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影帝的小花瓶(司小桃傅言昇)

傅影帝的小花瓶(司小桃傅言昇)

导读:司小桃傅言昇是哪部小说的主角?全文阅读哪里看?小编推荐傅影帝的小花瓶全文免费阅读:司小桃16岁选秀出道一夜爆红,但网黑也多,机缘巧合下接了一部戏,女主是她,男主是震惊各路粉丝的***巨星、出生豪门。

小说介绍

司小桃傅言昇是哪部小说的主角?全文阅读哪里看?小编推荐傅影帝的小花瓶全文免费阅读:司小桃16岁选秀出道一夜爆红,但网黑也多,机缘巧合下接了一部戏,女主是她,男主是震惊各路粉丝的***巨星、出生豪门、后台很硬、俊美无比的傅影帝,傅言昇。傅影帝的老婆粉各个冷笑,一个选秀出道的花瓶偶像,算什么玩意儿,谁不知道傅言昇对演戏要求无比严格,以至苛刻的程度,等着被骂吧!

小说简介

某日,傅言昇休息室。
他着简单黑衬衫黑西裤,一脸禁欲。见司小桃离他几米远,沉声道:“过来。”
司小桃躲在门口不敢进,委屈巴巴道:“傅,傅言昇,我下午要拍游泳戏。”
“我知道。”
警报解除的司小桃期期艾艾的走近,“那那先说好,脖子不准亲。”
“嗯。”
等她靠近,傅言昇一把扣住她细腰腰肢,咬上她***耳垂,“桃桃真好骗。”这么饱满多汁的桃,咬她才好!
国民小可爱***&占有欲强的影帝
“10岁生日许愿非你不嫁,24岁我成了傅太太。”

傅影帝的小花瓶免费阅读

估计司小桃都没发现自己此时的微笑让人怪害怕的,特别是她紧盯着前辈们时,眼神邪气,好似如果她们不道歉连厕所大门都走不出去。
明明是个刚成年的女明星,气场瞬间强到震慑住她们。
前辈们也知道得罪不起公司的摇钱树,尴尬的干笑几声,“对,对不起。”转身就想走,但没那么容易啊。
司小桃不太满意,靠近些从口袋里掏出她的车钥匙。
“前辈,粉跑的确价值不菲,但跟***没关系,我就是……纯粹靠家里。”
前辈看着在眼前晃的车钥匙脸色都青了。
司小桃再继续,“嗯,上亿应该没有,九千万应该是有的,哦,我数学不好本来想拽一下具体的数字,可我成绩太差数不清楚哦。”
“呃哈哈……”前辈也不敢数啊。
“还有,我们团关系的确不好,不像你们还能躲在厕所讨论别人的八卦,要是被我姜姐听到得教育我不会做人没大没小。”司小桃忽然停顿,表情紧张又可爱,“哎呀,我刚才那句是不是就挺没大没小的,对不住啦前辈。”
她嘴角坏笑,“你们也知道艺人就是谁红谁有话语权,哎,不然也只能躲在厕所里享受话语权了,是吧!”
“是,是哈哈哈……”真亏得笑的出来,怕不是下一秒就想揍过来。
司小桃笑呵呵的看她们被怼的话语哽咽,因为生日受得气顿时消散了。
艺人就是比谁红的职业嘛。
人红腰杆子就硬。
没有人气没有粉丝支持,谁理你呀?
到那时只能是像她们一样不敢怒不敢言,灰溜溜跑了,或许她们还会在背后抹黑污蔑她,但谁在乎呢?网上黑司小桃的人成千上万,但她粉丝也多啊,那样一对比洒洒水啦。
司小桃慢吞吞洗完手,出去时还哼着她的solo小调,之前换了一种风格,不是女团里的可爱日常,而是暗黑系治愈主题,她第一次听demo就迷上了,果然她就不该是什么国民小可爱,怎么看都应该是小辣椒,但在傅言昇那里还得是小可爱,毕竟他吃那一套嘛!
撒撒娇就能靠近他,司小桃才不会改呢!
耽误了些功夫,司小桃想着得跑过去,未料,拐角就被人逮住。
“哎哟。”她早就看到窗玻璃上的影子,故意捂着头喊疼,很快,一双温润的手覆上她的脸颊,司小桃好喜欢他的抚摸,忍不住偷偷蹭了蹭才抬头,“傅言昇,你撞疼我了!”
小鹿般灵动的双眸转呀转,傅言昇笑意加深,说出的话却没那么动听。
“是我撞的嘛?还以为是你吃了蛋糕闹肚子呢。”
“……”坏人!就知道损她。
司小桃退后一步,冷哼哼仰头,“傅言昇,我……”
“再也不要跟你说话。”傅言昇抢了她的台词,司小桃绕过他气冲冲走了。
傅言昇不会追上去,因为在公司他们关系可没那么好。
圈子人都知道傅言昇从不跟流量合作,出道都是跟老牌演员合作电影,有一些综艺节目跟流量明星交流也少,渐渐就被众人猜测他不怎么待见那些只会唱跳的偶像。
说来,演员最看不上流量,有些表里不一的演员,说一套做一套,表面参与流量参演的大制作,暗里又指责他们带坏作品口碑、造成圈子不带流量演戏就没活路的歪风邪气,哪怕他们粉丝数相差甚远,哪怕大部分电影票房都被流量粉丝担着。
近年来这样的矛盾层出不穷,有攻击演员的黑粉存在,但傅言昇是个例外。
他虽然是演员,但他粉丝比国内顶尖流量还要多,傅影帝职业操守特别稳,演技没失过手,业务能力高到无人能挑刺,他演得好,自己就是顶流巨星。
自然就越发瞧不上靠增添人设提高热度的偶像。
所以,傅言昇与司小桃就应该关系不好,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处于同一个会议室里商讨准备年底开拍的网剧。
导演和编剧诚惶诚恐,他们都是第一次接触傅言昇。
开玩笑,傅言昇是谁啊!三座最佳男主奖杯的影帝,一个游走在高端电影圈的高***男主,去拍一个没什么含金量的青春偶像剧?
只能是惴惴不安,生怕开口就闹笑话。
司小桃也搞不懂,傅言昇竟然要和她一起演偶像剧,震惊全家!她演技是公认的烂,在女团阶段拍mv都被导演骂过,她演戏得了吧,那不得让傅言昇的粉丝骂死。
她偷偷给香酒发消息。
——谁给接的活啊,这就是你让我来公司的目的?傅影帝的老婆粉会把我灭于无形之中啊!
再配上几个愤怒的表情,感情表示到位了。
香酒发来无奈的表情。
她也没办法的嘛。
给司小桃接的工作再多,赚再多也是某位大领导给钱的嘛!况且大领导的气压太强,往她这扫一眼都觉得温度要降几度。
“香老师,你怎么认为呢?”
完了完了,大领导问她了!
香酒“嗯”几秒,开始不着边际的一顿吹。
“我觉得这个网剧题材挺新颖,包含了时下小年轻比较喜欢的几大元素,像爱情、甜、爽都有涉略,再加上傅前辈与桃桃的搭配,俊男靓女天造地设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完美无缺……”
“咳咳咳……”司小桃假意咳嗽提醒她,香老师才如梦初醒打断天花乱醉的夸赞,她偷偷瞥见傅影帝上扬的嘴角,觉得自己这彩虹屁拍得不错,就是司小桃那边视线跟抛来的飞镖一样尖锐到难以承接。
导演和编剧纷纷点头,制作人更是喜上眉梢,有两大顶流坐镇,这剧还没开拍就已经红了,小成本投入,靠着两位的影响力一定是高回报。
做梦都可以数钱啦!
但是……
司小桃俏生生打断这美梦,发出质疑,“青春偶像剧,我演十八岁的高中生,完全就是本色出演,但傅前辈是不是……嗯?”
她没说话,但比说完了还严重。
一个流量明星敢质疑你影视圈老前辈,不想在影视圈站稳脚跟啦!
大伙都为司小桃捏了把汗。
再把目光投向长桌对面的傅言昇,他单手撑脑袋,漫不经心抬头,眸光温润又沉稳,应该不会与小丫头一般见识吧!
然而,他翻着剧本,发出沙沙声真的折磨在座的心。
“司小桃,你是觉得我很老吗?”
啊不不不,傅言昇虽然三座影帝奖杯在手,每年都在横扫各大奖项,他成熟稳重惯了,以至于大家都会忽略掉他的年龄,26岁,老个鸡儿啊!
简直就是该拍偶像剧的年纪!
太合适了!
此言一出,简直是两大顶流打响了交战第一枪。
司小桃初生牛犊不怕虎,佩服!
并且很乐于挑战极限,“那傅前辈看起来也不是很年轻嘛。”
嘶……
在座的各位闻到了战火蔓延的味道,互看一眼,觉得此话题不该继续下去了,不然剧还没拍两大主角闹掰,还甜个鬼!
导演率先垂范,正直身子道:“其实言昇已经拍过一组定妆造,很有青春少年的味道,他之所以会接这部剧,主要是因为题材,三次重生的剧情,成年时期其实与他特别契合。还有,我们虽然是网剧但制作方已经再开始跟各大电视台商讨上星的后续,当然如果是言昇和小桃一起合作,上星播放是迟早的事。”
傅言昇看来是有备而来。
大伙在猜,他要进电视圈看来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了。
他那样笃定的看着司小桃,大有“我演定了”的狂傲,“怎么,香老师还没跟司小桃看过剧本吗?”他有备而来,开会前就已经准备妥当,从剧本到人设都了解的透彻,但司小桃这边怎么看都像是没了解过的状态,演员的职业素养高下立判,无疑又是一记顶流圈的高速碰撞,火花四溅那种。
被点名的香老师头皮发麻,推推黑框眼镜斜眼看向司小桃。
后者不为所动,甚至很坦然说道:“没错,我还没看剧本,但听导演说的,我有点感兴趣了。剧我能拍,不过我演技不好,到时候ng太多次傅前辈可不要生气呀!”
妥了妥了。
接了就好,皆大欢喜。
傅言昇微笑着,用大前辈的关切眼神看她,“这是自然,我一定会好好教你。”
他的小桃桃啊,剧本中的少女就是如她这样,一半天使一半恶魔,可千万别露馅啊,不然他会藏起她。
司小桃脸上笑眯眯,转眼出门就给傅言昇发了消息。
——我说最后一遍,你懂的!
她连字都懒得打了。
傅言昇却装糊涂。
——小桃桃,桃酥饼在我这。
谁还吃的***?
司小桃离开时,一个恶***的眼神丢过去,傅言昇正与导演说话,心有灵犀似的抬眸凑巧接上,嘴角上扬的弧度过于张扬,导演还以为自己的想法得到了证实,说得更加起劲。
傅言昇眼见那小公主生了气,不由打断他的话。
“导演,我还有事。”
“哦哦,那你先忙。”
傅言昇追出去,司小桃刚坐电梯离开,他回头遇到两个前女团的成员,也就是多看了几眼,两艺人仿佛得了奖一样激动。
脸都红了。
说起来他们也有过一丁点交集,在她们团还红时。
傅言昇进军电影圈拍戏拿奖爆红,第二年她们成团出道,只是发展的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以前还能在同一个热搜榜上看到彼此的名字,后来就只剩下傅言昇。
嗐,铁打的演员,流水的流量,真理罢了。
没了以前的名气,工作也少了,更别提和傅言昇说话,毕竟在公司遇见傅言昇的几率还是蛮低的,再加上他可是圈内公认的“想睡男艺人”排行榜第一啊,被看一眼今晚都得做梦了。
就快擦肩而过,傅言昇突然开口。
“等一下。”
“是,傅前辈。”
愈加羞涩,回话里都带着令人遐想的娇羞。
傅言昇温和道:“好久没见你们拍剧,最近程导有戏要拍,正在找演员,我觉得你俩的气质很适合,不如去试一试吧,就说是我推荐而来,走个过场,角色就到手了。”
很久没戏拍的两人都要感动哭了,这是什么发善心的贵人啊,“谢谢傅前辈!”
“没事,好歹是一个公司的。”傅言昇转身,眼底闪过一丝狠戾,都是同一个公司的艺人,敢八卦他的桃桃,是嫌胡萝卜的不够快吗?大约是的。
两姐妹兴冲冲的去找程导。
导演正愁没人来试角色,兴奋的很。
谁知两姐妹更振奋,连剧本都没看就说:“傅前辈指定让我们来,这个角色铁定非我们莫属!”二话不说签下合同,连经纪人那关都没通知。
导演想既然是傅言昇推荐的演员,那肯定是合适的。
当下催促两人去试妆。
两姐妹看着绝美旗袍跃跃欲试,谁知刚碰上就被服化老师制止,“诶,那不是你们的服装,你们的在那。”两人顺着看过去,白袍加黑色拖地长发皱起眉,“不对吧,我们不是主演吗?”
服化老师连同造型师笑的乐不可支,看两人像小丑,“想什么呢,主演是姜焰,至于你们,演的是吊死在厕所的长舌妇。”又拿过来一副长舌道具,上下打量着,充满鄙视的眼神,回头悄声讨论,“这俩过气十八线还在这抢主演,笑死人了,听说她们连剧本都没看就签了合同,果然无戏可拍忒惨了!”
而两位长舌妇有苦说不出,拒拍就违约,还得赔钱。
真的是要气晕过去。

傅影帝的小花瓶全文阅读

傅言昇没有追到司小桃,刚给她发了消息又被到公司谈合作的樊制作拽住,也就放她走了。
司小桃有收到傅言昇的消息,但不准备回。
她一路从公司出来,拿着香酒的小号在后勤群里看八卦,关于她和傅言昇不合的消息说的有鼻子有眼,看来那场会议室的抬杠深入人心。
在路上,香酒的电话打来。
司小桃开车没方便接,停在路边才回过去。
“小祖宗,合约定了,刚才跟几个营销公司沟通过,这几天营销号会陆陆续续放出你俩要合作的消息,到时候估计会有些言论什么的,你可别在意啊。”
司小桃嘴角勾欠,“什么言论,不就是我们不合咯。”
“这不就跟你提个醒呗,反正咱演咱的,不管别家。”
“哼。”
傅言昇的老婆粉不扒她一层皮才怪,她都能想象她们会说什么,有史以来演技最烂的女主连给她们傅影帝提鞋的资格都没,总而言之她得做好一定的心理准备。
越想越气,傅言昇就是不让她快活。
那好,她也不让他如意!
今天,她就要和叶晚晚一醉方休!
不光父母不允许她喝酒,就连傅言昇也再三制止,哪怕她已经真正成年,车都开了喝酒算什么呀,她一定要喝个痛快。
粉跑嚣张开到叶老三修车行门口,引来几个修车小子的口哨声,当时,叶晚晚就站在店里跟顾客沟通***,门口一阵喧闹,叶晚晚看着拉风的跑车,不用想都知道是谁来了。
趁着伙计正好奇打量的功夫,叶晚晚小跑到她车边,敲了敲车窗故作严肃道:“这位女士,需要洗车还是改装?”
“咳咳咳……”司小桃也演上了,清清嗓子,甩起马尾,“给我搞个痛车吧,就美少女战士,适合我!”
在上亿的豪车身上作画,给叶晚晚三个胆子都不敢啊,她笑笑,“司小桃,生日大手笔嘛,又是傅先生的礼物嘛?”
“哼,他哪里懂女孩子的心思,搞个粉色的跑车就很好吗?土死了,颜色也丑丑的。”嘴上这样说,眉间的笑丝毫没落下,明明就是很得意的模样。
叶晚晚明白,就算傅言昇给她送个几十块的玩偶,她都能乐上一天。
司小桃压根不在乎礼物贵重,她在乎的是这个人。
叶晚晚笑而不语,司小桃也不跟她装了,趴在车窗上问:“你准备好没,为了和你一起吃火锅,我一天都没这么吃东西,好饿哦,等会还得回去写作业。”丧丧的。
“哈哈,我看到那个热搜了,桃桃,要加油啊!”
幸亏是叶晚晚,换做别人,司小桃早变脸了,她也只在叶晚晚面前服软,“你就别取笑我了,成绩差又不是我的问题,还不是傅言昇不给我补习,我讨厌死他了。”
“哦,全都是傅先生的错呀。”
“叶晚晚!”
她收了笑,正经道:“好,不闹了,还有个顾客在谈***,我让蒋野过来给你指路,你这车还有你这***都太显眼了,我那群伙计都眼巴巴想凑过来看呢。”
“行。”司小桃也不想被当猴子围观,平时当艺人就够遭围观的,现在是她***时间得放松,不过,她似乎想到点什么,顿时眼里放光,“蒋野,就是那个彪汉子给你解围的啊!八块腹肌打底哦,我想看嘻嘻。”
叶晚晚点她眉心,“小孩子不学好,回去看傅先生的吧!”
司小桃不甘心地冲她努努嘴,就见车外,一个狂野的男人走过来,忍不住夸他,“果然是勇猛之人。”蒋野全身都透着一股匪气,五官轮廓硬朗,看上去不太好相处,可叶晚晚说蒋野心思还挺细腻。
反差萌嘛。
细腻的大老爷们大冬天都只穿一件卫衣,撸起袖子来能感受到他强壮的肌肉,那身板不是吹的。
她私心想到傅言昇。
平时西装革履正经打扮的傅言昇,身材是不是也这样好呢?大概是吧,街头常年滚动的广告代言视频,戴着价值不菲的腕表,卷起一截衣袖,露出精壮强硬的手腕,真的很容易误会他的***年龄啊,这算不算一种反差萌呢?
不过,转眼又想到今天在会议室的争锋对峙,瞬间来气。
四人在的小会议室里,樊制作的助理刚说完新电影《欲倾》合作的有关事宜,说完在座的两位主角都没有反应,樊制作是在看剧本勾画做笔记,而傅言昇是走神了。
林格偏头看去,冷不丁迎空拍掌,大力称赞此次剧本的优秀,从理论到实践说得樊制作连连点头偷笑。
“林格,你再编。”
他就是想缓解下氛围,好在傅言昇已经换了个***,从桌上掏出一根烟转了转,而后敲击着剧本第一页的男主人设。
“樊导,这里男主刚出狱,不能抽烟。”
“嗯?”樊制作颇有兴趣,“人物展现的不够立体?”
“这里不需要刻意去迎合原主的人设,男主是在监狱里顶替双胞胎原主的人,出狱后跟原主之前的行为有差异,反而能更好的体现出在监狱里的这段人生激化。他学会了妥协,也是伪装的第一步,太像原主反而容易遭人疑虑。”
樊制作在由上至下看一遍,再听他的建议改了细节,果然顺很多。
“有时候真揣摩不透你,傅老弟,我们都以为你在出神,林格真是好助理,那好家伙一顿狂吹,我差点开始做能获奖的白日梦。”
樊制作说完,林格特不好意思,收拾剧本时傅言昇才说:“樊导,你说的不对。”
“嗯?我不能拿奖?”樊制作挥挥手,满是得意,“傅老弟,有你,有我,还有个金牌编剧,这戏铁定能赚满盆钵。”
傅言昇似漫不经心道:“这个我不否认,我是想说,刚才我的确在走神。”
“……哈?”这个真的不需要解释,真的。
只有林格猜到他要说的,都习惯了,傅影帝最喜欢事后正言,闹得人又好气又好笑。
樊制作气笑了,留他晚上一起吃饭聚一下,说有几位导演也在,话没说完就被傅言昇拒了。
樊制作忒八卦,“咋,晚上佳人有约?”
“嗯,家里的人有约。”
既然都说这份上,樊制作也没真想架着他去喝酒,再说也弄不动嘛。
林格跟在后头,太懂傅言昇的性子了,他年纪轻轻,可没人能让他去做不愿意做的事,就算有也不多见,除非是为了司小桃,估计连***都难请动,不然也不会放着庞大的傅氏只身闯娱乐圈。
林格轻声询问:“哥,桃酥饼放车里了,钥匙给你吗?”
不愧是他经纪人兼助理,傅言昇要去做什么,都能猜透,傅言昇接过钥匙,按着电梯回头叫住他,“林格,年底工作不多,带上家人出去旅游,欧洲十日游,或者北海道滑雪,你自己选,选好提前跟严辞说一声,走我账户。”
“啊?”惊喜像***,林格喜不胜收以为自己听错,愣了半天说不出下一句,他做傅言昇经纪人多年,虽然不用自己去揽活,但工作也算兢兢业业有条不紊,拿的钱也不少了,比圈内其他经纪人都要拿的多,免费出国游还是和家人一起,那得花费不少。
傅言昇***电梯,面色深沉,眼神里暗藏笑意,“林格,我不说第二遍。”
林格立马美滋滋拨通傅氏严辞的号码,到底选欧洲游还是北海道呢?
这边严辞收到林格的电话,听闻傅言昇要给他放年假,批准后又打向傅言昇的手机。
没几秒就接起,傅言昇那边有点吵。
“你在哪?”严辞作为傅氏职业经理人,到年底正是忙的时候,连着好几天不回家就窝在公司休息室工作个天昏地暗,没想傅言昇竟然有空放经纪人年假,怎么滴,想给自己放假啊?
傅言昇声音听不太真切,机器轰鸣声有点大,遮住了他过于低沉的音符,“我在外面。”双眼却盯着不远处娇笑的司小桃,以及身旁一个过于粗犷的男人。
严辞没空理他在哪,连连问起,“傅没良心的你几个意思?你要是想放假就到傅氏来打理公司,你丢给我算什么啊?”气不打一处来,键盘被打得噼里啪啦响。
傅言昇将电话拿远点,回:“傅董对你比对我放心,有你在我也很放心。”
“……老的是小的也是,就不怕我把你们家卷干净走人!”一心急,打得数据都是错的,严辞丢了鼠标干脆倒了杯红酒,“我劝你们傅家人良心一点,再***我,我可真走了。”
“你走做什么?姜焰不要了?”
“……”提到心上人,严辞更想掀桌不干了。
傅言昇再加一针强心剂,“严辞,姜焰最近拍一部悬疑电影,沾了点灵异的影子,我们业界有个约定俗成的规矩,但凡拍灵异片都要有圈外人护上一周,必须是异性,懂吗?”
严辞眉头并没有舒展,“呵呵,你给我继续编。”
“不信就算了,反正听小桃桃说过,姜焰在国外那几年超多人追,也是,姜焰毕竟是女团门面担当。”
严辞忍了,反问他,“哟,司小桃不是女团门面?”
“不劳你费心,还有管好傅氏。”
按断电话,严辞骂骂咧咧一番,还是给姜焰发了消息,发完盯着电脑屏幕的数据,又一顿恼火,奶奶的他又跳傅言昇坑里了,他不是去质问他为什么放假嘛?怎么又干上活了!
没良心的傅扒皮,啊呸!
司小桃看到傅言昇的来电,正在蒋野身边看他给自己的粉跑日常检查,其实新车没什么问题,就是司小桃想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有本事,他打开引擎盖说起她听不懂的专有名词,司小桃一度听的昏昏欲睡。
傅言昇的电话她不想接。
但对方很坚持。
蒋野趴在车头,低声提醒她,“不接吗?”
司小桃坏点子冒出来,碰上他的手臂,硬邦邦的,“喂,你帮我接好不好?”
“为什么?”他回头,迎上司小桃打趣的目光,她继续,“我好歹是个当红艺人,你都不多看我一眼,反倒是一双眼老在追逐晚晚,蒋野,你喜欢晚晚啊!”
蒋野手上动作停下来,他脱下手套,还算干净,一把接过她手机,粗声粗气喂一声。
那头有几秒的安静,但声音很吵杂,就像是正在修整路面的机器发出的声音,突突声格外接近,他向外不着痕迹的巡视,发现一辆阿斯顿马丁。
“蒋野哥哥,这是什么呀?”
末了,司小桃故意大声问他,蒋野盯着她指的一颗螺丝钉,也瞥见了她眼角的得意。
蒋野刚要回话,那边终于出声。
沉稳,和随之即来的***感。
“蒋先生,我是傅言昇,我们见过面。”
蒋野眉头上挑,径直将手机塞给司小桃,合上引擎盖转身走人,司小桃在原地喂喂几声他都没回头。
她在的这一处是个不显眼的街角,蒋野特意为她找的地方,司小桃跺跺脚有些微的抓狂也没人会注意到。
只是,一道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清冷男声袭来。
“小桃桃,别看这只是一个螺丝钉,配件都是独一无二的,它要是坏了,这辆粉跑可就不能开了。”
司小桃没打算搭理他,调转身子,趾高气昂去开车门,傅言昇伸手挡住车门,送上一份礼盒。
闻着有股淡淡的酥油香味。
傅言昇开口哄她,“小桃桃,桃酥饼吃嘛。”

司小桃傅言昇

以上就是小说傅影帝的小花瓶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的精彩内容,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以笔为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欢请关注本网,更多全本小说,等你发现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