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我最贪恋你(罗迹许沐)

全世界我最贪恋你(罗迹许沐)

导读:鹿随罗迹许沐小说《全世界我最贪恋你》全本特别推荐;作者鹿随所著校园言情小说。“外甥女,大小姐,姑奶奶,我求求你了,谈个恋爱吧。”许沐没说话,拆开新衬衫的包装袋,发现所有扣眼都是封住的。“你都大四了,还整天一个人混。。

小说介绍

罗迹许沐小说《全世界我最贪恋你》全本特别推荐;作者鹿随所著校园言情小说。“外甥女,大小姐,姑奶奶,我求求你了,谈个恋爱吧。”许沐没说话,拆开新衬衫的包装袋,发现所有扣眼都是封住的。“你都大四了,还整天一个人混,身边有人每天对你嘘寒问暖,哄着你宠着你,不好吗?”

小说简介

高二那年,混不吝的罗迹追到了年级第一许沐,一场恋爱谈的惊天动地,轰动全校。没多久,许沐跟他提分手,一向高傲的罗迹这辈子第一次低了头,软声软气求复合,姑娘铁石心肠,座位调的老远。后来许沐转回原籍高考,两人从此断了联系。大四那年,全国大学生辩论决赛现场,两人重逢。针尖麦芒,互不相让。

全世界我最贪恋你全文阅读

许沐拎着纸袋推门进来时,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空调打的太低了。
上一波使用这间休息室的人大概火力很旺。
她反手锁门,四处看了一下,在门旁找到中央空调的控温器,把温度调高几度。
手机已经响了好一会,打电话的人似乎没有放弃的意思,许沐按了免提,顺手把手机扔桌上,随后听到小姨赵清欢暴躁的声音:“我是给你介绍男朋友,不是找你讨债催命,怎么连电话都不接?”
许沐脱掉身上的短衫,调整文胸肩带,“没听到。”
“少扯,老实交代,为什么不通过人家的好友申请?”
“不想聊,别浪费人家时间。”
赵清欢耐着性子:“只是交个朋友了解一下,又没让你马上洞房,万一你喜欢呢?人家可是机长,开飞机的!履历表十几页,多少人排队等着呢。”
脖颈上的链子刮到耳朵,有点疼,耳洞前几天发炎还没好,许沐微微侧过头,把卷在项链上的头发拉出来,“哦,那让排队的去加吧。”
赵清欢虽是许沐小姨,但只比她大六岁,俩人从小一起长大,站一起跟亲姐妹似的。
她为许沐操碎了心。
“外甥女,大小姐,姑奶奶,我求求你了,谈个恋爱吧。”
许沐没说话,拆开新衬衫的包装袋,发现所有扣眼都是封住的。
“你都大四了,还整天一个人混,身边有人每天对你嘘寒问暖,哄着你宠着你,不好吗?”
“还有,你知不知道,女人到了一定年龄没有性生活是要生病的——”
正用别针挑开衬衫扣眼的许沐:“……”
她有点无奈:“赵清欢同志,我一会还要比赛。”
“你不是替补吗?怎么又让你上。”
许沐拆掉衬衫吊牌,“一辩状态不好,老师跟我说过几次了,我不好拒绝。”
全国大学生辩论决赛,录播制,后期是要在电视台播放的。
这种露脸的事,她最不喜欢。
许沐已经很久没穿过正装了,大概因为经常背着单反上山下河四处走,所以衣服大多比较休闲舒适,眼前这套白衬衫和小黑裙显然不是她的风格。
裙子不太合身,许沐深吸一口气,费力拉上腰间的拉链。
赵清欢:“早知道这样,当初你直接上多好,非要把名额让给别人——你干什么呢?”
“裙子太紧。”
队里不知从哪找这么条裙子,这里的人估计也只有许沐能穿***。
赵清欢笑了:“你是不是胖了?”
“没有——”
话没有说完,忽然听到两下敲门声,简短急促,接着有人转动门把手。
虽然进来的时候已经锁了门,但许沐还是下意识拽了桌子上的衬衫护住胸口,门外传进一个略显低沉的男人声音,没什么耐心的样子,似乎是在跟谁通电话,“我到了,开门。”
隔了几秒,走廊有人喊:“老大,这呢!”
脚步声响起,门外安静下来。
许沐恍惚了一下,这声音很像一个人。
她站在原地没动,双手紧紧拽着白色衬衫,电话里赵清欢还在说着什么。
许沐回神,“我还有事,先挂了。”
她加快速度,将衬衫纽扣扣到领口第二颗,黑色西服外套披在肩上,一边将手伸进袖口里,一边疾步向外走。
走廊已经没有人。
许沐盯着声音消失的方向看了一会。
手机收到一条信息,是赵清欢:这事没完,晚上再说。
刚看完,又来一条:争气一点,赢了给你买糖吃。
许沐笑了下,手指轻点,发过去一个字:好。
她把换下的衣服塞进纸袋里,转身去了旁边A大休息室。
方桌上堆了厚厚一摞资料,两个队友还在低声研究,另一侧沈瑜冲她招手,“沐沐,这里。”
许沐走过去,随手把纸袋放在沙发旁,“导师呢?”
“被主持人叫走了。”
她点了下头,接过沈瑜递来的胸牌别在身上,抬手三两下抓了个蓬松又漂亮的丸子头,手腕上的黑色头绳拉到头发上绑了三圈。
沈瑜问她在哪换的衣服,许沐说隔壁。
“隔壁不是Z大休息室吗,他们挪地方了?”
许沐翻开桌子上的资料夹,“是吗,我去的时候没人。”
沈瑜挤到她旁边,有点花痴似的,“我来的时候看见他们了,倍儿精神几个男生,其中一个特帅,正宗偶像剧男主那种类型。”
沈瑜是皇城根儿下长大的姑娘,一口京片子,打小没离开过北京,考大学拼着老命报了青城A大,拎行李上飞机那一刻有种出狱的感觉。
许沐翻了一页资料,“有多正宗?”
“就是那种,”沈瑜绞尽脑汁搜索词汇量,想了半天发现找不出一个准确的形容词,于是选择了最原始最直白的语言:“帅啊。”
许沐:“……还有呢?”
沈瑜想了想,“腿长。”
“高冷,没错就是字面意思,又高又冷。”
“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偏眼睛又很勾人,看你一眼心怦怦跳。”
听起来好像是挺不错,但许沐没什么感觉。
世界上最好看的那双眼睛,她早就见过。
人大概都是这样,尝过最好的,其他的再好也入不了眼。
那个少年人。
当年在学校,他很惹眼,喜欢穿帽衫打球,扯起衣领擦汗,有点浑,有点倔,谁都不放在眼里,一双桃花眼又欲又痞,很招女孩儿喜欢。
那时的欲,不是成年人的欲,是少女对青涩.爱情的小小幻想,期待被那样一个生活在规则之外的人特别对待。
许沐是年级第一,别人都以为她是乖乖女,只有他看出她骨子里叛逆的一面。
他带她爬山,住帐篷,看一整夜的星星。他跟人飙车,她就坐在摩托车后头,紧紧搂着他的腰,耳边全是风,眼睛都不敢睁。
下大雨,她说从没淋过雨,他把伞扔掉,拉着她一起冲进雨里,过后两人双双感冒。
他带她做了太多疯狂的事。
那时她什么都不怕,跟着他,生活永远新鲜有趣。
当年两人分手,全校都知道,轰轰烈烈,闹得很僵。许沐转学后,切断了那边所有联系,再也没见过他。
这些事她不常想起,只是偶尔在街上碰到跟他身型背影有些像的男生,会忍不住多看几眼,默默在心底拼凑他现在的模样。
沈瑜碰了碰她,小声说:“导师回来了。”
许沐抬眼看过去,导师从外面进来,顺手把门带上,眼神示意一下让大家围坐过来,做最后的论点和流程梳理。
导师姓张,毕业后留校任教,是A大最年轻的教授,参加过很多辩论赛,思维敏捷,常常剑走偏锋,从异于常人的角度剖析论点,圈内很有名。
他一来,休息室里的气氛很快紧张严肃起来,全国大学生辩论决赛局,大家不敢怠慢,很快***状态。
时间不多,简短的二十分钟会议结束,导师拿出一个透明文件夹,从里面抽出几张A4纸,“Z大赛区都是什么学校你们也清楚,能从那些顶尖学校中脱颖而出,实力不可小觑。”
大家看过去,最上面那张纸上附了一张照片,旁边有文字说明。
导师点点这个人,“对方一辩,逻辑学大三学生。”他将几名辩手简单介绍,包括基本资料,专业优势,语言习惯等。
经过之前几场比赛,大家对其他赛区比较突出的队伍多少知道一点,只有许沐是后加入的,听得格外认真。
导师介绍完前三位辩手,把最后一张简介单拎出来,推到几人面前。
许沐目光定住。
照片里,男生侧脸英俊,下颚线条分明,眼神透着不拘,眼睛没有直视镜头,但莫名给人一种压迫感,浑身散发着这人“不好惹”的信号。
导师着重说了一下:“罗迹,Z大数字媒体艺术专业大四学生,主攻游戏设计方向,这个人你们要特别注意一下,他是Z大几个辩手里唯一一个专业相关度低的人,前几场比赛表现非常突出。”
许沐看着照片,心跳骤然乱了节奏。
那年转学后,她换了手机卡,再也没登陆过社交账号,没有跟其他同学联系,也没有打听过他的去向。
原来他去了首都。
许沐的思绪有些不受控制,一些片段不断从记忆深处涌出。
两人感情最好时,他什么都顺着她,宠着她,毫无底线,只有一件事有分歧。
许沐想去首都的大学,罗迹喜欢青城,两人还开玩笑,说等报考那天猜拳决定,谁赢听谁的。他们的思维里没有异地这个选项,也从没想过会分开。
许沐倒没有自作多情到认为罗迹是为她去的首都,那时她态度坚决,连座位都调到前面,离他八丈远,罗迹又气又怄,折腾好久,后来没有再找她,大概再也不想见到她。
导师后面说的话,许沐一句都没有听***,直到大家开始收拾东西,起身整理衣领,沈瑜叫她:“愣着干嘛,走了。”
“去哪?”
“候场。”
按照流程,两队人在同一个地方候场,主持人开场后,听指示先后入场。
许沐忽然有些紧张,她深呼吸,努力平复心情,不想影响接下来的比赛。
导师带着四名辩手向候场区走过去,旁边有摄像跟拍,队尾还跟着两名工作人员,一行人浩浩荡荡,走到入口时,迎面碰到同样阵势浩大的Z大辩论队。
许沐一眼看到罗迹。
真人跟照片感觉很不同,这样看起来,他比以前还要高一些,肩膀宽了,眼尾有些红,似乎没有睡好的样子。
一身精致合体的黑色西装,短发干净利落,眼神幽深,令人捉摸不透。
跟从前一样,不说不动,只站在那里就很惹人注意。
两人目光一碰,许沐悄然攥紧手指。
两位导师站在门口寒暄几句,互相让了一下,一同***候场区,大家紧随其后,只有许沐站在原地。
罗迹的眼神只在她脸上淡淡扫过,便再没看她一眼。
淡定的像当年两人的初吻。
他把她叫到天台,天都黑了,他毫无预兆地凑过来亲了她一口,说:“跟着我,天天给你亲。”

全世界我最贪恋你免费阅读

候场区气氛融洽。
很大的一个空间里,几张沙发椅前后错落摆着,对面有台液晶电视,正同步直播演播厅的现场画面。
观众已经入席,大多是本市高校的学生,另有一百名大众评审,主持人已经上场。
罗迹坐在最角落的位置,目不斜视盯着前方,薄唇紧抿,一声不吭。
天涯在门口探头探脑,发现罗迹神色不太对,猫着腰从侧边溜进来,在罗迹椅子旁蹲下,小声说:“老大你没事儿吧,是不是困了,我给你弄杯咖啡去?”
天涯跟罗迹同专业,也是一个宿舍的兄弟,这次一起过来,作为队里的后勤保障部门,负责帮大家联络酒店订票租车之类的杂事。
从昨晚开始,他就发觉罗迹有些不对劲。
一帮人在酒店房间聊天,有队友提前拿到A大辩手的名单,大家凑过去看,对替补上来的***一辩格外感兴趣,一直在讨论她。
也是,年年拿奖学金,身材长相都没得挑,比自己学校那个校花还养眼,这样的女孩谁不喜欢?
也有人例外。
罗迹从头到尾没说一句话,不过五分钟就回房睡觉了。
这一点天涯倒不意外,罗迹一向这个样子,除了做游戏,玩游戏,偶尔打个球,其他一概不感兴趣,大学期间没有谈过恋爱,有人追他也不理。
作为寝室老大,带头打光棍,非常不积极向上,没有引领好的风气。
后半夜,天涯迷迷糊糊醒过来,隐约看到房间角落的小沙发上有个黑影,他吓得要死,以为有鬼,开灯一看,是罗迹坐在那里,衣服没换,眼睛盯着地毯,不知在想什么。
天涯拍拍吓坏的小心脏,“老大,你是睡醒了,还是一夜没睡?”
罗迹嗓音很低,“吵到你了,我出去。”
说完起身拿了外套就走,天涯赶紧跳起来拦住他:“大半夜的你上哪去?”
“有点闷,睡不着。”
他顺手拿了电视柜上天涯的打火机和烟盒,“我带房卡,你睡你的。”
天涯以为他紧张今天的比赛,又觉得他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不至于压力大到晚上睡不着觉,想着想着,天涯就睡着了。
早上醒来的时候看到靠窗那张床已经收拾干净,罗迹洗了澡,换好衣服,整个人状态跟昨晚完全不一样。
本以为没事了,可到了现场,他又这样。
罗迹应了他一声,“没事。”
他不愿多说话,天涯也不好再打扰他,直播画面中,主持人已经开始串词,天涯点了下头,“行,一会我坐第一排,给你照相。”
天涯原路溜出去,罗迹握紧手里的手稿,目光在前面转了几圈,最终落在许沐身上。
她跟以前一样,喜欢简单的东西,头发上除了一根黑头绳,什么都没有。
脖颈纤细,肩线漂亮,耳后一点碎发,坐着的时候,永远挺直腰板。
许沐转了下头,罗迹立刻将目光移开。
比赛开始,两队人先后入场。
本场辩题:难得糊涂。
许沐所在的A大为正方,论点为“难得糊涂”好。
罗迹所在的Z大为反方,论点为“难得糊涂”不好。
这辩题倒很应景,当年糊里糊涂被分手,没人比罗迹感受更深,他有一万个理由等着驳她。
正式开始前,大屏幕分别播放了两队的短片,介绍双方导师及队员,导师破题后,双方一辩各有三分钟时间阐述各自观点。
许沐先来。
她讲话的时候很专注,吐字清晰,面带微笑,镜头面前毫不怯场,罗迹坐在对面,一双眼肆无忌惮盯着她看。
伶牙俐齿,比以前还厉害。
五官没太大变化,只褪去了小女孩的青涩稚嫩。
她走那年刚刚高三,连十八岁都还没到。
比赛进行的很顺利,天涯在第一排靠右侧的位置,离Z大那边很近,不停拍照录像。
两边队伍势均力敌,唇枪舌战,众人听得精神紧张,大气都不敢喘,走神两秒就已经跟不上场上的思路。
再后来,大家渐渐觉得有些不对劲。
在自由辩论环节,反方三辩似乎特别执着对正方一辩进行提问。
“那么请问正方一辩——”这句话他已经说了三次。
他的问题刁钻难啃,每次抛过去,大家都为正方一辩吊一口气,生怕她接不住,但两人似乎非常默契,正方一辩好像早就猜出他会问什么,每次都能将对方扔过来的问题回答的滴水不漏,同时精准提出一个更难啃的问题丢回去。
高手过招,神仙打架。
场上其他人也不落后,一场比赛看得酣畅淋漓,十分过瘾。
最终经过专家评审和大众评审打分,A大以0.1分险胜,而全场最佳辩手则花落Z大三辩罗迹。
退场后,双方各自回自己的休息室,一队向左,一队向右。当然临别之前也没忘记互吹一下,表达了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的宗旨。
天涯跟在罗迹身边,递给他一瓶水,“老大,你认识那个***一辩?”
罗迹面不改色,“不认识。”
“那你们怎么辩的跟吵架一样,我看你凶的好像要吃了她。”
虽然战场不分男女,是敌人就要拼全力应对,但罗迹也太过了点,要不是人姑娘反应快,都得被他怼哭。
罗迹说:“大概天生犯冲吧。”
“……”
比赛已经结束,接下来的行程比较轻松,晚上参加举办方组织的聚餐活动,明天会有车过来接他们,转转这个城市比较著名的景点,后天打道回府,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聚餐时,本着互相交流,互相学习的想法,两校学生都是穿插着坐,不然一桌都是自己人,也没什么意思。
沈瑜去见同学没有来,许沐和队里的二辩挨着坐,一个法学男生,大四的。
对面是罗迹和天涯,桌上还有其他几个电视台的工作人员。
开始大家都不太熟,各吃各的,后来在天涯这个自来熟的带动下,气氛才开始好一些。
天涯特热情,“你叫许沐是吧?”
许沐抬了一下头,“嗯,是。”
“你跟我们老大battle那段太帅了!还没几个人能接住我们老大挖的坑呢。”
许沐飞快扫了一眼罗迹,随后将眼神移开,“是吗,他也挺厉害的。”
天涯说:“你在台上可能不知道,那会儿台下观众都特激动,要不是怕打断你们思路,估计那掌声得一波接一波的。”
许沐不知道接什么话,“是吗,我没看下面。”
天涯把一盘虾转到许沐面前,“吃啊,你们女生吃太少了也,我看你都没怎么动筷。”
许沐顿了顿,口中道谢,但没动那盘虾。
天涯又问那法学男生,“听说你们青城有不少好玩的地方?有个什么山是不是,还有个最长缆车。”
男生推了推眼镜,“对,长青山,缆车也在那边。”
天涯兴奋起来,“那以后有机会一起去玩啊,我们……”
话没有说完,罗迹在桌下踢了他一脚。
天涯扭头,“干什么你?”
“你太吵了。”
天涯悻悻地闭了嘴,总算老实一会。
电视台的实习生小姑娘红着脸递给罗迹一瓶饮料,“这是我们这的特产,别的地方没有卖的,你尝尝。”
罗迹接了,“谢谢。”放下饮料后,接着剥盘子里的虾。
他已经剥了三只,一只都没有吃,全部摆在瓷白的餐盘边上。
白嫩的虾肉,带一点橘粉色,新鲜又刺眼。
许沐低着头,没有再看。
桌子上的手机响,罗迹扯了张纸巾擦手,出去接电话。
电话那边是他的高中同学蒋旭,也考到了首都,只是学校一般,估么着罗迹这会儿已经比完赛,特地打电话慰问一下。
知道Z大输了,蒋旭幸灾乐祸笑得特开心,“你也有今天,就差0.1?评审怎么打的分,我们迹哥这颜值难道不值0.1分吗。”
罗迹和许沐那点事,蒋旭从头到尾知道的清清楚楚,当年蒋旭还效法罗迹在天台跟喜欢的女孩表白,只不过结局不太一样,罗迹成功亲到许沐,而蒋旭被班主任老徐发现并荣获一顿臭骂。
所以当蒋旭还在絮叨比赛那点事时,罗迹忍不住说了一句:“我看到她了。”
蒋旭说一半的话卡了壳,懵了几秒,“谁?”
罗迹靠在消防楼梯的转角,一手握着电话,一手搭在光滑的扶手上,食指无意识地画圈,蹭了一指腹的灰,“许沐。”
蒋旭惊得说不出话,半天才缓过来,“哪见着的,她看见你了吗,说话了吗?”
说话了吗?说了,针锋相对,互不相让,说了一车的话,可没有一句是他想听的。
罗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还要这样较劲。
明明已经过去那么多年。
忽然意识到从见面到现在,他们还没有好好说一句话,哪怕只是打个招呼。
蒋旭太了解罗迹,跟自己较劲,跟过去较劲,永远学不会翻篇儿,一条路走到黑,撞了南墙也不回头。
心里那道坎跨不过去,也不愿意跨。
想治好这毛病只有两个法子,要么邂逅新***到不可自拔完全忘记许沐,要么掐脖捏死许沐自己再跟着一起死。
蒋旭正八经安慰好一会才挂电话。
罗迹原地站了一会,手机揣兜里,出来的时候迎面撞上鬼鬼祟祟的天涯。
天涯不打自招,双手投降:“我发誓,我不是故意偷听的,”他指了指对面卫生间,“我来办事。”
罗迹没心思追究,转身往回走。
天涯跟过来,一脸八卦相,“原来那***一辩是前大嫂啊。”
“怪不得你这么反常。”
“看这架势,你俩当年不是和平分手?”
罗迹突然停下脚步,天涯一下撞他后背上,差点咬着舌头,痛得龇牙咧嘴。
他顺着罗迹的目光看过去,那桌人已经走得差不多,只剩许沐和那个二辩。
男生挪了椅子,靠许沐很近,不知道用自己的手机给她放什么视频,俩人一块儿看。
许沐面带微笑,偶尔跟他说句话。
罗迹眉头紧锁,脸上像要结冰,他没说话,也没回原来的位子,迈着大步在隔壁桌坐下,拉椅子的时候响声***,吸引了不少目光。
许沐抬起头,只看到他的背影。
天涯很鸡贼地选了罗迹对面的位置,隔一会报告一下。
“还在看。”
“看完了。”
“前大嫂喝了半杯果汁。”
“嗯?要走了?”
罗迹忍不住回头看,俩人已经走到门口,那个二辩还给许沐开门。
天涯说:“老大,这男的是不是前大嫂的男朋友啊,今儿在台上他就总跟前大嫂交头接耳嘀嘀咕咕,要不要我帮你打听打听?”
“明早几点集合,你通知他们了么。”罗迹把打火机按的咔咔响。
天涯:“来得及,待会再说。”
他们是最后一波撤退的,回酒店的路上,天涯隔几秒就看下手机,神神秘秘不知搞什么。
直到进了大堂走到电梯门口才告诉罗迹:“前大嫂房间号2028,我只能帮你到这了。”
说完又补一句:“别说跟你没关系,不然昨晚为啥失眠。”
罗迹的手停顿两秒,随即按了一下按钮,电梯门打开。
指示灯一点点变化。
五楼,八楼,十六楼。
天涯双手插兜,抬头望天,哼着小曲儿:“暧昧让人受尽委屈……”
电梯“叮”一声,二十楼到了,电梯门缓缓打开。
罗迹一动不动,天涯继续望天,开始吹口哨。
门即将关上那一刻,罗迹忽然伸手握住边沿,生生将电梯门别开。
天涯的口哨声戛然而止。
这走廊很长。
铺着暗红色的地毯,走路没有声音,墙壁上的油画很有格调,有打扫的阿姨推着车经过。
罗迹站在房间门口良久,终于抬手按了一下门铃。
里面的人没有马上出来,但有回应:“稍等。”
是她的声音。
门被打开,许沐穿着浅色睡裙,细白的手臂和小腿露在外面,脸庞干干净净,正用毛巾擦拭湿漉漉的头发。
看到罗迹,许沐愣了一下,擦头发的手停在那里,几秒后缓缓放下,垂在身侧。
两人都没说话,就这样安静对视了一会,许沐没有忍住,低声叫了他的名字:“罗迹。”
这是见面以来,她第一次叫他的名字。
罗迹的目光从她脸上移开,随意看了一眼她身后,“里面没人吧,我来讨债。”
话音刚落,听到旁边浴室里传出的流水声。
有人在洗澡。
罗迹的心口骤然像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疼得很。
他自嘲般冷笑一声,“看来这几年你过的不错。”
许沐没有注意到他的变化,捏着纯白毛巾的手指紧了紧,“罗迹,我们能不能心平气和好好聊一聊。”
“聊什么,聊你当初怎么甩了我,聊你干脆利落走的头也不回,”罗迹停顿一下,咬着牙,“还是聊你现在的男朋友。”
许沐怔了怔,“我没有男朋友。”
浴室里水声消失,有女人的声音传出来,“沐沐,帮我拿一下洗发水。”
罗迹握紧拳头,死死盯着许沐。
没有得到回应,洗了一半澡的沈瑜想出来,门刚开一个缝,就被许沐***按回去,关的严严实实。
沈瑜:“沐沐?”
“先别出来。”
罗迹的眼睛渐渐红了。
不是生许沐的气,他生自己的气。
短短两分钟,心被撕扯的乱七八糟,不管过了多久,她依旧能轻易左右他的情绪。
刚刚那种情况,他脑子一片空白,智商清零,下意识认定里面是男人。想到她跟别的男人一起,心里就难受的不行。
他的表情,语言,动作,通通出卖了自己,好像还在乎她似的。
他讨厌这样的自己。
罗迹忽然上前,一把将许沐推到门板上,手掌***按住许沐瘦弱的肩膀,头低下,靠近她的脸颊。
陌生又熟悉的气息逼近,许沐的心跳得很快,屏住呼吸,不敢动,也不敢看他。
下一秒,罗迹偏过头,一口咬在她颈间。
他的唇若有似无蹭着新鲜的齿痕,炙热的呼吸落在她耳边,“许沐。”
“我以后,都不想再见到你。”

小编点评

全世界我最贪恋你 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全文文笔很好,情节流畅,伏笔铺垫非常好,角色塑造非常棒,个性鲜明,值得一看,这里还有更多全文免费阅读的好文等着你。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