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偏执狂男配献个吻(季听)

给偏执狂男配献个吻(季听)

导读:给偏执狂男配献个吻全文免费阅读和大家见面了,主角是季听,小说讲述了:角落突然传来一声爆喝,季听一个激灵,下一秒就看到有人冲了过来,一拳打在了李拓脸上,李拓的嘴角瞬间就破了。

小说介绍

给偏执狂男配献个吻全文免费阅读和大家见面了,主角是季听,小说讲述了:角落突然传来一声爆喝,季听一个激灵,下一秒就看到有人冲了过来,一拳打在了李拓脸上,李拓的嘴角瞬间就破了。季听见他还要动手,急忙双手抱住了申屠川的胳膊,想要阻止他的施暴。

季听小说简介

言情小说中经常出现一种男配,他们偏执疯狂阴鸷,却因为不公的待遇和惨淡的结局,让读者觉得意难平,进而对小说生出怨念
季听就是被这种读者怨念绑定,自此在小说世界穿梭,致力于帮助悲惨男配改变结局,获得圆满

给偏执狂男配献个吻全文阅读

季听不知道被跟踪了,如往常一样往医院跑,李拓最近虽然想起了一些事,但总归还是差那么一点,她猜测是因为如原文一样,可能需要看到申屠川才会恢复,所以这次拿了申屠川的照片去见她。
她走得急匆匆的,仿佛迫不及待要去见谁,申屠川在后面越跟脸越黑,不安的感觉达到空前的高度。早已经适应的义肢因为剧烈运动,此时磨得断肢隐隐作痛,但他浑然不觉,见季听上了出租车后立刻也叫了辆车。
跟着跟着,见她进了医院,申屠川眉头当即皱了起来,要被抛弃的不安变成了另一种担心。难道她得了绝症,不想让自己知道?一想到这种可能,申屠川的脸色彻底黑了,倒是宁愿她脚踩两只船。
不知道小朋友已经脑补几场大戏的季听,进了医院后直接找到李拓,把申屠川的照片拿给他看。李拓还是跟之前一样,有模糊的记忆,却并不真切,只是看到申屠川的脸后本能的难过。
“不如你带我去见他吧,我跟他道歉。”李拓眉头都愁得皱了起来。申屠川的遭遇他听季舟舟说了,完全是怪自己,不管会不会恢复记忆,他都要去道歉。
季听果断拒绝:“还是算了吧,你不恢复记忆,我不能带你去见他。”他现在听到自己和申屠川的过去,就像听别人的故事一样,这样的他去道歉,对申屠川来说不公平。
“可是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恢复。”李拓有些丧气。
季听也十分无奈,又跟他聊了几句后,见没什么进展就要离开,她要去买些好吃的,回去哄哄快要炸毛的小朋友。李拓起身:“我送你吧,你再跟我讲讲他的事。”
季听看了眼这个温文尔雅的大男孩,心想到底是男主,比她家那小破孩懂事多了,不过没有小破孩可爱就是了。她缓了缓神色:“走吧。”
两个人一起并排往下走,季听说了几个申屠川的小习惯,到大厅时李拓轻笑:“听起来你们关系很好,他一定很喜欢你这个姐姐吧。”
“……嗯,算是吧。”季听含糊一句,并没有告诉他,自己跟申屠川的真正关系。虽然她内心无比纯洁,但外人听了肯定是要误会的。
两个人一边朝医院外走,一边气氛不错的交谈,仿佛两个认识多年的朋友一样,画面和谐、温馨。男帅女美的组合本是赏心悦目,但落到某个人眼里,却不是这样了。
“李拓!”
角落突然传来一声爆喝,季听一个激灵,下一秒就看到有人冲了过来,一拳打在了李拓脸上,李拓的嘴角瞬间就破了。季听见他还要动手,急忙双手抱住了申屠川的胳膊,想要阻止他的施暴。
然而她的力气跟暴怒的申屠川比起来,无异于蜉蝣撼树,申屠川一挥手她就猛地往后退了两步,差点摔倒在地。申屠川下意识的去扶她,但想到什么后,手生生停在了半空。
就在他犹豫的空档,李拓的保镖来了,几个大汉二话不说将申屠川按倒,季听声音严厉得差点破音:“我看你们敢动他!”
保镖们却不听她的,只是一脸凝重的看向李拓。李拓看到申屠川的一瞬间眼睛就直愣愣了,脑子里记忆像过火车一般轰隆隆的闪过,***的信息量让他有种自己要被撕裂的痛楚。
申屠川死死的盯着他,看着他流血的唇角,心里却没有半分快意,只恨自己来时没有带刀子,不能跟他同归于尽。他的恨意从身上每一寸皮肤中涌出,仇恨让少年英气的面孔逐渐扭曲,季听心里咯噔一下,急忙叫李拓:“你让他们放开他!他是小川!”
李拓猛然惊醒:“你们放开他!”
保镖们对视一眼,立刻把人放了。申屠川咬死了牙关,挣扎着从地上起来,他的左腿僵直得明显,一看就和正常人不一样,仅仅是站起来这个简单的动作,他就用了将近一分钟的时间。
李拓怔愣的看着申屠川,缓缓朝他跪下,声音沙哑道:“对不起,我不知道……”
话音未落,申屠川就如疯狗一样,红着眼睛朝他扑了过去,保镖下意识的要过来,却被向来温柔的李拓厉声制止。
带着恨意的拳头砸在李拓身上,李拓毫不反抗,只是痛苦的不断说对不起,季听看到李拓的反应,就知道他已经恢复记忆,心里不由得叹了声气。没想到最后唤醒他的,还是申屠川本人。
季听看着已经失去理智的申屠川,急忙叫保镖拉架,然而保镖没有李拓的指示,不敢过去阻拦,她只能高声跟申屠川解释:“李拓他重伤后失忆了,所以才没去救你,这件事有误会,小川你先冷静下来,我们好好聊聊。”
然而她的话不起任何作用,申屠川还是不要命一样招呼李拓,很快李拓脸上身上就青紫一片了。
周围越来越多的人围观,甚至已经有人要打电话报警了,再这么下去非出事不可。见申屠川再次朝李拓挥拳,这一次直指李拓的眼睛,季听怕男主出事了申屠川会提前坐牢,心里一紧下意识的挡在李拓身前。
时间一瞬间好像慢了下来,季听眼睁睁看着申屠川的拳头朝自己的脸冲来,她却无法躲避,只能认命的闭上眼睛。挨这一下,估计得脑震荡,幸亏现在在医院,抢救也能及时。
季听脑子里闪过许多乱七八糟的,却迟迟没有感受到疼痛,她小心的睁开眼睛,只见申屠川的拳头就停在离自己的脸一寸远的地方,而申屠川本人,此时用一种冷冰冰的眼神看着她。
“你之前,也是这么救我的。”申屠川眼底闪过一丝嘲讽,声音明明很平静,却让人感觉字字泣血,让季听有一瞬间觉得,他对自己的恨已经超出了对李拓的恨。
季听怔了一瞬,刚要解释就被不远处的动静打断,她朝那边看了一眼,只见容晶带着一群人来了,一瞬间就将他们围了起来。
或许是知道今天无法杀了李拓,申屠川面容平静的看着他:“你等着,我们来日方长。”
“对不起,申屠,都是我的错……”李拓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他,“要怎么样,你才能原谅我?”
申屠川听到他的话只觉得可笑,他也果然嘲讽的笑了出来,然后转身朝医院外走去,李拓焦急的想要起身,却吐了一口血后昏了过去。
医院大厅里乱糟糟的,季听却顾不上这些,急忙跟着申屠川往外走。
大街上车如流水,申屠川不管不顾的往前走,季听几次心惊不敢开口,生怕再***到他,等到了人行道才开始解释。
“你之前跟我说过和李拓的事,我也是气不过,听说他回来了就去找他算账,谁知道他不是故意背叛你,只是失忆了。真的,他真的失忆了,这些有医院的记录可以证明。”
“我知道是一场误会,就不想你一直放不下,本来想直接告诉你的,又怕你接受不了,就想着先帮他恢复记忆,让他亲自跟你解释。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忙的也就是这件事。”
“我刚才拦着你,也是怕你把他打出毛病了要坐牢,别人怎么样我才不稀罕,我只希望你能过得好,真的,什么李拓王拓的根本不重要,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再这么不开心,我……”
前面的人猛地停下,季听猝不及防的撞在他的背上,鼻子顿时一酸,眼睛跟着蓄满了泪。
申屠川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所以呢?李拓失忆了,我就该原谅他?那我的腿呢?就这样算了?”
“小川……”
“季听,我们完了,从今天开始,不要再让我看到你。”

给偏执狂男配献个吻免费阅读

季听和他对视三秒,确定他是认真的,顿时明白自己这段时间的努力全白费了,她的声音干涩:“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你的兄弟没有背叛你,你一直都是一个值得爱的人……我只是想,让你对这个世界有安全感。”
人的心总共就那么大,能盛的东西也就那么多,他盛满了仇恨,还怎么拥抱来自世界的爱意。
“不需要。”申屠川冷冷的看她一眼,转身朝前方走去。与其原谅李拓跟这个世界和解,他宁愿就带着仇恨生活,至少自己受过的苦不会显得那么廉价。
季听定定的看着他的背影,最终叹了声气跟上。她当然知道他口中的‘结束’说得有多认真,但是她不管出于何种原因,都没办法任由他离开。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着,申屠川知道她在后面,漠然加快了脚步,季听看他走路的***越来越不自然,知道他是断肢磨得疼了。为了不让他再这么走下去,她只好先停了下来。
申屠川知道她没有再跟来,心里的郁火却越燃越旺,几乎要将他整个人焚烧。而当在某个路口的橱窗反光中,看到一个偷偷摸摸的身影,心底的火气猛地消了半截。
察觉到自己没出息的样子,申屠川深吸一口气,死死掐着手心,不让自己回头。
不知道走了多久,他自己都感觉到断肢处湿糟一片,不知道是血还是汗,一开始还觉得疼,后来直接就麻木了。
季听在暗处着急,没想到自己躲起来了,他还跟个野鬼一样飘着,眼看着他身影越来越不稳,她终于冲了过去。申屠川冷眼看着她,不明白她躲的好好的,又跑出来干什么。
“对不起,我错了,我以后绝对不会再做这种让你生气的事,你能原谅我吗?”季听说完,就挨了他的眼刀,她深吸一口气,苦笑一声道,“不能原谅也没事,你别这么走了好不好,回家吧。”
“我说了,我们完了。”申屠川一脸冷漠。
季听抿了抿唇,把兜里钥匙给他:“那你回去,我不回去了,之前签过协议的,我不养你了,就把房子给你。”
申屠川不屑的别开脸,他不信她会舍得把房子给他,既然她要装,那就配合好了,看她怎么演下去。
季听见状,小心翼翼的问:“那我能先跟你一起回去收拾东西吗?”不亲眼看着他回家,还是有些不放心。
申屠川嘲讽的看着她,没有拒绝。
季听见他总算没刚才那么生气了,心里松了口气,拦了辆出租车先一步坐进后座,本来以为申屠川会坐自己旁边,还特意往旁边挪了挪,结果没等她挪完,人家就去副驾驶了。
一路无话,到家后申屠川冷着脸到沙发上坐下,一副看她继续表演的样子。季听讪讪一笑:“你的腿是不是受伤了,给我看看吧。”
申屠川看也不看她一眼,季听无奈,只好先回房间。她一进屋,申屠川的唇角就勾出一个嘲讽的笑,像是料定她不会走。
他一个人坐在沙发上,表情明灭不定。从小到大,似乎所有人都更喜欢李拓,他也早就习惯了,可当看到季听跟李拓有说有笑的出现时,他突然被恐惧和愤怒梏得喘不过气来,那一刻对李拓的攻击不是因为恨,而是因为嫉妒。
他早就习惯了的事情,在出现在季听身上时,突然无法接受了,对季听会更喜欢李拓的恐惧,更甚于对李拓的恨意。
主卧传来一声响动,申屠川眼眸微动,下一秒就看到季听从屋里出来,而她的手里还拉着行李箱。申屠川眼神微冷,手指不自觉颤了一下。她竟然真的要走。
季听把准备好的药放在茶几上,叹了声气道:“你记得涂药,这几天不要用义肢,伤口也不要沾水……那个,我走了。”
申屠川定定的看着她,半晌哑着嗓子开口:“你走了,就别回来了。”
但凡是谈过恋爱的,就知道少年这句威胁里,是挽留多还是驱赶多,可惜季听没有经验,只能听懂表面意思。她欲言又止的看了他一眼,最终垂头丧气的答应:“知道了。”说完就拉着行李箱出去了。
门关上的瞬间,仿佛整个世界都安静了,申屠川僵坐片刻,突然肩膀一垮倚在沙发上,胳膊无意的挡在眼睛上许久没动,像是在哭,可眼角却始终干干的。
他就这么坐着,时间久了如受伤的小兽一般蜷缩在沙发上,眼睛盯着沙发垫的花纹不知道看了多久。
天黑了亮,亮了黑,申屠川就这么缩在沙发上,似乎要把自己活活困死在无形牢笼里。直到天边炸起惊雷,接着下起倾盆大雨,他才顿了一下,迟缓的看向阳台。
夏天的雨总是又凶又急,雨滴打在窗户上,仿佛扇耳光一般大力,这样的雨天他今年经历了很多次,只有这次是在房间里免受磨难。
……可是她呢?
钱全花在了自己身上,卡里余额只剩下三百不到,而距离发工资还有一段时间。这些钱够她住酒店、够她吃饭吗?
哪怕让自己不要想,申屠川的眉头也皱了起来,一颗心越来越忧虑,几乎要喘不过气。在他要去找人的时候,突然又泄气了,算了,那女人肯定是有地方去,才能这么义无反顾的走。
像是在印证他的想法,窗外一道闪电划过,接着就是更大的雨,申屠川咬了咬牙,最终拿了把伞冲下楼去。他的义肢还没有脱下,之前磨伤的地方好容易结了痂,现在被他一磨,再次产生剧烈的疼痛。
他却顾不上疼,满脑子都是那个蠢女人,拖着伤腿下楼后,伞刚撑开就被狂风掀翻,雨水瞬间让他淋个湿透。申屠川扔了伞,朝着小区外跑去。这两天一直在楼道睡觉的季听,见他突然疯一样往外跑,有些不解的从楼道出来了。
他干嘛去啊?季听一脸莫名,看着他冲出小区后突然福至心灵,她没忍住,嘴角泄露了一丝笑意,拉着箱子到外面墙角开始淋。
申屠川跑出去后,才惊觉自己有多蠢,那女人已经离开两天了,而且现在下着大雨,她就算没地方去,也不可能在小区淋雨。可心里这么想着,却不甘心就这么回去,在路上来来回回的找人。
季听迟迟等不到人,怕他出什么事,正要去找他时,看到他从外面回来,急忙到角落蹲下。大雨阻隔了视线,申屠川垂头经过,并没有看到她,她只能小声提醒:“小川?”
申屠川猛地停下,怔怔的看向角落,只见季听湿哒哒的在墙角淋雨,仿佛被丢弃的小猫一般。他心跳停了一瞬,季听已经走到他面前了,眼睛湿漉漉的看着他问:“你怎么下来了?”
“我倒垃圾,”申屠川冷淡的说,“你怎么还在这里?”
两手空空倒个鬼哦,季听实在忍不住想笑,干脆挤出一个类似勉强的笑容:“我舍不得你……不说这个了,你都湿透了,赶紧回去吧。”
申屠川站在原地不动,季听疑惑的看着他。僵持半晌,大雨有增无减,他冷着脸走进楼道,季听心里咯噔一下,没想到他竟然这么绝情。
正当她失望时,就听到申屠川不悦的声音:“还不走?想生病吗?”
季听眼睛一亮,正要跟上,一想到这样回去的话,不知道还要别扭多久才能和好,当即就稳住没动。
申屠川没等到她,不耐烦的转身,结果就看到她还在雨中背对自己站着。他眉头皱了起来,心里一股无名火起,一边朝她走去一边冷声问:“你什么意思,我让你上楼避雨你还……”
在看到季听眼睛下雨后,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季听也不说话,只是默默的掉眼泪,一双凌厉的眸子此刻蒙了一层水光,说不出的可怜。
申屠川心脏像是被重重一击,他狼狈的别开脸,半晌梗着脖子不耐烦道:“哭什么哭,我不跟你计较了还不行吗?”这女人背着他去找李拓,怎么看该委屈的也不是她吧。
季听垂眸,鸦羽一般的睫毛上挂着水珠,申屠川皱了皱眉头,别开脸道:“行了,别得寸进尺。”
这句话像一个信号,季听没忍住呜咽了一声,申屠川顿了一下,不情愿的把人抱进怀里,被雨水淋得冰凉的衣服下,身体的温度靠在一起时格外明显。
闪电划过,照亮申屠川眼底不经意间泄露的温柔,他别扭开口:“都多大了还抹眼泪,丢死人了。”

小说推荐

给偏执狂男配献个吻季听小说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内容果然生动,怪不得小编都沉醉在剧情无法自拔呢,友友们抓紧时间关注起来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