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前夫他画风突变(段裕修安)

离婚后前夫他画风突变(段裕修安)

导读:小说离婚后前夫他画风突变讲述的是段裕修安的故事,小编分享离婚后前夫他画风突变全文免费阅读。段裕修手握鲜花,另一手轻拽安心的衣角,眨巴着他的大眼睛,眼眶微润,咬咬下嘴唇,“宝宝,求原谅,求复合。”

小说介绍

小说离婚后前夫他画风突变讲述的是段裕修安的故事,小编分享离婚后前夫他画风突变全文免费阅读。段裕修手握鲜花,另一手轻拽安心的衣角,眨巴着他的大眼睛,眼眶微润,咬咬下嘴唇,“宝宝,求原谅,求复合。”安心:“……”这人是谁,我不认识。

段裕修安小说简介

安心和段裕修是家族联姻,在这一年不到的时间里,他们两人相近如宾,一个温柔贤淑,一个冷若冰霜。离婚后,安心终于可以撕开伪装,放飞自我,可是前夫他……

离婚后前夫他画风突变全文阅读

H市。
天阴沉沉的,乌压压的一片。
空气中到处充斥着烦闷与燥热,让人心生厌烦。
安心一直盯着桌子上的《离婚协议书》,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脑海中一直回响着之前段裕修的话:“把这个签了。”短短五字就像王母娘娘手里的银簪划下的鸿沟,把他们隔绝在了河的两岸。
这原本应该高兴的,可当她拿到协议书的一刹那竟然是不敢置信,随之而来的是内心的空洞,和不想离婚的烦躁之情。
她秀眉微蹙,不明白自己身上怎么会出现这种情绪。
【相亲相爱一家人】
安小心:【我离婚了。】
她发完的瞬间,群里爆炸了。
安爸爸:【恭喜!】
安妈妈:【撒花.jpg】
安权不是安全:【恭喜姐姐脱离苦海。】
安心看着这些消息哭笑不得,原来她离婚对家里人来说是这么开心的事情。
安爷爷:【马上回家!】
她手一僵,心虚地打了几个字。
安小心:【过几天回来。】
等了半天也没见安老爷子回复,应该是默认了吧?
她放下手机,拿起协议书,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看了一遍。
内容之丰富,看得她都有点心动了,要不是为了那一点点小悸动,安心表示她当场就想签了。
内容:1.段裕修先生名下北城区两套房子、市中心三套房子、澜庭一幢别墅、玫瑰庄园五套房子……赠与安女士。
段裕修先生名下段氏1%股份、华娱公司5%股份、WPL娱乐公司10%股份、尚星公司10%股份……赠与安女士。
段裕修先生名下劳斯莱斯幻影一辆、兰博基尼雷文顿一辆、宾利雅致一辆……赠与安女士。
……
若安女士还有不满意之处可另加。
安心搓搓小手,擦干了即将留下来的口水。
好心动,好想签肿么破?
不行,在还没搞清楚之前,克制!克制!!克制!!!
我……再看一眼?
安心扭了把大腿,疼痛感瞬间把她的理智拉了回来,她把协议书扔到一边,打开微信,点击聊天界面。
【安家非会晤正式会议】
安议员(安心):【本人即将离婚却不开心,怎么回事?】
安主席(安然):【小妹,你不开心?】
安法官(安权):【姐,你不会是喜欢上那家伙了吧?】
嗖!安权一针见血,一下子就点出安心纠结所在。
安议员:【你别吓我。】
安心打字的手都开始虚了,嘴上不敢承认,可心底隐隐有个答案告诉她,安权说的是真的,她也许,可能,大概,真的喜欢上段裕修了。
安法官:【姐,你看,我一说喜欢,你不是急着否认,而是说别吓我,你就承认吧,你就是喜欢他了。】
可是……安心一看到桌上摆放的《离婚协议书》就头疼了,不知道接下去该怎么办,是离婚还是不离婚?
安议员:【那我接下去该怎么办?】
安主席:【你先别签字,去告白。】
安议员:【如果失败了呢?】
安法官:【怎么可能,除非他眼瞎,如果真是他眼瞎,那就签字离婚,世界上那么多树,何必吊死在他身上!】
安权冷哼一声。
姐姐这么善良可爱,美丽动人,他要是不喜欢,绝对是他眼睛有问题。
安议员:【那祝我告白成功!】
安主席:【祝贺.jpg】
安法官:【加油!!!】
安心放下手机,信心大增,她拿起桌上的协议书匆匆跑上楼。
“先生。”管家瞥了眼楼上,那个倩影飞快闪过。
“她签了吗?”男子低哑地声音从话筒里传来。
“还没有。”他顿了顿,继续道,“夫人盯着看了很久。”夫人那么好,为什么要离婚呢?
电话那头沉默良久,久到管家以为那头没有人。
“看着她签,”男子冷漠的声音一下子让管家的心跌入谷底,“签了再让她离开。”
管家看了眼被挂断的电话,摇摇头,叹口气。
哎,主人家的事情,我们还是不要说的好。
只不过夫人看起来好像也不是很伤心的样子,他刚才都看到夫人那嘴角憋不住的笑了。
安心鼻子一酸,关上门,靠在门背后,眼泪就这样顺着脸颊滴滴滑落,她不想偷听的,可是管家开了外扩,再怎么装听不见,那些冷冰冰的话还是一字一句的传入她的耳朵,她从没想过她在段裕修心里的形象是这么糟糕。
果然,人还是不要太自信了。
她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鹅蛋般的脸,一双明眸,小巧秀挺的鼻子,樱桃般粉嫩的小嘴,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如果仔细看还可以看出拼接过的痕迹。
安心小心翼翼地打理着秀发,尽可能的避开那拼接的地方。可是头发就像故意和她作对一般,怎么理都不顺畅,桃木梳上缠绕着一根又一根的青丝。
原本信心满满的她,听了段裕修的话,陷入了迷茫,眼前白茫茫的一片,看不到尽头,也看不到一丝亮光。
告白?
呵,她冷冷一笑,只怕她刚开口,就会被拒绝吧?
依他刚才的口吻,这是巴不得和她离婚呢!
“滋滋——”手机不停地震动。
安心打开手机,群聊界面出现了九十多条信息。
【安家非会晤正式会议】
安法官:【图片】【图片】【图片】
安法官:【姐,这几件不错,你可以试试,保证让他眼前一亮!】
安法官:【图片】【图片】【图片】
安法官:【姐,这几个妆容也不错,小清新又带着点小心机,很适合你。】
安心点开图片,差点当场去世。
这是什么直男审美!
小白花的妆容配妖精一般的服饰,你这是要让我精分吗!
你能想象一朵空谷的幽兰和一朵浓郁的红玫瑰放在一起是什么感觉吗?
这根本不搭好吗!
还有这个是什么?
死亡芭比粉吗?
老天爷,一剑杀了我算了。
安主席:【小妹别听他的,看我给你发的。】
安主席:【图片】【图片】【图片】
安法官:【大姐,你这些一点都不好看,衬托不出二姐的美貌!】
安主席:【怎么就衬托不出了,总比你的直男审美好!】
安法官:【我哪里直男了,我这是广大男同胞的一致认可的结果。】
安主席:【还一致认可呢,我看你是直男加宅男的审美。】
安法官:【我哪直了,我哪宅了?】
安主席:【是啊,你不直,因为你是弯的。】
安法官:【操!】
……
以上都是安然和安权两姐弟的争论。
谁都不服输,谁都想让安心穿着他们选的去告白,情况愈演愈烈。
最终安心打了几个字,结束了他们的争辩。
安议员:【我哪样都不选,已经打算签字离婚了,别来烦我。】
群里安静如鸡。
安心放下手机,站起身来,环顾四周。
深灰色系简约的风格,显得房间冷冰冰的没有一丝人烟气息,没有绿植,没有照片,也没有它的……男主人。
午夜梦醒,自己仿佛置身于冰窖之中,冷得浑身打颤。
她讥讽一笑,算了,还有什么好舍不得的呢?
安心打开衣柜,拿出行李箱,将自己的衣服折叠放于箱内,打了个电话给安权,让他过来接。
最后拿起笔,在***签上她的大名,放于文件袋中,关上房间门。
“夫人。”管家看安心下了楼,急忙迎上去。
“刘叔,以后不用叫我夫人了,”安心微微一笑,眼底的那抹忧愁还是被管家捕捉到了,“给。”她把文件递过去。
“夫,安小姐,不用了,您还是自己交给少爷吧。”少爷,我能做到的只有这里了,希望您能好好把握,不要辜负我的一片苦心啊!
“那,好吧。”安心收回文件袋。
正好,她也想再见他一面,之后就真的一别两宽了。
“姐!”安权急匆匆地冲过去,绕着安心走了一圈,将她浑身上下从头发丝到鞋子都检查了一遍,蓦地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还是完整的。
安心:“走吧。”
“好咧!”安权笑到。
他拎着安心的行李箱,掂了掂,眉头一皱,“就这么点吗?”他们是不是亏待她了,不给她钱,也不让她买衣服?
显然安心在安权的脑补中变成了一位每天只能穿破旧的衣服,吃不饱穿不暖的小可怜了。
算了,看在一日夫妻百日恩的份上,她还是帮他解释一下吧,“还有很多,我叫了搬家公司。”
“哦。”很明显,这解释并没有什么卵用。
安心打了声招呼,“刘叔,我们走了。”
安权见状,嘴角一咧,“刘叔,我带我姐走了。”
管家弯腰鞠躬,“安小姐,安少爷慢走。”
走出段家大门,安权顺势将手搭在了安心的肩上,“姐,快点走,家里开了欢庆宴!”
“欢庆宴?”
“是啊是啊!”安权附和两声,“而且还是妈妈亲自下厨哦!”想想都要流口水了。
“真的吗?”她眼睛一亮,恨不得立刻飞奔回去。
“真哒!”“走!”
管家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叹了口气。
哎,这个家又要冷清喽!
只不过,他家少爷好像在安家的形象不太好啊,要不然,离个婚,人家能办欢庆宴?
安心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心中无比感慨。
段裕修:【我在Seductive Rose。】
“小权,去Seductive Rose。”她看到消息,立刻让安权掉头。
“好咧,”安权心中有疑惑,“姐,要庆祝也是晚上在去,现在去酒吧干什么?”
安心看着窗外,漫不经心地回答他,“去找段裕修。”
给他《离婚协议书》?
安权在心里默默给她补齐了。
“姐,那你坐稳了。”他一踩油门,车子“嗖”得一声飞了出去。
吓得安心抓紧了手里的小包,“你开慢点!”
“知道。”可是速度依旧没有慢下来。
“限速!限速!!限速!!!这里限速!”
安权没有理会,他怀着早点到酒吧,早点给段裕修,他姐就能早点和他没有关系的心情猛踩油门。
原本二十分钟的路程,硬生生地被他缩短了十分钟。
安心坐在车上脸色惨白,惊魂未定。
“姐,快点下车,时间不等人。”安权在一旁催促着。
安心瞪了他一眼,脚踩在地面上都是软的,腿微微颤抖着。
她猛的跺了两脚,这才缓过神来。
安心整理一下妆容和服饰,深吸一口气,走了***。
她凭借着良好的记忆力,很快就找到了段裕修所在的包厢,小手放在把手上,轻轻一扭,门打开了一条小隙缝,男人的声音隐隐约约从里面传来。
“真离婚了?”一个爽朗清澈的声音传了出来。
安心一顿,停下了接下来的动作。
“嗯。”这是段裕修的声音,她听的出。
“不是说一年后吗?怎么会提早了。”男子想到什么,声音突然高了起来,“不会是听说许染要回来了吧?”
段裕修没有说话,一口喝完了手里的酒。
安心缩紧了放在把手上的手。
许染?是为了她吗?
是因为她要回来了,所以才提前结束他们的关系,好给她腾位置吗?
幸好,她没有选择表白,要不然他们安家的脸都要被她丢尽了。
她整理了一下情绪,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很不错的样子,一把推开门,把文件袋扔了过去,“段裕修,给你。”
段裕修伸手接过,打开,大致扫了一眼后放了回去。
“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安心眼里闪过一丝嘲讽。
都已经打电话叮嘱过了,现在这是干嘛,不放心吗?
“安心。”段裕修叫住了她。
她转过身来,“还有什么事吗?”
她眼底皆是冷漠,没有了往日的柔情似水。
段裕修一愣,有点不习惯,“你还有什么别的要求吗?”
“我有什么要求,你都能满足我吗?”
他眉头一皱,不是很满意安心对他说话的口吻,但还是开了口,“不是。”
“那就没有提的必要了,我先走了。”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段裕修心底没由来的涌起一股烦躁,事情不应该是这样发展的,到底是哪里出错了呢?
走出酒吧,安心抬头望了望天空。
阳光明媚,万里无云,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而她……
“姐!”安权朝她笑着挥了挥手。
“来了。”安心笑着朝他走去。
家里人还在等着她呢,没有必要为了不喜欢她的男人伤心难过。
只是……她的初恋啊!
还没开始就这样被扼杀在了摇篮里。
初恋无限好,只是死的有点早。

离婚后前夫他画风突变免费阅读

十个月前。
安心被一急招电话回了老宅。
她刚走进家门口,就被一屋子的人给震惊到了,从来没有来的这么齐过:爷爷坐在最中间,左边是大伯父和大伯母,右边是父母,角落里还有安然和安权。
“爷爷,大伯父,大伯母,爸妈。”安心一一打了招呼,就走到了角落和安然他们挤在一起,小声嘀咕,“怎么回事儿?”
两人摇摇头,无辜状。
安老爷子见人都到齐了,清清嗓子,“今天叫你们来只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说。”无意中瞥见了安心,“安心,把头低下,别让我看见你的脑袋。”眼睛疼。
安心委屈地低下脑袋。
没办法,这事儿怪她。
主要在于高中时期压抑太久,什么事情都不让干,于是在毕业当天她一个人悄***地去了理发店,把她养了好几年的秀发给剪了,并且还染了炫酷奶奶灰,套上了库存好久的铆钉皮衣,去了酒吧,疯玩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清晨才晃晃悠悠地回家。
差点把大清早起来锻炼身体的安老爷子气得当场升天。
自此安老爷子见她: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
恨不得没了这个孙女。
“爷爷。”
安老爷子连忙否认,“别叫我,我没你这个孙女,”好像太伤人了,“你把头发染回来,我们还是可以商量一下的。”
“哦。”安心转身离开。
好不容易染的头发,怎么样也得再过几天吧。
就这样一个不愿意染回来,一个也就不愿意看见她,要不是这次有特殊情况,安老爷子压根就不想叫她回来扎他的眼。
“你们知道段家吧!”
“……”无人回答。
安老爷子坐不住了。
这些个小兔崽子就不知道应和几声吗,我一个人唱独角戏很尴尬的。
“安然。”
突然被cue到的安然一脸懵逼,“嗯,对,是的,没错,就是这样。”这样回答应该没错了。
“安权。”
很明显安权做好了准备,双手一摊,肩一耸,“爷爷,我不知道。”
安老爷子不死心,“安心。”
没人理他。
“安心!”
“嗯?爷爷,你叫我?”她擦了擦鼻子。
算了,问她,还不如问别人呢。
他给安大伯使了个眼色。
安大伯侃侃而谈,吧啦吧啦说了一大堆关于段家的事情。
安老爷子满意地点点头。
看看,你们都好好看看,学习学习!
安爸爸:“所以,爸你叫我们来是为了什么?”
瞧瞧,多有眼力劲儿啊,要懂得抛问题,这样话题才能继续下去,而不是一个个跟锯嘴葫芦一样。
不过,“咳,我们家出现了一点点小问题。”
安然问道,“然后呢?”
安老爷子心里给她点了个赞,懂得现学现用了。
“段家帮了我们,但是。”他话锋一转,“他们以此要挟想让我们家跟他们联姻,”说到这里,安老爷子不屑地哼了一声,“不就是想要冲喜嘛,说的真好听。”这些个狗东西,就干不出个人事儿来。
“冲喜?”安心惊讶,“不是说建国以后不允许搞封建迷信吗?为什么还有?”
场面一度安静,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
安老爷子指指自己,“你问我吗?”
安心点点头。
“我知道个屁!”安老爷子突然爆***,“老子要是知道会找你们来吗?”他看了眼排排坐的三位,幽幽的叹了口气,“哎,老子的存货都要被他们撬光了。”
好不容易养大的白菜,终于可以拿出去论斤卖了,结果被人连夜抢走了,你说气不气!
看着老爷子满脸愁容,安心秉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原则,指指身边的安权,“爷,你看他怎么样,让他入赘!”
安权一听,心里拔凉拔凉的,就差滴两滴眼泪了。
安老爷子瞅了眼,“安心,你能别一天到晚出馊主意吗?”抿口茶,小声嘀咕,“亏你想的出来。”
安权大为感动,恨不得立刻冲上去给老爷子一个熊抱,他朝安心一挑眉,嘚瑟之前不容言表,那神情仿佛在说:我可是老爷子的金孙,宝贝疙瘩,怎么能随随便便送出去和亲。
下一秒,却啪啪打脸。
“他还没到法定结婚年龄呢,怎么能送出去入赘。”
安权:不是,爷,你的意思是说我到了年龄就可以送出去联姻了吗?
请您收回这句话,这样我还可以当你是我爷爷。
场面又一度陷入尴尬的局面,谁都不愿意先开这个口,一位是侄女,另一位是亲生女儿,手心手背都是肉,送谁去联姻都不合适。
最终安老爷子缓缓开口,“安然。”语气中透露着些许无奈,却又无可奈何。
如果可以,他也不愿意这样做。
安然一脸平静,仿佛早就知道了一般,“好的,爷爷。”
她那乖巧的模样让安老爷子越发不忍心了,千言万语只能化为深深地叹息,“好孩子,苦了你了。”
她浅浅一笑,摇摇头,“不苦。”
她从一开始就知道,生在家族中,多得是不由自主,你既然享受了家族带来的好处,就必须要付出回报。
就像爷爷所说,弟弟妹妹还小,就只剩下她了。
“不行,爷爷,我不同意!”安心站出来反对,“凭什么是她去联姻,我要去!”她想了想好像没什么理由,“我喜欢他!”
接下来,安心开始侃侃而谈,“我对他一见钟情,二见倾心,之前不知道他是段家人,刚刚才认出他来,我的他的感情,就好比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安权掏掏耳朵,咂咂嘴。
之前她姐也这么对他说过,因此他总结了四个字:鬼话连篇。
说谎都不用打草稿,张口就来。
他觉得他姐不去当作家,真的是浪费了她的文学天赋,看把爷唬的一愣一愣的,就差流滴眼泪,为她的爱情点赞了。
安老爷子一吸鼻子,“安心,爷爷没想到你这么不容易。”
安权:“……”爷,你也不用这么给面子吧,还有你那湿润的眼眶是怎么回事,别流泪,我怕接不住这沉重的泪水。
“安心。”安然在一旁扯扯她的衣角,神情中满是不赞同。
安心给她使了个眼色,拿出手机,递给安然,屏幕上郝然打了一个人名。
看到名字后的安然没了声。
“爷!”安心疯狂暗示,安老爷子却没有立刻下决断,毕竟这事关两个家族的联姻,不是小事。
一位是被迫,一位是自愿;一位温柔体贴,大家闺秀,一位算是纨绔吧。
论谁都会选前者吧,即便她是被迫的。
但是一句喜欢却让安老爷子心中的天平偏向了后者,他自认为自己很开明,不是那种棒打鸳鸯的家长,“安心,我可以同意你,但是在这之前,你先把你的毛给染回来。”
“我的毛,做错……”安心反驳。
“嗯~”安老爷子一个眼神就让她蔫了。
她委屈巴巴,“好吧。”
会议结束后,安然把她拉到一边,握着她的双手,“心心,你不应该站出来的,你还小,应该让我去。”
“姐,”安心忍不住打断她,“你能不能自私一回,为自己想想,不要一味地为我们着想,”她看着安然的双眸,清澈的眼眸中倒影着她的身影,心中一动,“我不小了,我成年了,不该一直躲在你的身后。”
“可是……”安然还想说些什么。
“姐,我也想为家族出一份力,”她莞尔,“还有那个人,你真的甘心放弃你们这么多年的感情吗?”
安然有男朋友,已经好几年了,他们是从高中开始的,这件事除了安心和安权,家里没有人知道,这也是安心为什么要站出来阻止的原因。
她知道,姐姐就是这样,一旦涉及到家族或者亲人,她永远都是那个愿意放弃自己的一切,拼命保全他们的姐姐。
小时候,每当遇到危险,她永远都是站在他们前面,替他们遮风挡雨,可是她忘记了,她也是小孩,她只比他们大了三岁而已。
安心:姐姐,现在我已经长大了,不用你来保护我了,该由我来守护你的幸福了。
“姐,你不用担心,我姐这儿不是还有我吗?”见安然有些动容,安权趁机再松松土,“再说了,你觉得谁还能欺负的了她?”
安然噗嗤一笑,两条眉毛弯弯的像两轮弯月,“心心,如果你累了,姐姐是你永远的依靠。”她被说服了,毕竟她实在是没办法割舍这么多年的感情。
“那当然,”安心笑道,“只要你到时候别嫌弃我就行。”
安然摸摸她的脑袋,“不会,这辈子都不会。”
“啧,”安权不屑。
安然又揉了揉他的脑袋。
只见安权的脸由肉眼可见的速度爆红,双耳都快滴出血来了,“姐,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小,小孩子才要摸脑袋呢!
“真好玩。”安心趁机捏了一把他的脸。
“安心!”安权恼羞成怒,双眼死死瞪着她,眼眶中的熊熊怒火都要喷出来了。
“姐~”安心急中生智躲在了安然身后,“你看他,一点都不尊重我,我好歹也是他姐啊!”捏一把怎么了,大姐摸了你这么久都脑袋,也没见你说她半个字啊!
“那你也得有个做姐姐的样子!”从小到大没干过一件正经事,带着他***逃课,放学打架,网吧通宵,一经抓包通通推到他身上,害得他天天罚抄。
如果说她有做过一件好事,那就是她让他的字从狗爬字到了现在的行云流水,有大师风范。
“好了,你们两个别闹了。”安然眉眼带笑,语气中丝毫没有责怪的意思。
还说自己长大了呢,一天到晚就知道欺负安权。
也亏安权老是让着她,宠着她,她应该是他们三人中最潇洒的一位了。
只是这次联姻……
安然还是止不住担心,她怕安心的性子在段家会被欺负,会被排挤,她还怕她会……不行,不能在想下去了。
“小妹,你明天还要把头发染回来呢。”
此话一出,安心泄了气,耷拉着脑袋,就像一只被抛弃的小狗,散发着可怜委屈的气息。
她好生无气的说:“知道了。”
她也没心情和安权闹了,一个人回了房间。

小编点评

离婚后前夫他画风突变全本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精彩评论,蛮好看的,作者文笔成熟,人物对白不幼稚,人物性格鲜明,有想继续看文的欲望。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