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少独宠甜妻别想逃(顾九辞傅年深)

傅少独宠甜妻别想逃(顾九辞傅年深)

导读:主角是顾九辞傅年深小说叫做《傅少独宠甜妻别想逃》,小编分享傅少独宠甜妻别想逃全文免费阅读;顾清歌捂着摔疼的脑袋懵懵懂懂地起身,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屋内的灯就被人给打开了。

小说介绍

主角是顾九辞傅年深小说叫做《傅少独宠甜妻别想逃》,小编分享傅少独宠甜妻别想逃全文免费阅读;顾清歌捂着摔疼的脑袋懵懵懂懂地起身,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屋内的灯就被人给打开了。满室的明亮让她有些不适应地眯起了清丽的眸子。

小说简介

顾九辞在亲眼目睹了挚爱之人的背叛后,她的世界陷入到了一片黑暗之中,无尽的苦楚,弥漫在她的生活里,面对着心机白莲花的栽赃陷害与挑拨离间,她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中,可是,让顾九辞没有想到的是,就在她最落魄的时候,遇到了那个改变她命运轨迹的男人——傅年深,一句诺言,开启了他们的感情之路......

傅少独宠甜妻别想逃全文阅读

傅斯寒蹙起眉,如鹰隼般的眸子露出凌厉,借着淡淡的月光行至床边,看到被子里居然蜷缩了一个娇小的女人。
“唔……”顾清歌睡得很沉,翻了个身小声地嘤咛了一声,可身上的被子却突然被人给掀了起来,因为她卷着被子,同时被这么一掀,整个人不受控制地滚到了冰冷的地板上。
好痛——
顾清歌捂着摔疼的脑袋懵懵懂懂地起身,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屋内的灯就被人给打开了。
满室的明亮让她有些不适应地眯起了清丽的眸子。
俊美的五官上是一双邪魅到丝丝入扣的墨色眼眸,他的五官就像是画师笔下细心描绘出来的一般,紧抿的薄唇像一条直线。
顾清歌忽然想到一句话。
薄唇之人最是无情。
不过目前她貌似不应该关注这个问题,而是这个俊美的男人居然没有穿衣服!!!
傅斯寒目光如矩地盯着她。
“你是谁?”
顾清歌紧张无比地抓紧了胸前的衣裳,戒备地看着这个突然出现在她房间里的俊美男人。
“呵。”傅斯寒冷笑一声:“这是我的房间。”
什么?
顾清歌以为自己听错了。
“这是你的房间?”
那这么说来,他是傅家的人?顾清歌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既然这个房间有主了,那为什么舒姨会把她带到这里?
“谁让你进来的?还有,是谁让你爬到我床上去的?”傅斯寒望着中间被睡出一丝褶皱来的床位,浓眉紧紧地蹙起,这个该死的女人。
“我……”
“少爷。”
外头传来敲门声,顾清歌抬头看去,发现舒姨站了门口,一脸歉意地笑。
“少爷,今寻不在别墅里,还有这位是顾小姐,傅夫人让我领她上楼安置的。”
听言,傅斯寒不悦地眯起邪魅的眸子,身上冰冷的气息把室内的温度都给拉低了好几分。
“安置在我的房里?”
“呃,这个……”舒姨一直跟傅夫人,所以知道这个顾清歌是未来的傅家儿媳妇,反正早晚要跟傅斯寒结婚的,所以她当时脑子一热就将人安置到他的房间里了。
关键是傅斯寒平时很少回家,主要也是为了图方便,可谁知道少爷居然今天就回来了。
“趁我没发火,滚出去。”傅斯寒漠然地下逐客令。
滚出去?顾清歌听到这个词很想冲上去跟他理论一番,可却看到了舒姨在跟她招手,示意她过去。
“顾小姐,快过来呀。”
无奈,顾清歌只好朝舒姨走过去。
走了一半,傅斯寒却突然开口:“等一下。”
听言,顾清歌脚步一顿。
“把你碰过的被子拿出去。”
“……”顾清歌不可置信地瞪大眸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脏。”
“脏?”他是在嫌弃自己脏么?“我有天天洗澡的。”
舒姨走进来,二话不说就将被子什么的都给收拾了,然后抱在手上拉着顾清歌一块出去了。
顾清歌被拉出去以后满脸不解。
“顾小姐,我忘记告诉你了,我们少爷有洁癖的,不喜欢别人碰他的东西。”
“洁癖?是强迫症吗?”顾清歌似乎只在书上看到过这种描述,没想到现实生活中也会有么?
“大约是吧。”
“可是舒姨,您为什么要让我住你们少爷的房间?”害得她半夜从床上滚下来,摔得可疼了。
“哎哟我这不是一时脑热了嘛,以为你毕竟将来是要嫁给我们少爷的,所以就把你领到他房间里去了,谁知道……”
走着,顾清歌突然想到了什么,“我行李还在房间里。”
说完她猛地转身小跑回去,直接无视了傅斯寒,直接跑***提着自己的行李袋跑出来,期间她自然注意到他那冻死人的眼神。
他就是这次要跟自己结婚的人么?
嫁给这种人,以后怎么生活?
顾清歌深深地替自己的未来感到担忧。
而这一边,傅斯寒床上的被子都被收走了,空荡荡的一片,他烦闷地扫了床上一眼,薄唇不屑地冷笑。
一来就妄图爬他床的虚荣女人,还真是不遗余力。
傅斯寒转身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突然想到什么,去了浴室将藏在口袋里的那条铂金项链给取出来。
望着在灯光底下闪烁着炮眼光芒的铂金项链,傅斯寒隐藏在眼底的锋锐逐渐变得柔软起来。
“我没睁开眼睛,我看不到路。”
“你闭着眼睛做什么?”
“我怕看到你的脸,你不会放过我……”
小女人带着哭腔的声音传入耳中,傅斯寒忍不住嗤笑了一声,真是个胆小鬼。
他第一次碰到胆子这么小的女人,可怎么觉得那么有意思?
比起那些整天围绕在他身边的女人不知道要好出多少,不过最重要的一点是,他轻薄了她。
昨晚……那感觉证明,她就是个雏儿。

傅少独宠甜妻别想逃免费阅读

这一夜顾清歌失眠了,到凌晨才睡着,结果没睡一会儿就有人敲门,她去开门的时候发现是舒姨。
“顾小姐早。”
“舒姨,您好。”顾清歌朝她弯了下腰,她的家境虽然一般,但她从小却被母亲调教得很好。
“夫人让顾小姐下楼吃早餐。”
“好,那我去洗漱一下。”
于是顾清歌洗漱完换了身衣服跟着舒姨一块下楼,却撞见了从房间里出来的傅斯寒。
和昨夜裸***膛的他不同,深色的简款订制西装将他映衬得霸气侧漏,俊美的五官浑然天成,淡漠的眼神光如悠远的山峰雾景,站在那里便自成一界。
“少爷。”
舒姨向他问好。
傅斯寒却好似没有听到似的迈着笔直修长的腿下楼去了。
顾清歌望着他挺拨的背影,在心里腹诽了一句真没礼貌,以后她如果真的跟这种人结婚的话,那她将来的日子肯定难过了。
楼下餐桌傅夫人已经就坐,今日的她穿了一件鹅黄花色的旗袍,很雍容华贵,看着二人一前一后走过来的时候,美眸划过一丝异样。
傅斯寒径自朝门外走去。
“去哪?”傅夫人问。
“出去。”
“今日你父亲要回来。”
听言,傅斯寒蹙起眉,“做什么?”
“商量你跟顾清歌的婚事。”
被听到名的顾清歌顿时变得局促不安起来。
一道凌利如电的眼神扫了过来,顾清歌不用抬头都知道是谁的,她轻抿了一下唇角,努力让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
“婚事?”傅斯寒挑眉,俊美的眸朝顾清歌扫去,跟这个爱慕虚荣的女人?
傅夫人瞥了他一眼,切了一块蛋糕送进嘴里,“这也是你奶奶的意思。”
听言,傅斯寒蹙起好看的眉。
“吃过饭带清歌一块去医院吧,你父亲会在你奶奶的病房里等你。”
傅斯寒心情不耐地伸手扯了扯脖子上的花色领带,一副要发火却又极力忍耐着的模样。
“顾小姐坐下吃早餐吧。”舒姨替顾清歌拉了一张椅子,顾清歌只好坐了下去,正好在傅斯寒的对面。
面对他那如冰碴子的目光,顾清歌后背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吃过早饭,顾清歌跟着傅斯寒去了医院。
车上
坐在后座的顾清歌如坐针毡。
“仅仅只是一千万,就能让你把自己卖了?”冷若寒冰的声音从左侧传来,顾清歌动了一下脑袋,才发现傅斯寒是在跟自己说话。
顾清歌没有答话,她怎么可能因为一千万就把自己卖了?
主要这也是她母亲临死前的心愿,让她嫁进傅家。
母亲已经去世了,她往后都尽不了孝道,只能完成她的愿望。
“给你一个亿,滚出傅家。”
傅斯寒突然语出惊人。
“什么?”顾清歌愕然地看着他,一双清澈如洗的眸子布满了震惊。
一个亿。
她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男人这么大手笔,居然说要给她一个亿。
看她惊愕的模样,傅斯寒不屑地嘲讽道:“惊呆了?也是,像你这种爱慕虚荣的女人,听到这么多钱一定很满足吧?”
“……”顾清歌一阵语塞,什么叫做她这种爱慕虚荣的女人?
她什么时候爱慕虚荣了?
“如果同意,现在就下车。”
傅斯寒声音冷冽,像冰谭里的谭水一样冰冷刺骨。
车子在路边停下,顾清歌坐着没动。
大约三秒钟的时间,傅斯寒蹙起眉:“还不滚?我对你这种女人没兴趣。”
只是才见了一面就认定她是爱慕虚荣的女人,那她就顺着他的意思爬好了。
忽地,顾清歌抬起头,清爽的眸子对上他的,“既然我是个爱慕虚荣的人,那我就更加不能下车了,因为你远远比一个亿值钱多了,嫁给你,以后你们傅家不都是我的吗?”
傅斯寒似乎没料到她会这样说,墨色的眼底绽出凌厉,周身的空气也冰冷了几分。
半晌,傅斯寒嘴唇勾起一抹近乎嗜血的笑容,猛地伸手掐住了她尖细的下巴,冷笑出声:“女人,你可想清楚了?”
下巴有点疼,顾清歌抿着唇,略显倔强地同他对视。
她不说话,他亦不语,两人就这样对望着半晌,他突然甩开她,顾清歌的肩膀撞上后面的皮椅,她捂着肩膀坐起身:“你!”
“既然你想找死,那就随便你,开车。”
20分钟后
顾清歌局促地站在病房里,此时病房里的气氛很怪异,病床上躺着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妇人,白发苍苍的模样看起来大概都有七八十岁了。
而床沿处坐了一个穿着笔挺西装,气场森严的中年男人,这大概就是傅夫人口中的先生傅峥了。
“这是云笑的女儿吗?叫什么名字?”老妇人询问。
顾清歌往前一站,温和地回道:“老夫人您好,我叫顾清歌。”
“真是云笑的女儿,长得真标致。”
傅峥面部严厉的五官难得温和:“母亲,清歌是昨天到的,您看?”
“我记得清歌是自己答应了这门婚事是吗?”
“嗯。”
“那你挑个日子,让他们俩把证先领了吧。”
“好。”
顾清歌在旁站着,听到这话更显局促不安,傅斯寒似乎是不愿意娶她的,可她又要完成母亲的遗愿,最终仍是什么话都没有说。
之后顾清歌留下来陪傅老夫人说了会话,傅老夫人问了一堆关于她母亲的事情,顾清歌都一一回答了。
顾清歌一直陪到她睡着。
回去以后却得到一个消息就是过两天去领证,这让她很不知所措,本来以为挑个好日子大概得几个月或者一个月左右,谁知道两天。
傅斯寒却不知道去哪了,一整天都不见人影,就连领证的当天也不见人影,傅夫人坐在位子上表情懒懒的,“既然他赶不及回来,那就让工作人员把他们俩的照片合成,把证办了吧。”
傅峥沉吟片刻:“这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就这么办。”
于是半个小时以后,两本红彤彤的结婚证出现在顾清歌的面前,顾清歌望着这两个红艳艳的本子,都有些回不过神来。
“傻愣着做什么?拿去。”傅夫人直接将结婚证丢到她怀里,顾清歌只得赶紧接过,“傅夫人,我……”
“少奶奶,得改口叫母亲了。”一旁的舒姨提醒了一句。
听言,顾清歌脸上一红,看了雍容华贵的傅夫人一眼之后小声地唤了一句:“母亲。”
“嗯。”傅夫人点头,但还是不大爱搭理她,起身道:“让她今天晚上就搬到斯寒房里去吧、”
“是夫人。”
当天夜里顾清歌便住进了傅斯寒的房间里,才去客房住了几天,没想到这么快又搬进来了。
房间里静悄悄的,顾清歌开了一小盏灯,洗过澡的她换了件蓝色的睡裙坐在床边,手里是那两本结婚证,床头还贴了个大红喜字,红得有些刺目。
连个婚礼都没有。
可今天晚上……
是洞房花烛夜。
可是证上那个人,根本不会回来。
就连结婚证上的照片都是合成的,这个世界上大概没有哪个新婚妻子比她更惨了吧?
那个没礼貌的家伙,应该不会回来了。
想到这里,顾清歌将两本结婚证放在桌面上,然后钻进被子里。
顾清歌躺了一会儿,快***梦乡的时候,却听到房门突然传来咔哒的声音,她身形一顿,之后听到房间的门居然被推了开来。

小编推荐

以上就是小说傅少独宠甜妻别想逃 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的精彩内容,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头,以笔作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欢请关注本网,更多全本小说,等你发现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