缚龙为后(寒泊燕鸢)

缚龙为后(寒泊燕鸢)

导读:主角是寒泊燕鸢的小说叫做《缚龙为后》,寒泊燕鸢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 夜色渐暗,寝殿的门被人轻扣三下,外面传来小太监刻意压低的声音。 玄龙正盘腿坐在床榻上调息,睁开冰寒的绿眸望向门外,道:“阿鸢何时过来?”

小说介绍

主角是寒泊燕鸢的小说叫做《缚龙为后》,寒泊燕鸢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 夜色渐暗,寝殿的门被人轻扣三下,外面传来小太监刻意压低的声音。 玄龙正盘腿坐在床榻上调息,睁开冰寒的绿眸望向门外,道:“阿鸢何时过来?”

寒泊燕鸢小说简介

“寒公子,该用晚膳了,可要传膳?”

夜色渐暗,寝殿的门被人轻扣三下,外面传来小太监刻意压低的声音。

玄龙正盘腿坐在床榻上调息,睁开冰寒的绿眸望向门外,道:“阿鸢何时过来?”

这天下胆敢称呼燕鸢大名的人除了皇后便只有里头这位公子了,小德子从最初的惶然惊恐到现在的淡定自若,不过用了短短几日,但此时说起瞎话来还是有点心虚。

“皇上最近被国事折磨得焦头烂额,都好几夜没休息啦。”

寒泊燕鸢全文阅读

“寒公子千万不要怪罪皇上,他实在是脱不开身呐。”

乾坤宫服侍燕鸢的宫人都知道燕鸢这几日除上朝之外,日夜守着皇后,几乎寸步不离,连朝政都是在鸾凤殿处理的,唯有玄龙被蒙在鼓里

他自觉长相丑陋,不喜外出,从前在千年古潭中时便是如此,不愿出去吓着别人,也不想讨人嫌。

那日燕鸢拿着龙鳞走后,本说夜里会来找他,并未兑现承诺。

他们已经三日未见了

玄龙惯会独处,又喜静,三日对他来说理应就是眨眼的功夫,算不得什么,可偏偏他等不到燕鸢,总感到坐立难安

细细品来,那或许便是人族口中说的相思吧。

“我并未怪他的意思。”玄龙闷声开口。

里头的公子神秘兮兮的,也不知生得什么样貌,性子闷得很,燕鸢下令不准任何人见他,每每宫人进去送膳食,那人总是避开的。

“公子,可要传膳?”小德子带着好奇,隔着门又问了一遍。

里头的人似乎闷闷咳了几下,有些沙哑地说:“不必了。”

听起来像是病了。

皇上显然没把里头的人放在眼里,否则也不会这样藏着掖着不给人家一个名分,小德子本想退开,又于心不忍,多嘴问了一句。

“公子,可是身子不适?要传太医吗?”

玄龙捂着嘴又咳了两声,他手掌覆上胸口伤处,忍不住躺下身去,觉得好受了些才道

“无事,你下去吧。”

拔了鳞的伤口只用白布草草包过,并未上任何药,若是以前,用法术调息几日伤口便能愈合,如今却无用了。

天劫天劫,玄龙从未怕过,若是能成仙,他便做仙,若运气不好死了,死便死了,反正无人在意他

如今却是大不相同了。

他竟也开始害怕起来,害怕自己若死了,留下燕鸢一人该如何

寒泊燕鸢免费阅读

凡间药对他无用,只能硬挨

同一时间。

鸾凤殿。

龙鳞入药,一日三贴,三日连服下去,宁枝玉面色已然红润了不少。

宗画立于床前,弯身隔着丝绸帕子给床上男人诊脉。

燕鸢呼吸都不敢太用力,站在一旁,紧盯着太医年轻的脸问:“如何?”

片刻后,宗画收回手,拱手道:“回皇上的话,这龙鳞的药效比臣想象中还要好,皇后的脉相越来越稳健了,或许用不了三十日便能醒。”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燕鸢大喜,笑道。“这些时日辛苦宗太医了。”

“待朕的阿玉恢复康健,朕再好好赏你。”

“此乃臣分内之事,不敢贪图赏赐。”

宗画推诿不过,谢了恩便准备退下。

燕鸢在床沿坐下,执起宁枝玉的手,忽得想起什么:“等等。”

宗画不明所以地回头。

燕鸢:“爱卿可带了上好的伤药?”

宗画:“皇上受伤了?”

“并非,你若带了,且交与朕就是。”

这几日燕鸢一心扑在宁枝玉身上,完全将玄龙冷落了,他方才想起那被自己丢在偏殿的龙,忽得有些心虚。

今夜回去得好好哄他一番才是

小编推荐理由

缚龙为后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深深的吸引着读者的眼球,小说很精彩,值得推荐。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