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宠婚律政***不好惹(慕浅墨景琛)

第一宠婚律政***不好惹(慕浅墨景琛)

导读:第一宠婚律政***不好惹最新章节已更新;主角是慕浅墨景琛,这里提供第一宠婚律政***不好惹全文免费阅读;思来想去,墨景琛觉得慕浅的存在就是个祸害。司靳言对慕浅的态度,他看的很清楚。

小说介绍

第一宠婚律政***不好惹最新章节已更新;主角是慕浅墨景琛,这里提供第一宠婚律政***不好惹全文免费阅读;思来想去,墨景琛觉得慕浅的存在就是个祸害。司靳言对慕浅的态度,他看的很清楚。

小说简介

他是商业帝王,清冷孤傲,拥有人神共愤妖孽脸,却不近女色!她是绿世界***,冰冷高贵,天生***,却……“乔***,听闻你有三禁?”乔薇气场全开,“禁孕,禁婚,禁墨少!”转瞬,她被丢在床上……某少居高临下俯视着她,“禁婚?禁墨少?”乔薇秒怂,想起昨夜翻云覆雨,“墨少,你不近女色的~”“乖,叫老公!” 某女白眼,拔腿就跑~某少愤怒反扑,“惹了我,还想带球跑?”

第一宠婚律政***不好惹免费阅读

第27章 这是我老公
司靳言追了上去。
慕浅步伐戛然而止,转身看着司靳言,叹了一声,“学长,我真的已经结婚了,刚刚那位就是我老公。你以后还是不要找我了,以免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她声音很小,只有两人能够听见。
司靳言脸颊上的笑容微微僵硬着,扯了扯唇角,想要说些什么,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慕浅转身离去,回到了房间,一夜无眠,直到第二天清晨才昏昏沉沉睡去。
下午,邮轮回港,慕浅没有跟司靳言打招呼,直接离开了。
休息了半天,次日,回到MY公司。
上午在公司处理公务,助理芳柔走了进来,“慕总,墨氏集团总裁来了。”
墨景琛?
他现在过来是什么意思?
“让他进来吧。”
墨景琛走进办公室,目光幽幽的看了一眼慕浅,打量着她的办公室,自顾自的走到沙发上坐下。
看见墨景琛,慕浅止不住有些紧张。
许是因为自己的把柄在墨景琛手里,又或许是因为自己跟墨景琛之间发生的关系,直接导致两人私下见面时她都会有些紧张。
“有事儿吗?”
走到他的面前直接问道。
男人双腿交叠,宛如帝王一般坐在那儿,周身散发着一股霸道气息。
冷眼射向慕浅,见着她眼眸微闪,浑身紧绷着,有些不自然,“你很怕我?”
慕浅别过脸,躲过墨景琛的眼神,兀自走到落地窗前,双手环胸看着窗外,“我既然答应过你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只不过,公司现在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请给我几天时间处理。事后,我一定不会逗留。”
原本,海城,她不打算再回来。
可谁知道锦甜甜非要去国外发展,她就只能回来打理国内的公司,若是交给别人打理,她很不放心。
“我来,是跟你谈收购的。”墨景琛沉默一瞬,直接回答道。
“收购?”
慕浅猛然转身,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你什么意思?”
“为了让你尽快离开海城,最快的方式就是直接收购MY集团。”
思来想去,墨景琛觉得慕浅的存在就是个祸害。
司靳言对慕浅的态度,他看的很清楚。
加之这两天家里的小宝一直缠着闹着要见慕浅,他总是隐隐觉得这个女人留不得。
最快离开海城,才是最好的方式。
“这……”慕浅犹豫几秒钟,直接摇头拒绝,“不可以。”
MY集团是她辛辛苦苦打拼出来的,虽然锦甜甜的股份很少,就算是她卖了公司,锦甜甜也不会说什么。
可好不容易有了一番事业,慕浅不甘心就这么卖掉。
“三个亿,收购MY集团,你走人。”男人直接将合同甩在桌子上,“三个亿,是你们公司十年都挣不到的收入。看在你跟乔薇的份儿上,这是我最大的让步。”
言外之意,三个亿走人,除此之外根本不用再谈。
她自然没有反驳的机会。
“墨……”
慕浅摇了摇头,失声一笑,转身站在窗前,叹了一声,“真不知道这一次回国内做什么。墨景琛,我答应过你,尽管离开,但是MY集团,我不会卖!”
公司是她一手创立,就好似她的孩子一样,充满了情况与记忆。
钱,固然好。
可一旦牵扯了墨景琛和乔薇,便无法让她安静。
“看来我说的不够清楚。”
墨景琛态度冰冷几分,再次重申道:“要么拿三个亿走人,要么你MY公司消失,你自己选。”
他丢下一句话,起身就走。
“墨景琛!”
慕浅大声喊了一声,走到他的面前,怒目横对,“你凭什么这么霸道?我慕浅欠你什么了吗?司靳言喜欢我,那是他的事儿,你应该去管他,而不是来针对我!我只是一个弱女子而已,用得着你每天费尽心思的来针对我么?”
她心中无限委屈。
只是去邮轮上为学长庆祝生日,平白无故的失去了清白,现在又得罪了墨景琛,每天被他针对。
才回到国内几天而已,日子已经过的糟糕的一塌糊涂。
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当初救了小宝,否则也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你想说什么?不要告诉我,你现在后悔了。”
墨景琛双手插在裤兜里,微微抬额,冰冷的眼眸落在慕浅的脸颊上,看着她精致的面庞,略带几分凄楚神色,竟让他呼吸漏了个节拍。
“是,我是后悔了。最大的错误就是救了小宝!”慕浅气急败坏,“但你放心,我以后不会在出现在你面前。也请你管好小宝和司靳言。”
说完,走到办公室门口,拉开了办公室的门,“慢走,不送。”
“很好。我再给你一天的时间,若还不走,就别怪我不客气。”墨景琛面无表情的丢下一句话,直接离开了。
砰!
他人刚刚迈出办公室,慕浅***地关上办公室的门,震得房间都晃了晃。
她吸了吸鼻子,背靠在玻璃门上,抬眸看着天花板,氤氲了眼眶。
叮铃铃——
一阵手机***打断了她的沉思。
慕浅直起身走到办公桌前,拿起手机,屏幕上显示的电话号码是司靳言的。
她烦躁的拂了拂额,直接挂断了电话。
司靳言相继打进来好几个电话,都被慕浅拒接。
既然已经答应了墨景琛,她就一定会信守诺言。
整整一天都心神不宁的处理着文件,晚上,她给好闺蜜锦甜甜,也就是事务所的合伙人打了个电话。
“浅浅,你终于舍得给我打电话了?”电话那边,传来锦甜甜慵懒的声音,很显然,这个点儿她还在睡觉。
慕浅颇有些内疚,“甜甜,不好意思,这个点儿给你打电话。”
“啧啧,客气的样子可不像你了啊,有事儿直接说。”锦甜甜习惯她大大咧咧的样子,突然客套起来着实有些不适应。
慕浅坐在大班椅上,叹了一声,说道:“公司……我不想做了。”
“不想做了?”锦甜甜有些难以置信,“怎么了,是不是遇到什么事儿了?”
“没,不是。就是太累了。”
“胡扯,我还不知道你么,视公司为生命,平白无故你舍得放弃?”
“真的,确实不想做了,所以跟你商量一下。现在有人花三个亿……”
慕浅刚刚想把这边情况告诉锦甜甜,却被她打断,“浅浅,公司是你一手创立,你想怎么处理我都没关系。其实吧,我早就不想坚持了,你要是不做了,我正好乐的清闲。”

第一宠婚律政***不好惹全文阅读

第28章 公司倒闭
打了一通电话,确定了锦甜甜的态度,慕浅便也没有多说什么。
随后只是接了个视频看了看小丫头,可这个时间小丫头睡的正香,她不舍得吵醒,也就没跟小丫头说话。
挂了电话后,慕浅离开了公司,去了酒吧一个人喝着闷酒。
略感微醺,慕浅不敢继续喝,生怕会醉酒伤了胃。
提着包包,刚刚走出酒吧门口,就看见不远处扎堆围了一群人。
“天呐,这个人也太惨了,伤的好重。”
“是啊,谁下手啊,这么狠?”
“不知道。”
……
听着那些人议论纷纷,慕浅好奇的走上前,透过人群间的缝隙,发现路边倒着一名男子,满脸是血,可五官却有些熟悉。
这是……?
“哥?!”
她偏着脑袋看了一眼躺着的男人,忽然发现那人竟然是她养母的儿子,她的哥哥慕彦鸣?!
“哥,你没事吧?”
慕浅瞬间酒醒,推开挡在面前的人冲了***,“哥,你醒醒?”
蹲在一旁,扶着慕彦鸣,伸手拍了拍他的脸颊,可半晌人也没有苏醒的迹象。
掏出手机,准备拨打120,却发现手机根本没电,心急如焚的她立马向周围的几人求救,“能不能麻烦你们帮忙拨打急救电话?我手机没电了,拜托,拜托你们。”
“***,那是你哥?”
“别急别急,我们已经打了120,马上就过来了。”
“是啊,刚才就打了,你稍等会儿,别着急。”
“啧啧……你哥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被打的这么惨?”
……
众人议论纷纷,可慕浅什么也不知道,哪儿晓得慕彦鸣得罪了什么人?
在路边受着慕彦鸣,不多时医院救护车赶来,她陪同着一起去了医院。
缴费后,慕浅便在急救室门***集的等待着。
她想联络慕彦鸣的朋友和亲人,可慕彦鸣的手机也摔坏了,根本无法开机,便只能守在外面。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两个小时后,抢救室的门终于打开。
“医生,我哥怎么样了?”慕浅担心不已,立马冲上前拉着医生询问着。
“病人家属别担心,他左手骨折,右手轻微骨裂,身上多处重伤,又轻微的脑震荡,需要住院,你去把钱交一下。”
医生简单的说了一下情况,又催着她去交钱。
“好好,我去交钱。”慕浅又跑去交了一万多块钱,然后回到手术室门口等着。
不知过了多久,人终于推了出来。
“受伤的骨头已经接好了,伤筋动骨一百天,后面都需要好好养伤才行。”医生语重心长的说道。
“好,好,我知道了。谢谢医生,辛苦了。”
慕浅到了一声谢谢,便跟着医护人员一起去了病房,守在病房外。
看着多年不见的哥哥变得成熟起来,她心里颇有些不是滋味。
当年,她为了救身患癌症的哥哥不惜去***,回国这段时间,她也没有联系他们。
却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再见。
次日。
守了一夜的慕浅趴在床边上昏昏沉沉睡着了。
再次醒来便是被人推醒的。
“嗯?”
慕浅晕乎乎的嘟哝了一声,睁开眼睛发现慕彦鸣已经醒了。
悬着的心便落了下来。
“哥,你终于醒了,吓死我了。感觉好点了没?”她关心的问着。
“浅浅,真的是你?”慕彦鸣躺在床上,看着慕浅有些激动,“这么多年你都去哪儿了?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很多年?”
天知道,那一年手术之后他为了找慕浅花费了多少工夫,可一直都没找到她人。
“我……”
慕浅摇了摇头,先别说我,“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他态度坚决。
慕浅无法推脱,就将这些年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故意隐瞒了小丫头慕妍的存在。
慕彦鸣也简单的说了他的情况。
慕浅这才知道,慕彦鸣这么些年一直在给人打工,攒了些积蓄自己开了律师事务所。
而当初正是因为慕彦鸣在学习律师才影响了她,令她对这方面十分感兴趣,最后也考了律师证。
“不行,我还得回律师事务所,事务所刚刚成立,好不容易有了桩案子,我必须完成,只能赢不能输。”
慕彦鸣挣扎着从床上起来,却牵动了骨折的手臂,疼的嘴角一抽,面部肌肉颤了颤,脸色也白了几分。
“哥,你干什么呢?手都伤成这样了,还想去接案子?你疯了么。”
她***地瞪了一眼慕彦鸣,被他气得够呛。
“浅浅,不瞒你说,这是事务所成立之后接的第一桩案子,对方许诺十万的律师费,我必须打好第一仗。”
慕浅微微蹙眉,深邃眼眸看着慕彦鸣,那清秀面庞多了些许成熟气息,戴着眼镜,给人一种文弱书生的感觉。
倒是鼻青脸肿的样子让人哭笑不得。
慕浅也是从事务所开始的,她当然知道事务所第一仗的重要性。
思来想去,便说道:“行了,你好好休息,这桩案子我帮你。”
她百般无奈,只好帮慕彦鸣处理案子。
“不过,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得罪了什么人?被人伤的这么重。“慕浅疑惑不解的问着。
慕彦鸣摇了摇头,“不清楚,很有可能就是这次我接的案子的被告人。之前也被电话威胁过,但我没在意。”
经他这么一说,慕浅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他事务所成立之后第一桩案子怎么可能高达十万的律师费?想必是另有隐情。
“什么情况?”她追问着。
面对妹妹的逼问,慕彦鸣根本没打算隐瞒,直言不讳,“其实,这桩案子比较棘手,原告人找了很多事务所都没人敢接案子,我……我觉得律师费挺不错,就接了。”
“案子呢?我看看?”别人不知道其中的情况,可慕浅清楚。
身为律师,有些案子的被告人着实是一些有身份有背景的人,她们实力不行,却是无法撼动。
“案子在事务所。”
“钥匙给我,我去看看。”
见着慕浅态度坚决,慕彦鸣说钥匙在西装外套里。
慕浅拿着钥匙当即离开医院,驱车直接去了慕彦鸣的事务所。
在事务所的桌子找到了一份文件夹,打开一看,竟发现被告人是……

小编推荐

第一宠婚律政***不好惹 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小说含蓄蕴藉,如泣如诉,以细腻的笔触拨动读者的心灵,曲终掩卷,回肠荡气,余韵绕梁。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