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影帝的小甜妻(苏映沈泽延)

沈影帝的小甜妻(苏映沈泽延)

导读:热门小说——沈影帝的小甜妻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苏映沈泽延的精彩故事,精彩段落欣赏:英国南安普敦的小教堂里,她笑眯眯地拉着男人庄严宣誓。直到三天后,苏映看到娱乐周刊的封面后,才发现她老公不仅和影帝撞名。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沈影帝的小甜妻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苏映沈泽延的精彩故事,精彩段落欣赏:英国南安普敦的小教堂里,她笑眯眯地拉着男人庄严宣誓。直到三天后,苏映看到娱乐周刊的封面后,才发现她老公不仅和影帝撞名,还和人家长得一模一样……

小说介绍

七月的夏天,苏映背着相机踏上旅途。
英国南安普敦的小教堂里,她笑眯眯地拉着男人庄严宣誓。
直到三天后,苏映看到娱乐周刊的封面后,才发现她老公不仅和影帝撞名,还和人家长得一模一样……
*
回国以后,苏映告诉发小,自己和她偶像结婚了。
发小笑得肚子疼,就是不信。
“结婚?你是老婆粉对吧,我还是亲妈粉呢,四舍五入比你高一辈分!”
后来,微博爆出影帝沈泽延已婚资讯。
全网沸腾,粉丝们直呼:不可能,哥哥只爱工作。
可看到视频后,大家忽然没了声。
视频里,皮肤白皙的小姑娘带着棒球帽,挡着脸。而站在一旁的男人半弯着身,为姑娘披上自己的外套。
又有谁能想到,清冷如他,也有如此宠溺的一面。

沈影帝的小甜妻全文阅读

周一一早,苏映被闹钟吵醒。她拥着被子坐在小床上,关掉闹铃,重新阖上眼,就这么坐着,缓了好一会才磨磨蹭蹭地下床。
洗漱完毕,背着双肩包匆匆出门。一回眸,一辆黑色轿车安静地停在转角处。
“哥,你怎么来了?”苏映乍然睁眼,很是意外。
易珩川看着她,没有回答。
半响过后,是一声极其冷感的“上车。”
今早没司机,易珩川亲自驾车。苏映系好安全带后,车子缓缓发动。一路静默,渐渐地她开始沉不住气,正打算开口,接着车载蓝牙的手机响了。
“珩川,晚上兄弟小聚,一起吗?”
“今晚没空,我妹回来了。”
“小映回来了?”电话那头的声音顿了顿,转而提议:“要不,你带她过来,刚好一起吃个蛋糕。”
男人打着方向盘,直接拒绝:“算了,她不适合。”
“珩川,你方式不对,别人都是把妹妹宠上天,你倒好,明明是妹控却总对人家……”
什么方式不对,他根本就不是妹控。
苏映默默腹诽。
易珩川是苏映同母异父的哥哥,小学毕业后,便被接回易家,接受了不同阶层的教育,至此两人分别。在她眼中,易珩川一直都是个过分苛刻的资本家。
停车前,易总裁挂断电话,目光淡淡地看着她,“怎么回来也不说一声。”
“忘了?”苏映试着开口。
易珩川眉心微蹙,略显不悦,看着苏映解开安全带时,递给她一个沉甸甸的纸袋,又往里放了瓶牛奶“记得吃早饭,有事及时联系我。”
苏映认真地应了声“好”。
道别后,她拎着纸袋下车,转身穿过斑马线。
苏映读研二,再过些天才开学。不过她们学校本科生倒是挺早的,八月中下旬便已开课。
南城大学是百年名校,十分注重学生的全面发展。每学期都会邀请各界学者精英前来讲座,而今天正好从法国来了一位苏映仰慕已久的摄影老师。
来得很早,教室里只有几人。
苏映挨着于小琪坐下,打开纸袋,将其中一个点心递了过去,“吃吗?我哥给的早点有点多,我一个人吃不完。”
“谢谢,真羡慕你。”她笑着接过。
“别羡慕我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哥有多腹黑。”
吃人手短,于小琪附和地“嗯”了声。
摄影大抵还是小众,和学校里受欢迎的讲座相比,这次真不算热闹。不过这位来自法国的老先生语言风趣,干货硬核,大家欲罢不能。
在讲座即将结束时,Andre先生在大屏幕上投放了一些自己拍摄的作品。大家仰着脑袋,看得认真。期间,某次作品切换后的间隙,观众席忽然出现一阵小躁动。
苏映楞了楞,照片中那人她认得,是沈泽延。
邻座的几个姑娘拼命克制,努力压低因激动而略显高亢声音——
“沈影帝居然和Andre老师合作过!”
“我的天,这照片美得惨绝人寰,拍得也太好了吧。”
“就是,这分明就是神仙合作!”
照片上只有一个简单的剪影。男人腰打的很直,穿着件长至小腿肚风衣,夕阳淡黄色的光晕至上而下铺满整个天空,而逆光的缘故,关于他一切都是暗沉的。
整张照片色调偏冷,可又给人一种温柔的感觉。
“哪里有卖摄影集,我要买一叠,带回家吸男神。对了,我之前看过一个直播访谈……”意识到讲座还没正式结束,于小琪说了一半忙收了声。
“原来大家认识,”显然这位来自法国的摄影师低估了沈泽延的人气,“这张照片是去年冬天在曼彻斯特海边拍的,当时的温度低,但……”
他讲述着照片背后的故事,在最后还不忘称赞:“他真的很难约,不过专业素养没得说。”
讲座结束后,摄影集被抢空。
仅于小琪一人就买了12本,真就是买了一打。
苏映拿着摄影集站到讲台的队伍中,经过一番等待,终于得到了一个落在扉页上的签名。身后的一个朋友在合上书页,忽而感慨:“要是哪天我也能给拍张照就好。”
“那样的大明星哪是我们想拍就能拍的。”一姑娘叹气。
“也不全是。”于小琪拍了拍她们的肩膀,语重心长——“晚上好好睡一觉,梦里什么都有。”
“能在梦里拿到签名照就圆满了。”
“哈哈哈……”
众人笑得开怀,窗外,风吹树梢,光影清浅。
以往苏映对这样的话题兴趣寡然,不过今天她却竖着耳朵听得认真。忽然间想到什么似的,停下脚步,“诶,前面不是说有东西要给我吗?”
“你不说,我差点都忘了。”于小琪脚步一顿。大大方方地指着袋子里的盒子,表情得意。“沈泽延同款方糖,微博上的那个。还好我下手早,现在全网断货!”
这就卖断货了吗……
她愣愣地接过,弯着眼眸道谢。
下午回到家后,苏映发现自己早上背着的小包听讲座时落在了教室。出门去取时,发现天空似乎有些阴沉。
进地铁站后,收到了沈泽延发来的消息。
[现在有空吗,想约你一起喝下午茶。]
苏映估算了一下时间,觉得自己可能赶不上。
恰逢人流高峰,地铁站有些挤,她在转角处停下,一紧张,打错了好多字,好一会才编辑完信息。
[抱歉,下午估计要很晚才有空,我早上去学校听讲座,把包落在教室里了,现在在过去的路上。能把时间换晚上吗?]
苏映发了消息之后忽然觉得不妥。沈泽延的时间应该很紧吧,别人想见一面都难,而她居然还……于是删删减减后,亡羊补牢地又发了条信息。
[还是你定个时间吧,晚上不方便的话现在也行,我可以改天再去拿东西。]
很快微信上出现“对方正在语音输入”的提示,苏映怔了怔,找了个安静的角落,从口袋中拿出耳机
——“没关系,我都有空,不用刻意再改时间。”
听完语音后,姑娘用手背贴着耳朵,缓了好一会儿,才回了个“好”。
从大学城的地铁站出来后,天色暗淡,灰沉沉的云似乎压得很低。苏映抬头看了看天,后悔出门前没随身带伞。
她加快步子,穿过校门,上二楼的教室取回落在那的小包,点亮手机屏幕查看时间,再一抬头,耳畔已是雨声阵阵。
情况不算太坏,雨很小,一楼大厅有便民雨伞,只不过这会儿没带伞的有些多,估计得和顺路同学凑用一把。苏映转身,打算过去问问有没一起去地铁站的。
刚往那走了两步,忽然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
——“苏映。”
瞬间,杵在原地。
很好听的男低音,听得她心窝发颤。
但隔着的距离有些远,中间还夹杂着淅淅沥沥的雨声,一时间,苏映也辨不出是谁在喊她。
寻声回首,光线忽地从暗到明,视线便有些恍惚,苏映微微眯眼,过了会儿,目光里的焦点慢慢聚拢。
霎时间,声音哑然。
那名字就卡在口中,怎么也出不来。
看在沈泽延一步步往自己的方向走来,半响,苏映才从喉中顺出一句:“你怎么来这了?”
面前的男人身形颀长,一手撑着伞,一手自然垂在身侧。鼻梁上架着副平光镜,脸上挂着副黑口罩,衬衫西裤都普通装扮,却抵不住人是天生的衣架子。
他轻笑着开口,“没什么,下雨不方便,就来接你。”
这里是教学楼一楼,名副其实的公共场所。下雨的关系,人虽不多,但绝不能算少。
苏映生怕沈泽延被人认出来,探着头左看右看,依旧是不放心,忙拉着他的衣袖把人带到一个小角落。
确认外边没人后,才小心翼翼地让沈泽延出来。
男人跟在她身后不急不慢地走着,口罩后的表情似乎有些无可奈何,但最后只是绅士地为她拉开副驾座的车门。
等第一个红灯的时候沈泽延为苏映调好电台。
“谢谢,还有今天来接我,麻烦你了。”姑娘开口道谢。
沈泽延顿了顿,微微沉声:“苏映,我们之间可以不用这么客气。”
苏映一愣,转过头诧异地看着正在开车的沈泽延,“其实我不是想刻意客气,就是觉得你身份也特殊,肯定也比较忙,过来接我会不方便。”
“不会的,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忙,时间很多,过来接你也没有什么不方便的。”沈泽延低低地解释着,声音温润。
姑娘半信半疑地撇撇嘴,语气哼哼:“可是他们都说你很难见。”
“苏映,这得分人。”
绿灯亮,沈泽延踩着油门发动车子,低哑的声音中藏着笑。
苏映一愣,心脏突地重重跳了一下。
倏然间手心中央的位置也有些热,她撇过头,假装只是在很认真地看风景。
冥冥之中,她能揣摩出话里的意思。可又有些害怕这只是一句很普通的话,是自己少女漫看多了,过分解读了。
晚餐的餐馆位于城郊的海边。
车程有些远,苏映怎么没料到途中自己居然偏着头睡过去,朦朦胧胧醒来后,发现除了脖子发酸外,人还有些晕。
沈泽延体贴为她拉开餐桌前的椅子,“怎么了?”
“就是睡糊涂了。”苏映摇摇头,抬起手来胡乱压了压***来的头发,觉得自己现在一定是毫无形象可言。
正纠结着要不要找个借口出去补个妆时,上菜了。
沈泽延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先吃饭吧,这里的糖醋小排很好吃,你应该会喜欢。”
接下来的一切顺畅。起初,苏映还有些担心沈泽延会一上来就问自己的上次说的事考虑得怎么样。可没有,他只是不疾不徐地同她聊天,把话题和节奏控制得很好。
期间,手机震动后,苏映瞄了眼屏幕。
“没关系,给朋友回信息吧。”
她摇摇头,把手机放进口袋,“不是。漫画加更的提醒。”
苏映想起有次《悄悄心动》也是饭点时加更,自己边吃边乐,结果就是被朋友们笑话没生活。那现在和沈泽延一起吃饭,从她们的角度看,算上有生活的吧。
不过,其实沈泽延吃饭时很普通,和正常人没什么两样。就在思绪渐远的时候,忽然被人打断。
“在想什么?笑得这么开心。”他问。
二楼的包厢正对着海,雨已停,侧过头,正好能看夕阳余晖逐渐消失在地平面上。苏映想起早上的讲座,岔开话题——
“今天早上我去Andre先生的讲座,我特别欣赏他,然后正好看到一张你在海边的剪影照,有几个朋友是你的粉丝,看到后特别激动。”
沈泽延稍作停顿,“是吗?”
“嗯,我一个朋友是你的超级影迷,讲座结束后,买了一打摄影集,”苏映夸张地用手比划了一下:“足足这么厚。”
沈泽延为苏映添了杯果汁,垂下眼看她,声音礼貌:“那有空我们请她们一起吃个饭。”
姑娘怔怔抬头,在注意到了沈泽延用词的微妙后,面颊渐渐发烫:“那…那她们一定会很高兴的。”

沈影帝的小甜妻免费阅读

饭后,两人在沙滩上随意散步。
夜色渐沉,视线里的光线越来越暗,海边风很大,苏映又只穿了件薄T恤,沈泽延从车上拿了件男士外套,递给她。
苏映接过,礼貌地说了一声“谢谢 。”
海滩上的沙砾细细密密,苏映很喜欢陷入沙中的感觉,待路灯亮后,便取下鞋子,光着脚丫踩在柔软的沙滩上。
痛痛快快地往前走了几步,想起鞋子还落在原地。转身正要去拿,就见路灯旁沈泽延正俯下身,耐心地将她遗落下的鞋子收拾好,拎在手上。
这一刻,心就像被什么猛地戳了一下,直中心窝。
“那个……”因为过于震惊,苏映支支吾吾了才总算憋出后半句话:“我可以自己来的,刚刚是忘了。”
说完,她整个人紧张的不行,半倾着身就要去抢。
让别人给自己提鞋本来就挺那啥了……
更何况那个人是沈泽延。要是传出去,被粉丝知道了,她估计会被一群人追着打吧。
沈泽延从苏映的表情猜出她的心思,放柔声音:“这里是私人海滩,无论发生什么都只有我们两人知道。”
一下就被人猜出心思后,苏映有些懊悔,垂着脑袋一下下踩着沙,也知道该说些什么。
“苏映。”沈泽延开口时,嗓音温润。
“嗯?”姑娘乍然抬眸,半是疑惑地看着他。
沈泽延往前一步,一大片阴影缓缓压到地上。
他人虽然比苏映高出一大截,可低头垂眼时,却没给她身高上居高而下的压迫感。
“昨天你说想空些时间缓缓,现在想好了吗?”
男人眼角微微扬起,而身后,那倾泻而下的月色似乎也特别温柔。
些许迟疑后,姑娘轻轻“嗯”了声。
苏映知道自己是没法拒绝他的。虽然说认识到现在还没两个月,两人的圈子也几乎不重叠。可沈泽延沉稳儒雅,还长着副自己喜欢的皮相,而两人单独相处时也舒坦愉快。
更不要说在一个月前,他们几乎还一起经历了场生离死别。
“我觉得……我……”
苏映有些窘,她明确自己的想法,也知道作为成年人吱吱呜呜的不大像话,应该直接把意思表达清楚,可也不知怎么了,说了半天也就挤出几个没用的字。
沈泽延不急,只是站在原处安静地垂眼看她,一瞬不瞬。最后,在苏映即将继续不下去的时候,开口问:“你觉得我怎样?”
“你是个好人。”
这个回答,苏映脱口而出。
所以当话刚落下的一刹那,苏映便意识到自己这话歧义有多大,其实这个回答并没有错,但……如果沈泽延误会自己是在给他发好人卡那就误会大了。
姑娘慌得连连摆手,“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别多想。”
男人不紧不慢地“嗯”了声,眼底铺着深邃的光。他善解人意地笑笑,替她圆场——“苏映,很高兴听到你的夸奖。‘你是非常可爱的人,真应该遇到最好的人,我也希望我就是’。”
空气里很安静,海浪拍打沙滩的声音格外清晰,一下接着一下,规律也不规律。
苏映往前迈了小半步,伸出手小心翼翼地碰了碰沈泽延的指腹:“你应该知道我的想法,但是有些话我就是没法一下子……”
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手已被人反握住。
“没关系,慢慢来。”
苏映颔首,轻轻“嗯”了声。
两人在海边逛了会儿后,沈泽延开车送苏映回去。姑娘坐在副驾驶座上,期间,她几次偷偷侧身,斜眼看着专心开车的男人。
沈泽延看破不说破,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缓缓把车开进她所在的小区,找了个临时停车位把车停下后,送苏映回去。
与海边相比,市区里温度偏高。苏映脱下外套,笑着递了回去,“谢谢你的外套。”
“不客气,”男人伸手接过,走了两步顿住脚步。
苏映转身,“怎么了?”
他们这会儿已从地下停车场走到小区路面上,沈泽延压了压帽檐,从眼镜盒中取出平光镜,架在鼻梁上,“家里有户口本吗?”
“有,家里的证件都在我这,怎么了”姑娘问。
苏映的父母常年出国在外,为了方便家里的证件都放在她那。
沈泽延没直接回答,只是又问:“那明早有空吗?”
苏映掰着手指,认真地算了算:“明天是周二,不过还没开学,但可能要去工作室一趟,不过人手也够,我可以推到下午或者后天。”
男人点点头:“那明天早上七点来接你,我们一起去民政局领个结婚证。”
姑娘刚往下放了一半的手顿在空中,她眨巴着眼,过了好久才回过神来,压着嗓子,声音小声:“不是同意慢慢来吗……”
“苏映,前天英国房东打电话告诉我,收到两封政府寄过来的快件,我想应该是我们的Notice通过了。”沈泽延说。
苏映楞了楞,恍然间想起他们在英国的时候已经向Register Office (民事登记办公室)递交了Notice。
英国的结婚流程和国内不大一样,但简单地说,苏映就是结了一半婚,把沈泽延一个人晾在英国,在正式拿到结婚证前自己跑路回国了。
这么听来挺渣的,是不是?
苏映越想越没底气,垂着眼,没敢再看他的眼睛,“我明天上午和你一起去民政局,你…你先别说这些了。”
再说下去她就真的无地自容了。
“好,”沈泽延点点头,“我明天来接你。多睡会儿,准时下来就好。”
第二天,苏映还是提前半小时下了楼。
昨夜,她失眠得彻底,裹着小被子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她平时睡眠质量好,家里自然没备褪黑素之类的东西,可今天早上醒来黑眼圈重得差点遮不掉。
沈泽延下车,见她脸色不大好,便替她拉开后座的门,“怎么来得这么早,不多睡会儿?”
“昨晚失眠了。”姑娘边说,边委屈巴巴地系好安全带,“我很努力地尝试入睡,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睡不着。后来想了想,估计是因为今天要去民政局领证吧。”
沈泽延听着心疼:“睡不着怎么不打电话?”
“自己失眠还拖人下水不大好吧。”
苏映捂着嘴打了个哈欠,正欲阖上眼皮,忽然打了个机灵,“在前面开车的那位是……”
“刘哥,我的助理。”沈泽延解释完又缓缓补充道:“他人很好,你不用紧张。”
苏映略带羞涩地和刘哥打完招呼后,小声问沈泽延:“我能不能借你肩膀靠会儿,想小眯一会儿。”
男人的嘴角挑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垂着眼看她:“嗯,乐意之至。”
说来也奇怪,昨夜苏映尝试了各种方法,费尽心思差点都秃头了,可还是彻夜未眠。可现在她就只是坐在后座上靠着沈泽延的肩,感受着他的气息,居然就这么沉沉睡去。
再次醒来时,就见车已驶入一个停车场。苏映揉着眼,迷迷糊糊地看着车窗外的风景,小声提醒:“下个十字路口左转才是民政局。”
沈泽延笑着解释:“顺路先到工作室拍张合照,这边的条件更好,等下过去也快些。”
苏映点点头表示理解。
沈泽延是公众人物,身份特殊,在民政局待的时间越短越好,不然说不定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工作室的摄影棚设备齐全,两人穿着相配的纯白色衬衫,麻烦摄影师按民政局要求的规格拍张合影。
取出合照后,沈泽延亲自驾车开往民政局。苏映站在门口,扬起脑袋看着牌匾上“南城市民政局”六个大字,还有一种人在梦里,好是恍惚的感觉。
“苏映,我们***吧。”
姑娘怔怔回神,“好。”
他们预约了最早的号,来得也最早自然是第一个。
十五分钟后再出来时,两人的手上各多了一本“红本本”
刚盖的钢印,似乎还是热乎的。
上了车后,苏映依旧是特别专注地盯着手里的小本子,身旁的人几次叫她的名字,都被她信号屏蔽。
沈泽延不但不急,反而心情大好地停下车,偏头看着“不在服务区”的人儿,待她晃过神后,才缓缓开口:“这么喜欢?”
苏映用手轻轻蹭着内页两人照片上的钢印,摇头解释:“倒不是喜欢,只是觉得特别不可思议。”
苏映也不知道该如何具体形容这种感觉。
就好比,她虽然知道现在只是个开始,之后两人需要磨合的事肯定不少,可她并不会为此而焦虑。相反的,和昨晚的混乱相比现在心里倒是踏实多了。
沈泽延利落地转动方向盘,佯装没听到后半句话,问话时尾音很轻:“倒不是喜欢,这么说……是不喜欢了?”
苏映的心“噔”了下,觑了他一看,便察觉到他话里的故意,才缓缓舒了口气:“当然不是,但现在的话…更多是觉得不可思议。”
他们认识得太突然,几乎是才刚动心,就几乎是经历了场大浩劫。看着经历了很多,可兜兜转转了一大圈,也不过是在起点线附近徘徊了一圈。就好像两个人一起做了一场梦,现在回到了现实。
“那以后请多多指教。”沈泽延弯眼角,笑得温柔。
苏映认真颔首:“嗯,我也是。”
早上的空气很好,八月底是凤凰花的二次花期,花瓣在阳光的折射下红艳艳的倒也应景。
晨风卷过,花影摇曳。
苏映盯着花看,那抹红影消失在视线的尽头后,又垂眼看着自己手上捏着的“红本本”。
她忽然有些好奇和沈泽延在一起的生活会是怎样的?
和大影帝在一起……应该会很不可思议吧。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