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君座下尽邪修(江应鹤)

仙君座下尽邪修(江应鹤)

导读:主角是江应鹤的小说仙君座下尽邪修全文免费阅读为你精彩呈现,作者道玄所著作。江应鹤要不是个早早独立的男人,这时候都要难受哭了。他死死地压着这个劲儿,觉得那股淫.靡的味道缠绕不绝,到现在还没有离开身边,***气和他道体上的冷香混合在一起.....

小说介绍

主角是江应鹤的小说仙君座下尽邪修全文免费阅读为你精彩呈现,作者道玄所著作。江应鹤要不是个早早独立的男人,这时候都要难受哭了。他死死地压着这个劲儿,觉得那股淫.靡的味道缠绕不绝,到现在还没有离开身边,***气和他道体上的冷香混合在一起,有一种冰寒又靡艳的特别气息。

江应鹤小说简介

玄微仙君江应鹤,修真界正派首屈一指的剑修,孤冷清绝,出尘拔俗。
而他的座下有三位弟子,一个比一个身世悲惨,一个比一个天资绝艳。
江应鹤把自己所有的耐心都留给了徒弟们,直到他发现——
细心温柔的大徒弟是血河魔尊,杀人不眨眼,吃人不放盐。
行事利落的二徒弟是鬼族宗主,势力庞大,手下恶鬼千千万。
乖巧驯顺的小徒弟是上古大妖,原型通天彻地,妖王跪着叫他祖宗。
江应鹤:“……”

仙君座下尽邪修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听起来像是好心好意的教导。
长夜心里记下了这一笔,手里攥着江应鹤的衣襟布料,在他怀里仰头看过去,泪眼朦胧地道:“师尊,徒儿不想离开师尊……”
江应鹤还未回答,一旁突然传来李还寒的声音。
“我倒觉得,这提议很不错。”
一身黑衣的血眸男人抱剑而立,原本只是无甚表情地旁观,看到长夜扑进江应鹤怀里时,才血眸一暗,走到了江应鹤身畔。
江应鹤身上有一股很淡的香气。像这种外冷内热、正直温柔的道门剑修,无论是圈做炉鼎还是“吃掉”,的确都充满了***力。
秦钧是个浑身鬼气的恶灵,这个总是撒娇的小师弟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不知道都在惦记着他什么——师尊说只有自己唯一一个,却还招来这么多底细不知的邪修……
李还寒盯着江应鹤安抚长夜的那只手,素来冷酷无波的神经像是在被火焰灼烧着,觉得这个“师弟”非常碍眼。
“我也很想好好地教导师弟。”李还寒抬起眼,“师尊?”
江应鹤让自家小徒弟粘了这么久,自然知道还是让他早早学会独立更好,如今听了他们两人的话,即便看着长夜满脸委屈,也还是很拎得清轻重。
“听话。”他揉了揉少年的发顶,“以你的年纪,也不能太依赖我了。”
长夜眨了眨眼,环着江应鹤的腰想要最后挣扎一下,目光却顺着地面落到那只妖兽的身上,再偏头看了一眼秦钧。
灰发男人***了***唇,看着江应鹤的目光总是有那么一点儿饥饿的味道,比面冷杀心重的李还寒还要更让长夜觉得厌恶一些。
等到埋在怀里的小少年不情不愿地答应一声,江应鹤才转而抬起头,用神识向清净崖之下扫了一眼,果然感觉到许多弟子因那声妖兽嘶吼而聚拢过来,遥望着此处议论纷纷。
“钧儿……”
“弟子明白。”秦钧随意地道,“这就把这只妖族带走看咱们蓬莱的山门。”
他看向江应鹤的双眸,目光与那双墨色明亮的眼眸对视了一瞬,他原本随口而出的语气都轻了一刹那。
“……不杀。”他想了想,补充,“听师尊的。”
————
那只被秦钧逮回蓬莱的妖兽,虽然保住了一命,但也跟周掌门签下了为蓬莱派守护山门的契约,化为蓬莱正殿之外的一座巨妖石雕,无知无觉般沉酣在这里。
但只要有他人***蓬莱,妖兽就要遵循自己的契约,倾尽全力守护蓬莱的弟子们,为期三百年。
三百年时光,足以让那些年少英才中途陨落、足以让人间王朝变迁、物是人非,但对于妖族来说,区区三百年,就仿佛弹指一瞬。
也是因为这个巨妖石雕的原因,蓬莱弟子们对秦师兄的印象越来越走偏了,秦师兄看上去稳妥利落、行事果决,却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让人不敢靠近的气息,恐怖程度比那些折损在斩运剑下的恶妖凶兽更甚之。
蓬莱派私下传言,秦师兄不笑时害怕,笑时更让人害怕。
至于最后入门的长夜小师弟,目前蓬莱弟子们倒是还没怎么见过这一位,只不过是道听途说罢了。
昼夜更替,冷夜月明。
钧儿放在仙府中的夜明珠嵌在壁中,还不动声色地将原本的灯台收走了。江应鹤出关之后,发现居所中的很多微妙细节之处都被钧儿暗中更改过。
修行有成的修士,往往可以免去睡眠,可用闭目养神代替,不过会让人感觉到疲惫。但江应鹤至今还保留着睡眠的习惯,作息是标准的晚九早六——穿越过来失去手机后,他从没有休息地这么早过。
清净崖向来很安静,守在外面的鹤灵已经入睡,墙壁上镶嵌的明珠泛出幽然的光华。
但这种长久不变的静谧却被另一个人的气息打破了。
江应鹤只外放了一点神识,因而感觉到对方这些混乱的呼吸时,抬眼便见到床榻边蜷成一团的身影。
长夜墨发乌黑,面具遮住了一半脸颊,额头上的护体灵印泛着淡淡的光。他形状优美的双眼低垂了下来,抱着膝盖,丹唇上咬出了血印。
像一头受伤的幼兽,总是会在难过时跑到他最信任的人身边。
江应鹤的倦意顿时一扫而空,他探过手,撩起长夜乌黑的发丝,低声道:“怎么了?”
他的呼吸很混乱,像是忍着疼痛,身体也冰冷,即便是江应鹤本就不高的体温触碰,也能从对方的额头上感觉到寒冰的气息。
长夜抬眸看向他,像是隐忍了很久,泪光才在月色下闪了一闪,慢慢地爬进了江应鹤的怀里。
“师尊,”他低低地道,“我好冷啊,只要一运功,就好像浑身都被冻住了。”
这是冰封的后遗症,脆弱程度跟钧儿的万鬼侵神相差仿佛。江应鹤心里一紧,即便一直觉得事在人为,在此刻也有一种天意作弄的垂怜感叹。
小徒弟会撒娇、会喊疼,另外那两个却常常闭口不谈,独自扛下来……江应鹤叹了口气,握住了长夜的手心,将自己的灵力导入***。
他是洞虚境的仙君,连接经脉、温养身躯这一类的事情,对他来说只是一件小事,但对于他们来说,以后要承受的事情比现在还要艰难。
他完全没有注意到,刚刚还委屈喊疼的小徒弟,那双乌黑纯净的眼眸里已经看不出任何一点泪光,而是一种与外表产生反差的长久凝视。
长夜这具寒意浸透的稚嫩躯壳里,恰好装着一个沉眠万古的真灵,装着上古大妖的魂魄。他的好奇有些变质,他这个时候没有觉得身躯疼痛,而是非常想化作原型把他扑倒,看看白皙如霜的道体能否被他舌面上的倒刺***出红肿的痕迹。
他盯了半晌,过了片刻才回过神儿来。又不是饿了,为什么想***他呢?
江应鹤未曾察觉,他一边修复着小徒弟的经脉,一边给他挽了挽衣袖,忽然发现对方白皙的手臂上全都是细碎的剑伤。
江应鹤手指一顿,看了他一眼,问道:“又跟师兄们切磋比试了?”
长夜听出他有些心疼,他故意没有让伤口痊愈,这时候正好派上用场:“我……想早点赶上他们的进度,不想给师尊丢脸。”
他一边说一边蹭过来,像一只别扭又可爱的猫。
“李师兄虽然严苛,但是人还是好的。”长夜深谙师尊眼中的滤镜,委婉道,“秦师兄只是凶了点,但也没有传言中的那么可怕。”
江应鹤近来稳固境界,足不出户,闻言微微一怔:“传言?”
长夜点了点头:“我听别的师兄说,李师兄只对师尊好,对其他人都是冷冰冰的。秦师兄呢……有些傲慢,总是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呃,师尊,我是不是不应该说两位师兄的坏话啊?”
他的双眼明亮透彻,一眼能望见底,似乎真觉得这是自己无心之失,有点不好意思。
江应鹤没穿越时母胎单身二十多年,来到这里之后又一心只想着回家,活了一千多年也没有什么经验,直男属性点满,自然觉得小徒弟是真的愧疚,安慰道:“没关系,如若是心性上真有偏差,师尊会教导他们,不过当世之人看待天才,常常有偏见……”
长夜趴在他怀里,被他身上淡淡的冷香笼罩住了,觉得十分满意,也就没有太在意自己的话有没有起到作用,而是又抱紧了一点儿,小声道:“师尊,我能陪你一起睡吗?”
还没等江应鹤回应,长夜连忙补充:“就一天,好不好?”
少年长得太漂亮,说话又可怜巴巴,很会撒娇。
江应鹤没能坚持几句,就被长夜说得心软了,觉得这孩子实在太缺少安全感,看上去还很希望得到长辈的疼爱,表现得远没有他的师兄们成熟。
他伸出手拍了拍少年的脊背,低声道:“就这一次,下不为例。”
“嗯!”
江应鹤与他贴得很近,能感觉到修复经脉后,对方冷如冰的身躯慢慢地恢复了温度。他略放下心时,忽然想起一事。
“再过几日,***宗有一场剑器大会,恰好你还未曾择剑,正想带你们去看看。”
***宗是中立宗门,不过对道门正宗要更友善一些。***宗的副宗主混元仙君童归渔,是一位千年前就跟江应鹤齐名的人物。
长夜乖乖地“嗯”了一声,问道:“是要给弟子选择佩剑吗?”
“对。”江应鹤道,“还寒的佩剑是观剑卷上的第三十七把,叫万物残霞。钧儿的佩剑则是第三十九把,名为君子帖。”
长夜听他这么说,就知道自己那两位“好师兄”又隐瞒了很多东西,李还寒手上那把血剑禁制无数、魔气滔天,只要解开几层禁制,恐怕天穹都要为之变色。秦钧腰佩的那把银灰色长剑看似普通,内中却鬼气森森,分明用怨灵之气醒剑,绝不可能是什么“君子帖”。
只不过他们两个变化了佩剑的外形,下的禁制又太狠了,即便江应鹤的境界不低,在本就无心猜疑的情况下,又怎么能发现自己这两位弟子的真实面目。
长夜顿时觉得他俩更不像什么好人了,欺骗隐瞒的手段做得滴水不漏,一定图谋不轨、居心叵测。他想到这里,又想到自己的本命法宝“断舍离”要如何拿出来……
“休息吧。”江应鹤颇有一种哄孩子的感觉,轻声道,“夜明珠是你秦师兄拿回来的,怎么一直看,太亮了?”
长夜闻言转过头,匆促地收回视线,刚想说“不是很亮”,话到嘴边突然问道,“那是……龙珠?”
“嗯。”江应鹤已经有些困了,“海中妖兽。”
长夜若有所思地又看了一眼那颗龙珠,眸光幽邃地在上面停留了一下,然后靠在了师尊怀里,小声道:“师尊换掉吧好么?太亮了。”
过了好半晌,长夜几乎以为他睡着了的时候,才听到一声很寡淡、但很温柔的声音。
“……好。”

仙君座下尽邪修免费阅读章节试读

剑器大会百年一次,一向只有两个举办地点,一个是江应鹤所在的蓬莱,另一个就是***宗。
***宗是中立门派,理念与道门正宗的修士们不太相符,但并不为祸人间,也实在称不上是邪修。***宗的掌门在百年之前肉身重伤,因此其中的很多事务,都由代掌教童归渔经手。
蓬莱派剑修甚多,此次又是盛会,众多弟子们早已翘首以盼,议论纷纷。
“十架飞行法器白云舟,这阵仗也太大了吧。”一个穿着青色弟子服的青年戳了戳旁边的师兄,“掌门真人不是一向不喜欢铺张的么?”
白云舟形如白云,迎风便涨,是可以日行千里的雪色巨舟,从空中集结时,有一种别样震撼之感。
“也不看看是什么时候。”佩剑抱臂的另一个年长弟子回答道,“剑器大会百年一次,与修真界十年一比的英杰会并不相同。而且这一次,玄微仙君也会到场。”
“江仙君?!”那人怔愣出声,随后压低了声音,道:“可是为了那个传说中的关门弟子?”
那个叫长夜的少年拜入仙君座下之后,门内就一直有人说这是关门弟子,玄微仙君不会再收徒了。
“关门弟子。”年长弟子咬牙切齿道,“难不成那也是个像李还寒、秦钧一样的怪物?偏偏每个怪物都不知道怎么修炼的,总是比别人高出一截。我看这就是有江仙君的指点才……”
正当两人谈到这里时,十架白云舟猛然一动,像是得到了什么指令一般,骤然漂浮向前。
所有人顿时噤声,随后见到驾驶白云舟的年长弟子们,从舟头转过了身,向着半空之中半跪行礼,齐刷刷地卸下了佩剑,拱手一拜。
“这……这是……”一个后入门的少年愣愣地看着这场面,刚想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就被身旁的师兄压着脊背卸了佩剑,然后指了指天上。
穿着青色弟子服的少年悄悄抬眼,见到头顶上的层叠云雾之间,七只***的白鹤鹤灵翱翔于天际,在鹤灵的身后,一架银光闪烁的车辇浮现于云层之中,四面的纱幔从车辇边缘垂落下来。
“是江仙君到了。”一旁地师兄声音极低地道,“卸下佩剑,是为了表达对千年剑修的尊敬。这次有江仙君同行,是你我难得的运气。”
就当弟子们行过礼之后,白云舟猛然散开,在云层中驶向远方,而白云舟上方的车辇,也不疾不徐地跟随并进。
鹤灵所牵引的飞行法器之内,江应鹤将手里最新版的观剑卷又看了一遍,还是没有找到适合长夜的。
观剑卷里名剑无数,其中有一些会在剑器大会上赠给表现最好的弟子,以作对剑修后辈的鼓励。
江应鹤看了几遍,闭上眼在脑海中考量了一会儿,便听到一阵熟悉的脚步声。
太熟悉了,他根本不必启眸,就知道是李还寒过来。
手畔响起一阵茶水淅沥的声音,灵露的气息夹杂着清淡茶香蔓延开来,带着温暖抵进手心里。
江应鹤睁开眼,正看到他将茶盏送到自己的手中,便一边觉得有个细心的徒弟真好,一边慢慢地喝了口茶,道:“钧儿呢?”
那双血红的眼眸目光一顿,似乎强行忍耐下了什么。李还寒语气无波地道:“方才飞过中洲时,遇见几只凤族的妖兽,秦师弟在给下面的白云舟护航。”
江应鹤点了点头,想到那什么“修真界百年英杰”榜上,批判秦钧的那几句话,愈发觉得不可相信,便道:“若他支绌,你就去帮一帮。”
江应鹤说到这里,想要像往常一样安抚一下他,才发现对方原来已经这么高。但他刚刚伸出手停在半空,正摸不到对方想要收回时,手腕就被李还寒的手指捉住了。
剑修的手指向来修长匀称、瘦削有力,而这只常年持着血色长剑的手,此刻扣住师尊霜白的肌肤,竟觉得有些不敢握紧。
这个念头只出现了一瞬,李还寒随后便想起,对方是洞虚境的二劫仙君,总不会像是一件易碎的瓷器般,这么轻易地便会被自己弄疼。
江应鹤的肌肤透着冷玉般的触感,收在掌心,却似有什么灼热的东西在烧。李还寒千古平稳的心跳,都跟着他手腕的脉搏倏忽快了一刹,他缓缓地松开师尊的手,低声道:“弟子去帮他。”
这声音有些不对劲,对于李还寒来说,这句话说得有点急促。连同他松手的动作,都有点奇奇怪怪的感觉。
江应鹤另一手还捧着茶杯,眼前一向体贴的大徒弟就转身出了鹤灵车辇。他有点疑惑地看了看自己的手腕,又看了看李还寒离开的背影。
“怎么了这是……”江应鹤半天没想明白,过了半晌,才一边摩.挲着茶杯,一边觉得可能是这么回事儿,“不会是徒弟长大了,不喜欢师尊摸头安慰了吧……”
————
最边缘的白云舟之上,并没有其他弟子,按理来说,只有秦钧一个人。
“给白云舟护航”这句话,算是半真半假。
真的因素,就是如果秦钧不守在这里,那排白云舟的确要遭受凤族妖兽的冲击,而假的部分,就是他并不是为了保护那群蓬莱弟子。
几只凤族的异种撞在银灰色的剑身上,血迹顺着锋芒缓慢蜿蜒而下。秦钧剑锋一动,剖开了凤族异种的头颅,将里面圆滚滚的妖丹显露出来。
就在此刻,一股幽然穿云的萧声猛然响起,那两只异种妖丹凭空旋转,飞进了另一人的手中。
秦钧转头瞥过一眼,果然见到戴着面具的长夜立在舟尾,衣衫猎猎,墨色长发随风飘荡。
长夜将手中的异种妖丹抛飞了几下,随后像是吃糖豆一样扔进了嘴里,嘎嘣嘎嘣地嚼碎了。他对着秦钧笑了一下,真像是驯顺无害似的。
“秦师兄。”长夜笑眯眯地道,“多谢款待?”
秦钧立在原地,手里的斩运剑都在嗡鸣作响,他勾了下唇,露出一个嗜血的笑意。
“还有更好的款待,小师弟——要不要试试?”
长夜撑着脸颊看他,一半是艳丽如牡丹的外貌,另一半是一片漆黑的面具。他打了个哈欠,无聊道:“怎么,师兄的胃口这么大,想要吃掉我么?我听说鬼修最喜欢啃食正道修士的神魂,是不是真的?”
他像是诚心发问,又像只是开了个玩笑:“——对不对,秦师兄?无血无肉的恶灵?”
秦钧的身躯本就只是容器,他真正的完全战力,应该在舍弃身躯之后才能展现。
“恶灵。”秦钧重复了一遍这两个字,铁灰色的眼眸中漫上讽笑。“那你呢,浑身一股妖兽的***气。”
长夜仿佛完全没有生气,而是笑着点了点头,道:“师兄最喜欢斩杀我这种妖兽了。譬如这些凤族异种,譬如那只看守山门的恶妖,还有……”
他抬起手,掌心里是一颗形如夜明珠的圆润珠子,在长夜的指间来回转动。
“……海底的龙。”长夜盯着他道,“秦师兄,你以为师尊其实很看重你送的东西吗?”
他拢住夜明珠,指节微微***,龙珠化为粉末,从指缝间散落出来。
“秦钧。”长夜艳丽的容貌之上,是一个充满恶意的微笑。“在江应鹤的心里,你根本不值一提。你也不用肖想能骗到他,或者能吃掉他。”
龙珠的粉末飘散在空气中。
在他的对面,灰发灰眸的青年立在原处,眼眸闭而又睁,冰凉的气息灌入他的肺腑之间。
秦钧身上的汹涌杀意如有实质,伴随着这把铮鸣作响的银灰长剑一同澎湃。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长夜确实达成了他的目的。
这只恶灵,现在的确被他激怒了。
布下结界的波动有些明显。
李还寒猛地抬头,看向了原本秦钧在的地方,在一层结界的内中,敏锐地感觉到了剧烈的妖气。
是他那个小师弟。
李还寒再次布下一道结界,看向白云舟内毫无所知的蓬莱弟子,起身落到结界上方,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两个人动手。
森寒的鬼气漫上结界壁垒的一侧,浓郁粘稠,像是化不开的焦墨。而那个“刚刚入门不久”的“天真无邪”的小师弟,脸上的妖纹成片显现,凶悍得像是一只上古时代的大妖。
李还寒冷漠地旁观了一会儿,一边揣摩着他们两人的详细身份,一边扫了一眼手心。
在他手心正中,一只血红的眼珠子从裂缝中浮现出来,惊诧地道:“这么浓的鬼气妖气,是怎么收缩在结界里的!血河?血河?!”
李还寒淡淡道:“本尊加固了一层结界。你能看得出他们具体的身份吗?”
眼珠子转了转,似乎是想跟李还寒讲条件,但最后还是瑟缩了一下,没敢说出来,仔细地观察了一会儿,道:“那个灰色头发的,很像三千年前的天下鬼宗之主,就是手拿斩运剑削掉了一个大千世界的气运的那一位,据说是天生恶灵,因为天道不认可恶灵,合道的时候被一道真雷劈碎了神魂……啧啧啧,这也能转世?”
李还寒确认了心中猜测,继续问道:“另一个?”
“另一个有点像……妖纹有点像古妖卷轴里面记载的天犼,这东西的原型很大的……”
“知道了。”李还寒收紧掌心,浮现在表面的眼珠子顿时沉进了血肉里,他略微抬手,血剑化出行迹,如同长虹般贯入结界之中,挡在了两人中央。
他伸手撤去结界,语气冰冷地道:“别打了,你们这样是打不死人的。”声调停顿了一下,补充了一句,“还会吵到师尊喝茶。”

小编推荐

仙君座下尽邪修 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作者将伏笔与其中的一些小细节描写的非常完美,总能给人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