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赎偏执主角后(童隽原拓)

救赎偏执主角后(童隽原拓)

导读:童隽原拓小说《救赎偏执主角后》特别推荐,救赎偏执主角后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原拓是复仇文中的美强惨男主,被家人抛弃,被朋友背叛,被同事欺骗,性格阴郁,孤僻冷漠。某天,他重生了,仇恨这个世界,并发誓要报复所有的人。

小说介绍

童隽原拓小说《救赎偏执主角后》特别推荐,救赎偏执主角后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原拓是复仇文中的美强惨男主,被家人抛弃,被朋友背叛,被同事欺骗,性格阴郁,孤僻冷漠。某天,他重生了,仇恨这个世界,并发誓要报复所有的人。

小说简介

童隽出身优渥,聪明俊美,从小到大都是运气爆棚的爽文选手。
某天,他穿进一本小说里,成了处处倒霉被打脸的炮灰男配。
唯一转运的方法,就是给书中的重要角色送温暖。
原拓是复仇文中的美强惨男主,被家人抛弃,被朋友背叛,被同事欺骗,性格阴郁,孤僻冷漠。
某天,他重生了,仇恨这个世界,并发誓要报复所有的人。
但这一次,他发现自己的生命中,多了一缕阳光。
童隽请他吃饭,给他送药,记得他的生日……
将他被撕碎的课本粘好,替他清理打架留下的伤口。
安慰他的伤心,笑着说愿意做他最好的朋友。
“缺什么,跟我说!”童隽豪爽地向他承诺。
【叮!男主原拓,好感度升至100。
您的运气值增长10000+,由“恶毒炮灰”晋升为“人生赢家”!】
完成任务之后,童隽被原拓堵在了家门口。
曾经那个吃不饱穿不暖小可怜,已经长成了身家过亿的霸道总裁。
“你还缺什么吗?”童隽惊讶地问。
“缺的。”原拓深深凝视他,轻声道,“还缺一个爱的人。”

救赎偏执主角后全文阅读

第 9 章
赵家兴手上粘着本书,行动不便,倒是另外四个同学正无所适从,听见老大这么一嚷嚷,立刻训练有素地撸胳膊挽袖子,向着童隽围过去就要揍他。
童隽本来半靠半坐在桌边,见到几个人同时围上,他的手依然抱在胸前,顺势弯腰低头,最前面那个人挥过来的拳头就从他身体上方打空过去。
童隽同时抬脚一踹,一个人“嗷”地惨叫起来,被他踹倒在了一张桌子底下。
那人正是刚刚被童隽拧手的那个,又挨了一下简直都要哭出来了,咆哮道:“你干什么就盯着我一个人打啊!”
他还真是误会了,其实童隽想收拾的只有赵家兴这个领头的而已。
他从几个人的包围圈中闪出来之后,直接一把抓住了赵家兴的胳膊,猛力一拽。
赵家兴这边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童隽一把掼在了墙上,对方的手在他身边一撑,把他圈在了墙角处。
赵家兴的后背撞在墙上,隐隐作痛,本想还手,但看见面前的少年半笑不笑,一双漆黑的眼睛深深看着自己,眸色明亮。
他竟然觉得后心发凉,这一刻不想反抗,只想逃跑。
“被胶水粘手了很生气是吗?不过书是我放的,502是我涂的,但我可没叫你去原拓的桌膛里翻东西呀?”
童隽道:“兄弟,要是不先想着去撕原拓的书,也不会中招吧,是不是?”
他伸手,轻轻拍了拍赵家兴的脸,感受到对方的僵硬。
童隽说:“其实我很好奇,像你们这种人,是觉得整天捉弄嘲笑别人很有意思,还是践踏他人的尊严,会比较有优越感?”
这些问题少年在学校里也属于别人看不起的异类,他们欺负原主,是因为觉得对方懦弱可笑,而跟原拓过不去,是因为原拓学习好,长得好看,却没有优越的家庭条件。
正是因为少年人的心还稚嫩,所以往往容易被伤害,又不太懂得仁慈与退让,因而更加残忍地去将这种伤害转嫁。
他们一边看不起别人,一边努力掩饰着因为被别人看不起,而产生的受伤与自卑。
赵家兴紧张的呼吸急促,一时说不上话来。
童隽也不大在意,往地上看了一眼,又笑着问:“你这鞋挺贵的吧?”
赵家兴被他一提才发现,在刚才慌乱的挣扎过程中,自己连脚上穿的一只鞋都甩掉了。
为了这双限量版的篮球鞋,他好几次骗家里说学校要交资料钱,又省吃俭用了一个月才抢到手,平时宝贝的不得了。
不知道童隽为什么莫名其妙地问了这句话,他还没回过神来,呐呐道:“是、是啊。”
童隽点了点头,将赵家兴放开,然后转身飞起一脚,就把那只掉在旁边地面上的鞋,顺着半敞的窗户踢到了楼下。
篮球鞋在半空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赵家兴忍不住“啊”了一声,那一瞬间心疼的就好像从楼上掉下去的是自己一样。
“知道被人损坏重要的东西是什么感觉了吗?”
童隽笑眯眯的,伸出一根手指,照着他的鼻子尖点了点:“再让我看见下一次,可能从窗户口掉下去的,就不止是鞋了。”
说完之后,他伸了个懒腰,将手抄进裤兜里,微笑着环视一圈教室中的人,依旧像过来时的那样,旁若无人地走了。
他从教学楼里出来,社会卡正好失效,紧接着系统“滴答”一声,蹦出一条消息来。
【触发隐藏任务“为主角伸张正义”,外貌OOC权限全面解锁,恭喜宿主成功解锁“土狗装扮”,还您高端审美品位!】
童隽:“你才是土狗。”
这破系统可真不会说话!
不过说是这样说,他也对这个奖励的到来有些意外。
按照童隽的理解,应该是原拓那边得知了发生的一切,并在心理上接受了自己的示好,积分才会有所增加,所以他今天晚上做的事应该算是打义工。
童隽这样做,一来是确实觉得原拓不容易,想帮他把这个麻烦彻底解决,二来也是为曾经饱受欺负的原主讨一个公道。
完全不存在功利性的目的,没想到竟然也可以算在任务之内。
系统道:【我还以为你不爱管闲事。】
有积分拿的时候想让他干活都千难万难,倒是没积分了,他还好像挺热心。
童隽道:“你知道为什么大多数人看小说和电视剧都喜欢大团圆的结局吗?”
系统:【我不是人,不知道。】
童隽嘴角含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就是,自己的生活中有遗憾,就容易喜欢那种圆圆满满的感觉,看着高兴。”
他自己孤家寡人,即使取得了任何成绩也无人分享,倒不如什么都不做、不想、不在意,也就不会那样思念。
少年热血已凉,要说还有什么能让他无论如何都想要实现的梦想,那恐怕就是,回到曾经那段所有亲人都在身边的时光。
也正因如此,童隽非常明白这时候原拓的心情,他努力地生活,渴望凭借自己的拼搏摆脱困苦。
这种无论怎样都要做成一件事的决心,是让童隽非常羡慕的,也是他早已经失去的。
他的愿望说什么都实现不了了,但如果能看到别人获得成功的喜悦,在这***而漫无目的的人世间,也是一件很令人高兴的事。
天边炸开一道烟花,系统的声音出现:【送你的。】
童隽道:“谢谢。”
一人一统难得相处和谐了一回,共赏天边烟花。
这一日的气温明显有所回升,童隽刚刚跟人动了手,觉得还挺热,便将卡到脖子处的校服拉链拉开了。
不管怎么说,也算好人有好报,正是因为今晚的这次打抱不平,让他的服饰OOC权限解锁了。
这每次都要按照原主习惯拉到喉咙下面的衣领,也总算能敞开来凉快凉快。
其实童隽不知道,这次的加分并非他偶然走运——就在刚刚,原拓也来过。
原拓是特批的贫困生,不用参加学校组织的晚自习,下午六点放学之后就可以出来打工。
不过仅仅靠做一些普通的兼职,挣来的报酬只能勉强糊口。
因此从上了高中以来,他又开始在百忙中抽出时间,自学一些自学计算机编程方面的知识,这也是原拓喜欢在网吧打工的原因之一。
就在前一阵,他已经研发出了一款小游戏,正在由一个公司评估报价。
通过那个预知未来的梦境,原拓已经知道,自己的游戏将会卖出一个想象不到的高价。同时,也增加了他父亲想要把他接回裴家的决心。
那些麻烦找过来的日子不远了。
原拓手里还有一些存款,倒是对找到下一份工作的事情不是特别着急,他需要先把自己梦境中出现的那些关键点,以及收集到的一些证据整理下来。
他也不是对那个梦境盲目相信,但一来不可能有任何一个正常的梦将每个细节都展示的如此清晰,二来原拓在醒来之后,也进行了谨慎的调查和验证。
诸般证据无不表明,他梦到的那些,十有八/九都将发生。
就姑且把梦境中发生的一切称为他的上一世吧。
在上一世的后期阶段,双方斗的水火不容时,原拓特意花了大价钱请来了国外几名最顶尖的私家侦探,几乎将裴家那些人身上的黑料调查了个底掉。
现在他手上掌握的信息量非常丰富,不过在目前的时间节点上,有些事尚未发生,时机也不成熟,因此暂时只有部分信息可以使用。
原拓轻而易举地隐藏了自己这台电脑的IP地址,发了几封邮件出去。
他二叔裴勇最近因为胡乱投资,闹出了很大亏空,背着裴老爷子将他收藏的字画卖了,又找了赝品充数,才勉强把这个漏洞给堵上。
原拓直接把这件事给他捅出去了,证据群发,全家上下人手一份,谁也别想遮掩。
按下发送的瞬间,原拓从胸腔里面呼出一口气,将脊背放松地向着身后的座椅靠去。
面前电脑屏幕幽蓝色的光线,映出了他晦暗不清的面容,以及唇畔的一抹冷笑。
这位二叔,在他刚刚回家的时候表现的十分欢迎,真的像一位慈爱亲厚的长辈,但实际上,他转过头来就雇了一帮小痞子,在原拓放学回家的路上假装醉酒闹事,其目的就是以误伤的理由将他废掉。
这件事的真相,原拓过了很久才知道。
这就是裴家人生活的常态,自私、虚伪、无情。
所以,他又怎么能对自己的亲生父亲抱有一丝半点的信任和期待?
他曾经因为这些人的算计和欺骗痛苦不堪,可是这一回,原拓知道,很快这些自以为能够随便利用摆布他的人,就会一一尝到恶果。
原拓的目光中,温度逐渐褪去。
种种心机阴谋,他已经习以为常,成功之后获得的并非喜悦,而是心中更多的失落与***。
如果可以选择,没有人愿意满腹算计。
为了弄这些,原拓整整伏案两个多小时,这在平时不算什么,但他前两天又是受伤又是发烧,根本就连药都没吃,完全靠自己硬挺下来,身体还在虚弱状态。
这一松懈下来,他就又开始觉得头晕了。
两侧的机位上都有人,原拓好强,不愿让别人看出他的异状,便若无其事地低下头,从书包里翻出他的水杯来,想喝点水。
在小游戏正式卖出去之前,他的手头还是很拮据的,在网吧里只有三个小时的预算,超出就要加钱,所以现在,原拓还可以坐着休息十分钟。
掏***杯,将里面冰凉的***一饮而尽,他忽然发现书包侧兜里仿佛装着什么东西。
原拓伸手一摸,里面放着一盒药,还有一包牛奶。

救赎偏执主角后免费阅读

第 10 章
在看到这两样东西的那个瞬间,原拓的第一个反应是烦躁。
如果说有什么是没有被他的梦境预料准确的,恐怕就是这些东西了。
擦干净的桌椅,粘好的书,手上的牛奶……这一切如同某种甜蜜而险恶的陷阱,背后藏满了未知的变数。
他不喜欢,也不需要这种心绪被搅乱的感觉。
原拓沉吟着将这两样东西扔进书包里,拉上拉锁,站起身来离开网吧。
他没钱交住宿费,本来是走读生,但这回出了网吧,原拓径直向着学校的方向走去。
他非得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不可。
原拓其实也只是抱着到教室看一看的念头,他想既然自己第二天早上上学就发现书被人粘好了,那么这事不是发生在放学后,就是在第二天一早上课前,也许这时候能发现一点线索。
总之不采取点什么行动,这种未知和猜测会让他觉得不安。
结果让原拓没有想到的是,他回去之后,还真的在教室门外听见里面传出了打架的声音。
那个高声叫着“是你故意把书涂上502放到原拓桌膛里”的人,是跟他打过好几架的赵家兴,平常经常明里暗里地说原拓是疯子。
而紧接着,另一个人带着点笑意的声音也透过桌椅翻倒的嘈杂传了出来——
“对,书是我放的,502是我涂的,怎么样?你要是不先想着去撕原拓的书,可能中招吗?”
是童隽。
那一瞬间他不自觉地屏住呼吸,手指下意识地蜷紧,片刻之后又松开。
从看见牛奶和药的时候,原拓心中就隐隐出现了这样的猜测,现在终于被证实了。
毕竟能够注意到他身体不适的人,并不多。
如果说之前他做那些事是另有目的,想要干扰自己的情绪,或者进行什么其他的谋划,那现在背地里对赵家兴几个人恶作剧,给自己出气,又该怎么解释?
清晰的听见童隽在打架中没落下风,原拓就没***,在对方从教室里出来之前,退后几步,悄悄把自己隐藏在楼梯拐角的阴影当中。
原拓抱着手靠在墙上,略侧了一点头,听着走廊另一边,童隽的脚步声逐渐远去。
嗒、嗒、嗒、嗒……每一步都好像正踩在他的心上,让他疑惑,好奇,挣扎。
过来查看情况是因为心里乱,看见对方是谁之后,更他妈乱了。
原拓有些神经质地将食指关节抵在唇边,用自己的牙齿慢慢磨着,等到被疼痛拉扯着回过神来的时候,那脚步声也几乎要听不见了。
他眉间一震,鬼使神差地跟了上去。
如果这个时候童隽回过头来看到原拓,就会发现,在他的头顶上,正有一个个深紫色的小问号冒出来。
小问号越来越多,绕着原拓的脑袋转着圈,然后然后慢慢褪色,又逐渐变成星光,散落满地。
——然后童隽的服饰权限就全部被解锁了。
不知道出于怎样的心情,原拓跟童隽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一直送着对方到了宿舍楼,才停下来,看着童隽***。
他耸了耸肩,仰头看着天空静静站了三秒,今天的天气很晴朗,漫天星斗闪烁,一轮明月落清辉。
原拓又向着自己刚刚翻进学校的地方折了回去,绕过教学楼后面的花丛和小树林时,看见赵家兴光着一只脚,和几个小弟在那里找他的限量版篮球鞋。
赵家兴一边找一边骂骂咧咧:“卧槽,我跟童隽没完,明天不整死他我特么跟他姓!”
他放几句嘴炮维持大哥的尊严,其实心里已经意识到自己大概率是惹不起对方的,骂着骂着又忍不住悲从心来:“我的篮球鞋啊!”
这个时候校园里几乎已经没人在晃荡了,周围安静的可怕,赵家兴骂人的时候也忍不住压低了一点声音,结果听起来很有叫魂的效果。
“兴哥。”有个人实在忍不住了,说道,“你不要再往花坛那边去了,不是说十几年前咱学校这里出过***事件吗?会不会……闹鬼啊……”
不等赵家兴反驳,旁边就有人嘲笑他:“你多大的人了还说怕鬼?哪来的那东西,别搞笑了。”
赵家兴气鼓鼓:“你们要是害怕我自己去。”
反正对于他来说,鞋比命重要,地上找不见,很有可能就是掉进花坛里面去了。
原拓本来想走,见他们如此,想了想停住脚步,藏在一棵树后面,淡定地拿出手机联网,找到了某部叫做《午夜惊魂》的经典影片,按下播放键。
“嘻嘻嘻嘻……”
四个小弟正在不远处等待蹲在花坛边上找鞋的老大,忽然听见风中飘过来一阵女人的笑声,集体毛骨悚然。
刚才说闹鬼的那个人哆嗦道:“怎怎怎么回事,我是不是幻、幻听了?”
另一个人小心翼翼地问他:“也听见笑声了?”
前者哆嗦着点了个头。
几个人面面相觑,接着笑声再一次传来: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由于原拓的破手机音质信号都不好,反倒为这声音更加增添了一种诡异的沙哑,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听起来,几乎要把人吓尿。
另一头,稍远处找鞋的赵家兴总算从花坛里捡到了自己的爱鞋,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听见身后几声惨叫传来。
他一转头,发现自己的同伴跟见了鬼一样,竟然争先恐后的跑了。
赵家兴莫名其妙:“你们跑什么,喂!等下……”
他的话还没说完,忽然觉得***上狠狠挨了一脚,紧接着一头栽进了花坛里:“……***啊啊啊啊啊!”
原拓踹完他之后,几步跑到矮墙边上,轻快地一个起跳,整个人就轻松***,落在了学校外面。
他拍了拍手,原本晦暗的心情也因为这一晚的奇遇莫名愉快起来,向着家中走去。
第二天上午下课之后,中午吃饭时间,学校的贴吧又热闹起来。
——听说咱们学校闹鬼了,是不是真的?
根据楼主描述,他是高三的一名男生,昨晚在楼道里背单词,回宿舍的时候,看见同楼层有名的校霸赵家兴光着一只脚,把鞋抱在怀里回宿舍了。
半路上碰见个男生迎面过来,他还吓得坐在了地上。
合理分析,这是中邪。
他这么一说,其他不少人也匿名出来证明,说是经常跟着赵家兴一起混的那几个人,昨晚也是这样魂不守舍的。
据某知***士透露,有的人甚至吓得连厕所都不敢去,可见撞到鬼的说法证据确凿。
没想到校霸居然怕鬼,还给吓成这幅怂样,同学们相信闹鬼的不多,倒是围观他们出丑的样子感到很欢乐,笑嘻嘻地围观。
但这件事的热度并没有持续多久,并不是赵家兴校霸的威名不够吸引人,而是首页的帖子很快就被另外一个主题刷屏了。
“救救孩子!重金悬赏,求问这位小哥哥是哪班的叫什么名字!附侧面抓拍一张,有点糊。”
“话说,是不是有新人转到咱们学校来了,这位帅哥从来没有见过啊!稳拿校草了吧?”
“十分钟之内,我要知道他的联系方式!”
这些帖子几乎都是实时的,一个个被人顶起来,却都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倒是分别从各个角度把他的照片给集齐了。
直到快要开始晚自习的时候,才有人有发了个帖子——
“我看见那个帅哥进了高三(15)班,还坐到了童隽的座位上。”
后面跟着附了一张对方伏案写字的照片。
大概是太过震撼,这最贴近真相的帖子竟然没人顶起,很快就沉了,又过了几分钟左右,才开始被人疯狂跟帖。
“卧槽我近视眼你别骗我,这是童隽?!!!”
“话说……仔细看还是挺像的,不过还真没往他身上想。”
“斗胆猜测一下,会不会是童隽因为发现沈朗一直在耍他受到了***,所以决定改头换面,重新做人?”
“那这个变化也太大了吧,呜呜呜怎么可以这么好看,后悔以前没跟他多说几句话!”
童隽突然的改头换面实在有些过于传奇了,引得不少同学兴致勃勃地议论起来,但除此之外,一开始嘲讽过他的那些人却都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一声也没有出。
这些人当中就包括易珊珊。
她前一天刚被童隽毫不留情删了好友,心中的那口气还没消,偏偏身边的人还要哪壶不开提哪壶。
课间的时候,前桌忽然回过头来问她:“哎,珊珊,我怎么觉得最近童隽没来找你呀?你说他会不会是因为沈朗陷害他的事生气了?”
易珊珊初中的时候就知道童隽家境好,她也因为刻意跟对方保持良好关系,而从中得到了很多好处。
不过上了这所重点高中之后,身边可选择的余地大了,她也担心和童隽这种人走得太近会影响自己的名声。
所以每次收到他的东西之后,易珊珊都要表现出一副为难和不情愿的样子,再委婉地跟身边人抱怨几句,让大家都觉得她是被童隽纠缠和***扰的那个受害者。
易珊珊追求者众多,童隽因为她的话而好几次被人“教训”过,相比之下,沈朗的行为并未对他造成实质性的伤害,易珊珊根本就不觉得这件事值得对方生气。
听到前桌的女生一提,易珊珊心里更加不以为然,她也没直说,笑了笑道:“他们之间的事我也不太清楚。童隽不来了也挺好的,要不看见别人为了我找他麻烦,我又没法调解,心里也不好受。”
易珊珊的同桌听她这样说,暗暗撇了撇嘴,似笑非笑地说:“也是,反正童隽现在也应该挺忙的,哪还有空‘***扰’你呀。”
易珊珊一愣,没明白她的话是什么意思,前桌那女生却一脸失望地道:“真不来了吗?我还想等他找你的时候跟他说两句话呢?珊珊,要不然你把童隽的微信推给我行吗?”
易珊珊:“???”
她的同桌见状,便笑着将自己的手机递了过去,给她看上面的照片:“怎么这么惊讶,你没看贴吧吗?童隽现在可成了新晋校草啦。”
“校草”这两个字,怎么想都跟童隽扯不上关系,易珊珊满脸莫名其妙,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屏幕,然后愣住了。
她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不相信:“这是童隽?”

小编推荐

救赎偏执主角后 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小说含蓄蕴藉,如泣如诉,以细腻的笔触拨动读者的心灵,曲终掩卷,回肠荡气,余韵绕梁。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