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君座下尽邪修(江应鹤)

仙君座下尽邪修(江应鹤)

导读:热门小说——仙君座下尽邪修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江应鹤的精彩故事,精彩段落欣赏:玄微仙君江应鹤,修真界正派首屈一指的剑修,孤冷清绝,出尘拔俗。而他的座下有三位弟子,一个比一个身世悲惨,一个比一个天资绝艳。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仙君座下尽邪修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江应鹤的精彩故事,精彩段落欣赏:玄微仙君江应鹤,修真界正派首屈一指的剑修,孤冷清绝,出尘拔俗。而他的座下有三位弟子,一个比一个身世悲惨,一个比一个天资绝艳。

小说介绍

玄微仙君江应鹤,修真界正派首屈一指的剑修,孤冷清绝,出尘拔俗。
而他的座下有三位弟子,一个比一个身世悲惨,一个比一个天资绝艳。
江应鹤把自己所有的耐心都留给了徒弟们,直到他发现——
细心温柔的大徒弟是血河魔尊,杀人不眨眼,吃人不放盐。
行事利落的二徒弟是鬼族宗主,势力庞大,手下恶鬼千千万。
乖巧驯顺的小徒弟是上古大妖,原型通天彻地,妖王跪着叫他祖宗。
江应鹤:“……”

仙君座下尽邪修全文阅读

江应鹤没有想到,这个从怨气凝体的一团血肉中解救出来的灰发青年,口中说得“饿”,并非是对于食欲的贪求。
屏风分隔内外。秦钧就躺在内屏里面。
江应鹤与颜采薇坐在一处,有诸多道友解决完此地肆虐的鬼气之后,纷纷向江应鹤见礼,向江仙君与蓬莱仙门的守望相助道谢,随后再行告辞离开。
这过程之中,有一位药王谷的元神真人,探测过了秦钧的情况。
“此人灵根超凡,定然是一品修仙种子……只是肉躯浸润鬼气,万鬼侵蚀过,以后修行路途之上,常需引导修复,否则……”那位真人捋着长须叹气,“恐怕将走火入魔,堕为浑身怨气的鬼修。”
这些也是江应鹤的判断,他微微颔首,问道:“可有办法?”
“若要平息鬼气,须得洞虚境之上的先辈哺喂道体之血,以净化其体。等到这孩子自己突破元婴之后,就可以稳定根基,不受影响了。”
江应鹤立即想到那一日救他时,对方落在锁骨上的啃咬,想必也是不愿堕落,一心想要回归正途。
他点了点头,与那位药王谷真人告别后,才与身旁的颜采薇对视一眼,道:“师姐以为呢?”
十日平怨,颜采薇做了许多安抚伤众,净化驱邪之事,被安州百姓立了几个供牌,这两天正在对着这些神道修士所用的人间愿力发愁。
她叹了口气,道:“引他入门,岂不是要时时由你哺喂点拨,李还寒可会愿意?”
江应鹤道:“那便将他收作我的第二个徒弟。”
颜采薇惊奇地望他一眼:“不满百年,再收一子,想必修真界众人对你的座下之位,又该心生觊觎了。”
江应鹤隔着屏风望去,淡道:“这是缘分到了,凡夫俗子,入不得我的门下。”
颜采薇想到之前那一千年,诸多踌躇满志想要拜进江师弟门下的青年才俊,又想到他们如今的境界、和李还寒那个天魔之体的境界地步,顿时对江应鹤的眼光和缘分心生感叹。
“……难道不世出的天才,也会吸引别的不世出的天才么?”她摇了摇头,“只要你收徒,掌门师兄怕是能再高兴得一晚睡不着。只是这两个孩子,一个天魔之体,一个万鬼侵神,不知道还以为你救死扶伤。”
江应鹤摩.挲了茶杯一会儿,道:“精准扶贫。”
话语才落,里面那个“精准扶贫对象”便从躯体的自我修复中醒来,稍稍有了些动静。
江应鹤站起身,绕进了屏风里面,一眼便见到灰发青年的眼眸转了过来,是那种发冷的铁灰色。他五官轮廓很锋锐,线条鲜明,眼眸间有一种默然而致命的感觉,带着防备之感。
他坐在床榻一旁,平静道:“随我入蓬莱。”
真是单刀直入,一点转弯的余地都没有,在对方回复之前,江应鹤补充道:“如若不想修仙问道,最多三五年,你躯体溃烂崩解,化为尘土。仙途虽苦,但可以增长你的寿元。”
这是江应鹤印象中,对凡俗之人最大的诱.惑,什么通天彻地、搬山移海的大能,对他们来说,还是太遥远了一些。只有活得久,是最真实的、近在眼前的利益。
但对方的反应并不大。那双铁灰色的眼眸仍旧盯着他,这视线几乎像是属于一个凶兽或是恶灵的,像捕捉到了自己的目标,有一丝丝的新奇或者有趣感。
他没有回复,江应鹤便当他默认,低头用左手拇指在另一手的食指上滑了一下,冰雪道体的肌肤立即割裂开,露出鲜红的***。
他探过手,递到秦钧的唇边,声音软化下来一些:“是我救你,总不会害你。”
那双铁灰色的眼眸动了一下,看着霜白肌肤上刺目的红点,他***了***唇,暂时虚弱的神魂和真灵都被眼前的馥郁芬芳吸引了。
血迹触唇。秦钧含住了江应鹤的指尖,他沉眠之前没少跟那些自诩仙门正派的修士打交道,却是第一次被这样引.诱到。
在他的印象里,几千年前的修真界中,正道之内的争夺与恶念完全不比阴门鬼宗要少。哪有像这个人一样的,那些口上说说的上善若水,这个人怎么还当真了?
秦钧的舌抵着伤口,几从裂隙中窥探出对方神魂的鲜美。他忽地吐出了江应鹤的手指,起身靠近了他。
江应鹤没有躲,以这人的虚弱程度,没有太过于警惕的必要,这只是个受尽怨气折磨的普通人而已……他的想法猛地一滞,感觉到对方抱住了自己。
太缺乏安全感了,自救回他后,也未曾提过父母一事,大概在鬼气肆虐期间死于非命。江应鹤在心里叹了口气,想到这要是在和谐幸福体制健全的现代社会,简直惨得都能开水滴筹了……
等下,水滴筹是什么来着……江应鹤来这儿一千多年,总有记忆模糊的地方。他正想着“孩子太惨了”,就被秦钧趴在脖颈上又咬了一口。
江应鹤:“……属狗的吗?”
怀里的人没吭声,在他喉结右侧用尖牙开了个口,慢慢地***.舐着淌出来的血迹。
道体内的血液,虽然对江应鹤影响不大,但也是会有些疼的。他皱了皱眉,觉得不能让人白咬了,伸出手拍了拍秦钧,低声道:“叫师尊。”
脖颈间的动作停了一下,江应鹤隐约听到他沉沉的一声笑,像是错觉,对方的表情似乎一直都没有变过。
秦钧慢慢地移过目光,看了他一眼,不知道脑子在想什么,好半晌才道:“……师尊救命之恩,弟子秦钧,没齿难忘。”
————
江应鹤启程回蓬莱时,安州鬼城已被诸多正道修士净化过一遍,许多怨魂洗去浊气,地气逐渐安定下来。
掌门真人周正平知道他又收了个弟子,老怀甚慰,还亲自过来探望一趟,然后就被秦钧那双灰色眼睛盯得脊背发毛,心想这孩子怎么跟他师兄一模一样,看江师弟就跟看块儿肉骨头似的,一看别的人,目光就充满了诡异的嫌弃。
像是在看一群堆积了几千年的修真界有害垃圾。
不过为了蓬莱的传承,周正平还是非常尽心尽力地对秦钧夸奖了一遍。他夸完才从颜采薇口中得知,这个新弟子是被万鬼侵神,比之前那个天魔之体还更易碎,没准儿教着教着就走火入魔了……
周正平看了一眼表情如常的江应鹤,艰难道:“……此子定有过人之处。”
江应鹤深以为然,满意点头。
而灰发灰眸的秦钧就站在他身畔,用灵力勉强修复好的躯体中,完全看不出任何一丁点的强韧和天赋。
周正平:“……”
掌门真人一直到离开的时候,还在念念叨叨愁眉苦脸的,整个蓬莱上下都跟着不看好……随后,这个叫秦钧的弟子飞快地筑基速度,再次打了所有人的脸。
又是短短的两年筑基,整个蓬莱上下怨声载道,刚想着李师兄带领同门去秘境历练,可以安分几年重建自信的时候,又立刻被这个秦师兄往后甩了一大截,怎么他们清净崖的弟子,都这么不当人的吗?!
不过有一句话说对了,清净崖的弟子,的确都不怎么当人。
江应鹤倒是觉得以系统的标准,这进度理所当然。他正盯着系统开放的第二个进度条,“钧”字后方的鲜红色培养进度条缓慢地解锁,每当他用道体之血净化对方躯体里的鬼气时,这个进度条就会突然跳一下。
看来关心身心健康的培养方式还是很正确的。江应鹤满意地想着,正在检查秦钧的***时,忽地被二徒弟抓住了手腕。
他平时不怎么说话,行事也很沉稳,不会贸贸然地去做任何没有把握的事情,一般出现这种举动,都是有事情要说。
江应鹤抬起头看他一眼,猜测道:“筑基不稳?”
秦钧点头:“有一些。”
江应鹤改了灵力的运行路径,直接探进他功体之内,包裹住了筑基灵台,神识一扫,便见到秦钧的灵台通体灰黑,有丝丝的鬼气缭绕。
还是驱除不净,这万鬼之气像是种在了真灵里,无论这两年来怎么净化,都会卷土重来。
江应鹤轻轻地蹙了下眉,一边耐心地继续驱除鬼气,一边想着可有什么办法能够改善他的体质……正当江应鹤沉思时,忽然感觉到有什么带着温度的触感压在了肩膀上。
是秦钧靠了过来,他对着江应鹤霜白的脖颈和喉结盯了一会儿,才道:“处处都要师尊费心。我……”
“嘘。”江应鹤专注地导入灵力,拔除纠缠着筑基灵台的鬼气,随后道,“不必内疚,只要你以后行光明磊落之事、依掌门师兄所说,做一个问道向善之人……”
问道向善……秦钧像是听了一个奇妙的笑话,他的注意力凝聚在江应鹤身上,终于想到对方与其他正道人士不同的地方了。
他只是表面上冷淡无比,但其实成熟而温和,对其他人有很大的容忍度。而且他似乎还受过某种规则的培养和教育,愿意用比较善意的想法猜测他人。
这种感觉在他面对着自己时,显得尤为明显。
如此的特别待遇,有一些取悦到了这只恶灵***的神经。
他已经习惯江应鹤身上的气息了,觉得很***地再挨近了一点,由着江应鹤把体内其实并没有什么大碍的鬼气剥离出去。
恰在此刻,清净崖的仙府玄门骤然洞开,外界的光线猛地投入进来,还有一个挺拔如松的玄色身影。
李还寒一身腥甜血气,伫立在玄门中央。他身上的衣袍有几处破损,躯体上的血迹蜿蜒而下,漫过他攥紧的指节缝隙。
“师尊,”那双血色的眼眸有一瞬的戾气横生,但又迅速地消散,“……他是谁?”
血液滴落在地面上,顺着指缝浸润过去,将李还寒紧握在手中的寒玉剑坠染透,镀满殷红。
这是太虚秘境内层的镜石,是一件未经打磨的先天灵宝。当李还寒的手从寒光玄冰中取走寒玉镜石时,整个太虚秘境,烟消云散。
而之后的返程路途上,他无数次笨拙粗糙地编织绳结,在千磨百炼中才制成剑坠,每次置于掌中,垂眸凝视时,都觉心口怦然。
血迹滴在地上,结了一层薄薄的冰。眸色鲜红的黑发青年向前走去,从喉咙到胸口之间,都被掌心这股寒意刮蹭着、仿佛顺着心口穿刺而过。
他的独.占欲.望蓬勃而出。
冬去春来,乍暖还寒。

仙君座下尽邪修免费阅读

江应鹤抬眸望去,莫名觉得对方的语气有那么一点儿冷意,这对于脾性温和的大徒弟来说,似是很罕见的一件事。
他的视线扫过李还寒身上的殷红血迹,放出神识探查了一遍,发现对方功体未损,随后才道:“他叫秦钧,是你师弟。”
李还寒走到灰发青年面前,那双血红的眼眸像是考量一般地注视着他,他停了片刻,道:“这位秦师弟,好像受伤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也要说这句话。在未曾赶回来的时候,他心里想着的是身上的伤痕并不体面,即便他不觉得痛,但也不想让江应鹤见到。而如今,面对如此境况时,却想让师尊看一看他。
秘境内层,是许多元神真人都未敢踏足之地。他将整个太虚秘境的阵眼镜石取走的消息,恐怕很快就要流传于各个宗门大派之中。但那些无关紧要的人,无论怎么讨论李还寒这个名字,无论是对他敬慕还是忌惮,他其实都并不在意。
但这个时候,李还寒竟然控制不住地想让江应鹤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江应鹤嗯了一声,一边给大徒弟阐述秦钧的来历,一边伸手施了一道除尘术,将他衣角上凝涸的血污清理干净,随后见到李还寒转过了身,捉住了他的手腕。
江应鹤怔了一下,感觉掌心上被放了什么东西。
“太虚秘境没什么好东西。”李还寒语气平和地道,“只是让我弄脏了。”
他莹白的手掌正中,是一块形如寒玉的镜石,被编织成了一个剑坠儿,上面沾着鲜红的血液。先天灵宝的气息在往复不停地扩散开,带着些微符合他功体的冰冷之感。
江应鹤愣了半天,认出这是什么之后,问道:“你***秘境内层了?你、你平时看着冷静,怎么做这么冲动的事情?”
他跟李还寒六十多年师徒,情分自然也重,第一反应只有担心:“没有下次了,还寒……”
江应鹤话语未半,掌门师兄的传音符突然一亮,周正平的声音在仙府之内响起:“江师弟,正华殿,要事相商。”
江应鹤让他打断了话语,后半句的训斥没有说出口,只是握紧了手中的寒玉镜石,又看了李还寒一眼,道:“他之前万鬼侵神,体质脆弱,不过你一贯温和亲善,要好好照料师弟。”
他看着面前的大徒弟认真点头后,才步出玄门,化作一段遁光前往正华殿。
江应鹤离开后,清净崖之内便只剩下他们两人。
李还寒血眸渐阴,坐在一旁看了秦钧一眼:“万鬼侵神?”
秦钧***了***牙尖,撑着下颔散漫地笑了一声:“天魔之体?”
虚伪。两人此刻心中的想法出奇的一致。
李还寒伸出手,血色长剑从他掌心中凝聚而出,插入地面。他撑着剑柄坐在一旁,身上的温和假象消失得无影无踪,一股冰冷暴戾之气泛上红眸,浑身上下都溢满了杀机。
“鬼气缭绕而不死,邪修种子。”李还寒道,“不如,我助你超脱。”
血剑上的冷芒刺过眼眸。秦钧铁灰色的眼珠转动了一下,觉得很有趣似的审视了他片刻,道:“我是邪修种子,你是什么?一只……化人的天魔吗?”
锵然一声骤响,李还寒手上的长剑破风穿过,剑气洞穿了秦钧身上的躯体,剑刃抵住他的筑基灵台之上。
而秦钧却没有移动,他是一只恶灵,即便肉躯摧毁无数遍,也可以重新修复,这表面上的筑基灵台,于他而言,用处也并不大。
筑基灵台位于心口旁,血剑破开表皮,吮吸血液。李还寒停手凝视他几秒,道:“你接近他,是为了什么?”
“这话我恰好也要问你。”秦钧眉宇一挑,散发出一股近乎不可一世的狂气。“你一只魔,怎么混迹在名门正派之中。”
李还寒目光不动,神情中的一丝微颤都找寻不到。他拔出剑身,看着对方被血剑捅穿的碎烂伤口迅速恢复。
“……恶灵。”他冷漠地瞥了一眼,“你要是敢伤到他,我就直接宰了你。”
秦钧很多年都没有听过这种威胁了,他居然在李还寒身上感受到了久违的威胁感。
这个人恐怕不止是一只化人天魔而已,他身上有一股与自己相同的、类似于合道天雷的味道。
秦钧挑了下眉,勾着唇笑了笑:“不巧,我就是想吃了他。”
他看着那双血色的眼眸越来越阴郁,脑海中反而又想起——每一个天材地宝周围,都会有盘旋环伺的凶兽。
江应鹤对于他这个等级的鬼修来说,就像是一块甜蜜诱.人的糕点,让人想要把他一点点地咬碎、***净、吞进腹中。
而李还寒,恰似那头被触碰了领地的恶兽,眸间血光正盛。
————
正华殿。
“冰原之上人迹罕至,在那里渡过洞虚境的第二次***,该是一个好地方。”周正平道,“江师弟准备了这么多年,理应心中有把握。只是修仙一途,攀登而上,总有困境……”
周正平例行念叨。对于很多有天赋的人来说,洞虚境已经是他们一生所能经历的终点。而再向上的阶段,只有江师弟自己才能涉足。
他这次与江应鹤当面商议,正是在谈江师弟引动第二次***的合适之所。
玄微仙君的***高悬多年,这件事蓬莱的许多人都知晓,但他们也知道,以江应鹤的充分准备,这次理应也能顺利。
江应鹤道:“等我闭关之时,我的两个弟子,还要交由掌门师兄照应。”
周正平口中的絮叨一停,脑海中浮现出李还寒和秦钧的样子来,莫名地心里一抖:“照应……?谈不上。他俩是不世出的天才,不需要他人干预。”
江应鹤摇了摇头:“还寒此次带领同门***秘境,虽然尽职尽责,却也擅自***了秘境内层。”
周正平:“依李还寒的本事,应无大碍。”
江应鹤叹了口气:“他把太虚秘境的先天灵宝取走了。”
“噢……”周正平自认为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刚淡定地应了一声,话语随后就硬生生地卡住,脑海里被“先天灵宝”四个字砸懵了,愣了半晌才道:“啊?!”
所谓秘境,常常是依傍先天灵宝而生的。众人虽然知道,但一般并不会去取,首先是不一定能拿到,更可能受伤陨落,其次是门下弟子历练之所,他们也有意地将秘境利用起来。
“他拿到了?”周正平的声音猛地拔高了几个音调,“这孩子带个队,把秘境带没了?”
江应鹤轻咳一声,尴尬道:“嗯……拿到了。”
“李还寒是烈性功体,太虚秘境又属冰雪,他拼了命取这东西做什么?”这地方不是蓬莱派单独所有,许多门派都会前去历练。周正平捂着胸口缓了一会儿,感觉自己血压都上来了。“难不成送给哪个女修士,还能合藉成契,拐回来个道侣不成?!”
江应鹤听着这话,觉得徒弟一片孝心,让掌门师兄说成了***女爱,有点不乐意地道:“就非得是女修士吗?”
周正平瞪大眼睛,捋着胡须,心都哆嗦了:“怎么着,你徒弟送给男的了?!”
江应鹤:“呃……”
周正平见他没有回答,以为真是这么回事儿,猛地一拍大腿,愁道:“这事儿马上就能传到瀛洲派、广寒宫、药王谷、兰若寺……所有修仙宗门都知道,太虚秘境让咱们给整没了,还是为了一个男修……整个儿一旷世绝恋。”
周正平修行之前,乃是中洲辽城人士,这么多年修身养性下来,这还是头一回把乡音气出来。
江应鹤见他越说越偏,连忙打断道:“还寒自然是送给我了。”
周正平猛地一愣,血压又突然降了回去,一边捋着胡子一边道:“怎么不早说,那这不是尊师重道的典范么。”
他定了定神,喝茶压惊,继续道:“行了行了,要是这么说,左右都是你座下的弟子强横,没有违反规定,他们羡慕不来。过两日云不休出关,你也正好可以去千里冰原筹备渡劫。”
云不休是蓬莱派的三位真人之一,道号清晏,之前为钻研一门道术而闭关了两百年,他也是这一代之中最小的一位,是江应鹤的师弟。
江应鹤微微颔首,正待说什么时,整个蓬莱仙门地气忽动,正华殿颤动摇晃,杯碟脱手而碎。
不光是江应鹤愣了一下,周正平也跟着懵,两人当即遁光而出,停留在半空之中向地气颤动之处眺望而去,见到一处清净幽然的山峰从半空中斜斜滑落,被从中斩碎。
周正平挥了挥拂尘,一道青光将半截山峰托举住,慢慢地放到蓬莱地面之上。周围已有包围观看的弟子,议论惊叹之声不绝于耳。
他随后转过头,看着江师弟霜白冷峭的下颔弧度,道:“玄微,这个碎掉的山峰,好像是你的清净崖啊。”
江应鹤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家房子塌了,脑海中已经浮现出好几个可能,直到他看到断峰之上的两人身影。
与此同时,耳边响起掌门师兄颤颤巍巍的话语。
“玄微,好像是你徒弟在……”他想了想,没说打架斗殴,含蓄道,“……切磋啊?”
江应鹤:“……”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