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上徒弟肿么办(沐青)

撩上徒弟肿么办(沐青)

导读:火爆小说《撩上徒弟肿么办》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沐青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撩上徒弟肿么办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火爆小说《撩上徒弟肿么办》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沐青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撩上徒弟肿么办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一阵银铃声响,女子轻纱掩鼻,“来人,把他泼醒!”
侍从应声,冰冷的水接连泼到身上,地上的男子却似无所觉,依然昏死在地。

撩上徒弟肿么办全文阅读

潮湿阴冷的囚房……
修为尽毁,经脉尽断。污秽的长发散乱在地,身上的衣服早已破破烂烂灰败不堪,沾着许多血污,辨不出原来的颜色,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有的已经结痂,更多的还在流血……
***味充斥在整个房间。
一阵银铃声响,女子轻纱掩鼻,“来人,把他泼醒!”
侍从应声,冰冷的水接连泼到身上,地上的男子却似无所觉,依然昏死在地。
“护法大人,这……”
“滚开!”一脚踹开侍从,女子从腰际抽出一股软鞭。
那侍从慌忙退开。女子鄙夷地看了他一眼。“没用的东西!”
注入了灵力的鞭子,泛着莹莹绿光,一鞭下去,深可见骨,鞭身也立刻染上了鲜血,更显妖冶。
男子重重抖了下身子,缓缓睁开眼。
女子收了鞭子,妩媚一笑,眼角眉梢带上万般风情“沐前辈,在我魔界住得可还满意?”
沐清焰稍稍动了下,全身各处便传来剧烈的疼痛。唤了几次系统没有得到回应,只好将视线投到面前的女子身上。
一头长发挽作灵蛇髻,墨绿丝带缠绕穿梭,宛如灵巧阴冷的蛇,顺着长发而下,连发梢也是墨绿色。
绿纱遮身,隐隐勾勒出曲线,隆胸纤腰,盛臀修腿,还有腰间的软鞭!软鞭!!!
这是魔界的碧妩!碧妩是谁,那可是主角的后宫之一,在一众读者群里有着仅次于正宫白泠雪超高人气的妹子!
玉洁冰清不惹凡尘的仙女当然令人向往,但***妩媚又忠心不二的蛇蝎美人同样能让无数宅男为之疯狂。
碧妩就是这样一个美人,沐清焰还记得小说中关于她的描写,什么肤若凝脂,碧绿的轻纱罩体,白皙的脖颈下***半露,纤细的腰肢盈手可握,手腕脚踝处缠绕着银色铃铛,秀美的莲足踩在地上,走动间发出一阵清脆的声音,妩媚动人……
然而,美人在前,沐清焰并没有欣赏的心情。尼玛!这个女人可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这特么的到底是什么情况啊!等等,魔界!囚房!绿妩!这这这……
沐清焰忽地瞪大了眼睛。
“讨厌!这样看着奴家!难道沐前辈喜欢上奴家了!”碧妩摆弄着头发,故意摆出一副娇羞的模样,而后抬头柔柔一笑,轻启朱唇。“这可不行,奴家今日……可是来挖你的眼睛的!”
whf?妹子你什么时候看出我对你有意思的?还有,能不能不要动不动就挖眼这么凶残啊!!!
然而,沐清焰还未说出半句话,就见那道绿色的身影忽地闪到眼前。
瞬间,眼眶内仿佛被插入一把利刃,直直地刺***,然后上下搅动,血肉翻飞……
鲜红色的血液顺着脸颊流淌,而后落在地上,啪嗒、啪嗒……
“沐前辈的眼睛甚是漂亮!真是可惜了!奴家还有点舍不得呢!”
有脚步声渐渐传来,囚房打开,来人一身墨色衣袍,领口袖口绣着滚云边暗纹,服饰简单又不失奢华,彰显着他非凡的地位。
碧妩对着来人半跪在地,恭敬地双手奉上取来之物。“尊主!”
被唤为尊主的人只淡淡地瞥了一眼,绿妩就欢喜地收起来,然后恭敬地立在他身后。
随后,地上的男子被随意拎起,几乎是被拖拽着经过幽长昏暗的隧道,留下一条长长的血迹。
明明失去了双眼,却还是能感到强光的***,男子还未适应就被狠狠地摔入一个洞窟中,一道灵光闪过,两侧琵琶骨被狠狠地穿透,钉在地上……
鲜血浸湿衣物,淌到地上,蜿蜒成一条小河。小河中的人冷汗簌簌,双腿蜷缩,疼痛铺天盖地般袭来……
“师尊!”
黑暗中的沐清焰清醒的可怕,只凭这一句师尊,就知晓了来人的身份--魔尊邵奕寒。
“哦!不对,数年前,沐峰主就将我逐出师门。”明明是平静的语气,沐清焰却听出了滔天的恨意和***的狠戾之气,果然,只听他继续道:“十二峰主如今只剩沐峰主一人,落云宗覆灭,改为揽云楼,今后收入我魔族麾下,沐峰主以为如何?”
揽云楼?沐清焰心中一跳,就听碧妩咯咯笑着道:“魔尊大人圣明!这些人修炼多年,灵力纯净,做鼎炉是最好不过的了。啧啧啧!沐前辈,不知你这些弟子在身下婉转承欢是个什么模样?呀!对了!”碧妩作恍然状,闲闲道:“其余十一峰主可就没有这般幸运了!失去了灵力,与那些发狂的妖兽搏斗,可是被撕咬拉扯,死无全尸呢!”
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来到这个世界才一天,就要见证这么一场一场盛大的屠杀。空气好似无数钢针插入肺中,沐清焰只觉得胸口疼得窒息,然而,更疼的还在后面。
大大小小的毒虫闻着***味而来,有什么爬到了身上……
万虫噬咬,避无可避,宛如密密麻麻的针扎入身上每一处,却又不肯静止,上下搅动翻滚,钻心刻骨……
沐清焰是被疼醒的,出了一身冷汗。
“卧槽!还好是梦!怎么做了个这么可怕又真实的梦!”
系统[叮!警告!警告!
宿主刚刚的行为不符合原主清冷孤高的性格!请宿主接受惩罚并扣除积分10分]
一阵电流迅速通过,这次的疼痛是真真切切的了。
沐清焰:“尼……”玛。这坑人的系统!
冷静下来后,沐清焰认真想了想,追书的时候主角一路黑化,灭门屠杀看着是挺爽,可当你变成了复仇对象之一,所在的门派被屠,接着同门被虐杀……这完全是另一种感觉了啊!
不行,不能任由剧情这样发展下去。主角绝对不能是这样心狠手辣变态到爆炸的人,掰正主角的思想,培养一个四美五讲的好青年才是王道!嗯!拯救世界就靠我了!
砰砰--
敲门声响起……
“峰主,现在可要洗漱更衣?”
沐清焰快速调整好表情,又整了下里衣,才道:“进来!”
四个小童鱼贯而入,服侍着他洗漱更衣,作为现代人,其实沐清焰不太习惯被人侍候,但是……这衣服一层一层的,他实在是不会穿啊!还有这一头长发(д)<妈妈我要回现代!
待小童束好了发,沐清焰道:“明天起,你们就不用来了!”
四个小童面面相觑,不知哪里做错了,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
声泪泣下:“求峰主开恩!我等不知哪里做错了!还请峰主明示!给我等一个机会!”他们这些人都是灵根低微的,不能成为内门弟子,连外门也很难***,留在门派里,也只能打杂,所以能跟在一峰之主身边侍奉学习已是很好了!
沐清焰无奈扶额,随即灵光一闪,面无表情地道:“明日起,你们负责我,咳,本座的一日三餐,洗漱更衣就不用来了!”
小童们讶异,峰主不是早就辟谷了嘛!难道是想体验民生疾苦,嗯,一定是的!顿时心中燃起熊熊的佩服之情,峰主果然就是峰主!
而沐清焰的想法很简单,他只是不习惯没有饭吃的日子啊喂!
这下子,三餐解决了,美滋滋~~
沐清焰觉得,作为师尊,他还是有必要了解一下自己的徒弟的。
在接下来的几天,便时不时地与三个徒弟“相遇”,经过短暂的接触,他发现,和书中的一样,秦修阳刻板又刻苦,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修炼。
李子轩,在管理上,绝对是一个好的助手!将青岑峰大大小小的事物管理的井井有条,而且极会讨人欢心,就是修炼上有些投机取巧。
而柳依依,娇俏可人的小师妹,自然是受师兄宠爱,也是邵奕寒的后宫之一了!
十天的时间转瞬即逝,那个噩梦让沐清焰真真切切地意识到了黑化成为魔尊的男主的可怕之处,心狠手辣,丧心病狂……
收徒大会。
熙熙攘攘的人群,跋山涉水而来,通过试炼的众人还要经过最后一道程序--测灵根根骨,方能***落云宗。
“这位小兄弟,我已经为你测试过了,你的资质……的确不适合在本门修炼!请速速离去!”负责测试的弟子扫了一眼面前乞丐模样的小孩,飞快地道。
邵奕寒低着头咬紧下唇,一双眼眸直直地盯着脚底,好似要看出一个洞来,脚步却不肯挪动半分。
无处可去。好不容易才到了落云宗,就这样轻易离开?不,不甘心……
“小乞丐快滚!凑什么热闹!”
不知谁喊了一声,后面的人早就不耐烦了,也纷纷嚷嚷起来:
“就是,快滚快滚!”众人叫骂着往前挤去,场面顿时混乱不堪,邵奕寒被人推了一把。
“怎么回事?”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来人一袭蓝色滚云边白衣,更衬得身材修长,墨发用一只竹簪束起,眉目俊秀,额间一点朱砂,只是神色冰冷,宛若谪仙。
众人自动避让出一条路,沐清焰淡定地走过去。怪不得那么多人喜欢装逼耍帅,嗯!甚好!甚好!
那负责测试的弟子神色恭敬地上前,指着趴在地上的小孩道:“沐师叔!是这样的,这位小兄弟资质并不适合在本门修炼,弟子已解释过了,他就是不肯离开!”
沐清焰看了地上的小孩一眼,眼瞳微缩,径直走到身旁,向他伸出了手。
那弟子愣了下,在场知晓沐清焰身份的人也愣住了,这小乞丐究竟有何能耐,竟能得一向孤寂冷傲的青岑峰峰主的青眼。
小孩看着向自己伸出的白皙修长的手,愣怔了下,才将手搭上去,道了声谢,而后后退半步拉开距离。
他自知这人身份不凡,而自己摔了一跤,本来就脏的衣服如今更是染上了尘土,自然不能脏了那人的手。
沐清焰淡漠地看着他一系列动作,后来俊美无双霸气凛冽睥睨三界的主角如今也不过是这幅模样,明明是十二三岁的年纪,因为营养不良造成的羸弱,是他看上去只有八九岁,再加上衣衫褴褛,十足的乞丐模样。心中小小地得意了一把,沐清焰不动声色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孩低着头,结结巴巴道:“邵……邵奕寒。”
“为何不肯离开?”
“我……”小孩拽着衣角,好一会才局促道:“我……我想***落云宗……修仙。”
“什么?一个乞丐还想***落云宗”
“要饭的,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什么模样”
“修仙?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
周围有人低声私语。
虽然声音不大,却也足够小孩听到,顿时涨红了脸。却听一个清冷疏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险象环生,苍生为责。断尘缘灭人欲,千年万年孤寂。这就是修仙之路,你是否还要走下去?”
小孩抬头,正对上一双古井无波的眼,如细石子坠入深海,千思万绪在这刻都沉淀了下来。
郑重点头:“是!”
“好!”沐清焰点点头,注视着他道:“既如此,你可愿拜本座为师?”
“啊?”惊讶地不自觉出声。
不仅是他,这话一出,宛如平底惊雷,在场的众人都一脸诧异。
那弟子也顾不得颜面了,抢先道:“沐师叔,他没有灵根,不能在本门修行。”
沐清焰对此不置可否,只是定定地看向小孩,重复道:“你,可愿?”
邵奕寒这才回神,顶着众人或羡艳或嫉妒的目光,屈膝跪地,恭敬地道:“弟子邵奕寒,师尊在上,请受徒儿一拜!”而后深深地拜了下去。
系统[叮!恭喜宿主,初级任务完成,积分+50]
沐清焰点点头,召出青岑,示意他站上去,而后掐了个诀,御剑往青岑峰飞去。
留下如遭雷劈的众人,久久反应不过来。
这就……被收了?
内门就算了,还是一峰之主的亲传弟子,啊啊啊~~
脚下的群山景色快速变幻,身边不时飘过几朵白云,显得飘渺异常。虽然遭遇凄凉受尽冷眼,但毕竟是才涉世的少年,邵奕寒的眼中流露出几分藏不住的喜悦和惊讶。
一回到青岑峰,沐清焰便立刻招来小童给他洗漱更衣。一番收拾之后,总算有点像样了。
脏兮兮的小脸洗干净后,露出五官,也只能勉强算得上清秀。只有一双眼睛黑亮黑亮的,透出对未知的好奇。
对于邵奕寒的到来,秦修阳没有表现出什么,而李子轩则是听说了收徒大会上的事儿,对师尊给予这人的优待有些不满。柳依依对新来的小师弟很是好奇,拉着他问东问西,又缠着他说了好多门派修行之事。
“子轩!你师弟住处和衣食的事就交给你了。”
“是!师尊。”
“二师兄,把小师弟安排在我院子里,我想与他多说说话。”柳依依撒娇地道。
邵奕寒连忙推辞,引得柳依依一阵***。
沐清焰只能感慨,主角就是主角。就算还小,也能吸引妹子。只是妹子,这么大庭广众地秀恩爱,你确定不是给主角拉仇恨么?
眼见李子轩脸色越来越黑,沐清焰只得出声制止:“依依,别闹了!男女有别,不可乱来。你师弟今天奔波劳累,快些让他去休息,交给你二师兄就是。”
“是!”师尊已经出声了,柳依依再任性也只能遵循,转而叮嘱李子轩:“二师兄,你可要给小师弟安排个好的住处。”
“师妹放心,我一定给他安排个好住处,师妹快些去休息吧!”
“知道了知道了!”柳依依不耐地答道,而后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终于打发走了柳依依,不复刚才的和颜悦色,李子轩冷哼一声,甩袖道:“跟我来!”
李子轩是修行之人,走起路来脚下生风,更何况有意针对,邵奕寒一开始还能勉强跟上,但很快就被他甩在后面。
走过四条回廊,经过三片小竹林,又淌过两条小溪。一个院落终于出现在眼前,邵奕寒扶住墙气喘吁吁。
李子轩不屑地瞥了他一眼,
“就这点脚力劲,还修行什么,真不知道师尊是看中了你哪一点?”
忽视他话中的讽刺,邵奕寒真诚地道:“二师兄是修行之人,我自然是比不上的”
“行了行了!这座院子就是你的住处,青岑峰久无新弟子入住,因此无人打扫,有何事明天再说。”
李子轩说完,就立刻甩袖离开了。
邵奕寒不甚在意,对着他离开的方向道了声谢!
从外面看,院子只是稍显破败,推开院门,院中却长着许多杂草,荒芜不堪,***房间,更是落满灰尘,一看就是许久未有人居住。
邵奕寒就是再迟钝也知道这一切是有意刁难。
不过,之前比这糟糕的情况都有过,露天为席,草为被,这也并不是什么难以忍受的事。
因此,邵奕寒找了个空旷的地方,又垫了些许杂草,沉沉睡去。

撩上徒弟肿么办免费阅读

邵奕寒是被饿醒的,摸了摸干瘪的肚子,昨天一整天他都没有吃东西,前天吃的那些干粮早就被消化完了。
东方欲晓,晨曦微露。
正是捉野味的好时机,邵奕寒小心布置好陷阱。
很快就有一只山鸡落入,熟练地处理,拔毛、支起、生火……
一番动作下来,鸡肉被烤好,外焦里嫩、鲜香四溢,邵奕寒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
自从爹去世,他就经常上山给娘亲捉些野味补身子。刚开始很难,因为山上不仅有野味,还有猎人的陷阱,他就掉***不止一次,也因此被娘亲念叨了好久。不过后来就渐渐熟练了起来,虽然都是些山鸡兔子,对贫寒人家来说,也足够了。
要是爹和娘亲还在……
邵奕寒心中没由来一惊,他从来不是多愁善感之人,随手撩了把溪水泼在脸上,冰冷的感觉让他瞬间清醒回神。
回来的时候,发现烤鸡被杂乱地扔在地上,还少了一只鸡腿。与此同时,附近的草丛里有些动静,绿油油的草丛里突兀地多出一团火红。
警惕心顿起,从怀中抽出短刀,小心翼翼地靠近。待走近了,才发现那一团毛绒绒的物什正是尾巴,此时还一晃一晃的,那小东西似乎十分高兴。
不知道这小东西可伤人,邵奕寒本不打算理它,收起短刀就要离开。
但草丛里的小东西似有所觉,悠悠转过头来,四目相对。
说时迟,那时快。小东西噎了一下,慌慌吞下,突地弃了爪子里的鸡腿,拔腿就跑。
邵奕寒好笑地看着它来回逃窜,看到自己就一惊然后再掉头,就这样跑过去跑回来,来来回回……
最后……一个步子没有刹好,一头撞到树上,晕了……
捡起小东西,邵奕寒还有些哭笑不得,这小东西状似幼虎,却通身火红,应该不是普通小动物之流。
小东西醒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绑了起来,而罪魁祸首正闲闲地吃着香喷喷的烤鸡。
天哪!它为什么要执意出来啊!应该听那些长老的劝阻的,这下子惨了!自己不会被吃了吧!人类修真者好可怕﹏
胡思乱想之际,一块鸡肉飞到嘴边。
“小东西,你是妖兽吗?”邵奕寒好奇地问道。
小东西两只乌黑的眼珠滴溜溜地转,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啊!我忘了,你应该还没有开灵智,现在还不会说话。”
你才没有开灵智,你全家都没有开灵智,小爷血统高贵,天生有灵智,岂非是寻常妖兽可比的。
小东西看他的眼神宛如在看一个傻子。
刚才一时慌乱,竟然没有注意到这人并没有什么修为。可是现在注意到了又有什么用,自己也没有灵力啊!(д)<
“怎么了,不好吃吗?”邵奕寒疑惑地拿鸡腿戳了戳,明明刚刚还偷吃呢!
某妖兽傲娇地别过头,哼╭(╯^╰)╮小爷才不会吃你的东西呢!可是好香啊怎么办?啊啊啊啊~~不要在这晃来晃去啊!
……
不管啦!嗷呜一口咬上鸡腿,小爷只是尝尝你这人类手艺如何!吧唧吧唧~~哼哼!也不过如此嘛!
“别急,慢点吃!”邵奕寒试着抚摸了下小东西,火红色的绒毛软软的,小东西刚开始还很防备,发现邵奕寒没有什么恶意,慢慢地就放下警惕了,最后尾巴一晃一晃的都不自知。
大堂。
沐清焰放下茶盏,扫了一眼堂下的三人。
“青岑峰修炼讲究时辰,你们三人先回去!”
“是!”
李子轩上前道:“师尊!这小师弟才来第一天就这般懒惰不守时,将来修炼指不定如何懈怠呢!按照门规应该禁食一天。”
“二师兄,你怎么能这样说呢?”柳依依撅着嘴不满地道:“小师弟昨天奔波劳累一天,今日晚起也是正常的。大师兄,你说是不是?”
秦修阳被抓住衣角,无奈道:“这……我也不知!”
“师尊,念在小师弟是初犯,您就饶了他这一次吧!”柳依依转而向沐清焰撒娇道。
-(-"-;)"呃!我也没说要罚他啊!再说了,他可是主角,我敢么
“行了!你们三个都去修炼!子轩,你昨日将他安排在何处了?”
“师尊,这事交给徒儿就好!我这就去叫来小师弟!”
“不用了,他在哪?”沐清焰看着李子轩淡淡地道。
仿佛被师尊看透了心思,李子轩有些不安,只好说出“竹苑”两字。
话一出口,就听柳依依惊呼了起来,“二师兄,那如此荒凉,你怎可把小师弟安排在那处呢?”
李子轩张了张口,沐清焰瞥了一眼,冷冷清清的眼神扫过,他就把准备好的托词咽了下去。
沐清焰找到邵奕寒的时候,他正好迷路在小竹林里。依旧是昨天换的那身衣服,身边还跟着一个火红色的毛团。
沐清焰一靠近,小家伙本能地感受到危险,全身的毛顿时立起。
邵奕寒察觉到它的反常,蹲下安抚了几下。抬头一个白衣翩翩的身影就映入眼帘。立刻站起身,愣了下才不习惯地道:“师尊!”随即意识到自己在地上睡了一夜,衣服上沾了尘土,顿时有些局促,整个人都不自在了起来。
“嗯!”沐清焰倒是没有想这么多!远远就注意到了那团火红色,如今细看,这小家伙并不简单!如果没错的话,应该是主角后来的坐骑--妖兽帝江一族。但是,它不应该是在这个时间点出现啊!
“系统!系统!”
系统[在呢!啊~~~哈~~~一大早的就扰人清梦!什么事啊?]
沐清焰:……
不早了吧!而且你一个系统还睡什么觉!
“我记得邵奕寒的坐骑是帝江,你看这毛团是不是帝江一族?”
系统[通身火红,状似幼虎,是帝江一族无疑了!而且--]
“而且怎样?”
系统[不怎样!]
沐清焰:……
几天相处下来,也算是知道这鬼系统的尿性了,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
“那它怎么会在这里出现?剧情提前了?”按照剧情,邵奕寒在历练之时收服一只帝江,并与之签下契约,帝江才成了他的坐骑,并在后期达到酷炫狂傲拽上天的效果中功不可没。
试想一下,坐骑是一只强大的妖兽总要比御剑拉风许多吧!但这中间还隔着仙剑大会、落云之地历练……
系统[可能是因为宿主!作为外来人员,你的到来或多或少地改变了一些剧情!]
“我?可任务是你传达的,完成任务也是你要求的,而且人物也没有ooc。”
系统[呃!那个……这个……
嗯!对了,剧情稍有变动,但整体走向不变,所以提前或者推迟什么的,不会有什么影响!]
沐清焰:要不要这么双标啊!
眼看着沐清焰一来就盯着小家伙,小家伙也是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邵奕寒不禁疑惑道:“师尊!可是这小兽有何不对?”
沐清焰收回视线,“没什么!这毛团,不,妖兽不可多得,它既认同你,收服下来签订契约也好!”
听了沐清焰的话,少年心中又惊又喜。还未踏上修炼之路,就能与妖兽签订契约。可……“师尊,这会不会对妖兽有影响?”
“不会,而且对双方都有裨益。妖兽更易达到化形期,修真者的修炼也会更上一层楼。”
“哦!那就好!”少年弯下腰,“小家伙,你可愿与我签订契约?虽然我现在什么都不会,但我不会让你白白签订契约的,将来一定会成为像师尊一样厉害的仙人。哦!对了,我还会给你烤鸡吃!”
小家伙晃着脑袋,目光在面前两人的脸上流连不定,听到最后,点了点头!哼!╭(╯^╰)╮小爷才不是为了吃的,只是长老也说过遇到有缘之人可以签订契约,那小爷就勉为其难地同意了吧!
“师尊,这小兽同意了!”邵奕寒立马欣喜地喊道。
“嗯!过来!”
邵奕寒向前挪了半步,又挪了半步,才堪堪站定。
如此近距离地端详师尊,才发现师尊真是好看极了!比以往见过的任何人都好看。面对这么强大而完美的人,邵奕寒突然有些紧张,手心出了一层薄薄的汗。
便将视线往下移,只见沐清焰手腕翻转,一株冰莲就悬于掌心。全株七叶轮生,自上而下、由大到小,颜色却是红色。那莲花恰与此相反,正是绿色。
冰莲常见,可这七叶绿莲真真难得一见。七枚红叶,拥簇着一朵绿花。叶子红艳似鲜血,莲花莹绿如翠玉,着实有些怪异。
邵奕寒道“师尊,这是?”
“七叶冰莲!”沐清焰说着指尖聚集灵力,将莲花直接打入了邵奕寒的灵台。
沐清焰也没有想到这七叶冰莲这么容易就被他采来了。尼玛!这可是七叶冰莲啊!传说中可以起死回生千年不遇的仙草!
还有,小说里明明是女主找到的,为什么要老子千辛万苦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地去找_,系统你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系统[叮!恭喜宿主,改造灵根任务完成!积分+100
友情提示:宿主积分为140
剧情进度:2%]
沐清焰:“进度才2%?!!!”
系统[是哒!革命尚未完成,同志仍需努力!宿主请多加油哦!]
沐清焰:……
一回到住处,就听到小童禀报掌门来了,此刻正在前厅等着。沐清焰猜到了所为何事。所幸,冰莲已经打入邵奕寒的灵台。灵根已生,收为弟子便没有什么不妥了!
安置好邵奕寒,沐清焰转身去了前厅:“掌门师兄!”
“师弟,身体怎样了?灵力可还受损?”
沐清焰道:“已经好了,多谢师兄挂心!”
“上次是非白的不对,他性格焦躁,对你一向颇有微词,偏偏你又是个清冷的性子!”说到这,陆青云叹了口气。“身为师兄,本应照拂师弟,如今却要你包容他!”
“无碍!”沐清焰摇摇头,实际上有些心虚,不论之前如何,这次还真不是剑非白的错。
“听说你昨天收了一名弟子,甚是满意,当即就带来了青岑峰,如今在哪呢!也让我瞧瞧他资质如何。”
沐清焰呷了一口茶,“不急,仙剑大会再看也不迟!”
邵奕寒只觉额头一凉,就睡了过去,他做了一个好长的梦!他梦到了爹娘都还在,爹的身体很健康,娘亲也不是整日病榻缠身,他们幸福地生活在一起……还梦到了师尊……师尊?
想到这,邵奕寒醒了!
“总算是醒了!”李子轩没好气地道,“我去向师尊禀告,你沐浴一下换好衣服就过去拜见师尊!真是会找麻烦!”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