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腰美人(应颜张迎康)

折腰美人(应颜张迎康)

导读:火爆小说《折腰美人》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应颜张迎康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折腰美人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火爆小说《折腰美人》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应颜张迎康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折腰美人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那个传说中高位截瘫的张公子***了,还被人拍下了照片。
雪白的被子,乌黑冷漠的眉眼,还有那鲜红刺目的鲜血......
听说他还***了不止一次。
看到这张照片的应颜当机立断抛弃了自己的中药馆、抛弃了自己“小神医”的身份,跑去做了那个特殊护工。
“你以后想要几个孩子?”应颜突然停下***的手,双眼亮晶晶地问道。
“人家说我面相看起来多子多福,你放心说,我肯定都行的。”应颜昂首挺胸道。
而张迎康的身体状况,想生孩子的唯一方式便是人工***。
清脆如莺啼的嗓音却说着仿佛刀子般扎人心的话。
张迎康毫无反应,即使全身被人按来按去,也依旧没有一丝反应。
就像活死人。
应颜继续***着,笑嘻嘻道:“你肯定也行的。”
片刻,张迎康终于动了一下眼皮。
爷爷,我总算没咂咱们应家的牌子啊。
高位截瘫病美人与淡定直接超可爱小中医。

折腰美人完整版全文

进了小诊室,应颜坐到桌子前,拿出手机输入刚刚看到的搜索词,而后划动好几下页面才终于找到刚刚那张照片。
应颜打开照片,放大,之后就盯着照片上人的脸仔细瞧着。
瞧了好一会后,应颜放下手机,伸出手开始掰着手指头数着什么,一边数还一边暼两眼照片。
等手指头全部掰完了,应颜终于忍不住啧啧了两声。
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他看起来竟然都没有多大变化?
......
两天后。
“应大夫,您以后准备去哪呀,还是开中医馆吗?”小美一边帮忙收拾着药材,一边问着应颜。
知道中医馆要关门的时候小美一点都不惊讶,这一片老城区的人几乎都搬走了,就剩下一些老人还恋恋不舍,一拖再拖,所以中医馆已经将近一个月没什么生意了,而应颜要付着店租还要付她们的工资,肯定是亏本的。
应颜停下手里的动作,突然抬头看着小美讳莫如深道:“我爷爷说,做人一定要知恩图报。”
迎着小美疑惑不解的目光,应颜缓缓道:“当年我跟爷爷刚到这个城市来,居无定所,风餐露宿,是这个老城区里的人帮助了我们,不仅给我们吃的还提供了住的地方,后来爷爷便一直留了下来,用自己的医术帮助这里的人,直到他去世。”
小美睁大了眼十分专注地听着。对于应颜的爷爷,小美也是听说过的,那是真正的悬壶济世、妙手回春的神医,听说他看起来仙风道骨,银发白须却面色红润有光泽,在他还在世的时候,应氏中医馆门前每天都有好多外地人连夜排着长队过来问诊,那些病人偷偷带过来的谢礼都堆到了马路边上。
可惜小美过来的时候这位老神医已经去世三年多了,她并没有机会能见上一面。
小美兴致勃勃地继续听着。
应颜目光深远、幽幽地叹一口气:“所以,现在我也得去报恩了。”
——
本市赫赫有名的医院里,张迎华从主治医生的办公室里出来,迈开被黑色西裤包裹住的笔直长腿,大步朝病房走去。
到了病房前,张迎华却又停了下来,而后靠着墙壁站着,深深地呼出一口气。
责怪吗?当然。明明可以活下来,明明可以努力让自己恢复一些,而他却一直只想着放弃自己。
可是除了责怪,更多的却是心疼。这是她唯一的弟弟,是母亲在世时一直惦念着的弟弟。
张迎华现在的钱包里还放着那年张迎康寄过来的唯一一张照片——十八岁的他,整个人慵懒地倚靠在校园里的树枝干上,细长深邃的眼眸在阳光的照耀下微微眯起,正朝着拍照片的人露齿一笑。
笑容阳光灿烂,神彩自信飞扬的张迎康。
而现在的他......
张迎华的喉咙又有些发痒,最终还是忍了下来,轻轻地推开门。
床上的人已经醒了过来,却一动不动地偏头盯着窗户的方向,他的头发稍微有些长了,松软地垂搭下来,由于长年在病房里,他的皮肤很白很白,苍白,偏头的时候脖子一侧的青色血管清晰可见。
张迎华走进来,绕过床,站到床边,挡住了张迎康向外看的视线。
“迎康,饿了吗?姐姐喂你些饭好吗?”张迎华尽量地放轻放缓声音。
视线被挡住,面前一片阴暗,张迎康垂下目光,慢慢地闭上眼。
无动于衷。
张迎华弯下腰,声音更加温柔轻缓:“迎康,听姐姐的,好好听话,医生说你有恢复的可能,你看,你现在的手臂不是能动了吗,只要你努力去做复建,身体一定会慢慢恢复的。”
张迎康苍白的脸上一片平静,连睫毛都没动一下。
在商界叱诧风云、雷厉风行的铁娘子,此时也只有深深的无能为力。
张迎华静待了片刻,慢慢地直起腰,声音显冷:“之前那个护工已经被我辞掉了,姐姐会再给找几个认真负责点的,你放心,以后绝不会有人再敢敷衍你了。”
张迎康依旧没有反应。
张迎华的下颌收紧,眼里慢慢发沉。
......
医院走廊里,杨峰急匆匆地走过来了。
“张总,公司里——”
张迎华关***抬手打断杨峰的话,而后快步往走廊尽头走去,边走边吩咐,“把病房里的窗户都封上,以后他的身边都不可以离开人。”
张迎华走到尽头,掏出一根烟,快速点上,深深地吸一口,再长长地呼出来。
胸口的郁气却并没有随着呼吸排出来。
张迎华有时候觉得命运真不公,为什么一起连环车祸,那么多人都是轻伤甚至是毫发无伤,而她的弟弟却伤的这么重,直接变成了高位截瘫。
杨峰听到张迎华的话,再看她脸上深深的担忧,心里明白了过来,顿时觉得张迎华真的太过于小心谨慎了。
“张总,这个......没必要吧......”杨峰婉转地提醒。
张迎康要是真能从床上起来,还能到窗前,那估计他也不会再寻死了。
张迎华猛地凝眉,目光凌厉地看过来。
杨峰心一沉,自知失言,连忙垂着眼点头,“好的,张总。”
张迎华转回头,盯着窗外郁郁葱葱的树木,心口又疼又冷。
她自已何尝又不知道呢?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张迎康的盯着窗户外的目光,真的让她怕又心寒。
“张总,招聘的几位护工已经到了,您现在要过去吗?”杨峰小心翼翼地出声。
张迎华沉默地吸着烟,过了好一会才点了点头。
现在剩下的这几位护工已经是杨峰删选了一遍的了,张迎华拿过几人的资料,仔细地看了后最后只挑了三位留了下来,依旧都是男护工。
虽然张迎华嘴上说得狠,心底里到底不可能真不去照顾张迎康的感受。
每当想到这个,张迎华的心便像是被密密麻麻的针扎了一样。
她那个阳光帅气、骄傲自信的弟弟,现在竟然变成了这幅样子,如此的***、脆弱。
并且......可能一辈子都是这样。
此时,另一边的应颜正蹲一棵大树下,仰头看着高耸入云的医院大楼,愁眉不展。
她已经到这个医院快两天了,却还是没想到办法接近那个人。
去往高级病房的电梯需要专门的磁卡才能***,好不容易爬上楼,楼梯入口处又有四个人高马大的保镖在日夜看守。
当时应颜气喘吁吁地爬上楼,一抬头就看到四个脸庞显凶的男人正紧紧地盯着她,惊得她第一反应便是撒开了腿又一鼓作气地跑下去,差点没脚底打滑摔下楼。
好好的“小神医”,竟然狼狈得像是去做贼一样。
哎,报恩真的好难。
等处理完公司的事情,张迎华便又回到了医院,***电梯的时候,后面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跟他们一起***了电梯里。
杨峰刷了磁卡,电梯门缓缓关上。
封闭的电梯里十分安静,电梯上的数字在不断跳动,时间却依旧流动得有些缓慢。
杨峰侧头看了一眼旁边的人。
这个女医生他似乎没见过,个子不高,带着黑框眼镜,双手背后,腰背挺直站立着,没有表情的面容显得有些严肃。
不知为何,杨峰忍不住又侧低着头看过去两眼。
被打量的人却一直目视着前方,表情纹丝不动。
电梯门打开,杨峰跟在张迎华后面出了电梯,发现旁边的人也跟着出来了,走在他们的后面。
走了几步,人还跟在他后面,杨峰心里觉得有些奇怪,脚步不由得慢了下来,看向身后。
前面的张迎华发觉了什么,停下脚步,而后顺着杨峰的目光看过去,俯视。
“你好,我姓应。”
应颜昂首挺胸地向前走了几步,到张迎华面前,声音清脆而平稳道:“那个张迎康是你的弟弟对吧?虽然我们应氏从来不出诊,不过既然是他的话我可以破例去给他看看,如果他的身体情况——”
“扔出去!”
张迎华掀起眼皮,朝不远处一抬下巴,立刻来了两个彪形大汉,走到应颜身后,架着她就往回走。
应颜的脑袋还仰着,表情也是端的严肃正经,突然一下子被人从后面架了起来,再低头看着自己悬空的腿,总算反应了过来。
“我说的是真的,我不是骗子!”应颜瞪圆了杏眼挣扎着。
可惜人已经被架进了电梯里,电梯门正缓缓关上。
张迎华冷哼一声,转过身大步朝病房走去。
杨峰忙不迭地跟上。
被两个保镖扔到医院门口的应颜气得双手直叉腰。
想她堂堂的应氏传人,竟然落到了被人当作骗子的地步。
爷爷,我好对不起您啊!

折腰美人在线阅读

今天是阴天,天空灰蒙蒙的,乌云密集,似乎要下雨,病房里的光十分暗淡,让床上的人也看起来阴郁了好几分。
男护工给张迎康清理完身体又给他换了新尿袋,而后便退了出去了。
每当被清洁身体的时候,张迎康的情绪都会变得很糟糕,这次似乎更严重了。
张迎华站到张迎康的床前,轻声开口:“迎康,姐姐从国外联系到了一位非常有名的康复训练师,姐姐准备聘请他过来,答应姐姐,这次好好配合好吗?”
这四年,张迎康的康复训练师多多少少的也都换了好几十个了,可是都没有太大成效。
毕竟,一个不配合的患者,再厉害的康复训练师都束手无策。
对于张迎华的话,张迎康的回应便是闭上眼,拒绝听。
张迎华不放弃,温声软语着:“迎康,听点话,就当为了姐姐跟爸爸好吗?我们就再试一次,医生说了,如果你坚持锻炼,身体一定可以恢复的。”
这种谎话张迎康已经不知道听了多少遍了,早就已经麻木了。
“迎康,医生说姐姐这辈子都不可能有孩子,所以华耀集团以后只能靠你。”
“或者,你以后的孩子。”
手下的皮肤在绷紧,张迎华依旧不急不缓地开口:“我们好好地做复健,让身体健健康康的,然后找一个喜欢的女人,谈恋爱、结婚,所有的一切姐姐都会帮你。”
张迎华紧盯着张迎康的表情,“相信姐姐。”
大约十几秒后,张迎康终于慢慢得睁开眼,看着张迎华,漆黑的眼睛含着冷漠讽刺的光,“我是个残废。”
声音很平静。
张迎华却听得心口一阵窒痛,忍不住大声叫了出来,“迎康!”
张迎康面色淡淡地垂下眼。
张迎华深呼一口气,放柔声音:“迎康,这些你都不用担心,都交给姐姐。”
就算张迎康一辈子都只能躺在床上又能怎么样?他有她这个姐姐,还有整个华耀康成集团。
如果不是顾及着张迎康的感受,张迎华可能早就用其它方法让张迎康有多少个孩子了。
只是,没到最后一步,她不愿意这么做。
张迎康已经再次闭上了眼。
张迎华静静地站着。
两个人不像是一对一母同胞的姐弟,倒像是一对疏离的陌生人。
张迎华从医院里出来的时候,突然被人堵住。
是气呼呼的应颜。
“我有话要跟你说!”
虽然应颜的身高跟张迎华差了一大截,但是气势却一点都没输。
张迎华直接无视,长腿迈开,错开身体。
“你可以选择不听,也可以再把我扔远远的,但是说不定你弟弟就真错过能够站起来的机会了。”应颜跟在张迎华的身后小跑着,十分气愤地说道。
张迎华快步走着,人已经走到了车前,不知为何又突然停住,静站几秒后,回过头。
“已经很久没人敢拿我弟弟跟我开玩笑了。”张迎华冷冷说道。
“爱信不信。”话这么说,脚步却紧紧不离。
张迎华低头眯着眼盯着应颜看,眼神如刀,冰冷出鞘。
应颜气的脸朝天空翻了个白眼。
......
杨峰虽然好奇张迎华怎么会把扔出去的人又带了回来,不过还是按照张迎华吩咐的把张迎康以前的病历及检查单子都拿了过来。
应颜拿过厚厚一叠的报告单子,抵了抵眼镜,从最早的开始翻起来,表情也顷刻间变得严肃正经起来。
【颈5-6爆裂性骨折,颈椎神经受损,左肩胛骨骨折,腰1-2爆裂性骨折脱位,脊髓损伤......】
应颜蹙起眉头,一张张翻着,越往后看眉头蹙得越深。
“怎么样?还有希望吗?”不知为何,本来根本没报希望的张迎华突然有些紧张。
应颜没正面回应,拧着柳眉道:“我先看看他的情况。”
张迎华立刻把应颜带去了张迎康的病房。
刚进门,应颜的脚步就停顿住了。
超大的高级病房里,地面上全部铺着厚厚的羊毛地毯,一脚踩上,便软软地塌陷***;由于阴天,病房里很暗,唯一透着光的窗户也被封上了栏杆,乍一看上去,像是走进了牢笼。
应颜的眉头顿时皱的更深了。
房间的角落里放着一些复健器材,病房里还有两个房间,门敞开着,应该是护工的房间,有一个男人正坐在门边看着病床的方向。
应颜朝病床看过去,刚要迈起步子,又停了一下,伸手把脸上的黑框眼镜摘了下来放进白大褂的口袋里,而后才挺直腰背走过去。
后面的张迎华当然看到了应颜的一系列动作,却连表情都没变化一丝一毫。
床上的人正闭眼沉睡着,昏暗的光线下,他的皮肤白得清晰,面容却显得模糊。
“怎么不开灯?”
应颜皱了皱鼻子,而后便伸手要按下床头的开关。
杨峰一惊,刚要开口阻止,却被张迎华抬手打断。
随着灯亮的那一秒,床上的人也睁开了眼。
漆黑清透的眼睛,目光平静地看着应颜,刚醒,眼神却很清醒。
明亮的灯光下,他的五官看起来更加精致了,皮肤很白,眉毛清晰浓密,细长微挑的眼睛,看着你的时候清冽冷厉,眼底之处却又如死海般平静。
很平静、也很冷漠地看着她。
应颜下意识地就挺直了一点脊背,下巴往回收。
对视两秒后。
应颜轻轻地转开视线,“先给他脱掉衣服,我来看一下。”
他比照片上看起来瘦了好多。
他没认出她。
应颜等了一会,却发现根本没人动作,有些奇怪地朝张迎华看过去。
张迎华沉着眉对应颜摇了摇头。
应颜意识到了什么,再回过头的时候,便发现床上的人已经再次闭上了眼。
他的身体埋在雪白的被子里,脸庞贴着白色松软的枕头,乌黑的碎发散落在额头、眉间,皮肤在刺亮的灯光下白得几近透明,苍白毫无血色,他的双眼安静地闭着,睫毛铺开,根根带影,整个面色都泛着冷光,看起来冰冷又孱弱。
应颜看得眉头皱出了两个小疙瘩。
张迎华扫了应颜一眼,而后上前一步,弯腰对着张迎康温声道:“迎康,我们来试一下好不好?”
床上的人没有反应。
张迎华等了一会,无声地轻叹一口气,而后直起腰朝应颜示意了一下,起先朝外走去。
最后面的杨峰把床头的灯都关了才跟着出去。
出了病房张迎华克制着想要吸烟的冲动,对着应颜认真道:“这个事我会努力说服他的,我想知道像他这种情况......真的有希望吗?”
应颜看了张迎华一眼,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停顿一下才开口:“我爷爷在世的时候治疗过一个高位截瘫患者,那个患者手术后半年***以下无知觉,大小便不能自理,后来找到我爷爷,爷爷给他治了大概两年多的时间,那人便能双腿支撑站了起来,现在......应该已经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了。”
“真的?”
张迎华盯着应颜,神情怀疑又隐隐克制着激动。
应颜淡定地点点头。
张迎华站直身体:“那我们尽快开始给他治疗,你需要什么都跟我说,我来准备。”
“暂时不需要准备什么,你先好好开导病人,让他积极配合。”应颜说完转身便要走。
张迎华连忙伸手拦住,“你要去哪儿?”
应颜一脸莫名:“回家啊。”而后又瞟着张迎华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之前为了拦住你,我连午饭都还没吃呢。”
张迎华面色不变:“我现在就派人给你送饭菜过来。”
“不用了,正好我也要回去拿一些需要的东西。”应颜立刻很有骨气地摆摆手。
张迎华没坚持,转头对杨峰吩咐道:“先带应***去吃饭,吃完饭送她回去,等应***拿好东西后直接带她来医院。”
应颜:“......”
之前把她当骗子,现在倒是怕她跑了。
......
应颜走后张迎华再次***了病房。
此时窗外已经飘起了雨点,紧闭的窗户口有着呼呼的风声,屋里也更暗更沉闷了。
张迎华走到床头前,停顿了两秒后按下了床头的开关。
刺亮的光,立刻照亮了整个病房。
张迎华贴靠着床边,阴影落下,“迎康,那个人说能治好你。”
“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也是。可是,哪怕只有一丝希望,我都想去尝试,万一......反正,最差的结果无非仍旧是现在这样。”
张迎康闭着眼,脸上毫无波动。
“我们听点话好吗?就当姐姐请求你了。”张迎华的语气里罕见地透露出了一丝脆弱。
好一会。
张迎康睁开眼,把头慢慢地侧向另一面,发出的声音沉得像是外面滴着雨点的天,“我累了。”
他已经像个废物一样躺在床上四年了,累了,够了,不想再被折腾了。
张迎华顺着张迎康的视线看向已经被栏杆封起来的窗户,看着外面的雨点被风吹得***地打在窗户上,“噼里啪啦”,犹如她心里的困兽在嘶吼叫嚣。
她也累。
病重的父亲,瘫痪在床一心求死的弟弟,偌大的集团里像老狐狸一样的股东们,还有商场上面临的众多的竞争对手,她何尝不累?何尝没有想过解脱?
可是,她不能。抗起来的担子就不能轻易放下。
张迎华收回目光,站直身体盯着张迎康道:“迎康,再累也要坚持,只有坚持了才有希望。”
阴影散去,灯光下,张迎康的脸色显得更加苍白了,再配上浅淡的唇色,看起来脆弱不堪。
张迎华深呼一口气,语气变得强硬:“迎康,这一次,无论如何你都必须听我的,好好配合治疗。”
张迎康垂着眼,表情一片冷漠。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