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偏爱(叶黎城苏韵)

独家偏爱(叶黎城苏韵)

导读:哪里可以阅读主角是叶黎城苏韵的小说呢?小编为你带来独家偏爱全文免费阅读 。该小说作者是顾西东 ,讲述了 被迫跟前男友分手后,苏韵接受了家族联姻,嫁给了叶氏集团二公子叶黎城。

小说介绍

哪里可以阅读主角是叶黎城苏韵的小说呢?小编为你带来独家偏爱全文免费阅读 。该小说作者是顾西东 ,讲述了 被迫跟前男友分手后,苏韵接受了家族联姻,嫁给了叶氏集团二公子叶黎城。

小说简介

被迫跟前男友分手后,苏韵接受了家族联姻,嫁给了叶氏集团二公子叶黎城。
叶黎城斯文君子,禁欲清高,从没跟苏韵一起出席过任何场合。
人人都道二人婚姻早已名存实亡。
婚后两年,前男友许辰荣耀归来,站在叶***前礼貌请他跟苏韵离婚。
“你们的婚姻名存实亡,何不放手?”

独家偏爱全文阅读

沈父听到这话:“你气死我算了。”
苏韵这时才殷勤端茶递水,还替沈父顺气:“好了啊爸,别生气了,小心高血压***病脑梗塞——”
沈父:“……”
苏韵看着沈父笑:“爸,当初说好的沈雅进娱乐圈可以,沈家的***她一样也不能动。这句话还算数吧?”
沈父看着她犹豫道:“阿韵,小雅她怎么说也是你妹妹——”
苏韵捂脸又要哭。
沈父:“算数算数,绝对算数。”
苏韵破涕为笑,满意道:“那就好。”
二楼走廊的尽头是一间紧闭的房门,叶黎城来沈家次数不多,但每次来那个房门似乎都紧闭着。
苏韵一出来留下句“有事”,倩影就消失在那扇门里。
沈雅提着裙子跑上来,贴心地替沈父捏肩:“爸,妈特意煮了参茶让我拿过来,你口渴了吧?别总跟姐姐生气了,姐姐那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冲叶黎城甜甜一笑,“姐夫也别介意才是。”
叶黎城没有回应,看着书房里父女慈爱的画面,迈步走向长廊尽头。
长廊尽头一扇木色的门紧闭,叶黎城忽然想起,上次苏韵回来,似乎也在这个房间里待了一会儿,但当时他并没在意。
如今看来这个房间似乎对苏韵很重要?
犹豫片刻,他没有推开门,而是安静站在门外走廊上等。
他个子很高,单手插兜,站在原地颇有种玉树临风的感觉。
沈雅从书房里出来看着他,满眼星星。
叶黎城等了半个多小时看苏韵完全没有出来的迹象,不觉蹙眉,想了想轻轻敲了敲门。
没有人回应。
叶黎城拿出手机给苏韵打了个电话,也没人接。
——这是什么情况?
叶黎江叫来沈家阿姨询问。
“这是大***生母的房间,平时她***从不让我们打扰的,您别担心,她过一会儿就出来了。”
叶黎城沉声:“她一个人在里面已经半个多小时了。”
阿姨瞪大了双眼,似乎在问:半个多小时很长吗?
叶黎城懒得跟她废话,伸出手:“钥匙。”
阿姨:“可是大***不许我们打扰……”
“我不是你们。”叶黎城耐心似乎快要耗尽,“钥匙。”
阿姨被他气势吓到,又想到他身份,很快送来了钥匙。
叶黎城单手拿着钥匙转开门,推门而入。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巨幅海报,海报上的女子跟苏韵有六分相像,笑起来明眸皓齿,眉毛细长如柳叶,微微上挑,极有韵味,他一眼就认出来她是二十年前红过好一阵子的女明星苏映之,也是苏韵的生母。
海报前供奉着各色瓜果,房间的红木架上整齐得摆放着几十张很有年代感的碟片,苏韵就直直跪坐在红木架下白色羊毛毯上,眼神没有焦点,似乎是在发呆。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惊诧地问:“你怎么来了?你怎么进来的?”
叶黎城晃了晃手里的钥匙。
“……”
这个阿姨。
苏韵不想在母亲面前追究什么,没说话。
叶黎城盯着她看了一会儿,伸手将羊毛毯抚平,自顾坐到她身边。
苏韵惊讶地抬头看着他:“?”
叶黎城不知道该说什么,他还从没安慰过人。
绞尽脑汁想了一会儿,从某个电视剧还是电影里搜出句词,突然强行一把将她按到怀里,生硬地说:“想哭就哭吧。”
苏韵:“???”
我没想哭。
苏韵想抬头,还没抬起来又被叶黎城重新按到了怀里。
……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来自直男的安慰?
她母亲已经去世好多年,她一开始的确每次进这个房间都要哭,后来就渐渐平静下来,能在这里跟母亲说一会儿话。
但现在叶黎城一脸***片男主“想哭就靠在我肩上”的表情和眼眸里的担心,苏韵忽然觉得如果她说不想哭会破坏此刻的气氛。
就这样强行被叶黎城按在怀里靠了一会儿。
他的怀抱似乎有股魔力,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苏韵忽然从心底生出一丝异样。
想起刚才他在书房替自己挡沈父扔过来的笔筒,想起她刚回国时孤独地把自己锁在这个房间里说不许人打扰,就真的从没人打扰过她,也从没人担心过她会不会难过。
似乎也是生平第一次有人在她遇到危险的时候站出来。
似乎是生平第一次有人跟她说“想哭就哭”。
本来心情平静的苏韵忽然鼻子有点酸。
好像一直以来孤独地在这个世界单打独斗的她,也终于有了人关心。
叶黎城向来冷漠无情的脸,在此刻微黄的灯光烘托下仿佛也有了温度。
不知不觉中,苏韵说话了。
“想我妈妈在世的时候。好多事情都记不清细节了,只记得我爸一直说让她不要再当演员、不要再陪人喝酒。但可笑的是,我爸的第一笔生意就是我妈喝酒喝来的。”
叶黎城抱着她,一下下拍着她的肩膀,仿佛镇痛。
“我爸不喜欢我妈当演员,总是怀疑那么漂亮的妈妈会***。后来我妈真的息影了,但可笑的是***的人是他。我妈是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人,十分决绝地跟他离婚,在我六岁的时候带我去了加拿大。虽然她有沈氏的股份吃穿不愁,但却一直郁郁寡欢,后来得了胃癌,很快就去世了。”
“我被我爸接回国,他有了新的妻子和女儿,我却再也见不到我妈妈。我布置了一个属于我们母女俩的房间,每次想她的时候,就过来看她的电影。”
她非常轻地笑了一下:“我爸不喜欢妈妈当演员,不喜欢我当演员,我偏要当。我要成为比我妈妈更好的演员。”
她眼角滑下一颗眼泪,仿佛光洁而精美的珍珠一般。
叶黎城抬起手,替她擦掉眼泪。
“原来你……”
“什么?”
叶黎城的大拇指还轻轻触摸在她脸颊上:“你当演员,是为了***妈?不是为了……”
他声音低下去,原来是他误会了。
苏韵没多想,“嗯”了声,“不错。她没完成的心愿,我来替她完成。”
“会的。”叶黎城肯定地说,“你会是一个好演员的。”
骤然听到这苏韵有些惊讶。
他态度怎么忽然变了?
上次还在讥讽她台词都念不好呢。
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上次的事,叶黎城尴尬地看了一眼表:“差不多该回去了。”
两人好容易关系和缓,苏韵也不想旧事重提:“好。”
叶黎城抬手替她理了理一缕耷拉在耳边黑亮的头发:“要不要带几部***妈的电影回去看?”
“不用了,这间房子里收集的是最全的,我怕回头再弄丢了。”
一出门,苏韵就极为自然地握住了他的手。
叶黎城目光定在苏韵光滑白腻小巧的手上,不易察觉地勾了勾唇角。
他目光深邃地看着毫无察觉的她:“你知不知道……”
“什么?”
沈父恰好从书房里出来,叶黎城顿住。
直到跟沈父告别回到车上,苏韵才想起了这个话题,随口问:“你刚才想说什么?就没说完的那句。”
叶黎城看她一眼:“你确定要听?”
他这话问的……
“我不能听吗?”
“这倒不是。”叶黎城瞄了眼前头专心开车的司机,“只是有些……”
他想了几秒,然后说:“今天在沈家,是两年来你第一次主动牵我的手。”
苏韵脸一下子红了。
她这才想起来,在饭桌上为了气沈雅,她的确主动牵了叶黎城的手。
叶黎城看她脸色白里透粉,仿佛染了胭脂一般,又淡淡添上一句:“牵了两次。”
苏韵:“……”
第二次是什么时候?她怎么完全不记得……
她居然牵了两次吗?
她终于明白刚才叶黎城为什么去看司机,因为——真的是太不好意思了啊,她不由自主也看了司机一眼。
司机专注开车,对车上发生的事浑然未觉。
叶黎城仿佛很了解她的想法,视线瞥过来:“你不用看司机,两年才让你主动牵我的手,司机只会觉得我没用。”
司机吓得猛地踩了一下刹车,尬笑道:“红灯,啊哈是红灯,差点没认出来。”
苏韵:“……”
叶黎城这是在……责怪她?
他一个大男人,好意思说出来这种话?
苏韵忍不了,小嘴叭叭叭开始反驳:“那司机知道两年你都没主动牵过我的手吗?他要是知道岂不是会觉得我没用?而且你是男人吗?等着女人主动?”
叶黎城双眼微眯,露出危险的气息:“你确定?”
确定什么?
确定他没有主动牵过她的手?
苏韵在脑海里过了一遍跟叶黎城相处一共加起来可能也不到一个月的时光,很确定地说:“绝对没有,最多就是让我挽你的手臂。”
叶黎城挑了挑眉。
“你不服?那你说你什么时候主动牵过我的手?”
叶黎城扫了一眼司机:“你确定要听?”
为什么不?
一、苏韵很确定叶黎城没有主动牵过她的手。
二、司机已经听了这么多,再多听一点有什么关系?
苏韵无所畏惧:“确定。”
她抬起头,一脸等着叶黎城打脸的表情。
叶***无表情道:“结婚当天,在床上。”
苏韵:“…………………………”
叶黎城扬眉:“我很确定,我牵了你的手。”

独家偏爱免费阅读

司机吓得差点又踩了刹车。
苏韵脸红透了,简直想找个地缝钻***。
她咬牙切齿:“这、能、一、样、吗?”
“有什么不一样?”
“我说的是公开场合,公开!”
叶黎城不解道:“难道在床上的牵手不算牵手?你对牵手的定义不是两个人的手拉在一起?”
“闭嘴。”苏韵小声吼道,用围巾将自己整个脑袋包了起来。
还好叶黎城终于闭嘴。
苏韵也算松了口气。
叶黎城的确在那种时候喜欢跟她十指相交,但那怎么能跟公开场合的主动牵手一样呢?
他居然还能这么理直气壮。
叶黎城余光瞥见苏韵的各种小动作,忍不住极淡地笑了一下。
好容易开到楼下,苏韵迫不及待从车里钻出来。
她是真的没脸见这个司机了。
刚一出来,叶黎城就伸手拉住她。
苏韵霎时感到一股电流从指尖蔓延至全身,她僵住了。
叶黎城淡淡:“怎么不走?”
苏韵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脸红:“你……”
叶黎城蹙眉:“不是你刚才嫌我不够主动?”
颇有一种她很难搞的表情。
苏韵硬着头皮跟他走进电梯。
安静密闭又逼仄的空间,苏韵觉得尬到飞起,叶黎城反而不动声色,似乎全然没察觉到她的尴尬。
电梯“叮”地一声打开,苏韵长处了一口气:终于可以松开手了。
谁知刚松手走了一步,叶黎城一下子从身后将沈韵捞起来抱在怀里,还能空出一只手按了密码开门。
苏韵:“???”
叶黎城:“够不够主动?”
苏韵:“……”
我错了,我再也不说你主动了行吗。
苏韵挣扎几下,却被他牢牢禁锢在怀里,心口贴着他的,感受到他***有力的跳动。
叶黎城看着她莹润的唇,目光微深,气息也重了几分。
感受到他的欲.望,苏韵不敢再动。
叶黎城有点粗鲁地抱着她疾步撞进门,一路往里走,胡姨听见声响走出来:“先生和太太回来……”看到二人如此的模样,在一刹那露出“见了鬼”的表情,很快装作什么都没看到,往回走关上了房门。
苏韵觉得今天简直点背儿到所有人都看到了她的窘状,于是着急道:“快放我下来,胡姨都看见了。”
“怕什么。”叶黎城不肯放手,清冷的嗓音有些暗哑。
一路将苏韵抱回卧室,将她放在卧室化妆桌镜前,她***悬空,下意识地勾住叶黎城的腿。
他低声:“还没在这里试过。”
苏韵伸手去推他:“别——”
他的气息在她耳边:“怎么?”
“我还没洗澡。”
他目光灼灼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再度将她抱起来:“一起洗吧。”
苏韵无法想象,这人怎么突然如此厚颜***还面不改色。
镜面上弥漫着一层水雾,苏韵白皙的脖子上有几道红色的指印。
叶黎城伸手轻轻贴合住那暧昧的印记:“痛不痛?”
苏韵没好气地轻轻打掉他的手:“现在才问是不是太晚了?”
他的确没怎么***,不过她皮肤就是容易留下印记,几个小时就会消下去了。
“以前也这样?”
他记着昨晚的事这次刻意放缓了动作,她都如此,那以前他孟浪的时候……
苏韵有点脸红:“还好。”
叶黎城从身后拥住她,淡声:“那我以后轻点儿。”
苏韵声若蚊蝇地“嗯”了一声。
叶黎城触碰到她湿漉漉的头发,伸手拿过吹风机,想替她吹头发。
“不用。”苏韵用干毛巾包住头发,“我不用吹风机的,对头发不好。”
叶黎城看她在涂身体***,接过她手里的透明色罐子。
他这是——要替她涂?
苏韵下意识摆手:“不用——”
叶黎城没理他,直接倒出***液,有力的双手直接按压在她背上。
苏韵:“……”
这也是主动的一种吗?
*
回到卧室,苏韵随手打开微信,师玲发来激动的消息:“宝贝你要火了啊!!!”
苏韵***上没怎么看手机,如今打开微博才看到她劈叉的视频已经上了热门,转发超过十万,粉丝数也涨了接近一万。
叶黎城今天似乎主动上瘾,又拿了块干毛巾进来轻柔地帮苏韵擦头发,不经意瞥见微博实况,一眼看到一个粗犷穿着大背心的男头像粉丝狂热表白。
“啊啊啊,***姐你的腿可太美了!我爱你!”
……
叶黎城看着头像那张磕碜的脸,感觉被噎了一下,一边若无其事地帮她擦头发,一边说:“以后公开场合不许穿没过膝盖的裙子。”
“你是跟我爸一样活在大清吗?”
“要是活在大清,你连过了膝盖露脚踝的裙子也不能穿。”
“……”
“还有——”叶黎城语调拉长,“以后也不许你经纪人叫你宝贝。”
苏韵:“???”
这关他什么事儿?
苏韵没搭理这茬,直接给师玲回微信。
【别总看些有的没的,赵导那儿有消息了吗?】
【哎呀宝贝,资料刚递过去没多久还没信儿,要不你再求求你老公?】
苏韵下意识捂住手机屏幕看了叶黎城一眼,叶黎城似乎在专心致志地帮她擦头发,没留意她手机内容。
她飞速把这条消息在记录里删除。
苏韵:【本宫要你这个经纪人有何用?.jpg】
师玲:【娘娘息怒.jpg】
苏韵:【赵导那头有消息立刻通知我。】
师玲:【那你抓紧机会,让你老公帮帮忙啊!!!请他救救我吧!!!】
苏韵没再回复师玲。
叶黎城既然不愿意就算了,两人关系今天稍稍缓和,她不想再因为这个闹矛盾。
她发现叶黎城今天尤其有耐心。
一点点将她头发擦到几乎全干,将她掉落的头发一根根捡起来揉成一团扔进自动垃圾桶里,又拿来梳子轻轻地替她梳头发。
苏韵好奇的转过头看向他。
叶黎城没留意,差点被她头发甩了一脸。
“你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好?”
“……”
“你——不会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吧?”
“……”
叶黎城蹙眉,把梳子扔进她怀里:“自己梳,还有——把你落在床上的头发捡干净,每一根。”
“……”
苏韵把梳子塞回叶黎城手里,娇柔道:“我错了,我再也不说你做了对不起我的事了。”
叶黎城冷哼一声,又给她梳了一会儿,苏韵说:“差不多干了,可以了。”
“不行,明天起来会头疼。”
叶黎城捧起她黑亮的头发,一点点梳到干透,苏韵都打哈欠快睡着了,等他梳完她立刻躺下,却又被他拽住:“说了你枕头上有头发。”
苏韵困到睁不开眼,迷糊道:“我又不介意。”
叶黎城强行将她捞起来。
苏韵只好等他把床上和枕头上的头发丝都处理干净,才无力地躺下,咕哝一声:“你比女人还麻烦。”
叶黎城看她心满意足地躺下,伸手替她把被子的四个角盖平整,然后才关了灯。
软绵的呼吸声从耳边传来,叶黎城忍不住翻身抱住她。
*
明媚的阳光从秀水商场顶层落地玻璃窗南面落进来,撒在工作台上水蓝色轻纱的***,散发出莹莹光泽。
“这裙子确实好看,不过也太费事了,你做了得有两个多月了吧,还不让人帮忙。”助理凑过来,“给哪位贵客的?咱这设计室开了三四年了,没见你对哪件衣服这么上心过。”
“是个朋友给他太太订做的生日礼物。”徐雯语气平淡,抬头舒展了一下脖子,“不是我不让你们帮忙,这料子是从国外进口的光纤纱,容易坏,所以我得亲自来。”
“哇,谁的太太这么有福气?”
徐雯微怔片刻,脑海中似乎闪过那人斯文矜贵的模样:“是啊,的确有福气。”
话音未落,工作室的门突然被人从外推开。
徐雯一笑:“说曹操,曹操到。”
叶黎城迈着两条大长腿走进来,风度翩翩。
“在说是谁的太太这么有福气,能收到这件五百万的裙子。”徐雯撞了一下看叶黎城看到呆滞的小助理,“去给叶先生沏杯茶来。”
叶黎城没看她,却伸手轻轻拿起那件蓝色千层纱裙。
“我这两个月可是拼了老命了,一针一线都是我亲手缝的。您看还满意吗?”
叶黎城拿着阳光下看了半晌,思忖道:“有点沉。”
“因为前后用了六十六层纱,这样跳起舞来层次分明,才会好看。”
叶黎城低低“嗯”了一声,又单手拎了拎,“改轻一点,我太太很瘦,穿起来累。”
徐雯的工作室接过不少富豪定制的裙子,这么大手笔的也遇见过几次,但肯如此费心在半年前就亲手画了想要的设计、从国外定了最新光纤纱料子、还亲自来看又这么贴心的叶黎城却是第一个。
而他又是如此风采卓然。
徐雯内心涌起几分羡慕和嫉妒,平静点头道:“那改成六十层?”
“五十层吧。”
“你太太要是知道你这么费心给她准备礼物,一定会很开心的。”
“希望她能。”叶黎城脸色舒缓几分,又道,“放下窗帘,我想在暗处看看这条裙子。”
黑色不透光窗帘遮挡住全部的阳光,昏暗的工作室内,湖蓝色舞裙熠熠生光,仿佛有万千星光。
气氛陡然变得有些暧昧,轻盈的光落在叶黎城侧脸,徐雯注视着他,他却未曾发觉,只是注视着那条裙子看了片刻,嘴角忽而勾出一抹极淡的意味不明的笑容。
“可以了。”
徐雯掩饰住心跳,慌忙拉开窗帘,光线再度洒落进来。
“徐设计师,我还以为你工作室今天关门了呢。”沈雅走进来,笑盈盈给身后的钟永怡介绍,“这是我朋友,她想……”
沈雅的声音忽然止住,她陡然看到意料之外的人,还有那位向来精明能干、落落大方的女设计师脸上此刻脸上闪过了一丝慌乱和尴尬。
想起方才工作室里一片昏沉,沈雅脑海中闪过极度不好的想法,脸色也微变,带了点质问的口气:“姐夫怎么跟徐设计师单独在这里?”

小编倾心推荐

愿每一个看文的你,都能拥有最美好的爱情。以上就是精心为您准备的独家偏爱全本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文笔诙谐幽默,内容新颖有趣,故事情节曲折起伏,人物塑造***,强烈推荐!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