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影帝的小甜妻(苏映沈泽延)

沈影帝的小甜妻(苏映沈泽延)

导读:哪里可以阅读主角是苏映沈泽延的小说呢?小编为你带来沈影帝的小甜妻全文免费阅读 。该小说作者是 桉棉,讲述了七月的夏天,苏映背着相机踏上旅途。 英国南安普敦的小教堂里,她笑眯眯地拉着男人庄严宣誓。

小说介绍

哪里可以阅读主角是苏映沈泽延的小说呢?小编为你带来沈影帝的小甜妻全文免费阅读 。该小说作者是 桉棉,讲述了七月的夏天,苏映背着相机踏上旅途。 英国南安普敦的小教堂里,她笑眯眯地拉着男人庄严宣誓。

小说简介

七月的夏天,苏映背着相机踏上旅途。 英国南安普敦的小教堂里,她笑眯眯地拉着男人庄严宣誓。直到三天后,苏映看到娱乐周刊的封面后,才发现她老公不仅和影帝撞名,还和人家长得一模一样……

沈影帝的小甜妻全文阅读

卧室内光线恍惚,只有床头处亮着盏小灯。
落地窗前,男人俯身,将姑娘遗落在沙发上的书重新放回书架上。月光倾泻入内,淡白色的光晕映着他颀长的身形,清冷、***叫人移不开眼。
苏映搂着被子,隔着枕头靠在床头处,乖巧地等着他结束通话。
渐渐地,她忽然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有朝一日,这位银幕前万千粉丝垂涎的大明星,居然会为自己念睡前故事。
下一秒,男人转身。
苏映看着他张合的唇,忽然愣住。
她能听到自己逐渐加快的呼吸声,也能听到窗外风吹草地的窸窣声响,却唯独听不见他的声音。
苏映心一颤,想再开口问个究竟,可再次抬起头时,那人忽然消失,紧接着天旋地转般,连耳畔残存的声音也变得模糊。
……
“旅客朋友们,飞机现已降落于南城国际机场,现在是北京时间下午六点,机舱温度24,室外温度32……”
苏映在梦中被广播吵醒。
胸腔内心脏跳得很快,一下一下,震着耳膜,仿佛梦魇仍未散去。就这么缓了好一会儿,才总算将梦境与现实区分开。
她睡眼惺忪地站起身,拖着小箱子跟着其他旅客走出出口,脸上的表情还有些蒙圈。
“苏映,这边!”
苏映循声回头。出口处接机的人很多,密密麻麻的站了好几排,苏映踮着脚站几度打量,才看到被人群挤到后方的于小琪。
“我想死你了,呜呜呜。”
“我也是,超想你的。”
两姑娘抱在一起,激动得连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放。
“对了,你怎么突然提前回来,是不是被人欺负了?”
虽然说苏映从小到大都挺独立,去年大学毕业后更是背着相机独自出游,可于小琪每次看着她稚气未减的脸,就很难放心了。
就比如今天,苏映戴着顶渔夫帽,长发披在肩头,遮住小半张脸。人很瘦,可脸却偏偏带着婴儿肥,再加上T恤、板鞋的打扮,怎么看都是个刚出校园的单纯学生。
“我今年22岁,又不是2岁,哪有那么容易被欺负?”苏映小声嘟囔。
正说着,耳畔忽然传来熟悉的苏映愣住,她就这样呆呆地站了好几秒。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原来是一旁的屏幕正在播放电影宣传片。
于小琪的反应不比苏映小,她激动开口:
“啊啊啊,听到男神的声音了!在你离开南城的这一年里,我粉上了一位影帝,他真的特别优秀,今年年初巴黎国际电影节上他又一次被评为最佳男主演……”
机场一楼的大屏幕下方,密密麻麻站满了人,大家仰着脑袋,看得专注。
屏幕上的男人,穿着一身浅灰色西装,衬衫最上方的两颗扣子没扣,领口微微敞着,露出健康而好看的小麦色肌肤。
他举着长.枪,倚靠在门框边上,狭长的眼睛微微眯起,势在必得地盯着远处的猎物。
“哥哥还笑了!”
“啊啊啊,沈影帝怎么可以这么犯规!”
“啊啊啊,哥哥朝我开枪,在我心上开一枪!”
几个姑娘捂着嘴小声讨论。
宣传片还在继续播放着。
慢镜头下,男人缓缓转身。
画面在这一瞬定格,屏幕上浮着一行小字
——主演:沈泽延
苏映抬起头与屏幕上的男人“对视”,可就在四目相对的那瞬,便乱了分寸。
之前明明和那人对视过,甚至更真实、更立体,可不知怎么的,她总觉得沈泽延直勾勾盯着的不是镜头,而是屏幕外溜回国的自己。
“砰——”
狙击手动作利落,直击目标。
伴随着那清脆的枪声,整个大厅被姑娘们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充斥。
于小琪从书报亭走回来时,手中拿着两本杂志,将其中一本递给苏映,“怎么样?是不是有一种山高水远,他是人间星河的感觉?”
沈泽延年少成名,作品履历辉煌无比。他毕业于国际知名艺术院校,在二十出头的年纪仅凭一部《望天》,便一举拿下影帝,几乎没人不认识他。
苏映伸手接过,低头看着封面上的男人,眸光一顿。
“你…认识沈泽延吧。”
于小琪想起苏映似乎一直对明星什么的不大感兴趣,便有些不确定。
苏映从回忆中抬起头,浅浅开口:“认识的。”
“这就好,我差点还以为你不认识我偶像呢!”提起自家偶像,于小琪的眼睛都亮了,“要是哪天我能见他一面就好了。”
“他很难见吗?”苏映意外。
于小琪想起自己坎坷的追星经历,轻轻地叹了口气,“人家低调又注重***,不仅拒绝了当前最热综艺节目的邀请,更不曾举办影迷见面会。再说了…他那样的大明星,我们哪能轻易见到。”
*****
从机场回到所住的小区时,正好是傍晚六点。阵雨骤停的天空大片大片的火烧云所铺满,云朵勾着夕阳颜色,灿烂而鲜艳。
苏映拖着行李箱进了家门。她这套房子地段特别好,紧挨着中央公园。简单而普通的北欧风,带着家特有的温馨。
家里只有她一个人,她洗完澡从浴室走出来的时候,屋内特别安静。
而那本杂志就搁在房间的书桌中央,苏映在看到的刹那,呼吸一滞。
其实,封面上的男人她何止认识,前几天还牵过手来自……
不过现在,再想这些似乎也没什么必要了。反正都溜回国了,如果哪天碰上,说沈泽延清楚便是。他们各个方面都差别太大,在一起可能不是很适合。
苏映本想杂志里的内容,可似乎是时差的关系,人困得不行。吹干头发后,便躺到床上抱着枕头呼呼大睡。
再次睡醒时,已是午夜二时。
这次苏映是被饿醒的。她摸黑走到厨房,抬手在墙上瞎蹭了会儿才总算想起电灯的开关在墙的另一边。
开了灯,又是一阵翻箱倒柜。
刚回来的缘故,家里并没有什么吃的,苏映捣鼓了半天,才找到一包泡面。二话不说,把面扔到锅中,等拿出碗筷打算开动时,她看了眼生产日期,才发现泡面早就过期了。
也是,一年没回来,东西过期也正常。
苏映有些不甘心,想了想手脚麻利地换好衣服,决定还是去楼下的便利店买包泡面回来。
24小时便利店亮着灯。苏映提着塑料袋,站在马路边等红绿灯。
这一带的治安很好,只不过住宅区的缘故,这个时间点的街道上并没什么人,倒是轿车时不时从马路呼啸而过。夜色微凉,苏映漫无目的地看着路上明明灭灭的光,有些后悔出来前没披件外套。
转身时,交通信号灯正好由绿转为红。
视线缓缓落下。这一刻,心便倏地漏了半拍。
不同于梦里,也不同荧屏上,此刻沈泽延就站在离她只有几十米的马路对面,穿着一件黑色风衣,低调而平静地站在树下,打在地上的影子一旁的路灯拉得很长。
苏映怔怔看着,一时间竟也忘了自己跑路失败已成为事实。
再一回神,才察觉沈泽延正一瞬不瞬地看着她。
四目相对苏映莫名心虚,她下意识地下眼看着压过斑马线与她越靠越近影子,小声道:“你怎么来了?”
男人往前迈了一步,打下一大片阴影,这才低低地开口,“你说呢?”
苏映微微咬下唇,没了声。
明明昨天决定跑回国时,她都想好了,哪怕跑路失败被发现,和他说清楚便是。可现在看到他了,却什么也说不出。
正想着手忽然别人牵住,她愣了愣:“……你牵得太紧了。”
“好”,男人绅士松手,可就这苏映他以为会完全松开的时候,衬衫袖口被他用两指轻轻捏住。
“这样行吗?”沈泽延微微曲身,调整到与她平视的高度。
两人间的距离再次缩减。
他身上的气息一如那磁性的嗓音,清晰可闻。
两人就这样,穿过马路。
凌晨的温度总归偏低,苏映刚走到树底下便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其实现在那点窘迫外,更多是类似于前面梦里不真实的感觉——这个几小时前,闺蜜絮絮叨叨强调难见一面的当红影帝,此刻就站在她身旁。挨很近,至少地面上他们影子相叠。
“在想什么呢?”他问。
“啊?”苏映茫然回神。看着江面明明灭灭的灯火,一紧张,脑子一片空白,“我在想如果下次跑路怎样才不会被发现。”

沈影帝的小甜妻免费阅读

江对岸是商务区,五光十色的霓虹灯闪烁着,而他们所在的这一侧挨着公园,虽靠近电影院,但夜色静谧,只有风在耳畔呼呼而过。
除了风声,便是安静。
姑娘耷拉着脑袋站在一旁,干巴巴地看着铺着人行道上的灰色地砖,从头发丝上到脚后跟都透着浓浓的变扭。
“我……”苏映开口,可半天也没能憋出第二个字。她现在后悔死了,如果时光倒流,她一定会努力控制住自己,把心思藏好。
沈泽延愣了一下,不过很快神色如常。
前天傍晚回到家,发现苏映不见后,沈泽延出去找人。几个死党调侃他,说不定是人家姑娘后悔得逃了。当时他还不信,可现在看来……
沈泽延看着满脸懊恼的姑娘,忍俊不禁:“下次…你可以找我商量,我帮你规划路线。”
苏映迷迷糊糊地“嗯”了声。反应过来他说了些什么后,更窘了。
男人识趣地转移话题:“这么晚了,怎么还在外面?”
“前边忘吃晚饭了,所以就去便利店吃夜宵。”她说完后便有些困,但还是小心翼翼地扯着衣袖,试图与他分开。
沈泽延察觉到动作后,下意识低头。
树挡住大半灯光,只有朦胧的光落在苏映身上。她脖颈白皙,相较之下,泛红的面颊便有些明显。凉风袭来,单薄衣摆轻轻飘起,姑娘不自觉地颤了下,继续动作。
男人眼底闪过一丝微不可察的情愫。用手背碰了下苏映指尖,果然和他想的一样,凉的。
“外边凉,怎么出来也不多穿点?”
似乎是电影院散场,身旁陆陆续续传来谈论声。
“我不冷……”苏映还想放大些音量再说些什么,可话音未落,便可怜兮兮的捂上口鼻,打了个喷嚏。
沈泽延:“……”
显然,现在这个回答已没有任何说服力。苏映老实了,她吸了吸鼻子:“其实好冷。”
“谢谢。”苏映伸手接过沈泽延递来的纸巾,视线平视处正是他的黑色风衣。
不知怎么地,她忽然想到言情小说中很常见但又很苏的披外套情节,控制不住地咽了下口水,一阵心悸。
还好,沈泽延并没察觉她的小心思。
他轻轻地“嗯”了声,开口道:“跟我来。”
语调平平,不带情绪。
两人绕过马路,回到前面路过接着小巷的转角,而他们现在就站在小巷的入口处。
“怎么了?”苏映看着外边一小波人,有些困惑。可话音未落,她便恍然大悟地回头,琢磨出答案。
沈泽延沉默片刻,开口道:“给你添麻烦了。”
“没关系,”苏映摇摇头,声音柔软:“理解的,毕竟要是被认出来会很麻烦。”
“谢谢。”男人低低道谢。
苏映扯了扯衬衫下摆,面颊又染上一次红晕。
他真的好有修养呀。礼貌又温驯,外貌长相也是无可挑剔的好。苏映都有点害怕,自己要是不早些和他谈清楚,可能之后都没法拒绝了。
正想着,一件风衣忽然落到肩头。宽大而温暖,随之而来的还有沈泽延身上浅淡的清冽气息。
苏映杵在原地,脑海白茫茫一片。两秒后,断片的大脑重新连接,总算恢复理智。
“那个……”苏映犹豫着开口:“我有些事想和你谈谈。”她说完后,忽然觉得自己既然决定坦白,那就不大适合继续披着他的衣服。于是从身上脱下,递了回去。
“好,听你的。”
沈泽延轻轻按住她的胳膊,把风衣重新搭到她肩上,这次,还顺带扣了两枚扣子。好闻而熟悉的味道,重新笼了下来。
苏映想了想犹豫道:“很多地方估计已经打烊了,但其实我家就在附近,你要是不介意的话……”
沈泽延柔声打断:“苏映。”
“嗯?怎么了?”姑娘时差乱得一塌糊涂,但仍努力地睁着眼。
他俯身拿过苏映手上的塑料袋,替她拎着,“现在太晚了,要是不着急,可以白天慢慢聊。我先送你回去?”
苏映不再坚持,半阖着眼,昏昏沉沉地颔首。
两人并肩走着,一路安静。
沈泽延没有留宿的意思。送苏映到家门口后,便绅士地退了半步,站在后边看她开门。可这么等了半分钟,也不见动静。
他开口:“怎么了?”
“这个,”苏映整个人都蔫了,她摸着裤子口袋,上上下下又重新找了一遍,最后不得不向事实低头:“我好像出来的时候,把钥匙锁里边了。”
“有备用的钥匙吗?”沈泽延问。
“有,”她有些犹豫,“只是我妈要下周一才回南城,朋友那虽然也放了备用钥匙,可现在是凌晨两点……”半夜三更打扰人,总归是不大好。
苏映抬头看沈泽延,发现他也在看自己。
就这么对视了一秒后,沈泽延开口:“你身上没身份证,住宾馆也不大可能。但我那有空房间,不介意的话可以凑合一晚?”
苏映赶紧点头,不好意思地摸着头发,“那……麻烦您了。”
电梯还在维修,楼道有点窄。两人一前一后走下楼,沈泽延看眼前垂着脑袋的小背影。黑暗中,忍不住弯起嘴角。
*
第二天一早,苏映赶在早高峰前,去拿钥匙。
于小琪开门时还穿着睡衣,听完她的讲述后有些蒙:“你凌晨两点出门吃夜宵,然后把钥匙锁里边了?”
苏映“嗯”着,懒得换鞋便站在门口,等着她拿钥匙给自己。
“喏,你的钥匙。”于小琪将东西递过去,又问:“那你当时身上有身份证了吗?”
“没。”苏映如实回答。
“没钥匙也没身份证,那肯定没法住宾馆…”于小琪愣了半秒,清醒了大半,“你昨晚该不会是沦落街头吧?”
对面的音量徒然陡增,苏映险些被吓到。她茫然无措地退了半步,磕磕碰碰发声:“没有啦。刚好碰到一个也来吃夜宵的朋友,普通朋友,就去他那了,空房间……我睡他那的空房间。”
大概是撒谎的缘故,苏映逻辑性不强,所以都是想到什么补充什么。只不过,在于小琪的认知里,苏映并没有异性朋友,便不在意她睡哪个房间。
随便聊了几句后,两人挥手道别。
楼下,一辆迈巴赫安静地停在角落。
苏映拉开车门,坐到副驾上。一抬眸,后视镜里两人四目相对。
“拿到钥匙了?”
男人坐在她身侧,手指微曲着,搭在方向盘上。
“嗯,拿到了。”苏映答。
“那一起吃个早餐?”沈泽延提议。
苏映轻轻地点头,系上安全带,她看着前边自己口中无中生有的夜宵之友,一阵心虚。
离得很近,这儿过去只有十分钟的距离。
下车后,苏映抿着唇,觉得自己前面一定是脑子糊了,才会答应大白天去沈泽延家里。
她局促不安地压着帽子,认真估算着两人间的距离。“我们还是离远一点吧,要是被看到会很麻烦的。”
说完后还小心翼翼地退了半步。
娱乐圈离她这样的圈外人太远,虽然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可沈泽延却是知名人物,说不定在看不到的暗处正有举着长.枪短炮的娱记窥探他们。
沈泽延回头,看着坚持与他保持两米以上距离的姑娘,有些哭笑不得。于是柔声解释道:“小区有严格的门禁系统,***性很强,别太担心。”
苏映松了口气,悬着的心才总算是放了下来。
但其实她总觉得自己和沈泽延喝完这杯咖啡后,有很大概率是桥归桥,路归路,从此分道扬镳。
不过,无论最后结果如何,现在都应该好好谈谈。
两人在落地窗前坐下。
耳畔,风铃荡漾,声响清脆。
柠檬水味道很好,苏映饮了一***,放下杯子,再次道谢:“不管怎么说,还是要再感谢你收留我过夜,前面去朋友那拿钥匙,她还以为我昨天是睡大街呢。”
沈泽延“嗯”了声,尾音很长。他抬眸,半阖的眼舒展开,“吃夜宵的普通朋友?”
“啊?不是,”大概是没反应过来那话里的含义,她继续解释:“于小琪减肥有一阵子了,她这半年都不吃夜宵……”
话还没说完,姑娘当场卡壳。
苏映知道撒谎有风险,但哪能想到竟然这么快就翻车了。她尴尬地捏着***,几度想开口,却编不出词来。
气氛忽而沉寂,只有挂在墙上的摆钟一下下敬业地摆动着,发出的嘀嗒声在此刻显得格外清晰。
“苏映,”沈泽延打破寂静。
“我们在教堂宣誓过,而且无论那天还是现在,我都是认真的。”
苏映还处在卡壳状态,半响才回过神。她愣了会儿,小声开口:“我知道,但其实我想表达的不是这个。”
“嗯,那能和我具体说说吗?”他的嗓音低沉温柔,话里带着几分谦和。
苏映郑重其事地点点头,将纠结的小表情藏好,“那天的确是我执意拉着你去教堂,但那时候,我并不知道你的身份,还以为你和我一样,只是普通人。”
“你是在介意我的身份?”沈泽延问。
苏映迟疑了会,咬着唇,不懂该如何表达心中的想法。她相信沈泽延,也知道他的态度。可他们之间的差距太大,似乎不大适合。
沈泽延望向苏映,却发现她早已撇开视线,垂着眼眸,正盯着地板发呆。
“沈太太,我们在教堂宣誓过。”
“我不认为我们之间有什么不合适,你觉得呢?”

小编倾心推荐

愿每一个看文的你,都能拥有最美好的爱情。以上就是精心为您准备的沈影帝的小甜妻全本免费完整版全文阅读 ,小说文笔诙谐幽默,内容新颖有趣,故事情节曲折起伏,人物塑造***,强烈推荐!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