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不喜欢(唐欢周九鼎)

假装不喜欢(唐欢周九鼎)

导读:《假装不喜欢》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小编为你带来假装不喜欢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温寻所编写的,讲述了唐欢周九鼎的精彩故事。

小说介绍

《假装不喜欢》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小编为你带来假装不喜欢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温寻所编写的,讲述了唐欢周九鼎的精彩故事。

小说简介

唐欢喜欢周九鼎,全一中的人都知道。周九鼎喜欢唐欢,只有他自己知道。关键他不承认。“世上有一种人,不会爱人也不敢爱人。他们犹如荒原里的枯草,自娱自乐,画地为牢。他们承载不了太过浓烈的感情,只想平淡到老。”唐欢读完这段话,转头问周九鼎。“你是不是就是这样?”他回答:“你说是就是。”

假装不喜欢全文阅读

周九鼎回到家时,一群人已经吃得差不多,几个男生忙着收拾餐余,林静怡独自一人趴在窗口,向下观望。
周九鼎踏着拖鞋走进客厅,恰巧林静怡转过头,她一脸震惊:“周九鼎,你怎么不送唐欢出小区?”
周九鼎眼一抬:“她有腿。”
言下之意就是不用送。
正在擦桌子的陈方舟和盛子凯闻言一顿,简直没耳听这话。
陈方舟问:“鼎爷,唐欢***姐是不是欠你钱?”
“小舟。”林静怡翻个白眼,“这才多长时间,你都要叫唐欢***姐了?”
陈方舟耸耸肩,也不忘把垃圾朝袋里收,“长得漂亮的统称为***姐。”他抬头对着林静怡笑:“当然我静怡姐姐最美。”
“得了吧。”这话好听,但林静怡不信。
盛子凯抬头,“在我南哥眼中,静怡姐姐美貌天下第一。”
林静怡摆摆手,不想再和他们掰扯,眼看楼下唐欢的身影已经越来越远,逐渐汇聚成点,她转身说了句“不理你们了。”便径直走向厨房。
周九鼎来到林静怡离开的位置,顺着楼层看下去。
今天天气很好,现在不过下午两三点,阳光正盛,干枯的枝丫歪七扭八,行人的侧影在印在地板清晰可见。
身后叮当作响,连带着少年爽朗的笑与交流,眼下是越走越远的唐欢,她走得挺快,双手插兜,身形直挺挺一条,背影看上去异常坚韧。
他目光顿了好半晌,直至那抹坚韧消失不见。
脑海里忽地翻涌出一年半以前的回忆,北极熊大步流星,风风火火,每一步都像是踏在刀刃上,鬓角的碎发也迎风飘扬。奔赴向斑马线***,不怕死似的。
无奈哼笑。
盛子凯听到这声,疑惑抬头,擦了会桌子问道:“鼎爷,你还没回答小舟的问题呢。”
“什么问题?”
“唐欢是不是欠你钱”
盛子凯问完这句,哈哈笑了两声,本来就是开玩笑,也没想着让周九鼎回答出什么所以然,只是一想到小姑娘在周九鼎面前大气都不敢出的模样,无端好笑。
这不是他一人的想法,是周九鼎离开那几分钟他们四人探讨出的共同结果。
一则这姑娘肯定喜欢周九鼎,二则这姑娘有把柄在周九鼎手里,三则这姑娘欠周九鼎钱,还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盛子凯正笑呢,周九鼎转过身来,他倚靠在窗边,双手交叉放置于胸前,表情是一如既往的无所畏惧,可说出的话又是那么让人难以消化。
他哼笑又认真,“她欠我一条命。”
沉默三秒,盛子凯和陈方舟不约而同嘁了一声。
盛子凯:“周九鼎你就吹吧,这么漂亮的女生,你对人家一点想法都没有?”
周九鼎说:“没有。”
陈方舟咋舌:“不打脸的人生怎么能叫做人生呢?”
周九鼎似笑非笑,“随你们怎么想。”
语毕,不再与之瞎扯,懒懒散散迈着大步走向卧室。
陆京南从厨房门口探出半个头,呼叫周九鼎,“刚刚唐欢看到我和静怡闹着玩,有没有说什么?”
陆京南说完,林静怡也跟着探头,两人一上一下,盯着周九鼎回答,模样甚是好玩。
周九鼎停步,回身,拖着尾音道:“她呀,祝我和静怡百年好合。”
陆京南、林静怡:“……”
周九鼎回到房间,房门一关,世界恢复平静。
这房子隔音效果很好,他们四个也很宠他,来他家做客从不让他收拾餐余,这也是他们霸占他房子后残留的唯一一丁点儿良心。
他们从小一块儿长大,本该是六人行,当下只剩下五人,陈方舟出国后,只剩四个。
奇怪啊,明明才十七岁,有好多人就已经在慢慢走远了。
多少有些压抑,他不愿再想,伸手从抽屉里面拿出小兔子,压制于右手与胸口中间,用心体会这一份柔软。
失而复得的心情真好。
他再也不想失去了。
几分钟后,他再次拉开床头柜下的抽屉,但在把唐欢送来的小兔子放***之前,他顿了顿。
他看到黑色衣服叠得平平整整地放置于床头柜面。
他继续当下动作,阖上抽屉,指尖像是被线勾着来到衣服前。顺势一拉,女孩的精心归还瞬间散开。
一股奶香味儿扑面而来。
周九鼎若有所思,缓缓勾动衣服往鼻尖凑去。
末了一闻。
难以置信。
真是她身上的味道,淡淡的,纯纯的,奶香味儿。
奶香味儿。
*
唐欢当晚做了一个梦。
不对。
是很多很多个梦。
梦里她和蓝嘉颖***撕了一次,两个小姑娘坦露出最***也是最可恶的面目,你薅我头发,我抓你肩带,滚作一团。
梦里唐欢战斗力爆表,不会受伤,更没有疼痛,跟拍胶片电影似的,连音都没有,使劲砸就成,她快气死了,她觉得这段时间她可太委屈了。
……
场景瞬息万变。
她置身于红白交错的塑胶跑道,头发扎成马尾,耳边是惊声枪叫,一群人撒丫子往终点跑,她也不能示弱啊,跑吧,反正也不累。
胜利的曙光就在眼前,一条红线拦腰阻挡在不远方,上次她运动会二百米决赛才得第四,这次绝不能一样,唐欢像踩了无敌风火轮,有如神助,一路过五关斩六将,直奔冠军。
其实她早就看到,有一人在终点挥舞着双手等待她。
这就是梦。
唐欢第一次见周九鼎笑得这么开怀,心情极好,内双眼明而亮,弯成温柔可人的弧。
唐欢心都要化了。
她张开双手,尽情释放,直直得扑向自己的心有所属。
她的双脚离开地面,腾空于少年膝前,眼前景象开启高斯模糊状态,明亮且迷离。
周九鼎抱着她转圈圈,乐此不疲。
白日阳光分外晃眼,运动会开展时期,树木绿叶还亮得发光,唐欢双手攀附于心爱的少年肩颈之上,有种万事尘埃落定的满足。
周九鼎放她着地,躬身轻压在她耳边,轻轻诉说。
--我女朋友看到了。
没等她回神,少年抬起修长有力的小臂,甩至身后大力一拍。
巴掌重重的落在唐欢屁、股处。
***!
为什么梦里还要欺负我!
不等唐欢的哀嚎悲戚于空气之中蔓延开来,少年长臂一捞,唐欢面临一阵天旋地转,忽地在头顶转了个圈。
她又挂在了周九鼎的肩上。
看着挺瘦的,梦里超有劲。
她也不挣扎,任由其折腾。
梦境像是倒入纯净矿泉水***的一瓶黑墨,根本无力控制其下一步发展。
然后,她被周九鼎扔进下水道。
那下水道明明只有半米不到的直径,深度也仅有小腿这么长,如今唐欢位处淤泥之中,更感觉像处身于无底黑洞。
洞的尽头是桀骜不驯、冷眼相待的少年。
光从背后照进,少年的肩颈像渡了一层光的剪影。
也只是唇齿微动。发不出声音。
--唐欢,你就在下水道待着吧,永远别出来。
不要!!!
少女无声哭泣。
我只是喜欢你,为何要受这等委屈!
天啊……
视线一转。
唐欢感觉眼要瞎,那只被蓝嘉颖丢进下水道的兔子,它、它、它活了!
它比唐欢还要高大威猛,满身淤泥,恶臭无比。
它伸展出罪恶的双手朝唐欢猛地扑来……
“啊!”
唐欢猛然从床上坐起,从手心到脚掌,没有一处不在冒冷汗。
她真的做不到插三。
只是在睡觉前有“反正周九鼎的女朋友都把他绿了就算我追他也不算撬墙脚”这一想法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半夜做梦差点就把自己吓死。
人生好难。
……
半夜两点,唐欢来到厨房,从厨台上拿起一个苹果。
她没回房间,就站在厨房吃苹果。
今天中午吃了七片生菜,偷吃了两片牛肉,所以晚饭她没吃,还多加了两套***健身动作。
她以为会睡得很香,没想到被一连串噩梦气得睡不着。
像只小松鼠,认认真真地抱着苹果啃,以至于小唐乐出现的时候着实吓到了她。
“乐乐!你吓死我了!”
唐乐揉着双眼,嘴也撅着,“姐姐,我……我失眠了……”
“失眠?”唐欢倚靠在厨台,穿一身粉色睡衣,头发乱糟糟的,重复唐乐的话。
唐乐点点头,目光却紧盯姐姐手中啃了半块的苹果。
唐欢会意,伸手递给他。
唐乐接过后,那苹果再也没能还回唐欢手里。
唐欢比唐乐高一头还多,低头问他,“怎么会失眠?”
唐乐嘴里咬着苹果,嘎嘣嘎嘣脆响,声音略显含糊,“马上要期末考试了。”
唐欢一听就会意,摸摸弟弟的脑袋,“别害怕,加油呗。”
“唉。”唐乐重重叹息,“妈妈说我再考倒数第一就让我留级。”
唐欢说:“那也不是不行啊。”
“不行不行的!”唐乐怕极了,“总之不行的。”
他抬起头,深情又真挚地望着唐欢,“姐姐,你帮帮我,我想和罗紫萱一起走进初中校园。”
唐欢笑了,“罗紫萱是谁?”
唐乐垂下头,“跟你说了你也不记得,就那天家长会坐在第一排中间的那个女生。”
唐欢确实不记得,不过她还是认真思索了一下第一排和最后一排的距离。应该不仅仅是物理方面的距离。
她拍拍唐乐的肩膀,“放心吧,姐姐帮你复习功课。”
唐乐放心地吃完苹果,转头又问,“姐姐,你也失眠吗?”
“嗨……”唐欢无奈的笑,“姐姐……也为期末考试发愁呢。”

假装不喜欢免费阅读

期末考试前夕,唐欢和蓝嘉颖打了一架。
不同于以往任何一次磨牙斗嘴,这一次,两人动了手,还伤了人。
宿舍里很安静,偶有楼道里几声喊叫传来。距离期末考试还有一周,同学们早早睡下补充精力备战考试。
蓝嘉颖坐在桌前,对着一道数学题转笔,练习册旁边放着一杯刚刚冲泡好的奶茶,味道香甜浓郁,弥漫整个房间。
刑琢玉在卫生间洗衣服,外放着歌,哼着小曲,动静不小。
蓝嘉颖算不出题心烦意乱,对着卫生间大吼:“小点声!”
刑琢玉没听见,小曲儿依旧外放,唐欢和李菲菲躺在床上,毫不理睬。
……
刑琢玉端着盆子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唐欢正下床。
刑琢玉很喜欢唐欢,也喜欢与唐欢开玩笑,趁着唐欢下梯子的功夫,抬脚在唐欢***踹了一下。
手里端个盆,下脚没轻没重。
屁.股是唐欢的敏.感点,当下一嗓子就嚎出来了。
嚎完了感觉自己反应过大,唐欢立马捂嘴,气得去挠刑琢玉的痒,刑琢玉端着盆子笑着往后靠,撞到蓝嘉颖的后背,桌子摇摇晃晃杯子歪倒,奶茶流了一整桌,整张纸卷全湿。
蓝嘉颖当时就没绷住,“***!”
她甩着试卷上斑斑点点的奶茶,“噌”的一下从椅子上跳起来,满脸怒气,腔调升高:“你俩***么?!”
刑琢玉放下手里装满衣服的盆子,倒也没怎么生气,她知道蓝嘉颖的脾气,况且她作为宿舍长应当团结同学,她伸手去捞试卷,“是今天课上班主任发的那张吗?我下午去复印室给你复印一张?”
这话显然没能让蓝嘉颖气消,她依旧怒不可遏,“不用!”
刑琢玉呆在原地,不知道怎么办好。
唐欢自始至终就没说话,也不想说话。
气氛凝固,李菲菲从上铺探头观察,也不敢插话,从她的角度看,蓝嘉颖的脸色早已黑透。
刑琢玉小声说:“今天天气还挺好的,我帮你放到阳台……”
“你给我滚!”蓝嘉颖感觉自己的脾气又到一种无法控制的程度,在班级老师面前她都尚且能控制,一旦回到家或者宿舍,面对父亲和毫无反抗能力的舍友,她的躁火就越容易被煽动。
她拿起桌上放的玻璃杯“砰”得一声砸到地上,玻璃四分五裂,在空中划着完美的反射弧。
唐欢和刑琢玉护紧头部,等几秒钟过后抬头,看到蓝嘉颖滋出血滴的脸。
刑琢玉去壁橱里翻找创可贴,唐欢惊呼:“蓝嘉颖,你是不是疯了?”
蓝嘉颖抬起头,皱了一下眉,她或许也感觉到了疼痛,但她不说,她指着唐欢怒骂:“你个***,上次那朋友圈我还没跟你算账!”
……
饶是唐欢脾气再好再能忍受,当下也是分秒未想,一巴掌扇向蓝嘉颖的脸,还染了一手血渍。
这是唐欢忍无可忍后做出的应激反应,这一巴掌不重,却承载着很长时间以来对蓝嘉颖的不满,打到蓝嘉颖脸上,直接让她目瞪口呆,脸歪向一边,久久不能接受。
整个寝室都傻眼了,刑琢玉停下翻找的手,护着唐欢就要出门,她不知道为什么她有种直觉,唐欢多待一秒蓝嘉颖会发疯。
李菲菲撑着上半身僵在床上,看着这一出令人难以置信的场面。
她看到刑琢玉拉着唐欢出了寝室门,又看到蓝嘉颖一脚踹到身边的椅子,发疯似的追了出去。
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李菲菲跳下床,可是拖鞋已经不知被蓝嘉颖踢到何处,她从鞋架拿出一双跑鞋,两脚***蹬进,还没系上鞋带,就听到门外传来的一声尖叫和“咚”得一声巨响。
像是重物落地的声音。
鞋带也顾不得系上,她跑出去。
……
308宿舍位于楼梯右数第四间,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楼道,地板出人影反光莹莹跳动,风从左至右吹来,整个通透,让人毛骨悚然。
蓝嘉颖和唐欢站在楼梯处,一个捂着嘴尖叫,一个脸上流着血。李菲菲吓得***要从嗓子眼跳出来。
……
蓝嘉颖在舍友面前显现出平日里隐忍着的面目,她愤怒到发抖,用尽全力去踹唐欢。
刑琢玉为了保护唐欢,被她一脚踹下楼梯。
所有人都害怕了。
两秒过后,三个女孩跑向楼梯下处,抱起躺在地上的刑琢玉。
在几个小姑娘度过的十六年生命里,这个场景也算得上最难以忘怀的日子之一。
这一天,将会改变她们的人生。
*
唐仲成和明静得知此事,放下手里工作马不停蹄的赶到医院,看到倚在墙角处的女儿心里顿生酸涩,来来回回检查唐欢的身上,满脸害怕的询问:“欢欢你没事儿吧,伤到哪里吗?”
唐欢抿着唇摇头。
明静这才放缓语气,拍着胸口,“吓死妈妈了。”
蓝嘉颖站在不远处,唐仲成和明静到的时候她也只是瞥了一眼,随即捏紧拳头,默默转过视线。
蓝父到的时候,整个医院都跳动了一番。
他比蓝嘉颖骇人一千倍一万倍,全身上下萦绕着一股难闻的酒气,一出场就扯住蓝嘉颖的头发大吼大叫。
“你这个赔钱货!还***敢打架!”
“在学校不学好还想不想上了!”
“不想上就给我滚回家去打工挣钱,劳资供你容易吗!”
蓝嘉颖的头发乱成一团,半点形象都不见了,她被父亲踹到在地,承受着接二连三的辱骂和暴打,一声不吭。
唐仲成赶紧上前拉住蓝父,明静吓得搂紧唐欢,唐欢也吓到了,真的特别害怕,她没见过这样的家长,也想不出世上有这样的人,一言不合就是踹,半分道理都不讲。
她好像知道了蓝嘉颖的性格从何而来,但她又隐约觉得蓝嘉颖和蓝父不一样,蓝父是不由分说,蓝嘉颖则在伺机等候。
这场闹剧直到程新华听到动静从病房里走出才算暂停。
万幸的是,刑琢玉除轻微脑震荡外并无大碍,可这样一来,刑琢玉没有办法参加期末考试并且医药费需要唐蓝两家共同承担。
听到医药费,蓝父又开始骂骂咧咧,唐仲成赶紧阻止他,并信誓旦旦允诺:“医药费我们家全包。”
唐欢震惊:“爸……?”
话没说完,明静拉扯她,示意让她不要再说。
除此之外,蓝嘉颖也很震惊,她看了唐仲成一眼,唐仲成正对着她笑,蓝嘉颖顿感脸如火烧,低下了头。
蓝父笑了,拍着唐仲成肩膀,“那兄弟就拜托你了!”
唐仲成:“小事。”他不想为一点小钱再次观赏蓝父暴打蓝嘉颖的场景,就当是自己有女儿,见不得别人打女儿,他和明静都受不了。
程新华没在此话题方面多说,面色不甚好看,沉声说:“先回学校。”
明静问他:“程老师,这次不用回家反省了吧?”
程新华摇摇头,这还有不到一周期末考试,反省还了得。
明静又说:“那让我们家老唐开车送你们回学校吧。”
程新华没拒绝。
明静又对身后的蓝嘉颖招手:“蓝同学,你也一起来。”
蓝嘉颖抬手掖了掖头发,“我自己回。”
程新华转头怒斥:“快点!”
……
唐欢今天话不多,在唐仲成把车开到医院门口的时候又疑惑了一阵。“爸,你换车了?”她指着这一辆崭新的迈***问唐仲成。
唐仲成没理她,明静回答,“今天出来的太着急,随便开了辆。”
唐欢心道难道她们家除了那辆比亚迪还有别的车?
明静不看她了,对程新华客气地说:“程老师坐副驾吧,我和两个孩子坐后面。”
……
车内暖气开的很足,也很安静,程新华表情严肃,满脸写着生气,唐仲成认真开车,别无二心。
后排坐了三人,明静在中间隔开唐欢和蓝嘉颖,两个小姑娘扭头看窗外,独自沉闷。
城市街道像人生中的走过场,一场一场地朝后倒,永远回不来。
蓝嘉颖上车之后就浑身不***,冷热交替让她的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润起来,连带着脸上的伤痕逐渐疼痛,刚才被蓝父殴打的场景历历在目,她脸面有些挂不住。
可说起来,这一车五人,如今各有心事,谁会在意她的脸面呢?
她从小没妈,从她记事起,蓝父就爱打她,尤其是喝酒之后,小的时候不懂事不敢躲避也不会还手,现在她长大了,懂得躲着不回家,偶尔落在蓝父手里她还是不会还手。
父母不尽职不负责是他们的事情,可若是做子女的反过去殴打辱骂,蓝嘉颖做不到,她很执拗,有时候她恨极自己的这份执拗,仇恨的***在幼小的心灵内生恨发芽,吸取她的氧气,几乎快让她窒息。
回想起来,蓝嘉颖有点后悔,她什么都没有,所以不在乎失去,但她不应该时不时“欺负”唐欢,给她找茬,她好像从来都没有主动招惹过自己,但自己暴躁症发作的时候,总会想打她……
愣神之际,一只白皙柔嫩的手伸来,食指和拇指夹着一片创可贴。
蓝嘉颖抬眸,唐欢和明静一同看着她,母女二人长得像,简直如出一辙,二人目光里有不确定的光芒闪烁,明静一手夹着创可贴,一手指指自己的脸颊,示意让她接过。
她垂下头,接过创可贴,感觉眼睛很酸,小声说了句:“谢谢。”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大家带来的假装不喜欢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故事很精彩,作者文笔不错,精气十足,妙趣横生,没看过的书友可以去看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