自己要送给她的。
于是傅绾很老实地摇了摇头说道:“不是。”
宁蘅面色一凝,眼神略暗了下来,连晁琅真人的课都没有听了。
她低头仔细观察傅绾手中的白色玉佩,发现了玉佩上面精心篆刻一个小小的“朔”。
无数个爻山门下***的名字在宁蘅脑海中闪过。
天泽仙堂中单名一个“朔”字的,只有那位名叫“尹朔”的新入门小师弟。
宁蘅忽然觉得这个名字有点熟悉。
傅绾今日似乎就是从新入门***的居住之处过来的……
经过一番分析,宁蘅得出了***。
她轻飘飘地瞥了一眼傅绾。
傅绾觉得这眼神莫名有些冷,她觉得不大对劲。
“尹朔送你的?”宁蘅压低声音,冷声问道,语气有些不自然。
傅绾看了下玉佩上那株洁白无瑕的莲花,再看了一眼宁蘅瓷白完美的侧脸,气质如水中清荷。
全爻山都知道这位宁蘅师姐最喜欢的就是莲花,这玉佩不是要送给她还能是送谁的。
于是傅绾急了,连忙将玉佩塞到宁蘅手中:“阿蘅师姐,这是尹朔师弟托我转交给你的。”
宁蘅手往后一缩,极其嫌弃地看了一眼玉佩:“不用。”
傅绾觉得她师姐有问题,明明方才看到这玉佩的时候看起来还挺开心的,怎么发现这玉佩是尹朔送的,就翻脸比翻书还快?
这其中有故事。
傅绾在脑海中将尹朔与宁蘅的过往脑补成了一部百集狗血剧。
她已经是一个成熟的恶毒女配了,要学会自己搞事了。
于是傅绾挪了挪***,蹭到宁蘅身边,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师姐我跟你说个***。”
宁蘅偏过头,长睫轻轻眨了眨,看着傅绾近在咫尺的脸,饶有兴味地问道:“什么***?”
“尹朔师弟喜欢你。”傅绾暗搓搓地说道,马上就把尹朔给卖了。
宁蘅:“……”
“不谈恋爱。”宁蘅冷冰冰地说道,语气极为坚决与笃定。
“不行!”傅绾马上脱口而出。
这句话说完,她才觉得有些不妥,但实在是忍不了了。
身为《为仙》中桃花众多,深受男一二三四五六七爱慕的女主,宁蘅怎么能说“不谈恋爱”这种话呢?
万一以后剧情偏了,找她背锅怎么办?
她不允许宁蘅不谈恋爱,她不恋爱都可以,但是宁蘅一定得恋爱。
“什么不行?”宁蘅的长眉略微挑起。
她忽然坐直了身子,眼神变得有些严肃。
傅绾觉得宁蘅身上散发出了正直神圣的光辉。
“修仙一途,最是***,大道还未证得,怎能成天想这些儿女情长?”她冷着声,严肃说道,顺带教育了傅绾一番,“你也不要成天想七想八,师兄长师弟短的……”
虽然这番话说得义正辞严,很有道理。
但宁蘅心里想的是他又不是断袖,怎么可能跟别的大老爷们谈恋爱。
傅绾一脸复杂地盯着宁蘅看。
这……这么正直……这这这还是女主吗?
她以后可是会跟什么正道大佬魔界至尊腹黑大师兄忠犬小师弟产生剪不断理还乱的感情纠葛的。
不过也没关系……
宁蘅师姐一向独来独往,跟天泽仙堂的男***接触甚少,不知道这爱情禁果的美妙是正常的。
以后她就知道了。
于是傅绾深沉地拍了拍宁蘅的肩膀说道:“阿蘅师姐,你一心大道是可以理解的,以后你就明白了。”
宁蘅漂亮的眼尾微微眯起,瞥了一眼傅绾,觉得他家小师妹话里有话。
“以后也不会明白。”她低声说道,声音坚定。
然而此时两人在这里偷偷说悄悄话的动静实在太大,引起了晁琅真人的注意。
“咳——”晁琅真人试图引起她们注意。
傅绾还在与宁蘅讨论“到底该不该跟男人谈恋爱”。
“咳咳咳——”晁琅真人想要把她们的思绪拉回有趣活泼的课堂上。
傅绾与宁蘅的讨论话题此时已经转向了“如果可以跟男人谈恋爱那女人跟女人也可以谈恋爱”。
晁琅真人忍不住了,手指一弹,一道翠绿色的光点被弹到傅绾脑门上。
光点在傅绾脑门上绽开,发出耀眼的光芒。
傅绾的脑袋绿了。
她懵懂转过头,看向晁琅真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傅绾,我方才说了什么,你复述一遍。”晁琅真人发问。
宁蘅是天才***,自然问不倒她,要问还得问傅绾,才能让她答不出来。
傅绾看到晁琅真人面前的玉桌上躺着的一株无垢草,悟了。
“论无垢草的产后护理与保养?”傅绾试探性发问。
晁琅:“……”一开始他确实是在说这个来着。
但他方才要宣布的事,却并不是这个。
宁蘅扭过头,挑眉看了一眼傅绾。
虽然他方才在与傅绾说些没有丝毫营养的话题,但确实是分心听了一下晁琅真人在说什么。
她勾唇,无声说道:“首席。”
傅绾一愣,算算日子,马上反应过来:“今年又要竞选首席***了?”
每年都是宁蘅,有什么意思?
晁琅真人点点头,语重心长地说道:“今年不一样。”
傅绾知道晁琅真人说的意思,他们已经入门十年有余,已***筑基期。
到了这个阶段,是修士之间的分水岭。
过了筑基期的***,才有正式拜师的资格。
她与宁蘅现在实际上还是没有师父的状态,见到年纪大的长老就得叫师伯,见到年轻的就叫声师叔。
修仙界以强者为尊,所以门派内部竞争也非常***,每年拜入山门的***都会根据境界划分,分别进行首席比试。
有天分者,在竞选首席***的比试中获得前列,获得爻山长老及掌门青睐,拜入门下,成为正式***。
而其他人,若没有爻山长老看上他们,便只能成为爻山的普通***,机缘大不一样。
傅绾知道今年首席比试的重要性,但她并不十分紧张。
毕竟她知道剧情。
女配傅绾之所以能在原书《为仙》中蹦跶到九百九十九章,跟傅绾未来的师父有关。
因为她将来要拜的师父,是爻山乃至这整个***的传奇人物。
——虽然她也不知道那个老祖宗是因为什么看上女配傅绾,将她收为徒弟的。
正是有这位师父的庇佑与教导,恶毒女配傅绾才敢如此骄纵放肆,作死作死再作死。
这姑且也算是她身为女配的金手指吧?傅绾这么想。
宁蘅注意到傅绾听了晁琅的话之后,神色并没有太大变化,没有紧张也没有期待。
于是她下了早课便唤了傅绾过来:“绾绾,你还记得你说过什么吗?”
傅绾心想她自己满嘴跑过的火车不知道有多少,哪记得自己又吹了什么***。
于是她摇摇头。
宁蘅高挺鼻梁下的薄唇紧抿,神色有些复杂,又开口说道:“你说会成为门派首席。”
傅绾这才想起了自己昨日撩过的狠话。
她口嗨而已啊宁蘅怎么就记得那么清楚。
宁蘅的声音似山间清风,拂过傅绾耳边:“你的修为并没有比我落后多少。”
“你现在是筑基三重境,昨日又拿了我丹房中的润气丸,若能全部服用,现在应当是筑基四重境,再过段时日便是筑基后期……”
宁蘅会发现丹房中的润气丸少了,是在情理之中,傅绾不惊讶。
反正犯罪证据已经被她送出去了。
只是她家师姐说这话的走向似乎有点不对……
傅绾的脚往后缩了缩,有点想逃。
宁蘅的还在继续说着。
“以你筑基后期的修为,若是全力以赴,这首席之位——”你或许可以一试。
“等等?”
宁蘅的的说话声一顿,似乎发现了什么。
“你怎么还是筑基三重境?!”她紧盯着傅绾的眸子,认真问道。

小编推荐理由

这本书看起来还是很不错的,作者的设定有新鲜感,看起来有新意,还是很吸引人的,里面的故事内容也是很精彩的,是一本好看的***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