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眼沦陷(祝弋路北岑)

一眼沦陷(祝弋路北岑)

导读:言情爆文《一眼沦陷》完整版全文已完结,祝弋、路北岑是小说中的男女主角,作者:甲川乙川,讲述了:开学报到的当天,A大来了两位“颜霸”级人物。目光淡漠,满脸写着“莫挨老子”的路北岑。以及,温柔无害,无论是

小说介绍

言情爆文《一眼沦陷》完整版全文已完结,祝弋、路北岑是小说中的男女主角,作者:甲川乙川,讲述了:开学报到的当天,A大来了两位“颜霸”级人物。目光淡漠,满脸写着“莫挨老子”的路北岑。以及,温柔无害,无论是声音还是笑容都让人如沐春风的女神,祝弋。

小说简介

两位颜霸初遇的画面大概是这样的:
莫挨老子路北岑面对女神要联系方式,他面无表情:“没兴趣,不加好友。”
祝弋:“……”
很好嘛。

一眼沦陷全文阅读

祝弋看着她的钥匙串,咧嘴一笑,三步并两步地追了上去。
“原来我的钥匙被你捡到了啊,可是我昨天给你发微信你怎么不回我?而且晚上也没来上自习。”
“我很少看微信,”怕她误会,他又补了一句,“QQ也不经常看。”
“这样。”祝弋将钥匙放进包里,也没太在意。
说着,两人一起往自习室走。
两人前后脚进的教室,教室里人挺多,闹哄哄的一片。
祝弋刚踏进教室就看见李子依热情地朝她挥手,盛情难却,她笑着走到李子依身边,在旁边坐下。
李子依连忙就凑到她耳边,一脸八卦道:“最近你俩什么情况啊?老是一起进教室。”
对于八卦,女人永远都是格外热衷。
原本埋头打游戏的顾冬晨都忍不住也凑过来搭话:“我看啊,有大情况。”
祝弋无语地白了她俩一眼:“能有什么情况,就同学之间的纯洁友谊呗。”
李子依竖起一根手指,调皮地摆了摆:“某不知名情感专家曾说过,***往往都是从那些所谓的纯洁友谊开始的。”
祝弋看着她,被气笑了:“某不知名情感专家,是你吧。”
几人说着闹着,闹到辅导员来才消停。
这几天各个学院都在组织入学体检,正好他们周四下午没课,所以学院就把他们系的入学体检安排在了今天下午。
体检地点在校医务室,时间定在了两点。祝弋和室友几个一起去时候,医务室的门口已经站了好多学生。
说是入学体检,其实就是走走过场,唯一动真格的就属抽血了,其他都是测测身高啊、体重啊、视力啊这些。
抽血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新闻——冷面路晕血。
晕血这事吧,要是发生在别人身上也没什么可说的,可它偏偏发生在路北岑的身上。毕竟大家觉得,任何发生在路校草身上的小事都是值得讨论一番的。
抽完血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韩畅正扶着路北岑在一旁休息。
路北岑双手紧紧抓着椅子,手指修长骨节泛白,面色惨白之余还带着几分恐惧。
总是嬉皮笑脸的韩畅难得严肃起来,脸上满是担忧:“阿岑,你还好吧。”
路北岑动了动嘴唇,声音却没有发出来,此时此刻那些挥之不去的画面如电影卡带般的在他脑中不停地晃动。
白色的地砖、血泊以及躺在血泊里的女人。
诸多画面扭曲在一块钻进了他的脑子,像锥子一样一下又一下的刺着他的头。
路北岑抓住椅子的手紧了紧,身体却还是不受控制地颤抖。
他低垂着眼,艰难开口,一字一顿道:“还好,就是头有点痛。”
体检完毕,大家陆续离开。
顾冬晨见祝弋朝着路北岑渐渐远去的背影盯了好久,八卦道:“没想到我们的冷面校草竟然晕血!不可一世的外表下还隐藏着一层凡人属性,一下子就接地气了呢。”
“不过,他旁边那个是谁,好像不是咱们系的吧。”见祝弋没什么积极性,顾冬晨转而对李子依问道。
李子依轻咳了两声,一脸正色道:“路北岑旁边那个是个大二的学长,经管的,听说是路北岑的发小,我偶尔会看到他俩在一起吃饭什么的。”
顾冬晨侧头看向李子依,双眼不禁流露出崇拜之情:“小李子,你牛批啊,这都知道。”
李子依很不屑地撇撇嘴,摊手道:“八卦小能手无所不知。”
祝弋顺着林荫小道漫步回寝室,脑子却还想着刚刚路北岑晕血的事。
她大概脑补了一下路北岑晕血的场面。路北岑手抄进口袋,没什么表情地走进医务室。看起来依旧是冷面校草的一贯作风,目空一切,没什么能入得了老子的法眼。下一秒,路北岑的视线聚焦在白衣姐姐手持的针筒上,于是乎,冷面校草两眼一翻,倒地。
脑补完,祝弋笑了。
她敢说路北岑晕血的真实场面一定比她脑补的还精彩,刚刚没在现场真是可惜了。
不过,他什么时候开始晕血了,他小时候就有这个毛病吗?
思及此,祝弋又想起那个在她脑子里绕了很多遍的疑问。
她记忆中路北岑小时候挺中二热血的,现在的他怎么看怎么像差一脚就遁入空门的人。
*
体检完,李子依顾冬晨她俩迅速就回寝室躺着了。
祝弋一看时间,距饭点还有两三个小时,就在食堂边的冷饮店买了一杯奶茶,晃晃悠悠地往图书馆走。
她咬着奶茶吸管,正往图书馆的方向走着,忽然听到有人在她身后叫她。
祝弋下意识回头,一个长相一般,满脸痘印,身高一米七出头,体型微胖的男生出现在她面前,男生咧嘴一笑,一脸的惊喜:“真的是你啊。”
祝弋没说话,皱了皱眉头。她今天真是出门没看黄历啊,竟然碰见王斌了。
说起来,王斌这个人和她还有些纠葛。
王斌是她初中和高中六年的同学,初一初二同班,后来她初二中途休学一年,两人也就没什么交集了。
她初一那会儿还和小学一样,挺胖挺黑的,所以初一一整年他俩也算相安无事,因为坐前后桌的关系,平时会说几句话。
祝弋休学的那一年受了***就下狠劲减肥,体重减下来之后,又开始防晒、美白。
等到再回学校上学,已经判若两人,初三快毕业那会儿她还当了半个月的校花呢。
王斌差不多就是那时候开始纠缠她。
中考过后消停了几个月,好巧不巧,升高中他俩又在同一所学校。虽然不同班吧,但王斌隔三差五就去他们班找她,烦的她不行。
她读小学的时候性格挺怂的,因为某件事才性情大变。
祝弋实在不明白,一个以前只说过几句话后来基本没交集的人怎么突然就很执着地纠缠起她来了。
说王斌执着不是没有道理的,丫的高中烦了她三年。本以为高中毕业,总算能离他远点了,没想到现如今又碰上了,他不会也是A大的吧?
祝弋头疼地想着。
王斌像是读懂了她的困惑,很自觉的主动开口解释:“我一个朋友说你在A大,然后我就赶紧来找你了,刚刚看见一个背影,感觉像你,就叫了声,没想到真是你啊。”
祝弋看了他一眼,依旧一句话没说,转身继续往图书馆的方向走。
王斌站在原地,很惊讶地愣了一下,愣完之后立即跟上。
王斌跟在她身后一直没说话,就很执着地跟着,跟了一段路后,祝弋不耐烦了,声音冷冷的:“你一直跟着我干嘛?”
两人已经快到图书馆门口了,路边好几个人伫足往这边看过来。
王斌抬头看向她,声音里藏着小心翼翼:“我喜欢你,我想让你做我女朋友。”
“你这话都说多少遍了,我都拒绝你多少次了,你怎么就这么执着呢,”王斌脸色有点难看,没说话,祝弋烦躁地叹了一口气,“如果你还想再听一遍,那我就再重复一遍。”
“抱歉,我不喜欢你,而且对做你女朋友这件事也没什么兴趣。”祝弋声音平淡,但透着明显的不耐烦。
“而且,”祝弋加重语气,“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不是靠你这种锲而不舍、愚公移山的精神就能改变的。”
说完,祝弋转身就打算走的,像是又想起什么,侧身补充道:“还有啊,就是麻烦你真的不要再来烦我了,你下次要是还烦我我可能会打你。”
王斌被她说的脸红一阵白一阵。
祝弋心想这回你总知道放弃两个字是怎么写的吧。
谁知,王斌见女神就要走,一急还上手了,一把拽住祝弋不让她走。
这场面闹的就有点大,不仅大还难看。像极了糟糠之妻放弃尊严极力挽留陈世美老公的场面。
偏偏这人力气还贼大,祝弋毕竟是个女孩子,想甩一时也甩不开。
她急红了了脸:“王斌,你是不是有毛病。”
此刻,围观人群中走出来一个人,手里拿着羽毛球拍。祝弋看着有些眼熟,但一时间又想不起来是谁。
“你是A大的吗?哪个院的?”刘博文拿着羽毛球拍敲了敲王斌的手,“还不打算放手啊,是要我削你吗?”说着,他扬起羽毛球拍作势要打他。
王斌拉祝弋的手也是一时心急,现在他一抬头见周围围了一圈的人,大脑才慢慢反应过来。
他看看刘博文又看看祝弋,连忙松了手,而后落荒而逃。
王斌刚迈腿,刘博文抱着手臂,侧身一挡,拦住了他的路:“喂,人家女孩子被你气的脸都红了,你不道个歉,就想走吗?”
王斌已经怂到底了,头都不敢抬,窘迫地转身对祝弋说了声“对不起”。
祝弋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没说话。
刘博文是料到王斌是个软骨头,再加上吃瓜群众都看着呢,本来就是王斌没理在先,所以他才敢扮演见义勇为的英雄,上演一下英雄救美得戏码。
反正逼也装,帅也耍了,他没必要继续为难王斌,便往旁边侧了侧,放他走了。
王斌人走后,刘博文拿着个羽毛球拍朝人群挥了挥,继续装个逼:“都散了啊,有什么好看的,是都闲得慌吗。”
刘博文驱散完吃瓜群众,连忙转身对祝弋关心道:“刚刚没吓到吧。”
祝弋抬眸看着他,忽的脑袋灵光一闪。
哦,她终于想起来这人是谁了,就那个开学送她去女生宿舍的学长。
叫什么来着?
……想不起来了。
祝弋弯了弯唇,微笑着道谢:“谢谢你啊,学长。”
要不是刘博文及时赶到,她可能会忍不住当众行凶,那场面可就没现在这么好看了。
刘博文一脸“老子就没把这破事放心上”的笑了笑:“这算什么事,我是学长,帮助小学妹不是应该的吗。”
“对了,那人谁啊?那么死皮赖脸的,咱们学校的吗?”刘博文问。
“外校的,”祝弋撇撇嘴,“也不熟。”
“就他那样还想给你当男朋友,简直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刘博文说的是义愤填膺。
祝弋敷衍地点点头,没有发表意见。
看来,刚刚她和王斌的对话刘博文听去不少。
也是围观很久了啊。
“嗨,”刘博文开始自说自话,“还不是小学妹你长得太漂亮了,你得赶紧找个男朋友,这样才不会被这些阿猫阿狗随便纠缠。”
“小学妹,如果他下回还来烦你,跟学长说一声,学长带人削他。”说话时,刘博文还不忘偷偷瞟她几眼,观察观察祝弋的神态变化。
谁曾想,祝弋就跟个面瘫一样,全程无波无澜。别说表情变化,她连嘴角的肌肉都懒得牵动一下。
不应该啊。
刘博文纳闷了。
他自认为他长的有点小帅,情商也高,会说会撩。虽说够不上校草的级别,但也是他们班班草一枚了,而且他在女生堆里向来很受欢迎。
这三年,他追到手的女生没有一个排也有一个班了。
撩个妹就跟吹口气一样简单,可谓是手到擒来。
可,为什么小学妹就一脸无动于衷呢。
他都英雄救美了,英雄救美啊,在古代那被救的人都是要以身相许的。
理论上来说,小学妹应该被他撩到了才对啊。
可为什么?
刘博文百思不得其解。

一眼沦陷免费阅读

王斌走出A大北门,回头看了一眼,然后随便找了个马路牙子坐下,开始惆怅地叹气。
王斌这人长得挺粗犷的,但是骨子里却藏着股忧郁的气质。
他正忧伤地追忆着逝去的初恋,忽然有人在背后叫他。
“同学,同学。”
王斌回头一看,是个他没见过且长相一般的女生。
他刚被女神拒绝,没什么心情和别的女生搭讪,就没吭声,继续低着头忧伤。
爱的多认真,伤得多残忍。
王婉秋顿了顿,强扯出一个微笑,和善道:“同学,你好。”
王斌抬头,面无表情地将嘴角扯出一个弧度:“你好,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我刚失恋,没心情这么快***到下一段恋情。”
王婉秋抽了抽嘴角:一丝Q死咪???
王婉秋反应了一瞬,似乎有那么一丢丢理解了祝弋为什么会对他说那样的话。
此人就是个奇葩啊。
她在脑中组织了一下语言,开口道:“你是祝弋的男朋友吗?”
王斌摇头。
“那你说的失恋是指?”
“我跟祝弋告白被拒啊。”王斌对女生的耐心跟颜值成正比,因此此时此刻他有些不耐烦。
王婉秋的嘴抿成一条直线,像是强压着不爽。
她也懒得绕那些弯子了,直奔主题:“那个,你和祝弋大学前就认识吗?”
王斌侧头看了她一眼,吊着眉梢,眼神中透露出几分惊讶,脸上写满了“你怎么知道”这五个大字。
他点点头,而后忧郁地叹了一口气,一副要开始吐苦水的样子。
“没错,你猜对了,我和她不单单是高中同学还是初中同学。说起来我俩还算有那么一段前尘往事,那时候我和她坐前后桌……”
之后就是他漫长的一段碎碎念,主要内容可以概括为初一一整年祝弋对他说过十几句不痛不痒的问候语,以及他误以为深情凝视其实只是祝弋对着空气发呆的几个眼神。
最终,王婉秋还是耐着性子听完了。
王婉秋接近王斌的理由其实挺简单的,她就是想挖点祝弋的黑料出来,祝弋那一副她就是A大之光的姿态她真的看不惯。
祝弋开学第一天就说过她初中休学过一年,王婉秋想来想去都觉得这绝对是个挖祝弋黑料的突破点。
今天她来图书馆还书,好巧不巧,碰到祝弋了,她身边还跟着一个满脸青春痘的男生。
就开学这二十来天,她发现祝弋的身边真的是不缺男生,高矮胖瘦帅的丑的各式各样都有。
一个女生整天被不同的男性追求,那种优越感自然而然就产生了。
在王婉秋看来祝弋连看人的眼神中都透着优越感,她从小到大最讨厌这种女生,就好像全世界都以她为中心似的,所以她想着法的想要将祝弋身上的优越感撕扯下来。
祝弋跟那男生说话时,王婉秋恰好离得不远,隐隐约约能听到两人谈话的内容。从两人的话语中,她大概能分析出这个男生认识祝弋挺久了。
王婉秋心下一动,这不正和她意么,她正发愁不知道上哪去打探祝弋初中休学的原因呢。
王斌的话茬一打开就开始叨叨个不停,什么都说。
“……那时候她还没现在这么好看,有点黑有点胖……”
王婉秋原本是脑袋放空地听着的,一听到这两句话,神色一顿,立即打断道:“你说什么?”
王斌追忆往昔正投入着,那种得不到所爱的悲伤情绪也渲染的差不多了,结果王婉秋突然很煞风景地说了句“你说什么”,王斌皱了皱眉,不爽道:“什么什么?”
“你刚刚说什么有点黑有点胖,是在说谁,祝弋吗?”王婉秋眼中情绪复杂,除了难以置信之外还掺着几分兴奋和激动。
王斌又是一脸的不爽:“不然呢,我说半天你以为是在说谁,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听我说话。算了,浪费时间。”
唉,烦死了,他真的是有毛病竟然找了一个不懂他的人倾诉。
王婉秋见他起身往公交站牌的方向走,连忙出声拦住:“那个,同学,难道你不想把祝弋追回来吗?我是她室友我可以帮你的。”
王斌脚步一顿,回头看她,眼神像是在询问。
王婉秋连忙肯定地点头:“我是祝弋室友,我可以帮你。”
他停下,又重新坐回马路牙子上,问:“你为什么要帮我?”
“我……”这问题问的,她一时还真没想好要怎么回答。
“刚刚你在图书馆对祝弋说的话,我都听到了,”王婉秋边说边开动大脑组织语言,“我感动了,对,我太感动了,我被你这份执着和勇气感动了,”她加重语气,“所以,我想要帮你。”
王婉秋说完这些话,她感觉她自己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真的?”王斌抬头,眼中带着感动地看着她。
没想到这人还是有点懂他的嘛。
王婉秋赶紧连连点头。
点完头之后,她问:“你想好要怎么追回祝弋吗?”
王斌摇头:“没想法。”说完他又觉得不妥,这三个字让他看起来不太聪明的样子,于是补充道,“谁能想到你会半道杀出来帮我啊。”
王婉秋偷偷翻了一个白眼,说:“那这样,咱俩先加个微信,等你有想法了你告诉我,我再帮你。”
王斌点头:“可以。”
两人互加微信后,又互相备注了对方的姓名。
王斌乘公交离开后,王婉秋一看时间快五点了,便捏着手机往食堂的方向走。
去食堂的路上,王婉秋从相册里找了张祝弋的照片给王斌发过去。
王斌一收到照片,果然反应很大。
然后王婉秋又开始绕着弯地套他的话,并骗得王斌答应把祝弋初中的照片给她。
——照片我要周六回家去找,学校没有。
王婉秋看到王斌发过来的消息,掩饰不住内心的兴奋,赶紧打字回过去。
——没事没事,周六给我就行,你千万记得啊。
*
祝弋刚到宿舍时,李子依正对着手机一惊一乍。
她见祝弋一脸平静地进了寝室门,连忙爬下床,问:“祝祝,听说你在图书馆被外校的男生***扰了?你没事吧?”
祝弋一挑眉:“这你都知道?”
八卦能手李子依谦虚地笑了笑:“小道消息,小道消息。”
她拉了张椅子,一脸疲倦地坐下:“你哪来这么多的小道消息?”
“哎呀,这都不重要,”李子依也拉把椅子坐在她身旁,“听说还是刘博文学长帮你解的围?”
“谁?”
祝弋一时没反应过来她说的刘博文是谁。
“刘博文啊,拿着羽毛球拍帮你解围的学长。”
祝弋“哦”了一声:“原来他叫刘博文啊,刚刚想好久都没想起来他叫什么,只能一个劲儿的叫学长。”
李子依无奈地按着脑门,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她缓了一会儿,才又想起她原本打算跟祝弋说的话。
“祝祝,作为好朋友我必须给你个忠告,千万别着了这个刘学长的道。据小道消息说,这个学长超花心,大学三年谈过的女朋友,加起来都能组个足球队了。”
祝弋嗯了一声,敷衍地点点头,像是在想别的事。
李子依看了眼祝弋一脸心不在焉的样子,说:“不过看你这样子,估计是看不上他。”
“但是,祝祝,好女怕郎缠,你这只青蛙可千万不能被他的温水煮熟了。”李子依最后补充一句。
祝弋被她那一脸的认真劲儿给逗乐了,勾唇笑道:“小李子,你觉得刘博文比路北岑帅吗?”
“没有,没有。”李子依很配合地摇头。
“是啊,路北岑我都看不上,我怎么会看上他,他又不帅。再说,就他那把妹的计量,我小学都不玩了。”
说完,祝弋又一本正经地补一句:“最后一句纯属吹牛。”
*
李子依对她说的那些她就当玩笑话听听,可她万万没想到的是,第二天一大早刘博文竟然站在寝室楼门口等她,手上拎着袋粥,守株待兔。
李子依回头看了眼祝弋,意味深长。
这大清早的还挺拼。
刘博文见祝弋出来了,连忙就走上前,朝她笑:“早啊。”
祝弋刚起床情绪不是很高涨,不冷不热地回了句:“早。”
刘博文的脸上闪现一刹那的尴尬,但好在他脸皮够厚。万花丛中过的花蝴蝶刘博文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小学妹只是态度冷了点,算不上事儿。
刘博文继续笑:“吃早饭了没?我给你买了皮蛋瘦肉粥,这家的皮蛋瘦肉粥特别好吃,又稠又香,比食堂的好吃多了。”
祝弋并没有停下来和他聊天的打算,声音淡淡的:“不好意思,学长,我和室友说好要一起去食堂吃早饭的。”
刘博文的笑容僵在了脸上,他感觉自己被狠狠地打了脸。
这跟他预想的完全不一样啊。
还未等刘博文开口,祝弋就冲他挥了挥手,说了句:“学长,拜拜。”
祝弋和她室友两个消失在拐角,而刘博文还保持着把粥提起来的动作,站在女生宿舍楼门口,仿佛石化了。
他们今天上午只有前两节有课,祝弋上完课并没有急着回寝室,她怕刘博文又到寝室门口堵她。所以她到人工湖那边逛了逛,然后找了个长椅,躺下看书。
刚躺下看了一页书的样子,有人用手指戳了戳她的书,书本将她的脸整个遮住,祝弋无法看见是谁。
她余光一扫,通过着装辨认出是个男的。
祝弋愣了一下,手还捏着书,没动。
遇到这种情况,她一般喜欢先等对方的下一步动作。
男人见祝弋没什么反应,便笑了笑,一把抽走她手上的书。
随后,出现在祝弋面前的是刘博文那张被放大的脸。
祝弋吓的一个不稳,差点从长椅上滚下来。
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她用手撑住长椅,站了起来,抓住书本,抽回。
书被抽走,刘博文的手一空,还有些尴尬。但好在他脸皮够厚,追妹子嘛,就是要脸皮厚。
“你怎么躺这看书啊?我正准备去女生宿舍找你呢。”
祝弋连学长都懒得叫了,声音冷冷的:“不想回寝室。”
祝弋觉得自己的言外之意已经表达得很明显了。
我为什么不想回寝室,因为我在躲你啊,麻烦你别来烦我了。
可,刘博文完全会错意,反倒一脸担心地问她:“怎么了?跟室友吵架了?”
祝弋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这人怎么就听不懂人话了呢。
对于刘博文来说,追妹子就像升级打怪,那种追个个把月就上钩的妹子,就算追到手了他也没啥成就感。在***方面,他自认为自己就算没有王者级别,那也够得上大师级别了。
整天待在青铜局白银局实在没意思,不如来把王者局******。
他现在需要的就是像祝弋这种难追的,越难追就越有挑战性。
所以,祝弋这种程度的冷淡和拒绝根本不算事儿。
祝弋抱着手臂,掀了掀眼皮,凉飕飕地扫了他一眼:“学长,我不想回寝室并不是因为和室友吵架了,而是为了躲你。”
说完,祝弋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心想这回你总听明白了吧。
大家好歹是校友,刘博文又是大三的学长。原本,她是不打算把话说的这么难听的,让大家都难做。但这人非一副听不懂人话的样子,不见棺材不掉泪,她也没办法。
刘博文不怒反笑,俨然是越挫越勇了:“你干嘛躲着学长啊,学长又不会吃了你。”
“……”
我草了!
还真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啊。
祝弋正思考着要怎样揪着这人脑袋往地上怼时,身后传来两声笑,笑的冷且张狂。
她下意识回头,看到了懒洋洋靠在柳树上的路北岑。

小编倾心点评

一眼沦陷小说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语言流畅,行文舒展自如,自然洒脱, 欢迎喜欢本文的小读者来 未来软件园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