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她要独自美丽(魏云落楚元见)

女主她要独自美丽(魏云落楚元见)

导读:《女主她要独自美丽》火爆来袭,主角是魏云落、楚元见,作者:焱垚,女主她要独自美丽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太傅府的二小姐顾雪寒嫁给承王楚元见那日天降大雨,府里的老人都说新人婚嫁最忌阴雨,好好的天气突然下雨,

小说介绍

《女主她要独自美丽》火爆来袭,主角是魏云落、楚元见,作者:焱垚,女主她要独自美丽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太傅府的二小姐顾雪寒嫁给承王楚元见那日天降大雨,府里的老人都说新人婚嫁最忌阴雨,好好的天气突然下雨,注定这桩婚事不会平顺,难到白头。

小说简介

顾雪寒不信邪,她和楚元见夫妻多年,楚元见后院干净,除她之外无一妾室。夫妇二人夫唱妇随,伉俪情深,怎可能不会白头?
讽刺的是楚元见登基做皇帝后,真的迟迟不愿立她做皇后。

女主她要独自美丽全文阅读

第 6 章
魏云落经过花园时,魏靖淑姐弟和几个未留头的小丫头子正在花园里的大槐树下躲猫猫。
二月末的天气槐树还没有开花,先长出嫩绿色的叶子。
不到七岁的魏靖柏眼睛蒙着白绫扮成瞎子,嘴里叫着:“姐姐,姐姐,你在哪里?”
张着两只小胳膊,迈着胖胖的小短腿,一步一步摸索着小心翼翼地往前挪。
魏云落从旁边的晚来亭经过,距魏靖柏躲猫猫的大槐树不足百尺。
她派头足,排场摆得大,手扶着江陵的腕走在最前面,身后跟着奶娘、丫头、婆子一群人,珠环玉绕,浩浩荡荡的,像个小皇帝,一眼也没有看魏靖柏等人,不紧不慢地走过去。
茂盛的大槐树冠童童如车盖,树下的魏靖淑撇着嘴角,面色阴沉地目送魏云落过去,重重地往地上吐了口唾沫。
“呸。”
正没头苍蝇一般到处乱撞的魏靖柏寻声摸过来,一把抱住她。
“抓到了,我抓到了。”
扯下脸上蒙眼睛的白绫,见捉到的是自家姐姐,高兴地叫:“姐姐,我抓到你了。”
魏靖淑虎着脸推他,“你别闹。”
注意到魏云落往偏院的方向去了,心想她去偏院准没好事,又拉起弟弟的手,叫上一起顽的丫头,飞快地往偏院的方向跑。
“咱们快回去,小贱人又来找事了。”
.
魏云落在偏院门口被魏靖淑拦下来。
别看魏靖淑名字里带了个淑字,本人一点也不贤德淑女,她和魏云落同年,是魏驸马事发那年魏驸马的原配怀上的孩子,比魏云落***个月。
因性子泼辣,口齿伶俐吃不得亏,魏老太说有她年轻那会的爽快劲儿,十分喜欢她,纵得她越发不知天高地厚。
魏靖淑牵着魏靖柏的小手气喘吁吁地跑到魏云落前面拦下她,圆睁着两只大眼睛瞪视魏云落,没好气地问:“你来干什么?”
魏云落是来给她爹魏驸马添堵的。
她爹空领着襄阳侯的爵儿,在朝中没有挂职,既没有食邑也没有俸禄,一门老小吃的穿的用的全靠她母亲供给。
她母亲帮她父亲养活上上下下几十口人,她父亲不说安分守己地在府里好好待着,还去勾搭和她母亲不睦的二皇子。
简直让人无法容忍。
既然他嫌日子过得太平淡,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那她就成全他,让他感受感受生活的波澜。
.
魏云落和她母亲要江陵就是为了气她爹,此番专程带江陵过来偏院亦是此意。
她不喜欢魏驸马的原配生的几个孩子,正眼不看魏靖淑,但因习惯了假笑,面上仍是笑吟吟的,看起来和气得很,一派的气定神闲。
她问魏靖淑:“你姓什么?”
魏靖淑被她这个问题问懵了,她姓什么魏云落不知道么?傻乎乎地看着魏云落。
魏云落笑:“我看你是在这儿住久了,连自己姓什么都忘了。这里是我家,我想去哪、要做什么,需要跟你报备?”
魏靖淑飞红了一张脸,她祖母说她口齿伶俐,厉害能干,可她和魏云落口角一次都没赢过,很轻易地被魏云落挑起怒气。
伸着手指头指着正院的方向,气急败坏回:“你家在那儿,这儿跟你没关系,不欢迎你。”
她越激动,越显出魏云落的镇定来。
魏云落斜斜地勾起一侧笑唇,“欢不欢迎我可不由你说了算,你该不会以为你在哪里住着,哪里就是你的家吧?这个我有空得好好地跟母亲说说了,有人在我们府里住久了,真当自己是这府里的主人了。”
收了笑,放开江陵的腕走近魏靖淑,拖长调子一字一顿说:“我劝你收着点,惹恼了我,我让你们全家都滚蛋。”
别看她年纪不大,威胁起人来有模有样的,自有一股骇人的气势。
魏靖淑被她气到语塞,小胸脯鼓起来,“你、你......”
半晌找到自己的舌头,“你不敢这么做,爹爹也不会让你这么做。我现在就喊爹爹来,让他打你。”
她扯扯身后小丫头子的衣裳,小丫头子会意,飞快地跑进院里找魏驸马去了。
.
魏云落冷眼瞧着小丫头子离开,“你真以为我怕他?”
不过是念在是自己亲爹的份上,给他几分薄面罢了,她又不靠他吃饭,怕他什么?
一双灵动的眼珠子从魏靖淑身上转到魏靖柏身上,在魏靖柏身上转一圈,又回到魏靖淑身上,皮笑肉不笑地冷哼道:“信不信我现在打死你们,他也不能奈我何?”
她只顾着魏靖淑了,没防备魏靖柏,魏靖柏猛地在魏云落身上推了下。
魏云落向后一个趔趄差点跌倒,后面江陵本能地伸手扶住她,然刚一出手他就后悔了。
小丫头片子讨人嫌得很,就应该让她摔个跟头吃点苦头。
魏靖柏手指着魏云落,咬牙切齿地恨道:“你这个小贱人,就会欺负我们,等我长大一定杀你......”
话音未落,奶娘抢上前去,一个大耳朵刮子打得他倒在地上爬不起来。
“贱婢养的狗奴才,活腻了的野***,你是什么身份也敢动我们姑娘。”
魏靖柏又疼又怕,扯开喉咙哭爹喊娘的嚎起来,再没了方才的英雄气概。
魏靖淑抓着奶娘的手臂叫:“不要打我弟弟,不要打我弟弟。”
奶娘看不惯魏靖淑很久了,打墙也是动土,一个是打,两个也是打,索性趁着这个机会抖抖威风,极干脆地两个大巴掌招呼到魏靖淑的小脸上。
魏靖淑和魏云落一样正在换牙,奶娘的两个大耳朵刮子打到她松动的牙齿上,她的牙齿提前脱落,血水混着口水一起往外流,嚎得比魏靖柏还响。
跟着魏靖淑的几个小丫头都怕奶娘,没一个敢上前的,巢里翅膀还没长硬的小雀儿般挤在一处瑟瑟发抖。
.
两个孩子的凄厉哭声仿佛平地炸响的一声巨雷,惊得魏驸马急匆匆地从院子里出来。
他不到四十岁年纪,白净面皮,身量很高,身材保养得很好,年轻那会的稀世风采隐约还能在现在的他身上看到。
他看见奶娘抓着魏靖淑的衣裳,老远便喝:“你干什么?快住手。”
奶娘可以不把魏驸马的原配和原配生的几个孩子放在眼里,魏驸马好歹还是长公主的驸马,奶娘不能不顾忌他。
放开魏靖淑,退到魏云落后面。
魏驸马看到两个孩子细皮***的小脸上清晰的五指红掌印,气得浑身发抖。
他也没有叫人,叫谁呢?长公主那边的人他这边的人轻易不敢得罪,只有自己亲自出马,举高一只手就要打奶娘。
魏云落挡在奶娘的前面。奶娘是她的人,是为了她才对魏靖淑姐弟动手,她可不能让她受委屈。
嘴角噙着冷笑,仰着一张雪白的小脸直视魏驸马。
魏驸马看见她张大的黑眸中嘲弄的眼神,心里更气。
她吃准了他不敢打她是吧?
他也确实不敢打。
这孩子从出生到现在一直跟着她母亲,是她母亲的宝贝疙瘩。她母亲当初难产生下她,开始以为是个死胎,差点没把眼睛哭瞎,后来好容易救过来宝贝得像自己的眼珠子,舍不得动她一下,他打了这孩子他那个公主老婆铁定跟他没完。
.
魏驸马的手眼看就要碰到魏云落的脸,又不甘心地慢慢放下来。
魏云落心内哂笑,眼圈却渐渐红了,氤氲着水雾的大眼睛湿?漉?漉的,怪委屈地对魏驸马说:“父亲不问青红皂白便要打孩儿、打孩儿的***母出气,实在叫孩儿伤心。”
魏靖淑姐弟犹在哇哇地嚎哭,魏驸马命人搀他们***传大夫看视。不能替一对儿女讨回公道,他心内正不痛快,又听魏云落如此说,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
她把人打成那样,还有脸叫屈?
江陵亦忍不住侧目去瞥魏云落。
小丫头年纪不大,心眼又多,心肠又坏,方才魏驸马那巴掌没打下去,真叫人遗憾。
魏驸马不高兴地说:“你是姐姐,怎可以对自己的弟弟妹妹下如此重手?太不像话。”
姐姐?她可没有等着长大后杀她的弟弟。出口便骂她“小贱人”,必是她父亲这边的人背地里经常这么骂她,魏靖柏才有样学样地跟着他们一起骂。否则他一个不到七岁的小孩子绝想不到说这话。
哼,她们倒有好一笔账算了。
魏云落牵了牵嘴角,面上看不出什么地冷淡道:“母亲只生了孩儿一个,孩儿没有弟弟妹妹。”
魏驸马不悦,背着手严肃道:“不管你母亲生了几个,你和靖淑、靖柏都是为父的孩子,你若还认我这个父亲,他们就是你的弟弟妹妹。”
如果可以,魏云落还真不想认眼前这个男人做父亲。
此刻不宜撕破脸,她退让道:“就像父亲说的,他们是孩儿的弟弟妹妹,那孩儿身为姐姐,教训一下弟弟妹妹还不是该的?父亲却为了他们责骂孩儿,未免太小题大做厚此薄彼。”
大眼睛里盛满了她没错、她都是对的、她完全占理、她不该受她爹责备的委屈。
魏驸马不吃她这一套,“你弟弟妹妹还小,纵有不是,你大可以告诉给为父,自有为父教训他们,岂有你这个做姐姐的私自命令下人对他们动手的理?”
说完,冷哼一声,余怒未消地往奶娘的方向横了眼。
奶娘乖觉地立在魏云落身后,此刻没有她插嘴的份,她眼观鼻鼻观心,低眉顺眼的,不发一语。
魏云落道:“身为姐姐,连教导弟弟妹妹的资格都没有,这个姐姐不做也罢。”
魏驸马:“.......”
岂有此理。
.
魏靖婉施施然地从院子里出来,她是魏驸马的二女儿,今年十六岁,出落得花儿一般的好相貌,虽然不是老大,性子比她大姐魏靖柔还沉稳些。
她一眼注意到外面的江陵,少年颀长的身材,出色的外表,清贵的气质实在引人注目,她以为是哪个显贵人家的公子,忍不住多瞟了两眼。
盈盈地走上前去,向魏驸马、魏云落二人道:“祖母在屋里请爹爹和三妹妹***。”
虽然魏云落不认魏驸马的原配生的几个姊妹,但在魏老太这里是将她和原配的几个孩子一起排行的。她在几个女孩儿中行三,排在魏靖婉的后面,魏靖婉喊她一声三妹妹。
魏老太是魏驸马的母亲,魏靖婉这些姊妹魏云落不认归不认,魏老太这个祖母她还是认的。
尽管她并不怎么看得上魏老太。
一个乡下老太太,当年伙同她父亲一起欺骗她母亲,算尽机关,就是个老骗子。
魏云落不喜欢这个“老骗子”,碍于魏老太的长辈身份,不喜欢归不喜欢,碰上年节这样重要的日子,还是会乖乖地过来给魏老太请安。
祖孙俩也只这一点联系了,谈不上多深厚的感情。
.
魏驸马降不住他的公主老婆,也不怎么降得住这个公主老婆肚子里爬出来的女儿。
他拿魏云落没办法,魏靖婉的出现算是解了他的围,暂且抛开不快催魏云落道:“快***吧,你有些日子没来看你祖母了,她天天念叨你。”
他说的是场面话,魏云落不会傻到真以为魏老太天天想念她。她母亲给她父亲戴了那么多绿帽,魏老太天天想她不可能,天天骂她和她母亲还差不多。
再知道江陵的事,只怕更要天天诅咒她早死了。
她母亲给她的丫头取“福寿”、“长寿”这样俗气的名字,就是希望讨个好彩头,希望她能活得长一点。奈何多的是人盼着她早死,就连魏靖柏都想杀她呢。
魏云落笑了笑,站在原地不动。他们让她***她就***啊,她偏不。
“不瞒父亲,孩儿这次过来就是专门来给祖母她老人家请安的。不只她老人家天天念叨孩儿,孩儿这段日子没见祖母她老人家,也十分想念她老人家呢。”
漂亮话谁不会说?她也可以把话说得很好听。
语气一转,“不过既然有人拦在门口说这里不欢迎孩儿,不让孩儿***,那孩儿就不***了。”
魏驸马沉下脸,锐利的眼神四下里扫了扫,“谁拦着不让你***?”
魏靖婉一听便知是魏靖淑干出来的好事,她这个妹妹被她祖母惯坏了,外面看着精明,实则愚蠢得很,这种事都干得出来。
这次可让魏云落拿到把柄了。
.
魏云落笑道:“是谁这里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呢,父亲一问便知,孩儿可不会凭空捏造这样的事来诬陷谁。孩儿寻思着,既然这里不欢迎孩儿,那孩儿就不***惹祖母她老人家不开心了。孩儿听说祖母她老人家这两天身子有些不爽利,特意命人准备了些补品给她老人家滋补身体,孩儿对祖母她老人家的一片孝心,就烦父亲帮孩儿转达了。”
一番漂亮的话说完,示意后面的丫头上前,将她带来的补品呈给魏驸马看。
上等的燕窝、上等的鱼翅、上等的鹿茸、上等的番贡人参......都是外面花钱都买不到的珍品。
魏云落对魏老太一向大方,这也是她每次过来魏老太这里都闹得大家很不愉快,魏老太却不排斥她来的原因。
她孝敬给魏老太的都是魏老太一辈子见都没见过的好东西,别说魏云落还是个孩子,就是个大人,为了魏云落的东西,魏老太也受得了她的气。
只是这次送的也忒丰厚了些,看得魏驸马都眼花缭乱了,怀疑魏云落把长公主的私藏尽皆搬了来。
暗想这个女儿刁钻归刁钻,对他和他母亲都还算大方,到底是他们老魏家的血脉,心还是向着他们老魏家的,好东西都偏了他们老魏家。
魏云落想的却是,等她爹和她爹的那个“老骗子”母亲知道江陵的存在,不晓得会不会气出内伤来?往后有他们的气受,天天吃这些个“好东西”只怕都补不过来呢。
.
魏云落清清嗓子,耽搁了这些时候,终于要扯到正题了。
“孩儿这次过来,除了给祖母她老人家请安,还有一件事要告诉给父亲知道。”
“什么事?”魏驸马问,抬头望了望天,“外面天怪冷的,你又生得弱,总在这外面站着像什么,***屋里说话吧。”
此时他已猜到拦下魏云落不放她***的是魏靖淑,这丫头被他们惯坏了,成天给他惹麻烦。魏云落好歹也是他的女儿,又是长公主生的,和她打好关系对他有益无害,魏靖淑竟愚蠢到将人拦在外面。
魏云落倒挺感谢魏靖淑的愚蠢,她本来就懒得***应付魏老太,被魏靖淑这一闹腾,省了不知多少麻烦。
没听魏驸马的***院里,就在外面笑盈盈地说道:“是这样的,昨儿余大人给母亲挑了几个人来,内里有个叫江陵的哥哥人品出众,相貌不凡,孩儿很是喜欢,就和母亲讨了他来留在身边。今儿个借给祖母她老人家请安的机会带过来给父亲看看,还望父亲能和孩儿一样喜欢。”
喜欢不可能,不恨死她就好了。
江陵到此终于明白魏云落带他过来干什么了。他特别同情魏驸马,摊上魏云落这样的女儿就是家门不幸,上辈子没舍得给老天爷烧好香。
.
“江陵哥哥。”魏云落甜甜的小奶音唤他,“快过来拜见父亲。”
江陵只得硬着头皮上前给魏驸马行礼,“江陵拜见侯爷。”
魏驸马观他眉清目秀,俊雅非凡,端的一副好相貌,犹不敢相信地问魏云落:“你要他干什么?”
他想不到他八岁的女儿会干出豢养男宠这种事。
江陵之前也想不到,不过如果山阴公主刘楚玉能对兄长刘子业说出“妾与陛下男女虽殊,俱脱体先帝,陛下六宫万数,而妾惟驸马一人,事太不均。”这种话,那世上会有魏云落这种小变态也不奇怪。
“瞧父亲这话说的。”魏云落笑得很甜,上前握住江陵的手。
她人虽讨人厌得很,一双小手却意外得滑腻温软,有花瓣的触感。江陵的手被她握住,心里非常不自在,下意识地就想甩开她的手,又勉强自己忍住了。
魏云落继续方才的话,笑对魏驸马道:“孩儿能要江陵哥哥做什么?自是母亲要他做什么,孩儿便要他做什么了。”
一口一个江陵哥哥,甜得江陵牙酸。
.
“胡闹。”
如果刚才魏驸马还不敢相信魏云落是他想的那个意思,那现在魏云落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魏驸马想不相信都不成了。
他气得脸皮发青,眼瞪着魏云落,嘴唇两边的髭须一跳一跳的。
魏靖婉亦微微瞠大了眼睛,一双含烟带水的美眸一会儿去看江陵,一会儿又去看魏云落。
她在公主府里住着,长公主的男宠她见过不少,像江陵这样气质干净满身贵气的还真没见过。开始还以为是哪家的世家公子,想不到是魏云落学她母亲养的男宠。
魏靖婉有一股淡淡的说不上来的失望。

女主她要独自美丽免费阅读

第 7 章
袅袅白烟轻柔的纱般徐徐地从明黄色的金兽香炉中升起,窗扇半开,东风卷起珠帘,房间里一股***淫?靡的甜香味。
长公主楚懿玉手支颐疲懒地歪在榻上,乜斜倦眼懒洋洋地打量帘外的男人。
时光荏苒,一晃经年过去,岁月仿佛不曾在他身上留下痕迹,他依然是当年她喜欢的样子。
只是,她已不是当年那个迷恋他的她了。
她猜到他是为何事而来,语气平平地说:“如果你是为了那个叫江陵的孩子来的,那你可以回去了。那孩子遇事冷静,人品不凡,是我做主给落儿的,落儿很喜欢,我也很喜欢。只要落儿高兴,我这个当母亲的做什么都行。”
她将一切事情揽在自己身上,快要逼疯魏驸马。
上梁不正下梁歪,老婆每天各种各样的绿帽换着给他戴,他已沦为世人的笑柄。现在更好,二人生的唯一的女儿毛没长齐就学她母亲,养个野男人在房里,这算什么事?让外人知道他还怎么做人?
“你这不是爱她,你这是害她。这事传出去,你让她将来怎么嫁人?谁还敢要她?”
魏驸马还没完全丧失理智,知道从女儿的角度说对女儿的恶劣影响事情可能还有转寰,没说是让他没脸出去见人。
“嫁人?”
长公主像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笑起来。她的笑声尖锐刺耳,带着一分不甘,二分嘲弄,七分的苦涩,听得人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
“谁说她要嫁人?”
她一句话问懵了魏驸马,女孩子长大不嫁人干什么?
“她不嫁人将来怎么办?”
她这个做母亲的养女儿一辈子?
楚懿嗤笑,“女子一生必定要嫁个男人才算是好?她是我的女儿,将来像我现在这样不好么?为什么非要嫁个男人过一辈子?难道在你眼里,她只有和当初的我一样,嫁个像你这样的夫君才叫圆满?”
魏驸马被她堵得说不出话来,他在长公主的事上太理亏。须臾的沉默后,道:“我知道当初是我对不住你,我不该骗你,但落儿是无辜的,你不能这么害她。”
“我害她?”长公主的声音拔高八个度,“她是我的女儿,我用命换来的女儿,我会害她?”
“你现在不是害她是什么?她还那么小,什么都不懂,你把江陵塞给她,有想过别人怎么说她么?你所谓的对她好,就是让她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被他们唾弃?”
那起子凡夫俗子的闲言碎语,他以为她的落儿在乎?不过她的落儿可以不在乎,她这个做母亲的却不能让自己的女儿受委屈。
长公主森冷的声音透过珠帘传出来,“以后谁敢唾弃她,我知道一个杀一个,知道两个杀一双,我看谁敢在背后说三道四。”
魏驸马:“......”
.
她以为杀几个人就堵得住悠悠众口?
魏驸马挺直身体,望着帘里的长公主,语声铿锵:“落儿不只是你的女儿,也是我的女儿,为了她好,我不同意她把那个叫江陵的孩子留在身边。”
这些年来他习惯了忍气吞声,少有和长公主叫板的时候。
长公主抬起眼眸看他,魏驸马并不回避,二人隔着珠帘对视。
长公主赤脚下榻,素手打起帘子走出来。
他说得对,孩子不只是她的,也是他的。他这个父亲能不能替孩子做主,端看他自己有没有这个资格了。
长公主道:“你不同意那个江陵留在落儿身边,我不是不可以依你。但我有个问题,你答对了,我立即命人将那个江陵从落儿身边带走。若是答错了,”脸皮一变,疾言厉色道:“立即从这里给我滚蛋。”
魏驸马皱眉,女儿不是很喜欢那个江陵么?什么问题值得长公主用他们女儿最喜欢的人的离开交换?
犹豫一会,“你的答案不会变来变去吧?”
他怕长公主只是拿他消遣。
长公主斜眼看他,“你只有这一个机会,愿不愿意随便你。”
好歹也是前科的一甲第一名,堂堂的状元郎,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棋射音律,样样都通,还怕她问?
魏驸马定下心来,“你说吧,什么问题。”
长公主道:“你口口声声说是为了落儿好,我且问你,落儿的生辰是几时?”
这问题看着不难,现实是有太多的父母记不住儿女的生辰。
魏驸马也记不住,他不可能费心去记一个女儿的出生时辰,不只魏云落,其他五个孩子的生辰他也不怎么记得住。
往年魏云落生日他都有表示,是因为有他母亲魏老太和他的原配夫人杨氏提醒。今儿她们不在身边,他死活都想不起来。
一年三百六十日,只觉日日都有可能。
魏驸马冷汗如雨下。
长公主脸色冷下来。她只生这一个女儿,没生他七个八个,他连这唯一的女儿的生辰都记不住,还敢口口声声地说是为了她好?
长公主玉臂一挥将桌上的茶碗扫到地上。瓷制的茶碗摔到坚硬的凿花地砖上,烂了个稀碎。
长公主手指着外面,歇斯底里地对魏驸马吼道:“滚,你给我滚。以后落儿的事你少管,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跟你没一点关系。”
.
魏驸马脸色难看地从长公主房里出来,正好魏云落得知她父亲过来找她母亲,也过来她母亲这里。站在外面的回廊上,看见她父亲从她母亲房里出来,灰头土脸的,脸色很不好看。知道她父亲和她母亲谈得并不愉快,她父亲没有达到目的,落了下风,微微勾了勾唇。
魏驸马也看见她,看见她脸上惯常出现的那种嘲弄表情,心中厌憎,脸色更加难看,背在身后的两只手掌攥成拳形。
两个贱人欺他太甚。
魏云落缓缓地向她父亲走来,魏驸马板着脸,沉声问:“什么时候来的?”
魏云落如实回:“孩儿过来有一会了。”
“既然来了为什么不***?”
***做什么?看他在她母亲面前吃瘪么?
魏云落微微一笑:“孩儿以为父亲不会希望孩儿***。”
魏驸马直觉她是意有所指,背在身后的两只手攥得更紧了,他瞥一眼魏云落身后,和魏云落形影不离的江陵。
“这个江陵你确定留下了?”
“还望父亲成全。”
魏驸马重重地用鼻子哼了口气,拂袖而去。
.
魏云落***她母亲的房间,房间里的茶碗碎片还没有收拾,入目狼藉,她母亲直着两只眼睛,呆呆地坐在帘后的贵妃榻上出神。
魏云落没让江陵等人***,自己小心翼翼地避开满地的细瓷碎片,轻轻地走到长公主身边。
长公主人怔怔的,对她的到来恍若不觉。
魏云落没有说话,温顺地在长公主的脚边跪下,握着长公主的一只手,将头搁在长公主的膝上,默默地陪着长公主。
女儿贴心至此,长公主再忍不住,两行清泪顺着檀腮滚落。
她的眼泪落进魏云落的发里,可能是对长公主的伤心感同身受,魏云落的眼圈亦酸胀起来,眼底蒙上一层湿意。
长公主摩挲着她的头,哽咽道:“我对不起你。”
她这些年留魏驸马和魏驸马的原配在府里,不是没有算计的,她想看魏驸马对他的原配到底有几多深情,温柔貌美的使唤丫头源源不断地被她送去魏驸马的偏院。
魏驸马经受住了考验,除了他母亲和他原配正正当当地给他收了两个丫头在房里,从没有偷鸡摸狗和谁乱来过。
他算是个好男人,可惜深情的不是她,他不爱她连她生的孩子都不喜欢。她空有一腔爱女儿的心,什么好东西都给不了她。
魏云落握着长公主的手放到自己的脸上,亮晶晶的眼睛因为盈满的水汽像有无数的星子在里面闪动。
她仰着小脸诚恳地对长公主说:“母亲没有对不起孩儿,孩儿这辈子能和母亲做这么些年的母女很开心,就是现在立即死了都甘愿......”
长公主捂住她的嘴,才忍住的眼泪又扑簌扑簌往下掉。
“不要乱说话,有母亲在一日,就不会让你死。”
.
魏云落吃罢晚饭没有立即就去睡,先与丫头说了一刻闲话,又去窗下挑灯写字。
江陵发现她年纪不大写得一手好字,大概是得益于魏驸马的好遗传。
魏驸马这次是被她坑惨了,从长公主那里回去偏院,发了好大一通火气,午饭、晚饭都没吃,一个人关在书房不知是死是活。
这是方才魏云落的丫头告诉给魏云落,江陵站在旁边听到的。偏院那边就没有秘密,有个风吹草动丫头都告诉给魏云落知道。
魏云落什么都不回避江陵,对他放心得很。
江陵对自己的新身份已有了些许适应,魏云落人前人后两副面孔,人前一副十分喜欢他一刻都离不了他的模样,人后其实并不怎么搭理他。
他就像一件专门供她使用的道具,有人来了就把他拿出来给大家看看,没人的时候就把他随便往哪一放,管他死活。
.
夜色渐深,两个丫头执灯跽坐给魏云落照明,魏云落写完字,长寿帮她收去纸笔,打发她睡觉。
魏云落后知后觉地想起江陵来,“江陵呢?”她问长寿。
长寿努嘴指了指安静地坐在桌边小憩的江陵,“在那坐着呢。”
魏云落此时已经睡下,又拥被坐起来,果然看见江陵在房间正中的大圆桌前坐着。
江陵昨夜一夜没睡,这会儿又到就寝时间,早有些犯困,手肘抵着桌面,手掌扶着额头,闭着眼睛一动不动的像是睡着了。
魏云落让长寿先去睡觉,她下床来走到江陵身边,歪着脑袋凑近江陵的脸,研究他是不是真睡着了。
.
江陵确实睡着了,两天一夜没沾枕头,他站着都能睡过去,何况坐着?他睡得浅,魏云落一靠近他就醒来了,不想搭理她就没睁眼睛。
魏云落靠得他太近,他感觉到小女孩温热的鼻息扑到他脸上,一股独属于她的干干净净的甜香味在他鼻端弥漫。
小女孩虽然不讨人喜欢,身上清新甜美的气息像早晨新鲜的空气,实在好闻得紧,让人讨厌不起来。
江陵睁开眼睛,稍稍向后挪了挪身体,拉开些与她的距离。
魏云落问:“你刚刚睡着了?”
江陵不想理她,没作声。
魏云落道:“为什么不说话?你不想留在我这里,想去伺?候我母亲?”
如果她第一次这么说,江陵还觉得她是无心的,那现在就是赤?裸?裸的威胁了。威胁他不老实听话就把他送去给她母亲,她明知道他不愿意伺?候她母亲。
臭丫头真不是个好东西。
.
江陵默了默,只得道:“不是。”
魏云落拉开凳子在他旁边坐下,一副与他长谈的架势,小手托着下巴问他:“你为什么不想去伺?候我母亲?你看余薄安,年纪轻轻就是宗正寺的少卿了,以后更加前途无量。你如果跟了我母亲,前途可能比他更好。”
江陵语气听不出起伏地说:“郡主太抬举小人了,小人怎可与余大人相提并论?”
他始终低着头,魏云落看不到他的眼睛,看不出他心里在想什么。
“现在的你的确不能和余薄安相提并论,但以后么......”
一个念头在魏云落心中闪过,她认真地想着其中可行性,默然不语。
江陵看她,丝质柔滑的肌肤在昏黄的灯光映照下,散发着淡淡的珍珠色的莹润光泽,秀鼻高挺,可爱的睫毛又长又翘,那双灵动的、世故的、狡黠的、仿佛弯着两潭清澈泉水的漂亮眼睛掩在浓密的卷睫毛下,像被云气笼罩的水面,看不清原来的模样,透着股朦胧神秘的美感。
小姑娘就像枝头尚未盛放的花儿,尽管只是个花骨朵,也是最漂亮的那个。
就是有刺儿,带着毒,会要命。
.
江陵悄悄地移了移凳子,坐得离魏云落远了些。外面响起三更的梆子声,他掩唇咳了咳,打断魏云落的沉思。
“时候不早了,郡主快些去睡罢。”
“那你呢?”魏云落问他。
“我还想再坐一会。”
魏云落知道他这两天推三阻四地拖着不去睡觉,是不想和她一张床。其实江陵不是奶娘,不可能像奶娘那样照顾她,她也不强求江陵一定和她睡。她柜子里有被子,房间里有榻,被子铺在榻上就能睡。
但因好奇江陵能这样坚持多久,就没提醒他,只是在临睡前问江陵:“你觉得你能这样一辈子?”
江陵当然不可能这样一辈子,他甚至不知道他现在究竟在坚持什么。
他是男子,魏云落是女子,就算二人发生什么,吃亏的也是魏云落,不是他。魏云落这个小姑娘都不怕,他怕什么?
.
魏云落年纪小,入睡快,沾床就睡。江陵来到魏云落的床边。
魏云落人小小的一只,床却很大,散发着淡淡花梨木香的拔步床上雕刻着精美的海棠花图案,可以睡下十个像她一样的小姑娘。
江陵有些明白为何魏云落不给他另设床榻了。那么大的床,像个独立的小房间,就是个成年人睡在里面都觉得宽大空绰,更遑论她一个孩子?
宽大的床衬得睡在床上的小人儿更加的弱小,她的确需要个人睡在她的旁边。
江陵站在魏云落的床头,魏云落睡得很熟,可能和她的身子弱有关,她不像别的孩子那样呼吸很重,鼻息弱而轻浅。阖着眼睛,表情柔和,睡颜恬淡,没有清醒时的古灵精怪,要多乖巧有多乖巧,要多可爱有多可爱。
江陵心一横,在魏云落的床上躺下。
不忍了,她要他就给,她都不在乎,他还在乎什么?
.
江陵背对着魏云落,枕着自己的一只手臂和衣而卧。朦胧中,魏云落的小身子朝他贴过来。
江陵又清晰地闻到她身上那股熟悉好闻的奶香味,身子僵了下,向外挪了挪。
他挪魏云落也挪,小身子始终贴着他的,和他分不开。
江陵到底年少,心太乱,没有回头去看魏云落,不知她压根就没醒过来,还以为她是暗示他那个,搁在身前的一只手一会儿握紧,一会儿又松开。
终于在魏云落的小手不住地往他怀里摸时——他不知魏云落是睡梦里把他当成了奶娘,摸他的胸是幼时养成的吃奶习惯,还以为她是要求欢,翻身将她压在身下。
魏云落睡得好好的,一个重身子突然朝她压过来,她被压得险些当场断气。嘤咛一声醒过来,看见江陵压在她身上,惊得又差点断气。
“你干什么?”
长公主经常和男宠乱来,受她影响,魏云落对男女之事不是全然的一无所知。她气得浑身发抖,恨不能一脚把江陵踢下床去。
“谁准你碰我的?”

小编倾心点评

女主她要独自美丽小说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语言流畅,行文舒展自如,自然洒脱, 欢迎喜欢本文的小读者来 未来软件园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