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过时间来爱你(仇清悠苏慕白)

越过时间来爱你(仇清悠苏慕白)

导读:火爆小说《越过时间来爱你》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仇清悠苏慕白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越过时间来爱你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火爆小说《越过时间来爱你》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仇清悠苏慕白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越过时间来爱你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什么叫交给别人,我交给的是你呀,你是别人吗?”
“你……我说不过你。好,那我问你,你成天泡在秦淮醉生梦死,打算做什么?”

越过时间来爱你全文阅读

“什么叫交给别人,我交给的是你呀,你是别人吗?”
“你……我说不过你。好,那我问你,你成天泡在秦淮醉生梦死,打算做什么?”
“哪有你说的这么夸张,不过是不开心的时候跟朋友聚聚,小酌几杯而已。”仇清悠笑了笑,显得极端的漫不经心。
郁思行愈发觉得气闷,他抬手松了松领带,“坊间都说你在秦淮***了一个十***岁的小白脸,这是怎么回事?”
“只是我的乐师而已,这些人的心思太龌龊,人家长的清秀点就说成这样,”仇清悠身体斜靠在座椅上,双腿交叠,一派慵懒,“如果我的乐师是一个满脸***子的老头儿谁还会这么说,嗯?”
“悠悠,虽说我们现在已经不是情侣了,但我们还是朋友吧?”
“嗯,当然,只要你愿意,我们永远是朋友。”
“那好,算我求你,别再这样虚度年华了。你要是没事做,可以来公司,之前的职位不想做,可以做点别的,宣传部你觉得怎么样?”
“不做啦,累,”仇清悠说着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伸出手左右端详着新做的美甲,“你把盛嘉经营的有声有色,我坐等分红就好了。”
郁思行盯着女人精致浓烈近乎***的妆容,压抑着心头的怒火,“明天上午十点西沙的楼盘开幕,你去剪彩。”
“明天上午吗?我约了修眉……”
“仇清悠!”男人终于忍不住了,大声打断她,“明天上午十点必须、准时到!”
说完站起身来,怒气冲冲的拉开门走了,随后又大力的摔上。
仇清悠将胳膊支在椅子扶手上,扶着额头,淡淡的无奈叹息。
过了一会儿郁思行还没有回来,看来是气急了,仇清悠慢慢悠悠的整理好衣裙也出了总裁办公室。
梁秘书正恭敬的立在门外等候,见她出来,迎上去,“董事长,有些文件需要您签一下。”
“好吧,那去我办公室吧。”仇清悠虽然不常在公司,可还是保留了一间办公室。
走在空无一人的走廊里,梁秘书跟在仇清悠身旁,语气恭敬字斟句酌,“大***,您能不能稍微低调点,现在股东们都颇为不满。”
“低调?我都换了辆迈***了,你还让我怎么低调?”仇清悠说着话也没有放慢脚下的步子,踩着高跟鞋挺直脊背,依旧冷艳倨傲高不可攀。
梁秘书心道,开的车是越来越低调,可做的事是越来越高调。
转天的剪彩仇清悠最终还是去了,她穿了一身高定的奢华连衣裙,样式繁复夸张,脸上戴着一副能遮住半张脸的大墨镜,***浪一般的头发垂在腰间。没有职场女性的干练,倒像是一个来站台的女明星。
………………
秦淮风情高级包厢里,墙上超级大的电视上正播放着仇清悠剪彩的新闻。一个新加入的富***凑上来,好像叫简瑶,“清悠姐,你真是太上镜了,像一个大明星一样。”
恭维讨好的话讨得仇清悠一阵娇笑,“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
“真的啊,清悠姐,说实话我好羡慕你啊。你的裙子真是很漂亮啊,我正好要参加个宴会,你看能不能借我穿一天……”简瑶的话语中透着小心。

越过时间来爱你免费阅读

仇清悠双手抱膝,将头轻轻靠在沙发上,望着黑漆漆的夜空,忽然觉得安安就这么走了也不错,不用像她一样,一个人品尝这孤寂和***,在无穷无尽的时光里麻木而放纵的受尽煎熬。
时钟指向了凌晨三点,没有困意,忽然想起是谁来着,邀请她参加晚上的慈善拍卖会,本来想拒绝,不过也没什么更有意思的事儿,索性答应下来。
晚上六点,帝景酒店。
仇清悠到达拍卖会现场的时候,拍卖还没开始,人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聊着闲天。她一出现还是吸引了不少目光,毕竟她现在也算是名流圈小有名气的玩咖。
她穿了一件抹胸的红色拖地长裙,美丽的天鹅颈上戴了一条璀璨的***项链,脸上妆容精致艳丽,头发特意盘起来只留少许碎发,看起来轻熟而妩媚,高贵而倨傲。
她见到许多有些面熟但叫不出名字的脸,一一打着招呼。刚刚觉得有些无聊,见到会场***幕布上挂着的“慈善”二字,忽然就将慈善、帝景联系在一起,不该来的,这里真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回忆。
正想着,有人喊了声“仇大***”,她寻声转头,入目的是郁思行的母亲郁夫人,旁边还站着两个陌生的面孔。
仇清悠转过身走了过去,背脊笔直、身姿婀娜,“郁夫人,好久不见啊。”
“是呀,大***,好久不见,”郁夫人冷冷笑了声,好像自仇清悠悔婚之后就没再见过,“听闻大***最近流连夜场,怎么忽然有时间来这种慈善拍卖会呢?”
来者不善的语气,明显挑衅的语言。仇清悠也不怒,依旧笑盈盈的说,“我当然不像伯母您爱心泛滥,不过是看中了件首饰,老板不卖,我也只有通过这种方式买回去了。”
轻慢的口气让郁夫人很气愤,也不顾及旁边站的人,阴沉着脸道,“大***是越来越出息了,挥霍的能力真是无人能及。”
站在一旁与郁夫人年纪相仿的妇人带着疑惑,转头问了句,“郁夫人,这位***是……”
“哦,盛嘉的董事长,仇清悠仇大***。”郁夫人语气生硬的介绍,忽然像想到了什么,陡然柔和一笑,冲着仇清悠说道,“这位是我的好朋友郑夫人。”
哪个郑夫人,不认识。仇清悠想,连她都不认得的人,在宁城也不是什么上得台面的门庭。
又见郁夫人指着贴着程夫人站着的年轻女孩儿,说了句,“这位是郑夫人的女儿,郑明月,刚刚从英国留学回来的,是思行的女朋友。”
郁夫人说完傲然的瞧着仇清悠,似笑非笑的想要从她精致美丽的脸上看出点什么,可惜依旧巧笑嫣然。
“幸会,郑夫人,幸会,郑***。”仇清悠伸出了白皙的小手,她上下打量着郑明月,一头漆黑的长发笔直的垂在腰间,身材娇小,五官干净,有种小家碧玉的隽秀,算不得绝色,但胜在气质***温柔。
郑夫人特别热络的伸出手,“久仰大名,仇***。”
郑明月则是轻轻巧巧,含羞带怯的握了握仇清悠的手。
拍卖会开始,来宾入席。仇清悠随意的翻着拍品目录,没有什么特别合心意的物件。最后,随便拍了个冰种祖母绿的手镯。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