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小***(岑桃俞常衡)

重生八零小***(岑桃俞常衡)

导读:重生甜文《重生八零小***》全本已完结,主角是岑桃、俞常衡,重生八零小***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岑桃年纪轻轻,已经是十里八村有名的掌勺大厨,哪家红白事,掌勺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岑桃。小说简介回村里吃弟

小说介绍

重生甜文《重生八零小***》全本已完结,主角是岑桃、俞常衡,重生八零小***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岑桃年纪轻轻,已经是十里八村有名的掌勺大厨,哪家红白事,掌勺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岑桃。回村里吃弟弟喜酒的刘大钱,吃到了岑桃做的酒席,着急上火了几天的刘大钱见到掌勺师傅岑桃,顿时两眼泪汪汪,找着了!终于给他找着了!

小说简介

重回18岁,岑桃就想凭着上辈子的手艺赚点钱,在村里买块地,建个大点的院子,养鸡喂猪种菜,过清闲日子。听到刘小钱的哥哥刘大钱说什么希望她给刚回国的俞先生当***,一个月一百五……岑桃心想,这俞先生是不是钱多了没处花?

重生八零小***全文阅读

“哥,***,坐过来,给你们专门留着位置。”见到大哥,刘小钱赶紧过去招呼。
常红英不像刘大钱光顾着和村里人讲话,坐好之后看到桌上的菜,夸了一句:“小钱,你这席做得好看。”
刘小钱今天是新郎官,旁边跟着他的媳妇葛桂花,新人一起招呼客人,一共四桌,虽然不多,但在村子里绝对算是很有排面。
刘小钱:“咱妈请了小桃过来掌勺,这些菜看着不一样,但材料很多都一样,这几道是白萝卜做的,小桃真能把菜给做成花,中间那朵就是萝卜雕的花。”
中间萝卜花在席上不是吃的,是装饰用,但不保证大家会不会把萝卜花给吃了。
光当装饰还是很浪费,客人不吃的话,等客人走了,这些花要收起来自家煮面吃。
“小桃?”常红英跟刘大钱在外面生活,一年回村子就那么两三趟,每趟还急匆匆的,除了过年,不一定能待上两天。
小桃这个名字听着不熟,她不太能把人对上。
刘小钱的媳妇葛桂花这时候开口:“***,是堂姑的女儿,岑桃。”
常红英:“岑桃啊,小姑娘现在烧饭都那么厉害?”
弟媳这么一说,她能把人对应上了,怪不得对不上,她咋能想到是年纪轻轻的小姑娘掌勺。
说到岑桃,刘小钱骄傲了:“可不是,不光咱村子,附近村子做席都会请小桃去,开始还是咱妈牵头的,后来人家主动找小桃。”
对他来说,村子里出了大厨,可和出了个大学生一样,稀罕,尤其大厨是他妈挖出来的,他刘小钱的表妹。
至于他妈怎么发现,是有天去堂姑家里,正好小桃在家里炒菜,他妈就尝到小桃做的菜,有了让小桃掌勺的想法。
现在做席哪有专门的师傅,都是家里亲戚凑一起帮忙烧,小桃做的菜味道好,和平常吃的不一样,慢慢就做出名头了。
刘大钱:“不知道是不是中看不中吃。”
在省城待着,好看的菜他见过,这些不算什么,除了中间的萝卜花好看,别的菜只能说普通往上一点。
刘小钱:“哥,你尝尝不就知道了,我和桂花去石头那桌了。”
石头是岑石,岑桃的哥哥,岑桃家里有个大姐岑枣,大岑桃七岁,嫁到隔壁县了。
岑枣再下面就是大岑桃五岁的二哥岑石,岑桃排第三,岑桃下面还有个两周岁多点的妹妹岑芒。
刘小钱和岑石算是好兄弟了,年龄相近,岑石比他小一岁,却先结婚,媳妇肚子也揣着了,他现在终于结婚娶媳妇,总算不用被石头嘲笑光棍。
小钱和媳妇走了,常红英同刘大钱说一句:“小钱结婚,你给点面子,少说话,多吃饭。”
可以开饭了,被媳妇一顿说,刘大钱悻悻拿起筷子吃饭。
刘大钱吃着吃着停了筷子:“小桃已经快20了吧。”
“怎么,还想让小桃去当***?”听到自己男人的话,常红英没想别的,直接想到***。
“对啊,这是个机会,之前老姜介绍的阿姨不好,年纪大,一些毛病习惯改不掉,现在咱找小桃去,小桃做饭好吃,光有这条就赢了,别的多教几句,肯定能懂,比阿姨们学得快,还能让小姑娘攒钱。
再说,俞先生给的可不少,肥水不流外人田,我堂姑家日子不是多好,前两年还捡了个小孩是吧,这能补贴家用,比村子里做席好多了,村子里做席哪有钱,和找自己亲戚烧饭似的,厚脸皮的半分不给,小桃能拿到什么钱。”刘大钱越说越激动。
这些天他一直在物色,就是没找着合适的,怕俞先生不满意,俞先生不满意,他的机会可不就黄了。
常红英听着都心动:“你小声点,捡来的说着多难听,我是听小钱说堂姑一家都来了,人家孩子应该也在,别让小孩听到……小桃好像才十几岁,小姑娘见了世面,学坏咋办。”
虽然被自己男人说得有些心动,但常红英有另外的顾虑。
从大钱嘴里她也能知道这国外回来的俞先生比较挑剔,有钱人事多没办法。
大钱没瞒她,俞先生给一百五一个月的工钱,还是因为几个阿姨慢慢涨起来的,开那么高了,几个有心思的人都不敢轻易给俞先生介绍***。
一百五,要不是刘大钱一个大男人在生活上这也干不好那也干不好,常红英都想他去给俞先生当***了。
至于她自己,不敢,她怵这些十分有钱的人。
大钱看样子是惦记上让小姑娘给人当***了,但是小姑娘很容易被外面世界给影响到。
她就担心这点,没有富贵命,偏得富贵病,好好的小姑娘被毁了。
他们夫妻两人其实年纪也不大,三十还不到,又在省城待着,和堂姑一家没怎么来往,跟堂姑家来往的大概也就在村子里住的小钱和公公婆婆,小桃长什么样她已经记不得。
刘大钱:“想那么多做啥,见一见就好了,我们这关过了,俞先生那里不一定过,我跟你讲,俞先生这人眼光毒辣着呢,而且不合适绝不留人,让小姑娘出来见见世面没什么不好。”
“你干啥啊,赶紧坐下,吃完再找人,菜还没齐。”他们两人在省城都有工作,今天请一天赶回来吃席,路上客车有问题,费了时间,赶过来就吃饭,她还没去过厨房间,现在刚开席,哪有那么快就离席的。
被媳妇喊住,刘大钱只好坐着等吃完再说,吃着吃着就沉迷吃饭了。
最后一道菜是肉菜,也是席上唯一一道肉菜,碗扣肉,用碗扣着的,打开碗,香味扑鼻,酱红色的肉皮盖在肉上。
肉皮一大张,用筷子去夹,很快就分开,露出里面的肉来。
刘大钱很快一碗饭下去,起身准备再去盛一碗饭,今天饭能管够,走到饭桶边上,因为吃饭暂时丢下的心事又回来了,拐了个方向去厨房间。
...
最后一道肉菜出去,岑桃已经没事,正在厨房间吃饭。
“姐姐。”
“芒芒真乖,把饭吃干净了,还要不要吃?”见妹妹指着小空碗,岑桃夸了一句。
“要。”除了给姐姐看吃干净的空碗,芒芒还要姐姐再给她盛一碗。
“姐姐再给你盛。”小朋友吃太多对肠胃不好,但既然芒芒还要,岑桃就给芒芒再盛了饭,软烂的肉皮放一点,倒热汤搅拌。
舅妈家还挺客气,没有拘着帮忙的人吃肉,她有一小碗肉,菜全上完了,舅妈带妈去小间里说话,厨房间一共就三个大人一个小孩,两个大人走了,只剩她们姐妹两个。
给芒芒弄好第二碗汤饭,岑桃继续吃饭。
吃饭同时看着小朋友,小朋友用小勺子吃饭,用得不是很熟练,但又不要大人喂,要自己动手,岑桃怕勺子掉了或者小朋友呛着,所以需要看好了。
她也好久没吃肉了,今天能过个嘴瘾。
“里面是小桃吧。”
“哥,我是小桃。”见到刘大钱,岑桃放下碗站起来说话。
正在吃饭的芒芒见姐姐站起来,跟着站了起来:“哥,我是芒芒。”
小朋友自己不太会说话,但学说话会的,和姐姐一样介绍了自己。
刘大钱先和小朋友打招呼,随即同岑桃表明来意:“芒芒好…小桃啊,哥给你介绍个活,工钱多,在省城的,咱县城离省城不远,一个月里你还能有假回趟家。”
望渠县离省城不是非常远,就隔壁。
“哥,什么活?”岑桃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干脆假模假样问一句。
这个表哥她记得的,上辈子到后来很有出息,和名字一样,大钱,挣了大钱,还给村子里捐钱修路造小学。
如果不是记得表哥,都要以为这个表哥骗她。
哪有人一上来就介绍活的,而且她没记错的话,她知道这个表哥,但这个表哥不太可能知道她。
表哥在村里是名人,她上辈子在这个年纪的时候已经去外面当学徒了,跟着师傅在酒楼做饭菜,两人碰不着面。
刘大钱:“当***,没别的事,就是给主人家做饭,打扫卫生,哦,对了,主人家今年二十五岁,年纪不大,也没结婚,三个月前回国的,回来不久,现在在省城住两层小楼,姓俞,你叫他俞先生就好了。”
岑桃越听越古怪,怎么听着像在介绍对象……
“哥,你让我考虑考虑。”
刘大钱:“小桃,你可得好好考虑,工钱这个数。”
比划了个一百五,刘大钱主要怕说出来被芒芒给学舌了,一百五肯定不是小数目。
到时候给姑和姑父知道了,指不定就觉得是假的,骗小姑娘,可这事千真万确,真到不能再真了。
刘大钱:“回家和姑还有姑父商量,就说50,别说多了,不然不信。小桃,哥希望你能去当俞先生的***,好好珍惜这次机会,能遇到这么大方的主人家不容易。”
“嗯,哥,我知道了,回家就和爸妈商量。”看懂是一百五,岑桃就根本不当一回事了。
说五十她都觉得不靠谱,一百五更加不靠谱,看来这个表哥年纪轻的时候也掉过坑。
哪是要***,可能骗表哥说要***,其实就是想买个媳妇生小孩。
上辈子岑桃活到三十几岁,不是不谙世事的小姑娘了,她听过不少这种事情,哪个小姑娘被骗走到大山里给别人生小孩,哪个小姑娘被家里人卖给老光棍,人都被折磨疯了。
如果当***真的,那主人家真心钱多没处花……
想来想去,不安好心更有可能。

重生八零小***免费阅读

听到岑桃的话,刘大钱觉得这事成了,盛饭回去继续吃饭。
莫名其妙的表哥走了,岑桃坐下来,顺便和芒芒说:“芒芒继续吃。”
小孩子不是很懂大人的事,芒芒刚才心思全在自己汤饭上,想着什么时候才可以继续吃,除了姐姐打招呼的话,根本没听***别的,也听不懂。
小朋友都没提,岑桃就完全抛到脑后了。
刘大钱回到座位,表情带着喜气,看着比新郎官还高兴,常红英见状问道:“喝酒了?这么上头。”
刘大钱:“啥上头,好事!我刚才盛饭去厨房间看了眼,见着小桃了,中,看着机灵又老实,小姑娘合适干***,俞先生见着肯定满意。”
在生意场上摸爬滚打几年,刘大钱自认为看人眼光是没问题的。
不光岑桃听着不对劲,常红英都觉得不对劲了,把刚才夹到碗里的肉挑几块给刘大钱:“你这是给俞先生介绍***还是介绍对象呢,啥叫看了就满意,中看不中用怎么办,再说你又不是俞先生,哪知道人家怎么想的。”
等自己男人回来,肉早就没了,常红英提前多夹了几块到碗里,等他回来,饭桌上的肉的确没了。
“饭做这么好吃了,还不中用?媳妇,真的成了,诶哟,这么些年来努力没白费,可给我找着了。”刘大钱吃着肉自我感动中。
常红英:“努力个屁,赶紧吃饭,待会儿吃完饭我也去瞧瞧。”
夫妻俩的嘀咕岑桃不知道,仍和妹妹吃着午饭。
吃完午饭要帮忙洗碗收拾,如果没亲戚关系也不必收尾,给饭的吃完饭就走,不给饭的做完饭带着人家给的东西走。
她已经回来三四个月了,从开始的恍惚到后来逐渐接受回到十几岁的现实。
现在也不太想走上辈子的老路了,上辈子从小梦想就是当个厨子。
小时候馋得慌,家里穷,没钱,都是看别人吃,别人家有好吃的肯定会藏着,悄悄摸摸吃,她见不着,所以她多是跟着她妈赶集,看那些走在路上吃东西的人。
他们吃着,她看着,感觉也跟着吃一样。
或者有时候就盯着卖饼卖馒头卖小吃的摊子看半天,没钱买,但看过也当吃过了。
那时候整天琢磨着家里有什么吃的,该怎么做比较好吃,十岁出头就开始给家里做饭,尤其农忙期间,一天三餐都是她来烧,送早饭的时候顺便留下来干些农活,中午要做饭就提前回来。
上辈子去省城也是听去打工的人在村里闲聊,说省城里的大饭馆多好多好,里面走出来的人脸上都带着笑。
穷人是不敢***大饭馆这种地方吃饭的,岑桃也不敢***吃饭,但是她敢***找活干。
后来是进了酒楼,被几个大师傅教过,再后来自己成了大师傅。
上辈子她有去过不少地方,眼界宽广很多,知道自己做饭不是多厉害,食物也不光是她在酒楼做的那几样。
岑桃吃到某道没尝过的菜,想学就会请教做菜的人,不愿意教很正常,她自己可以研究,愿意教了,她都会好好学着。
回到十几岁的前一晚,她在酒楼做酒席,做了好几桌酒席,结束后实在太困,回去自己租的小家,倒头就没意识了。
上辈子她没结婚,不长的一生,基本都是泡在厨房里,她没后悔这种活法,只是现在这辈子想换另外一种活法,闲逸自在,精神不用绷着。
刘巧翠和翁白梅回来的时候,岑桃跟芒芒两个已经吃完午饭,院子里的席还没散光。
岑桃觉得幸亏舅妈家的院子又大又宽敞,能放下四桌,像她们家小院子,也就勉强够放一桌了。
所以还是要攒钱买地建大院子,她以前都没存钱,现在要开始存钱。
家里给二哥娶媳妇,建了院子,已经没钱了,爸妈和她说过二哥娶媳妇之后,接下来家里就为她攒钱。
上辈子她自己在外面有攒钱,钱肯定比爸妈干农活做工攒得多,就让爸妈给芒芒攒钱,不用给她攒,她会补贴家用。
芒芒懂事又有出息,在中学成绩都是第一,不需要大人费心。
这辈子的话,爸妈攒钱先给她好了,芒芒还小,读书的钱可以以后慢慢攒,家里现在目标是建大院子。
大院子建了对谁都好,以后她嫁出去回娘家,住着方便。
翁白梅突然道:“小桃是越长越水灵了,有没有中意的小伙子?”
“舅妈,现在还没有。”岑桃已经知道舅妈的心思了。
她不排斥相亲,也不排斥被介绍对象,就是觉得这会儿年纪还小,她还想再等几年。
不能否认,现在她身体年龄的确小,二十不到。
上辈子在外面干活,一回家就有要给她介绍对象的,但是她都没怎么说话,也给人看着呆呆的,爸妈跟她说过,她只说第二天要回去省城干活。
装傻功夫一流。
爸妈懂她的意思,没空见什么小伙子,不想结婚,遂不再提,那些大妈大娘倒是比她爸妈要更关心她的终身大事。
不过比起她的终身大事,可能媒人红包是她们更想要的。
在家里被介绍对象,在外面酒楼当厨子也没逃过被介绍对象,甚至还被表白过,但是她真的没这想法,等一过二十五岁,来说的人就少了,三十岁已经完全没有人说。
当初给她表白的,孩子都能打酱油了。
“妈,小桃年纪还小,介绍啥对象,你省点心。”刘大钱和常红英过来,听到自己妈的话,立马阻止他妈接下来的话。
如果现在他妈给小桃介绍对象,事情不就黄了。
小桃有对象还给二十几岁的俞先生当***,别人没想那么多,就是他本人也不觉得俞先生能对小桃有旁的心思,但是小桃对象能不想多吗?
而且处对象处着就要结婚,结婚了,除非不能生,不然一结婚就怀上,怀小孩,这三四年不就没了,生下来还得带着小孩……不行,想想都觉得不靠谱。
还是先别要对象比较好,事情少。
而且小桃年纪也小啊,真到了年纪,他肯定不好拦着别人结婚。
常红英附和:“妈,现在都新时代了,结婚法上女人满20周岁才能领证。”
啥结婚法,翁白梅也听不太懂:“先办酒席,娃生了再领证没事。”
现在农村没有证的夫妻很多,这证在翁白梅听来不是多重要。
刘大钱:“妈,我姑都没说话,你瞎操心做什么,外面已经走了一桌了。”
听到外面走了一桌,翁白梅赶紧出去收拾桌子。
暂时把自己妈支走了,刘大钱又和堂姑说:“姑,小桃年纪小,再过几年介绍对象也不迟。”
“是,小桃年纪小,还不急着找对象。”刘巧翠连忙点头。
堂侄是做大事的,他的话刘巧翠觉得很对,而且小桃的确还小,家里也没攒钱攒多少给她。
等有些钱了再让小桃嫁,有钱了女儿才能在婆家有底气,省得不断被婆家磋磨。
大女儿早就嫁出去了,儿子也娶了媳妇,剩下两个女儿,刘巧翠觉得不用太操心,都是懂事的。
中午席散了,晚上还有席,他们村一般人家都是在晚上摆席,刘家有钱,认识的人又多,才中午设了晚上还继续设,中午和晚上不是完全相同的一拨人,只有几户关系很好的才中午请了晚上又请。
岑家其实就岑石和刘小钱往来比较多,如果不是岑桃也来帮忙了,她可能就和芒芒留在家里。
也是因为岑桃,翁白梅才要刘巧翠过来帮忙,虽然有亲戚关系,但翁白梅和刘巧翠确实走得不近。
喜事帮忙可有好处了,虽然剩饭剩菜没有,但是会给你拿些蔬菜瓜果,客气的有肉拿,给的份子钱还能回来。
正常是一户人家来一个,岑家比较特殊,干脆就全请了。
二嫂项美月现在肚子已经显怀,二哥岑石陪着回家休息睡午觉。
岑石和项美月夫妻俩先走了,岑富河吃完也走了,留岑桃刘巧翠在刘家干剩下的活,芒芒小朋友不用干活,在旁边等着姐姐和妈妈一起回家。
人少了,常红英跟着干活,能更加仔细观察岑桃。
岑桃也没注意到正和表舅妈说话的表嫂在观察她,专心干自己的活。
岑桃一家都走了,刘大钱才同常红英道:“靠谱吧。”
常红英:“靠谱,会烧饭,干活利索,人也水灵灵的,这么脆生生一个小姑娘在家里看着不碍眼。”
她想如果她是俞先生,肯定不会觉得小姑娘碍眼,人灵巧,话又少。
“什么靠谱?”翁白梅听到儿子儿媳的话,立马问道。
刘大钱也不瞒着:“妈,你这几年别给小桃介绍对象,我给小桃介绍个活,在省城的,给别人家当***,成不成说不准,但我觉得成的可能比较大。”
有钱人家请***也不是新鲜事,以前时候,老爷夫人地主身边多的是丫头小厮伺候,但是……
翁白梅不同意:“小姑娘当什么***,不像话,当***还嫁不嫁人了,主人家看上小桃怎么办?我不同意小桃去伺候老爷夫人,你介绍小姑娘过去是害人,你姑是没主意的人,我做主了,不行。”
刘大钱:“妈,你可别想太多了,人家没结婚。”
他都能猜出来他妈在想什么,怕小姑娘过去成了小的吧。
翁白梅:“咋的,还想骗小姑娘给他怀孩子,孩子生下来又娶别人,这种负心汉你敢介绍给小桃,别怪你妈不认你这个儿子!”
刘大钱都不知道自己妈哪里看那么多话本子,想象力咋个这么丰富:“妈!就当***,干活做饭。”
翁白梅:“还想要个免费***,臭不要脸!”
刘大钱觉得自己妈简直说不通:“妈,什么免费***,一个月五十!”
听到五十,翁白梅可冷静下来了:“五十?你看我成吗?”
五十不少了,小钱一个月也才能赚几十啊。
刘大钱:“妈,你成啥成啊,人家之前已经赶走几个阿姨了,国外回来的,家里又有钱,和咱生活习惯不一样,你和爸又不愁吃穿,小桃家没钱,还有个那么小的小孩要养,我这不是帮衬帮衬。”
翁白梅:“你脑子被驴踢了?咋不帮衬自家人,一个月五十!”
常红英知道婆婆性格,干脆不帮话,就在旁边看好戏。

小编倾心点评

重生八零小***小说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语言流畅,行文舒展自如,自然洒脱, 欢迎喜欢本文的小读者来 未来软件园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