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太后医天下(卫凉歌白烬欢)

冒牌太后医天下(卫凉歌白烬欢)

导读:主角是卫凉歌白烬欢小说叫做《冒牌太后医天下》,金牌作家“夏侯微微”的著作,这里提供冒牌太后医天下全文免费阅读;为了改变此生的命运,卫凉歌决定她要彻底的反击。阴差阳错的结识白烬欢,让卫凉歌未来的路,简直就是一片迷茫。

小说介绍

主角是卫凉歌白烬欢小说叫做《冒牌太后医天下》,金牌作家“夏侯微微”的著作,这里提供冒牌太后医天下全文免费阅读;为了改变此生的命运,卫凉歌决定她要彻底的反击。阴差阳错的结识白烬欢,让卫凉歌未来的路,简直就是一片迷茫。

小说简介

卫凉歌她本是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医学院的一个高材生,可是没有想到,却意外的穿越到了一个异世。此时的她,是北定山医学世家卫府的痴傻二小姐。为了改变此生的命运,卫凉歌决定她要彻底的反击。阴差阳错的结识白烬欢,让卫凉歌未来的路,简直就是一片迷茫。成为废柴太后,看她如何妙手回春医天下。

冒牌太后医天下全文阅读

“贵人,这傻子已经在这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老身绝不会偏袒!”
近日里,北定山医学世家卫府出了一件丢人的事,不懂医理的傻子二小姐学着父兄给京里来的贵人施针,却把人家扎死了。
“把她眼睛剜了。”
耳边残存着飞机爆炸的轰鸣声,卫凉歌就听着有人要剜她眼睛,一个激灵睁眼,却捕捉到一把伸来的刀尖,正对着她的眼。
卫凉歌脑中只闪现出两个字——保命。
她一个横踢,素手翻转间,对面小厮手中的匕首已经到了她手。
卫凉歌毫不迟疑,手起刀落,直击那小厮膝盖骨上方!
这是鹤顶***,入肉三分,至麻,却不毙命!
小厮抽搐倒地,众人大骇,特别是卫老夫人,颤抖着手指着明显转变了性子的卫凉歌。
“反了反了!快把这个傻子抓起来!”
卫凉歌站起身,瞥了一眼这古色古香大厅中的众人,淡淡吐出三个字。
“凭什么。”
“就凭你医死了人!”老夫人眯起眼道。
卫凉歌冷笑,她堂堂医学院高材生,医死了人她怎么不知道呢?
“好啊,人在哪儿,我看看。”
在众人诧异的视线下,卫凉歌作势就要迈步出了前厅。
卫老夫人看着卫凉歌那张和卫家公原配老夫人相似七分的脸,心中一个火起,又见她突然转了性般,生怕误了大事。
“快抓住这傻子!”
有小厮上前伸手就抓,卫凉歌矮身避开,顺势翻滚到担架跟前,直接揭开白布,瞥一眼木板床上双眸紧闭,脸色灰暗,俨然已是死相的年轻妇人。
“谁说人死了?”
她话语一落,一直未开口的孟子朗看出了些名堂来。
“你的意思是我夫人没死?”
只是卫凉歌却没有忽略他眼中的暗光,这人倒是奇怪,知晓自己妻子有救却未有任何喜色,反而是有些担心,有趣啊……
卫凉歌正打算出手,孟子朗却是坐不住了,大步上前,挡在了妻子面前。
“你这个狠毒女人,连我发妻的尸体都不放过吗!”
卫凉歌眉头一皱,手绕过孟子朗腋下空档,按在了年轻妇人的前颈处,她明显感觉那儿有处凸起。
在孟子朗打算推开她时,卫凉歌手疾眼快将人抬起,对着年轻妇人的后颈就是一拍,另只手还在紧按她的右手虎口,紧接着,只听一阵猛烈咳嗽声响起。
“咳咳咳!”
年轻妇人咳出了一摊果核,然后便睁开了眼,双眼中皆是困惑,似乎是并不知晓发生了什么。
“诈尸了!诈尸了!”
卫家人都惊呆了,连医术精湛的大小姐都指定此人无救,这痴傻二小姐是怎么一拍一捏就把人给救醒了,他们当然不信,只能当这是诈尸。
卫凉歌似乎是觉得这群人有些吵,此人不过是吃噎住了,导致的窒息暂时性休克,什么死了都是胡话。
“聒噪的很,都闭嘴!”
疾言厉色的样子,比之卫家公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她看向脸色变化不停的孟子朗。
“人救醒了,我的眼睛自然还是我的。”
然后她转头,冷冷看向同样震惊失措的卫老夫人几人,然后眸光一转,落在了在场唯一一个对她面露担忧之色的小丫头脸上。
“我院子在哪儿?”
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疼的厉害,她也是强撑着才站了这么久,得快些上药好好养着,不然好不容易捡了个身子重活,可别废了。
琴槡不知道自家小姐这是怎么了,却不敢乱说话,低声回答。
“在东……东苑。”
“好,回去吧。”
转身瞬间,卫凉歌却警惕发觉有一双眼正悄无声息的盯着她,可是当她回头看去时,却只看到空无一人的屋顶四周,眯了眯眼,便转回身去不再多言了。
卫凉歌回院疗伤期间,却不知府内外已经炸开了锅,卫家二小姐不再是以从前的痴傻之名,而是妙手神医,华佗再世。
琴槡将这些闲言传入卫凉歌耳中时,卫凉歌不过是一边翻阅古籍医术,一边一笑置之。
她不用多想也知道,这不过是那一院子的女人用的捧杀计谋罢了,毕竟谁也不会相信一个天生傻子会突然变聪明并且懂了医术,她们宁愿选择这是有能人在卫凉歌身后指教。
像是看累了,卫凉歌放下书册,揉了揉眉心,想起来了这几个夜里“无意间”总是碰到的那些毒虫毒蛇的,无奈一笑。
真是不留余地的想害死她啊。
“小姐……”
“说。”
“奴婢还听说,老夫人已经在为小姐选婿了……”
琴槡很是愤愤不平,卫家公还没回来,老夫人怎么能随便就把小姐嫁人呢。
原本还面色平静的卫凉歌,一听这话,突然眉头一扬,笑了。
“选婿……听起来似乎还不错啊。”
能离开这北定山,远离这群整日里想着害死她的女人,这可是她一个无父无母,不受家族待见的名门小姐求之不得的事儿。
琴槡以为卫凉歌说的气话,立即劝道。
“小姐,你可别同意那些亲事,怎么也要撑到老公爷回来才是。”
卫凉歌看着琴槡,微微一笑,毫不在意。
“无妨,你去告诉老夫人,就说我同意选婿,只不过这个婿得我自己来挑。”
接到东苑消息的老夫人,自然是笑的见牙不见眼。
“老身就说这丫头那日转了性子一定是背后有能人教导,到底还是个傻子。得,三房家的,去选些优秀的儿郎来,记住,一定要是优秀儿郎。”
三夫人和老夫人的眼神交汇,立即就明白了其中深意。
“儿媳明白了,一定把此事办的妥帖。”
三日后。
一张张男儿画卷便接连送进了东苑,而无一例外的是,这些年轻男儿中,看起来家世显赫,可却都有些瑕疵。
就好比……
三夫人正拿着一张画卷,神情诡异,正对着对面自在喝茶不语的卫凉歌道。
“东街赵府赵二公子,年岁二十,未曾纳妾,不过啊小时候贪玩儿,眼睛被针刺瞎一只,却也不妨事。”
卫凉歌不语,继续喝茶。
“还有这位北山口的李家李公子,身体强壮,前年妻子病逝,剩下了一个儿子,歌儿啊你嫁过去就直接是嫡母了,以后府中地位不可撼动。”
卫凉歌喝茶。
“这位蔡公子也不错,人长得好看,家世也好。”
卫凉歌不喝茶了,瞥了一眼那画上看不出是男是女的人。
“有没有京城的。”
三夫人一愣,随即眼中大喜,哎哟哟,嫁去京城可是最好不过,离得远,路上遇点意外也不怪她们不是。
随即她便在一张张画卷里找啊找,原本是没有在京城里选婿的打算,只不过恰好今早有人来求亲,正是京城人士。
“那就是这位魏大人了,年岁虽大了些,却是有官位在身,虽是小官,可你嫁过去那就是续弦,只要生了儿子,以后就是母凭子贵啊!”
卫凉歌手中茶杯一搁。
“好,就他吧。”

冒牌太后医天下免费阅读

三月初七,是卫凉歌嫁人的“好”日子,一大早她就被一群嬷嬷围住梳妆打扮,折腾了半日后一切准备就绪,接她的“夫君”也来了。
敲锣打鼓的一阵响,伴随着虚虚假假的祝贺词,卫凉歌走出了卫家家门。
一条红绫在这个时候伸出,带着一阵咳嗽。
“咳咳……”
咳声是真咳,可这顺眼看去握着红绫的手嘛,骨节分明,白嫩细滑,怎么也不会是年近半百之人所有。
心中正生起了一阵狐疑,她整个人也突然站定住了没动静。
旁边的大小姐卫飞烟以为她这是反悔了,忙上前,作势是要说体己话,手里却悄无声息的将卫凉歌朝着花轿里推。
“二妹妹啊,好好的在京城过。”
被迫进了花轿,心底里那种不安感更甚,明明一切都按照她的计划进行,可为什么她总觉得自己这是出了一个牢笼,进了另一个虎***呢?
“老夫人,小婿会照顾好二小姐的。”
依旧是中年男人的声音,难道刚刚那双手,是她自己看错了……
卫凉歌带着狐疑和猜忌,在吹吹打打中,踏上了这条未知之路。
因着北定山离京城有千里之远,所以耗费了一天时间,这才出了北定山境内,踏上了官道,到了夜里,队伍也是要歇下的,便在路口停下安营度夜。
卫凉歌撩开车窗帘,眸光在月色上一定,月黑风高,真适合跑路啊。
原她本就打算假借嫁去京城,在半路上跑路,到时候海阔天空任鸟飞,现下这位身份成迷的魏大人更是让卫凉歌笃定了这个想法。
她的冷笑声引来了琴槡侧目。
“小姐,您是哪里不***吗。”
卫凉歌摇头,直接全揭下了红盖头。
“收拾收拾,准备上路。”
琴槡惊讶极了,“小姐,您这是要逃婚?”
“想活命,就跟着我来。”
说完这句话时,卫凉歌已经换下了新娘服,穿上了早已经准备好的丫鬟衣服。
“走!”
刚刚带着琴槡悄悄出了营地,却见不远处突然有马匹闪现,似还有些举着火把吆喝着而来。
“山贼来了!快保护小姐,保护大人!”
卫凉歌一惊,心想这糟心事儿怎么碰到一起了,正打算拉着琴槡朝着旁边小路抄去,耳边风声一过,背心处就被人一点。
“山贼抢劫啦!”
“小姐不见了!”
这样的叫喊声尤伴在耳,可卫凉歌已经没了动静,她被人粗鲁的装进麻布袋子里,瞬间消失在了黑夜中……
再次醒来,眼前是一片的黑暗。
这时有人揭开了她眼上黑巾,卫凉歌闭了闭眸子,这才看清面前的情景。
此处是山顶悬崖,不远处正站着两个人,一人穿着新郎的大红喜袍,一人穿着山贼的虎皮夹袄。
然而,最惹眼的却是那背对着站于崖边的玄袍人,衣袂飘飞之际,竟有着睥睨山河之姿,想来这才是他们的头。
卫凉歌的心,蓦地就沉了下来。
此时她的脑海中只有两个字闪过,那就是——危险。
一道声音突然响起,仿若冬末时节,冰山上刚刚融化的雪水,冷极。
“云影,紫萝,退下。”
假扮成魏大人的云影以及扮成山贼的紫萝一听,立即眼观鼻鼻观心,退到了一旁,隐没了身影。
卫凉歌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环视四周,看到了一旁不远处虽然倒下可胸口仍有起伏的琴槡,心中稍定,然后眸光如炬,紧盯着崖边的方向,神情愈发幽深。
玄色衣摆滑过,如乌云压顶,压得人喘不过气,那人踏着不紧不慢的步子,转身而来,明明是嘴角上扬的弧度,可薄唇色淡如水,如同他长袍上所绣的白莲般的淡漠。
他,是谁?
在卫凉歌打量此人时,来人也在打量她,在看到她那张新娘妆容下的脸时,男人长眉一挑。
“果真是一模一样的脸啊。”
卫凉歌蹙眉,不明白此人这话何意,她还未开口,一旁隐身的云影突然出现,半跪在地,对着玄袍男人道。
“主子,是属下调查有误,明明卫家老二是个痴傻,没想到却是此番……”
那人眼角泪痣深了些许,只是斜去一眼。
单单不过一眼,还是极平淡的眸光,云影身子一颤,却不再敢多言了,快速的退后隐没身形。
现场,只剩下呼呼风声别无其他。
静,死一样的静。
卫凉歌觉得这个玄袍人浑身上下气质不似一般人,可据她多日了解,这位卫家二小姐多年来不出府门,根本不会惹上如此人物,此人又是从何冒出。
只不过见他现下对自己并没有杀心,卫凉歌化被动为主动,直接开门见山道。
“你是谁,娶走本小姐,途中又设计山贼抢劫,所为何意?”
那人站在崖边,身姿挺拔,双手负于后背,看她时的姿态仿若仙宫上神正盯着一只蝼蚁,这种睥睨众生的上位者姿态,立即让卫凉歌想到了两个字——京城。
他一定是京城里的大人物!
卫凉歌眸光一眯,意识到了自己招惹上了一个大麻烦,她的手骤然冰寒。
“若不是观察了你几日,本座还真以为你就是她。”
他在笑,笑意颇深,却未达眼底。
“她是谁?”
“当今太后。”

小编推荐

以上就是小说冒牌太后医天下 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的精彩内容,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头,以笔作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欢请关注本网,更多全本小说,等你发现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