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似火(陆曜温言)完结版免费阅读完整全文

他似火(陆曜温言)完结版免费阅读完整全文

导读:陆曜温言是小说《他似火》中的男女主角,他似火全本哪里看?小编给大家带来他似火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温言第一次见到陆曜是在爷爷的寿宴上。12月,湘城下了很大的雪,爷爷的寿宴在老宅举办。

小说介绍

陆曜温言是小说《他似火》中的男女主角,他似火全本哪里看?小编给大家带来他似火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温言第一次见到陆曜是在爷爷的寿宴上。12月,湘城下了很大的雪,爷爷的寿宴在老宅举办,父亲温山和母亲刘芸在前厅迎***人,温言在后院堆雪人,她不喜欢热闹,喜静。

小说介绍

温言第一次见到陆曜是在爷爷的寿宴上。
12月,湘城下了很大的雪,爷爷的寿宴在老宅举办,父亲温山和母亲刘芸在前厅迎***人,温言在后院堆雪人,她不喜欢热闹,喜静。

他似火全文阅读

温言第一次见到陆曜是在爷爷的寿宴上。
12月,湘城下了很大的雪,爷爷的寿宴在老宅举办,父亲温山和母亲刘芸在前厅迎***人,温言在后院堆雪人,她不喜欢热闹,喜静。
雪人快堆好的时候,后院的门突然从外面打开,哥哥温臣西装笔直,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亮嗓门的喊了声:“四哥!车可以停这儿。”
温家老宅独门独院,徽派建筑,除了自家人知道通往后院的路,陌生人是进不来的。
温臣看到妹妹温言在堆雪人,走过拍了下她身上的雪,“多大了?还玩这玩意?”
“谁规定的nV人过了25岁就不能堆雪人了?”温言轻瞥了眼前的哥哥一眼,完全没有了在外人前的高冷,“我不止堆雪人,我还打雪仗呢。”
弯身抓了把雪,团成球就要往他身上扔。
温臣知道自己这个妹妹外表看起来冰清玉洁的,但骨子里蔫坏,见时机不对,立刻侧身躲开。
那雪球朝外飞去,正好砸在了刚走到门口的陆曜身上。
陆曜一身戎装,军姿飒爽,板寸头,将近190的身高,天生的衣服架子,男模身材;那雪球偏巧砸在了他领口处,冰凉的雪散开,顺着脖颈向下落,很凉。
“你这妮子!往那扔呢!快跟四哥道歉!”温臣急忙拉着她上前道歉。
温言有点被陆曜身上散发的冰冷气场吓到,虽说在国外也见过不少长得帅的男人,但面前这个男人无论是长相身材还是气场着实是上等中的佼佼者。
不过可惜了,是个无趣的军哥哥。
“对不起啊四哥,我……我不是故意的。”虽然不认识这个男人,温言还是跟着温臣叫了四哥。
陆曜平静的目光从面前这个nV人身上扫过,在部队常听温臣提起家里这个妹妹,说是在国外留学,X子太野,可今日一瞧,明显不止野,还很会演。
……
后来陆曜才知道,温言会演是因为她的职业——nV导演。
**
b起后院的冷清,前厅热闹的令人烦躁,温言被母亲拉着见了不少的长辈,前几年都是在国外,今年回国要长居,长辈们言语间的话都是围绕有男朋友没?有没有心仪的对象?要是没有就介绍几个认识认识?毕竟岁数也不小了。
母亲刘芸这几年一直担心她这个nV儿会在纽约给他们找个欧美nV婿,到时候语言不通,生活理念不通,又嫁那么远,再过的不幸福离婚怎么办,毕竟婚姻这事不分家境,再有钱的人家还不照样离婚?
温言想的很开,遇不到宁愿单着。
一圈下来,温言注意到哥哥温臣带来的那个陆曜好像很受欢迎,三爷爷家那个向来势利眼的小NN已经带着nV儿温岚过去,论辈分,自己还得叫温岚小姑,虽然两人只相差两岁。
嗯,是她b温岚大两岁。
“那是北城军区你陆伯伯家的小儿子,b你哥温臣大三岁,这些年一直在部队里,别看年纪轻轻的,已经是上将级别,”刘芸语调轻缓的介绍着陆家这个小儿子,看到nV儿听的还很专注,便起了好奇心,“言言,你觉得陆家这个小儿子怎么样?”
温言一听,就知道自己妈这是想给自己牵红线,赶紧摆手,“您可别,那种冰块不是我的菜,我下不去口,怕硌牙。”
温臣一听,瞪了她一眼。
瞪她g嘛?
温言顺着哥哥的视线向后扭,刚好与陆曜的目光相撞。
这是?听到了?
应该是听到了,反正腰被自己妈狠拧了下,挺疼。
……
爷爷的寿宴结束,陆曜还没走。
军区司令陆万林的小儿子,堂堂上将级别,自然是温家的座上宾。
这么晚了,瞧着小姑温岚都没有要走的意思,温言寻思着这俩人应该是不离十了,可偏偏爷爷把她叫了去。
叫她g嘛?
温言下了楼,再次与坐在沙发上那尊雕像一样坐姿的陆曜目光撞上,不妙,这次有点烫。
父亲温山说:“言言,陆曜第一次来咱们温家,你带他去逛逛,一会儿你哥温臣来了我们还要谈点事。”
“奥。”心里话却是:第一次来就来呗,让她带着去逛g嘛?那不还有温岚吗?
更别提温岚那委屈的小眼神,Ga0的就像是自己抢了她未婚夫一样。
陆曜看出温臣这个妹妹对温岚的不屑,不屑到都懒得伪装,出了前厅,他便开口:“我自己逛就好,不用强求自己陪我。”
“……”瞧着外表挺冷,倒是挺善解人意的。
温言浅浅一笑,“没事,不陪你逛,我爸也得让我陪其他人逛,反正都是逛,还不如陪四哥你这样善解人意的男人呢。”
她这话无疑是透露出最近没少被父亲温山b着陪来温家的客人逛。
也是,陆曜听温臣说过最近来他们家提亲的富二代都快把门槛踏平了,说都是奔着他这妹妹的容貌和家世来的,太过肤浅。
刚才寿宴上也有不少年轻才俊接近她,不过都碰了壁。
*
几分钟后,走到了后院,临近傍晚,竟出了太yAn,温言扫了眼自己堆的雪人,微叹了口气,毕竟湘城很少下雪。
“喜欢雪?”陆曜问。
温言点头:“嗯,挺喜欢的,南方下雪太少,b不上你们北方,你瞧,我上午堆得,现在就开始化了。”
他从大衣口袋里掏出烟盒和打火机,还不忘征询她的同意,“可以吗?”
“我没那么娇气,二手烟又闻不Si。”
陆曜笑了笑,薄唇上扬,鲜少有这么心情好过。
“四哥你笑什么?”温言看他x1了口烟,吐烟圈的姿态十分的迷人,不是装b那种故作绅士形态,骨子里散发着一种矜贵。
他竟说:“我也没你想的那么冰,不会硌到你的牙。”
“……”这是秋后算账呢?

他似火免费阅读

晚上陆曜留宿在温宅,温臣提议斗地主,人不够,拉了不懂牌的温言凑数。
温岚也在,还有几个远房亲戚家的哥哥,五个人一起玩斗地主。
温岚坐的位置挨着陆曜。
温言不喜欢温岚这种小***,直接拉了椅子坐在她对面,一点也不想挨她。
长辈们看到后,都误以为温言是避着陆曜,毕竟白天的宴席散后,都能看出来老爷子是想撮合自己孙nV和陆家这个小儿子。
刘芸还低声跟老公温山说:“言言好像不喜欢陆老家这个儿子,跟爸说吧,别y撮合了,言言什么X格你这个当爸的又不是不知道,万一她哪天脾气上来了,再飞纽约不回来怎么办?”
温山点头,nV儿奴的他也不想自己nV儿婚姻凑活。
过了会儿,长辈们去了客厅叙话,年轻的在棋牌室斗地主,不懂牌的温言已经连输三场,被哥哥温臣一个劲数落猪队友。
温言X子倔,连输了几场后激发了斗yu,怎么也要赢几把,让温臣刮目相看!
陆曜坐在沙发上,上身军绿sE的衬衣领口微敞,袖口挽置小臂,修长的手指夹着烟卷,不再是白天的雕像坐姿,双腿交叠在一起,慵懒的坐在沙发上,目光会不经意间会从对面的温言脸上滑过。
去了趟洗手间,再回来时看到温臣又在数落:“妹妹哎,你让哥哥我赢一把行不行?我现在就怕跟你一伙,再好的牌都得被你给打输。”
往桌子上一瞧,其他几个人手边都压了厚厚的红sE钞票,只有温言这边只剩几张。
温言也想赢,可她Ga0不清楚明明都知道规律了,怎么还是总输?
上家的温岚出了两张7,cH0U出两个老K准备打出去,一只宽阔的手掌压了下来。“不要拆这张。”
嗓音低沉,从侧后方传来,淡淡的烟草味,温热的气息从脸颊拂过,耳根有点痒,sUsU麻麻的。
陆曜站在她后面,俯身从她手中的牌里cH0U出两张2,“出这个。”
“谢谢四哥。”从他手指边cH0U出牌,指尖似有似无的从他手指滑过,有点烫。
温臣惊住了,“靠!都把四哥你给忘了!你可是咱们部队的赌神!赶紧教教我这个蠢妹子吧!我可被她坑惨了,我堂堂的王者y是被她打成了青铜!”
温言抓了把爆米花往他嘴里塞,“闭嘴吧你!”
陆曜拉了把椅子坐在她身边,身T倾侧着,指了指她手中的牌,像是在发号施令:“继续。”
温言这才回过神,刚出了两张2,其他人手里没大牌,轮到她继续出牌;cH0U出一张小牌4,刚要打出去,又被身边这个男人给拦住。
眼瞅着他将那些牌凑成连甩了出去,还能这样打?
这一连出去后,对手全傻了眼。
紧接着,又是连对,全是陆曜帮她甩出去的牌,最后手里一张牌不剩,
靠!赢了!
“四哥威武!小弟佩服,妹子!好好跟四哥学着点!”温臣洗着牌,还一个劲的冲她挑眉。
温言嫌弃的瞪了他一眼。
却被在场的人又理解成她不让温臣乱点鸳鸯谱。
总之,没有人再猜测她和陆曜会发生些什么,都将希望寄与了温岚身上。
……
一个小时后,温言赢了个满堂红,拿着钞票谢陆曜,“谢谢四哥,要不回头请你吃饭啊?”
陆曜点头:“好。”
温言本是随口一提,没想过陆曜会真的让她请吃饭,陆家北城大户,又是军区上将,哪里会惦记着这一顿饭?
第二天被家里人安排着继续相亲,刚走到前厅,就看到陆曜从客房处走来,拦住了她的去路,“不是要请我吃饭?”
“……”他竟还真惦记上了。
客厅里的长辈们透过落地窗看到外面的俩人正在谈话,都有点分不清他们的关系,昨个不是还互看对方不顺眼?
再一瞧,温言还真就跟着陆曜走了。
可这白家的儿子都来了,总不能放人鸽子吧?
只能拉来了温岚救场,虽然温岚心里各种不情愿。
白家顶多算是暴发户,哪里能跟陆家b?
*
出了宅子,坐上陆曜的车后,温言主动道谢:“谢谢四哥帮我解围。”
她不傻,知道自己回国以来相亲的事都被传遍了,半个月见过不下20个豪门子弟的,每次她都是各种摆脸sE刁难吓跑对方,都知道她这个温家大小姐刻薄刁蛮,坏名声算是传出去了。
今天也不知道是哪家不怕Si的又上门提亲,都准备好战斗了,陆曜却出现让她请吃饭。
温家人不傻,一个个的猴JiNg,看到是陆家人,自然也不敢出来拦。
“你觉得我刚才是帮你解围?”陆曜的面容表情少有的温润:“温言,你很聪明,不要装傻。”
“四哥过奖了,我要真聪明,昨晚斗地主就不会输那么惨了。”温言尽量的接话岔开话题,总觉得在车里跟这个男人单独在一起,自己的T温会升高的太快,“四哥想吃什么?江南菜吃得惯吗?还是川菜?要不火锅?”
知道她是在绕弯子,陆曜直接摊牌:“你应该知道,陆温两家有意撮合我们。”
这个话题还是来了,看来是躲不过了。
温言笑了笑:“我觉得像四哥你这样优秀的男人,应该也不缺nV人,只要你愿意,大把名媛任你挑。”
“我是不缺,陆曜看着她,眼神平静如水。但我缺向你这样聪明的nV人。”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