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景臣单曦微小说(谢景臣单曦微)

谢景臣单曦微小说(谢景臣单曦微)

导读:谢景臣单曦微小说《柠檬微微甜》作者艾鱼所著作。谢景臣单曦微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单羲衍这几年来并不知道谢景臣对自己妹妹的心思,他之所以能察觉到端倪,还是因为昨天下午谢景臣约他吃饭时,他说晚上约了微微,谢景臣毫不犹豫就说可以一起.....

小说介绍

谢景臣单曦微小说《柠檬微微甜》作者艾鱼所著作。谢景臣单曦微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单羲衍这几年来并不知道谢景臣对自己妹妹的心思,他之所以能察觉到端倪,还是因为昨天下午谢景臣约他吃饭时,他说晚上约了微微,谢景臣毫不犹豫就说可以一起,而且没头没尾的突然跟他说婚约解除了。

谢景臣单曦微小说简介

六年前,单曦微认识了哥哥的好朋友谢景臣....
男生眉目疏朗,身材挺拔,对她笑起来温柔肆溺,在她眼里比哥哥还要帅.....
十六岁的少女春心萌动,捧着自己纯真干净的喜欢,忐忑地跑去向他告白.....
结果不仅被他拒绝,他还为了躲她出了国.....

谢景臣单曦微小说最新章节精彩试读

五个人坐在豪华的包厢里。
单曦微坐在辛素娴旁边, 正巧和谢景臣正对着。
男人就隔着一张饭桌,时不时地瞅她一眼看她一下。
她垂着头,嘴巴轻抿, 始终不肯抬眸看他。
刚才在外面见到他的那一瞬间, 她就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昨晚他把她堵在楼梯间里做的事。
之前他说绝对不会给她带来困扰,可他追求她, 本身就已经给她造成了好大的困扰。
更不要说, 他还越了界线。
“微微?”辛素娴笑着碰了碰正出伸的单曦微, 她这才猛然回了神。
单曦微扭脸看向母亲, 辛素娴失笑:“想什么呢这么出伸?你陶奶奶问你话呢。”
“啊?”单曦微茫然又无措地看向陶丽琴。
陶丽琴笑吟吟地问道:“丫头还在上学吧?”
单曦微浅笑着回:“嗯,上大四。”
“那快啦, ”陶丽琴笑眯眯地说:“毕了业就是大人啦, 可以考虑终身大事了。”
单曦微一下子红了脸, 她的眼睫胡乱地颤, 有点不好意思地轻声说:“我还没打算这么早……谈婚论嫁……”
谢景臣眼睁睁地看着她十分艰难地把“谈婚论嫁”这四个字说出口,不禁莞尔。
单羲衍在旁边看着谢景臣这家伙像个痴汉似的总是盯着他妹妹看, 心里十分不爽。
他离谢景臣近,长腿一伸, 就在桌子底下踢了谢景臣一脚。
在谢景臣终于把目光转过来时,单羲衍警告似的瞪了谢景臣一眼。
谢景臣悠哉悠哉地挑了挑眉, 根本不把单羲衍的警告放在眼里, 勾着唇又慢条斯理地扭回头,继续望着单曦微, 嘴角始终噙着笑。
在那个家里时涌出来的那股火气, 这会儿全都消失不见了。
好像只要看见她, 他就会心情愉悦。
莫名的。
也不需要理由。
辛素娴杯子里的水快要空了,单曦微见状就贴心地给母亲再倒上。
陶丽琴欣慰地说:“好贴心的小丫头, 我一直想要个这么乖巧的孙女呢,可惜命里没有,就只能盼着孙子早点娶个好姑娘回家。”
单曦微的心莫名一晃。
辛素娴温柔地笑着说:“小臣这么优秀的孩子,以后结婚娶的老婆也肯定很出色。”
“我上次问他,说是有喜欢的女孩子了。”
单曦微的心持续摇晃,就好像是被人放在了一个光滑且狭窄的平台上,而这个平台却止不住地晃动,***也就跟着来回摇摆,仿佛下一秒就会摔下去。
“哎,”辛素娴说到这里,视线落在了谢景臣身上,问道:“这几天小臣和那姑娘怎么样啊?有进展吗?”
谢景臣装模作样地轻叹了声,“怎么说呢,有,也没有吧。”
单曦微:“……”
“怎么是有也没有呢?”陶丽琴不解地说:“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
“其实,是这样的……”谢景臣故意顿下来,观察了一下单曦微。
她正耷拉着头,红晕已经不仅限于她的脸蛋儿了,现在耳根和脖颈都漫上了薄薄的绯色。
她咬着唇,搁在桌上的双手手指已经绞在了一起。
谢景臣低了点头,薄唇翘了翘。
都吓成什么样子了。
就这么害怕他说出来?
他的目光再次落回她身上,男人缓缓开口,唇边挂着笑意,对辛素娴和陶丽琴说:“我去接近她了,然后她生气了,现在不搭理我。”
因为他上一句话而不由自主都把呼吸放轻了的单曦微听到他这样说,这才稍微放松了些。
她暗自缓缓地吐出一口浊气来,刚要卸下戒备,就听到谢景臣忽然话语含笑地低声温柔道:“微微,不然你帮我想个招儿?你是女孩子,应该更懂女孩子要怎么哄怎么追才有效。”
单曦微:“……”
她咬了咬嘴唇,顶着一张快要滴出血来的脸面无表情地轻声拒绝:“我不懂。”
菜还没端上来。
单羲衍直接站起身,拍了拍谢景臣的肩膀,话语散漫:“走,去抽根烟。”
谢景臣就和单羲衍一起出了包厢。
在包厢门被关上的那一刻,单曦微紧绷的身体才一点一寸地顺着肌肉和骨骼放松下来。
两个男人到了吸烟区,单羲衍拿出烟来,递给谢景臣一根,自己叼在嘴里一根。
而后用打火机点燃。
谢景臣深深地吸了口,又缓缓吐出一团烟雾来。
“叫我出来干嘛?”谢景臣靠着墙,姿态懒散随性:“你怎么这么会搅我好事?”
单羲衍冷哼,“再会搅也没你会搅。”
谢景臣想起上一次他约他,结果破坏了人家温柔乡的事来,笑出声,问:“你到底要干嘛?”
“问话!”单羲衍没好气道。
“有什么好问的。”谢景臣偏了偏头,慢悠悠地抽着烟,一副身在曹营心在汉的模样。
单羲衍眯起眼来斜睨他,“你特么都那样调戏我妹了,我没骂你打你就已经不错了,还不能问问了?”
“你会不会说话?”谢景臣剜了单羲衍一眼,“什么叫调戏?我是在很认真地问她。”
“行,那我也很认真地问问你,”单羲衍吐出一口烟雾,话语正经起来:“你说的去接近微微,是什么意思?”
谢景臣勾唇,“字面意思。”
“放屁!”单羲衍低骂。
“爱信不信,再说了——”
“你追人难道不需要不接近对方?”谢景臣一针见血地说:“你不接近人家,怎么把人家拐你床上去的?”
单羲衍面色微僵,转瞬即逝,很快就又恢复了正常的表情,没什么情绪地低声骂:“滚,我跟你不一样。”
“再不一样,只要想在一起,不都要先接近吗?”
“我警告你谢景臣,别欺负微微,”单羲衍***吸了一口烟,停顿了片刻才继续说:“要是被我知道了你对她做了什么,或者你欺负了她让她伤心了难受了,咱俩也别做什么***的朋友了,看我打不死你!”
谢景臣短促地哼笑了声,而后有点怅然地低叹:“单羲衍,你喜欢一个女孩子,会舍得让她不开心吗?”
单羲衍:“……”
“所以你在这儿跟我扯什么蠢话呢?”
“我对微微的爱护,不比你少一分一毫。”他舒着气,抬手拍了下单羲衍的肩膀,话语认真:“不信你就瞧好了。”
谢景臣说完就掐灭了烟,将烟头扔掉,率先抬脚往包厢走,头也不回道:“哥,你还不走?”
单羲衍在后面呛他:“谁是你哥,别乱叫!”
“原来上学那会儿别人喊我衍哥的时候,也没听你跟着叫过一声,现在倒是叫的起劲儿。”
谢景臣笑了笑,“今时不同往日,你以后可是我大舅子。”
单羲衍专往谢景臣心口上扎:“等你把微微追到手再认亲也不晚。”
谢景臣轻嘁。
早晚的事儿。
虽然每个人各怀心思,但这顿晚饭吃的还是很不错的。
结束时几个人刚起身,单羲衍就接到了一通电话,谢景臣听到他说:“等会儿行么?我先把我妈和我妹送回去。”
挂了电话后单羲衍刚要说走吧,辛素娴就很善解人意地说:“阿衍,你要有事就去忙,我和微微打个车就回去了。”
单羲衍失笑,“没事,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儿……”
他的话音还未落,谢景臣都没来得及开口,单曦微就嗓音轻柔地对单羲衍说:“哥,你去忙吧,我们又不是不认路。”
说着她还轻轻推了单羲衍一下,“快去吧。”
“我会把辛姨和微微送回去的,放心吧。”谢景臣也对单羲衍说道。
单羲衍这下不走都不行了。
他叹了口气,很是无奈道:“行吧。”
其实真的不是什么工作上要紧的事儿,是苏莺打来的电话。
单羲衍走后辛素娴说不麻烦谢景臣了,然而拗不过陶丽琴的热情还有谢景臣的劝说,最后还是上了谢景臣的车。
谢景臣先把陶丽琴送回了那个家。
到家门口后他把车停下,对坐在后座的辛素娴和单曦微说:“辛姨,微微,你们等等,我很快就回来。”
单曦微没说话,辛素娴笑语盈盈地应了声。
谢景臣陪着陶丽琴进了大院,在到屋门口时停下来,没再往前走。
陶丽琴叹了口气,没说别的,只是笑了笑,问他:“车里的那个姑娘,就是当年那个孩子吧?”
谢景臣“嗯”了声,“是她。”
陶丽琴站在台阶上,还是比谢景臣矮一截,她伸出手来,摸了摸谢景臣的脑袋,就像他小时候受了委屈她安慰他一样。
“苦了我孙子了。”
而后又说:“奶奶等你带她回家来见奶奶,到时候肯定就是我的准孙媳妇了。”
谢景臣勾了勾唇,“进屋吧,早点休息,记得吃降压药。”
陶丽琴笑呵呵地说:“好好好,你路上开车慢点啊。”
“嗯。”
等陶丽琴进了屋,谢景臣正巧看到家里的管家出来,便叫住了人。
“告诉家里做饭的佣人,给老人家做饭清淡些,多做点有利于降压的营养粥和素菜。”
“好的大少爷。”
谢景臣从院里出来,上车带辛素娴和单曦微回她们家。
在路上辛素娴问谢景臣是不是也和单羲衍一样这么忙,谢景臣笑说:“都一样的辛姨。”
“我刚接手公司那会儿,比他有过之而无不及,几天几夜不合眼都是有可能的。”
这话不假,那会儿公司内忧外患,他不仅仅要单纯地处理工作上的事,还要解决一个个麻烦精。
每天烦不胜烦,却根本没得选择。
“羲衍的公司这几年才发展起来,这会儿是正忙的时候,毕竟在上升期。”
辛素娴听闻,轻轻叹气,“忙点没事,不回家也没事,别累坏了身子就好。”
谢景臣面不改色地撒谎安慰说:“辛姨您别担心,不会那么严重的,顶多就是忙,没多少时间顾及工作外的其他而已。”
整整一路,单曦微都没有说话。
谢景臣把车停在他们家楼下,辛素娴和单曦微都下了车。
辛素娴惊讶地问单曦微:“你不是说要回学校啊?”
“不回了,”单曦微挽住她的手臂,浅笑说:“回去也没什么事儿,明早再回。”
谢景臣哪能不知道单曦微为什么突然不回学校了。
可他没辙,除了暗自叹气,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辛素娴让谢景臣上楼坐会儿,谢景臣婉拒,而后眼睁睁地盯着她的背影,直到看不见,他才坐回车里。
一个多小时后。
谢景臣不知道自己抽完了第几根烟,刚想发动车子离开,忽然看到从楼里走出来一抹倩影。
单曦微换了一身衣服,长裙加开衫的搭配,脚上踩着一双白板鞋。
谢景臣有点意外,在他的思维还没跟上之前,身体已经做出了反应。
男人打开了车门,下车,迈着急切的大步朝她走去。                                作者有话要说:下一章零点发吧,你们一定要来看!!!
还要我再说一遍吗,送红包的事……你们应该都知道了的,这几天的更新都送红包。

谢景臣单曦微小说免费在线阅读章节试读

单曦微刚走了几步, 突然就被人从后面一把拽住。
她心头猛的一跳,惊呼声还未发出,人就被迫着不断地往后退, 最终后背撞在了车门上。
她被谢景臣堵在车旁, 嘴巴也被他用手捂住,想发声音都发不出。
“不是说明早回?”
谢景臣垂眼望着她, 捂在她嘴巴上的手轻移, 男人的手指蹭着她的侧脸划过, 缓缓将她的发丝拨到耳后。
他这才发现她是洗了澡的, 头发都还很潮湿。
因为两个人距离很近,谢景臣还能闻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香。
正顺着她的秀发下滑的修长手指顿了顿, 而后谢景臣轻抬手, 指缝间的一缕缕发丝也随之被挑了起来。
他微微低头, 凑近, 鼻尖触上了她柔顺的头发。
“好香。”谢景臣轻掀眼皮,薄唇几乎贴着她的脸颊呢喃道。
单曦微很不自在地别开脸, 她纤长浓密的睫毛止不住地颤着,“走开。”
女孩子的声音很轻, 甚至可以说很柔和,却就是染上了一丝专门对他才有的冷然。
谢景臣撑在车门上的手当然没有挪开, 而是含笑低哄:“我送你过去?”
“不需要。”单曦微平静且毫不犹豫地拒绝。
“微微……”他只是刚喊了个名字, 接下来的话都还没说出口,单曦微就抬起手来去推他那只挡着她的手。
只不过没有推动。
她略微气恼, 涨红了脸, 死死咬着嘴唇。
“让我送你, ”谢景臣低声恳求,“好不好?”
单曦微不说话。
两个人像是在僵持, 谁都不肯做出让步。
片刻后,单曦微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开口道:“要我说多少次,你才肯放过我?我真的……”
她顿了下,缓了缓情绪,才继续说:“……不喜欢你了,别再纠缠我了可以吗?”
“不喜欢?”谢景臣短促地笑了声,像是自嘲,又仿佛含着某种深意。
“我知道我昨天做的过分……”他说到这里,停顿了几秒,然后话锋一转,突然没头没尾地答应了单曦微:“好,我懂你的意思。”
“但能不能,再让我送你一次?”
单曦微摇摇头,“不了。”
谢景臣的手缓慢地收回来。
她抿抿唇,嗓音一如既往地柔软:“谢谢。”
谢景臣垂落的手攥成拳头。
她真的……太狠了,知道怎么往他心口上扎才会让他疼。
她明知道他受不得她这样疏离客气的道谢,却还是嗓音柔软神色如常地说给了他。
单曦微抬脚往前走去,胸腔里的心跳止不住地狂跳,她闭了闭眼,深深地吐出一口浊气来。
听他的意思,应该是会就此收手了。
终于,要结束了。
可是……
单曦微轻轻蹙了蹙眉头,她停下来,一扭头,发现谢景臣正在几米远处跟着她。
她走他就走,她停他也停。
单曦微拢紧眉心,一向好脾气的她在他面前频频失控,她有点烦躁又很无力地问:“你到底想干嘛?”
“送你,回去。”他凝望着她漂亮的双眸,态度不卑不亢,一字一句道。
“我不需要,”单曦微抿了抿唇,“你……你别跟着我。”
隔着几米的距离,却好像隔了千山万水。
有那么一瞬间,谢景臣望着眼前这个无数次闯进他梦里的丫头,却感觉像是才认识她一样。
是不是他把那个快乐无忧的微微弄丢了?
如果当时事情发生时,他在她身边的话,如果他能抱抱那个无助难过的微微,她会不会稍微好受一点。
他好多次这样问过自己。
六年的缺席,要怎么去填补那一***的空白。
他缓慢地继续往前走,直到停在她面前。
单曦微警觉地在他靠近时还往后退了步,拉开了和他的距离。
“微微,让我抱抱你好不好?”谢景臣低声温柔地问。
单曦微猛的掀起眼皮来,目光警惕,而后不说一句话转身就走。
像是被他又戏弄了,看起来还很生气。
然而她还没走出几步,就被他从后面一把拥住。
男人的手臂力量太大,她整个人被她圈抱住,完全动弹不得,也无法挣脱。
单曦微下意识地就要出声,却被他抬起来的手捂住了嘴巴。
她听到他在她的耳畔格外温和地缱绻说:“别说话,也不要喊,除非你想让辛姨看到我在对你做什么。”
单曦微完全震惊了。
他怎么能用那么温柔的语气,说出如此不要脸的话来?
她当然知道他在威胁她,可面对这种赤·裸·裸的胁迫,她竟然真的……没有办法。
不能喊,也挣不开他的桎梏。
单曦微气极了,一腔委屈又憋闷的情绪无处宣泄,于是冲动地张开嘴,一口咬住了他手掌尺侧的掌骨上。
男人宽阔的胸膛紧紧地同她纤瘦的后背贴合着,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强烈的心跳声,一下一下蹦的欢快。
好像是他的,又似乎是她的。
也许,他们两个人的***都失了控。
被她***地咬住手,谢景臣一声不吭,只是很纵容地说:“可以再咬狠点。”
男人弯着腰,偏头,呼出来的热气都洒落在了她的侧颈,灼烫了她的肌肤。
热度一路蔓延扩张,几乎席卷她全身的每一个角落。
单曦微的眼睫快速地扑闪,如他所愿。
手上的疼痛愈发剧烈,他环着她的那只手臂就收的更紧。
仿佛恨不得将她揉碎融进自己的骨血中才满意。
微微,微微……
这个名字每天都被他在心里一遍遍地轻唤着,成千上万次地反复练习,一点点地刻入骨髓中,烙印下永远都无法磨灭的印记。
单曦微不知道为什么,被他这样拥着,忽然有点难过。
说不上来的难过。
她缓缓减轻了力道,松开了咬着他手掌的嘴。
单曦微轻吸了下鼻子,用了几秒钟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启唇,嗓音柔柔轻轻的,特别无奈地说:“谢大哥,你放过我吧。”
谢大哥。
谢景臣的眼眸彻底沉下去,他抿了抿薄唇,而后又好像笑了下,在她的耳边低声一字一句地回:“不、可、能。”
说罢,他松开她,转而攥住她的手腕,不容分说地扯着单曦微往回走。
“一个星期前,你答应了我以后都会叫我‘景臣哥’,是你食言在先,那我刚才说的懂了你意思的话也可以不作数。”
谢景臣凭借着一个男人的优势,打开车门就把单曦微给塞进了副驾驶座。
等他也上车后,意外发现单曦微已经自己系好了安全带。
她像是已经筋疲力尽,完全不想再和他僵持下去,开始妥协。
女孩子垂下眼轻声无力道:“麻烦了,谢谢。”
谢景臣的薄唇几乎要抿成一条直线。
他压下心中的失落和难过,仍然可以笑着面对她,甚至调侃逗弄道:“喊我什么?”
单曦微很乖地细声答:“景臣哥。”
她如他所愿喊了他想听的那个称呼。
可他却并没有一丁点儿的开心。
接下来的一路上,谁都没有再讲话。
单曦微一开始确实想明早再回学校的,但是她洗完澡后看到柯杨在她还有顾景琛在的三人群里询问明早能不能比平常更早一点过去练习,六点钟集合。
顾景琛说了好,单曦微其实也无所谓,便应了下来。
只不过这样一来,她是肯定要起早的。
可是母亲睡眠不是很好,单曦微不想到时候吵到母亲休息,所以才临时又决定回学校。
谁知道他居然没走。
到了学校门口,谢景臣没有停下来,单曦微也没说什么。
他的车能进出她的学校她一早就知道了。
直到黑色的迈***停在女生宿舍楼下。
单曦微才解开安全带,她很礼貌地对谢景臣道谢:“谢谢景臣哥。”
谢景臣没说话。
她下了车,缓步进了宿舍楼。
男人望着她那道消失在楼门口的背影,下颚一点点地绷了起来,线条凌厉的犹如刀刻。
这会儿已经临近十一点钟,还没回宿舍的人很少,但女生宿舍楼前还是有零零散散的几对小情侣舍不得分开,站在路边亲亲我我。
刚才单曦微从一辆黑色的迈***上下来,就有被站在路边的小情侣瞅到。
单曦微作为学校里公认的女神,这张漂亮清雅的脸蛋儿自然被大家所熟知。
“刚才那个是单曦微?”情侣中的男生有点惊讶,“她大晚上的被一辆上千万的迈***送回来?那车现在都停产了啊,有价无市!”
女孩子轻轻哼着酸溜溜道:“是啊,从迈***上下来的就是你没追到手的女神。”
男生登时笑起来:“干嘛啊,醋味都要把你们宿舍楼给淹了。”
当晚,在单曦微深陷在梦境中挣扎不开时,学校的论坛因为一个帖子崩了。
原贴是:今晚亲眼看到女神被一辆迈***62s送到宿舍楼下,暗恋女神的兄弟们这是要集体失恋啊。
楼里有人把重点放在了研究车上,有人哀嚎说自己失恋了,也有人猜测单曦微谈恋爱的对象会是个什么样的男人。
千奇百怪的言论都有。
然后讨论着讨论着,就渐渐歪了楼。
其中有个楼层发言说——谈恋爱?说的可真好听,这分明就是被包·养,不知道sxw的***狗男粉们还在给她洗什么:),你们的女神已经成了某个有钱有势的金·主爸爸的玩物了,还把她当什么干净货呢?
然后因为这层楼对单曦微进行的恶意揣测,论坛很快就“崩溃”了。
昏暗的房间里,暂时关了服务器的男人绷紧的面容被电脑屏幕上的光勾勒的格外凌厉。
你们谁也别想侮辱她。

小编推荐

谢景臣单曦微小说 免费章节完整版全文阅读,作者才华横溢的笔触有没有触动你那颗***动的心呢?喜欢的书友大大们随小编一起关注本站阅读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