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闻翘宁遇洲)

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闻翘宁遇洲)

导读:主角是闻翘宁遇洲的小说名为《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是作家雾矢翊所写;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全文免费阅读讲述闻翘是个外表娇弱、内在***的霸王花,一切不服的人都可以打到服。她有一个不能***的废材夫君。

小说介绍

主角是闻翘宁遇洲的小说名为《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是作家雾矢翊所写;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全文免费阅读讲述闻翘是个外表娇弱、内在***的霸王花,一切不服的人都可以打到服。她有一个不能***的废材夫君,但闻翘并不嫌弃他,决定两人要好好地过这一世。

小说简介

后来,她发现在世人眼中的***废材的夫君其实是个丹符器阵样样精通的天才,能陪她一起***,夫妻俩走上一条努力飞升成神的通天大道。
然而通天大道走了一半,突然有一天,有人告诉她,她的夫君其实是灭世大魔头转世,那副君子端方的模样都是装的,用来欺骗世人的假象,指不定心里暗搓搓地计划着重新再灭世一次呢。
闻翘:“…………”

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免费阅读

一连数日,都有人送东西来汲水院。
昔日略显陈旧破败的汲水院焕然一新,用了十多年的家具摆设也悉数换了新的,甚至每天都有新鲜营养的食材送到汲水院的小厨房。
怜月最满意的是小厨房的食材,终于不用她每日去大厨房拿,而且拿到的还不怎么样。
怜月自然也知道闻家这么做的原因,不过她也没傻得将好处往外推。
其间,二夫人也过来探望闻翘,想看看汲水院里还有什么缺的,好将以前被下人克扣的都补上。
二夫人被怜月以自家***正在休息为由打发了,东西留下,人就不必***啦。
二夫人也没非要看不可,闻家人都知道,闻翘三天两头生病,有时候会在床上躺个十天半月的,万一自己硬闯去看她,反而将她看病重了怎么办?
二夫人的顾虑,也是闻家乃至世人的顾虑。
闻三***就是个随时可能会夭亡的病秧子,没必要为她开罪成昊帝。
就在这种顾虑中,汲水院反而是最安静的,作为被赐婚的主角之一,闻翘依然过着与世无争的安静悠闲生活,一心埋头研究刚觉醒的半妖血脉。
搞清楚所觉醒的半妖的血脉力量后,闻翘也“病好了”,终于出门。
“***,您要去哪里?”
闻翘道:“去前院,看看有没有灵植。”
怜月大为惊讶,不过并未多说,拎起篮子就跟着闻翘一起出汲水院。
闻翘带着丫鬟去闻家的蕴灵堂。
坐镇蕴灵堂的是闻家六长老,见到闻翘时,不由有些惊讶。
闻翘以往在闻家并不起眼,甚至可以说是个不受重视的小可怜儿,直到前几天成昊帝为她和七皇子赐婚,方才让世人想起闻家还有这么个人。
今天难得见到她,依然是一副病弱苍白的模样,俏生生地站在那儿,似蒲柳般薄弱,让人着实担心。
只可惜那副花容月貌。
闻翘掩嘴咳了几声,同六长老说明来意。
东陵国偏安圣武***一隅,元灵气稀薄,灵药灵植更是稀少,不过闻家底蕴深厚,想要弄点非灵药的普通灵植还是可以的。
果然,六长老确认道:“只是要普通的灵植,不是灵草?”
闻翘嗯一声,轻声细语道:“我想种点灵植。”
六长老听罢,不由想到她的身体不好,能***的时间不多,种点普通灵植打发时间也是不错的。
当下六长老派了个打杂的小***带她去闻家的灵草园。
灵草园不大,一亩见方,周围用荆棘布以五行阵围着,旁边还有一头守园的狮虎兽,园中灵草大多数为低级,年份也不高,其他高阶的、年份长的灵草也不会种在这里。
闻翘首先看了看用来布阵的荆棘,这是一种通身绯红的荆棘,名叫红堇刺,坚硬如铁,若是用来作***也是不错的。
“这些都是普通的灵植,没什么大的用处,三***,您要几株?”打杂的小***指着荆棘边生长的一丛灵植问。
说是没什么用处,实则能沾上元灵气而生,已非凡草所及,自有其他用处。
闻翘挑了五株,都是说不上名字的灵植,可能在***者眼里,不过是一些杂草罢。
怜月用铲子连根带土一起挖走。
打杂的小***见怜月的行为,忍了忍,还是忍不住道:“这灵草园里的土都是灵土,最适合灵植生长所需,外面还买不到呢……”
怜月惊讶地道:“种个草连土都要买?”
“什么草?这些都是灵植,需要蕴含元灵气的灵土才能生长。”小***反驳,觉得怜月真是没见识,果然是没元灵根的凡人。
当然,小***只在心里唠叨,不敢当着闻翘的面说。
回到汲水院后,怜月小声地和闻翘说:“***,没想到您和七皇子的婚事影响这么大,刚才那灵草园的小***明明看我不爽,一副我没见识的模样,还要忍着不发。要是以往,早就不耐烦地将我赶走了。”
说着,她长吁短叹,觉得七皇子虽不能***,却能有这般震慑作用,实乃人生赢家。
闻翘摸摸小丫头的脑袋,知道这丫头看着一股莽劲儿,其实心里门儿清,很懂得为自己造势。
闻翘让怜月拿了五个花盆过来,将那五株灵植都种上,给它们浇点水,放到她房间的窗台前。
“***,你是想拿它们来当观赏植物吗?这些灵植其实没有咱们院里的花好看呢。”怜月说。
闻翘没吭声,就当是默认。
闻翘难得出汲水院一趟,弄了几株没什么药效的灵植回去种,这事很快就在闻家传开,并且传出外面。
世人都觉得这闻三***的喜好甚是怪异。
这日,闻家收到一张帖子。
和帖子一同送过来的,还有凌虚阁的邀请函,明日凌虚阁有一场盛大的拍卖会。
闻娴和一群闻家年轻***恰巧看到守门的侍卫捧着帖子和邀请函进来,不由问道:“这是什么”
“是凌虚阁明天拍卖会的邀请函。”
闻娴精神一振,“谁送来的?”
“是七皇子。”
闻娴双眸微瞠,目瞪口呆,“七皇子?你确定?难不成是送给三姐的?”
侍卫应一声。
等侍卫捧着邀请函朝汲水院而去,闻家***依然一副不可思议的神色,七皇子不是个***废材吗?他从哪里弄来的凌虚阁的邀请函?
凌虚阁遍布圣武***,背景雄厚,每半年各地分号会举办一次拍卖会。
因凌虚阁地位特殊,它的邀请函可不是那么容易弄得到的,难不这邀请函其实是七皇子向成昊帝讨要的?否则他一个无法***的废材根本搞不到。
没想到凌虚阁的拍卖会的邀请函会被七皇子直接送来给闻翘,可见七皇子对这位未婚妻是极为重视的。
在场的闻家人神色各异,不约而同重新审视闻翘和七皇子的这桩婚约。
汲水院里,闻翘看到凌虚阁的邀请函,也有些意外。
怜月惊叹不已,“***,您要去吗?七皇子给您邀请函,不会是想在凌虚阁见您一面吧?”
说起来,成昊帝突然赐婚,两个未婚夫妻还没见过面呢,处于一种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状态。怜月还以为要很久以后才能见到七皇子,哪知道这么快。
闻翘道:“自然去的。”
怜月听后,忙不迭地去准备自家***明天出行的衣物,定要给七皇子一个好印象,以感谢这段日子托七皇子的福得到的好处。
是夜,闻翘站在窗前,看着窗台上的五个盆栽。
盆栽里栽着五株灵植,许是刚移植到花盆里,叶子有些发蔫。
闻翘试着朝它们输送一些元灵力,并用心感受它们的情绪,从它们反馈的信息中可知道它们曾被***者赋予的名字、生长状态及生命力、草木精气蕴含量……很快,五株灵植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飞快生长,在它的根系即将要撑破花盆前,闻翘体内微薄的元灵力消耗一空,脸色白得透明,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滑落。
她软软地倚坐在窗边的靠椅上,手指无力地动了动,吸收五株灵植反馈的草木精气。
蕴含着元灵力的草木精气滋润着筋脉,稍稍缓解元灵力消耗带来的不适,筋脉的疼痛也缓解些许,虽然作用不大,却让她精神为之一振,恍若吃了灵药。
原来这草木精气还能缓和筋脉带来的噬痛。
闻翘脸色好了几分,看着那五株生长茂盛的灵植,微微勾唇笑了下。
***
翌日午时,闻翘带着怜月,坐上闻家安排的妖兽车。
拉车的是一匹低阶的妖兽,性格温驯,适合在城中出行。
***之人一般体格健壮,只要不是出远门,在城内极少会乘***通工具,也唯有闻翘这种体弱多病之人,才需要备车出行。
闻家早在半月前就收到一张凌虚阁的邀请函。
由闻仲青带队,带了一些闻家年轻一辈的***去凌虚阁见世面。
闻娴看了一眼前头离开的妖兽车,眸色微黯。
其他闻家的***已经知道七皇子给未婚妻送凌虚阁的邀请函,心里多少有些羡慕,原本以为是倚仗成昊帝宠爱的废材皇子,没什么本事,但连凌虚阁的邀请函都随便送给未婚妻,确实是有本事的,虽说这本事是靠成昊帝的宠爱来的。
“阿媚,三皇子怎么不给你送份凌虚阁的邀请函?”
闻娴突然转头问身边的闻媚,两人都是闻家嫡系,年龄相仿,不管是***还是行动,一般都会一起。如此,也常被世人拿来比较。
闻媚看她一眼,妩媚漂亮的脸蛋没什么表情,淡淡地说:“三皇子正闭关***。”
闻娴低笑一声,继续道:“没想到七皇子对咱们这三姐挺上心的,阿媚,你怎么看?”
“挺好的。”闻媚奇怪地看她一眼,那眼神仿佛在说,这是别人的事,和她们有什么关系吗?
闲娴无言以对。
闻家闻媚和闻娴,被喻为闻氏双姝,此时二人并肩同行,闻媚***妩媚,闻娴素雅娴静,各有千秋,所过之处,不知多少青年武者的目光落到二人身上。
*
闻家的妖兽车悄无声息地来到凌虚阁前。
自有凌虚阁的仆从过来,引着马车到专门地点停放。
怜月扶着自家***下车,将邀请函递给候在一旁的凌虚阁侍女,侍女看罢,脸上露出亲切甜美的笑容,温声细语道:“请客人随我来。”
凌虚阁共五层,一楼大厅宽敞阔气,***有一个高台,高台上展示丹符器阵等***物资,虽等级不高,架不住它数量多,且在元灵气稀薄的东陵国,已是十分珍贵之物。
闻翘没多看,带着丫鬟上了三楼。
今天的拍卖会在三楼举办。
引路的侍女来到一间厢前,敲响门。
门很快打开,开门的是一个身材魁梧的皇族侍卫,见到闻翘,肃手行了一礼。
侍女没敢往厢房多看,恭敬地立在门边。
怜月有些紧张,大气都不敢喘一个,紧跟着她家***。
闻翘面上神色未变,定了定神,抬脚走进厢房。
厢房的面积颇大,布局雅治中透着奢华,桌椅长榻屏风等物具全,前方是一面镶着反光晶石的墙,透过脆薄如纸的晶石,可以看到外面的展示台,外面却看不到厢房的情况。
靠墙的一张灵木雕花长榻上,坐着一名年轻男子。

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全文阅读

闻翘看向长榻上的男子。
他约莫十***岁的年纪,锦衣玉袍,气度矜贵,生得一副好相貌,面如冠玉,剑眉星目,未语先笑,一副亲切温和的好人模样,让人一眼便生出好感。
这是一个拥有皇族气度、俊美无双的男子。
闻翘虽极少出门,也听说过东陵国七皇子。据说他是皇族宁氏中少有的美男子,虽不能***,气度极佳,深得成昊帝宠爱,每一个见过他的人,皆遗憾他元灵根被毁,否则宁氏皇族说不定会再出一位天才修武者。
七皇子宁遇洲从长榻站起,温言道:“闻***,初次见面,在下宁遇洲。”
闻翘还了一个礼,垂眸敛去眼中的思绪,轻声道:“见过七皇子殿下。”
七皇子一双温润的星眸轻轻滑过她苍白的面容,声音更是温和几分,“闻***不必多礼,请坐。”
厢房里的人并不多,除了一个修为看不清的侍卫外,还有一个宫里的内侍模样的少年,白白净净的,奉了茶后,便和侍卫离开厢房,顺便将一脸懵的怜月带出去。
刹时间,偌大的厢房里只剩下闻翘和七皇子。
宁遇洲将桌上白雾氤氲的茶递给她,温言道:“这是大叶石斛炒的灵茶,闻***尝尝。”
闻翘抿了一口,茶水清冽,入口微温,略带清苦之气,尔后味蕾回甘,原本因气血不足而阴寒的身体也多了些暖意,细微的元灵气在经脉中游动,安抚枯竭脆弱的经脉。
这是灵茶。
而且是品相不错的灵茶。
闻翘不由抬眸看向对面的男子,却见他一双明润干净的眸子凝望过来,俊美的面容略带笑意,温雅若春风,拂过柳稍头,竟教人不知不觉便放松了心房。
宁遇洲突然说:“听说你身体不好,只能食用元灵之物。”
闻翘淡淡地道:“东陵国元灵稀薄,能带元灵气之物极少,普通的食材药物也是可以的。”就是会一直疼着,但她已经习惯了。
听到她的话,宁遇洲脸上浮现些许心疼之色。
“以后有我。”宁遇洲怜惜地看着她。
闻翘心里有些古怪,觉得这未婚夫怪怪的,她放下手中的茶盏,正色道:“七皇子殿下,我有一事不解,能否请你告知?”
宁遇洲带笑的眸子微弯,轻笑了声,说道:“闻***是想问赐婚之事?”
闻翘嗯一声。
宁遇洲又给她倒了杯茶,盯着她喝下去后,方才道:“其实这桩婚事,是闻伯青定下的。”
闻翘平静的面容终于多了几分惊讶,她想过很多种可能,却从来没想过会是已逝的父母定下的。
“当年妖兽***时,闻伯青恰巧救我一命,他去世前,曾和父皇约定,待你及笄时,便让父皇为我们赐婚。”
虽寥寥数语,闻翘很快就抓住重点。
她爹在当年妖兽***时恰巧救了七皇子一命,成昊帝为报恩,便将七皇子赔给她。这其中也有看在她父母双亡、体弱多病的份上,庇护一二的意思,将她和皇室绑在一起,是最好的办法。
怨不得这些年,虽然闻家长房没个长辈,但也没人敢欺辱她,除了克扣一些日常用品和药物外,没怎么亏待她,否则闻家凭什么养一个只消耗不奉献的病秧子,就算有父母的遗泽,大多数皆是送到闻家其他属地,让其富贵一生便可。
至于这些年为何没传出婚约的事,估计也是怕她还未成长便夭折。当然,这其中或许还有成昊帝的私心,不愿意让宠爱的小儿子娶一个病弱的姑娘,而且这姑娘还活不长,白白占个妻子的位置,作父亲的哪里会高兴?
不如只当不知道,暗中庇护便行。
不过数息间,闻翘便将前因后果及各方考量都想了个明白,神色略松。
宁遇洲的眼睛一直未离开她的面容,继续道:“你既已经及笄,自然该履行婚约,我便请父皇为我们赐婚。”顿了下,他歉意地问,“闻***,不知这桩婚事,你有什么看法?”
闻翘偏首想了想,摇头道:“没什么看法。”
这些天,汲水院托他的福,谋了不少好处,在闻家的地位也无形拔高许多,闻翘觉得这桩婚事还挺好的——怜月几乎恨不得将七皇子供起来。
宁遇洲脸上露出些许惊讶之色,似乎没想到她的反应会这般平淡。
他的未婚妻好像和外面的那些姑娘很不同。
接着就听闻翘说:“其实,说来也是你吃亏,你应该听说过,药师们断定我活不过二十之数,只怕届时我会拖累你。”
七皇子虽然不能***,但有皇族宁氏的各种天材地宝供应,延长凡人的寿命轻而易举,比起再多天材地宝堆砌也活不过二十的她,七皇子确实吃亏。
宁遇洲怔了下,认真地道:“我不会让你死的!”
闻翘又看他一眼,不置可否。
宁遇洲只说了一次,没再纠缠这事,很快转移话题,询问婚期。
虽说***者一般都是晚婚晚育,若是选择双修道侣,自然是彼此的修为越高越好,双修起来也是事半功倍。可他们一个是不能***的凡人,一个体弱多病活不过二十,自然是遵循世俗的风俗,越早完婚越好。
闻翘明白他的意思,知道这桩婚事的因由,又听了七皇子的话,她自然不反对。
说到底,这桩婚事无关男女之情,只是一种庇护罢了。
宁遇洲问:“你觉得,一个月后怎么样?”
闻翘:“……会不会太赶了?”
“不会。”七皇子气定神闲地说,“一个半月后,鳞台猎谷开放,这是东陵国三年一次的盛事,届时东陵天骄齐聚,你难道不想参与吗?”
闻翘再次被这位皇子惊住了,“我?”
宁遇洲点头,那张温润俊美的脸上没有丝毫开玩笑的意思。
闻翘看他半晌,提醒道:“七皇子殿下,你应该知道,我的修为只有入元境中期。”
入元境相当于堪堪踏入修武之例,随便一只低阶妖兽都可以碾压,这点修为,去鳞台猎谷,简直就是送菜的。闻翘不是好高骛远之人,能活着她从来没想去送死。
“我知道,这事我会安排。”宁遇洲带笑的眸子凝视她,“你想去吗?”
当然想!
纵使有一副孱弱之躯,她也有一颗修武之心。
作为一个***者,谁不向往那至高无上的境界,成为一个抬手可翻云覆雨的强者,脱离□□的桎梏,成就那无尽大道,飞升上界。
她虽未言,宁遇洲已看出她的心思。
他眼中又浮现怜惜之色,声音越发的轻柔,仿佛生怕大声一点就会吓到她,“闻***不必担心安全,我既然敢带你去,自会安排妥当,你只管养身体***便是。”
闻翘惊讶地看他,不知道他一个凡人哪里来这般大的口气,难不成是成昊帝给的?
没等她琢磨明白,宁遇洲又开始说起他们的成亲事宜。
闻翘虽不是蠢笨之人,但自幼偏居闻家一隅,和兄弟姐妹往来并不多,人还是比较单纯的,哪里是宫中皇子的对手,几下就被对方拐走思路,只能顺着他的话开始商量成亲事宜。
等闻翘反应过来时,就见他连聘礼都安排好了,只等她一点头,明日就能送聘礼过来。
闻翘:“…………”总觉得哪里不对。

闻翘宁遇洲小说

以上就是小说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的精彩内容,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以笔为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欢请关注本网,更多全本小说,等你发现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