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听你的呀(时眠江时)

都听你的呀(时眠江时)

导读:火爆小说《都听你的呀》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时眠江时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都听你的呀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火爆小说《都听你的呀》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时眠江时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都听你的呀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英城大学江教授面目清隽,身材修长,奈何对学生严厉冷漠,毫不留情,在他手下挂科的人数不胜数,被尊称为英大雪莲花。
因为好友去邻市参加活动,时眠顶着两个硕大无比的黑眼圈去帮好友签到。
课上偷偷摸摸啃小笼包,被江教授手中的粉笔头正中眉心,她含着一大口刚咬下的包子目瞪口呆。
后来瞌睡来了实在忍不住,被粉笔头砸得七荤八素。
江教授冷声:“站起来上课。”
好不容易捱到下课,时眠终于坐了下来,江教授站到他面前,随手翻了一下她的书,眼神审视般扫了她一圈,凉了嗓音:“周桥是吧,明天把这节课的笔记补起来交给我检查。”
时眠抬起满是粉笔灰的脸,流下了因打哈欠而流下的泪水:“老师……我不会……”

都听你的呀全文阅读

仿佛被按了开关键,她僵硬的身体立马就活了,扯着嘴角,向他尴尬地笑了一下,干巴巴地道歉:“不好意思老师,我……我昨天崴到脚了,走路有点慢。”
说完之后她立马反应过来,这是什么蠢理由,她是脑子抽了吧想这个,怕什么怕,她现在是周桥又不是时眠。
他没去低头看她的脚,也没想着顺口关心地问一句,只是几不可见地点头,看似认可了她的说辞。
她连忙装作一瘸一拐,“费力”地往教室挪,最后扶着课桌,慢慢就近找了个空位坐下。
坐下之后,长舒一口气,从包里翻出周桥昨天给她的课本和笔记本。
低头,摊开,拿笔,一气呵成!
然后开始发呆。
上课铃声响起,清冽的声音响起:“同学们,上课。”
她立马跟着大部队一起齐刷刷抬头。
“现在开始点名。”
她略有些紧张地***了***唇。
他一个一个点名,好不容易点到她,她站起来飞快答了一声到之后坐下。
一切都非常平静,无事发生。
时眠坐的位置在第四排,就在过道旁边,左边坐着一个男生。
她装作很认真地听课,实则是目不转睛在看讲台上的江时。
乌发白肤,浅棕色的瞳孔,五官仿佛精雕细琢过一样,身材修长,但不单薄,一身纯黑色的西装,里面穿着白色的衬衫,墨色的领带系得工工整整,整个人干干净净一丝不苟,卓然不凡。
没想到江时三十多岁看起来一点都不显老,看起来也比她们大不了多少,就是气质明显成熟一些。
时眠观赏了一阵美色之后,肚子开始“咕咕”响。
“……”
她垂眼看向放在桌肚里的小笼包,又做贼心虚地看了一眼周围和老师。
在大学,上课吃东西这件事其实是很普遍的,虽然这个教室和以前她所处的教室的氛围天差地别,但是她完全没有想过会翻车。
她将小笼包从桌子里面拿出来,慢慢抬手,目光注视着台上江时的动静,他此时正在讲着ppt上的一道题,正侧身背对着她。
好机会!
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一个小笼包整个塞进自己嘴里,低头嚼了没几下,一股强劲的冲击力直击向她的眉心处。
她猝不及防,被这股力道打的头部朝后仰去,整个人目瞪口呆,头脑一片空白: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发生什么事情了?
周围人的视线向她聚焦,她一口小笼包含在嘴里还没咽下去,台上的人寒声说:“吃东西的女同学,站起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
她好想装死。
他收回刚刚丢粉笔头的手,手臂撑在讲台上,目光冷沉,一脸不悦。
身体像被支配一样,她“唰”地站了起来,不敢磨磨蹭蹭耽误他的时间,她十分怀疑如果她扭扭捏捏的他可能会将她赶到外面去。
“……”她看了一眼黑板上的选择题,试探着说:“选D。”
江时不冷不热地看了她一眼,没说话,抬手往下压,示意她坐下。
“这题是选B。”
“……”牛逼。
果然有些人只是看起来年轻,其实暗地里已经偷偷开始耳背了。
还好他耳背,让她逃过一劫。
她旁边有人听到江时的话后就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立马收住,整个人都一抖一抖的,用气声在那里笑个不停,不知道的还以为谁家水开了。
时眠瞥了一眼旁边人:“……”
给你们年迈的江教授一点面子吧,毕竟人年纪大了,耳背可以谅解的。
还有你是不是以为自己笑得挺不明显的,其实你周围的桌子已经被你抖成缝纫机了。
……
昨天玩手机玩到半夜,今天又早起,刚刚还有点精神,现在困意逐渐袭来。
特别是江时的声音,低沉悦耳,跟能催眠一样,讲的内容也让她这种外行人很想睡觉。
强撑着瞪大眼睛看着黑板上的鬼画符,慢慢的眼前的景象开始重影。
不知不觉,意识开始模糊,额头上忽然传来一阵痛感。
她一惊,猛地抬头,正好看见江时撤回手的动作,不过人家已经接着讲课去了,没有说她什么。
她放下心来,这下清醒了片刻,心里给自己疯狂暗示:不能睡不能睡。
维持了没有几分钟,眼神又开始涣散,开始往下点头钓鱼,接着一个粉笔头又隔空砸到她的脸上。
她要疯了啊啊啊,真的好想睡,忍不住,她真不是故意的。
接下来的课程中,时眠被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砸了n次,最后江时脾气也忍不住了。
他冷声:“给我站起来!”
时眠不用看就知道他在说谁,惴惴不安地站了起来。
好!丢!人!!!!
还好自己不是他的学生,还好自己以后就不!用!来!了!
刚才笑个不停的那个人突然偷偷扯了一下她的袖子,在她看过去后,朝她竖了个大拇指。
时眠读懂了他的口型:“666。”
“……”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好难过。
好不容易捱到下课,她伸了个懒腰,身体一垮立马就坐了下来,同学们终于闹腾了起来,陆陆续续地出了教室。
她捶了捶腿,想等人走完了再出去。
终于要逃脱这个魔鬼老师了,拜!拜!了!您!嘞!
她放松下来,困意像如影随形一样,又来了,她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正要将笔记本放进包里的时候,面前落下了一道阴影,骨节分明的手伸过来,将笔记从她手里抽了过去。
“……”
江时正站在她的桌子旁边,手里拿着她的笔记本,面无表情地翻阅着。
时眠要吓疯了!!!头发都要竖起来了!
仿佛又回到了高中时,被班主任支配的恐惧。
“周桥。”他叫她。
时眠头皮简直都要炸开了!!
他凉了嗓音:“明天把笔记补完,去办公室交给我检查。”
时眠后知后觉地抬起满是粉笔灰的小脸,眼里因为刚刚打了哈欠,眼睛水汪汪的,就像要哭了一样:“老师,我不会……”
江时似是没有想到有人会公然在他面前说不会写物理笔记,随意一抬眼,将目光放在她的脸上,而时眠此时蓄满生理性泪水的眼睛,就像盛不住了一样,一滴眼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江时:“……”
时眠:“……”
江教授,我说我没哭你信吗?
在江时的眼里,时眠此时的举动,宛如一个学渣被难得不行的样子,关键她还哭。
但是按理说能考上这个学校的不至于这节课这么简单的基础部分都不懂。
他将她的笔记往前翻了几页,笔迹工整,知识点粗略一看十分简明,底下还有不同颜色的笔来做标注。
一眼就能看出这个学生上课的学习态度是不错的。
就算以前的学习态度及笔记都做的很好,但是一码归一码,今天上课没精神老是打瞌睡的事情,却不能就此原谅。
“哭什么哭?做错了事情应该想办法解决,而不是想着用哭来解决问题,”他沉声批评,顿了顿,一板一眼地继续补充,“不要以为我会因为你是女生,就会因此对你格外优待。”
说话语气还真像以前对她谆谆教诲的班主任一样,把她当成了小孩。
时眠抬手擦眼泪的手一顿,本来一点感觉都没有,现在他一批评,她有点委屈了。
我还真不是故意哭出来,来让你同情我不让我交笔记的。
但是有一说一,要是哭真的能让她不去办公室,她还真的可以掐自己一把让自己哭出来,能用哭解决的事儿都不是事儿。
她忍气吞声,把眼泪擦干净,也懒得解释什么了,交就交吧,但是有一个问题,大二刚开学不久,江时认不全学生很正常,但是今天这档子事儿一出。
她不信江时会记不住她叫周桥,所以说以后上课怎么办?
据周桥所说,江时每节课必点名,无故逃课旷课的不仅要扣平时分还要写检讨,她坦白也不是,不坦白也不是,坦白意味着周桥要完蛋,不坦白意味着她可能还要装上一段时间的周桥,然后再想办法。
江时见她不说话,修长的手指屈起,敲了敲桌子,声音略有些不耐,“听见了吗?”
她一愣,回过神来,有些忐忑地问道:“老师,我明天什么时候交?”
“上午一二节我有实验课,你先去办公室等我。”
她表情格外乖巧,一副好好听老师话的样子,“好的老师。”
时眠无意中一转眼,目光定格在他腰间——
别着的钥匙串,一共两把钥匙。
时眠:“……”
这年头还有人把钥匙别在腰上吗?
不是,两把钥匙也好意思别在腰上?
不甩得叮当响,走一步就当当当,蹦几下就叮个啷当,那是没有灵魂的。
时眠目光灼灼地盯着他腰间的钥匙,甚至已经仔细到看清楚一把是宝马的车钥匙,一把大概是家里的钥匙。
江时要说的话已经说完了,点了点头,将她的笔记丢回去,转身就走。
时眠觉得自己入魔了,眼里只有江时别在腰上的那的钥匙串了。
他都已经背过身了,她还站起来往旁边探出脑袋看一眼晃动的钥匙一角。
她被那个钥匙串整窒息了,她爸都不这么打扮,您颜值再高身材再好也不能是这样的吧。
时眠自动脑补出了江时在家里坐在躺椅上,端着泡了枸杞的保温杯,喝一口之后还啧啧两声,最后满足地舒了一口气的模样。
对不起,有被自己想出的景象震撼到。
江教授牛逼,有中老年内味儿了。
某些人只是看起来年轻,其实手机连的是2G网。

都听你的呀免费阅读

待江时走出去后,她才收拾好东西站了起来。
拿起手机拨通周桥的电话,今天发生的事情,还是要跟周桥商量一下怎么解决。
时眠走出教室,外面的雨丝毫没有停歇,甚至有越下越大的趋势。
她到自己放伞的那个窗台前面,一眼看过去,窗台上干干净净的,她的小花伞不翼而飞。
“?”
她的伞呢???
是哪位眼瘸人士拿了她的伞?亦或是哪位手贱人士?
气也没用,她又看了一眼外面的雨幕,离教学楼不远有学校的便利店,从她所站的地方就能看见对面便利店的大招牌和进进出出的人。
目测一下,好像也就穿过教学楼面前这个大广场的事儿。
恰在这时,周桥终于接通了电话。
“喂。”周桥还在车上,那边很吵。
但是时眠能清晰地听见那边传来的:王炸!要不起!
时眠靠在墙上:“你们大早上的就打牌?”
“啊?”周桥愣了一下,然后拍了一下旁边人的肩膀,“音量给我开小点!”
“我还在车上呢,旁边同伴无聊在玩斗地主呢。”
时眠想了一下,该怎样去措辞,周桥听那边一直没声音,问她:“打电话干嘛呢?课上完了,没被发现吧。”
“这倒是没有,”时眠有点心虚,小心翼翼地说,“不过……”
周桥沉默两秒,心都提了起来。
“不过什么?”
“我上课打瞌睡被抓了,他逼我交笔记。”
周桥本来听她说完还觉得没什么,忽然想到什么,心情沉重地问她:“那他问你名字了吗?”
“翻你笔记了,叫我周桥。”
时眠话落,周桥也不说话,死一般的寂静。
时眠愈发心虚,硬着头皮道:“放心,他不会记得我的。”
“时眠!!你给我搞砸了!!上课你睡个屁!早就跟你说江教授严厉的一批!人家眼睛也不瞎!!”周桥破口大骂,声音都有些颤抖了,旁边的同伴立马就往远处挪了挪,生怕周桥殃及池鱼。
时眠本来还心虚着,但是周桥一发脾气,她瞬间也刚起来了,声音故意压低,学着江时那副冷飕飕的语气,“是你让我帮你上课的,你现在反过来怪我是吗?”
顺便模仿了一下江时那句“要我请你进来吗?”那种不可描述的,我是你爸爸的感觉。
现在这种情况下不管谁对谁错,谁认输谁就输了,这个时候就要比气势。
果然,时眠那句话一出,周桥气焰瞬间下去了一半,“那我也是因为有事情才——”
“才找我?那你为什么非要去露营呢?江教授不能满足你是吗?”时眠再接再厉,一鼓作气地打断了她的话。
周桥总觉得时眠这句话怪怪的,但是一下也没回过味来。
她想了想,实在不知道该怎么继续怼下去,冷静了一下,“那你说怎么办吧。”
时眠泰然自若:“放心吧,他绝对记不到我。”
“行,挂了,”周桥正要挂断电话之际,脑子里灵光一现,“所以江教授满足到替我上课的你了吗?”
“可别说,经常有别的院的小姑娘不懂事,不知道江教授的无情,看中了江教授的身体和脸蛋,往讲台上送情书和奶茶,都被他扔垃圾桶了。”
“当初班上有个妹子在物理群里私下找他表达爱意,江教授在班上直接就说了,让某些小姑娘不要想些不该想的,那个妹子上课还不敢哭,怕教授批评她上课不认真开小差让她滚出去哭,下课了才敢哭……”
时眠:“……”
她着实没想到他们都这么怕江时的,就她今天来看江时好像还好,除了冷了点以外,没有对她发脾气。
明明那个妹子经历的事情很伤感,但是她有些想笑怎么回事?
周桥继续说:“我们还真的好奇谁以后能把这朵雪莲花给摘下来,管管他,吸引他的注意力,别让他整天想着怎么虐我们。”
……
好不容易等周桥吐槽完,她才挂断了电话。
被强行灌输了好多有关江时的事情,反正听周桥描述,江时对学生,好像是挺严厉的。
但是,时眠晃了晃脑袋,八好意思,她的脑海里还是江时腰上无声晃动的钥匙,已经挥之不去了。
雨小了一些,身后的教室逐渐又来了一些要上课的学生,她站在这里也挺堵路的。
把手机丢进包里,毫不犹豫地一头扎进雨里。
她铆足了劲儿冲,雨滴打在身上传来一阵一阵的凉意,裙子都被打湿了贴在身上。
终点就在前方,能看见学生们拿着小零食从便利店里出来。
眼睛都被雨弄得有些模糊,更近了一些,这时便利店又出来了一个人。
时眠没注意到,一路冲了过去,到了便利店的屋檐下,她摸了一把脸上的水,舒了口气。
屋檐下很多人正站在这里撑伞,她转身就打算朝便利店门口走。
刚转身,就听见后面有人叫她:“周桥。”
声音平静,毫无起伏毫无感情,却仿若潜藏着***的后劲儿。
时眠身体一僵,心里忍不住爆粗了。
卧槽!
晴天霹雳!
这个声音,这个语调,不是江时是谁?
她咬了咬牙,机械般地转过身,江时姿态闲散地站在那里,白皙的右手端着一杯咖啡,神色无波地看着她。
抬起手摇了摇:“嗨,江老师,好巧鸭,您来这里买咖啡鸭。”
江时端起咖啡慢悠悠地喝了一口,喉结滚动,轻言浅笑:“不巧。”
他笑时仿若冰雪初融,实乃绝色,笑容短暂,他敛了笑意。
屋檐上的水滴滴答答地往下落,时眠的心开始紧张地砰砰跳。
时眠第一次看见他笑,但是并没有感到轻松,反而觉得这个笑容格外瘆得慌。
她不说话,等着江时出声,江时却反而吊着她一样,从上往下打量了她一番,在她光裸的脚踝处多停留了几分,似审视,他移开了视线。
时眠看到江时漫不经心地从头打量她,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她垂下头。
此番撞见江时,有两个不好的消息。
第一,江时记得她叫周桥。
第二,她不久前才说脚崴了,结果刚刚冲得像个什么一样。
“脚崴了?”江时问她。
时眠脑袋短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其实她内心非常硬气,想说老子不是周桥,老子不是你学生,你来骂我啊,爷怕你?
但是她不敢,心里打好草稿刚抬起头,一对上他漆黑的眼睛,她就怂了。
这么说了有啥意义,还把周桥逃课的事情给暴露了,平时分不是好玩的。
周桥说过江时出卷特别难,期末考试能及格的超级少,全靠平时分给整个不挂科。
“咚”的一声,江时将手上的咖啡丢进旁边的垃圾桶。
时眠的心一颤,头垂得更低了。
“嗯?”江时声音愈发沉,低低的似是在撩人。
“怎么不说话?”
“哑巴了?”江时转头看向外面的雨,淡声道。
时眠本来已经打算闭口不言,但是江时刚刚的话,隐隐有发怒的趋势。
她也知道自己不对了,说自己脚崴了这个事,在课堂上装作腿脚不便,确实挺不尊重他的。
她木讷地道:“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江时显然不打算放过她。
时眠简直要被他施加的精神压力给逼疯了。
她一口气说完:“我没有脚崴我被您吓到了才骗您的对不起。”
说完之后,神经突然放松,说出来了果然好多了。
江时又不说话了,时眠等了片刻,就看见江时已经伸手准备开伞了。
时眠还没来得及为躲过一劫而高兴,江时平静开口:“两千字检讨,加物理笔记,明天上午一起交给我。”
时眠:“!!”
江时的语气就好像谈论今天天气怎么样一样,仿佛两千字检讨根本不值一提一样。
江时终于离开,时眠腿都要软了。
为什么,整整两千字啊啊啊,都大学了怎么还会有检讨这种东西??
高中她听说过的字数最多的检讨也才一千字,江时你是魔鬼吗是魔鬼吗??
是!魔!鬼!吗!
她买了伞之后立马回了自己的公寓。
洗了个澡,站在阳台上又给周桥拨了个电话。
那边秒接:“咋了?”
“有个坏消息和更坏的消息你听哪个?”
“……”
“一起说。”
“教授记得我叫周——”
她话还没说完,周桥像疯了一样开始啊啊啊啊尖叫起来。
时眠等她尖叫玩,说完了第二个坏消息:“教授让我写两千字检讨。”
“啊哈哈哈哈哈哈!!”周桥又开始幸灾乐祸地笑个不停。
“你再笑我就去向他承认我是代你上课的。”
“呜呜呜呜救救我。”周桥的心情仿佛过山车一样,又开始低落起来。
“我给你写,你再多帮我剪辑一期视频。”
周桥还要讨价还价。
时眠:“汝非我,安知我之痛。”
“我今天不仅被江时的粉笔头砸到自闭,我还要写检讨。”
周桥正要说什么,时眠话风一转:“但是对不起,我要向你道歉,要不是我上课打瞌睡也不会出现这种事情。”
毕竟出了这档子事最倒霉的就是周桥,该认错的还是得认错,以后的事情以后再想办法。
不过,江时竟然还喝咖啡,她还以为他只喝清茶和枸杞茶呢。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