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撩的男配黑化了(秋薏郁渊)

我撩的男配黑化了(秋薏郁渊)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秋薏郁渊,我撩的男配黑化了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豪门大小姐秋薏穿书,成了一个恋爱脑富家女学渣,随手撕绿茶、斗白莲、夺回继承权的同时,作为本书的男配粉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秋薏郁渊,我撩的男配黑化了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豪门大小姐秋薏穿书,成了一个恋爱脑富家女学渣,随手撕绿茶、斗白莲、夺回继承权的同时,作为本书的男配粉

秋薏郁渊内容介绍

夕阳西斜,余晖微热,透过研究所半敞的门,洒在两人身上。
郁渊逆光而站,斜阳在他周身染上一层柔和的金黄光晕。
秋薏面色微红,仰着脸,眉梢染笑,毫不掩饰的目光在他精致好看的五官间流转不停。
“小哥哥,刚刚被人欺负了?”她嘴角轻扬,笑得明艳,暗自欢呼自己救对了人。
“……”郁渊墨色的眸子浮起一层淡淡笑意,不动声色地一带而过,“刚刚,谢谢你了。”

我撩的男配黑化了全文阅读

他主动侧开身体,微笑问道:“要进来吗?”
秋薏点头,从他身前侧身进门,却在即将错开的瞬间,脚下一歪:“嘶--”
郁渊及时扶住她,问道:“怎么了?”
“刚刚……”秋薏抬眸看向郁渊,眸色灵动间,眼角染上一丝苦楚,“好像伤到脚了。”
“还能走吗?”郁渊问道。
秋薏眨眨眼睛,小心思活跃得咕咕冒泡。
喵喵,说不能走的话,能得到一个公主抱吗?
这样会不会太明显了。
“应该……能吧。”
纠结一番之后,她决定还是矜持点。
在郁渊的扶持下,踮着脚,一瘸一拐走到一张椅子那坐下。
郁渊顺势在她面前蹲下,语气淡然:“我帮你看看。”
秋薏:“……”
怎么看?
右脚脚尖踮地,下意识地抬起,然后又不尴不尬地放回地上,一时间有点不知所措。
郁渊轻笑,直接拿起她的脚,放在自己膝盖上,挽起她的裤脚,露出一截白皙纤细的脚踝。
哪里有什么受伤的样子。
秋薏看看自己毫无异样的脚踝,再看看郁渊没什么表情的脸,动了动脚尖,只能硬演:“嘶,这么一动,脚踝就疼。”
郁渊修长的手指附上她的脚踝,在侧面轻轻摁了下,问道:“这里疼吗?”
秋薏顺势点头:“嗯。”
“等一下。”郁渊放下她的脚,起身走到靠墙一排柜子前,找到一盒贴膏,拿过来贴到她脚踝侧面。
“以后遇到打架,不要逞强。”他放下她的脚,起身,垂眸看着她。
秋薏坐在椅子上,仰着脸对上他好看的眼睛,弯眸一笑,反问:“我不逞强的话,你不就挨打了吗?”
郁渊:“……”
面对郁渊的语塞,秋薏笑得明艳,把手伸向他,眉梢轻挑:“我该回家了。”
郁渊视线从她笑意娇俏的脸上,移到她抬起的手臂上,勾勾嘴角,非常给面子地拉她起身。
秋薏借着他的力站起来,往前跳了一步,然后回头,语气骄纵:“脚受伤了,开不了车,你得送我回去。”
郁渊瞥了眼她踮着的右脚,视线重新看回她,笑笑:“好。”
临走前,秋薏别有用心地把挂在包上的猫咪玩偶取下来,悄悄放在郁渊工作台旁边,然后心满意足地跟着郁渊离开。
一路心情飞扬。
那个猫咪玩偶可是私人订制,上面刻有她的名字,就算郁渊看到后不主动联系她归还,那她总有借口主动找他去要吧!
--
刚一回到家,走进客厅,秋父压抑已久的怒气便轰然爆发。
“秋薏!”秋怀明一拍桌子,额头青筋暴起,“你胡闹什么呢,今天我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秋薏自知理亏,老实认错:“对不起。”
“.……”
秋怀明一愣,似乎没想到向来叛逆任性的大女儿会突然懂事,一时不知作何反应。
周枫情适时站了出来,一副贤惠的慈母模样:“孩子懂事了,依我看啊,咱们秋家丢面子、遭受经济损失、受人指摘这些事也就算了,别跟孩子计较。”
闻言,正在喝水的秋薏差点没被呛着,听这说话方式,不用猜,这人肯定是原主后妈。
她看过小说,知道周枫情的为人,心机深沉,两面三刀,没少给原主使绊子,一心帮自己的儿子争继承权。
后妈刚刚说的话,表面上是劝解,实际上不着痕迹地把她这次闯祸的后果全给指了出来。
果然,秋怀明怒气再次被挑起:“对不起有什么用?知道秋实集团因为你要损失多少利润吗?马上要开董事会了,让我怎么交代?”
秋薏知道,周枫情之所以心急火燎地打压自己,秋怀明之所以焦虑业绩,是因为目前秋实集团最大的股东是外公,公司最终交到谁手里,还是个未知数。
但毫无疑问,作为唯一与外公有血缘关系的人,自从妈妈去世之后,自己便被视为这一家人继承秋实集团的绊脚石。
“我看你就是被我们给宠坏了。”秋怀明见她不说话,继续责难,“整天不学无术,胡作非为,这次你必须给我承担后果。”
“承担后果?”
秋薏笑得云淡风轻,倾身放下手里的水杯,起身的瞬间顺手把垂在身前的头发撩到身后,栗色的微卷长发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
“什么后果?弥补经济损失?没问题啊,让我进公司,分一个业务板块给我,我把亏损的利润给补上。”
赚钱有什么难的。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不等秋怀明发话,周枫情又急不可耐地站出来“调和矛盾”。
“老公,你就别为难秋薏了,她才读大二,哪有什么能力承担后果啊。”
安抚完秋怀明,她又转而劝秋薏。
“秋薏啊,你爸一时着急,说的气话,你别往心里去,学生嘛,还是学习为主,赚钱的事先别考虑,这不还有我们呢嘛!”
“怎么,不想让我进公司啊?”
秋薏一语点破。
周枫情心思被戳穿,脸色微变,随即掩盖过去,一脸委屈:
“老公,你看你把孩子给逼得,本该无忧无虑的年纪,却被迫进公司打工,遭受磨难,她还那么小,会什么啊?要不就小小惩罚一下算了,别上纲上线地要她承担什么后果了。”
“那你说怎么惩罚?”
秋怀明怒气未消,没好气地问。
“既然是造成经济损失,要不就……”周枫情小心试探,“限制她的零花钱?让她体会到生活的不易。”
秋怀明想了想,点头,冲管家招招手。
“把大小姐的卡全部给停了,除了基本生活费,谁都不准多给她一分钱!”
管家悄悄瞥了眼大小姐一身奢华打扮,吞了口唾沫,弱弱地问:“请问秋先生,基本生活费是多少?”
周枫情连忙接话:“弟弟每个月基本生活费是两千,秋薏是女孩子总归娇气一点,要不多给一千?”
管家又是一口唾沫吞了下去,不可思议地看向秋怀明。

秋薏郁渊免费阅读

三千块?
大小姐随便一顿饭都不止三千块。
这……
秋怀明错开管家的视线,看向秋薏,刚好对上秋薏无所谓的目光,气得他直接点头:“行,就三千。”
眼看事情终于解决,秋薏笑意盈盈,丝毫不在乎被封锁了经济。
钱没了,她可以赚。
不让进公司,以后她有的是机会。
现在她只想一个人静一静,先理清现状再说。
--
华灯初上,星月相映。
五彩霓虹和深蓝夜幕在远方相接,把滨城装饰得繁华而浪漫。
秋薏站在二楼窗边,居高临下,余光瞥见弟弟一身新潮打扮,开着跑车扬长而去,她心思微动,立马下楼开车跟上。
与此同时,学校后门,昏黄路灯下,郁渊一身白衬衫,清秀的眉眼半掩在额前碎发的阴影中,神情平淡随意,驾轻就熟地坐进停在路边的黑色超跑。
随着一阵轰鸣声,黑色超跑疾驰而去。
车子在隐于闹市的一家豪华会所前停下,迎宾经理满脸堆笑,毕恭毕敬地将郁渊迎进门,引领至二楼雅座。
一圈圆弧形真皮沙发上,已经坐了几个人,看到郁渊之后,几人起身让座之余,不忘起哄调笑。
“听说郁少回国后第一个计划就失败了?”
“不应该啊,谁能玩得过咱们郁小爷?”
“苦肉计失败了,有何感想?”
“……”郁渊不语,眉眼间带着惯常的一丝笑意,坐到众朋友中间,慢条斯理地给自己倒了一杯酒,递到嘴边,喝了一口,才淡淡开口,“被人救了。”
众人面面相觑,一阵沉默后,哄然大笑。
“被人救了?谁啊,这么不长眼?”
“就是,咱们郁少看起来像是需要出手相救的人吗!”
“怎么不像啊,看这一副斯文模样,一看就不会打架啊!”
“敢不敢再说一遍?惹郁少出手,小心打不死你。”
郁渊也不搭腔,置身事外,悠闲品酒。
“对了,郁少。”郁渊发小韩牧问道,“是谁救的你?”
郁渊放下酒杯,语气稀松平常:“秋家大小姐。”
“卧槽?!”韩牧的声音瞬间提高了七分,“秋薏?她还有这本事?”
其他人也纷纷附和,表示不可置信。
“秋家那个大小姐除了穿衣打扮吃喝玩乐,以及追陆壹,还会打架?”
“我不信,你哥找的人得弱成什么样,才会被一个女人给收拾了啊?”
郁渊并不打算解释,只是不以为意地笑笑。
韩牧开玩笑:“哎,郁少,你这招将计就计虽说被秋薏给搅黄了,但人家好歹也是出于好心,你打算怎么感谢人家啊?”
“感谢?”正悠闲品酒的郁渊抬眼,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要不,暂缓收购秋实股票,或者放过几个他们的大客户?”
“卧槽,无情!”
几个朋友纷纷吐槽,同时也心知肚明,这次郁渊回国,就是为了和叔叔家的哥哥郁深争郁氏的继承权。
本来事先得知郁深计划绑架他的消息,他将计就计,提前安排人届时把郁老爷子引到现场,以揭露郁深手足相残的不耻行为。
总之,那伙人把他打得越惨越好,却没想到,这么一个摁倒郁深的绝佳机会,却被秋薏轻而易举地破坏。
不找秋薏麻烦就算这家伙仁慈了,一时半会扳不倒郁深,他只能加快商业动作,为自己赢得筹码。
只怕秋大小姐衣食无忧的生活持续不了多久。
韩牧撇撇嘴,看着自己发小此刻气质款款温润模样,恶作剧般地拿出手机,咔嚓一声,手机画面定格。
画面中的白衣少年,在会所的灯红酒绿之下,眉眼唇角间,笑意柔软温暖,干净美好。
不等郁渊反映过来,韩牧一通操作之后,一圈朋友的手机便铃铃作响,微信群里,大家收到刚刚的照片,同时被P上几个大字---“披着羊皮的败类”。
瞬间微信群里便热闹了起来:
“我靠,精辟!”
“+1”
“+100”
“+10086”
“如果上天给我一张这样的脸,我一定要做个好人!”
“+1”
“+100”
“+10086”
……
笑闹之间,一楼传来一阵骚动,引得众人纷纷侧目。
郁渊居高临下地俯视,神情淡然。
韩牧忍不住惊叹:“这是……秋薏?!
其他人也吃了个惊,控制不住自己的语言系统,纷纷七嘴八舌表达自己的惊讶。
“那个跟她拉扯不清的男的好像是她弟弟秋山?”
“秋薏是不是变漂亮了?还是我眼睛有毛病?”
“我也觉得,更明艳了?还有气势?气质也变了……”
“兄弟,用词太保守了,这副模样,明明就是美艳好吧?”
“卧槽,这架势,姐弟俩要干架啊!”
“秋山长得人高马大的,秋薏打得过嘛!”
韩牧趁机调侃郁渊:“哎,郁少,报恩的机会来了。”
郁渊没理他,视线轻飘飘地落在一楼,秋薏动作灵活的右脚上。

小编推荐理由

我撩的男配黑化了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