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被夫人送去回炉了(楚生顾悦)

又被夫人送去回炉了(楚生顾悦)

导读:主角是楚生顾悦的小说又被夫人送去回炉了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一朝穿越,集沙雕与戏精一体的“死人”大佬缠身了……大佬貌美,明知有病,她也舍不得拒绝~

小说介绍

主角是楚生顾悦的小说又被夫人送去回炉了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一朝穿越,集沙雕与戏精一体的“死人”大佬缠身了……大佬貌美,明知有病,她也舍不得拒绝~

楚生顾悦小说简介

一朝穿越,集沙雕与戏精一体的“死人”大佬缠身了……
大佬貌美,明知有病,她也舍不得拒绝~
这让柔如无骨香气醉人的大佬得寸进尺越缠越紧,她弯彻底了……
来自大佬的宠爱? 接受!
来自的大佬撩拨? 必须要躺下!
谁料大佬先她一步躺下,拂过风花雪月的素手勾着她的脖子,含羞带怯:“夫君,人家想给你生个崽儿~”
楚生震惊:“你居然不是诱攻?”
顾悦一脸委屈,哭唧唧,“夫君,又不信人家啦,人家明明是诱受~”

又被夫人送去回炉了免费阅读

第13章 撩了一个楚夫人
两人鬼鬼祟祟的打开了房门,楚夫人自觉跟在楚生身后,小脸绷的紧紧的,端庄严肃的表情下难掩紧张。
楚生回头,入眼便是她明明紧张却故作镇静的模样,表现的十分正常。
再结合之前试探她脑子是否正常,便恶意怂恿她纵火暴露行踪,反被无声拒绝。想来,认错人可能真的是自己长的与她夫君极为相似。
将心中的疑虑压下,楚生默默给自己打气,一定可以帮这位夫人脱离苦海的。
只是她真的不认识路啊,停下了脚步,侧身退到了一边,沿着白墙的小径空出了三分之二的位置。
“这位夫人,不要担心,一定可以逃出去的。”
“嗯,本夫人相信姑娘你的能力。”楚夫人也跟着停下,一脸坚定。
从她脸上,楚生看到了盲目的自信,哦不,是盲目的相信她……
这一定是被封建教条荼毒下的女人,中毒极深。出嫁前深闺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出嫁后从夫,夫死了盲目从自己?
在自家院子里还要一个陌生人带路,能有点主见带点脑子吗?楚生无奈,只好明言:“夫人,我不认识路,要不您先带我出去?然后我带您逃跑?”
“那你怎么进来的?”楚夫人眉头紧蹙,她喜静,紫茄子便特意让人给她安排了偏僻的房间。
偏僻到养尊处优的世子大人虽喜欢顾悦,也不肯多次光顾,间隔四五天来一次,还觉得脚疼没缓过来劲。
“……”
活久也不一定能遇到,楚生低下了头,半晌喃喃道:“闭着眼进来的,您信吗?”
楚夫人终于露出了笑意,恭敬道:“果真乃高人,那这就走吧,您快请……”
广袖翩翩,带起香风,楚生看到了落在面前的莹白掌心,不由一愣,待发现那是标准的您先请动作之后,气的说不出话来。
还真让自己闭眼走?
虽说自己穿越到这里真的可以算奇闻异事,但她自己也莫名其妙着呢,能走出去她就改行去天桥摆摊,算命谋生了。
无论楚生怎么解释,楚夫人始终不肯相信,到后面她说的多了,楚夫人端庄大气的姿态俨然不复存在,一脸羞涩的捂着耳朵,不肯再听下去。
千门万户之中独独入她闺房,上她闺床,还差点睡……
这等行为,不是高人便是仙人,难不成还是爱慕她的人?越想越羞涩,楚夫人把包裹扔在地上,修长秀丽的玉指轻轻捂上了楚生那停不下来的嘴,娇羞道:“姑娘,别再说了,你的心意我知道了……”
怂恿自己与她私奔,还真是个坏东西呢!
知道就好,也不枉她解释那么多了,楚生住了嘴,发觉有点口渴,不由***了***嘴唇,温热的湿濡感在手心格外***,楚夫人宛如触电般松了手,面色绯红,大惊,“登徒子啊……”
“抱、抱歉……”
楚生也被惊到了,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自己,这是什么***操作?
“我……我本夫人……”惊吓过后,楚夫人歉意的看了眼楚生,便飞快的低下了头,心头小鹿乱撞,紧张的都快哭出来了,“进展……进展的太快了……再、再给我一点儿时间……可以吗?”
“……”
刚解决一件事,马上来一件更麻烦的事?楚生不解,怎么就那么容易撩到了忠贞刚烈的夫人?
想把自己的脸揉烂,又想一头撞死在高墙之下,苍天厚土在上,她真的是无意在人家亡夫的宅子里冒犯人家的寡妻啊!
可是想到那一见面就要杀她的世子,费尽心思都得不到的女人对自己动了一颗春心,不得不说,真是太有成就感了。
痛并快乐着的楚生,想哭又憋不住笑,脸上的表情都扭曲了。
偷偷瞄她的楚夫人见此,觉得是自己令她伤透了心,犹豫了半晌,伸手主动牵住了她,聊表安慰。
是现在拒绝呢,还是先将错就错满足自己的成就感之后再拒绝呢?楚生陷入了沉思,无意识的被楚夫人牵着走了好远。
楚夫人也满脑子粉红泡泡,晕乎乎的,丝毫没意识到自己可能牵了个渣女。
穿过了一条又一条错综复杂的小径,经过了一个又一个院落,终于在一个一人高的小门处停下。
紧闭的两扇门,楚生摇了摇头,观察了下四周,两三米高的白墙,再次摇了摇头,余光瞥见墙角处一颗高大的柳树,眼睛微微亮了亮。
指着那大树,语气有些激动,“夫人,我们可以爬树出去了,等出去远离这里隐姓埋名,那坏人就再也找不到你。你就可以不用再提心吊胆,自由的去过你想过的生活了。”
楚夫人脸色微红,这家伙又开始暗示自己与她在一起之后的生活了。女耕女织,恩恩爱爱无拘无束的田园生活……似乎很美好啊。
声若蚊蚋的嗯了声,趁楚生还在观望那柳树,偷偷将从孙姑姑那里顺来的钥匙丢了出去。
适应同甘共苦的日子,便从爬树开始吧……
望着已经开始爬的楚生,楚夫人眼里溢满了柔情,作为一个合格的好妻子,她不仅在一旁鼓励着艰难上爬的夫君,还时不时警惕着四周,可真真是累坏了。
日已偏西,楚生她终于爬了上去,颤颤巍巍半趴在墙头上,唤醒了昏昏欲睡的楚夫人。
抚摸着干枯粗劣的树皮,楚夫人她突然想起来要在心爱的人面前保持优雅美丽矜持的姿态了,迟疑着不肯上去。
好看的柳眉微蹙,仰头望着那柳树,心中犯了难。
楚生看在眼里,好心建议道:“要不你别爬了,来墙下我拉你出去吧。
楚夫人一喜,脱口道:“好啊”。便听得楚生不确定的小声嘀咕着:“应该可以的吧……不管了,先试试。”
听力极好的楚夫人脚步一顿,讪讪笑了笑,“要不你先下去,我记得这个后门可以从外面打开。”
“哦?是吗?”楚生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锁,从里面锁,外面也可以打开?
“是的,你先下去看看,绝对可以的。”楚夫人一本正经道。
几乎在楚生跳下去的那一刻,楚夫人提起裙角,脚步轻盈似箭,踩着墙壁上去了。
在她因脚痛,撑着墙面腰都没站直的时候,楚夫人已经衣袂飘飘,稳稳落在了她身后。
“你可有事?”关切的问候随之而来,楚生猛地回头,撞进了凑过来的楚夫人怀里。
一声闷哼,楚夫人眼角湿润了,肚子好疼啊。
抬起头的楚生便看到了眼泪婆娑还不忘揽着她的楚夫人,也忘了问她是怎么下来的了,连忙伸手给她揉起了小腹。
楚夫人一惊,连忙退后了几步,结结巴巴道:“不、不疼的。”
为了证明她没事,双手交叠于腹,脚下莲步轻移走在凹凸不平的泥巴路上,像走在皇家后花园。回眸一笑,又化身为万千盛放争妍斗艳名花中最美丽亮眼的那一朵,在风中摇曳生姿。
看了半晌,楚生默默移开了眼,腹诽道:像个妖精,这模样出去,估计逃离了一个世子,还有九个王爷等着呢……
没有美的实力,为何要美的犯罪?她内心惆怅,望着天翻了个白眼……
被冤枉的苍天是个暴脾气,受不得委屈,顷刻间乌云遮月,豆大的雨点说来就来。
两人匆匆忙忙跑进了最近的一家客栈,门外挂着的大红灯笼被吹落在地上,火苗在雨中挣扎了一会儿便被彻底淋湿,完全熄灭了店里的伙计还未发现,在大堂的角落里抱着膝盖睡的很香。
大堂内点燃的烛光昏黄,楚生拉着楚夫人在里面转了好几圈,才找到人。
两人选的房间相邻,楚夫人付完钱,便欢欢喜喜的拉着楚生上了楼,一场大雨也没浇灭她的热情,楚生早已精疲力尽了。
在一起简单用了点饭,她便洗洗歇下了。而,楚夫人在隔壁数床上星星……

又被夫人送去回炉了全文阅读

第14章 楚夫人回撩了
这个时代的人们起的可真早,估摸着时间,现在才凌晨三四点的样子,集市居然已经开始了。
熙熙攘攘的叫卖声传来,吵的楚生翻来覆去,无法再次入眠。她忍无可忍,翻身下了床,将窗户给关上了。
昨夜又是一夜未眠,楚夫人老早便在门口徘徊了,听到里面有动静,便立马上前敲了门。
里面的楚生离床榻一步之遥,听到敲门声整个人都颓废了。
“姑娘,可要一起用早饭?”楚夫人按捺不住内心的兴奋,语调比平时里上扬了许多。
楚生此刻的想法:扰人清梦,简直是讨打啊!
但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内心很不情愿回了句去,转过身脸色便漆黑如墨了。
为什么一个两个都起那么早?是床不够软还是老婆不好抱吗?
两人去的时候大厅里已经坐了不少人,正在吃吃喝喝,楚生也有些饿了,与楚夫人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后,唤伙计来碗馄饨。
看到有不少人江湖人士打扮的人在拼酒,楚夫人腹中馋虫被勾起,她也想喝了,不假思索道:“一壶……”
话还没说完,便见楚生闻言诧异的看了过来。
对上她的目光,楚夫人心里不由一紧,心道自己喝酒她会不会觉得自己不好啊,万一不喜欢她了怎么办?
桌下的手揪着衣襟,犹豫了好一会儿才继续道:“馄饨”。
“你是说要一壶馄饨?”伙计收敛了谄媚的笑容,不确定的问道。
不动声色瞄了眼邻桌上放置的酒壶,楚夫人她似乎意识到了她在为难她自己……
伙计见她不答,又问了一遍。
“嗯,你快去准备吧。”楚夫人面色凝重,略微思索了片刻,补充道:“多汤少馄饨。”
伙计身形未动,他实在想不通一壶馄饨该如何与后面的厨子交代。
“怎么?没有吗?”
楚夫人微微松了口气,面上一如既往的淡然,嘴角却不自觉的微微上扬,施舍般赠与伙计一个笑容。
自学了师兄送她的《速成王妃计划》后,为了保持一个端庄大气威严的王妃形象,为了震慑下人增加高高在上的疏离感。
笑容,那是多么求之不得的东西啊。
可是伙计他不领情,只觉楚夫人盛气凌人,瞧不起他们江湖客栈,梗着脖子咬牙道:“有,请问您还要什么?”
大不了动手与厨子打一架,不做就把他摁锅里,老板给他开的工钱比自己高多了,不就一壶馄饨吗?做不出来要他何用!
伙计一脸狰狞的走了……
楚生朝楚夫人默默竖了个大拇指,楚夫人勉强笑了笑,“我嫌碗不干净,没有要酒的意思,姑娘你莫要误会了才是。”
楚生了然一笑,这夫人还挺有趣的,不过,对于两个弱女子来说,还是不要在这里饮酒比较好。
噼里啪啦的碗筷杯盏碰撞声不绝于耳,一眼扫过去刀枪剑戟流星锤等等,像摆地摊似的。
关键是长得凶神恶煞横眉怒目的大汉真的好多啊,搁现代就是妥妥的黑***……
不太适合在这种场面深究这个话题,她随口说道:“不会不会,我叫楚生,你可以叫我名字。”
听了一路的姑娘,她觉得很是别扭。
楚生楚夫人一愣,这名字……当真不是自己亡夫吗
仔细端详了面前那一张熟悉的面容,她情不自禁的低吟道:“阿生……”
目光隐隐有几分疑惑与探究,不过片刻变被心中的眷恋思念淹没。
她不知自己为何会昏倒在山脚下,也不知醒来时脚上的鞋子为何只剩下了一只,在山下的集市上漫无目的浑浑噩噩流浪了几天,被那紫茄子带了回去。
从紫茄子口中得知她有个夫君,她便一直盼着夫君接她回家。
再后来有樵夫报官,紫茄子说山上死的人是她夫君。
看到那血色褪尽,泛着青白的面容,脑海里有什么一闪而过,她抓不住,但记起了自己的这个夫君。
强忍悲戚在紫茄子的帮衬下安葬了夫君,一场大病随之而来……
昏昏沉沉数日,醒来时她以为自己做了梦,梦醒了……
应是老天怜惜,夫君她回来了……
楚夫人喜极而泣,不知从何处掏出了手帕不停地的抹着眼泪,一边哭一边目不转睛的注视着楚生,像是要把她看进心里。
阿生?楚生微怔,她似乎对这个称呼有种莫名的熟悉,努力的想了又想,也没想起在哪里听过。
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楚夫人又哭了。
她头疼,无奈极了,“夫人你哭什么啊?”
不就叫个名字吗?她名字是有多难听啊,还能把人丑哭了,这太打击人了……
虽然她知道自己名字起的不走心,但在现代时,朋友们叫她畜生时表情可欢乐了。
怎么轮到这夫人就、就这么令人伤心呢?
楚生心累,有气无力道:“别哭了……你想叫啥都可以,叫姑娘也行。”
“阿生,我喜欢叫阿生……”楚夫人认真道。
楚生:“……”那你哭啥呢?
这家客栈里的伙计效率还是很高的,很快便端了一碗冒着热气的馄饨放在楚生面前,又黑着脸提着一壶搁在了楚夫人面前。
就是服务态度不咋地,伴随着嘭的一声,她将注意力全放在了楚夫人面前的那壶馄饨上面,极窄的壶口还不足两指宽。
想必馄饨是一个一个装***都有些困难的,心里琢磨着楚夫人要翻车……
楚夫人说了什么她也没在意,只盯着她那白净如瓷器般的玉手,等着她酒壶里掏馄饨。
伙计也没走,抱胸立在一旁。
成为焦点人物的楚夫人踟蹰了片刻,挽起宽大的袖子,准备壶中捞馄饨了。
邻桌那长得虎背熊腰一脸懵麻子的大汉与同桌人正喝的畅快,醉意熏熏眼神迷离之际瞥见了拿着一根筷子正欲往酒壶里伸的楚夫人,嘟囔了句,“神经病?”
楚夫人那执筷子的纤指微微晃了下,眼中划过一抹怒意转瞬即逝。
她最讨厌别人说她有病了,紫茄子就是因为有老头子说她精神衰弱,便天天让她喝药……
不过,楚夫人显然觉得与他计较有失身份,面不改色继续往里面伸,皓腕微微***,一只馄饨被她稳稳的架了起来。
在壶口探出了白如玉的脑袋,眼看着就要出来了,那一直注视着的大汉嚯地站了起来,赞叹道:“好功夫!”
声如洪钟,楚生的心顿时提了起来,眼睁睁看着楚夫人的筷子一抖,馄饨快速滑落下去。
那大汉嘴巴张的大大的,愣愣的看了会儿楚夫人,“这位女君,你再试一次吧,我保证一声不吭。”
楚夫人想说她不是,可不知何时桌旁已经围了一大群人,起哄着让她继续,一个个皆有***傍身,似乎都是江湖人士。
“阿生……”她唤道,心里有些小小的委屈,她只想喝点儿小酒而已,不想被当做耍杂技的遭围观。
从小小的遗憾中回过神来,楚生扫了眼看热闹的众人,将自己面前的未动的碗推了过去,“不闹了,吃这个。”
委屈顿时烟消云散,楚夫人小心翼翼的夹了馄饨,在楚生不可置信的目光中,送到了她嘴边。
楚生:?
她是让这夫人吃,不吃让这夫人喂自己吃啊!
匆忙偏头躲了过去,没想到那筷子跟长了眼睛似的又追了过来。
两人你追我躲来往了数个回合,旁边人看的津津有味。
“停,我吃。”楚生率先叫了停,脸不是一般的红,尴尬的想找个地缝钻起来。
她还从没试过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被投食,确切的说也没机会试。
母胎单身二十四年,头一次遇到也没啥惊喜的,只想一巴掌拍死楚夫人。
楚夫人她觉得服侍夫君用饭没什么不对的,《速成王妃计划》第八条便是要在众多后院姐妹面前,含情脉脉深情款款楚楚动人婀娜多姿欲拒还迎欲语还休笑靥如花眼波流转妖娆妩媚勾魂夺魄猛撩王爷……
务必要在众多女妖精之中独领风***,但须保证家宅安宁不争不妒一心侍奉王爷!
此条例下第一要点便是要深刻了解落实贯彻服侍夫君,懂夫君所想之事,行夫君所喜之事。
享受美人儿用心投喂食物这种极有情调的事情,试问谁不喜欢?
不过,她还没学通透,目前也只精通了上册五条,宽容忍让谦卑柔顺慈良贞静。
不过她觉得这些不太适合她,于是改成了高冷威严敛财夺权摒除异已独占君心。
毕竟像她这种蕙质兰心端庄典雅秀外慧中天生丽质除尘脱俗的女子,怎会像勾栏院中的风尘女子般搔首弄姿挽留君心想都不要想……
让她与别的卿月们共侍一夫,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阿生若想纳妾坚决不允!
楚夫人心中豪情壮志,下定决心等空闲了继续钻研《速成王妃计划》,做楚生的好夫人。
见楚生脸上的红晕迟迟未消散,她又夹了个馄饨送了过去,这么害羞的夫君她好喜欢啊。
心中的保护欲已泛滥成灾,她有刀,谁撩她家阿生她砍谁,她家阿生撩谁她砍谁……

小编推荐

又被夫人送去回炉了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小说含蓄蕴藉,如泣如诉,以细腻的笔触拨动读者的心灵,曲终掩卷,回肠荡气,余韵绕梁。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