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时长(江流姜里里)

暗恋时长(江流姜里里)

导读:江流姜里里小说《暗恋时长》为您推荐;暗恋时长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姜里里暗恋江流,时长以年计算。几年后两人再次相见,她迷糊的发现,为什么她出现的地方总有他?后来,江流送给她一对耳环,两个字母L,代表她,在他心上。

小说介绍

江流姜里里小说《暗恋时长》为您推荐;暗恋时长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姜里里暗恋江流,时长以年计算。几年后两人再次相见,她迷糊的发现,为什么她出现的地方总有他?后来,江流送给她一对耳环,两个字母L,代表她,在他心上。

小说简介

假如暗恋有味道,那应该是酸甜的。姜里里暗恋江流,时长以年计算。几年后两人再次相见,她迷糊的发现,为什么她出现的地方总有他?后来,江流送给她一对耳环,两个字母L,代表她,在他心上。她也回以赠礼,一块手表,名字是暗恋。其实,爱情也简单,我愿你化险为夷。

暗恋时长全文阅读

第2章
“江总说的事就是这个吗?”姜里里看着车前的后视镜,里面有江流的面孔,她既觉得熟悉又觉得陌生。
江流默默地看了她一眼,不作答。
好像一拳打在棉花上,生气的只有自己,姜里里深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不要气,毕竟这人这样也不是一两天的。
“前面便利店就下。”
“你家在附近?”江流终于开口了。
“不在。”姜里里目光顿了顿。
江流不回答了,只是眼神变得很耐人寻味,司机很有眼力,经过便利店时呼啸而过,仿佛刚才的对话只是她的一场错觉。
姜里里:“……”
连生气的资格都失去了。
所以她说的话都是放屁?
“怎么突然来Z城了?”江流侧头问道。
“来了一年多了,”姜里里侧过头去看他,“江总不知道也正常,毕竟我们接触少。”
江流难得的顿了顿,之后又说道:“那两个月之前的同学聚会为什么不去?”
同学聚会?她怎么不知道。姜里里了然的低下头,捏了捏衣角,“规定都得去吗?”
一个同学聚会,其实到齐很难,主办人不都请的还有些联系或者关系好的人吗?有些人不欢迎她,没想起她,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梁老师也不去看了?”
姜里里很想拿封条封住他的嘴,她偏过头,质问:“那你去了?”
江流语塞,“没去。”
“那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她立马回顶。
江流默了默,认真发问:“你从什么时候开始说话这么夹枪带刺的?”
在他的印象里,她算不上是一个强硬的人,唯有的几次,也不是很厉害。不过现在,好像长进了许多。
窗外车流急匆匆而过,像一个人的一生,姜里里想好好抓住,但风吹得太急,她只抓住了耐以生存的帽子。
“别人教的。”
“好的不学学坏的?”江流质问,“嗯?”
“所以江流,”姜里里认真的看向他,“你为什么要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出现在她的视线里,然后像高中一样,把他做过的事再来一遍吗?她从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坚持的人,可有些事,偏偏她的心做不了主。
因为侧着脸,姜里里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是周遭的气压明显变低,半晌,江流吐出两个字,“下车。”
司机也不聋了,立马停了车,姜里里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是要把她丢在这里吗?毫无道理的把她带上车,生气了就随便找个地方把她丢下。
姜里里气呼呼的打开车门下车,又用了最大的力气把车门关上,以此来发泄她的不满。
真是的,她为什么一开始要迁就他?
车门关上没一秒,车又开走了,姜里里吃了一嘴的尾气,气愤的跺了跺脚。
下一次。
下一次见着他,她一定要飞扬跋扈的路过他。
汽车往前驶,张牙舞爪的对着她耀武扬威,姜里里心里无比丧。
夜灯打出橘黄色的光亮,姜里里抬脚往回走,路过一个垃圾桶,她随手把喝完的奶茶杯丢掉。
今晚的风挺大。
风一吹,头发就往后拉。
***处渐渐恢复平静,姜里里自嘲的笑了笑,她突然蹲下来用手捧住脸,把脸深深埋进手中。
一辆巴士经过她旁边,里面有人低头玩着手机,有人面无表情望着窗外,有人面露疲倦。
没有谁注意到她。
今晚真的很冷。
“停车。”低沉的声音从后座传来。
司机应声停下,透过后视镜观察江流的表情。后者眼里翻滚,最后又归于平静。
他叹了一口气:“走吧。”
车子重新启动,距离越拉越长。
城市灯火辉煌,高楼大厦处,屏幕里放着某产品的广告,夜风吹啊吹,吹动了不少行人回家的路。
舒缓的轻音乐声突然响起,姜里里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接通电话。
“喂。”喑哑的声音,微微涩。
那边停顿了很长时间,姜里里静静地呼吸,听对方的动静,直到她以为是打错电话准备挂断时,那人出声了。
“里里,我回来了。”
像她冬日里手捧的奶茶,热乎乎的感觉,令她胸腔里滋生一种热意。
是陆弈。
“见一面吧?”陆弈问道。
姜里里露出真心的笑容,“好。”
Z城有一家咖啡馆非常出名,最出名的是它那里的环境,氛围极为温馨,给人一种家的感觉。
大抵来这里的人多是孤独的,店老板是个三十多岁的风韵女子,看着像是个有故事的人,她善于倾听客人们的故事,看他人喜怒哀乐。
姜里里和陆弈约定在这里见面,陆弈提早到,选了一个靠窗的座位。
老板娘穿着瘦身针织衣,下身复古包臀裙,走起路来摇曳生姿,她到这个年纪也依然活得顾盼生辉。
“不加糖?”老板娘再次确定。
“嗯。”陆弈点了点头,又说道,“再来一杯热的,加糖。”
老板娘了然的看了看对面空着的位置,点了点头,洋洋洒洒的往回走。
十点一刻,姜里里准时到达目的地。
推开门,热气扑来。姜里里理了理头发,一抬头就望见坐在靠窗边的他。
两人多年未见,对视时都不由得笑了。
行至窗边,姜里里放下手中的包,等一切都弄好后,她突然又不知道说什么了。
陆弈率先开口:“你又瘦了。”
姜里里愣了愣,舒尔一笑,她看着对面的陆弈,笑着说道:“你变化到不怎么大,看来英国的水土没有起效啊。”
陆弈摇了摇头,“你怎么知道没有起效,除非你读懂了我大脑?你猜猜它里面又多了多少东西?”
“嗯……”姜里里佯装的想了想,“陆先生肯定装了不少有用的东西,至少比我懂得多。”
陆弈笑了,他的笑像清风拂过,很***,“里里,你一如既往。”
两人仿佛又回到高中时代,那些一起读书一起交流的日子虽说一去不复返,但依然醉了时光。
这种融洽的交谈,让对方都很***。
老板娘把调好的咖啡摆在两人面前,静静地离开了。
姜里里显得有些吃惊,“你什么时候叫的?”
陆弈用勺子拌了拌,“在你来之前,想着你可能很需要。”
“时间把握的挺准的。”
“我哪一次没有把握准确?”陆弈反问姜里里,神情既散漫又认真。
姜里里被他的样子逗笑了,“是是是。”
窗外是走走停停的车流,红灯停,绿灯行,斑马线上人过了又回,天黑的彻底,人也越来越少了。
“你回来了还走吗?”
“不走了,这个城市不是有你吗,还算过得去。”
她顿了顿,认真的问道: “对我还算过得去?”
“……是非常可以。”
而此时,一栋静谧的别墅里,穿着居家服的男人坐在电脑前,手指移动着鼠标,翻看查到的资料。
桌前摆着一叠纸,第一面有一张照片,是姜里里。不得不说,办事效率及其高。
江流放下鼠标,走到落地窗前,高处更容易看得清楚,这里更是一览无余。
他凝望万家灯火,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故人归,他心里却空落落的。
凌晨时间,陆弈送姜里里回了家。
“你住的小区不错。”陆弈点评。
“换个环境换个心情吧。”姜里里答道,当初她可真是下了狠心才决定住这里的。
姜里里往里走,对着陆弈摆了摆手,“走了。”
她明早还得上班,再不快点估计明天又得见周公了。
“里里!”陆弈突然叫住她。
“嗯?”姜里里疑惑的转过头。
陆弈弯唇笑了笑,“没什么,”他低头又抬头,最后望着姜里里说,“Good night!”
姜里里咧开嘴:“晚安。”
陆弈笑了笑,转身往回走,风吹起他的大衣,墨发飞扬,姜里里突然意识到,他们都长大了。
高中时代的陆弈看不出来有多帅,成天穿着蓝白校服,戴着厚重的眼镜,总是独来独往,手里也总是捧着一本书。而现在,他摘了眼镜,理了头发,整个人变了许多,本就是好皮囊,不愁找不到女朋友。
姜里里也转身往回走,她想,他未来的女朋友一定会很幸福的。
回到家,姜里里褪去外套瘫在沙发上,手指揉了揉眉心,格外疲惫。
手机叮铃一声,一条消息进来。姜里里随手拿起,是陆弈的问候:
“到家了吗?”
这世上姜里里最喜欢的三个字是我想你,而被人牵挂真是一件幸福的事。
姜里里嘴角含笑,她想,真好啊,“回了,你呢?”
消息很快进来,“路上。”
真是简洁又明了。
“路上注意安全。”姜里里发完这一句,放下手机,打开广播节目,听着里面的故事。
今日话题:你爱的人怎么样了?
姜里里顿了顿,离开现场去洗漱,镜子里露出她的脸,天然的腮红使她多了加分相。
她放了热水,热气很快塞满了整个浴室,镜子也蒙上了一层雾,雾里的她脸更加红。姜里里伸出一只手在镜子上慢慢的写了两个字,那两个字就像狮子的口,在姜里里眼里放大,不停地放大。
字透析的地方姜里里看见了自己的眼睛,里面有多种情绪,更多的是落寞。
没人知道,她还是很慌张的,在车上和江流对话时,她的行为如果细究更像是一个跳梁小丑在逃避什么,因此显得虚张声势。
而江流,在她看来,如往常一般,胜券在握。
你有没有记一个人很多年?
尽管他并不怎么影响你的生活,可你不会忘了他,你不会谈恋爱,因为你会想到他。
那个一开始就惊艳了你的人。
外面的广播还在继续——
“我爱的人,她很好,很幸福,有美满的家庭,生了个极可爱的女儿,像她。”
“我希望她能这样一直幸福下去。”

暗恋时长免费阅读

第3章
我们曾是少年,正因为我们是少年,所以才有了那么多的随心所欲。
——姜里里的日记本
“还有三分钟!”乔舒看了看手表,对着后面的姜里里说,“跑起来!”
气喘嘘嘘的姜里里摇了摇头,“不行了,我不行了,再跑会死的!”
乔舒拉住姜里里的手拼命往前奔跑,“亲爱的,你要知道被老班逮住比死还严重啊!”
姜里里所在的班是十二班,这个班的班主任不是那么的仁慈,也没有那么的友爱,长着一张老子的脸,说着一口东北话,撸起袖子干劲大,丢下粉笔砸中数人。
总而言之,他是钢铁般的代表。
而他的学生可谓成就了钢铁是怎样练成的!
两位“钢铁”侠急匆匆进校,身后门卫在大喊:“同学,登记!登记!”
“大爷,您给帮忙签了吧!”乔舒拉着姜里里继续跑,声音从后面传来,传到在原地跺脚的大爷耳里。
大概是乔舒糊涂了,***爷哪里知道她们叫啥。
“不行,一分钟啦!”乔舒开启了不要命模式,发挥她长腿的优势飞快往前奔,姜里里跑得有些晕,她喊道:“乔舒,慢点,慢点!”
她觉得乔舒是吃大力丸长大的!
爬楼梯了!乔舒跟踩了风火轮一样噔噔往上驶,还不忘回复姜里里一句。
“慢个屁!”
简直简单粗暴。
“叮铃铃……”***响起,姜里里和乔舒踩点到教室门口。
“报告!”
“报告!”
两道声音此起彼伏般的在门口响起,钢铁代表黑着一张脸,傲娇的在两人之间巡视一圈后,最后不情不愿的放了行。
“进来。”
瞧这声音里含了多少不情愿?
果然,在次日的班会里,钢铁代表梁老师前前后后隐射两人n次,目的只有一个,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没有伞的孩子要学会奔跑。
姜里里和乔舒悻悻地回了座位,一放下书包,陆弈扶着眼睛低着头问姜里里:“今天怎么这么慢?”
姜里里小声回答:“……睡过了!”
陆弈了然的点了点头:“以后定个闹钟。”
姜里里也默默地点了点头,心里却道,这不太有用啊,因为闹钟被她给砸了。没办法,一不小心就***过猛了。
别问她怎么砸的,她也不知道,一大早起来,闹钟就在地上躺尸了。
窗外阳光悄悄透枝进来,姜里里撑着脑袋望向那阳光,她在想,该怎样她才能成为早起的鸟儿?
姜里里抿了抿唇,微笑着转过头来。
估计是不可能了。
同桌陆弈用笔敲了敲她的桌面,提醒她:“听讲。”
陆弈是个好同桌,只是这个好,并非姜里里乐意的好。
她朝他笑了笑,***点了点头。
几分钟后,她开始游思……
火眼金睛陆弈靠意念在关注她,只见他伸出一只手细微的敲了敲她的桌面,头都不带转的,无比酷逼的说了一句。
“别走神。”
姜里里陡然回神,她对着陆弈莞尔一笑,心里暗自叹气,旁边坐个学习委员是福还是祸?
下课后,姜里里和乔舒相约去上厕所,去的路上乔舒和她有说有笑,最后又神秘兮兮的对她说道:“你知道吗?江流有女朋友了。”
姜里里眨了眨眼睛,他们班的江流,全校公认的颜值王。
“好像叫***,艺术班的,我觉得长得也不怎么样,而且脾气也爆的很呢!”
乔舒吐槽人,一点都不给人家留情面。
姜里里认真听着,无奈地摇了摇头,习惯性的往后望一眼,这一望还得了,简直天打雷劈。
这不就是艺术班的那***吗?
乔舒还在说:“真不咋地,江流是怎么看……”
“乔舒!”姜里里立马打断她。
“怎么了?”乔舒不明所以,但又感觉有些不对劲,往后一望,瞬间明了。
***果然是个暴脾气,她身边的***妹也是不好惹,两人瞬间被围在一起,形成一个小圈圈。
“说我坏话?”***嗤笑。
偏偏乔舒也是个不怕事的。
乔舒翻了个白眼,不情不愿的说了声:“对不起,口误!”
“这就是你道歉的态度?”***问。
“我怎么知道你在我背后骂了我多少次?”***最讨厌别人说她坏话。
女生的剑拔弩张说来就来,乔舒瞪她,***回瞪过去,两人嘴上功夫不停,还动起手来了,姜里里想拉开,结果她那弱鸡身材被扒出在外。
眼见***的巴掌就要落下来了,姜里里立刻精准地抓住了她的手,也不知是紧张还是什么别的,姜里里***过猛,那一巴掌被姜里里活生生送回了***的脸上。
啪!
清脆的一声,懵了在场的所有人。
姜里里眨了眨眼睛,有些没反应过来。
片刻后,***尖叫了一声,吓跑了林子里的鸟儿。
……
姜里里在上班时收到一条消息,乔舒要结婚了,要她去当伴娘。
乔舒在大学时爱上了一个浪子,浪子哪知安稳,天下是他家,最爱骑着摩托车,拿着一把小吉他,和一群路上遇到的朋友酒撒江湖。
姜里里曾告诫过她,不要太认真了。乔舒没有听***,挽着她的胳膊一遍遍跟她说着他的事迹,说他是多么多么的帅。
乔舒跟着他做过很多疯狂的事,那一段时光,在乔舒看来热烈而美好。
而美好总是短暂的,两人曾携手走过一段岁月,但在新春的时候,乔舒打来电话告诉她,她和他分手了。
理由不得而知。
乔舒要结婚的对象叫林晨,是个很阳光的大男孩。林晨对乔舒很照顾,乔舒在提到他时很开心,只是没有了少女时的情怀。
她曾说过,她只会有一次奋不顾身,第二次会因前车之鉴而犹豫不决。
姜里里盯着电脑屏幕有些恍惚,她过得潇洒直性,而自己却不比她勇敢一分。
“里里,陈经理叫你!”刚回来的颜颜对她说。
姜里里连忙拉回思绪,应了一声,推开椅子往前走。
陈经理是个四十秃顶的男人,有着啤酒肚。据同事透露,他经常***扰女同事,这一趟,让姜里里有不好的预感。
姜里里敲了敲门,里面很快传来回应,“进。”
姜里里推开门,就看见陈经理仰躺在真皮椅上,斜着眼看着她。她在心里鄙夷了一番,还是走进来工工整整的站着。
陈经理开始说话了:“这次采访江总你表现的很不错,小姜,你有望升职。”
“这是我应该做的。”
姜里里低下头,说着客套话。
“小姜啊,”陈经理突然站了起来,走到姜里里身边,“升职这件事我是可以帮你的,你看你是不是应该表示表示什么……”
陈经理肥猪手顺着腰往上走,姜里里握紧拳头,隐忍的闭上眼睛,她没有想到她也会有这么一天。
姜里里立马朝前一步,避开陈经理的肥猪手,并微笑着说,“陈经理,我热爱现在的工作,而且会努力做到更好的。”
陈经理尴尬的把手放下,同时又有些恼羞成怒:“小姜啊,机会可是只给抓住机会的人。”
得,现在什么人都能说出一两句大道理来。
姜里里退后一步:“陈总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说完不等陈总回答就推开门离开,不是她嗅觉出问题,里面某种味道真难闻。
回来后,姜里里猛地往嘴里灌了一口水,这回连鼻子眼睛都是生气的。
旁边的人问她:“怎么了?”
姜里里摇了摇头:“没事。”
放下水杯,姜里里又抬头看了对面的颜颜一眼,敛下眉间思绪。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选择,不是吗?
到了下班的时间之后,姜里里立马收拾东西离开。
有人问她:“今晚不加班?”
姜里里摇了摇头,“约了朋友。”
乔舒约她见面,她自然不能缺席。
朋友之间见面最适合约在哪里,乔舒在这方面永远做不好,尤其是这一次,让她有种想暴走的感觉。
来到婚纱店时,乔舒正在试穿婚纱,男友站在一旁,为她整理衣摆。
穿着婚纱的乔舒很美,像落入凡间的仙子,姜里里心想,大大咧咧的她竟也有如此温柔的一面。
透过全身镜,乔舒看到了风尘仆仆而来的姜里里。她兴奋地转过身,眼里嘴角都是笑意。
姜里里上前给了她一个拥抱,“好久不见,老朋友!”
乔舒热泪盈眶,回抱住她,声音有些哽咽:“……里里!”
她和乔舒自高中之后就很难再见面,不过两人时常保持着联系,一起吐槽大学吐槽上司这档子事干的不少。
乔舒直起身,对旁边的男友说:“我最好的朋友,姜里里。”
说完,又对姜里里有些羞涩的说道:“我男朋友,林晨。”
姜里里不禁觉得好笑,她含笑看着林晨,伸出右手,“你好。”
林晨显然是个大男孩,显得很羞涩,他回握住,微微低下头,“里里姐。”
这一声里里姐倒是让姜里里愣住了,她看向乔舒,乔舒对她眨了眨眼,意思是让她受着。
后来乔舒对她说,林晨比她***岁,姜里里才明白过来。
之后姜里里跟着他们一起去吃了顿饭,饭后,乔舒明言要和多年未见的老朋友单独相处,林晨于是非常识趣地先走了,走前还交代了几遍结束后一定要打电话给他,他开车来接她们。
看着林晨渐渐离去的背影,姜里里推了乔舒一下,眼睛微微上挑,“不错啊!”
乔舒十分傲娇:“我选的!”
姐选的能有错?
“你呢?”乔舒反过来问姜里里。
姜里里愣了愣,随即哈哈大笑,答道:“一个人不好吗?”
乔舒拿眼睛横她,“你高中那会儿可不是这么说的!”
姜里里尴尬的摸了摸鼻子,高中那会儿说的……谁还***记得住说的啥?
她姜里里高中说的大话可多了,她扳着指头都数不清了。
“是吗?”姜里里含糊不清的问,“我说什么了?”
作为姜里里的好朋友,乔舒记得很清楚。
“你说出了校园要谈百个美男。”
此话一出,姜里里被噎到了,她连忙摆手表示,“当不得真!”
“姜里里你又食言啦!”
“这可不作数!”
两人一边说话一边打闹,广场上泉水喷涌而出,隐隐约约姜里里看到一个人影正往她们这边走。
准确点来说,是往她们堵着的餐厅处走。
这可不叫狭路相逢,姜里里朝那边望了望,又快速的转过头去,对着乔舒灿烂的笑,“小乔,我想吃烧烤了。”
“你不是……”乔舒还没说完,姜里里快速接住,“还没饱。”
乔舒不懂姜里里为什么突然这样,但还是欣然答应,“行,老娘扛着脂肪陪你去吃!”
乔舒一把搂过姜里里,凑近了说:“还是和高中一样,AA制,说好了不讨价还价。”
姜里里快速地点了点头,转了个方向离开,与身后的一人擦肩而过。

小编点评

暗恋时长 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全文文笔很好,情节流畅,伏笔铺垫非常好,角色塑造非常棒,个性鲜明,值得一看,这里还有更多全文免费阅读的好文等着你。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