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督给我当夫君(沈婉柔陆铭)

厂督给我当夫君(沈婉柔陆铭)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沈婉柔陆铭,厂督给我当夫君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沈婉柔初入陆府时,陆铭道:“我看着你长大,心中一直视你为幼妹,虽几年未见,却无需生分。你还是照旧将我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沈婉柔陆铭,厂督给我当夫君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沈婉柔初入陆府时,陆铭道:“我看着你长大,心中一直视你为幼妹,虽几年未见,却无需生分。你还是照旧将我

沈婉柔陆铭内容介绍嫣然苑虽不大,却胜在地理位置得天独厚,北靠碧叶湖,南边就挨着陆铭的听潮轩,两座院落间修一条青竹小径,别有趣味。
屋内明显是经过用心挑选布置的,妆台上的胭脂水粉、步摇发钗,卧榻上的烟粉绣春兰锦被,窗前新折的两株腊梅,处处流露出女儿家闺中的细致温馨。
沈婉柔稍稍环顾一会儿,便转头对陈禹颔首说道:“屋子里什么物件都不缺,景致布局我甚是心喜,有劳你们了。”
陈禹始终垂手而立,态度恭顺:“姑娘哪里的话,都是些分内之事。”顿了顿他又道,“明日锦绣阁的绣娘便会过府来给姑娘量身段尺寸,量好以后便可为姑娘缝制新衣了。姑娘今日便早些歇息吧,若有事,可唤这院子里的管事嬷嬷,或者差院里的洒扫丫头去前院传个话就成。”
“多谢。”沈婉柔心中感动,便问了句,“厂督的冬衣可还备得齐全?”

厂督给我当夫君沈婉柔陆铭全文阅读陈禹便答道:“姑娘放心,大人的衣物都是名下铺子每季按量送来的,不曾短缺。”
“那大人可有破损需要缝补的衣物?”沈婉柔想了想,觉得平白住在他人府上总要有所答谢,她一无权势,二无钱财,只能做些寻常活计,尽些绵薄的心意。
陈禹闻言似是笑了:“大人是个喜洁的性子,衣裳每日都是要更换的,一件衣裳浆洗三遍后便搁置了,铺子里每季送来的新衣又甚多,故还有好些衣裳大人还未曾穿过,便也没有需要缝补的了。”
眼瞧着沈婉柔眉间隐现失落之色,陈禹又有心想让自家大人和姑娘多来往接触,便提点了一句:“不过大人有一件苏绣月华锦衫,袖口处被勾破了,只穿过一次,我瞧着大人喜欢便没有扔去。姑娘若是想要为大人做些针线活,或可一试。”
沈婉柔听了忙应下来。
陈禹说得准,次日果然来了绣娘给她量身段。
绣娘一脸和善,笑起来眼角的纹路不显老态,只让人顿生亲近之感:“姑娘的身段模样都是顶顶好的,这姿容便是放眼整个京都那也都是拔尖儿的。”说着她拿出本记载面料和款式的样本簿子,“姑娘你看看,可有偏好的面料花样?”
父亲生前虽不常来后院看她,数月也才得见一次,对她的一应琐事、功课更是知之甚少,但那到底也是她的父亲,思及此,沈婉柔便抿了抿唇角:“您谬赞了,挑选些颜色素雅的便好,款式也无需繁杂,简单大方即可。”
到了晚间进餐的时候,沈婉柔刚在花厅坐下没多久,陆铭便回来了。
他身着妆花罗月白飞鱼服,头戴乌纱圆帽,脚踩黑色皂靴,胸前金线织就的飞鱼,龙首鱼身,鱼身有翼,栩栩如生,似要腾飞而起一般。
沈婉柔见他回来,起身行了一礼:“厂督回来了,今日公事可还顺心?”
陆铭一边解下斗篷交给侍从,一边接过一方打湿过的巾帕细细擦拭双手,期间看了她一眼,略微颔首:“尚可。”
擦完双手,他在圆桌另一头坐下:“坐吧。”顿了顿,终究是说道,“我看着你长大,心中一直视你为幼妹,虽几年未见,却无需生分。你还是照旧将我当做兄长即可,把陆府当做自己家,安安心心住下来便是。”
明明陆铭还是那副清冷的嗓音,明明他说话时还是那样淡淡的神情,可沈婉柔就是从那双深沉至极却又清澈至极的眸子里,窥见了丝丝缕缕的暖意,这股暖意又措不及防地迅猛扎进她连日来渐渐冷却的心——她才不到16岁,无法想象一介孤女要怎样才能存活下去。她痛苦,她绝望,她无可奈何,她走投无路,得知要去教坊司的时候,她便断了生念,差婢女买来的毒药还未物尽其用,陆铭传消息来了。他说他要接她去京城,自此她不再是沈家孤女,她将会有一段全新的生活。
谢谢你,当我身临绝境,如坠地狱时,拉了我一把,带我重回这充满烟火气人情味的世间。
“多谢……”她是这样想的,便也这样说了,只是话说一半,便被陆铭轻飘飘的一抬眼给咽了回去。
“那……那昨日见面时,你不也唤我姑娘来着……”又是才起了个话头,便没了下文。
有些丧气,沈婉柔脸上终于有了些鲜活的表情:“兄长,我以后便唤你兄长可好?”
陆铭终于牵了牵唇角:“可。”
“那兄长便也依照儿时,唤我念念吧。”她母亲在她将将记事不久便过世了,记忆里,母亲总是这样一声又一声地唤她。
念念,愿你一生,都有人惦念。
陆铭闻言柔和了眉眼,垂眸轻轻叫了一声:“念念。”
“哎。”沈婉柔轻快答了一声。明明眼前人还是那样如雕刻般五官分明的一张脸,还是那样清澈却又深不见底的一双眸子,可却又好像不是以前那个她总爱追在屁股后头喊的“陆哥哥”了。

厂督给我当夫君沈婉柔陆铭免费阅读一别五年,他变得更加沉稳持重,周身一抹化不开的清冷如影随形。这种感觉十分微妙,让她觉得,他熟悉至极,却又陌生至极,一时之间,竟不知该以何种姿态去面对。
“饭菜口味可还习惯?”
“啊。”思绪被骤然间打断,沈婉柔有些愣愣地抬起头,“习惯的,兄长府上的厨子不错。”
她一面说着,全然不知嘴角的一颗饭粒便一面跟随着她双唇的开合而轻轻颤动。一句话说完,那白胖胖的饭粒竟还顽强地停留在嘴角未掉。她就这样无辜地睁大了那双黑亮的像小动物一样的杏眼,带着嘴角的饭粒一起,神采奕奕看着他。美则美矣,却有些滑稽。
他看在眼里,并未出言提醒,只以右手握拳抵在唇边,扭过头轻轻咳了一声,过了片刻才又偏过脸来看她:“你喜欢便好,有想吃的菜品,直接报给厨房便是。”
“那念念便在此谢过兄长了!”说起吃食,她来了精神,自小到大她也并未有不合闺秀体面的地方,独有的一处,就是馋嘴,可无论如何都控制不住自己去贪食,偶尔吃多了还会闹笑话,熙春和拂冬便要念叨她,限制她接下来数日的饮食,定不许她长胖了去。
思及此,沈婉柔恹恹放下手中玉箸。
早就吃完坐在一旁的陆铭见她把筷子放下了,遂起身说道:“我还有些公务需要处理,先回书房了,你若是回院了想吃夜宵,就吩咐厨房去做。”
“兄长!”她有些羞赧,“在你眼中我就这么馋嘴吗!”最后一句是嘟囔出来的,颇没气势。
陆铭闻言并未作答,只挑了挑左眉,眼里几分玩味。随后又看了一眼她嘴角,便转身离开了。沈婉柔教他看得心里发毛,总感觉他最后那一眼像是强忍着笑意的,不太对劲。
陆铭一走,她便招了守在花厅外的熙春过来:“你快看看,我脸上可有不妥当之处?”
熙春一瞧见她嘴角的饭粒,脸都绿了:“小姐你唇角粘上饭粒了!”
沈婉柔一听,心都凉了,匆匆一抹唇边,见到那晶莹剔透的饭粒,登时又羞又气:兄长也忒坏了,就这样看了她一晚上的笑话,也不提醒提醒她,简直罪大恶极!
心中将陆铭来来回回埋怨了好几遍,沈婉柔一把将帕子盖在脸上,这日子没法过了!
小时候在他面前便总是出糗,如今都是大姑娘了,见面的第二天就在他面前原形毕露,着实凄惨了些。
在由熙春扶她回后院的路上一路痛定思痛后,沈婉柔决定以后一定更加谨慎慎行,举止得宜。可就在她洗漱完毕,正要就寝的时候,厨房送来了一碗牛乳羹,来人说是厂督大人吩咐的。
沈婉柔犹豫良久,赶在牛乳放凉便不好喝之前,一把端来将碗里的牛乳喝了个精光,美其名誉,珍惜粮食。漱了口,摸着微微凸起的肚皮迷迷糊糊入睡的时候,她还想着,既然陆铭今晚用一碗牛乳赔罪,那她就大人有大量,不和他计较今晚的事情了。
自那日被陆铭窥见自己的糗态后,沈婉柔心中反而对他亲近了几分,一点点找回旧日与他相处的感觉,刚入陆府的紧张与陌生之感消散了许多。
她在陆府的一应用度都是极好的,陆府的下人对她也都极为有礼,想必是陆铭早早便交代了的结果。她心中有数,也怀着感激,他给了她全新的生活,给了她一个强大可靠的避风港,让她在他的羽翼下安稳无虞,所以本能地,她就想着为他做点什么,对他的态度甚至会在不自察的情况下带有些讨好的意味。
她既然馋嘴,那光是吃府上厨子做的肯定是不够的,她自己还在闺中的时候,便因看古籍上的美食糕点而学了一些手艺,时常兴致上来了自给自足。
来陆府已有月余,府中各处沈婉柔都大致摸清了,一些得脸的下人她也都见过了,便想着不必再那样拘束,自己洗手作羹汤,让陆铭尝尝她的手艺。
于是当天晚上,陆铭就在饭桌上看到了两碟新鲜的菜色。

小编推荐理由

厂督给我当夫君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