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山后我嫁给了死对头(陆升洛子柒)

下山后我嫁给了死对头(陆升洛子柒)

导读:一样的***,不一样的精彩。《下山后我嫁给了死对头》是由当红网络作家杨小愚原创的一部现言小说,小说精彩分享为了***男人上当,洛子柒端起碗,美美地喝了一大口鸡汤,“真好喝!”

小说介绍

一样的***,不一样的精彩。《下山后我嫁给了死对头》是由当红网络作家杨小愚原创的一部现言小说,小说精彩分享为了***男人上当,洛子柒端起碗,美美地喝了一大口鸡汤,“真好喝!”小编为您带来下山后我嫁给了死对头全文免费阅读 !

小说简介

陆升盯了她良久,点头。
“***,陪我玩个游戏,我就给你汤喝,好不好?”
为了***男人上当,洛子柒端起碗,美美地喝了一大口鸡汤,“真好喝!”
说话时,她跟陆升保持了一定距离,这男人奸诈得很,当初她可没少吃他的亏。

下山后我嫁给了死对头全文阅读

陆升盯了她良久,点头。
“***,陪我玩个游戏,我就给你汤喝,好不好?”
为了***男人上当,洛子柒端起碗,美美地喝了一大口鸡汤,“真好喝!”
说话时,她跟陆升保持了一定距离,这男人奸诈得很,当初她可没少吃他的亏。
陆升睨着她的脸,再次点头。他精神似乎不大好,连打了几个哈欠。
等着,姑奶奶我立马给你提提神哈。洛子柒快步走到墙边,取来一只竹篓子。
“我跟你说,这玩意儿很可爱的。”洛子柒将篓子搬到床边,兴奋地找寻着。然后拎出一条冻僵的小黑蛇来。这蛇身子极细长,跟蚯蚓差不多粗细。
洛子柒将它藏在陆升衣襟里,暖和了一阵,小东西复苏了,被揪着尾巴,蛇身迟钝地左摇右摆。
“来,把头侧一下。”洛子柒一把揪住男人的耳朵,“好了,莫动。”
这是天狼寨的酷刑之一,人称“通七窍”。据说让这种无毒的小黑蛇从耳洞里钻***之后,便会在人的七窍里乱窜,最终从鼻孔里爬出来。
洛子柒老早想验证了,苦于一直没有机会。前天上茅厕时发现了这小东西,给带了回来。为了眼下这有趣的一刻,她苦等了整整两天了。
“不要怕,我是在给你治伤哈!它钻到你身体里,把你的伤带出来,你就没事了。”
洛子柒一通鬼扯,男人却没有半点反应。她躬身一瞥,发觉男人面容木然,眼神空洞。
不是吧?这就被吓死啦?洛子柒伸手探了探他的鼻息,那双狭长的眼睛居然缓缓合上了,而且,尚有气息。
线头粗的蛇都能吓晕,你确定不是个假陆升?洛子柒气急,撩开陆升的衣襟,让小黑蛇在他淤黑的腹部狠咬了一口。
红艳艳的血丝浸出,凝成了几颗鲜艳的红豆。
淤血不应该是黑色的吗?洛子柒疑惑地用指腹沾了温热的鲜血,捻了捻,奇怪!
不过,血红的也好,黑的也罢,关她什么事?她只晓得人昏迷了,折磨起来太没意思。
洛子柒兴趣索然,推开窗户,把蛇扔了出去。
喝光了鸡汤,洛子柒盘腿坐在床上。不晓还得要在这山旮旯呆多久,想起那猪食一般的苞谷糊糊,她就恶心得没有半点食欲。
东躲***的三个月,已经瘦得前胸贴后背了,再每天天的不见肉,她低头瞅了一眼干瘪的部位,难以想象啊!
记得她爹时常讲的一句话:活着,就得吃饱喝好穿暖!她深表赞同。
瞧瞧这身衣裳,是拿赵氏的旧衣裳改做的,上头镶着不同色的几个补巴,活像几只眼睛。值得一提的是地上的旧草鞋,她打小没穿过这玩意儿,穿着扎脚不打紧,她连茅房都不敢去,总觉得一不留神,脚上会沾上脏东西。
好歹她曾是个山寨大当家,怎能活得如此窝囊?是时候改天换地了!
“啥?你要养鸡养猪?”
赵氏以为自个听错了,编草鞋的手顿在了半空,不确定地望向自家男人。
陆大岩蹲门槛上,吧嗒吧嗒地抽着竹筒子烟。透过缭绕的烟雾,眼前的人他看得不大真切,“子柒,你要养牲口?”
他重复了先前听到的话。
“嗯,相公这回大伤了元气,估摸着三天两头补不回来。”洛子柒把陆升搬了出来。
多好的儿媳呀,处处为儿子着想。赵氏温言软语说道,“子柒啊,养牲口要粮食,现如今人吃的都不够呢!”
可不是吗?桃花沟虽说不为外人所知,与世隔绝,远离战火,也没有苛捐杂税,可这里土地贫瘠,年年欠收,绝大多数人日子过得苦巴巴的。
“娘,相公说了,养猪不成,咱可以先养鸡嘛。鸡能放养,不用用喂粮食也能长大。”
以前天狼寨的弟兄们也种地、养牲口,洛子柒多少听说过一些。
“话是不错,可小鸡仔紧销得很。整个桃花沟,单单只得南边马大奎家孵得出鸡仔来,你拿一般的东西去换,人家不一定肯,好东西咱们家又没有。”
赵氏的话令洛子柒心生不解,“难不成,咱这些人家的母鸡不下蛋?”
那她奉茶的鸡蛋是哪里来的?
她公公往烟袋里填了些碎烟叶,“也不是不下蛋,就是这些人家养不了公鸡,多数养到半大便发瘟死了,剩下的,养着养着不晓得咋回事,变母鸡了。没有公鸡,母鸡下的蛋自然孵不出鸡仔了。跟你拜堂的那只鸡,也是前些日子从马家买回来的。”
竟有这么邪乎的事?洛子柒相当地郁闷。
吃个荤腥真难!她抛着空瘪瘪的钱袋子,里头统共三两银子,外加三个铜板。银子是她的***钱,铜板是在睡房里搜到的。
按赵氏的说法,哪怕拿着这些钱去马大奎家,也不一定买得到一只鸡仔呢!
“都怨你!”洛子柒灌了一勺子捣烂的花椒汁进陆升嘴里,“想当年,姑奶奶我在天狼寨吃香喝辣,多威风?而今鸡都吃不上了。”
不对,是连饭都吃不上了。
吃夜饭的时候,她听到陆大岩两口子在商量春耕的事。听二人的意思,今年大抵只种苞谷跟红薯两样了,说是桃花沟长年旱灾,种谷子容易颗粒无收。
洛子柒想死的心都有了,她一个打小吃白米饭长大的山寨大***,让她一年到头吃这些个?绝对不成!
洛子柒坐在陆升肚子上想着办法。大白天的,赵氏会过来三五趟,总不能将人吊房梁上吧?
床是她的地盘,不能让死对头白霸了。所以,洛子柒物尽所用,拿他当了椅子。
还莫说,这货一身的腱子肉,坐感很好。洛子柒摇晃着脚,怎么才能种出稻子,养出牲口呢?
长这么大,头一回为这些事伤脑筋,洛子柒想得头昏脑胀。
“啾,我快气死了,人家欺负到头上了,你就会跑!你还是不是男人?”
“谁说我是男人了?我是公鸟!”
窗外传来两只鸟吵架的声音,洛子柒禀着无聊八卦一下的目的偷听,谁知,鸟儿的话帮了她的大忙。

下山后我嫁给了死对头免费阅读

洛子柒轻手轻脚靠近窗口,外头的杨柳树上站着的两只灰毛斑鸠吵不可开交。
“我个头小,不跑还让它弄死不成?”公斑鸠仍在哆哆嗦嗦,母斑鸠十分绝望,“那可是我们家族世世代代守护的***啊,就这么被恶鸟给霸占了!”
“好了好了,仙人洞是回不去了,咱们赶紧重新找个安身之所吧!”
两只鸟一前一后飞走了。洛子柒蹙眉倚在窗畔,世世代代守护的***,莫非是她要找的东西?想到此处,她兴奋不已。
仙人洞她时常听赵氏提起,在野猪岭,离此处不远。陆大岩时常在山下打柴。
看来得尽快上仙人洞走一遭了,只不过,出门需得到陆大岩两口子的应允方可。所以,洛子柒准备明儿一早跟赵氏讲,说是想去瞧瞧陆老婆子,谅他们不会阻拦。
这桃花沟的山,座座山高路险,野兽成群。洛子柒暗自庆幸,好在她打小在天狼寨长大,否则的话,才不敢想单人独手上山呢!
明天要出门,自然得早些歇息。洛子柒用旧床单将昏迷的陆升捆得结结实实的,往房梁上吊。
心里头盘算着,要是找着了东西,就直接把这死对头做掉,他横竖活不成了。可惜啊,这个仇报得很不爽快。洛子柒恨得牙痒痒,憋着吃奶的劲儿给男人一脚。
“咳咳!”
地上落了一摊黑血。洛子柒赶忙将人拽住,这是要断气啦?她琢磨着要不要喊赵氏过来时,一只大手扣住了她的胳膊。
男人耷拉着的脖颈兀自抬高了,棱角分明的脸正对着洛子柒,薄唇微启,有力无力喊道,“娘......”
娘?洛子柒觉着肝疼,她有那么老吗?扬手捏住他的双腮,“有本事再叫一声!”
男人注视着她,双唇翕动着,“娘……”
好,很好!洛子柒丹凤眼一扫,视线落到煤油灯上,她笑得阴森森的在死对头俊脸上拍了拍,“等着!”
她转身提来煤油灯,拧开灯头,煤油顺着灯芯往下滴,落了几滴到男人头顶。洛子柒从怀里取出火折子,吹着,在男人眼前晃了晃,“咱们点个简便的天灯如何?”
所谓的点天灯,也是天狼寨的十八般酷刑之一,就是在人头顶上挖个小坑,倒上煤油,用灯草点了。
要人命的事,洛子柒没打算做,她那么善良,怎么可能残忍到在人头顶上挖坑呢?不过,像把头发烧光的法子,是可以考虑的。谁让这***打不过她了,还恶毒地骂她老?
洛子柒扯住男人的一小缕头发,兴奋地看着男人的长眸在随着她手上的火折子挪动。怎么样?怕了吧?比你端姑奶奶老窝的时候爽快吧?
火苗***舐着发梢,头发燃烧到洛子柒手捏住的地方灭了,散发出难闻的气味。
洛子柒松开手,又挑起另一缕。正要点着,男人脑袋一耷,晕过去了。
哟,又吓晕了?***,你现在就这么点胆量啊?洛子柒把手往男人衣裳上蹭了蹭,心情美滋滋地上榻安睡,明儿还有要紧的事办呢!
翌日,洛子柒起了个大早,先把不省人事的冤家死对头拖回床上,再找出昨儿烧了一半的头发,一根根拔掉,扔出窗外。
赵氏每日白天要来瞧个五回八回的,被发现了可不好。
早饭仍是一碗稀***的苞谷糊糊,连片菜叶子都没有。听赵氏讲,去年冬天天气暖和,种的菜全让虫子吃光了。想要吃上菜,估计还得等上三个月吧!
洛子柒咬牙强灌了一碗下肚,呆会儿要上山,山高不险不说,还有豺狼虎豹,饿着肚子可不成。
“爹,娘。”洛子柒柔声细语地唤道,等二人应了,继续往下编,“我想今儿去瞧瞧我奶。前些日子去,见老人家挺担心相公的。如今相公身子又有了好转,我过去送个信,也好让她放心些。”
赵氏一听,直夸她想得周到,“那好,反正今儿我没事,就跟你一同去。”
那当然不成。洛子柒说服道,“娘,东边到西边,路远着,来回得大半天,家里头也得留个人守着相公不是?”
“你看看我这脑子,真是不好使了。”赵氏一拍脑门,她男人日日打柴,她再跟着儿媳妇一道出了门,升儿咋办?
“子柒啊,去西边的路你还记得吧?”赵氏不放心,她只领了儿媳去了一回。
洛子柒肯定地点头,“娘,我记着呢!万一哪个岔道上不清楚的,问问人不就晓得了?娘,那我先去了啊!”
生怕赵氏看出点什么,洛子柒甩开步子往外走。
赵氏追到门边交待道:“好,路上当心点!”
上山确实得小心为妙,谁晓得山上有什么凶猛的野物呢?弄不好便是尸骨无存。洛子柒刚来不久,不认得路,就望着野猪岭走。
走了约摸个把时辰,她终于到了山脚。从背后取出偷偷出来的砍柴刀,洛子柒就近砍了一根粗细均匀的竹子和几根韧性极好的藤条。
她从怀里取出火折子,吹了几口。
迅速燃烧的火折子被洛子柒丢进了一堆枯叶中,她加了些枯枝。等火势增大后,洛子柒把竹子架在火上烤。
趁竹子受热,洛子柒***掰弯竹子,再在两头砍上缺口,拉上藤条,一张简便的弓便制好了。
虽说比天狼寨那张差远了,但比没有的强。洛子柒试了试,搭上削尖的细竹,也能射出好几丈远。
洛子柒继续上山。昨儿她旁敲侧击跟陆大岩打听过,上野猪岭只得一条路,仙人洞就在半山腰,应该好找。
这段来天气不错,没有下过雨。上山的路不算难走。晌午时分,洛子柒到达了半山腰。并按陆大岩说的,抱着山腰转了小半圈,找到了一个石洞。
洞口布满了藤蔓,好在眼下刚开春,藤蔓未长出叶子来,要不然,洞口被遮掩严实了,还真找不到。
爹,求你保佑我今儿满载而归。洛子柒默默说道。她点着了火把,拨开藤蔓,小心翼翼往里走去。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下山后我嫁给了死对头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小说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