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日日想和离(叶非晚封卿)

王妃日日想和离(叶非晚封卿)

导读:王妃日日想和离小说由作者热宫娘娘创作的古代***小说,主角是叶非晚封卿,某王爷:乖,前世今生,没人比本王更眼瞎。 叶非晚:…… 后来。 “娘子想要睥睨天下还是遍览江湖?” “有何区别?”

小说介绍

王妃日日想和离小说由作者热宫娘娘创作的古代***小说,主角是叶非晚封卿,某王爷:乖,前世今生,没人比本王更眼瞎。 叶非晚:…… 后来。 “娘子想要睥睨天下还是遍览江湖?” “有何区别?” “你若要天下,便是弑神弑佛,本王也给你夺了来。” “那江湖?” “舍王位,弃功名,此生白首不离!”

小说简介

前世叶非晚被封卿打入冷院郁郁而终,哪想一朝重生,竟重生在赐婚后。 叶非晚再不动情,作天作地、“勾三搭四”、为封卿纳妾填房、敬而远之,只求一封和离书。 未曾想,那封卿终于被惹恼应下和离,却在第二日诡异的反悔了,开始漫漫追妻路。 她跑他堵,她退他进,她捻酸他便砸了醋坛子,她要红杏出墙…… 某王爷:乖,前世今生,没人比本王更眼瞎。 叶非晚:…… 后来。 “娘子想要睥睨天下还是遍览江湖?” “有何区别?” “你若要天下,便是弑神弑佛,本王也给你夺了来。” “那江湖?” “舍王位,弃功名,此生白首不离!”

王妃日日想和离全本章节阅读

长剑***肩头。
叶非晚甚至听见剑尖入肉的声音,明明很小,却似晴天霹雳一般震在她耳畔。
最初,并不痛,只是酸,心中酸涩。
而后,肩膀上,***辣的疼痛才开始传来,血迹沾染在大红喜服上,丝毫不明显。
伤口,并非致命伤,她比任何人都清楚,黑衣人的目的是封卿的心口,他身形高大,她的肩头才堪堪到他心口处,那一剑,蹭着她的肩骨刺透过去。
可是,即便这般,她却还是觉得……呼吸都有些艰难了,不是外伤,是被自己身子的本能吓到。
所有人都呆怔住。
“高风。”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封卿,他的声音仍旧冷凝,却添了几丝凌厉。
高风领命,趁着黑衣人还未曾有所动作,上前一剑将其了结性命。
叶非晚的身子狼狈朝后倒去,没有预料中的疼痛,反而腰身被人轻轻接住了。
她缓缓抬头,望见男人近乎完美的下颌,紧抿的薄唇,凌厉的双眸,目光,移到自己的肩头,血迹同样沾染了他的喜服。
“抱歉。”叶非晚垂眸道着,“把你衣裳弄脏了。”
封卿不喜欢她碰他。
前世,便是这般。因着他的冷落,她一人在后院饮酒,饮了满身酒气,而后,便看见了自前厅愤怒而来的封卿。
她一点一点小心翼翼的接近他,想问他何时归家的?想告诉他她替他备了热水沐浴,可是没等她说出口,他便已经后退一步,避开了她的碰触,冷冰冰道了一句:“脏死了。”
那一瞬,她顷刻清醒。
“既然知道弄脏了我的衣裳,就再还我一件。”封卿垂眸,望着怀里的女人,不知为何,望着她以往满是生机的双眸此刻死气沉沉一片,他心思竟无尽的恼怒。
刚刚……是她护了他。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若是她不现身,他势必会暴露会武的***,如今京城局势一触即发,不能再生事端。
可是,望见她身体如凋零秋叶般缓缓倒下时,他还是被心底那滔天的杀意吓到了,那是……对那些黑衣人的嗜血杀意。
“王爷,这些人已经服了毒昙花,顷刻之间要人性命,没有活口。”高风半跪在封卿面前,喜事竟变成这般模样。
“嗯。”封卿低应一声,望了一眼脸色苍白的女人,“省了那些繁文缛节,迎王妃入府。”话落,他弯腰,将女人横抱在身前,转身上马,朝着王府飞驰而去。
身后,高风神色复杂望着自家王爷的背影,不知王爷自己是否察觉,方才他……眼底似有……疼惜?
叶非晚始终意识清醒。
在马背上一阵阵的颠簸,伤口的刺痛一阵阵袭来,惹的她额角生出一层层的冷汗。
可她却恍然未觉,咬紧牙关一言未发,只在马匹又一颠时,身子忍不住轻轻颤抖了一下。
封卿似察觉到她的颤抖,拉着缰绳的手一紧,马匹慢了几分,石街两旁,有百姓朝这边望来,不懂这穿着喜服的新郎新娘怎的这般大胆?
封卿心底陡然不悦,一手飞快一紧,广袖轻易将怀中女子上身遮盖。
鼻息之间,熟悉的男子檀香传来时,叶非晚本咬牙坚持的强硬突然破了一道裂缝,她呆了呆,眼角的泪无丝毫征兆便流了下来,越来越凶……
“吁——”不知多久,男子轻呵一声,马匹徐徐停下。
“王爷,大夫已经在前堂候着了。”王府门口,早已有下人候着。
封卿一言未发,抱着女人翻身下马,朝着前堂飞快走去,脚步竟平添了几分慌乱。
几名大夫早已候在前堂,见到封卿匆忙起身。
“她受了剑伤……”封卿弯腰,刚要将人放在软塌上,却在望见女子脸上泪痕时呆住,她哭的***无声,只静静流泪。
目光,徐徐落在她的伤口处,很疼吗?疼到……一贯嚣张跋扈的叶非晚,都哭成了这般模样?可是再重的伤他亦受过,何曾这般?
“王爷,让下官先给叶姑娘瞧瞧吧。”大夫为难说着。
叶姑娘……封卿皱了皱眉,的确没错,他们还未曾拜堂成亲,只是叶姑娘而已,可……莫名刺耳。
终究,他还是让出位子,任由大夫上前查看她的伤势。
叶非晚仍在落泪,整个过程,即便大夫翻开她肩上的伤口,她也没轻哼半声,只有泪,不要钱般纷纷落下。
封卿终是被那些泪砸的心头烦躁难安:“给她用些麻沸散。”他以为她是因着疼。
“不用。”可软塌上,叶非晚飞快回应,声音平静无波,仿佛现在满脸泪痕之人不是她般。
封卿皱眉。
“只是肩头被刺伤而已。”叶非晚仍旧凉声道着,用麻沸散,便要候一炷香等它起作用,再者道……前世比这还难受的病痨,她都一年如一日的熬了下来,如今这些伤又算什么呢?
封卿不知她为何哭,只当她是因为伤口痛,可她自己确是知道的。
她在怕。
救封卿,似乎是身体的本能一般,她曾将一个人的名字刻在心头上,刻的血肉模糊,后来她想忘了,只能将他的名字从心口上一刀一刀生生剜下。
明明说好再井水不犯河水,可是今日之事却突然砸了下来,砸的她措手不及,明明该忘的……
所以她怕了,有了前世的前车之鉴,她不敢再和封卿有任何感情纠葛,她怕落得前世的下场,被冷落、被放弃、被厌恶、直到孤身一人凋零在那个冷院的寒冬里……
太可怕了。
大夫在为她清理着伤口,里面的肉骨不时被碰到,叶非晚眼前终究有些模糊了,脸色越发苍白如纸。
封卿紧皱眉心望着,他一直只当她是追在他身后的肤浅女人罢了,也许因着她的家世,她尚有些价值。
可今日,似乎是他第一次正视她的存在,以正视王妃的目光,正视她的存在。
也许,他需要这样一个有价值、又对他真心实意的王妃。
“王爷,已经包扎好伤口了,养些日子便无大碍。”大夫忙过一阵,扭头恭敬道着。
“嗯,赏。”封卿挥挥手,却始终未曾前行半步,仍旧站在原处,望着病榻上的女人。
良久。
“你放心,”叶非晚望着头顶的帷幔,泪已经停下,她也平静下来。
封卿眯了眯眸,望着女人淡然的模样,心底隐隐不悦。
“救你,是因为我如今嫁与你,你死了对我没好处。

王妃日日想和离全文免费阅读

“……你死了对我没好处”。
封卿的脸色,随着女人这番话而冰冷下来,他目不转睛盯紧她的眼睛,里面,竟带着一丝他不熟悉的陌生。
“叶姑娘能这么想最好了。”最终,他这样说道。
叶非晚仍旧看着头顶的帷幔,这里,她是熟悉的,前世,封卿不愿与她***,便会在这里歇着,她便总是不识好歹的拿着膳盒或点心来找他,哪怕他对她连个笑都吝啬,可站在他身边,她也是欢喜的。
终究不过是前世旧梦而已。
叶非晚忍着肩膀的痛,轻轻叹出一口气:“封卿,没有下次了。”她呢喃一声,她没有几条命能这样下去,前世死在冷院,今生又为他挡了一剑,没有下次,也不能再有下次了。
封卿指尖微凝,他死死望着她。
他一向聪明,可此刻竟有些不解她方才话中之意,仿佛……放弃什么的决然,而她所放弃的东西中,极有可能……包括他!
心底陡然一恼。
“王爷。”门外,高风不知何时走了进来,大步流星。
封卿神色几乎顷刻恢复常色,大手一会儿已将床榻旁的帷幔放下,挡住病榻上的女人,目光幽深漆黑:“嗯?”
“街上尸首已处置完毕,血迹也已清洗,只是前堂尚有宾朋,皆是朝堂大正在候着王爷……”高风说着,目光复杂望了一眼帷幔后病榻上的人影。
今日发生这种事,众人皆始料未及,王爷虽不受圣宠,却毕竟还是王爷,朝堂还是要给几分薄面的,可大喜之日王妃被刺伤,说来不算光彩。
封卿蹙眉,刚要启唇言语,却在瞬间,嗅到了胸口女人沾染的***味,一路驾马飞驰,血迹已经干涸,在红色喜服上看不出来。
莫名便想到她倒在自己怀里还戏谑说“抱歉弄脏你衣裳”时的模样,明明伤口还在流着血,却还这般不着调……
“王爷?王爷?”高风的声音传来。
封卿猛地回神,继而神色微震,他不喜欢自己心思被***味轻易扰乱的感觉:“什么?”
“今日,这堂……还拜吗?”高风问的小心翼翼。
封卿微顿,若不拜,势必为京城中的人所嘲弄,可如今叶非晚的身子……
“为何不拜?”帷幔后,女人的声音传来。
高风一震,甚至封卿也朝那边望去。
一阵窸窸窣窣之声传来,竟是叶非晚凭着自己的力道坐了起来,脸色微白,额头一阵冷汗:“今日是我大喜的日子,为何不拜?”
“……”封卿眯眸,一言不发。
“可叶姑娘的身体……”
“将喜婆进来,替王妃梳妆打扮。”封卿陡然作声,打断高风余下的话,他竟然……听见“叶姑娘”三字后,心底越发不悦。
不拜堂,也许今后,她仍旧被称作“叶姑娘。”
“是。”王爷发话,高风自不敢违逆,微微垂首领命去办。
靖元王迎娶王妃,迎亲路上被刺客袭击一事,已闹得满城风雨,便是喜堂上的众多皇族贵胄都听说了,有可怜可叹的,有幸灾乐祸的,正等着看这一场没有新娘的姻亲如何收场。
叶羡渔以女方兄长的身份坐在主厅侧坐上,皇族规矩,唯有回门之日才能允许王妃亲友面见王妃,如今他能前来,已是托了和封卿关系不错的福。
他自然听见了那些风言风语,心底终究有几分忐忑。
“嘟——”蓦然一声喜乐声传来。
“新郎新娘入场!”一声高喝传来,两道红影出现在前方转角处。
新郎一袭喜服,眉目如画。
新娘凤冠霞帔,步履温婉。
红色盖头随着女子的动作微微动着。
众人屏息,望着那二人一步步行至近前。
“不是说新娘伤到了?我怎么瞧着没事?”
“不知道啊。”
“谁知道眼前这人是不是叶家那个大***啊……”
周遭人窃窃私语,却在此刻,一阵细风吹过,将女子盖头轻轻吹起衣角,女子面容露出大半,妆容细致,朱唇如血,面色动人,赫然正是叶家大***叶非晚,一时之间,众人噤声。
叶非晚死死咬着自己的内唇,甚至嗅到了口中细细的***味,忍着肩头上的刺痛,一步步跟在封卿的身侧,直到行至喜堂内。
“一拜天地——”有人高呼着。
隔着喜帕,叶非晚转身,面对门外,微微弯腰。
“二拜高堂——”
叶长林不能出现,皇帝亦不会出现,高堂正座,唯有一纸明黄色圣旨在那儿。
叶非晚分明察觉到封卿周身气场凝结,却还是鞠躬拜下。
“夫妻对拜——”
转身,叶非晚终于隔着薄如蝉翼的盖头,隐约看见了封卿的脸。
他仍旧面无表情,可与前世的面无表情不同,他的目光始终紧盯着她,像是担忧她会突然倒下吧,大概也只是因着王府的颜面吧。
缓缓鞠躬,想要行礼,可肩头一痛,眼前一暗,她整个人弯下腰再没抬起,便朝前倒去。
几乎在她倒下去的瞬间,腰间多了一只大手,轻描淡写便将她的身子拢到一旁,而后一弯腰,已将她横抱在身前。
与此同时,一声音高喊:“送入洞房——”封卿顺势转身朝后院而去,整个过程太过迅速,无一丝破绽。
叶非晚静静窝在封卿怀中,前世,这个怀抱她肖想了很久,没想到今生第一日成亲,便被他抱了两次。
王府长廊并不短,可封卿始终脚步飞快而沉稳,呼吸无一丝紊乱,他的武功比她想的还要深厚的多。
“若非亲眼见到叶姑娘遇刺,我还以为刚刚喜堂上,叶姑娘又在玩弄心计呢!”头顶,封卿似察觉到她的注视,薄唇轻启。
叶非晚睫毛微顿,却很快扯出一抹笑:“王爷怎么就这么肯定,我现下不是玩弄心计呢?”
毕竟……夫妻对拜……终未拜成。
封卿目光一冷:“你敢……”
话并未说完,本摇摇欲坠的盖头从叶非晚额上飘落,露出女人苍白如纸的面容,即便施了厚厚的脂粉,依旧遮盖不住女人的虚弱。
此刻,她正双眸紧闭,昏睡过去。
封卿手臂莫名一僵,好久,抬脚朝后院內寝走去,比方才快了许多,步伐平添慌乱……

小编推荐

王妃日日想和离 全本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小说含蓄蕴藉,如泣如诉,以细腻的笔触拨动读者的心灵,曲终掩卷,回肠荡气,余韵绕梁。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