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妃是个小作精(宋晏聂华浓)

贵妃是个小作精(宋晏聂华浓)

导读:《贵妃是个小作精》完结版给大家安排上了,主角是宋晏聂华浓,讲述了聂华浓慵懒地趴在檀木桌上,小手拿着汤匙轻敲着白玉瓷碗,淡粉的薄唇宛若濯过水一般闪烁着迷人的光泽,微微嘟起,一双杏眸盈盈,可爱极了。

小说介绍

《贵妃是个小作精》完结版给大家安排上了,主角是宋晏聂华浓,讲述了聂华浓慵懒地趴在檀木桌上,小手拿着汤匙轻敲着白玉瓷碗,淡粉的薄唇宛若濯过水一般闪烁着迷人的光泽,微微嘟起,一双杏眸盈盈,可爱极了。

宋晏聂华浓小说简介

聂华浓慵懒地趴在檀木桌上,小手拿着汤匙轻敲着白玉瓷碗,淡粉的薄唇宛若濯过水一般闪烁着迷人的光泽,微微嘟起,一双杏眸盈盈,可爱极了。
美貌如斯,也怪不得天穆皇帝穆拂尘一眼万年,跨越礼制,直接册封她为皇贵妃,还为其倾一国财力搭建华台。因而世人皆言其堪比再世苏妲己。
只是,眼下,她却是有些不满了。连那皇帝专门赐给她解暑的香薷饮也觉得难喝极了。

贵妃是个小作精全文阅读

宫闱华台。
聂华浓慵懒地趴在檀木桌上,小手拿着汤匙轻敲着白玉瓷碗,淡粉的薄唇宛若濯过水一般闪烁着迷人的光泽,微微嘟起,一双杏眸盈盈,可爱极了。
美貌如斯,也怪不得天穆皇帝穆拂尘一眼万年,跨越礼制,直接册封她为皇贵妃,还为其倾一国财力搭建华台。因而世人皆言其堪比再世苏妲己。
只是,眼下,她却是有些不满了。连那皇帝专门赐给她解暑的香薷饮也觉得难喝极了。
聂华浓有些烦躁:小香香,你把这玩意儿也给本宫一同撤走罢,本宫看着实在心烦。
娘娘,咱不要意气用事,好歹皇上还把香薷饮给您留下来了呢。
小香香,本宫本来就无意争宠,毕竟穆拂尘一心宠着的就只有本宫一人,只是那新晋的金科状元算什么玩意儿啊!他他竟然让穆拂尘宠爱如斯!那套玉枕席本宫可还没捂热乎着呢,就被穆拂尘转手送给了他。本宫不开心了哎,万万没想到,有朝一日,本宫竟要与一个男人争宠!
暗香补刀道:娘娘,说实话,奴婢觉得您争宠的胜算还不太大。
聂华浓睨了一眼暗香,小香香,咱不能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娘娘,奴婢刚才可是得了小道消息,皇上和金科状元到了玉泉宫沐浴去了,您说暗香表情可谓是丰富极了。
闻言,聂华浓大力地拍了下桌子,一边责怪着暗香没有及时通报军情,一边提起***气势汹汹就要往玉泉宫去。
暗香这个拖后腿的,也急了起来。可这一着急,竟是踩了聂华浓还没来得及提上一点儿的***
暗香内心:我去,娘娘这是成为我的肉垫啦?这可不得了啊!
聂华浓觉得平日里她对暗香是太好了,以至于养了头小猪出来!她气恨道:说吧,小香香,你是不是准备想找个侍君当主子了!所以想提前灭了本宫!
奴婢哪敢啊?
暗香一爬起来,就被聂华浓给扒了衣衫,套到了自个儿身上。
暗香委屈巴巴地捂着身子,我见犹怜道:娘娘,奴婢不好这口。
你思想咋这样不纯净呢,本宫只对俊俏小公子有兴趣。穿戴整齐的小娘娘上下打量了一番暗香,你本宫实在额,算了,以后本宫还是给你多搞点木瓜补补吧。
暗香:娘娘不带你这样欺负人的。
聂华浓可不管暗香内心无尽的苦楚,自个儿跑到了玉泉宫,她倒是要瞧瞧这金科状元是如何媚主的!
聂华浓也是幸运,一进宫门便被唤去给金科状元送水。她眉眼带笑地同意,心里却可尽地说着本宫烫死你们这对狗男男。
玉泉宫是专门给皇帝妃子沐浴的地方,而身为金科状元的宋晏进的来这里,还是天穆史上头一例。
眼下这地方还被清了场,聂华浓一进来便是瞧得几扇屏风围住了浴池,池中氤氲着几许雾气。她蹑手蹑脚地上前,将宋晏的衣衫给藏了去,发现这儿并没有皇帝的衣物,心里的怒气顿时缓和了几分。
她走至浴池的台阶,蹲坐在那,舀着水,淋到了宋晏的身上,小脸笑得那叫个不怀好意,毕竟这水里头可是下了料的。可是这人就不能太高兴,一高兴过头就容易乐极生悲。
浴池里渐起了层层水花,那是聂华浓落水了!她在浴池里扒拉了几下,有那么一瞬间她是忘了这是个浴池,一句救命啊便是呼喊出声了。
宋晏在一旁看着,脸色变化莫测。看着小娘娘已经入戏太深,又怕惊扰了外侍,终于他忍无可忍了,一把捞过聂华浓,大手直接堵住了她喋喋不休的小嘴。

贵妃是个小作精免费阅读

莫要再吵。
宋晏低哑着声音。待他一看清聂华浓的相貌,却是有一瞬间恍神。
聂华浓那叫一个懵逼,唔个不停,杏眸圆睁。
可这小娘娘却是有些不争气了,早已忘了宋晏是她的情敌,反倒垂涎起人家的美色来了。
这男子好像有点小俊俏,面冠如玉,一双桃花眼熠熠生辉,墨发垂落贴紧了腰际,而他正与她相拥着,聂华浓心里有点小激动了。我去,主要还是这胸肌啊壮实如斯。
思及此,聂华浓也不再客气,柔弱无骨的小手像水蛇一样在宋晏的胸膛上妖娆地舞动着。宋晏闷哼一声,抓起她胡乱摸索着的小手,尔后使了力气将人给推倒在水里。
我去,没人教你要怜香惜玉嘛!穆拂尘怎么就看上了你
宋晏品着这话,怎么都觉得有些不对味儿,他在这沐浴一下怎么了?还不是在宫里头被夜郎给弄脏了衣衫,这金科状元初面圣,便这样脏兮兮地回府,被人口耳相传,可不是什么好事了。却是忘了应了穆拂尘的旨意来玉泉宫沐浴,这传出去,他都快成了侍君!
宋晏嘴角微扯,又觉得这婢女过于大胆了些,竟然敢直呼皇帝名讳。只听得他沉声道:你可是华台那位聂贵妃
聂华浓这心立马给提起来了,随后又听得宋晏缓缓道:的婢女?
哎呦,本宫这小心脏,都快被你吓坏了。聂华浓拍了拍胸口,深吸一口气,脸不红心不跳地说:是!奴婢唤暗香公子唤什么呀?
暗香不会知道她的名字会有这么一天被自个儿主子出卖,就只为了套俊俏小公子的名字!
宋晏不语,仔仔细细地打量了她一个遍,显然,他是不信她的。可好歹这也是皇宫,他无意惹麻烦,只好将信将疑,她不是婢女么,那便为他更衣,有何不可?
聂华浓一知道宋晏的心思,原本还想有点风骨来着,奈何美男在前,她二话不说就折服了。只是当她厚着脸皮把藏起来的衣物拿出来时,却见宋晏皮笑肉不笑地说了句:暗香姑娘,我想了想还是我自己来的好。
敢情,这是在耍她?聂华浓实在不欢欣了,刚想发作,奈何这会儿身上有些痒。她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她在水里下了痒痒粉,所以她自己也中招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见宋晏还在浴池里,聂华浓随手扔下衣衫就跑了,跑得比兔子还快。
宋晏见自个儿手上生了些红疹子,摇了摇头,轻笑道:呵,这娘娘与传闻中的倒是有些不一样。
*
聂华浓一踏进华台宫门,便看见穆拂尘坐于高座之上,对着她一脸笑意。
聂华浓身上正痒着,却不敢嚷嚷,要是让穆拂尘知晓她做了不正经的事儿,那还不得把她的头给拧下来。却是忘了她现在着的是宫女服饰。
好在穆拂尘未做追问,只朝她招了招手,说道:阿浓,这是去哪了?许久未归,朕甚是担心。
聂华浓绽开了甜甜的笑容,却不上前,只与他打马虎眼:皇上,您来啦?怎的不提前知会一声,臣妾好准备准备。
朕不过几日未见你,你便这样与朕疏远?哎,阿浓,听朕说,咱可不能闹脾气。
聂华浓暗自咕哝:臣妾哪敢闹着,还不是您自个儿不要臣妾了。
阿浓说什么?何不靠近了说?穆拂尘耳力极好,哪里会听不到她的话,分明是要她服软。
莫不是有人与阿浓说了些什么,这才惹得你不欢欣了?
暗香在一旁下意识腿抖。皇上啊,您的眼神能不能不要这样阴恻恻的,这样会吓坏娘娘的。
自然,穆拂尘想到的可不是宋晏被传成侍君的事只见他摸索着下颌,无奈道:阿浓,朕也不瞒你了,聂珩科举作小抄了,你也别太因为他的事伤心,朕会好好处理的。
闻言,聂华浓一个趔趄。
懵了个逼!
聂珩那个恃才傲物的主儿,特么地竟然会作小抄!

小说推荐

完了完了,小编已经沉浸在贵妃是个小作精宋晏聂华浓小说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的剧情里无法自拔了,友友们快快关注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