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家有女成亲三月(杜云萝穆连潇)

杜家有女成亲三月(杜云萝穆连潇)

导读:主角是杜云萝穆连潇小说——杜家有女成亲三月全文免费阅读给大家安排上了,小说免费全本讲述了:杜云萝与穆连潇成亲仅三月便彻底分别,她本以为丈夫会在不久后得胜而归,谁知等了五年却只等来对方战死沙场的消息。

小说介绍

主角是杜云萝穆连潇小说——杜家有女成亲三月全文免费阅读给大家安排上了,小说免费全本讲述了:杜云萝与穆连潇成亲仅三月便彻底分别,她本以为丈夫会在不久后得胜而归,谁知等了五年却只等来对方战死沙场的消息。

杜云萝穆连潇小说简介

一瞬间杜云萝积郁爆发,她眼前一黑竟就这样随了前人,再睁眼时杜云萝惊奇的发现自己竟回到了未出阁时,而这次她的命运,是否又会如上一世那般凄凉呢…………

杜家有女成亲三月全文阅读

杜公甫的眼睛随着那只灵动的画眉鸟转,手中的小棍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笼子,一副怡然自得模样。
夏老太太只好耐着心思又问了一遍。
杜公甫这才不耐地放下手中小棍,吹着胡子道:“我说你啊,多大岁数的人了,还跟孙女儿使心眼。”
夏老太太被堵了一句,烦闷地哼了一声:“你不使心眼,你刚就打马虎眼。”
杜公甫沉下了脸,招呼丫鬟过来,搀扶着他去了书房,再不与夏老太太多言。
夏老太太坐在罗汉床上,看着丈夫一瘸一拐地出去,心里的火气无处发泄,端起茶盏一口饮了,这才觉得舒坦了些。
许嬷嬷见此,冲几个丫鬟抬了抬下颚,几人便鱼贯出去了。
屋里只剩下了主仆两人。
“你说,”夏老太太示意许嬷嬷在绣墩上坐下,“今儿个老头子是怎么回事,连着与我呛声,一回两回的,甩这脸给谁看?”
许嬷嬷从善如流地坐下,拿起美人捶,轻轻替夏老太太敲打:“定是为了五姑娘的婚事,老太爷心中烦闷了。”
提起这桩事来,夏老太太抿着唇,不吱声了。
昨日里石侍郎夫人说得很隐晦,夏老太太起先还当是自家理解错了,厚着脸仔细问了之后,这才确定了对方来意。
儿女成亲是大事,夏老太太一早便和杜公甫商议。
杜公甫沉默良久,却不置可否。
做了大半辈子夫妻,见他如此反应,夏老太太何尝不明白这其中意思。
这门亲事,真论起来,是杜家高攀了。
尤其是在杜家走下坡路的现在,若真能成了,倒是一个强有力的姻亲。
况且,又是定远侯府主动递了口信。
“听说,那位世子爷年纪轻轻,武艺却是不错,也读了不少书,不是只会舞刀弄枪的粗人,模样亦是俊朗,比那些养坏了的纨绔强多了……”夏老太太的指尖在榻子上随意点着,“虽说嫁女莫嫁穆家郎,但穆家真要娶媳妇,也不是求不到。为何会瞧上我们云萝?”
许嬷嬷垂眸,笑容尴尬,有些话,她一个做下人的,实在不好出口。
夏老太太也不为难她,自言自语道:“我晓得外头是怎么说云萝的,娇气、任性、不肯吃亏、不受委屈。可那又如何?我杜家的幺女,便是宠坏了,又***们何事?总归老头子老太婆愿意宠着。”
许嬷嬷忍俊不禁,她就知道,杜公甫和夏老太太是极其护短的,尤其是对杜云萝,更是捧在掌心里。
这般护着,把杜云萝养骄纵了,也就不奇怪了。
可外头的名声实在算不上好听,这种情势下,为何定远侯府偏偏就……
“五姑娘呀,性子是娇气些,可心地那是极好的,别人不晓得我们五姑娘,石夫人却是了解的,石夫人与定远侯府沾亲带故,许是侯府那里听了些呢?”许嬷嬷小心猜测。
夏老太太缓缓颔首:“这倒是说得通。石夫人来开口,我自然信得过。只是……”
后头的话,夏老太太没有说透,许嬷嬷心里明白。
世子爷迟早是要出征的,将来若有个万一,杜云萝怎么办?
他们一家疼着宠着的姑娘,夏老太太怎么忍心让她受那等委屈。
“也难怪老太爷为难。”许嬷嬷叹了一口气。
这一番对话,杜云萝不得而知,出了莲福苑,她径直往清晖园去。
一踏进清晖园的院门,杜云萝脚步一顿,竟是沉沉,抬不起来了。
她有多少年没有来过这里了?
她有多少年没有见过母亲、大姐了?
在前世最后的那半年里,她无数次梦见母亲,梦见母亲拿剪子抵在脖颈上,红着眼睛逼她上轿。
当年有多恨,后来就有多悔。
愧疚和思念涌上心头,只看了一眼院子里那些熟悉的丫鬟婆子的面容,杜云萝的眼睛就红了。
水月挑了帘子出来,见杜云萝站在那儿,赶忙笑着迎了上来:“五姑娘,快些进来,太太和大姑娘正念叨呢。”
杜云萝吸了吸鼻子,随着水月进屋。
刚迈***,就听得甄氏的声音从内室里传来:“云萝,好囡囡,快进来让母亲瞧瞧。”
这一声囡囡让杜云萝好不容易忍住的泪水又落了下来。
她赶忙抬手抹了抹,入了内室到了床前。
甄氏的病好了许多了,只是躺得久了,精神不济,她眼尖,握住了杜云萝的手:“怎么哭鼻子了?谁惹你不高兴了?”
看着慈爱的母亲,杜云萝悔意更深,她暗暗深呼吸,就怕真的哭出来。
“母亲真是关心则乱,”杜云茹把药碗放在桌上,抬手点了点杜云萝的眉心,嗔道,“云萝不惹别人,就已经阿弥陀佛了。”
甄氏扑哧笑了,轻轻在杜云茹的手上打了下:“怎么说你妹妹的。”
杜云茹抿唇直笑,搂着杜云萝,捏了捏她的脸颊:“坏东西!为了几盆芍药埋汰我,就天天变着法儿来算计,我的库房早晚要被你搬空了。怕了你了,晚些让人给你把芍药送去,可不许再哭了。”
杜云茹话音未落,就感觉到捏着妹妹脸颊的拇指一烫,低头看去,那双漂亮的眼睛满是泪水,如决堤一般,止都止不住。
“说你几句,还真哭上了,”杜云茹慌了,赶紧掏出帕子来,哄道,“再哭啊,母亲都要打我了。”
甄氏哭也不是,笑也不是,杜云萝哭得她心酸,杜云茹又逗得她想笑,只好佯装生气瞪了杜云茹一眼:“有你这么哄妹妹的?”
说罢,甄氏一把把杜云萝搂在怀里,指腹轻柔替她擦着脸上的泪水:“囡囡莫哭,有什么事儿,只管与母亲讲,母亲与你做主。”
甄氏的声音不重,却是格外温柔如水,似一杯清茶,缓缓暖了人心。
杜云萝抱紧了甄氏,前世痛楚如潮水,压抑得让她喘不过气来,她瞪大眼睛,哭得无声。
杜云茹怔住了,妹妹虽然娇气,却也不曾这般哭过,她看向甄氏,见甄氏颔首,便转身出去,唤了锦灵来,问道:“昨夜里是你守夜的?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锦灵垂首道:“姑娘说,昨夜里魇着了,早起梳洗时就落了泪。”
原来是魇着了,杜云茹松了一口气,又转身回去。
甄氏一下一下顺着杜云萝的脊背,好言哄了会儿,杜云萝才止了泪水。
“夜里魇着了?”杜云茹柔声问。
杜云萝抬起模糊的泪眸看着姐姐,末了,点了点头。
甄氏这才有了笑意,宽解道:“既是噩梦,就别挂在心上,哭出来就***了。”
杜云萝咽呜,她有多少年没有这么痛痛快快地哭过了?
青灯古佛那么多年,早就没了年幼时的气性,便是大喜大悲,也不会流露在面上,直到对着甄氏和杜云茹,听着她们说话,那些情绪终是失控,再也忍不住了。

杜家有女成亲三月免费阅读

锦灵端了水进来,替杜云萝净了面。
水月提着食盒,端出了四色攒盘,笑盈盈道:“绿豆糕、云片糕、芙蓉酥、水晶丸子,都是厨房里新做的,五姑娘快尝尝。”
杜云萝在闺中时最喜欢这些点心,她偏爱甜味,饶是甄氏不喜欢,也会让厨房依着杜云萝的口味做。
杜云茹亲手取了一块绿豆糕送到妹妹嘴边:“来,甜滋滋的,夜里做梦也是甜的。”
杜云萝启了樱唇,咬了一口,甜腻的味道让她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细嚼慢咽地用了。
甄氏含笑看着姐妹俩,不舍地牵着小女儿的手:“真是个孩子。”
反手握住了母亲的手,杜云萝浅浅笑了。
杜云茹挑了一片云片糕,品了一口:“听说请安时,祖母把锦蕊也唤去了?”
“是,我和祖母说了阿玉姐姐喜欢锦蕊画的花样,祖母也想看看,就唤了锦蕊。我央了许妈妈把花样给阿玉姐姐送去。”
杜云茹随口接了一句:“什么花样?”
“并蒂莲花、戏水童子,阿玉姐姐说了,要绣来给大姐。”
杜云萝话音一落,杜云茹的脸烧成了天边彩霞,她从绣墩上跳起来,指着妹妹半晌说不出话来,一跺脚,转身避走了,连甄氏唤她都不听。
甄氏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你大姐脸皮薄,偏你爱逗她。”
杜云萝撒娇一般靠在母亲怀里:“大姐就要嫁人了,现在不逗她,往后也逗不到了。”
甄氏闻言,满是笑意的眸子倏然一暗,流露出几分不舍来。
她一共一儿二女,都是她亲自带大的,从牙牙学语到读书认字,再到一个个谈婚论嫁,可时间怎么就过得这般快呢?
明明不久前还都是小娃娃,一眨眼之间,就要离家出阁了。
舍不得,千般万般舍不得。
甄氏揉了揉杜云萝的额发。
她这些年,最满意的便是几个孩子之间的和睦。
杜云萝最小,别说甄氏夫妻宠着,连莲福苑里都捧着护着,甄氏原本担心过,杜云茹和杜云荻会不会因此对妹妹有些不满,可事实上,那两个孩子,对妹妹更是一万个上心。
“囡囡也舍不得姐姐呀……”甄氏低声哄着,“母亲也不舍,可女儿家都是要嫁人的。”
杜云萝闷闷应了一声,从母亲怀中抬起头来,下定决心开了口:“母亲,我听说了,昨日石夫人其实是来说亲的。”
甄氏神色一凌:“哪个与你说的?”
在甄氏面前“出卖”杜云诺,杜云萝没有半点心理负担:“四姐姐偷听了祖父、祖母的话,来告诉我和三姐姐的。刚刚在莲福苑里,我没敢问祖母。”
甄氏悄悄松了一口气,这事儿也就是刚起了头,别说她自个儿怎么想,莲福苑里都没拿定注意,若杜云萝贸贸然去开口问了,只怕老太爷和老太太会怪罪。
“石夫人是顺口提了一句。”甄氏斟酌着道,“囡囡,真论起来,定远侯府那里,我们是高攀。便是不应下,也要寻个好理由,莫要落人口实。”
杜云萝一怔。
前世她来寻甄氏时,已经在莲福苑里大吵了一架,再一哭闹,换来甄氏一个耳刮子,以至于她以为甄氏心里是认同这门亲事的。
可今日听甄氏这口气,她似乎……
杜云萝试探着开口:“母亲的意思,是要回绝了?”
“那位世子呀……若是出自寻常官宦勋贵人家,母亲便是豁出去脸皮,也要让老太太应下这门亲事来,如此才俊,别说是京城了,整个朝廷都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可那是定远侯府啊!囡囡,母亲怎么会不怕呢。”甄氏越说声音越轻,到了最后,几乎就跟自言自语一般。
杜云萝抿唇,原来,这才是母亲的***心思,在石夫人提起来时,母亲是担忧的,前世的她,没有静下心来听母亲说过这些。
不过,前世是前世,今生,她要嫁的。
杜云萝吸了一口气,道:“我知道的,在别人嘴巴里,我也不是什么良配……”
“这又是什么混账话!”甄氏急了,“哪个又乱嚼舌根了?”
杜云萝扶住母亲的双手,郑重道:“母亲,女儿是意思是,外头那般说我,侯府都让石夫人来递口信,可见他们不在乎那些风言风语的。那我们怎么好因为别人说定远侯府的那些混账话,就拒人于千里之外呢?”
这纯属睁着眼睛说瞎话。
杜云萝清楚,侯府求娶她可不是不在乎风言风语,而是那些豺狼就喜欢她这样的祸害,闹得世子的后院乌烟瘴气,那些豺狼便高兴了。
而定远侯府牵扯上的可不是风言风语,而是几代人、数十年来的鲜血苦楚,京中人人都看得到。
肯在这个背景下嫁女儿的,不是傻大胆,就是想“卖”女求前程的。
就算杜公甫觉得这是一门好亲,想赌一把,都难免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
前世要不是定远侯府请了圣旨,杜公甫还真下不了决心。
甄氏听了这番话,想的却不是这些,她示意水月出去守了外间,握紧了女儿的手,压着声儿道:“囡囡,你与母亲说实话,你是不是见过那位世子爷?”
杜云萝身子一僵,甄氏在那个“见”字上重重顿了顿,杜云萝听出来了,母亲想知道的不是她是否见过穆连潇,而是他们是否有些难以对人道的私情。
饶是杜云萝内里是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太太,闻言都有些怔愣了。
前世因着是***上轿的,回门时杜云萝都没与甄氏好好说说话,更别提贴己话了。
这大概是她头一回没有满腹怨气,心平气和地和母亲说穆连潇了。
思及此处,到底有些不好意思,又不敢表露,装出一副正经模样来。
“母亲怎么会那般想,我……我一年能出府几次?怎么会见过他。”
甄氏嘴上应了一声,眼睛却盯着女儿的眉眼细瞧,见她抿着唇,眼角微垂,心里也就通透了。
自己的囡囡自己清楚,便是嘴上不认,可这面上的羞涩心思,甄氏一看就懂了。
不过,杜云萝说得也不假,她出门极少,按理也不会得了那样与外男亲近的机会。
怕是听人提及过吧……
甄氏琢磨着,那位世子爷端的好模样好功夫好身段,叫闺阁女子说道几句也是寻常,她年轻未嫁时,姐妹们一道相处,也不是没有说过这等话题。
这么一想,便安心不少。
不过话又说回来,除了姻亲走动青梅竹马的,闺中女子哪有接触其他同龄男子的机会?多是听了父母之命蒙头嫁过去,待掀了盖头,便是彼此不喜也只能接受了。
男的不满还能三妻四妾,女的就只能死挨着,当真受苦。
甄氏是嫁女儿,自不愿意让杜云萝受苦。
见杜云萝不排斥穆连潇,隐隐还是欢喜的,甄氏就觉得这亲事不错,可转念想到定远侯府的状况,心就沉了下去。
是了,杜云萝年轻不知事,甄氏却是懂的,这亲事再好,也抵不过一个万一,到了那时……
这转来转去,又转回最初的结症了。
甄氏抬手按了按眉心:罢了,这事儿她说了也不算,等莲福苑里定下了,再来看吧。

小说推荐

换我心,为你心,始知相忆深。小编已经沉浸在杜家有女成亲三月小说全本大结局完结在线阅读的剧情里无法自拔了,友友们快快关注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