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嫁给了偏执暴君(闻菱殷连城)

重生后嫁给了偏执暴君(闻菱殷连城)

导读:闻菱殷连城是哪本小说的主角呢?小编带来重生后嫁给了偏执暴君全文免费阅读方便大家免费阅读了解!影二和何院判离开闻府之后就上了通往皇宫的马上。影二忍了好一会儿,着实有些好奇那闻莹到底是真的有病没病。

小说介绍

闻菱殷连城是哪本小说的主角呢?小编带来重生后嫁给了偏执暴君全文免费阅读方便大家免费阅读了解!影二和何院判离开闻府之后就上了通往皇宫的马上。影二忍了好一会儿,着实有些好奇那闻莹到底是真的有病没病,那积食是何院判编的还是真的。

小说介绍

影二和何院判离开闻府之后就上了通往皇宫的马上。
影二忍了好一会儿,着实有些好奇那闻莹到底是真的有病没病,那积食是何院判编的还是真的。

重生后嫁给了偏执暴君全文阅读

第二十章
影二和何院判离开闻府之后就上了通往皇宫的马上。
影二忍了好一会儿,着实有些好奇那闻莹到底是真的有病没病,那积食是何院判编的还是真的。
影二这么想着,也就不客气的直接问出来了。
何院判知道他是皇上面前的红人,自然不敢怠慢,无奈地道:“影大人您说笑了。那闻二***是真的没病,光看那身打扮就能看出来。至于那积食……”
何院判***一笑,那张德高望重的脸上露出一丝有些跟他不符的狡诈来,道:“积食倒真没老夫说的那样严重,不仅如此……老夫开的那些药里还多添了一味黄连。”
何院判抚着长须笑道:“那些药是可以缓解闻二***积食症状的,不过……会很苦就是了。”
这下影二是真的对何院判刮目相看了,惊讶道:“没想到啊,您老还懂这些?”
何院判谦虚道:“大人您过誉了,老夫在后宫里待了这么多年,也不是白呆的……”
“也是。”影二拍拍何院判的肩膀,夸赞道,“今个干的不错,回去之后定有赏的。”
……
而另一边,程氏自听飞绿绘声绘色地描述了一番缀玉院发生的事情之后,就坐不住了。
程氏毫不意外地道:“我早就猜到了,闻莹那个小丫头肯定是装的。”
程氏还是很了解闻父的。
现在的情况看似是闻父已经对文姨娘和闻莹失望透顶,不可能再回心转意了。但,事实上,文姨娘和闻父之间到底有年少时的情意在。等过几天闻父心头的那股子气消了,文姨娘再卖卖惨装装可怜,保准一哄一个准,今天这事就能轻飘飘地揭过了。
程氏自然不可能看着文姨娘这么轻松的就逃过这一劫,当即冷笑道:“我去趟长烟院,菱菱你就待在这好好养病吧。”
程氏特意把“养病”两个字咬的重了些,闻菱明白她的意思,一会儿闻父肯定会过来的,若是她在这当口上露馅了,便真的就前功尽弃了。
闻菱点点头,道:“娘亲您去吧,女儿等您回来。”
程氏笑着摸了摸闻菱的脸,道:“菱菱乖,娘亲保准给你讨个公道回来。”
……
程氏是说到做到的性子,说了要去请闻老夫人出来主持公道,那就必不会拖到明天,当即就带着人去了长烟院。
就算当年是闻老夫人主张纳文姨娘进来的,可这么多年过去,文姨娘争宠的手段早让她老人家厌了,连带着看闻莹也不怎么顺眼,更别说还有闻菱这个乖巧懂事的孙女做对比,闻老夫人就更看不上闻莹了。
也因此,闻老夫人刚一听说这件事,当即就怒了,道:“真有这事?”
程氏点头,道:“媳妇不敢瞒您,本也不想过来叨扰您的,实在是那文氏太过分了,手段下作不说,还教坏了闻莹那丫头,而且……”
说到这,程氏拿着帕子拭泪,哭诉道:“菱菱前段日子落水,身子本就不好,又因为这事病倒了,现在还昏昏沉沉的,媳妇看着是真心疼啊……”
光听这描述,闻老夫人就能想象出来闻菱白着一张小脸眼泪汪汪的模样,顿时心疼的不得了了,拍着扶手道:“过了,过了!文氏看来是真的不把我这把老骨头放在眼里了,竟敢做出这种事情!”
闻老夫人被身边的丫鬟扶起来,当下就要朝外走,拄着拐杖重重捶地,道:“领路!看我不给她点颜色瞧瞧!”
程氏抹了把泪,干脆利落地站了起来。
……
闻父得了消息往缀玉院赶的时候,院内已经是人心惶惶。
闻老夫人被丫鬟扶着,中气十足地对面前鬓发散乱,面色惨白的文姨娘道:“文氏,你可真是长本事了啊!”
文姨娘在闻老夫人面前缩的像个鹌鹑,喏喏着不敢辩解。
闻老夫人可不会给她留面子,痛心疾首地道:“都怪我!当年竟然引狼入室,才让你如今肆意祸害菱丫头!”
文姨娘不敢吭,一旁杵着的闻莹可不是忍气吞声的主,见闻老夫人毫不客气地拿话刺文姨娘,便忍不住出头道:“祖母莫要怪我姨娘了,是我害的姐姐染病,我也不知姐姐身体这么弱,这就病倒了。”
闻莹这话一出口,文姨娘就知道完了。
约莫十年前,闻老夫人身子还算硬朗的时候,可是全权管着闻府上上下下的事情,那时候文姨娘可没少跟她打交道,在她底下被磋磨了很久。
因着这段经历,文姨娘对闻老夫人的性子是真的了如指掌,知道她老人家性情强势,说一不二,最讨厌的就是有人在她面前耍花招,其次就是……顶嘴。
闻莹能记事的时候,闻老夫人已经把管家的事务全权交给了程氏,她又不受闻老夫人待见,自然不清楚她的性情。
文姨娘在心里暗暗叫苦,只恨自己之前忘了提点闻莹几点,如今倒好……直接撞气头上去了。
果然就如文姨娘预料的那样,闻老夫人眼睛慢慢地眯了起来,人虽老了,但眼中的凌厉却是一点不变,冷声道:“怎么,如今我训不得你了是不是?!”
说着,闻老夫人就扬起了手里的拐杖,重重朝闻莹砸下,喝道:“跪下!”
闻莹闪躲不及,挨了这实打实的一下,眼泪立马就涌出来了。
眼瞅着那实木拐杖再度朝自己挥来,闻莹连忙噗通一声跪了下去,垂着头默默流泪。
闻老夫人活了这么长时间了,这种场面见的多了,可不会吃她这一套,当即冷笑道:“你可知错?”
闻莹仍委屈着呢,就低着头不吭,恍如没听到闻老夫人的问话。
文姨娘见势不妙,咬咬牙紧挨着闻莹跪下,焦急地道:“回老夫人的话,妾身知错了。都怪妾身管教不严,这才扰了您老人家的清净,只求您宽宏大量,再给我们母女一个机会。”
说完,文姨娘拽了拽闻莹的衣袖,低声催道:“莹儿,你说话啊,老夫人问你话呢!”
就在文姨娘急的不行的时候,闻父赶到了,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兵荒马乱的场景。

重生后嫁给了偏执暴君免费阅读

第二十一章
闻莹本来碍于文姨娘的压力是打算开口讨饶的,但她一见闻父的身影,眼睛立马亮了亮,又把嘴给绷上了。
只是注定要让闻莹失望了。
先不说前不久她才被闻父痛骂了一顿,就说闻父他吧……那真的是一贯怕闻老夫人的,从来不敢顶嘴半句。
说起闻父,那真的是自小被闻老夫人骂到大的,别说他了,就是早早逝去的闻老太爷,和闻父其余两个兄弟,那都是已经被骂习惯了的。
闻老夫人年轻时的强势,可见一斑。
也因着这个原因,闻父一开始是不太喜性情同样强势的程氏的,反而更偏爱温柔娇弱的文姨娘。
话又说回来,闻父乍一见到这种场景,犹豫就没带犹豫的,直接就跪下请罪,道:“都是儿子管教不利,才累的母亲这把年纪了还要为儿子操劳。”
闻父这一跪,程氏也不好站着,当即跪下,道:“儿媳有罪,身为嫡母没能管教好底下的孩子,害得孩子长歪,是儿媳的失职。”
听了这话,闻老夫人略略满意地勾了勾嘴角,严肃地道:“媳妇,不是我说你,今日这事你确实也有责任。虽说老大子嗣不丰,但管教底下的儿女这是你这个嫡母的职责。今日发生这样的事情,你脱不了干系。”
程氏是知道闻老夫人年轻的时候是什么人的,干脆认错,道:“是儿媳不对,儿媳向您***,以后定会用心管教。”
闻老夫人转头看向垂着头的闻父,道:“至于你,老大,后院乱成这样,我若是今日不管,以后酿成大祸,你这官帽还要不要了?!”
闻父出了一背冷汗,道:“儿子知错,今后定严加教育。”
“文氏……”闻老夫人冷笑一声,毫不掩饰地道,“说实话,我是真的后悔让老大纳你进来,儿子不生一个不说,事情倒是一堆一堆的找,你整一个祸害。”
当着一整个院的丫鬟小厮,文姨娘被批的颜面扫地,今日脸算是丢尽了。
但饶是如此,她也丝毫不敢反驳,只颤颤地听闻老夫人继续骂,道:“我不知道你平日里是怎么养孩子的,但从今往后,如果有类似的事发生,闻莹你就别想养了,趁早给我滚回角落里待着去。”
文姨娘一句话都不敢多说,颤声道:“妾身知道了……”
挨个训完了之后,终于轮到了闻莹。
闻莹早被之前的阵仗吓的面无血色,就是精心妆点的胭脂也掩不住她如今的慌乱,她头都不敢抬起来,只等着闻老夫人如雷霆般的痛斥。
闻老夫人上来就是三个字,“白眼狼!”
闻老夫人冷哼一声,手里拄着的拐杖重重捶地,道:“我告诉你们,我人老但眼睛不瞎。菱丫头平日里对你怎样我都是看在眼里的。”
“就是因为如此,我才替她感到心寒!”
除了上次,闻菱哪回不是跟着闻莹一道来请安的?而闻莹请安时那头上戴的、身上穿的,哪件不是闻菱特意分给她的?
不然,以文姨娘那穷鬼娘家,怎么可能买的起那么珍贵的布匹首饰,还不都是靠闻菱?
而京中一有宴会,哪回闻菱不是带着闻莹出席,给她撑场面,带她长见识?
就这,出门手把手带着,在家用心护着,还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真真是令人寒心!
闻老夫人如今算是看透闻莹了,跟她亲娘几乎是一个德行,现在已经养成这样了,再掰回来估计是不可能了。
闻老夫人差不多算是放弃闻莹了,就这样的,她放出去都怕惹了别人嘲笑。
但到底还是闻家的后辈,管还是要管,至于能不能掰回来,她也懒的再管那么多了。
闻老夫人冷眼看着底下跪着的闻莹,不容置喙地道:“今个这出都是由你引起的,你罪无可恕。从今日起,你需得在祠堂跪三日,然后在佛堂抄半月的经书。”
“只许带一个丫鬟,除了换洗的衣物来,多余的衣服首饰都不能带。”
闻老夫人声音严厉,闻莹忍不住泪流满面,嗫喏道:“我知道了……”
闻老夫人冷哼一声,没多犹豫,转身就走,留下了一句话,道:“今日必须到祠堂去。半个时辰之后若是你还未到,你姨娘就跟着一块来吧。”
程氏瞥了一眼面色惨白的闻莹和文姨娘,起身道:“母亲,媳妇送您回去吧。”
闻父也连忙起身,扶着闻老夫人的一条胳膊,道:“儿子送您。”
待人都走远了之后,闻莹终于可以放声痛哭了,道:“娘!我现在怎么办啊?!”
文姨娘的情况也不比闻莹好到哪去。
闻老夫人刚刚的那番话,算是彻底给她上了一层枷锁,她以后要是再敢有什么小动作,可得掂量掂量自己的命长不长了。
文姨娘擦了擦泪,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道:“给***收拾行李,挑素净的衣服带。”
“……娘!”闻莹不敢置信地道。
闻莹怎么想的文姨娘心里清楚,但……对上的人可是闻老夫人啊,她是真的不敢在她面前耍花招。
……而且,也不可能有人帮她们的。
文姨娘抱住了闻莹的头,咬牙切齿地道:“莹儿,今日的亏你只能咽下,没有旁的办法。你放心,娘亲总有一日,一定会给你***的。”
……等那老不死的死了,等她成为了闻夫人,一定会将今日受的所有的罪,全数奉还!
……
闻菱很快就知道了缀玉院里发生的事情。
湘云一字一句讲给闻菱听的时候,她刚打开药箱的盖子,捡了一块放入嘴里。
谷雪在旁听着那叫一个解气,畅快道:“二***和文姨娘嚣张这么长时间了,可算是糟了报应!”
湘云笑着附和道:“可不是吗,听说老夫人走了没多久,二***就哭着往祠堂的方向去了,片刻都不敢停留。”
谷雪忍不住笑,道:“这样看的话,估计此时此刻,她正跪着呢。”
湘云叹道:“虽然希望二***可以实打实地跪上两天,但奴婢也知道不可能,丝柳肯定会准备软垫。指不定……可就坐上了。”
闻菱咽下嘴里的糕点,含笑道:“我猜不会。祖母既然这么说了自是不会放手不管,定会派丫鬟看着的。”
谷雪眼睛一亮,道:“那就好!奴婢正担心二***会轻飘飘的混过去呢。”
“你呀。”闻菱笑着拍了拍谷雪的胳膊。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明明是出自御膳房的点心,闻菱却总觉的……味道不如景庆糕点铺的点心味道好。
好像……就差点什么似的。
不过说起来,从景庆糕点铺买来的糕点也不是次次如那日她亲自买的那样好吃,有时候是那个味道,有时候就像今日这样,感觉差了点什么。
闻菱看着手里白白胖胖的小团子,一时间陷入了困惑中。
差的到底是什么呢……

小编推荐理由

这部小说是小编亲力亲为为大家找的一部很好看的小说哦,男女主之间的互动十分有爱甜蜜,撩拨你们的少女心,希望你们会喜欢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