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时不候[无限流](赵浅傅忘生)

过时不候[无限流](赵浅傅忘生)

导读:赵浅傅忘生的小说————过时不候[无限流]大结局免费阅读强烈推荐给大家,精彩内容请欣赏:灶台的膛肚很大,将外面一层扒开,里面像是口黑黝黝的棺材,赵浅刚将板子抽出来,一副被烘干的白骨随之掉落。这副白骨的年份并不久远,耳后腋下还有各种关节里都残留着腐肉,只是这人一看就不受待见,别说裹尸布,就连衣服都被脱光了。

小说介绍

赵浅傅忘生的小说————过时不候[无限流]大结局免费阅读强烈推荐给大家,精彩内容请欣赏:灶台的膛肚很大,将外面一层扒开,里面像是口黑黝黝的棺材,赵浅刚将板子抽出来,一副被烘干的白骨随之掉落。这副白骨的年份并不久远,耳后腋下还有各种关节里都残留着腐肉,只是这人一看就不受待见,别说裹尸布,就连衣服都被脱光了。

赵浅傅忘生小说简介

大哥生前能说会道,人缘还不错,他死后,出于愧疚和感激,不少人想办法扯了三尺纯色窗帘,给他做了裹尸布。
灶台的膛肚很大,将外面一层扒开,里面像是口黑黝黝的棺材,赵浅刚将板子抽出来,一副被烘干的白骨随之掉落。
这副白骨的年份并不久远,耳后腋下还有各种关节里都残留着腐肉,只是这人一看就不受待见,别说裹尸布,就连衣服都被脱光了。
傅忘生赶紧挡住赵浅的眼睛,“非礼勿视。”
“……”光溜溜的白骨感谢他重新定义了十八禁。

过时不候[无限流]赵浅傅忘生全文阅读

按大厨的说法,被献祭的人最好是放在灶台里封存起来,这样做出来的饭才好吃,但有一半的客人听不得“好吃”两个字,直接吐了个昏天暗地,差点淹死那帮剔死人肉的虫子,不得已,npc才提供另一种解决方案——
大哥的死法比较“不正常”,他是替身,只要将窗花娃娃贴在灶台上就行,尸体可以另做安顿。
于是,傅忘生这边先烧火热油,郑凡帮他切菜打下手,赵浅则在另一边整理尸体,许辰星这孩子善良,自告奋勇地卷起袖子,在冷藏库排列各位前辈和同期,确保他们下一次诈尸,能够毫不费力的找到对方。
一边干活,许辰星还一边小声嘀咕着,“我替你们收尸,你们晚上都别来找我啊,不然以后成了同僚不好相见。”
饭菜香逐渐遮盖过血腥和腐臭味,结结实实折腾了大半天,所有人都饿了,更何况眼前的环境被重新打扫过,冷藏库的门也紧紧关上了,往好处想,这至少还是个五星级的大酒店。
因为npc被折腾惨了,死活缩在角落里,不愿招待任何客人,所以傅忘生与他的厨艺无从比较,不过这样的环境里能有顿饱饭就不错了,除了赵浅,基本上所有人都吃到了十成饱。
赵浅卡着时间一推碗,“不合我口味。”
“……”郑凡感觉到了窒息。
闹钟响过七点,管家重新出现,他审视的目光从客人们中间穿过,看神色似乎很满意,到最后甚至还掩不住欣喜地点了点头,直到他看见赵浅……
赵浅慢条斯理地擦干净嘴角,他面前的一菜一汤几乎没动,就连烤玉米也只啃了小半边,以他这种身量的成年男人,恐怕连胃的一角都没填上。
“这位客人,”管家强颜欢笑,吊起来的两颊就像是一层面具,拙劣地糊在他脸上,“你可能没有听清这一次的任务。”
他道,“你们所有人必须在任务结束前吃饱,否则即视为阶段性任务失败,将接受相应的处罚。”
赵浅无所谓的“哦”了一声,“我现在吃不下,等夜宵时兴许会好很多。”
“……”管家抽了两口气,他瞪着眼珠子,上眼皮因为肌肉地挑动微微竖起来,整张面目瞬间失去高雅,有些尖酸刻薄地盯着赵浅。
“客人需要好好休息,为防打扰我们其他房客,请晚上十点后不要轻易出门。针对没素质的客人,酒店也会有相应处罚。”
赵浅总是能从npc的口中逼出新规则。
“放心,”赵浅将手里的毛巾叠成了方块,端正地放在桌子一角,“我是模范客人,不会让你为难。”
“……”傅忘生闻言,掀起一边眼皮子看了看他,似乎在问,“谁这么厚颜无耻”。
管家很懂得见好就收,话说的差不多就进入主题,“现在谁想交任务,交完任务后,夜间将不会受到任何骚扰。”
他琢磨了一会儿,又加上前提,“一直到明天的任务出现。”
这同样是个充满诱惑的条件,晚上没有怪事发生,就意味着性命无虞,可以安心睡觉,也只有睡饱了,才能迎接剩下的三天——更艰难的三天。
何况他们的任务已经完成的差不多,就算有疏漏,也不多十之一二,谁也没打算交个满分试卷。
心动的人果然不少,就连李倩都交了,许辰星左右看看,要不是郑凡拉着,也想拥有无忧无虑的几小时。
郑凡压低声音道,“听我的,从现在开始,我两哥哥干啥,我们跟着干啥,不求无过,但求保命。”
话音刚落,赵浅就旁若无人地绕过管家,他抬头向楼层的高处望过去,口中问,“房间是怎么分配的?”
“通常是一人一间,当然考虑到客人的感情问题,也提供套间和双人房。”管家道,“送各位来时,导游已经将客人的意愿告诉酒店,我们进行了登记,一会儿就会分发房卡。”
客人们的面色惨白,纷纷表示“我没有,我不是,别瞎说啊”,胆小点的更是恨不得睡大通铺……大厅里那张圆桌就不错,擦擦干净迁就一下得了。
赵浅没有异议,他已经单身了三四年,上无父母,下无子女,胆子还算可以,一个人睡个标间并不介意……十分钟后,他捏着双人大床房的门卡,脸都绿了。
赵浅严重怀疑傅忘生贿赂了导游和管家,甚至有可能此人本来就是个该死的npc,甩都甩不掉。
“不好意思,请换个房间,否则我打断你的肋骨。”赵浅面无表情地恐吓管家。

赵浅傅忘生免费阅读

管家只有此时气势不输,“抱歉,本酒店已经客满,腾不出新的房间。”
本职工作刚完成,他就飞快地退出大厅,“请客人们好好休息,有什么需求可以拨打前台电话,我们会竭诚为您解决。”
要是竭诚解决不了,就只能解决提出问题的客人。
拿到了房卡也交了任务,大部分人都选择各回各家,珍惜接下来安稳的几个小时。
郑凡比较幸运,就住在赵浅他们的对门,稍微有点动静,他就撒腿往大佬们房间钻,也不管大佬们正在打鬼还是洗澡。
许辰星运气就比较背,直接被安排在李倩和那胖老板的旁边,距郑凡隔着四个房间,还呈对角线。
虽说不管换房还是合睡,表面上都没什么大问题,管家也没提出规则不允许,但以npc这种打一杆子才冒一句话的个性,极有可能隐瞒了许多致命因素。
宁可孤立无援,也比自己找死好吧?最终,许辰星还是战战兢兢地住进了这块“风水宝地”。
酒店整体的装修风格就跟一楼大厅差不多,偏欧式,简单明了,以吓死客人为主旨。
房间的灯光非常昏暗,深黄色中透一点红,床头两边各放着一个玻璃罐,玻璃罐里装满了红色的蠕虫,软体动物被压得很严实,彼此之间被挤得没有任何缝隙。
庆幸的是,这些红色的蠕虫没有任何活动的迹象,一动不动的屈服在玻璃瓶中,周遭红殷殷的,睡在这样的环境里,不做噩梦绝对心理强大。
除此以外,酒店的窗户全部采取落地式,瓢泼大雨打在上面有如雷动,震得房间微微颤动。
郑凡抱着手机赖在赵浅的床上,手机在这儿竟然是有信号的,只是打出去后不管说什么都像报平安。
他以前试过,就算声嘶力竭地喊救命,喊报警,他父母仍然在那头很平常地叮嘱他吃饱穿暖,不要谈恋爱,不要沉迷手机……
于是后来郑凡就想通了,愉快的拿手机玩游戏就好,最多当个应急电筒,别指望别的。
房间里拉着窗帘,有雨声没人气,赵浅正在用眼神凌迟傅忘生,傅忘生耸了耸肩,“这次可真不怪我,我也是受害者,”此人厚颜无耻,“我这样的绅士绝对尊重对方的意愿。”
郑凡默默将手机立了起来,镜头对准了两位养眼的大佬。
谁知刚刚还想杀人的赵浅忽然笑起来,“我们两个住也不错,至少晚上饿了还有人热饭。”
他笑起来时只是轻微的面部变化,譬如眉眼稍平,譬如嘴角的放松,却莫名像换了一个人,不仅温柔,甚至还有几分可爱。
身经百战的傅绅士耳廓忽然红了。
“咦……”郑凡端着手机,一步一退地走出房门,“我还是先回去吧,省得在这儿碍两位的眼。”
哄走了小孩,赵浅脸上的表情又坍塌下来,他伸手从床头柜上将玻璃罐子拿起来,血红色的光穿过他近乎透明的指尖,那些蜿蜒扭曲的蠕虫被摇晃了几下,粘液沾在玻璃壁上,又极其恶心的恢复原状。
玻璃罐浑然一体,烧铸的时候没有留打开的缝隙,所以赵浅缓缓将这东西举了起来,“我能砸了它吗?”
“请便。”傅忘生撑着下巴了,眼看着赵浅作妖且不打算阻止。
房间里铺着豪华的深蓝色地毯,脚踩在上面很厚实,摔不碎玻璃罐,所以赵浅往墙上掷了过去,让人心惊肉跳一声“咚”之后,玻璃罐完好无损地滚到赵浅面前。
赵浅危险地眯了眯眼睛,“我记得厨房还有一把铁锤。”
“……”玻璃罐可怜巴巴的又滚了两下,将自己硬塞进了床底。
“请客人不要随意破坏酒店的装饰品。”管家及时出现,他的声音隔了一层门,听起来有点虚晃晃的不真实,“由于赵先生未能遵守规则,两个小时后将给予处罚。”
管家很愉快,脚步声都有点飘,末了还加上一句,“由于同房间的傅先生未曾加以阻止,将给予相同处罚,请各位客人引以为戒。”

小编推荐理由

过时不候[无限流]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该小说以独特的内容和丰富的路线展开,大家可以在这里体验全新的爱情故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