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时不候[无限流](赵浅傅忘生)

过时不候[无限流](赵浅傅忘生)

导读:赵浅傅忘生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哪里可以看?过时不候[无限流]小说的作者文笔出众,将人设铺设很到位,讲述了主角赵浅傅忘生的经历,段落欣赏:尖叫声持续了有一会儿,等赵浅赶到时,冷藏库已经被打开。因为温度太高的原因,冰大部分都化了,里面的肉制品滴着水还没腐坏,不过味道也不好闻。

小说介绍

赵浅傅忘生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哪里可以看?过时不候[无限流]小说的作者文笔出众,将人设铺设很到位,讲述了主角赵浅傅忘生的经历,段落欣赏:尖叫声持续了有一会儿,等赵浅赶到时,冷藏库已经被打开。因为温度太高的原因,冰大部分都化了,里面的肉制品滴着水还没腐坏,不过味道也不好闻。

赵浅傅忘生小说简介

傅忘生的尖叫很有杀伤力,这位出场贼牛逼的大佬到目前为止,净干些没出息的事,不过赵浅自己也差不多,横看竖看,也就腿脚最利索。
尖叫声持续了有一会儿,等赵浅赶到时,冷藏库已经被打开。
因为温度太高的原因,冰大部分都化了,里面的肉制品滴着水还没腐坏,不过味道也不好闻。
“叫那么大声,我都为你预备好了棺材。”赵浅手里举着银色烛台,上面的蜡烛被人为折了一半,长短正好,烛心也不晃,一丝微弱的光幽幽落在冷藏库门口,赵浅跟一具新鲜尸体打了个照面。
“……”狭路相逢,不能动的被踩了一脚。

过时不候[无限流]赵浅傅忘生全文阅读

赵浅忽然发现,这位傅忘生真是个移动的祸害,碰过的陈年腐尸立马会动,偌大酒店信步走一走,也能遇到丧心病狂的大场面。
敢跟这种人有深交,恐怕得事先准备好棺木与骨灰盒,克死了直接走火化流程。
冷藏库的尸体没了左边半截小腿,胳膊也被拆了,只看一眼,就让赵浅联想到大厅里那位拼拼凑凑的仁兄,原本半截身子时还能博取同情,后来磕碜到谁看见都犯恶心。
傅忘生怂巴巴地清了清嗓子,估计是刚才喊劈了,这时候说话还带着点嘶哑,他顶着一米八几的个子往赵浅身后缩,“不只这一具。”
当时在大厅里,所有人都不是单独离开的。
这酒店着实诡异,出于保护自己的本能,就算是新手也会拉帮结派,尽量避免一个人到处作死。
赵浅印象中,跟这年轻人一起走的也是个小伙子,长相斯文戴着眼镜,手机壳又红火又喜庆,可他们发现的第二具尸体却是个女人,背后至胸前横贯一指粗细的铁钩,肋骨断了,白花花的顶了出来,看皮肤的情况已经死了很久。
大概率和酒店外的千刀肉是同一批。
女人倒下的姿势很奇怪,两脚分开向前扑倒,像是诈尸诈到了一半猛地摔了个四仰八叉,于是脸着地再次告别人世……总之死的很突然。
她的手里还握着一把三股铁矛,两边的尖刃短一点,中间突出,还带着倒刺。
看样子,年轻人正是死在这把铁矛之下。
赵浅跨过两具尸体,又往里走了几步,掀开一层层积水的白色塑料纸,已经剁成块的牛羊猪肉分区装在盒子中,冰只是刚化,加上室温不高,看起来还很新鲜。
寻常人这时候看见血淋淋的肉食,总会生理性的不舒服,喉咙口浅的,恐怕能直接吐出来,然而赵浅蹲在地上挑挑拣拣,还嘀咕着,“大酒店,总不至于拿其他肉冒充。”
心宽成这样,就跟变态无限接近了。
“你还想跟我组队吗?”挑拣了一会儿,赵浅回头问。
傅忘生正在他背后处理尸体,他先将年轻人瞪圆的眼睛阖上,随后拔出顶在脖子上的铁矛,又扯来塑料纸将人包好,拖到了冷藏库的角落里。
想了想,傅忘生还是觉得不放心,又扯来两米长的麻绳,将尸体四肢捆上,防止这位也踏上前辈们的诈尸之旅。
四周很安静,赵浅的话混在沙沙的拖拽声中,傅忘生忽然停下了动作,他抬头看一眼赵浅……仿佛是烛光造成的错觉,赵浅的眼睛像是两块无机质的玻璃,冷漠无情,甚至有一丝茫然。
“朝思暮想。”傅忘生笑起来,他的眼角有些弯,纹路有两道,末端消失在眼镜框的边缘。这些很细节的地方,总是能缓和他混血混出来的凌厉五官。
话音刚落,他给自己肉麻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手上的动作只停了一小会儿,傅忘生又开始忙活起来,除了年轻人,他还将那具陈年老尸也包好了。女人袒露的身上盖着件深色西装,只要不忽然跳起来拿着铁矛扎人,还算死得体面。
赵浅油盐不进冷若冰霜,他大概知道了傅忘生嘴没把门的德性,因此选择不解风情,“你们说的四天任务,是什么意思?”
酒店昏暗导致昼夜不辨,只能勉强从傅忘生的腕表上知道时间,偏偏他这腕表磕碎了一部分,裂纹覆盖面很广,所以时针分针不兼容,通常只能看见其中之一。
处理好了冷藏室,他们两个又四处摸了几下,活人没遇到,倒是又发现了几具尸体,大部分皮肤苍白腐烂,被藏在隐秘的小角落中,受损程度也有不同,看起来横跨了好几个时间段。
找人的过程中,赵浅也得知了许多细节,譬如:送他们来的地铁一路上会停靠许多站点,在这些站点里接取任务,按照时间限制,任务难度各有不同,以三天和五天各为分界点。
其中超过五天的难度比较低,没什么陷阱,造成的损伤也比较小,三天之内的则以团灭为基准,而介于两者之间时,看经验、人品和能耐。
不过大部分人在出站之前,都会遇到五天之内的任务,有个心理准备也就好接受了。
“还有,这个世界就像个巨大的电子游戏,线索和新地图的开启都需要一定的触发条件,这些条件未触发前,我们的行动会受制约。”
傅忘生和赵浅将餐厅的沙发搬到了冷藏室门口,两个人各占一头,翘着二郎腿,各处的尸体经过收集,一排排放好,高矮胖瘦都有次序,这时候要是站起来,就能立刻接受检阅。
这其中,没有今天刚遭遇不幸的客人,毕竟物伤其类,就算一面之缘没有深交,也希望他们死后能安稳点,不要落得东一块西一块的下场。
操作骚不骚不知道,但肯定是在侮辱npc。
随即就像是触发了什么条件,门锁转动的声音从大厅模模糊糊地传进来,酒店的灯又闪了两下,瞬间盖过烛光,在眼中形成了雪白的盲区。
紧接着,冷藏库也开始“呼呼”的运作,好几具尸体神经性的抽搐一下,转瞬归于宁静。
“卧槽!什么情况!”戴眼镜的少年踉跄几步,从厨房的门里摔了进来,他反应极快,飞速扒住了墙,这才站稳了。
少年手里拎着一大串的玉米棒,已经晒干了,不新鲜,不过看起来还能吃。
扑面而来的尸体让少年又骂了句脏话,不过冷静下来后,他对尸体的反应却并不激烈,有着出乎预料的沉稳,他问两位看门人,“你们这食材也太硬核了,从人身上刮下来的东西,我可吃不下。”
“……”赵浅瞥了他一眼,“往里看。”

过时不候[无限流]赵浅傅忘生免费阅读

处理好的牛羊肉堆放在冷藏库墙边,血水被洗得很干净,外层的冰在温度影响下又开始凝结,现在看仿佛一层薄霜。
别说,还挺有食欲。
而傅忘生则抬起脚,将蒙在尸体上的塑料纸踢开,露出里面一张张崭新的面孔。
“刘松?”少年的目光一一扫过去,忽的抽了口冷气,将自己呛了个死去活来,“刚刚我见他还……”
一个在餐厅,一个进了冷藏库,说话都能听见的距离,各自分开不过几分钟,其中一个已经凉透了。
虽只是点头之交,刚刚才交换了姓名,但活着的人心里还是有些过不去。
赵浅留意着少年的反应,眉心稍稍皱起。
这么一看,这酒店里至少有两个触发条件,一是先拿到食材,譬如这戴眼镜的高中生;二是先遇到尸体,譬如自己和傅忘生。
当然,所有人在同一房间中遇到尸体不算触发条件,至少要分开遇尸体,否则早在水晶灯开花,客人齐聚大厅时,就该停电直接大屠杀了。
一旦触发条件,系统自动归类,就分成了欧皇和脸黑组,欧皇一个个毫发无损,脸黑的差点被剁碎喂死人。
“这些尸体很古怪。”傅忘生又将塑料纸盖了回去,“恐怕不只是任务前的阻碍这么简单。”
高中生作为年轻的劳动力被恶势力摁头,累死累活搬了一筐吃的出来,冷藏库的大门才重新被关上。
赵浅将沙发颠倒,呈三角形架在门前,傅忘生又加上了锅碗瓢盆,门只要稍微晃动,就会响起连片的撞击声。
他们三个已经交换了姓名,知道这位高中生叫郑凡,平时成绩不错,市重点能进班级前十,本来离高考只有一百天了,晚自习回家的路上,莫名其妙坐了一班杀人地铁。
“其实每一站都有每一站的规则,”郑凡神神叨叨,嘴里念着马克思列宁主义,却从袖口里掏出两张黄符,分左右贴在冷藏库的门口,“就算同是玩家,也不可全信,谁也说不准这里会发生什么。”
只可惜,小伙子说话吊儿郎当的,实在听不出多少紧张感。
大厅里重新聚集了人,不过短短一两个小时,大家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其中有几个已经面如死灰,双脚哆嗦着,得背抵着墙才能站稳。
早就分好的组也濒临崩溃,许辰星眼里带着防卫,抱紧自己的箱子远远蹲在墙角,谁来搭话她都有应激反应。
“怎么回事?”比起活人,赵浅更关心尸体,他抬起头,示意傅忘生往上看。
大厅里一直充斥着湿润腐朽的味道,水晶灯张开后,更加难以言喻,有点像堆了很多东西的冰箱,长年累月没人管,东西都串了味,在冷飕飕的环境中发着霉。
现下,这股味道更加明显,还有新鲜的血一点一点落在木头圆桌上。
傅忘生一抬头,好家伙,当空吊着两具尸体,其中一具本该变成千刀肉,此刻却瞪着眼睛,咧嘴冲自己笑。
另外,还有具纯靠拼拼凑凑组成的“人”,继承了跛脚的下半身和一个更加零碎残缺的上半身,也不知是怎么摆脱地心引力,维持完整性的。
“又是什么规则?”赵浅的话缩略成了六个字,一点也不跟傅忘生客气。
“很难说,待会儿试试从npc嘴里套话……”傅忘生还没说完,电梯口已经出现了老管家的身影。
酒店里的减员似乎在他意料之中,老管家惋惜地摇了摇头,“年纪轻轻,可惜啊。”
这种形式主义的哀悼虽没有引起共鸣,却像刀,一把插进其他人的心里,许辰星又哭了起来,相较于刚入门时的抽抽搭搭,她压抑了很多,只是无声地掉着眼泪。
方才那段时间里,她一定经历了什么。
“各位客人,你们都聚集在大厅里,是不是任务已经完成了?”老管家继续道,“如果是,接下来的时间你们可以自己安排,直到明早九点,没有新的任务。”
“当然不是,”赵浅回答的相当快,堵住了一干不情不愿的嘴,“也就是灯亮了,我们出来欣赏欣赏酒店的特色大吊灯。”
“……”欣赏什么?死人蹬腿?
老管家和善的笑容有些僵,“找到的食材够吃,就可以上交任务了,任务结算后可以享受几个小时的安稳,客人真的不考虑一下?”
赵浅指了指墙上的挂钟,“晚饭时间都没到呢,你在着急什么?”
“着急让我们交任务喽,”傅忘生跟他一唱一和,“交完任务早点死,不要耽误他下班。”
“……”老管家脸都黑了。

小编推荐理由

以上就是小说过时不候[无限流]完结章节免费在线阅读的精彩内容,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以笔为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欢请关注本网,更多全本小说,等你发现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