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她超会抱大腿(甄微晋简)

女配她超会抱大腿(甄微晋简)

导读:《女配她超会抱大腿》是作者薄荷青提所创作的一部现言 小说,主人公是甄微晋简 ,小说讲述了 尾随其后,进***平无奇的院落,也没看清他做了什么,‘倏’的一声后,柳暗花明,场景变化,登时来到另一处开阔地。

小说介绍

《女配她超会抱大腿》是作者薄荷青提所创作的一部现言 小说,主人公是甄微晋简 ,小说讲述了 尾随其后,进***平无奇的院落,也没看清他做了什么,‘倏’的一声后,柳暗花明,场景变化,登时来到另一处开阔地。小编为你带来女配她超会抱大腿全文免费阅读 !

小说简介

甄微又弱又穷,只能做他跟屁虫。
尾随其后,进***平无奇的院落,也没看清他做了什么,‘倏’的一声后,柳暗花明,场景变化,登时来到另一处开阔地。
她眼形窄而媚,不到特别惊讶的时候,很少圆睁。但此时眸儿微愣,琥珀猫瞳中闪过一抹震撼之色。

女配她超会抱大腿全文阅读

甄微又弱又穷,只能做他跟屁虫。
尾随其后,进***平无奇的院落,也没看清他做了什么,‘倏’的一声后,柳暗花明,场景变化,登时来到另一处开阔地。
她眼形窄而媚,不到特别惊讶的时候,很少圆睁。但此时眸儿微愣,琥珀猫瞳中闪过一抹震撼之色。
“这是阵法吗?”
改换空间,她可只在小说里见过啊!
真·乡巴佬·微逐渐兴奋起来,声音雀跃:“有生之年我居然能见识到阵法,太有意思了!”
晋简感官极灵敏,周围任何细微动静都逃不过他的眼。这在战斗中原本是绝佳的优势,如今却令他大为不爽。
“你要盯我盯到什么时候?”
背后视线过于灼热,让他想无视都难。
她厚着脸皮,开始竭尽所能地吹彩虹屁:“小女子在想,原书作者未免太没有眼光了。像您这样武艺高超、心地善良、俊美无俦,又精通阵法的全才,就算用几十万字渲染也毫不为过。她怎么就睁眼瞎,非要那个红衣丑男当男主,我…我气愤!不平!”
晋简停步,转头,似笑非笑:
“聒噪。”
“…对不起。”委屈巴巴闭嘴,甄微觉得她太难了,热脸贴人冷***,还不得不继续贴。
谁让他厉害呢?
自己这条小命全系在小心眼绿毛王八身上,暂时不敢得罪他,必须把彩虹屁进行到底。
他不再前进,微微仰高下巴,道:“施展你的能力,让我看看,值不值得与之为伍。”
甄微怔然,呆呆地重复一遍:“什么能力?”
“圣女真的以为是自己惊天地泣鬼神的美貌引来了降雨吗?”
他毫不掩饰嘲讽之意。
女子却羞怯万分,捧住脸,忸怩跺脚,轻声嘟囔说:“大侠过誉,我虽漂亮,还不到惊天地泣鬼神的地步呢。”
天真的皇帝哪里知道世上还有这种浑身都是脸皮组成的人,他噎了噎,决定用冰块脸作保护色,隔绝甄微的***侵扰。
见好就收,在合适的时机拍上几句马屁,做到油而不腻的谄媚,这才是抱大腿的精髓。
甄微深谙此道,每次都在晋简发飙的边缘停止作死行为,这次也不例外。
她利落地取下面纱,温柔莞尔。
霎那,嫩芽抽枝,香气浮动。
花蕾轻张,群芳***,竟是一院花开之景。
晋简眸色黯了黯,表情不变,道:“继续。”
笑容易,哭难啊,甄微使劲掐了下大腿,疼得龇牙咧嘴,可就是没有眼泪钻出来。
无助地望向男人,眼里全是希冀。
“之前不是很能哭吗,这会儿哭不出来了?”他心中警铃大作,防备问道。
“哪有,就哭了一次!”甄微***,她根本就不是爱哭鬼,上次是因为看到祁不唐太害怕才情不自禁落泪的好吧!
“梦山脚下。”抱他大腿时这么熟练,说忘就忘?
“那是假哭,一滴眼泪都没有。”
难怪当时没看到下雨!
“…骗子。”晋简冷笑,凤眼半阖,阴测测道,“世子还在宫里,或许,你想见见他?”
咯噔。
甄微***猛地一跳,她捂住胸口,小脸煞白。
“沼国有门秘法,能以水化针。世子功力深厚,若他施展此术,几千水针同时刺出…圣女,你腿在抖。”
鼻子酸楚,一时间悲从中来,伤心得无以复加。
头顶风云变幻,她绝美的脸上流下两行清泪。
滴!答!
感觉到冰冷的雨珠从额角流过,晋简凝视她片刻,缓缓道:“可以了。”
她越想越怕,脑子里充斥着原书中那些恶毒至极的描述,四肢软绵,差点一***坐到地上。
抽抽噎噎,哭得停不下来,那雨也有渐大的趋势。
男人蹙眉,几次想开口恫吓,但觉着依她软弱的性子,肯定愈是威慑愈哭得厉害。
话衔在嘴边,反复咀嚼,最后烦不胜烦,扣住她手腕,道:“他打不过我,原书作者没告诉你?”
甄微哽咽,鼻尖一撮嫣红:“说…说了,可有什么用,我打不过啊。”
狗作者,偏心偏得没边。给男女主安排五花八门的招数,而她堂堂一个金牌女配,现在居然只会轻功。
几千根针!能把她扎成刺猬!
他轻轻瞥她,声音不大,但掷地有声:
“我在的话,他不敢动手。”
话很狂傲,不过并非夸口。
她眼珠像雨后青空,蒙蒙发亮:“你会保护小女子的,对吗?”
被如此美色依恋,神仙也难矜持。
然,晋简还是雷都打不动的冷酷。
钢铁直男理所当然地说:“不会。”
尼玛?
甄微咬碎银牙。她照过镜子,每次都被自己美晕,当然知道这是张多么犯规的美***。
臭王八到底是怎么抵御的?
他对女子铁青的脸色熟视无睹,自顾自道:“你能力很特殊,完全可以保护自己,无须依赖我。”
“??”
她到底有什么能力了…
嗯,可以唤雨。可以开花。
难道祁不唐打到跟前,她给他表演一个在线求雨吗?让头发丝这么细的雨把他扎死?用花香把他臭死?
晋简抬眸,举起神雪剑。
唰——
甄微闪到一边儿,不满地说:“就算有什么口角,您也不用亮刀子啊。”
动不动就拿剑,粗鲁!没文化!
他懒得理她,直接说:“入武道者皆习杀伐之术,威力大,以攻为主。而你,行生机之法,是极其难得的术系。”
闭目沉思,喃喃道:“步伐虚浮,肢体孱弱,下下之资,武道无望。天生聚灵,生机之体…”
倏地睁眼,淡声说:“跟我走。”
诶,又去哪儿?
她回神的时候晋简已经走了很远,甄微怵得慌,赶紧追上去。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阁楼。
四周俱静,黑漆漆,只有微弱的光从窗户透入。
孤男寡女,无光密室,这,这也太***了吧…甄微忽然想起了自己学生时代那些钻小树林的情侣。
“大侠,是不是有点太快了…”
虽然他长得贼体面,窄腰长腿,鼻高目深,但才见两次,她良心过不去啊。
又开始说奇怪的话了。
晋简无声叹气,很怀疑自己是否应该和一个脑瓜不太正常的女人合作。
他干脆伸手挡住甄微,斜目道:“在这儿等我。”
说罢,径自往里走去。
甄微汗毛直竖,脚底发凉。杵在原地,焦急等待。万幸没等多久,那人便折返了,到她面前,丢下一本册子,说:
“背下来,祈雨大典后检查。”
哇,好臭!
一股子潮湿味迎面扑来,她掩鼻干呕,嫌弃道:“这是什么啊…”
边说边拾起,借光凑近细看,眯起眼,慢慢念道:“引、生、诀。”
甄微比划了下,随口问道:“书挺厚的,不过我是文科生,不怕这个…对了,祈雨大典是多久来着?”
一年后?那绰绰有余,绝对背得滚瓜烂熟。
看她这么自信,晋简也总算舒心了些,略微欣慰地说:“孺子可教,这五***便在此好好研读,切忌偷懒。”
抬手挥袖,长廊两边烛火点燃,一道接一道的光,映在眼底,忽明忽灭。
她呆若木鸡,讷讷笑着:“五日?”
“对,大典将在五天后举行。”晋简颔首作答。
晴天霹雳!
女子两眼一黑,险些晕厥过去。

女配她超会抱大腿免费阅读

一根黑色细带绕过房梁落下,牢牢地绑在头发上。
烛火轻晃,烧得滚烫,蜡烛边缘缓缓融化,几滴白油凝在手边。
甄微困成三眼皮,费力地撑起身子,小脑袋有一下没一下地乱动,稍不留意,额头已经磕到了冰冷的桌面上。
嘶——
头皮被拉扯的痛感使她瞬间清醒过来。
身体小幅度地抖了抖,她拍拍脸颊,呼了口气,继续翻书。
“万物有灵,行调有度,牵引生机…”
这儿的文字都是繁体,更绝的是竖着排版!甄微光是翻译成简体字就要花费许久的功夫,更别说竖着阅读。
违背平时阅读习惯,加之内容繁复,记性向来不错的她难得吃到了大苦头。
甄微捏着毛笔在纸上写写画画,把关键词记下来,背完这段再跟着纸上的字重复之前的内容。
虽然反复背诵会拖慢进度,但好处也显而易见:能够记得更牢固,不至于背完就忘。
注意力长时间高度集中,她的弱鸡身体已经有点吃不消。一列列芝麻大点的小字几乎望出了重影。
揉揉眼睛,恍惚间有种回到大学期末考试时的错觉。
生活不易,甄微努力,未免也太***了吧!
两眼泪花花,她强忍着哭意,逼迫自己继续看书。
若是可以,谁愿意坚强呢?
她皮是厚了点儿,心里却有杆秤,知道这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说到底,和晋简的交换并不等价。他要顶着和邻国世子作对的压力保她,又要帮她找神器,怎么看都是自己占了便宜。
目前老王八愿意站在她这边,但不代表永远愿意。
甄微怕苦怕累,更怕坐以待毙。把小命拴别人裤腰带上,总归不是长久之计。她必须抓住这次机会,让晋简看到她的价值,同时也让自己掌握更多保命的技能。
神雪剑尊是独步江湖的绝世人物,从他手里拿出来的秘籍肯定不会太差。放到普通人那儿,没准终其一生也遇不着这等机遇。
她要把握住稍纵即逝的机会,因为现在不流汗,将来就会流泪。
给自己灌了一大碗精神老鸭汤,甄微重新振作精神,鼓起腮帮,专心致志地盯着纸页上的黑字。
咚、咚。
咚、咚、咚。
门连响五声之后,甄微才注意到。她脑袋上还拴着细绳,脖子挺得直直的,眼睛往门边一扫,看到缝隙那儿有道黑影。
“谁…谁啊。”
大半夜的,谁会来这么偏僻的地方?
她吓得双手环住胸口,满脸戒备。
“水姑娘,奴才是小文。”
熟悉的尖嗓子,哑中带点柔。
甄微皱眉,在容量逐渐减少的脑海里疯狂搜寻,过了会儿,迟疑地说:“文公公?”
“诶,奴才在!”回应她的是文公公欢天喜地的声音。
呼…
她紧绷的神经瞬间松开,表情放缓。伸手解掉绳子,起身过去,一边拉开门,一边小声埋怨:“您可把我给吓死了。”
文公公端着托盘进来,瞧她眼神疲倦,惊惧之意还未完全消退,便赔了个笑,道:“全是奴才考虑不周…姑娘在阁楼里关了一天,实在辛苦,厨房备了点夜宵,您吃些再看吧。”
甄微的狗鼻子动了动,果然闻到一阵食物的气味。
又香又甜。
她腼腆一笑,对文公公说了声谢谢。
把人送出去后,不紧不慢地合***。下一刻,闪现到桌边,两只手搓了搓,难掩兴奋,把上面搭着的白纱‘唰’地掀开。
哇!
加了葡萄干的甜丸子!南瓜饼!雪梨粥!
吃饭不积极,脑袋有问题。甄微二话不说,坐下就是一顿猛吃。
酒足饭饱后,心满意足地拍拍肚子,继续背书大业。
争分夺秒时,时间往往会加速流逝。她还没反应过来,五天时间眨眼便过去了。
这几天,甄微除了睡眠不太足,其他方面真是被照顾到了天上去。每日三餐准时送到,夜里还有甜点。解暑果子茶,冰镇甜荔枝,吃得她肚子都大了一圈。
祈雨大典前夜,甄微把《引生诀》最后一段翻来覆去读了几遍,终于打着呵欠合上了书。
抬头看眼窗外,天色深沉浓如墨,月光清丽正皎洁。
她伸个懒腰,准备趴下好好补个瞌睡。把头埋在臂弯里,刚睡没多久,就感觉有什么柔软的东西贴上了皮肤。
激灵一下,她迅速坐起来,惶惶四顾。
“姑娘别怕,奴婢在为您***裳。”
甄微迷迷糊糊问道:“脱我衣服做什么?”
小宫女笑嘻嘻地说:“您是祈雨大典的贵宾,当然要盛装出席。姑娘累着了,您好生歇息吧,奴婢们会为您打扮的。”
那么多双手在她身上摸来摸去,能睡着才有鬼。
甄微不自在地扭了扭,还是觉得奇怪:“你们搞错了吧,我怎么会是贵宾?”
她一个外邦流浪汉,焰国黑户口,居然成了祈雨大典的贵宾,这可太诡异了。
另一位宫女已经顺利脱下了她的黑色外衣,伸出手想去摘她面纱。幸好甄微眼疾手快,立马按住她的手。
她尴尬地摸摸耳垂,说:“先换衣服…面纱待会儿再弄。”
宫女点头,打开首饰盒,取出把梳子,开始为她梳头。
“请水姑娘勿要责怪。秦首辅只吩咐奴婢们替您收拾,没有交代其他事情。”
甄微‘咦’了声:“首辅还管女人穿衣打扮?”
她们丝毫不觉着有何问题,理所当然地说:“首辅大人什么都管。”
“那晋…皇帝呢?”
仍是理所应当地回复:“皇上什么都不管。”
“……”好吧,挺符合那老王八的个性。
甄微没有话语权,索性放弃挣扎,任由她们折腾。
她呆呆地盯着桌上已经凝固的蜡油,神思飞远。
晋简这种人,说得好听点叫武痴,说得难听点就是有武瘾。跟现代那些为了打游戏而逃课的失足少年没多大区别。嘁,就他,还耍威风呢!
要是她儿子敢为了打架不务正业,看她不一巴掌打到他***上!
啊…***…
脑子里不由自主开始浮现某些不可描述的白花花物体。
甄微小脸发烫,***甩头,暗骂:他的***你也敢想,不怕被戳成马蜂窝吗?
别人的想想也就算了,晋简的嘛,有剧毒!谁肖想,谁倒霉。
“姑娘,您能把面纱取下来吗?我们该为您着妆了。”女子柔美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唤回甄微已经陷入泥潭的思绪。
她应了声,随手解开面纱。
嘶!嘶!嘶!周围到处都是吸气的声音。
“天呐,这吹弹即破的肌肤是***存在的吗?”
“竟然有人不抹胭脂就能有如此绝美的颜色,她是什么人间水***?”
“她的鼻子好挺,好小,好秀气,像月亮的背脊,流畅又仙气十足。”
“老天爷!你是把星子揉碎塞进了她的眼睛里?她太美了,她!太!美!了!”
甄微面无表情道:“我都听到了。”
能别把心理描写直接念出来吗?她觉得非常尴尬。
为首的绿衣宫女扔掉手中的脂粉盒,无比诚恳地说:“您还是把面纱戴上吧。”
“为啥?”
“因为您实在是太美了,凡人的视线会污染您这至高无上的美貌。”她两眼冒星星,义愤填膺地捏起粉拳。
甄微:“???”
“好的吧。”
#今天我的美貌俘虏加一#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女配她超会抱大腿全本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整个小说在作者笔下有滋有味,看着他们互相渗入对方内心,就像慢水煮青蛙一样,等醒悟时已经无回转之地!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